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3, 2016

【妻孝】(续)(10)

                第十章
   看到平日里对自己百般取笑使坏、装傻耍赖,脸皮厚度堪比城墙的丈夫脸上,
 居然也会出现赧色,栗莉心里有种终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解气。
   小小得意一下后,把视线转回笔记本屏幕,写道:「老男人,你听说过淫妻
 心理吗?」
   过了一会,父亲回复:「听说过,这几年,电视和报纸上有不少这方面的新
 闻和报道,觉得好奇,我就看了一些,不过没太关注过。」
   栗莉:「那你具体了解有多深,或者说,你知道淫妻心理具体是什么意思么?」
   父亲像是在考虑,又过了一会才回复:「其实,对这个事,是你们用这个号
 和我聊天,我才真正有所了解。就像你们以前说的,那是一种新潮和前卫的生活
 方式和态度吧。抛开传统思想,享受生活,享受性。」
   栗莉:「对,说得很好,爸你继续说。」
   父亲:「前几天,搬过来住之后,一个人没事的时候,我在网上搜了不少关
 于这个的网页和资料,又多了一些了解。好像是说有那种心理的丈夫,喜欢让自
 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做爱,经常带着妻子参加夫妻交换,三人行游戏什么的。至
 于那种心理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仍然一知半解。」
   栗莉:「呵呵,老男人,你了解的已经不少了。至于那种心理具体是什么样
 子,聊完天,让你儿子给你发两个网址,里面有很多关于那方面心理描写的小说
 和文字,你以后慢慢看。」
   父亲也发过来呵呵,说好。
   栗莉继续:「实话告诉你吧,老男人,你的儿子就有淫妻心理,你这么聪明,
 可能已经猜到了一点吧。按照你的描述,你老家村里的那个儿子,应该也是一样
 的情形。」
   打完看着丈夫,得到他的首肯后,发了出去。
   父亲过了好一会,才回复:「小莉,你是说瑞阳他……真的有那种心理?」
   栗莉:「怎么了老男人,你很吃惊吗?我怎么感觉,你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
 备了。」
   父亲发回:「是有点预感,但确认了,还是觉得有点惊讶。」
   栗莉:「呵呵,这很正常。老男人,你说搬过来住后,上网查了很多这方面
 的网页和资料,是不是想对照一下,确认你儿子是不是有这种心理,才提出让我
 和你做爱的?你很坏哦!」
   父亲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说:「我……」
   栗莉回过去一个敲打的表情,然后换回称呼,打了一段话发过去:「爸,你
 可不许认为瑞阳和我,是为了寻找生活刺激,才勾引你和我做爱的。瑞阳他当初
 是有一点点那种心理,但出发点是为了你的晚年有正常的性生活,有利于你保持
 身体健康,同时补偿你为他失去多年的性福。至于后来,他的这种心理有所加深,
 也是因为我用身体孝敬您,如果他没有这种淫妻心理支撑,就算你是他的父亲,
 他也会非常难受,感情上会很煎熬。」
   父亲马上发来焦急的解释:「小莉,瑞阳,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上网查资料,是因为担心瑞阳,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想到提出这个,担心他
 的心里会不会很难受,才想从侧面试着了解一下。瑞阳和你为我付出这么多,如
 果我还用那种眼光看你们,我……我就不光不是一个父亲,更不是一个人了。「
   栗莉看到父亲急成这样,歉意的吐了吐舌头,连忙打过去:「好了好了,爸,
 你千万别这样说,我和瑞阳担不起。我们相信你,刚才就是逗逗你。」
   想了想,继续飞快的打出:「其实现在无论是您,瑞阳还有我,心里是怎么
 想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心里都不要再有太多的负担,
 放松心理,好好的享受生活,体验快乐。尤其是爸你,以后就不要再总是忧虑瑞
 阳的心理感受,担心他会不会生气什么的。」
   打完又去看身边瑞阳的表情,发现他正冲自己使劲竖大拇指,情不自禁的有
 些小得意的嘻嘻一笑,点了出去。
   父亲很快回过来:「呵呵,好,知道了。」
   看到父亲这样说,栗莉打了几个字又飞快删掉,咬着下嘴唇停了下来,目光
 狡黠而又羞涩的看着瑞阳。
   从妻子的眼神,瑞阳就知道她又要开始聊刺激的话题了,嘿嘿笑着,用目光
 给她鼓劲。
   栗莉害羞的一笑,定定神,发出:「爸,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没有回答我
 的问题呢。」
   父亲似乎是忘了,问:「什么问题?」
   栗莉红着脸打字:「就是前两晚,你对我做的那些动作,还有那些话,只是
 快乐和满足么。不许搪塞,要说实话,说出当时你心里真实的想法和感受。」
   父亲很快回复过来:「呵呵……小莉,就不要说那么明白了,行不。」
   栗莉:「哼!不行。是不是因为瑞阳在旁边,你怕他看到,不好意思说。」
   父亲:「呵呵,有点。」
   粟莉眼睛快要滴水的瞥了眼丈夫,继续打字道:「就会呵呵,你儿子为了孝
 敬您,把自己老婆都送给你享用,你享用的时候能做出来那些事,说就不敢说了?
 自私自利的坏爸!」
   父亲又发来呵呵,没多久发过来一段:「当时心里是很兴奋。小莉你这么漂
 亮,前两天又穿那么性感,尤其前天晚上,你穿那一身非常薄的出来,既清晰可
 见,又若隐若现,我当时马上就……」
   栗莉知道公公指的是她的乳房、乳头和下体,俏脸一下子羞红。看到父亲欲
 言又止,想必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于是代替他打出:「爸,你是想说,看到我那
 样,你那里马上就……硬了是吗?」
   然后加上一个害羞表情,发了过去。
   父亲:「呵呵。」
   栗莉:「就会傻笑,这也不好意思说?没关系的,你儿子当时就注意到了。
 爸你继续。」
   父亲回复:「是吗?嘿嘿。
   我往下说。当时我很窘迫,怕被瑞阳看到,就走在了前面。吃饭的时候,我
 还是不好意思怎么看你,后来我发现瑞阳的眼神也显出……有那种兴奋,我的眼
 神才开始大胆一点。然后……「
   栗莉:「然后什么?」
   父亲:「……你抱鹏鹏回房间的时候,我和瑞阳就同时看到了,你椅子上留
 下的……那些水。」
   栗莉发出「呀!」和一个敲打表情,然后写道:「你们爷俩都坏,只许你们
 两个男人兴奋,就不许女人也……」接着是一串好几个害羞。
   父亲先发来:呵呵!
   接着说下去:「后来在客厅里,你喂我吃水果,离那么近,清清楚楚的就在
 眼前,没有男人受得了那个诱惑,如果不是……瑞阳在旁边,我当时肯定就……」
   栗莉:「所以后来我去你房间,你就蹲在我下面,那样做了?」
   父亲发来一个流汗,回答:「是的。」
   瑞阳发现,父亲的打字和表情运用,越来越熟练了。
   栗莉脸颊潮红,羞涩的看一眼丈夫,然后才用微颤的手指打出:「那你知不
 知道,做那样的动作,已经不是简单的享用我们给你的孝,而是在……玩弄一个
 女人,尤其是,你当时玩弄的,是你的儿媳。」
   亲口说出公公在玩弄自己,即使隔着网络,也让栗莉刺激的两腿发抖,清晰
 感觉到自己的两片蜜唇翕合了一下,流出一股水儿。
   父亲又开始流汗:「小莉,我……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
   栗莉通红着脸,咬着嘴唇继续打字:「还有昨晚,你怎么会想到说那些话的?
 你知不知道,那样的粗俗话,我和瑞阳平常都很少说。」
   父亲汗流得更多:「对不起,小莉,以前我……急着想出来的时候,也是那
 样,说习惯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立刻从父亲的话中看出了隐藏内容。瑞阳用目光示意,栗
 莉于是问道:「爸,你说以前习惯了,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前和婆婆……也这
 样?」
   父亲:「是的,那个时候,我每次出来,都需要很长时间,瑞阳妈妈也是为
 了让我快点出来,就说那些话给我听……小莉,你如果反感,我以后不说了。」
   瑞阳和妻子对视一眼,虽然很好奇的想多了解一些父亲和瑞阳母亲那方面的
 事情,但为逝者讳,还是放过了。
   栗莉于是写道:「爸,和你开玩笑呢,看把你吓成这样。我并没说绝对不可
 以,只是觉得前两天你突然那样,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有点奇怪,也不适应。」
   父亲又发来一个流汗表情:「小莉,我是不是……有点为老不尊了,可是那
 个时候,我就是控制不住。以后我……我……」
   栗莉看到父亲紧张的语气,忍不住又有了想要逗他的念头:「你以后怎样?
 能控制住不再那样吗?还是以后,干脆不做了?」
   父亲那边发过来:「我……」
   然后半晌都没有了音信,显然是既没有信心控制的住,又更加不甘心以后不
 做,所以纠结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瑞阳就在妻子腰间捏了一把,吃吃低声窃笑:「老婆,你太坏了。」
   栗莉嗔了丈夫一眼,嘟着小嘴哼哼着说:「就只许你们爷俩轮流对我使坏啊?
 我就是故意的,让爸着急一会。」
   瑞阳很识趣的闭上嘴,笑嘻嘻的看戏,免得殃及池鱼。
   又等了片刻,父亲还是没有说话,栗莉也不继续为难他,羞媚的看了眼丈夫,
 接连打出几串文字:「呵呵,笨爸,我是故意逗你的,又当真了呀?
   男人在那个时候,有几个能够把持的住,不原形毕露的。性,本来就是人类
 本能的体现,快乐的源泉,既然是本能和追求快乐,只要两心相悦,不强加给对
 方,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需要刻意压抑的。何况,这还是你以前和婆婆……做
 和说习惯了的。
   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以后我是瑞阳的妻子,也是你的女人,在那方面
 你怎么对我,都是可以的。前提是必须尊重,不能粗暴的强迫,如果那样,任何
 女人都不会喜欢的。
   当然那些话,除非必要,以后能不说还是不要说,至少要少说。因为总说那
 个,太害羞也太……淫乱了,懂了吗,爸?「
   父亲看完,很快回复说:「我懂了,小莉,任何时候,任何情况,只要你不
 喜欢,我都保证不会做,不会说的。」
   栗莉:「嗯,好的。」
   接着打出夫妻俩最关注,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爸,你现在知道了,我和
 你做爱,瑞阳会兴奋,不仅仅因为你是他之外的男人,还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
 所以他觉得刺激。那您呢爸,你和我做爱的时候,脑子里有那种感觉吗?因为和
 你做爱的,是你的儿媳妇,而从心理上,感觉到刺激?」
   打字的时候,栗莉的手指就又有些颤抖,等到发出去后,瑞阳的手伸下去,
 果然摸到她内裤完全湿透了,整个阴户和往下的部位,像刚从水里拎出来似的。
   瑞阳不敢过于取笑,柔声说:「脱掉吧,老婆,这样多不舒服,脱下来正好
 垫在屁股下面,不用垫着,再聊下去,床席都要浸透了,嘿嘿。」
   栗莉就掐了他一下,却配合的抬起屁股,让老公把内裤褪掉,卷成一团,塞
 到臀部底下。
   这个时候,父亲的回复到了:「怎么说呢,现在社会上这么多儿子长期不在
 家,公公和儿媳通奸偷情的传闻,恐怕他们除了相互解决身体需要,肯定也很享
 受公媳关系的那种刺激。小莉,如果我说,我和你做的时候,从来没有产生过那
 种念头,就太虚伪了。前两天晚上,我的脑子里浮现出很多次那种想法,想到你
 是我的儿媳,我和你却在做那种事,而且你回去后,还要跟瑞阳做,我的确感受
 到了……那种刺激,让我更加兴奋。」
   瑞阳和栗莉对视一眼,在彼此显而易见的兴奋神情之外,都看出了对方眼睛
 里的喜悦和欣慰。毕竟,从最初决定献身行孝,近三个月的时间,一路磕磕绊绊
 的走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不仅他们自己要突破重重心防和世俗理念,还要时
 时担心与掂量父亲的心理承受能力。
   而通过今晚的聊天,父亲终于亲口承认了,和自己的儿媳做爱,他不仅得到
 了身体上的快乐,生理上的满足,也感受到了那种心理上的刺激。这也意味着,
 他们从今以后可以放下精神负担,没有心理压力的向父亲行孝。甚至他们可以更
 进一步,三个人一起共同尝试着体验更多的快乐,而不是给予和接受双方,别别
 扭扭,藏藏掖掖的,心存这样那样的顾忌和疑虑。
   瑞阳注意到,妻子看完父亲的这段回复后,呼吸和自己一样变得有些粗重,
 于是又把手伸下去,这次除了满手津湿温热,还感觉到了妻子的阴部花瓣,似乎
 饱满肿胀了许多。用手指稍微触碰,那花瓣便随之翕合颤动。
   「不要摸好吗?你一摸,我真的马上就想要了。」栗莉双颊烫热,紧紧抓住
 丈夫的手,满是情欲的目光发出乞求:「老公,等和爸聊完好吗?我们做一次。」
 眼睛暼向瑞阳高高涨起的内裤,又说了一句:「你也硬这么久了。」
   瑞阳呵呵笑着,身体往上挪动,抱住妻子的肩膀,把脸贴在她滚烫的脸上。
   栗莉重新集中一下注意力,正在思考接下来聊什么,父亲可能因为等不及,
 发来一句。
   「怎么不说话了,小莉,是我说错什么了吗?还是你和瑞阳困了?困了就早
 点休息。」
   看到公公的问话,栗莉感觉脸上更烧了。父亲在担心他们的精神状况,牵挂
 着让他们早休息,而她和丈夫却因为和父亲的聊天,而爱液如潮,情欲高涨。
   忽然又想到,公公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因为这样的聊天,而欲火难耐,渴
 望做爱呢?
   栗莉赶紧打住念头,不继续往下想,也不敢问,毕竟已经说过今晚不做了,
 如果问父亲想不想要,爸万一说想,自己这种状态下去他房间,岂不等于不打自
 招:她因为和公公聊这些话题,而兴奋的难以自抑了?
   那样,未免显得她太骚,太淫荡了。
   于是侧着俏脸羞涩征求丈夫的意思:「老公,要不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好
 吗?我们都这么兴奋,爸肯定也难受。如果再聊下去,我们可以做,爸怎么办?」
   「那你就过去呗,让爸发泄出来。」瑞阳嘿嘿笑说。
   「去你的,都说了不做了,怎么好意思再过去?要去你去。」说完才想到最
 后那句话完全不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瑞阳就在她大腿根「啪」的拍一巴掌。
   「坏丫头!」
   「好了老公,别闹了,爸还等着呢。」栗莉笑完,在键盘上打出一句:「爸,
 瑞阳是有点困了。以后再聊吧!」
   谁知父亲停顿了一下,却回过来两个字:「真的?」
   接着又发来一句:「我还以为你这么久没说话,是在和瑞阳……呵呵。」
   通过这两条消息,夫妻俩都可以肯定,父亲那边和他们是同样的情形了。
   栗莉发过去一句娇嗔:「坏爸,你想什么呢。」
   然后打出:「别瞎想了爸,早点休息,我明天……给你。」加上一个害羞表
 情,发过去。
   父亲回复:「呵呵,好,那我睡了,你让瑞阳给我把你说的网站发来,也早
 点休息。」
   瑞阳于是发了两个不需要注册登录等复杂步骤的网站。
   最后是互道晚安。
   等父亲的「孤松」Q号一下线,瑞阳就迫不及待扯掉了自己的内裤。栗莉根
 本来不及关机,匆匆合上笔记本,把身体往下挪了挪,瑞阳已经伏在了她的两腿
 之间。
   「哦……老公,舒服。」瑞阳勃挺的阴茎,刚一插入兴奋了整晚的阴户,栗
 莉就销魂的呻吟起来。
   「刺激吧老婆,看到爸亲口承认他也觉得和你做爱刺激,你兴不兴奋?」瑞
 阳大力抽插着说。
   「兴奋……老公,别说话……快点做。」栗莉双手抱住丈夫的后背,扭动下
 体响应着他的动作,微微喘息地说:「嗯……啊……爸还没睡着,让他……听到
 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瑞阳嘿嘿低笑着说:「大不了爸听到了,忍不住,跑过
 来和我一起操你!」
   「坏死了你!就知道你想这样……爸才没你……嗯嗯……这么坏。」
   栗莉娇嗔的在丈夫后背用力拍了一下,重新把他紧紧抱住,在他耳边喘息着:
 「老公,今晚别再刺激我了,本来说好不做……又忍不住做了,快点射出来好吗,
 简单……做一次,早点休息,只要不这么……难受就行。」
   「好。」
   瑞阳答应着,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吻着栗莉的脖子,微喘地问:「你刚才答
 应爸,明天给他,你打算什么时候?爸估计今天晚上也被你挑逗的够呛,要不,
 就明天早上?你早起一会,或者趁我下楼买早点……」
   「嗯……好,明天早上……我看情况。」在丈夫越来越用力的抽送下,栗莉
 的喘息也越来越混乱:「不过你不许……打什么坏主意,你答应过尊重我的。」
   「好,我答应你。」瑞阳再次加快速度。
   「嗯!再用力老公……啊啊……我要来了……」
   栗莉下体越来越急促的扭动,随着几声压抑的哼吟,攀上了快感的谷顶。瑞
 阳紧接着也一声闷吼,射出了精液。
   稍事休息后,栗莉起身拉丈夫一起去冲洗,瑞阳却说自己没怎么出汗,不洗
 了,等会她出来的时候,拿条毛巾给他擦擦下面就行。
   栗莉于是拍了他一下,说声「懒虫」,一个人去了卫生间。
   瑞阳躺在床上拿起笔记本电脑,先把妻子和自己的常用QQ下线,下乱来小
 夫妻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
   自从这个Q号起了这个网名,就一直不断的有人发来加好友请求,备注里大
 都是夫妻交友之类的内容。以前和父亲常聊的时候,过几天就得清理一次。这次
 好多天没上这个号,瑞阳就想顺便清理一下。
   清理的时候,瑞阳又习惯性的随便浏览一眼那些备注。
   清理到一个号码的时候,看到对方的网名是「空谷幽兰」,头像也很熟悉,
 瑞阳就感到有些奇怪和不敢相信。于是重新把妻子的QQ登录上去,找到那个平
 时非常熟悉的,与那个请求加入的网名和头像完全相同的QQ,点开资料,一个
 数字一个数字的仔细核对了一遍号码,也完全相同。
   而那个请求加入QQ的备注信息里,分明写着:你们好,我们是中老年夫妻,
 可以加我们吗?
   瑞阳就呆呆的,怔在了那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