Wednesday, January 11, 2017

【母爱!!】


  父亲在我11岁时就去世了。妈妈那时才32岁,还很年轻。她们学校的一
个男的看上我妈了。那人条件还不错,比我妈大6岁。刚分了套房子,又有存款。

  但因为我总不搭理他,他很厌恶我。有时和我母亲吵急了,还指着我骂:「
这小崽子再没大没小的我可揍他。」

  最后我母亲也没同意:「苦点没什么,但这气可受不得!你走吧。」我知道
母亲是为了我。那男的心胸狭窄,到处编造对我母亲不好的谣言。后来在她们学
校传开了。不光让她带毕业班了,连评职称的事也吹了。对那些闲言碎语,母亲
什么也没说。但心里一定很痛苦。那时我半懂不懂的,但也明白她这是为我。

  其实这都怪母亲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是公认的漂亮。她常说审美能力决定
了品味,而品味决定了气质。我想她没说的还有:气质会使人外表与众不同吧。

  这个年纪孩子特有的感觉。一种源自本能的萌动。通常这种萌动促成了少年
对异性的最初认识。而那个年纪的我也不例外。

  「平儿,有事不懂的就问妈妈。」母亲常对我这样说。也许是她知道失去父
亲后的我性格非常内向吧。生怕我有什么事闷在心里,形成错误的人生观。「要
是你生气了怎么办?」我问她。她笑了笑:「妈妈不会当真生儿子气的。」

  的确。母亲从没真的生过我的气。尽管有些问题现在看荒唐无聊,她还是有
理有据的解释。慢慢的,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来越感兴趣。和母亲聊的话题也渐渐
多了。

  「妈,我是怎么来的?」我又追问:我是说,我一开始如何进到妈妈肚子里
的呢?又是如何出来的呢?」其实,那时我模模糊糊的知道点儿男女间的事。还
问母亲这个,除了好奇,更多是想看看她窘迫的样子。觉得有点刺激。她只沉默
了片刻,便眼睛一亮说:」这个事情呀,我知道。不过要讲好久呢。你不想饿肚
子吧?好了,先帮我摘菜,吃完晚饭再告诉你。「母亲偶尔点小狡诈。虽然不多,
但常常发挥在关键时候。她和我说过,有时学生也会在课堂问一些课堂内容之外
的问题。有些问题连当老师的也不懂。那么这时她可以选择不予理会。因为其它
教师总喜欢理直气壮的说:不在教学大纲里的我不讲。但母亲不喜欢拒绝孩子求
知:这是我的责任,怎么能一句话回避掉呢?。但却又不能让自己太难勘,否则
课也就上不下去了。这时,她总会温宛的说:」同学,课堂时间有限,我们还有
内容没讲完。不能因此影响了其它同学。这样吧,下午自习时你可以来我办公室,
我给你讲。好吗?」入情入理的几句便解决了当时的困窘。之后,她便有了准备
的时间。

  这种伎量也用在了我身上。睡前,当我再次追问时,母亲翻了个身,似乎已
经想好了:「平儿,你原就在妈妈肚子里。那时还只是一个细胞,非常非常小,
叫卵子。后来爸爸的精子与妈妈的卵子结合了,变成了胚胎。过了十个月后,胚
胎长大了,出生后就是小时候的你了。」母亲回答得太狡滑,我没有达到目的,
怎肯摆休:「妈妈,那爸爸的精子是怎么进到你肚子里的呢?」母亲眉头一皱,
但随即又恢复平静。大概她已料宝儿子会刨根问底。「游泳!」她绘声缓色的说
:「精子就像小蝌蚪,会自己游进来。」说着她转到床里,把被子往自己那边一
扯,让我露在外观。那意思大概是该回自己房间睡了。

  我还是不肯罢休,又钻进被窝拉了拉她的肩:「那精子是从哪游进去的呢?

  能让我看看吗?」母亲满脸通红,转过头盯着我。我想她这时肯定窘极了。

  但不愧是当老师的,很快就镇定下来:「平儿,那里不能给你看。因为这是
成年人的隐私。等你长大以后,就将会知道了。」我哦了一声,问:「那到底是
什么地方呀?不让看,告诉我总可以吧?」母亲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小
便的地方!」

  我的目地达到了,原来母亲也有撑不住的时候,呵呵。我装作不懂继续问:
「那我有精子吗?它们在什么地方呀?」母亲微笑道:「你还太小,还没有。等
长大了后有的时候了我再告诉你,好吗?」说着看了看表,对我说:「平儿,都
10点多了,该回房睡去了。要不明早起不来了。」我嗯了一声,点点头,站起
来却不挪步:「妈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告诉我好吗?」母亲头一歪,微
笑道:「好吧,那说好最后一个了,讲完就要去睡觉。」我挠了挠头,问:「刚
才你说我在你肚子里长大了后就生出来。那是从你哪个地方生出来的呢?」本以
为这个问题足够母亲睡不着觉了,没想到她呵呵一笑,掀开被子坐起,说:「你
听说过腹产吗?就是把妈妈肚子切开,把你拿出来的。看,还有刀口呢。」说着
她扭亮台灯,撩起睡衣,给我看小肚子上一指多长的刀疤。「看,就是这里。很
长吧?

  妈妈怀你那么久,还要挨一刀才能有你。多不容易呀。」天那!我当时听着
真是感动的不得了。眼圈不由得红了:「妈妈……」说话已有点了呜咽的声音。

  唉,没想到妈妈果然厉害,对负坏小子缀缀有余。原来这招早在她的「教学
大纲」

  之中了。

  妈妈把我拉过来,双手抱着我紧了紧,又在我脸上亲了下。然后用手给我擦
掉眼泪:「行了,好孩子,别哭了,快回去睡觉吧。不早了。」对我,母亲很有
耐心。无论社会时事,为人处事的道理,生活小常识,甚至性知识之类这种问题,
母亲一直处理的很好。不管我怎么问,她总有理有据的回答。时不时还惯穿着遵
遵教诲。因为可以无拘无束的聊天,当时觉得很过瘾。长大后才明白她不只个优
秀的教师。还是个能平常心看待自己孩子的母亲。她能把握该说也不该说,该怎
么说的分寸。既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又没传达错误的信息给我。

  那时我对男女间的感情似懂非懂。看街上一些男孩女孩勾肩搭背的,挺亲热。

  也学他们那样搂着母亲。与每个娇惯孩子的母亲一样,她不但没生气,反到
有点喜欢我这样脸贴着脸说悄悄话。可能这两年母亲也是太寂寞了。那时每次和
我这小屁孩子聊天,她总也不嫌烦。但第二天总要早早的上学上班,总是不能太
晚睡。

  但似乎意由未尽。

  终于放寒假了。处理完学期末的琐事,母亲也放假了。这下可以晚点起床,
我们更是无话不谈。从学校内聊到学校外,她的同事,我的同学,五花八门儿,
聊了好多有趣的事。有时聊得晚了,便和她一起睡了。

  母亲是穿睡衣的。就是那种长长的有肩带的睡裙。不知别的女人是不是,她
可能嫌不舒服,睡前总会脱了胸罩。依委在母亲怀里时,常常会看到胸前两个小
突起,给我的刺激很大。圆滚滚的那两团,从小一起很吸引我。但以前只是像把
头靠在那里。从没像现在这样,有种想用手摸摸的感觉。开始是试探性的触碰,
很软,像果冻一样。见母亲并没有理会,我胆子便大了不少。等她睡着时,开始
轻轻揉捏。后来干脆把手从领口伸进她睡裙里摸。「哎呀,干嘛!你那手冰凉的。」

  母亲醒了,把我捉了个正着。「还不睡觉,瞎划了什么呀。」母亲有点不高
兴,把我手拽出来:「赶紧睡觉,要不明天得几点起呀?」母亲似乎只是恼我顽
劣,并没往别的方面想。我心里一动,撒娇:「妈妈,我想你抱着我睡,好不好?」

  我另一只手又搭上她胸部,脸也往她怀里扎。

  她有点无奈:「都多大了,还这么缠人。一点儿也没个大孩子的样。怎么,
还想吃奶啊?」说着用手拍了我屁股一下。「想吃!想吃!」我扬起来看着母亲,
舔了下嘴唇。她被气得「哧」的一下笑了。有点无奈的摇摇头,弯起食指在我脑
门轻轻一弹:「想吃也白搭,妈可没有奶了。」小时候,母亲不太介意我抚摸她
的乳房。在我六岁前,即使有别人在,我也常常伸手进她衣服里摸。她只是看着
我笑,并不生气。那时父亲就说她太惯着我。也许吧,母亲总会宠着自己的儿子。

  时隔多年后,我已经懂了点男女之事。重摸那里时,心态已有了不少变化。

  而母亲似乎还把我当成小孩子看,偶尔嘲弄下我。「平儿。这么大了还和妈
妈一起睡。

  不怕别人笑话你呀?」母亲又似笑非笑的盯着我。「不怕呀。反正又没别人
看见呀。」我说。母亲的乳房涨鼓鼓的,稍微有点下垂。轻轻的捏着,感觉里面
像有东西在流动。

  母亲可能被我捏得有点难受了,按住我手,说:「看不见就可以呀?这不是
掩耳盗铃吗?」「不对不对!」我发现了母亲的错漏:「掩耳盗铃说的是被人发
现后还自己装作不知道。可是现在还没人发现呀。妈妈用词不当。」趁她出神,
我又把她睡裙往上掀了掀,握住她另一边乳房。感觉她的乳头胀大了不少,硬硬
的竖立着。

  母亲脸有点红,想了想,点了点头,又说:「好吧,你到挺会挑字眼的。我
是说,那如果被人知道呢?你怎么办?」我说:「被人知道又怎么了。和妈妈亲
还有错呀?那些取了媳妇忘了娘的人才错呢!」说着我把住她一只乳房,张嘴含
住乳头,允吸了起来。

  母亲「嗯」了几声,手抚着我的头发,呼吸有点粗了。过了一会儿,她说:
「你能这样想很好。不过那不一样的。你早晚要取媳妇……」摇摇头,又说:「
扯远了,我问你:」这么大了还和妈妈睡,还要吃奶……不觉得羞吗?「「我心
里一动:」母亲为什么老问这些?是不是自己也在想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睡呢?

  「还真是的,好像同学都是自己睡的。像我这样只和母亲生活的同学也有好
几个,但都是自己睡一张床的。这是为什么呢?

  那年我12岁。对于性事,可能比现在8,9岁的孩更无知,更幼稚。那几
天母亲时常会拉开我裤子看看,却不再用手摸了。让我自己翻开包皮,摸摸肿的
地方痛不痛。直到几天后完全好了。这事从头到尾母亲也没说过我什么。但那之
后对我的态度却有了些改变。也许通过这件事,她发现我长大了吧,是个不能不
注意的小男子汉了。「以后你还是自己睡吧。」母亲终于推开我的手。可能是发
现我能射精的事吧,她不让我睡觉时摸她乳房了。「儿子大了,就不能老和妈妈
睡了,懂吗?」她说。

  我有点难过:「妈妈,为什么儿子不能和妈妈睡呢?」母亲一呃,两眼看着
天花板,说:「这个是……怕作那事儿。」我又问:「什么是那事儿呀?」母亲
撅了一下嘴,无奈道:「有的男孩和他妈妈睡时,就和她妈妈作那事儿了……就
是把她妈妈欺负了……反正你将来会懂的。所以男孩子不能和妈妈睡一起。」

  「妈妈,我是你的孩子。只想对你好的。怎么会欺负你呢?」我觉得有点委
屈。

  那时我想起男女的事,一下懂了:母亲是女的,儿子是男的。母亲和儿子也
会发生男人和女人的「那事儿」。就像父亲与母亲会那样作一样。而母亲与儿子
肯定是不能作「那事儿」的。想到这儿,我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那我们
不作不好的事就可以了。妈妈,我不太懂。能作的事我们就作。不能作的你告诉
我不可以。好不好?」说着又摸她的乳房,感觉她乳头慢慢胀了起来。

  母亲「嗯」了一声,脸又红了。点了点头,说:「我们不作不好的事。这样
就行了。」我突然有点心动了,搂着母亲的脖子,明知故问:「这样搂着妈妈,
算「不好的事」吗?」母亲笑道:「不算呀!要是我早打你了。」我心里一乐,
又问:「那这样呢?」说着搂得更紧了,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母亲说:「应该
不算吧」。我说:「算就算,不算就不算嘛。什么是应该呀?」母亲看着我,无
奈着摇摇头,道:「好吧,不算不算。」我又跨上一条腿,问:「这样呢?」母
亲叹了口气:「不算…」。

  我一下压在她身上,双手握住她两只乳房,下身蹭动,说:「这样呢?」不
知为什么,这样的动作让我身上腾得一下热起来了,有种异样的感觉。母亲眉头
一皱,说:「这样不太好。你起来……」她把我推到一边。可这时我心里突然间
想点燃了团火,有种冲动让我壮起胆子,作了个出乎她意料的举动:按着她的肩
子亲了她的嘴。母亲吃了一惊,怕推我。她劲很大,用力一挣,我一下就摔倒在
地上。头碰在柜子上。

  母亲慌了,担心我碰伤了哪儿。「平儿,碰到哪儿了?」她过来扶我起来,
抚摸着我的头,神情很焦急。我全身火热,搂住母亲顺势一扑,把她压倒在床上。

  这样一来,她再也推不动我了。情急之下伸手打我,我忍着痛还是吻她,说
什么也不起来。可能怕打坏我,打了两下手就轻了。我趁机抓住她的手腕按在床
上,然后接着亲她。

  亲了半天,突然觉得小肚子一胀,接着裤头中就湿湿的了。之后有点茫然,
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就这样完了。

  我抬起了头看着母亲。她也正盯着我。「妈,是这样吗?」她楞了一下:「
什么?」我松开了她的手,摸着自己的头,笑嘻嘻的说:「你说的不好的事,就
是这样吗?」。母亲先是一愕,接着「哧…」得笑出了声。头扭到了边,板着脸
说:「嗯,不是。不过已经有点不好了。你不应该这样。知道吗?」看得出,她
开始的紧张与恐惧已经被无奈与好笑所取代,不知有没有别的反应。把我推开,
她又钻进被窝。我掀被也要进去,却被母亲用脚踢出来:「不听话,罚你今晚回
屋自己睡。」说完想想也觉古怪,又忍不住声笑了。随手一划,摸到我大腿上湿
漉漉的。掀被一看,见我内裤前面湿了一块。拉开裤头,看到我射的精液,忙扯
了些纸巾给我擦。

  她怕冻着我,当晚还是在她被窝睡的。「裤衩脱了吧。多撕点纸,擦干净点。」

  妈妈怕我这样光着身子回屋感冒,就让我脱了睡了。相比我房间的阴冷,拥
搂着和母亲要暖和得多。

  母亲从此作茧自缚。之后每到寒假,我和母亲就会睡在一起。且一直紧搂着
她睡,她也只好搂抱着我。因为这不算:「不能作的不好的事」。谁让她不解释
「不好的事」究竟是什么。

  早上,睁开睡看到的是母亲的脸。忍不住亲了一下,母亲就醒了。「瞎亲什
么呀。快起来。」母亲有点不高兴,推我起来。「妈,我想再躺会儿。」母亲也
想再躺会儿,「嗯」了一声,任我抱住。我把一条腿胯到母亲腰上,上身也搂得
更紧了。可这一来,勃起的阴茎就顶到了母亲的小肚子上。

  母亲摸了一把,意识到握住的东西是什么,忙推开我。拉开床头框的抽屉,
拿出一条她的内裤塞给我。「你呀,没羞没臊是不?」她在我屁股打了一巴掌。

  嘴角却带着笑意:「快把裤头穿起来。哦,都有毛毛了?呵,快穿起来,这
样多丑呀。你这都成男子汉了。」她注意到我鸡巴根部的变化。我笑着接过内裤
穿上,可鸡巴胀大了,穿着很不舒服:「妈,你裤衩太小,我鸡鸡太大,勒得好
紧。」

  母亲「哧」得一声笑了,说:「真不要脸。才多大就吹起牛来了。你爸都能
穿,你还……」说了半句,突然停住不说了。可能意识到有什么问题。我知道一
摸她乳房,她的话就会多起来,便握住了一侧,轻轻捻动。「哦」,母亲嘴微微
张开,出了点声,手臂搂住我。

  看母亲似乎有点动摇了,便问:「妈,我爸的鸡鸡大比我的大很多吗?」。

  母亲脸一红,「嗯」了一声。「大多少?」我忍不住问。「大很多」母亲的
回答太简单,我不太满意,两手在她乳房上转圈,嘴贴在她耳根问:「很多是多
少?」

  她鼻息有点重,没回答我。我一翻身,像上回似的压上她。看她闭着眼也不
推我,便从内裤中掏出鸡巴。拉她手来握住:「妈,他比我能长一半吗?」这回
母亲没有松开,就那样一直握着:「不能」她说着,捏了一下。我又问:「能粗
一半吗?」

  边说边把她睡裙往上推,露出了乳房。母亲眼睁开了,看我盯着她胸部,便
伸手捂住。又闭上了眼。我感觉她喘得更急了,掰开她的手,拉着她两手去握住
我下面。「粗多少?」我问她,同时两手握住了母亲的两只乳房。她没再挡,闭
着眼喘着气:「……稍粗一些。」手里还握着我的鸡巴。

  我觉得很舒服,那两团东西就像果冻一样软软的。乳头很大,含在嘴里硬硬
的。

  我骑在母亲腰上,吮吸着她的乳房。就这样过了有十分钟。她手开始握着我
的鸡巴前后动。那种快感包围了我,我忍不住想叫:「啊」随着一声大呼,我又
射精了。鸡巴跳动了十几下,我感觉前所未有的畅快。「下来」在我屁股上打了
一下。

  撕了点纸给我,她自己也坐起来清理。

  精液喷洒在母亲的小腹上,她内裤前面全湿了。她脱下内裤,用它擦抹了一
阵后团成了个团,丢在床头框上我的脏内裤上。那是我第一次看女的下面。确实
没有小鸡,只有黑乎乎的一团毛。因为她是侧对着我,再往下就看不清了。

  我想起她曾说过「小便的地方不能看」,就更想仔细看看。可她这时却已穿
上了条干净的内裤,又钻进了被窝。「哎呀,我家儿子长大了。我也老了。」母
亲抚着我的头说。「妈,你才不老呢。我听说学校好多学生都喜欢你。」母亲笑
了,趴在我耳边小声说:「舒服吗」。我点了点头,手抚摸着她的双乳,问:「
妈,你咋整的,这么舒服。」母亲抿起嘴笑了,轻轻推开我的手,把睡裙从头上
脱了下来。她摸到我的阴茎,让我用手握着,说:「你自己握住,一前一后,就
这样。

  比手摸前面要舒服。」。我一手抚摸着她的裸乳,一手套着自己阴茎,感觉
出有些飘飘然。她笑了,把半软的阴茎塞回内裤,说:「不能老这样,对身体不
好。

  最多一周一次。好吗?」显然,那年龄实际的需要远超过了母亲的要求。

  天天亲热,母亲也感觉不妥了。要我自己弄,可我总说自己弄难受。有时看
电视时就掏出来给她握着。我手也伸她衣服里摸她乳房。有时顺势把她压在沙发
上,直到给我弄出来。之后的日子里,「揉揉」的需求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到初二时,已经变成两天一次了。这一年中,除了和母亲在被窝里亲热外,
我还在同学家第一次看过了黄片。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只是三级片。有情节,且下
面没有露点的。但已经看得我很激动了。知道男人女人作那事的样子,但对女人
的那个地方感觉更神秘了。

  试过在她睡着时抚摸。在外摸感觉是一块软软的肉,还有团硬硬的毛。但伸
里面摸就难了。她内裤包得很严。不弄醒她很难脱下来。有时,母亲揉我下面时,
我我会故意不停吮吸她的乳房。这样鸡巴贴近她下身,能把精液全射在她内裤上。

  有时半夜射上,她懒得起来换内裤,就脱下来丢在一边,接着睡了。我就有
机会摸到她的嫩屄。「妈,为什么我不能看你小便的地方?而你可以摸我的?」

  刚开始摸,我又问她。母亲手里轻轻套动,侧过身调整了下位置:「从底下,
别把领口挣坏了」她没回答,牵着我的手从衣服底下抚摸她乳房。「妈,我问你
呢。

  为什么呀?」母亲想了想,说:「因为你还小,对性的知识不够。等你长大
以后,能理解的事情多了,才能看。但也不是看我,而是看你喜欢的人。」我一
边掐着她的乳头,一边摇头:「不懂可以学呀,为什么就不能看呢?再说我也我
喜欢妈妈呀。」母亲笑道:「别装了。你知道我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就是你可
以看女朋友的,却不能看我的。我是你母亲。你得尊重我。看了就是不尊重。啊
……哟……」可能是我掐得太用力了,母亲打了我一下,我只好轻轻的揉她:「
妈,为什么我看了就是不尊重你?这没道理呀。我心里很尊重你的话,看了也还
是尊重你。你不是说证明问题要有理有据吗?这就没跟据。」母亲点了点头,轻
轻套动了几下:「其实我不应该给你作这些事的。只不过你还小,到不太要紧。

  等你再大点,就不行了。不然你会学坏。懂吗?」「妈妈,其实我已经看过
你下面了。」

  母亲握着我的鸡巴套动得越来越快,我忍不住就说了出来。「什么?」母亲
楞住了。

  我把着母亲的手继续套动,吻了她脸一下,说:「有时你没穿内裤。早上我
就看到了。两片肉,扒开里面还有两片,红红的。你看,我看完了也没变坏呀。

  原来老想是什么样的。看过后就不会老胡思乱想了。」母亲低下头,一声不
吭的揉着我的鸡巴。我被她揉得兴奋了,忍不住抚摸她的大腿。「妈,让我摸一
下吧。」

  我手顺着她大腿伸进裙子里,摸到她大腿根那。母亲一把抓住我的手,却没
说话。

  我觉着电影里的样子揉捏她的乳房,嘴吻上了她的嘴唇。听母亲鼻中「嗯」

  了一声,我感觉头一热,便用力推她躺在沙发上,然后压了上去。「答应我,
不作那事!」母亲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我点了点头。知道她说的那是就是男
女的事:「我肯定不作。妈我跟你保证。」母亲身子一软,手也松开了。我的手
在她胯下摸了一把,感觉手心湿乎乎的。她没再阻挡,两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呼
吸变得急促。我放肆的吻着母亲,一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另一手插进她内裤,直
接摸到了她的嫩屄。

  硬硬的阴毛下面是一片湿热的软肉。抚摸几下,母亲就开始大口喘气。我直
起身,掀起她的裙子。母亲靠着沙发背上,睁开眼看着我,目光有点迷离。我抬
起她两条大腿,把她内裤扒下来。她腿一抬,任我扯掉了内裤,又闭上了眼。我
迫不急待的想看清她那里的样子,把她的腿往两边推开,露出那黑毛丛生的地方。

  蹲在地上,这样可以很近的看她阴部的样子。雪白的大腿根部,两片肥厚的
肉唇夹着一块咖啡色的肉片。掰开肉唇,里面是一片猩红。肉唇沾满粘液,分开
时拉出一道道亮晶晶的丝。接着,开始有水珠从肉唇下面的小坑里流出来。伸手
去摸那小坑,母亲本身的一动。只见肉唇间收缩,小坑变成了一个很深的小肉洞。

  而肉唇的上边,一颗粉红色的肉芽露出了头。我把手指伸进了母亲的肉洞中,
感觉四周剧烈的收缩,把手指紧紧夹住。然后又松开。学校的生理课上讲进,我
知道我摸的地方就是女人的阴道。

  母亲睁开眼,看我插进去的是手指,便又闭上了眼。手把住沙发扶手,脸上
一副难受的表情。我受不了啦。起身脱了裤子,学着录像里那样把母亲的腿一抬,
趴上她把她压在沙发上,手握着自己的鸡巴就往她肉洞里放。「别,别……」母
亲感觉到我的意图,猛得推我。在我鸡巴抵进她肉唇时,她松了手。扶住我的肩,
闭上了眼。龟头在她阴缝里浅浅的进出几下后,一下滑了出来,在她的小肚子上
射了。「谁教你这样的?」母亲问我。「没人教,我自己想的」我不敢说是看了
黄片。母亲点了点头,说:「以后不要这样了。这就是那个不好的事。记住了吗?」

  我说:「哦,知道了。」那次之后,母亲和我的关系发生了点变化。虽然仍
旧没有真的插进去,但一切都放开了。我们相互抚摸对方,相互搂抱接吻。除了
月经那几天,母亲上床前都会脱掉内裤。有时我弄得她想了,还会用手指插进阴
道自慰。但我只要一骑她身上,她就会推开我:「不能这样。这不好。」。她总
这样说,却不说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好?妈你说呀?」母亲看着我,目光渐
渐柔和:「妈和你这样,就乱了套。万一有了孩子,可怎么办?」但苍白的一个
警告,又如何抵挡住少年人旺盛的好奇心和狂野生理需要呢?初二的一个夏天。

  夜里我和母亲又像平时那样脱光了亲热。我趴她身上,舔了她的阴部,又去
吮吸她的乳房。两个手指在她阴道中快速抽动,弄得她很陶醉,抱着我的头,口
中开始「啊……啊……」的呻吟。借着月光,我看到她屁股蛋上满是亮晶晶的淫
液,推开始的腿,阴唇蠕动着,洞口时隐时现,看得我现也忍受不了。我把着鸡
巴塞进了她的阴道中。

  进入母亲,感觉很热很舒服。骑她身上动了几下,她才发觉到是我的鸡巴插
进去了。手推在我肩头,却又软了。「诶呀…哦…轻点……」随着我的抽动,妈
妈呻吟了一阵,她搂住我说:「别…哦…别太急…慢点…」又动了十几下,我就
射了。事后母亲说在最早帮我自慰时,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自己不愿面对
罢了。

  母亲说我真害人,让她在卫生间蹲了半天。射在里面,又不是安全期,她怕
出事。只好蹲着让精液都流出来。好在后来她又来月经了。「先侍候你爸,后侍
候你。我上辈子不知欠你老李家什么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母亲心里还是很
享受和我的性爱。她买了很多避孕套,教我怎么用。还告诉我快射了时停一会儿,
可以「多玩一会儿」。开学后,我们主要是早辰做,经常是母亲让我抬着她的腿,
扛到肩上说:「快点,小祖宗。上学要迟到了…啊…哦…哦…快点肏吧…」我想
要时,母亲总会给我。我特别喜欢在她穿着整整齐齐的套装时,把鸡巴插进她屄
里,我知道她这一天屄里都会痒痒,晚上回来就会穿着内衣在我眼前晃。

  母亲不许我说脏话。「肏屄」、「鸡巴」在她看来就是脏话。可我便便喜欢
这样说,故意逗她。可能这就是逆反心理吧,听得多了,她有时也会不自觉得顺
口说出来:「赶紧吃饭,一会再肏,哎…啊…」每回我纠正她:「不能叫肏屄,
要叫性交」母亲都会瞪我一眼。但很快就撑不住,闭着眼继续呻吟了。

  第一次从后面插入是初三时。那次母亲吃了一惊。她说我父亲从没这样过。

  我说你们没看过黄片吗?她却反问我:「你什么时看的?」于是我就招了。

  那是我们头一次一起看黄片。母亲看得呆了。我问她感觉如何,她只傻笑。

  我逗她:「不好看我关了?」谁知她一把抓住摇控器,另一把抓住我的鸡巴。

  两手抓,两手都很硬。之后母亲常和我学着黄片的样子边看边做。她的好色
本性就这样一点点呈现出来。

  我把母亲按倒在床上,鸡巴一下下肏着她。她说我现在鸡巴赶上我爸大了。

  我很开心,小肚子上也都是毛,终于像个大人样了。「妈,你和我爸玩得多
吗?」

  母亲睁开眼,摇摇头:「不多。」「是么」我有点得意。「那我和我爸肏得
多?」

  母亲拧了我一把:「当然是你这个说脏话的小祖宗了,天天都折腾我,我和
你爸原来一周就一回。」「那我是肏你次数最多的男的了吧?我大概数了下,肏
你二,三百次了。嘿嘿!」我看着身下压着的女人我的妈妈,着实有些得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