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1, 2017

【完美的结局】

  几乎所有的小女孩都曾经有个梦想,就是要嫁给爸爸,特别是在十一二岁情
窦初开的时候。当然,这些梦想最终都只有一个结局:无疾而终。但我,却有不
同的结局……

  妈妈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因癌病而去世了,只剩下爸爸和我相依为命,连我
第一次月事也是他替我去买卫生巾的,也细心教我青春期的生理知识,我同事知
道后都说我爸爸比她们的妈妈更细心。

  爸爸出外工作,我就会打理家务,屋很小,但要做的家务不少,煮饭、洗衣
服我都会做,就像个家庭主妇那样。当然我没有完全担当妈妈的角色,直至十八
岁那年。

  我们全家都喜欢看恐佈片,妈妈还在生的时候,我们会三个人躲在床上,关
了灯,然后看恐佈片,有时也会吓得互相抱在一起,用棉被遮住眼睛大叫起来。

  自从妈妈去世后,我和爸爸很少会再看恐佈片,直至近年,爸爸渐渐淡忘了
悲伤的往事,又和以前那样,和我躲在床上看恐佈片,我又是吓得大叫,把他紧
紧地抱住,眼前伏在他肩上,不敢再看。

  看完一片之后,爸爸又看另一片,不过是讲法文的,英文字幕,我看不懂,
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醒来后听仔细一点,是妈妈的声
音,但那声音好像在呻吟的样子,我睁开眼睛,看见爸爸呆坐在电视机前,电视
里出现妈妈的影像,全身赤条条地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根黑黑的假阳具,正朝
着自己的小穴里挤进去。

  我吓了一跳,叫道:「爸爸,那……那是怎么回事?」

  爸爸听到我的声音,吓得跳起来,把电视马上关掉,很尴尬地说:「没……

  没甚么,你快乖乖睡吧。」

  「是妈妈吗?」

  爸爸迟疑一阵,然后点点头。

  「我要看妈妈,我要看妈妈……」我娇嗲地叫起来:「你快开电视!」

  爸爸又犹豫一下,在妈妈去世后,他更宠爱我,我每次要求他都会答应。

  结果他把电视开了,电视里妈妈继续在用假阳具套弄着小穴。

  「妈妈真美……」

  「嗯,」爸爸嘆息道:「可惜她死得太早了。」

  电视里妈妈继续在用假阳具套弄着小穴,越插越急,鼻子发出急促。

  我看到爸爸胯间裤子间隆起了一大块。我坐起身来,倚在他身边,他先是把
我推开,但很快就用抱着我的肩膀,我把头倚在他肩上,继续看着电视里面妈妈
那种我从没见过淫荡的样子。

  她把假阳具深深地插进她的小穴里,用左手的食指去逗弄自己的阴蒂,她的
呻吟声越来越大,最后高潮到了叫出来,她带着愉快的叫声躺下身去,双腿不断
摆动扭曲着。

  接下来是爸爸也出现在萤幕上,他全身也是赤条条,他走过去,把插在妈妈
蜜穴里的假阳具拔出来,头伏下去,用舌头去舔弄她的小穴,那里已经有很多蜜
汁。不一会儿他就站起身来,把粗大的鸡巴从她小穴插了进去,妈妈又再次呻吟
起来。

  平常的小孩有时会好奇地偷看爸爸妈妈造爱,但我想绝对没有像我这样,可
以这么近距离这么清晰地看着父母造爱场面,而且还是依在爸爸宽大温暖的怀抱
里看着。

  爸爸的手突然放了下来,隔着我薄薄的T恤把我右边的乳房握在手里,我能
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他温暖的手掌里慢慢胀硬起来。我的手也轻轻放在
他胯间,感受他那粗硬的肉棒,我纤细的手指稍微一动,那肉棒就会硬得动弹几
下。

  我的头贴向他的脸,在他脖子上亲吻一下,虽然我以前也经常亲吻爸爸,但
这次不同,当我吻着他的时候,我全身都没力,感到下体开始有温湿的感觉,我
这时甚么都没想,只希望爸爸会像和妈妈造爱那样临幸我。

  我把爸爸的脸转过来,亲吻他的嘴,像他的情人那样亲吻着,我的嘴巴张开
着等待他舌头的侵入。

  爸爸把我抱着,但却没亲我,他眼睛看着我,我感受到他眼光里的慾望,这
么多年没有女人亲近过,生理上实在很需要。

  「怡,我们这么做是错的,我是你爸爸……」很脆弱的理由使他的声音变得
低哑。

  「就是因为你是我的爸爸,所以我才更爱你。」我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对
他说:「我很爱你,我很想像妈妈那样爱你,我也想你得到失去的爱。」虽然连
我自己也很奇怪会这么说,但事实上我真的很爱爸爸。

  自从身体发育这几年来,我在自慰时,总会幻想着爸爸用手指来抚摸我的小
穴,甚么和我造爱。单身的爸爸更使我想取代我妈妈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在身边
的位置,用爱帮他洗涤悲伤的伤口。

  爸爸没再和我说话,只是把我的T恤脱掉,轻轻地摸着我那两个发育中的乳
房,不是很大,但已经差不多挤满了他的手掌。他用他那粗糙的手掌抚摸着我的
乳房,指头轻轻地逗动我的乳头,使我全身酥麻。爸爸握着我的左乳,用嘴去吮
吸、轻咬着我那已经隆起的乳头。我的手也伸进他的裤子里,抚摸他的大鸡巴。

  电视屏幕上的妈妈给爸爸抽插得淫水直流,我也觉得自己的淫水不断地流出
来,浸湿了大腿内侧。我觉得很淫很荡,多么希望爸爸的鸡巴能够把我的贞操夺
走。

  「爸……」当爸爸开始在我两腿间抚摸的时候,我呻吟着:「……和我造爱
吧!」

  爸爸没回答我,只把我轻轻推倒在床上,把我的短裤脱掉,然后再脱掉我的
内裤。当爸爸脱下他的内裤时,我看到他那根又长、又粗、又多毛的鸡巴在空气
中示威着,赤紫色的大龟头上开始渗出成熟男人独有的气味和体液,就是这个大
鸡巴要开发我这尚未开发的小淫穴。

  爸爸跪在床上,把我滑熘熘的双腿张开,然后压下来,他略秃的头埋在我的
双腿之间,从我的肛门那里开始舔舐起来,直到小穴上的小豆豆,他的舌头很技
巧地捲弄那小豆豆,一阵阵像触电的感觉从他生着鬍子的嘴巴引发出来,传到全
身。在爸爸这样亲吻下,我很快到达了第一次高潮,全身每个细胞都在颤抖着,
感受着那种可爱的感觉。

  我感受到爸爸那种爱,那种对妈妈的爱,现在他把那种爱都佈施在我身上。

  爸爸的身体压在我娇小的身上,我感到他的大龟头在我两片阴唇间摩擦着,
我挺起小腰,想要得到自己第一次被插的感觉。

  爸爸慢慢地把大鸡巴插进我的小穴里,小穴里分泌的爱液使他能够较容易插
了进来,但我还是觉得有些闷胀的感觉。鸡巴插到半途就被挡住了,爸爸很有经
验地把鸡巴向后抽一下,然后用力再插进来。

  「啊……」我唿叫起来,一阵被撕裂的疼痛传来,但很快就消失了,爸爸的
大肉棒顺利地直插进来,最后全支都钻进我的小淫洞里,我感到大龟头已经顶住
我的子宫口,所以我要扭动着小腰和屁股,调整角度去适应爸爸那大肉棒的粗度
和长度。

  爸爸开始干起我来,先是慢慢抽送,然后发起狠劲来,把我双腿弯压向两边
床单上,就上下上下地狠力干着我。我有点吃不消,但觉得他真的把我当成是妈
妈那般,那种爱意使我更希望给他干。

  「大力干我……爸爸!」我叫着,刺激着他更疯狂地干我,他那男性粗大的
大腿肉拍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的小穴里淫水不断流出来,浸湿了床单。

  「啊……怡……你小穴很紧……很好干……真像你的妈妈……」爸爸在我耳
边喷着热热的气,赞美着我。

  我双手抱着他的背,希望他就这样不断干我,不断对我说这种爱语。

  爸爸喘着粗气,终于把他的肉棒挤到我小穴的深处,对准我的子宫射出了精
液。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肉棒有节奏地颤动着,一注接一注的热精液把我的小穴全
都灌满了。

  「爸爸……射我……把我的小穴都灌满……把精液都射进你小女儿的小穴里
吧……」我叫着,自己第二次到达了高潮。

  我看到电视里,爸爸和妈妈也到达高潮,两人一起喘息着,互相抱在一起。

  爸爸这时也全身无力地伏在我身上,那种被爱的感觉,使我非常满足。

  那一晚就是我和爸爸的第一次,我们之后冷静地倾谈着将来,我还是觉得自
己深爱着爸爸,完全无法会去爱其他男人,爸爸终于接受我的选择。

  为了要逃避社会上无情的眼光,我和爸爸搬到另一市镇居住,我还改了姓,
穿着较成熟的衣服,使别人看起来我们会像情侣,而不是父女。

  我读完大学之后,我就和爸爸到美国拉斯维加斯註册结婚,也就在那里渡蜜
月,还和妈妈一样,拍了录影带。

  我们现在和一般夫妻一样过着幸福快乐的二人世界,唯一不同的是,我还是
叫他作爸爸,因为让「爸爸」干我,会使我们两个性生活更多姿多采。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