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1, 2017

【弟与母】(1和2)

    我的妈妈是个中学英语教师,长的并不能算美丽,但也过得去,端庄严肃,
气质非常好,是贤妻良母的类型。但身材确是百里挑一,虽然生过我兄弟两,身
高腰细,黑色长发,胸脯高耸,丰肥的屁股圆滚滚的翘着,走路一扭一扭的弧度,
双腿笔直有如鹤立。在那个时候,母亲是学校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吸引很多年少
慕艾的少年学生和血气方刚的年轻老师,午餐的时候看着母亲屁股左右是个颤动
走过的身影,饭都能多吃两碗。

  一次宿舍熄灯睡觉时的夜话中,隔床的陆刚说,学校最漂亮的要属二年三班
的文艺委员覃小云,但是如果要选做老婆,他肯定选纪老师,那胸部,那腰,那
腿,那肥臀,抱在怀里是个男人就得爽死。才说完,寝室里其他人一阵口水吞咽
声。

  上纪老师一次,我少活几年都行,陆刚还要再说,就哎呀一声中了一招窝心
脚。这脚是我踢的,我和陆刚也从此友尽,陆刚一直说我是个疯子,他不知道纪
老师是我母亲。

  之后,弟弟也升入初中的那年,妈妈再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就近照顾我兄
弟两,我随之搬离了学校的宿舍,然后那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虽然不甘,但说句实话,如果妈妈不是被近水楼台的弟弟先行身心俱得,也
不知道会便宜周围哪个王八蛋,帅气的少年学生,英俊的老师同事,还是威风的
学校领导,引诱妈妈的优秀异性太多了,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殷勤的送妈妈回家,
虽然租的房子离学校不过半里,可惜这帮子虎视眈眈的饿狼不知道,这块美肉被
弟弟这条瘦消的小狼给叼走了。

  我叫秦森,虽然我在身形高大,比弟弟高出半个头,但我的弟弟小树在智商
方面可以碾压我,一道数学题,弟弟做一遍就会了,而我听十遍还半懂不懂。而
且说道长相,同样继承父母的基因,弟弟拥有父亲高大的鼻子和母亲的美丽大眼
睛,显得很清秀,而我继承的是母亲的娇小鼻子和父亲憨厚老实的脸,显得很老
气。

  租的房间是三室一厅,大的那间是父母的卧室,两间小的对门,我和弟弟一
人一间,大厅隔开成厨房和会客室,大厅的另一边是个不大的卫生间。当时父亲
在乡下守着祖屋,总共也没来过几次。

  每天放学后,妈妈都会抽出单独辅导弟弟和我的学习,一人四十多分钟,对
我来说,这很烦,妈妈一脸严肃的坐在我旁边,这是种折磨。弟弟是个聪明人,
学什么都很快。但心思野,小学时就爱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中学还学会了抽
烟喝酒,妈妈说了他很多次都没用,他根本不听。以他的聪明劲,用心学习不会
只是现在不上不下的名次,当然,这仍然比我强。但是,他对妈妈单独辅导不抵
触,出乎意料的很老实,这不是他的风格。

  期间发生了一件事,妈妈在弟弟房间发现了一本不健康书籍,厉声问弟弟怎
么回事,弟弟满脸委屈的说这不是他的,只是一时好奇从哥哥房间里拿来的。妈
蛋,敢当着我的面栽赃,当下就抡着胳膊上前,被妈妈扯着耳朵拉了回来。

  哪里拿的,妈妈皱着眉问道,然后弟弟一马当先进了我的房间,被褥一掀,
露出床板,上面散乱着几本散发高能的书籍,随便一翻,什么母子啊,巨乳啊,
让人脸红心跳的文字和画面插图。卧槽,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崽子啥
时候在我床下埋这么大一个雷。妈妈的脸色立马变得不好看了,两耳光过后,书
撕掉,拉着弟弟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摸着脸愣愣的,我比窦娥还窦娥啊,妈妈本
来就喜爱老实的我多一点点,现在这么一搞,我形象全毁啊,该死的。

  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第二天学校后面的小树林,我把弟弟揍的哭爹喊娘,求
饶不已。回家,被妈妈反揍。

  我和妈妈关系开始恶劣。

  与此同时,弟弟和妈妈关系开始越来越亲密。弟弟变得听话起来,每天按时
回家,学习认真,成绩提高的很快,妈妈感到很欣慰。

  妈妈显然对弟弟更用心了,补课的时间在弟弟房间也开始变长。这些变化,
我有些嫉妒了,决定是不是向妈妈道歉,结束冷战。

  这天,妈妈在弟弟房间呆的格外久,我忍不住想去对门看看,刚准备推门,
就听到里面发出奇怪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把门推开一条缝,向里望去,眼睛顿时睁大,背对着门,书桌
前,弟弟和妈妈嘴对嘴亲来亲去,一股热血顿时直冲我脑门。

  可以看出来,是弟弟主动进攻,一手按住母亲的头不让躲,另一手抓住母亲
往外推的手,母亲眉头微皱,眼睛紧闭,只是脸有点红,牙关紧咬,寸土不让。

  舌头进不去,弟弟只得在母亲饱满的红唇上肆虐一番,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撒娇道,是妈妈答应我的,只要我考了全班前十,就答应我一个要求,现在你又
这样,说话不算话,我在也不听你的话了。

  妈妈轻轻推推弟弟的胸膛,却被弟弟环腰搂的更紧,不由叹道,我没想到你
的要求是这样,换一个吧,妈妈给你买你最想要的真仿玩具枪怎么样。

  小孩子的玩意儿,我才不要呢,我就要和妈妈玩亲亲,弟弟斩钉截铁。

  妈妈轻轻摇头叹气,你都是从哪学来的。弟弟也不说话嘴一厥又亲了上去,
不依不饶的痛吻深吸起来,妈妈依然皱着眉,喉咙轻轻叹了一声,牙关轻启,便
自任由他。

  弟弟欢呼一声,舌头便伸进去和妈妈的香舌纠缠起来,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吻
技从哪里学来的,法式湿吻亲的妈妈晕头转向,舌头在妈妈嘴里纵横捭阖,舔抵
着妈妈的口中的津液,牙龈,舌根,嘴角,都被反复扫荡,妈妈哪里见过这种场
面,香舌潮起潮落般在潮头颠来颠去,完全不用自己,妈妈的小嘴也被直接深入,
毫无抵挡的占据宣布主权后,还细致的巡幸着每一寸地盘。

  很自然的,妈妈的舌头已经很温驯被弟弟带了出去,一番又亲又舔之后,香
舌又被弟弟吸进嘴里,又是一番唇舌痴缠,这一番看得我是目瞪口呆,妈妈显然
被亲晕了,手紧紧抓住弟弟的衣襟,眉头也舒展开来,双眼轻颤,脸上红晕越来
越重,开始时的死硬拒绝,此刻已是婉转相就,不由自己了。

  妈蛋,快半个小时了,还没亲够,我无比嫉妒的看着弟弟,弟弟睁着眼睛,
无比得意的看着眼前美妇绯红的脸庞,和细细娇喘,痛吻其唇,各种吻技一一施
展,妈妈原本坐直的身体越来越软,有向弟弟怀里软到的趋势。

  终于,妈妈的身体慢慢枕进弟弟的怀里,弟弟俯身去亲妈妈的眼睛鼻子耳朵,
然后又停留在那诱人的红唇上,叩关而入,这次没有一丝阻力,直接占领内里成
为主人,空气中传来唇舌交缠的淫靡声,还有妈妈偶尔几声从鼻中哼出的让魂销
骨软的呢喃。

  看得我忍不住冲出的时候,弟弟终于离了妈妈的小嘴,舌头又在妈妈的红唇
扫荡一遍,将津液舔尽,方才满足的看着怀里的熟母,只见这美妇眼睛迷离,脸
上红潮涌现,高挺的胸脯一起一伏,两团粉腻直欲裂衣而出,让人食指大动。弟
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手探雷般向妈妈的高耸摸去,眼睛却盯着妈妈的眼睛,有
些迟疑。

  手慢慢从肩部滑落停留在高耸处,弟弟的覆盖住其中一团,居然大半不能把
握。忍不住轻轻抓了一下,只是这轻轻一下,五只爪子立刻深深陷了进去,虽然
隔着寸衫和内衣,也立刻感觉到了惊人的弹性和滑腻。又轻轻的把玩几下,弟弟
忍不住去解妈妈胸前的纽扣,隔衣尚且如此销魂,那么去衣后放在手里细细把玩
这滋味岂非更加深刻。

  卧槽,我看的是睚眦欲裂,不过,才解开两颗纽扣。妈妈已经清醒过来,她
警觉的睁开眼,飞快的离开弟弟的怀抱,她皱了皱眉,警告又有些疑惑的看了弟
弟一眼,弟弟很老实的转过身,低头趴在桌上写作业。

  妈妈站起身,摸了摸脸蛋,想起刚才被自己儿子吻得迷迷糊糊,有些羞愧又
有些气恼,她扯了扯弟弟的耳朵,在弟弟的知错声中方才起身出屋,我已经回到
自己的房间,想着妈妈被吻的红肿的双唇和胸前露出的白乳和深邃沟壑,口里干
渴的像有火在炙烤。槽,我心里恨恨的骂道。

  妈的,今天弟弟又考了全班第一,这个王八蛋。我心中大骂,自从上次后,
我一直很关注弟弟跟妈妈的关系,我发现每次考试前弟弟都会跟妈妈提要求,考
到好名次要奖励。妈妈也答应了,这小子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学力大涨,俨然一
代学霸,科科能考第一。天可怜见,学校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于是妈妈的
小嘴被他在房间里肆意宠幸,亲的肿了又肿,成为他的专属地盘了。

  放学回家,妈妈进了弟弟的房间,我趴在门缝里看,这几乎成了习惯。

  妈妈,弟弟欢呼一声站了起来,一把抱住妈妈,嘟起嘴仰头就像妈妈嗦吻,
这家伙小短腿没妈妈高,站着踮起脚来也亲不到。妈妈推了推弟弟,虽然被弟弟
亲了很多次,但她还是放不下母亲的威严,她摇头道,先坐下再说。弟弟固执的
摇头,我现在就要嘛。他推着妈妈靠在墙壁上,踮着脚仰头嘟嘴。妈妈无奈的俯
首送上唇舌,母子两人唇舌相接纠缠在一起,呼吸也由细微开始急促进来。

  我就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弟弟一边亲,两只手有些不老实,一只手在妈妈
的后背上下轻抚,另一只手滑向妈妈的臀部,我不由干咽了口唾沫,这是母亲除
胸部外最诱人的地方,全校雄性每天红着眼盯着的圣地,高翘的臀部又白又弹又
软又滑不逊于胸乳分毫,他居然就这么,还好,妈妈被湿吻了很多次,有了点免
疫力,虽然依然反应迟钝,但不在像最初亲得头脑一片空白,她警觉的挡住弟弟
还在空中的手,弟弟无奈于是更凶狠的进攻发泄在妈妈的小嘴里。

  我注意到弟弟的胸膛使劲挤压着妈妈的胸部,把那两团高耸压成大饼,然后
略微松开,两团丰满离开显出惊人的弹力马上变得浑圆耸直,然后弟弟胸膛又猛
的压上去,如此的亵玩着,看的我恨不能以身相待。

  母子两人站着缠绵了一阵,弟弟腿有些麻了,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妈妈的,
拉着妈妈的手坐在床沿上,弟弟又马上占有了妈妈的唇,整个过程妈妈眼睛都闭
着,除了偶尔发出轻吟声,一言不发。弟弟一边亲一边慢慢把妈妈放倒在床上,
身体覆盖了上去,直接体味着身下峰峦起伏的成熟女体,如卧绵上,妈妈的身体
软若无骨。滑腻的双峰抵在弟弟胸前,那种美妙的触感让弟弟身体轻颤,忍不住
身体微动,对这对肉团细细碾磨起来。

  真tm会玩啊,我看得咬牙切齿,妈妈对弟弟的湿吻确实没什么免疫力,整
个人被弟弟压在身下,两只手垂在身旁用力的抓着床巾。

  弟弟好像已经不满足亲一亲就玩了,他从妈妈身上翻身下来,摸了摸妈妈红
的发烫的脸,帮妈妈把乱发抚开。又俯身亲了下妈妈的唇,妈妈迷迷糊糊的睁开
眼,眼神慢慢开始清醒,她坐了起来,还不去做功课,她皱着眉看着弟弟。

  弟弟扯住欲起的妈妈道,我还没亲够呢,妈妈,还不算完。

  妈妈疑惑的看着弟弟,弟弟低声对着妈妈耳朵说了什么话。

  妈妈顿时大怒,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不能纵容你了。就去扯弟弟的耳朵。

  弟弟直接抱住了妈妈,躺倒在床上,嘴巴在妈妈脸上乱亲,然后停留在唇上
一阵温存,良久,直把妈妈亲的双眼迷离,娇软无力,才移开嘴,一缕未断的粘
液连接着唇分的二人,分外淫靡。

  弟弟亲密的凑在妈妈耳畔苦苦哀求着什么,妈妈很坚决摇着头,弟弟不依的
吻着妈妈的耳垂,妈妈有些受不了这痴缠,头转向另一边,不再回应。

  顿时,弟弟兴奋起来,他知道这是妈妈的退让。

  弟弟要干什么,我猜测着。然后悲愤的看见弟弟开始解开妈妈白色的衬衣,
一颗,两颗,……,衬衣被丰耸顶的鼓鼓的。扣子很紧,扣子还没完全解开,那
包裹着丰满浑圆的黑色缕空蕾丝胸罩已经雀跃弹跳而出。

  咽了口口水,弟弟摸索着探向妈妈身后,他紧张又急切的催促着妈妈,好一
会儿,妈妈身体在不易察觉的略微抬起又放下,抓住这一时机,弟弟解开妈妈的
胸罩,随手抓起放在一边,两团雪似的粉腻出现在弟弟眼前。

  这对大白乳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意淫过,不知道多少人幻想它渡过一个个孤独
的夜晚,我无比嫉妒的看着这一切。

  弟弟急促的喘息起来,他骑到妈妈身上。急切的伸出手,一手抓住一个,五
爪深陷,细腻的白肉立刻从指缝中渗透出来。我注意到妈妈的身体在这一刻不易
察觉的动了动。弟弟开始细细揉捏着这对肉团,抓紧,松开,抓紧,一只手根本
把握不住,妈妈的丰乳显出惊人弹力,无论弟弟把它揉弄成什么形状,在下一刻
立刻会复原,弟弟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这对傲人丰乳,像两只白色皮球一样在他手
里滚来滚去,感受到手上无以言喻的美妙触感,弟弟忍不住微微用力,两只爪子
深深陷入白乳中,既然尽被美肉遮掩住,两只奶子也被他挤压的不成形状。

  妈的,那是你妈,别捏坏了,我心中狠狠骂道。妈妈这时也轻哼一声,弟弟
立刻醒悟,连忙放开,两道抓痕触目惊心的出现在妈妈的奶子上,弟弟怜惜无比
的细细爱抚着这对恩物,不敢再大力把玩。

  又揉弄了一会儿,弟弟俯身去寻妈妈的唇,妈妈偏头不理,弟弟不依不饶的
追击,妈妈拗不过他,母子唇舌又交缠在一起,弟弟骑卧在妈妈身上,手上不停
的按捏着妈妈双峰,嘴里品尝着妈妈的香舌,眼睛里露出志得意满,舒爽无比的
神色,看不清妈妈的面容,但妈妈鼻中发出的呢喃频率确是比平时多了几倍。

  这次我没有观看到结尾,因为我下体胀痛的难受,转身回房平复心绪去了,
该死的弟弟。

                 二

  卧槽,我站在房间里无语问天,额,天花板,我也想和妈妈亲亲,也想和妈
妈摸摸,也想和妈妈想些耳红心热的事,因此我下决心努力学习,连弟弟的房间
都几个礼拜没去偷窥,全为了这次月考,我也要考出好成绩,提要求,把妈妈抢
过来,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但是,我掉链子了,考试前一天居然中风感冒,还没考到一半,就送医院吊
葡萄糖去了,成绩出来,荣获全班兼全年级倒数第一。卧槽!

  让我无法原谅的是,弟弟居然考入全年第三,妈蛋,他怎么不去死,他又要
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了,想到这里我又不由吞了口唾沫。

  弟弟的房间虚掩着,好久没干这事有点紧张,我轻轻推开一条门缝。

  妈妈被弟弟抵在墙上,温存抚弄,上身雪裸,白色衬衣解开披在肩膀上,黑
色的蕾丝奶罩扔在一旁的地上,妈妈俯首迎合着弟弟的唇舌,双乳在弟弟手上变
换着形状,看来妈妈的丰满双峰,也已经有了归属了。

  恣意缠绵一番后,妈妈有些体软,两人也不分开,又亲又摸走到床前,我才
发现妈两条长腿妈今天穿了白色的丝袜,妈妈的长腿又长又直,并不会因此感觉
瘦销,反而大腿丰腴白腻,宛如雪似。

  弟弟让妈妈手扶床沿弯腰,屁股向后翘起,双腿并拢,居然看不出一丝缝隙。
一转身,弟弟居然把裤子脱了,露出那丑陋的物事来,那东西早就翘得老高。

  我不由惊住,这货不长个子,难道是因为营养都拿去长那玩意儿了,不得不
说,他的那东西确实比我大出不少。

  只见弟弟撩起妈妈的裙子,露出丝袜包裹的浑圆的两辨屁股,双手按住妈妈
的腰,屁股一顶,那物便钻入妈妈的腿缝中横冲直撞起来,弟弟狠狠的冲撞着妈
妈的翘起的肥臀,毫不怜惜。垂下来的长发遮住了妈妈的脸,让我看不见她的表
情,胸前的白乳一跳一跳,弟弟伸出一只手抓住双乳乳尖,细细搓揉。

  妈的,她们什么时候进展到这地步了,我口干舌燥的看着。

  妈妈用力的夹着双腿,弟弟的那东西在腿缝中纵横来去,腹部却故意用力顶
撞着妈妈的肥臀,掀起一波波臀浪。看得弟弟忍不住一只手大力抓进一片臀肉中
细细玩赏,没想到此前一直没什么声响的妈妈的伸出一只手来反手将弟弟的手打
飞。弟弟顿时有些生气,腰间用力猛地一顶,妈妈顿时撑不住身子,趴伏在床上。

  弟弟把妈妈披着的衬衣扯了下来,向前一扑,趴在妈妈光滑的颈背上,双手
绕至胸前去摸奶子,下体在母亲肥臀上顶撞研磨,头拱开妈妈的长发,绕着妈妈
的颈部去亲妈妈的耳垂,妈妈无奈转头,被弟弟叼住小嘴,母子就这样交颈缠绵。

  许久之后,弟弟把妈妈翻转过来,从床上拉起,站到床前,自己却光着下身
坐在床沿上,妈妈此刻上身赤裸,长发披散,脸布红晕,眼神有些迷离,一幅让
人忍不住恣意爱恋一番的神情。

  看妈妈站着久久不动,弟弟有些生气的站起来,双手压着妈妈的肩膀往身下
跪去,妈妈这才很不情愿的屈下身子,此时,弟弟兴奋至极的坐在床沿上,下体
正对着妈妈丰满的双峰,那物顶陷着两团峰峦,然后冲进乳沟。弟弟要妈妈抱着
两团肉团向中间挤,便兴奋的在两团滑腻的肉团中左冲右突起来,黑色的丑物在
两团雪白中纵横来去,不时向上顶着妈妈的下颚。

  妈妈是低着头的,还几次弟弟摸着妈妈滚烫的脸想让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妈妈都是红唇微动,紧闭双眼,弟弟一松手,妈妈又立刻低下头去,只得作罢。

  弟弟的喘息粗重起来,开始飞快的冲撞着两团软肉,只听一声沉喝,一道乳
白的液体正射在妈妈低下的脸上,又是一道,黑色的发梢,胸前的肉团上都沾满
的粘稠的液体。弟弟这才恋恋不舍松开眼前的丰熟女体,拿过纸巾要帮妈妈擦拭
脸上的白液,妈妈毫不领情的抢过纸巾,转身站起来慢慢清理身上的污迹,弟弟
有些讪讪的摸摸头,房间里一时寂静。

  我心潮压抑的回了房间,心情久久无法平静,过一会儿,对面的房门打开,
妈妈跟弟弟手拉着手亲密的走了出来,顿时千言万语汇成三字,草泥马。

  经上次月考败绩,我已经对通过成绩取得妈妈欢心的计划彻底绝望,我开始
热衷于偷窥弟弟的房间,观看弟弟一步步占有着妈妈的美体,但是,便是这份乐
趣也被剥夺了,弟弟这个混蛋居然学会拉窗帘反锁房门了。我很想揍他,但是我
不敢,我不敢肯定妈妈的立场还会公正,你都为弟弟乳交了,我打了弟弟,回头
岂不会被你打死。我只能耳朵贴着房门,听着口舌交缠声,肉体的撞击声,和弟
弟的喘气声,妈妈的呻吟声,当然还有格叽格叽的床摇,后者我自动过滤了,幻
想着房间里的画面,且聊胜于无吧。

  又是一个星期天,昨天听墙角睡的晚了,起的很晚。弟弟把妈妈抱在床上折
腾了半晚上,才放妈妈回卧室休息,从门缝看着妈妈带着满脸的白色粘液轻手轻
脚从我房门前走过,我无比鄙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被你儿子肏玩吗。

  憋了一泡尿,推了推房间门,发现里面有人,我顿时大怒。

  「谁呀,快点,我憋不住了。」

  没人回答,我纳闷的又推了推,里面才传来弟弟喘着粗气的回答:「等…
…下,马……马桶堵了。」弟弟的声音很奇怪,似压抑着痛苦又似隐藏兴奋。

  堵你妹,我正要大骂,忽然心中一动,贴在门上仔细倾听起来,不仅有弟弟
剧烈的喘息声,还有一个低低的,不时发出闷哼的女音,断断续续,似哭似怨,
如泣如诉。

  难道,我转头看向妈妈的卧室,发现门半开着,心中顿时烦躁起来,妈的,
还要不要脸了。

  我回身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怒视着卫生间,好半天,门才开了,果然是妈妈
快步走了出来,还穿着真丝睡衣,胸前有些松垮,露出的丰乳上清晰可见几道抓
痕,妈妈皱着眉头捂着嘴,眼神躲闪根本不敢看我,匆匆从我面前走过,虽然惊
鸿一瞥,但我依然看到妈妈露出的嘴角流出一抹白色浆液。

  我顿时木然当场,妈妈她居然在厕所给弟弟口交了,她居然肯给弟弟口交,
这算是她把小嘴的处女交给了弟弟吗,这是何等的……何等的不知廉耻,我嫉妒
的双眼发红。

  弟弟兴奋的脸色涨红,眼里流露出的巨大征服感是个男人都看得出来。

  「马桶堵了,刚刚我和妈妈在疏通下水道,现在好了。」弟弟志得意满的拍
了拍我的肩膀,走了。

  疏通下水道,是疏通你的下体吧,我心中恨恨的想,不知何时我的尿意已经
不翼而飞。

  我坐到马桶上,想着刚才弟弟坐在这里,妈妈跪在弟弟的胯间,用小嘴舔抵
弟弟的丑物,弟弟享受着妈妈的口舌服务,手伸进妈妈的衣里翻山越岭,肆意把
玩。直到我敲门时,妈妈起身要走,却被弟弟按住,开始使劲抽插妈妈的小嘴,
肏的妈妈有些受不了,然后舒爽的深喉口爆,一滴不剩的射进妈妈的嘴里。

  想到这里,我下身挺的笔直,再也尿不出来。

  此事之后,妈妈好像很受刺激,在我面前,还是严母的架势,正襟危坐的模
样,我也没有再遇到过类似于上次的情况,即使在弟弟的房间,也再没听到弟弟
兴奋的撞击声和妈妈的呻吟呢喃了,难怪这段时间,弟弟老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
子。

  直到这年暑假,我们母子三人坐车回家跟父亲一起过。

  去乡下的公交车人很挤,一会儿我们三人就冲散了,弟弟使劲的贴着妈妈被
挤到一边,我被挤到另一边。

  我回头看着弟弟那一侧,不由暗叹弟弟悦母手段,弟弟用力的抓住一根横栏,
用身躯抵着身后的人流,另一手环着妈妈的腰搂进怀里,不让人靠近。也是,妈
妈皮肤白腻,现在穿着单薄的衣裙,丰乳肥臀的美妙身躯显露无遗,这种熟透的
女体即使隔衣亲密触碰,是个男人都挡不住诱惑。

  妈妈皱着眉看着拥挤的车厢,感受到周围不少恶意和淫邪的目光,也感受到
了弟弟的努力,赞许的摸了摸弟弟的脑袋,弟弟嘿嘿一笑,把妈妈搂的更紧了。

  去乡下的路并不好走,石子路,走一步晃三晃,整个车厢摇来晃去就没停过,
骂声一片。

  我无意间扫过妈妈的脸,发现妈妈雪白的牙齿轻咬着红唇,眉头很好看得皱
起,眼神飘浮没有焦点,鼻息也慢慢开始粗喘起来。

  发生了什么,弟弟是背着我站着,我不清他在做什么。

  忽然妈妈双手环住弟弟的腰,身体好像软了一般挂靠在弟弟身上,头搁在弟
弟的肩膀上,脸色通红像熟透的虾米。

  你们在搞什么,我奋力的挤了过去,但是谈何容易,不小心被挤的更远了,
不过这次我转到了弟弟的侧面。这是个很好的视角,刚好能看见弟弟的动作。

  弟弟跟妈妈此刻与正面拥抱的姿势的紧密搂在一起,只见这家伙不老实,搂
着妈妈腰的那只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把妈妈的内裤略微脱下,在妈妈雪白
的臀部又抓又捏,这地方绝对是妈妈的敏感之处,弟弟一直没有得手,居然趁这
机会抢占高地,难怪妈妈露出那样难见的媚态。

  你到底要摸多久,别人看见怎么办,我心中怒吼。

  弟弟兴奋的摸着妈妈的肥臀,力道似缓时急,举轻若重,他当然被别人发现
的危险,这美妙的触感既让他无法释手,弹软滑腻,怎么也摸不够,鼻端是母亲
熟悉的体香,耳边是美母的细细娇喘,胸腹抵着这具无比丰美的女体,清晰的感
受到这具女体的凹凸和绵软,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眼前的熟母可以任自己
予取予求,任意施为,这是何等的刺激。

  弟弟的下体顿时暴怒而起,拉开拉链,直接抵进妈妈的长腿间,妈妈身体微
微一震,便恢复平静,只是弟弟清晰的感到妈妈的心跳快上了一倍,酥胸起伏如
潮,抵触着弟弟的胸膛。

  看着弟弟在妈妈裙内蠕动的手,我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次,当我在看到弟弟
挺翘的下体,以及借着汽车的晃动,向妈妈的身体使劲冲撞时,我已经没有骂他
了力气了,妈蛋。

  妈妈只能忍受着臀部的酥麻感和双腿间的巨大,紧紧的抱住弟弟,以免在下
次弟弟的冲击中被甩出去,暴露出两人的秘密。

  弟弟的持久力一直不错,妈妈的脸也越来越红,眼波如水一般,偶尔鼻中发
出让人生出无限遐想的靡音。索性车厢很是吵闹,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我不敢
再看,只是祈祷汽车快快到达终点。

  在我的千呼万唤中,汽车终于进站了,我转头看妈妈和弟弟,只见弟弟双腿
有些打颤,这回换做他靠近妈妈怀里,满足的闭着眼。妈妈脸上红潮未退,但眼
神恢复清明,她把弟弟变得疲软的物事塞回裤裆,拉链拉好,又扯了扯弟弟的耳
朵。

  一下车,妈妈就往公厕跑,裙裾起伏间,我看见白色的浆液从妈妈的大腿间
流下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