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1, 2017

高二到现在为止、母亲与我


  「妈,儿子回来啦!」

  今天是2015。1。25距离上次回家已经一个多月了。

  一个月之前,我和母亲之间整整做了五次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家。今天是考
完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也意味着我和母亲浪漫(充满着性爱)的寒假生活的开
端,习惯性的打开SIS001,于是想把自己这几天的经历说出来,希望狼友
们多多提意见。

  发这篇文章之前其实也挺忐忑,于是先发了一部分试试水,结果版主通知我
说我的标题和字数都不太好,于是想来想去就把自己的和母亲生活的小细节披露
出来。同时我写文章并不是鼓励大家去发生什么,毕竟还是过于惊世骇俗了一些,
脑子里偶尔有个幻想即可,切记不要做什么啥事儿。

  鉴于可能会有狼有提前问我如何和母亲发生关系,在此我不想说出来,第一
各家有各家的现实情况完全没有参考性,第二,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刻意的追求
反而不好,前言有些长了,当然也是为正文做一些铺垫。

  前一天晚上得到我要回家的信息,母亲早就穿好黑色丝袜(我最喜欢射在母
亲的丝袜大腿上),灰色包臀裙(在青岛读书时买的去年过年送给母亲做淫荡礼
物)躺在了家里大炕上,我急不可耐地扔掉手里的行李,蹬飞了鞋子就扑在了母
亲身上。快速脱掉裤子,闪着淫荡液体的龟头就要插在母亲的嘴里。

  搓着母亲C杯的白奶子,刚要脱掉母亲的裙子插起来,母亲就推弄我起来向
窗外看去。

  (说起来,向窗外看起来的动作反而每次都能引爆我的沸点,因为我清楚地
记得,母亲第一次和我那啥啥的时候肩膀的衣服掉了一半,露出了一半的白奶子,
然后支楞起身子向窗外看去的情景,也算是我的一个G点吧。)

  「哎呀,怎么了,妈?」我嘴里含着一个月没见的白奶子含混着问道。

  「妈看看你拴好门了没有?」插好门咱娘俩再弄,边说着边拉上了窗帘。

  「早插好啦,现在该插你了,妈。」

  「臭儿子」母亲娇喘了一声,就躺了下啦,张开了大腿。

  我母亲今年42岁,地道的山东女人,身材不高但是很惹火,两个大肉球足
有C杯,皮肤在农村妇女中特别白(我继承了母亲基因,皮肤也很白),胸部很
挺,奶子是她最迷人的部份,三年前我们阴差阳错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我就
喜欢对着母亲这对超级美艳的白奶子射出的。母亲虽然只是是农村妇,但由于并
不操劳农活,家里生活条件也不错,所以身躯在紧窄的黑色丝袜下起伏,看着母
亲裹着丝袜的大腿,穿著性感小内裤,那种成熟女人的细腻触感让我把持不住了。
我含着母亲的奶头,又用力含了几下整个奶子,完全含不过来的感觉,我用手使
劲地揉弄着、搓弄着母亲的奶子,把奶子向一起挤压(我的特殊癖好,喜欢挤母
亲的奶子),实实地压在自己的身下,然后问道:「妈,想儿子了么」。

  母亲扭动着腰身,唇上的口红香香的(是我在淘宝邮购的水果味口红,平素
很喜欢给老妈在网上买些淫荡的器物),丰满的臀部摆动起来更是诱人,眼神透
露着放荡的样子,我的右腿也慢慢开始压入母亲的双腿间,大腿来回摩擦她热烘
烘的身体,母亲慢慢把柔软的奶子蹭在我手臂上,然后「嗯」了一声,低声呻吟
着「傻儿子,昨晚上你说期末考试完了回家,妈这就特意打了一盆子热水,把全
身都洗了,就知道你回来要折腾。」

  (这一部分略微夸张了一些,事实上,母亲和我做起来很少会说什么挑逗的
话,更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如乱文小说里写的那样淫乱不堪,两个身子,一个大一
个小,交织在一起,黑夜里不断呻吟,就这样的画面)

  母亲淫荡的呻吟说着,随着一声销魂的娇啼,母亲子宫口紧紧箍住我早已滚
烫的龟头,我大力地挺动大肉棒抽插她湿滑的阴道,带动她的下半身随着我的腰
杆上下摆动,母亲缠在我腰间的大腿像抽筋般抖着,我的龟头与母亲阴核紧紧抵
在一起,此时母亲的阴道里一阵儿紧密的收缩,就用尽全身力气将我的肉棒往火
热、幽深的阴道最深处猛地一插……

  「啊……啊……」

  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射入长着白奶子的妈妈的子宫深处……。

  两个忘形缠绵的肉体一阵疯狂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断断续续地射
入母亲那幽深子宫内。

  身下的妈妈娇喘着,两个雪白的身子在一阵轻抖中瘫软下来。我的大肉棒仍
深埋在母亲湿漉漉的穴里不肯出来。

  坏了,「妈,今天是你安全期么?我刚才可都射进去了。」

  「现在才知道问,妈提前吃了药了,没事儿。」

  我淫荡一笑,不顾母亲的娇喘,又滚在了一起。

  回忆起这3年来的故事,一切要从儿时的春梦说起。

 ********************************

  三年前,我还是一个高二的文科生。

  父亲在我高一的时候因为工伤离开了我们。(这件事我和母亲一直刻意回避,
做爱也好,日常生活里也好,从不会提及父亲)我遍和母亲相依为命了,其实我
一直很喜欢SIS001中《我和老妈的那些事儿(第一到第十六季)》我发现
乱伦的母子往往都是单亲家庭,或许这也是有道理的吧。

  回归正题,那天是一个月一次的放假日。我们住宿生都可以回家,回家过程
和白天的事情我就不细表啦,主要是那天晚上的故事。我父亲离开之后,因为担
心母亲一个人所以我们就搬在了一起住,那天晚上母亲正好洗完澡,没有穿奶罩
就出来了,只有儿子所以母亲从来洗完澡都不避嫌(后来,我问母亲,母亲说,
自己儿子所以没想过避嫌之类的)看着那大奶子,还有母亲薄薄的内裤,我确实
很不好意思,但那个时候没有歪的心思,毕竟根深蒂固伦理观使我从不敢多想,
母亲洗完我也就去洗了洗澡,等我洗完回来,灯已经拉上,我看母亲劳累了一天
很疲惫也就没有开电视机,早早睡了。

  一切的源头就在于这次和母亲的睡觉。

  具体的情景我记忆尤深,不一会我就睡着了,然后就是一个春意盎然的梦,
我抱着一个女性的屁股,不停地在摩擦,那屁股的手感嫩滑,舒爽,是种浸透灵
魂的感觉,可等我仔细看着女性的脸的时候,赫然发现就是我的母亲!!

  没等我在这种矛盾中享受,我就醒了。当时一下子就清醒了,母亲背对着我
还睡在我身边,那一刻那种急剧膨胀的性欲完全冲破了我的伦理束缚。

  我记不得我当时愣愣的害怕犹豫了多久,大概也有20多分钟吧。

  我的手开始在母亲的腰部摸索,我可以明显地感到,母亲的腰是很结实,没
有赘肉。慢慢的我的手摸索到母亲的腿间,母亲的屁股高高撅起,我五指并起,
缓缓的撑开母亲的屄肉,渐渐插入,里面暖呼呼的,到处蔓延汁水,手指顺着母
亲阴道:「噗嗤、噗嗤——」

  回想起当时,就一种感觉:怕!!

  我害怕母亲突然清醒打死我,害怕这种不伦的压力。

  但是,更有一种感觉:刺激!!轻飘到云端的刺激!!

  因为我的动作并不大,母亲并没有醒来,这时的我真的是头脑发热,我脱内
裤,慢慢小心翼翼地分开母亲的大腿,拉着早已经肿胀的鬼头慢慢塞进了母亲的
阴道,母亲的穴被我的肉棒一插入,那份充实感,那种肉棒的磨擦刺激,那种人
伦的违逆感瞬间让我快感立至,忍不住发出了大声伸吟。

  我用肉棒不断地在母亲穴中抽插,每下冲刺,都使穴内发出「噗赤、噗赤」
的声音。我终于疯狂了,不管母亲醒没醒,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
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母亲屁股上,「啪啪」直响。

  终于,母亲,还是醒来了!正抽插的我正对上母亲慢慢睁开的眼睛。

  这种对视的快感啊!!

  我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刺激,一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我,声音越来越大,喘息
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叫声,伴随着长长的出气,啊啊啊…

  …「啪啪啪」猛烈地进出,母亲吮吸舔舐儿子的龟头更有力,更快了,一股
浓浓静夜射在母亲的穴里。

  随着一声尖叫,母亲啪的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我一瞬间哭泣出来,「妈……」

  母亲看着哭出声的我,有些颤抖地问道,「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干
什么?我是你妈!!」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暮然随着一阵吼声,我知道!!

  我重新把母亲压在身下,对着母亲湿漉漉的阴道再次插了进去。

  母亲不知是不是被我的样子吓到,放佛陌生人一般的看着我。但是对我的抽
插就像认命般的扭动了下便闭上眼睛扭头哭了出来。

  于是,现在想想,也是很可笑的场景,母亲在哭,我也在哭,然后,正哭着
的我干着正哭泣的母亲。就放佛谁在逼我们啪啪啪,实际上谁也没有。

  没多久,房间一片寂静,只有我与母亲阴部互相出的水声,每一次进出母亲
的阴道都发出肉体啪啪的声音,最重要的是我感受到母亲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
的,微微的颤抖着,我想去拉母亲的手,可是母亲的手指蜷曲,显得很紧张,阴
道里的收缩慢慢变成整个臀部的痉挛,臀肉不停地颤抖,肉穴流出来的体液在嫩
白的大腿上形成小溪流了。

  终于,随着一声低吼,我又一次射在了母亲的穴里……

  ps:如果本文能得到版主和狼友认可,下次我会把母亲部分照片贴上。

  主要是母亲的四五张屁股照片和一张白奶子照,说起来母亲其实特别抵触我
拍照,所以说我拥有的母亲的照片很多都是我偷拍的,因为我对白色皮肤的女人
尤其是屁股特别的爱好,我的第一任女朋友是我高中时候交的,后来那啥的时候
发现她果真如外表看到的一样屁股又大又白我也就迷上了,现在已经好了三四年
了,母亲也一直知道我有女朋友,可是谁也没有刻意的提及。

  以前,我做梦也想像乱伦小说里说的那样什么女友、母亲一起SEX之类的,
真正和母亲有了关系后反而淡了那念想,人要知足,太贪心了反而失去的更多,
这样没人知道母、子之间相濡以沫,再有个五年八年慢慢的一切也就淡了。

  是不是不太相信?其实我也不太相信,不过不重要了,起码,我现在有用母
亲。这边足够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