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1, 2017

【亲与情】(06~07章)

             【亲与情】(06章)

   幽静的深夜,天地之间空旷而广阔,唯有孤独的月远远的凝望着这安静的夜。
 喧闹了一天的城市沉浸在酣梦中,静悄悄地孕育着一个不安宁的黎明。

   「等下记得早点过来睡觉,」芮静对着儿子吩咐了一句,就离开了儿子的房
 间。

   小柳好像还在恍惚着,一切来得太突然,父亲连夜出发去外地,母亲希望陪
 他睡觉,而自己竟然答应下来,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命运安排好的一样,那么的
 顺其自然。

   他已经没有心思继续看书,在母亲离开后不久,也跟着出去。

   芮静已经等在了房间里面,现在正在梳妆台前做着休息前的美容护理,其实
 她的心里对丈夫还有一点点哀怨,好好的一个周末,却没能在家陪她和儿子。

   咚咚咚,一阵敲门的声音,芮静放下了心里的各种思绪,「进来吧」芮静对
 着房间门说道。

   听到母亲的回答,小柳打开了房门,这就是父母的卧室,他还是感到有些畏
 手畏脚的,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芮静看到儿子东张西望紧张的样子,咯咯的笑了起来,「儿子,怎么搞得像
 是上战场一样。」

   小柳被母亲取笑得很不好意思,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以前都没这样认真
 瞧过,原来母亲这么漂亮,一张秀丽成熟的面孔,乌黑顺滑的大波浪卷发披散在
 双肩,宛如弯月的眉毛,迷人的大眼睛,小巧的鼻梁,性感的红唇,笑语间流露
 出一种风情万种,

   芮静发现儿子愣愣的看着她,脸微微一红,娇嗔道:「刚刚还东张西望的,
 现在又盯着妈妈,快点上床休息吧!」

   其实小柳并没有什么困意,看到母亲坐在梳妆台前,也搬来一张凳子靠了过
 去。

   房间的灯光有些昏暗,小柳靠近了才发现母亲穿了一件黑色半透明的蕾丝吊
 带睡裙,脚上穿着一条透明的肉色丝袜,可能是准备休息的缘故,里面并没有戴
 着乳罩,隐隐约约能看胸部上雪白的乳肉和凸起的两点。

   小柳就这样依在母亲身边,目光一直在母亲的身体上瞄着,那不知道摸起来
 怎么样的肥大乳房,令人神往的丝袜美腿,前凸后翘的诱人身材。

   好像感觉到儿子的目光,芮静开口道:「儿子,盯着妈妈有什么好看的。」

   「当然好看,妈妈又美丽有温柔,怎么看都不腻。」

   听到儿子的赞美,芮静心里也很开心,涂抹完剩下的护肤品后,对着身边的
 儿子说:「休息吧,妈妈也要关灯了。」

   随着房间的灯光被关掉,母亲也趟到了床上,此时安静的环境下,小柳才知
 道自己的心跳有多快,上次和母亲一起休息也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母
 亲就趟在身边,反而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时间一滴一答的走过,母子俩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身体,都害怕自己
 的响动打破了这个和谐的氛围。

   突然,小柳闻到一股母亲身上特有的熟女体香,同时感到母亲侧了下身体,
 主动搂住了他的右手,如同乖巧的小女孩般,轻轻依偎在他身旁,他的手臂甚至
 触碰到了母亲胸前那对雄伟的肥物。

   看着眼前小女孩模样的母亲,小柳顿时感到心中一股无名的浴火在熊熊燃烧。
 虽然如此近距离接触母亲是无比激动的事情,但是对他来说,看得到却摸不到,
 无疑是特别痛苦的事情。

   「儿子,还没有睡着吧,和妈妈说说话怎么样。」芮静细声细语,犹如迎面
 拂来的春风,带着阵阵芳香。

   和母亲亲昵的接触给了小柳很大的勇气,他大胆地问道:「妈,为什么你在
 家里总是穿这么性感的衣物。」

   芮静没想到儿子这么问她,不过她到没觉得这是什么私密的事情,大方的回
 答道:「还不是因为你爸,以前你爸说这样穿着好看,当时还没生下你呢,家里
 也没有外人,穿着慢慢就习惯了。」

   母子俩一问一答的,这种时刻,总是很容易营造出暧昧的气氛。

   聊了一会,小柳拉了拉母亲的小手,支支吾吾的说道:「妈,我……可以
……搂住你睡吗?」

   「你要怎么搂啊?你左手都不方便移动,」芮静疑惑的问道。

   「妈,你可以枕着我右手,」说这话时,小柳自己都脸红起来,因为这个动
 作太暧昧了。

   芮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嗯……不过,不许做坏
 事哦,」说着,便抬起头,枕上了儿子的臂弯。

   她心里也是砰砰直跳,这种被拥抱着的呵护感,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过
 了,就像是年轻了十几岁,被爱人搂在怀里的感觉,她完全没有介意现在搂着她
 的人是她儿子,而他们如此暧昧的动作就像是情侣一般。

   此时小柳一手搂着母亲的香肩,而母亲如小女生般俯在他的臂弯内,身体微
 微弯曲地缩成一团,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妈,你的身体又香又柔软,怎么搂
 都不够。」

   「哪有你说得这么好,你不嫌妈又老又丑就行,」

   「哪里会嫌弃,妈永远都是年轻漂亮的,」小柳温柔的对母亲说着,更加将
 她丰满的玉体紧紧搂在身旁。

   「儿子,你有喜欢女孩子吗?」芮静很好奇的问了出来。

   「没有,我不喜欢现在的女孩子,哪有像妈妈这样成熟有气质,」现在的女
 孩虽说发育的很快,但还是给人一种干巴巴的感觉,有了这么一个成熟美丽的母
 亲,小柳哪里会对其它女孩感兴趣啊。

   芮静听了儿子的话,感到又高兴又担心,「儿子,你也不能一辈子待在妈身
 边的吧,以后你也要自己独立生活的。」

   「妈,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我现在只想多陪在你身边,如果以后我去了外
 地读书,一年又有多少时间是在家里的,」小柳是舍不得离开母亲的,但是长大
 的雄鹰,哪个不是展翅高飞的。

   芮静一时间感慨万千,心里想着儿子这几年黏一点又有什么关系,以后总有
 一天是要独立生活的,到时忙于工作家庭的儿子,又能见上几次面,现在还可以
 和儿子多亲昵一些,以后儿子娶妻生子后,怕是没有这种机会了。

   都说大部分母亲看媳妇,越看越不顺眼,总有一种儿子是被抢走的心思在作
 祟。虽然芮静没有这种想法,但如果陪伴了这么多年的儿子长大离家,心里难免
 有些空荡荡的。

   一时,房间的气氛都沉静了下来,不一会,芮静就想通了,就像儿子说的,
 现在想这么早有什么用,又有谁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有儿子陪在身
 边就足够了。

   这样想着的她,身体更是紧紧的挨在儿子身上,一只手轻轻的在胸前抚摸,
 那丝袜美腿更是压上了儿子的大脚上。

   小柳这样被母亲反搂住,下体不由自主的变大,看着趟在自己怀里的母亲,
 一种禁忌的快感传遍全身,他轻轻扭过头,不由的被如此美丽动人的母亲吸引,
 慢慢向母亲的脸蛋靠近,对着性感的红唇,忍不住缓缓凑上去,蜻蜓点水般吻了
 一下,他怕母亲生气,所以只敢这样轻轻的偷吻。

   芮静不敢相信儿子竟然在她眼皮底下偷吻她,她的第一反应不是生气,竟然
 是偷偷伸舌头舔了舔双唇,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好啊,儿子,竟然偷偷做坏事,看我不惩罚你,」芮静的语气中没有一点
 生气,只是有些恼羞的样子。

   小柳还没明白母亲说的惩罚是什么,感到一只小手就这样伸到他的衣服里,
 挑逗着他的乳头,一阵阵又痒又麻的感觉,让他好不难受,在芮静玩弄了一会儿
 子的乳头后,手又转到了下面,开始套弄儿子的肉棒。

   实在太舒服了,小柳情愿这种惩罚来得更猛烈一些,谁知道在他舒服得想叫
 出声时,母亲的动作突然停止了,他的心情就像是被吊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
 空荡荡的。

   芮静就是想这样捉弄儿子,看到儿子难受纠结的表情,她就像是打了胜仗一
 样开心。

   被挑起了情欲的小柳,感到母亲停下了动作,哪能善怕干休,他抽回被母亲
 枕着的右手,隔着睡裙的蕾丝布料,摸上了母亲那巨大的乳房。

   芮静被儿子袭胸后身体明显颤抖了下,用嗔怒的语气说道:「坏儿子,你怎
 么可以偷摸妈妈的胸部呢。」

   「有什么关系,你刚刚捏我捏得这么开心,我也要收点利息,」小柳调皮的
 说道。

   虽然芮静嘴上说着不允许儿子抚摸她的胸部,不过也不敢用力推开儿子,原
 因还是因为儿子手上的伤势。

   这样好的机会小柳可不会放过,更肆无忌惮地抓住母亲的豪乳揉捏着。

   芮静感到乳房被儿子这样玩弄,呼吸也明显粗重起来,太羞人了,今天洗澡
 那时的欲火又被挑了起来。

   母亲那对乳房实在太大,小柳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只能尽力捏住一只乳房
 把玩着,母亲那鲜红的乳头已经开始挺立起来,小柳像是发生新玩具一样,狠狠
 的抓上了母亲那坚硬的乳头。

   「哎呀,小坏蛋,你抓妈妈哪里啊,」芮静被儿子大胆的动作吓到,连声音
 都颤抖起来,身子紧紧挨上去,一只手不由自主地重新抓住了儿子的肉棒。

   小柳的手指一会轻捏母亲的乳头,一会又来回刮弄着,虽然他是第一次抚摸
 女人的乳房,但还是知道乳头是每个女人的敏感部位。

   芮静哪里受得了儿子这样的挑逗,抓住肉棒的手,也跟着自己抖动的身子有
 规律的搓动起来,此时,她已经有些春心荡漾,又害怕被儿子发现,把头埋得很
 低。

   「小坏蛋,摸够了吧,」芮静呼吸粗重,娇声道。

   「还没够,妈妈,我可以伸进去吗,」小柳不想只满足于隔着衣服抚摸。

   「不行,你个小坏蛋,不要得寸进尺,」

   「妈,我只想看看哺乳我长大的胸部长什么样,以前你可是经常给我摸着睡
 觉的,」小柳像是回忆着什么,低声说道。

   儿子的话像是有着某种魔力,感染到了芮静,她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到着
 儿子的头发,眼里满是深深的溺爱。

   这个动作像是某种信号,对于小柳来说,母亲的没有反对就是答应了,他停
 下抚摸着乳房的手,抓住母亲玉肩上的吊带,轻轻的往下拉扯,随着吊带的滑落,
 那半透明的黑丝蕾丝睡衣也一路被脱落,母亲的上半身就这样完全赤裸在儿子面
 前。

   芮静的肥美乳房起码有E罩杯大小,因为如此肥大的缘故,已经有些微微下
 垂,乳房上面被儿子挑逗得立起来的乳头,特别显眼诱人,淡褐色的乳头硬邦邦
 的,又大又翘。

   小柳痴迷的看着妈妈的大乳房,由衷的赞美道:「妈妈,你的胸部好美啊。」

   芮静没想到儿子的动作这么快,吊带睡衣一下子就被拉了下来,平常只有丈
 夫才可以欣赏的乳房,现在就这样被儿子盯着,而且还发出那样的赞美声,羞得
 她无地自容。

   小柳可不管母亲心里怎么想,能如此无遮挡的触摸,感受上面诱人的乳香,
 温暖非凡的弹性,他赶紧把头埋进母亲的胸部里,一口含住那翘挺的乳头,用力
 吸吮着。

   看到儿子如此痴迷她的乳房,芮静轻轻拍了拍儿子,溺爱又有些羞涩地说道:
 「小坏蛋,不要这么用力,上面都没有乳汁了。」

   听到了母亲的话,小柳的动作变得轻盈起来,在一对乳头来回吸吮,一只手
 紧紧抓住雪白的乳房,五个手指都陷进了那柔软异常的乳肉里,在吸吮了一会后,
 他温润的舌头开始认真的在白皙的乳肉上舔舐。

   「妈,我下面涨得难受,可以帮我搓搓吗,」小柳吐出叼着的乳肉,动情的
 对母亲说道。

   芮静气恼着儿子真会享受,不过也不打算逆了儿子的要求,谁让儿子现在是
 一个伤员呢。

   感到有一只手开始套弄他胀大的下体,小柳继续贪婪舔舐着母亲两只肥乳,
 湿润的舌头在乳头上打着圈圈,还用牙齿轻轻撕咬坚硬的乳头。

   芮静眼睛开始迷离,乳头上传来一阵阵快感冲击她的全身,下体好像变得湿
 润起来,她本能的抓着儿子的肉棒,上下快速套弄着。

   随着母亲手中的动作加快,小柳不得不暂时吐出口中的乳肉,呼吸变得急促,
 如果只是单纯的被母亲搓弄下体,可能还可以坚持久一些,现在下体不但被快速
 套弄,眼前还有母亲上半身那熟透的肉体、肥美的乳房等着他玩弄。

   「妈……好舒服……我快要来了,」小柳狠狠的抓着眼前的美乳,搓弄着变
 化成各种形状。

   积累了一个星期性欲无处发泄的芮静,已经陷入了儿子带来的快感中,只见
 她闭着双眼,微微张开性感的小嘴,发出哼哼的喘息声。

   小柳侧着身子,尽量靠近母亲,被母亲抓住的肉棒里,耸动着长出来的龟头
 部分,摩擦到母亲的丝袜大腿上。

   芮静完全没有注意儿子这些小动作,因为她也是欲火焚身,另一只手已经不
 自觉的放到了自己的下体部位,轻轻搓着。

   「啊……来了,」小柳用力挺着下体,顶着母亲的丝袜美腿,狠狠的喷射出
 自己的精液,在慌乱的快感中,他注意到母亲因为喘息张开着的小嘴,一条柔软
 的香舌伸了出来,轻轻舔着上面的性感红唇。

   此时他被母亲的淫荡表情诱惑到,鬼使神差的吻了上去,含住那两片红唇,
 已经意乱情迷的芮静激烈的回应起来,伸出舌头到儿子口中,和对方的舌头纠缠
 在一起,搅动着里面的液体,然后大口吸吮起彼此口中的津液。

   「啊……,」一声呻吟,芮静停止了和儿子的舌吻,感到下体涌出了羞人的
 液体,高潮过后的她已经渐渐清醒过来,自己究竟都干了什么,不但露出了淫荡
 的表情,还和儿子这样接吻,羞得她现在都不敢抬头看儿子。

   小柳这一次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感到了十分的满足,至于怎么面对母亲
 的问题,高潮过后的他已经无法考虑这么多,现在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芮静此时心乱如麻,脑子一片空白,一会过去,发现儿子都没有动静的,偷
 偷看了一眼,儿子竟然睡着了,她不仅有些娇嗔起来,她这边尴尬万分,儿子那
 边呼呼大睡,不过这样也好,起码现在暂时不用尴尬的面对儿子。

   她擦拭了一下儿子射得到处都是的精液后,接着也沉沉睡去了。

                 07章

   母子的感情在这一夜里,慢慢的发酵,芮静作为母亲的尊严、含蓄,在儿子
 面前已经荡然无存,留下来的只有最原始的欲望。

   第二天早上,小柳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射到屋子里,床上已经没了
 母亲的影子,被单上留下了淡淡的体香,他离开父母的卧室,整个屋子静悄悄的,
 母亲应该是出去了。

   小柳回到自己的房间,昨晚那荒谬的一切历历在目,现在看到母亲没有在家
 里,让他松了一口气,现在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虽然昨晚也有一部分是
 母亲主动的配合。

   一直到了中午,芮静才回到家,还拿着一袋子的菜,原来她不过是出去买菜
 了,房间里,小柳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知道母亲回来后,悬着的心才落了下
 来,他没发觉到,母亲的一举一动已经牵动着他的心。

   都是一家人,无论是多么荒谬的事情,总有面对的时候,到了午饭时间,吃
 着饭的小柳一句话不说,有时用眼角偷瞄一下母亲,他发现母亲和他一样,也是
 埋着头吃饭,眉目间还带着一丝羞涩。

   这种沉默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而作为母亲,芮静还是先开了口:「儿子,
 妈等下看看你最近学习得怎么样,」然后只字不提昨晚的事情。她想着,先从查
 看儿子的学习情况开始,以此来打破现在的沉默气氛。

   小柳也很默契的点头答应了,无论大家发生过什么,她还是自己的母亲,大
 家还会在一起生活很长时间的,他并没过多的非分之想。

   午饭过后,小柳先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课本摆放好,等待着母亲的检阅,芮
 静把碗筷都收拾好,擦干净了手,也来到儿子的房间。

   只见小柳规规矩矩地坐着,乖巧地等着自己的母亲进来,他知道,既然到了
 现在,都没见母亲就昨晚的事情批评他,那么自己那过分亲密的动作也可以就此
 揭过吧。

   此时,小柳的课本已经摆放整齐,芮静随手拿出一本翻着,只面课本上面已
 经密密麻麻做了笔记,而课后练习也都完成,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虽然没有
 仔细检查上面写得对不对,起码这个学习态度是可以肯定的,儿子并没有因为其
 它事情而忽视了学习。

   本来她还打算严厉警告下儿子,让他把精力多放在学习上,现在看来是自己
 的多虑了,儿子做得比自己想象的好。

   小柳看见母亲认真地翻着课本,时而点头,时而微笑,他心里的石头可算是
 落下了,只要母亲满意,他做得再多也是值得的。

   「儿子,我知道你已经开始努力了,不过不要得意忘形,到时还要看你的学
 习成绩怎么样的,」儿子才刚开始转变学习态度,她可不想儿子骄傲自满了。

   「妈,我会继续努力下去的,」小柳认真地做着保证。

   刚刚一说到学习,她的职业病又犯了,才会一本正经地教育起儿子,现在听
 到儿子的保证,知道也不能太打击儿子的信心。

   「好了,儿子,不用这么严肃,我只是希望你能保持良好的学习态度而已,」
 芮静温和地看着表情如大人般严肃的儿子,脸上绽起了微笑。

   小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能让母亲满意,比起自己学习的辛苦重要多了,毕
 竟,他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捏在母亲手里,

   「不过……昨晚的事情……,」芮静突然话题一转。

   提到昨晚的事,她心中却还有着丝丝羞意,没想被儿子摸着胸部,竟然让她
 感觉到了强烈的快感,

   「昨晚的事情就当是给你的奖励吧,我不会和你爸说的,如果你成绩下降,
 连之前的奖励也要收回,」昨晚摸也摸了,亲也亲了,她倒是看开了,而且也有
 着自己的主动在里面,不好全怪儿子。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她思想会比别的家长更开放,对于叛逆期的孩子,只
 有让他认同你,这样才能更好的沟通,才能更好纠正孩子的错误,而这次就当做
 是对儿子的特别教育吧。

   知道母亲并没有深究这件事情,小柳也是开心得一把扎进母亲的怀里撒娇,
 蹭得母亲咯咯直笑。

   「好痒啊,坏儿子,你在蹭哪里啊!」芮静娇笑着,她并不介意这样的身体
 接触,因为能让儿子这样撒娇,说明她作为母亲,得到了儿子的认同和喜爱。

   经过了昨晚的亲密,到现在坦然接受,做为第二个和她亲密接触过的男性,
 芮静心里反而对儿子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时候,小柳一直用脸蹭着母亲那双豪乳,「妈,现在我想洗个澡,全身感
 觉黏黏的不舒服,」这次是他主动提出了要求。

   芮静突然想到,昨晚儿子射得到处都是,那时只是帮他简单擦了一下,现在
 确实需要好好洗一次,所以也就同意儿子的要求。

   小柳显得非常热切,拿起了新衣物就往卫生间方向走,边走还边催促母亲快
 点。

   「急什么儿子,慢点又少不了你一块肉,我还要回房间换身衣服呢,」早上
 芮静外出买菜回来,还没来得及换下衣物,就开始做饭了,现在既然要帮儿子洗
 澡,肯定要换上比较宽松便于动作的衣服了。

   回到房间里,芮静打开衣柜开始翻找合适的衣物,小柳在卫生间等了一会不
 见母亲,也来到母亲的房间门前,芮静并没有把房门关上,家里又没有外人,对
 于儿子,她并没有任何的戒心。

   只见母亲的黑色职业窄裙已经褪下,领口处带着花边的白色衬衫完全解开,
 敞开的衣襟里,丰硕肥美的乳房被白色的蕾丝胸罩包裹着,高高挺起的美乳硬生
 生挤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沟,浑圆的翘臀上穿着半透明的蕾丝内裤,堪堪遮住那隐
 隐若现的神秘地带,略显丰满的腰身却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反而将她成熟的胴
 体彰显得淋漓尽致。

   小柳在门外看直了眼,不停地咽着口水,连空气里都散发着这种撩人的诱惑。

   芮静拿出了昨晚的肉色薄丝袜优雅地穿在美腿上,脚上换了一双带着绑带的
 性感细跟高跟凉鞋,现在的她只穿着胸罩和内裤,随意地在试衣镜前转了两圈,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身材高挑、袅娜娉婷,微笑中带着自信,到了她这个年纪,还
 保持着这种身材是特别难能可贵的。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咳嗽声,芮静转头看到儿子就站在门外面,不过
 她倒也没有多少介意,因为之前就没有把门关上,何况现在她又不是裸体,还穿
 着内衣裤的。

   小柳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看着自己母亲的身体,直看得他忘了咽口水而被
 呛到,现在被母亲发现后,他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慌乱,转身离开。

   在小柳转身的一瞬间,芮静注意儿子的裤裆鼓鼓的,显然小鸡鸡已经勃起来
 了。

   不一会,母亲已经换好了衣服来都卫生间,瞬间小柳的呼声急促起来,母亲
 那乌黑的长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美腿上套着薄薄肉色丝袜,而身上穿着的是
 昨晚那件黑色蕾丝吊带睡裙,因为是白天,光线充足,那薄如蚕丝般的睡裙特别
 通透诱人,可以清晰看到睡裙里若隐如现的透出母亲那雪白的肉体,可惜母亲身
 上还穿着胸罩和内裤,并不能使小柳看到母亲私密处。

   其实芮静倒也不是故意穿成这样的,这条睡裙只穿过一个晚上,没必要在换
 新衣物,而且等下帮儿子洗澡时,或多或少都会沾湿衣服,到时直接换洗出来就
 可以了。

   在这个卫生间里,小柳就像是在自己领地的国王一样,挺直身板,裤裆下高
 高鼓起,眼睛毫不忌讳地直勾勾看着性感的母亲。

   「妈,快点啊,等得我脚都发麻了,」站着的小柳催促着母亲。

   「急什么啊,脚麻不会自己搬凳子进来啊,既然你这么想站着,那就站着洗
 吧,」芮静不由分说地把儿子全身都脱了个精光,拿下花洒,芮静慢慢冲洗着儿
 子的全身。

   小柳就这样站着享受母亲的细心服务,母亲那白花花的肉色在他眼前晃动,
 好像触手可得。

   不过芮静显然没有理会儿子的感受,快速地清理一番后就准备停手了,昨天
 儿子已经射了两次了,就算是年轻人精力旺盛,她还是有些担心儿子的身体状况。

   小柳看到母亲并没有关注他已经胀大的鸡鸡,有些不满意的撒娇道:「妈,
 我下面还没洗干净呢,帮我多擦一下啊。」

   「小坏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昨天你都来了两次,今天不能在
 弄了。」

   听到母亲这样说,小柳可不敢违背母亲,现在他们母子的关系正在上升阶段,
 他可不想惹母亲生气,不过刚刚升起的欲火又让他不想放弃。

   这时母亲转过身去拿挂起来的干毛巾,小柳恶作剧般用手轻轻撩起母亲的裙
 摆,在那硕大的肉丝美臀上捏了一下,母亲的臀部丰腴而充满肉感,虽然肥大却
 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

   「别闹,」感到自己敏感的臀部被儿子捏了一下,芮静娇躯轻颤,笑着拍开
 了儿子的手。

   「妈,你的臀部怎么又圆又大啊,」小柳装着天真的问道。

   「不要问这么羞人的问题,那个是天生的啦,」母亲的臀部确实比起一般的
 女人还要大一圈,加上苗条的腰部,那体型就像个葫芦一般。

   小柳可不想这么简单就放过母亲,期待地说道:「妈,今天不用你帮我搓下
 面了,不过我想摸一下你的乳房。」

   「真拿你没办法,可以给你摸一下,不过我是不会帮你弄下面的,」芮静想
 了想,答应道,既然昨晚已经被摸过了一次,那么现在的第二次也就这样顺理成
 章。

   见到母亲答应后,小柳一只湿哒哒的手抓上了母亲的睡裙,托住那柔软的乳
 房,那并不比丝袜厚多少的黑丝睡裙被水一沾湿,显得更加通透,从胸罩里露出
 来的一半乳肉就如山间的泉水般清澈见底。

   可能是隔着乳罩抚摸不舒服,小柳指着母亲丰满的胸部说道:「妈,我想看
 看你的乳房,昨晚光线太暗了,都没能细看。」

   「坏儿子,要求真多啊,」反正昨晚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现在儿子要
 看,就让他看个够吧。

   这样想着的芮静就把黑丝睡裙褪下,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乳罩,一对饱满
 肥挺的大白乳房,像是挣脱了束缚般跃然跳出,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现在的芮静上半身全裸,白皙性感的玉腿上穿着肉色的薄丝袜,一双嫩滑的
 小脚穿着有细带绑着的高跟凉鞋,透过肉色丝袜,脚面上的皮肤光华细腻,性感
 诱人,而因为刚才儿子的抚摸,小巧的乳头高高地站立挺起,美丽而又红润的乳
 晕衬托着葡萄般的乳头,让人垂涎欲滴。

   看呆了的小柳忍不住赞叹道:「妈,你的乳房好漂亮啊,又大又白。」

   芮静听到儿子的赞扬,用她修长的手指捏住乳头,揉着自己富有弹性的乳房,
 叹声说道:「虽然以前没这么大,不过在没生你之前,这里还是粉红粉红的,还
 不是因为哺乳期被你们父子俩吸得多的缘故,现在都变成褐色了。」

   「妈,你刚刚好像说到爸还和我抢过奶喝?」小柳好奇地追问道。

   「是啊,有什么奇怪,当时妈的奶水比较多,喂饱你后,剩下那些都便宜你
 爸了,」芮静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不信,当时我一定没有喝饱,是爸抢着喝的,现在要补偿给我,」小柳
 故作委屈,耍无赖的说道。

   虽然知道儿子是在调皮,不过这也让芮静想起儿子小时候吸奶那可爱的模样,
 圆滚滚的身子,肉嘟嘟的小嘴,还没睁开眼就贪婪地吸着她的乳汁,虽然这么多
 年过去了,但是当时那初为人母的经历还印在心头,无法忘怀。

   想着往事的芮静满脸的慈爱,托起自己那丰满浑圆的乳房,轻轻垫着,那乳
 房跟着如波浪般上下起伏。

   小柳被母亲那摇晃的乳肉吸引得目不转睛,颤抖着伸出手,温柔地在上面搓
 揉起来。

   芮静轻轻地搂过儿子的头,母爱泛滥的托起一只肥美的乳房,把已经挺直的
 乳头送到儿子嘴边,娇声说道:「来,乖儿子,张开嘴巴,妈这就补偿你。」

   小柳兴奋得张大嘴巴,把母亲挺立的乳头连同乳晕满口含住,用力吸吮起来,
 芮静娇躯轻轻颤抖,脸色红润,眉目含情,闭着眼睛,享受着儿子这份温柔的吸
 吮。

   「妈,爸以前是不是也这样吸你的乳房,」小柳吐出口中的乳头,动情的看
 着母亲问道。

   「你那个坏老爸动作比你粗鲁多了,有时还被他抓得通红的,」芮静娇美的
 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爱恋,媚眼如丝的对儿子说道。

   这时候不在需要什么言语,面对如此性感妩媚的母亲,小柳再次将嘴唇贴在
 肥美的乳房上,狂野地亲吻舔弄、吮吸舔咬,不知怎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诱惑
 着他:父亲做得到,我也做得到。

   芮静舒爽惬意地眉目紧闭,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娇美的俏脸粉嫩绯红,娇
 艳无比,白嫩的双臂不自觉地挽过儿子的脖子,口中低声呢喃道:「儿子……」

   小柳仿佛听见了母亲的呼唤,一只手摸上了母亲的后背,轻轻地滑动起来,
 洁白的背部温软而平滑,渐渐的,他的手往下移动到臀部,隔着肉色丝袜和内裤,
 把这种滑动变成抚摸。

   芮静喘息渐重,身体忍不住扭动起来,突然她感到穿着的肉色丝袜被拉下了
 一点,而内裤被儿子挑开,一只手掌伸进内裤里,在她柔软光滑的股沟和肥臀上
 轻抚揉捏。

   她的娇躯本能地轻轻挣扎抗拒,还没来得及阻止儿子右手的动作,就被儿子
 有规律地用牙齿撕咬吮吸着敏感的乳头,挑逗得她浑身无力,娇喘连连,就连说
 话的力气几乎也没有了。

   小柳搂紧母亲的臀部,手指不停在深邃的股沟上刮弄着,嘴上叼着雪白美乳,
 吸得吱吱作响,整个乳头部位都被他的口水沾湿,映射出淫秽的高光。

   此时被儿子这样肆无忌惮地玩弄身体敏感部位,芮静踩着性感高跟凉鞋的丝
 袜美腿已经酥软无力,双手紧紧搭在了儿子的肩膀上,整个娇躯微微弯曲,大腿
 紧紧并拢,小腿八字型的撇开,穿着蕾丝内裤的肥臀向后高高翘起,那吊钟般的
 肥大乳房在空气中摇曳晃动。

   很快,芮静就俏脸绯红,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淫荡的呻吟声,终于她再
 也无法忍受那绝妙的快感,浑身颤粟,美臀不停的前后扭动,不知道是想迎合还
 是想摆脱儿子的动作。

   「不行了……儿子,你放过妈妈吧!」隐藏在她丰腴动人的胴体里的春情爱
 意被勾了起来,她整个身子都酥软地倚靠着儿子,下面已经湿润无比,泥泞不堪。

   最后在儿子肆意妄为地挑逗下,芮静身子一阵抽搐,攀上了快感的巅峰,下
 体滚滚春水喷涌而出,她感到全身力气仿佛被抽空,整个人瘫坐在卫生间的地板
 上。

   「妈,刚刚是不是很舒服啊,」小柳搂过母亲那成熟丰韵的娇躯,在她耳边
 轻轻问道。

   顿时芮静羞红了脸,再次被儿子弄得攀上高峰,她低垂臻首,看着不知道是
 被地板趟湿还是淫水沾湿的丝袜内裤,娇嗔道:「坏儿子,就知道挑逗妈妈,以
 后再也不帮你洗澡了。」

   「妈,自从你第一次帮我射精,带给我快感后,我就想着,我是不是也能像
 爸爸一样带给你快乐。」

   「小小年纪的,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能好好学习就是对妈妈最好
 的回报,」芮静用手轻抚儿子的发丝,害羞地说道。

   「妈,你还没回答我,刚刚是不是有快感呢,」小柳穷追不舍的问道。

   「坏儿子,有什么好问的,妈也是个女人啊,当然会有快感的了,」好像儿
 子不满足好奇心就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她索性就回答出来了。

   得到满意的答案后,小柳也不在刺激母亲了,虽然下面胀得厉害,不过既然
 答应了母亲,他也只能遵守约定,就在他还想和母亲多温存一会时,却被母亲赶
 出了卫生间。

   午后的太阳十分猛烈,就算是在屋子里也能嗅到空气那一丝丝灼热,芮静脱
 下了湿哒哒的丝袜内裤,裤裆那部位明显是被爱液湿透的,卫生间只剩她一个人,
 她微微张开大腿,伸出手指轻轻撩拨下体,清洗着上面的粘液。

   她感到最近的她身体好像变得十分敏感,被儿子这样随意挑逗就高潮了,不
 知道是不是因为和丈夫做得少的缘故,其实也不是说丈夫不行了,只是可能他们
 隔的时间比较长,而她现在这个年龄性欲又比较强,总让她有些意犹未尽,虽然
 她很想和丈夫来多几次,但每次看到丈夫射精后疲惫的表情,她只能忍了下来。

   现在被儿子说起要带给她快乐,她心里竟然没有任何反感和恼羞,可能她觉
 得,她不可能会和儿子发生真正性爱的,儿子只是摸摸她的乳房和臀部而已,算
 不上什么大事,而她又能从中感到快感,何乐而不为呢。

   有时候欲望就这样带着它特有的惯性,一步一步引诱着人们的思维,让人慢
 慢沉迷而不自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