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6, 2016

【妻孝】(续)(03)


                 第三章

   粟莉站在父亲的房门前,因为瑞阳对她说的那些话,原本就有些紧张的心,
 跳动的越发厉害了。

   之前在客厅里,瑞阳推她,催她,她都撒娇的赖在丈夫怀里不动。虽然知道
 丈夫有淫妻心理,她和父亲也已经发生过,但这毕竟是在家里,等于是在丈夫的
 眼皮底下。她还是担心瑞阳的内心感受。

   和瑞阳共同收拾完客厅,两个人又一起回到了房间,看到孩子睡得正香,粟
 莉才放下心来。

   然而,当粟莉要出去的时候,瑞阳却又抱住了她。

   「怎么了?」

   瑞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粟莉心生警惕,果然瑞阳吱吱唔唔地说出:
 「老婆,一会和爸做的时候,你尽量放开一点。」

   看着老公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粟莉脑海中闪过那些看过的淫妻小说,瞬间
 明白了什么。不由又羞又气,故意问道:「是吗,那我要怎样才算放得开?」

   「就是,表现的……骚一点,嘿嘿。」

   粟莉斜乜着丈夫:「刚刚承认自己有淫妻心理,这么快就暴露真实嘴脸了?」

   瑞阳的脸就腾得红了。

   「你不是还要在视频里看吗,我那样,你受得了?」粟莉继续逼问。

   「哎呀,老婆,你没把我装摄像头的事情,也一起告诉爸吧?」瑞阳似乎刚
 想起来,紧张的问粟莉,避开话题。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笨蛋,我怎么可能会告诉爸。让爸知道了,他会怎么想?难道要我对他说,
 你儿子为了随时监督我,有没有好好孝敬您,装了摄像头?」

   「孝你个大头鬼!」粟莉最后说,咬着嘴唇一脚踢开丈夫:「看你的视频吧。」

   摸了摸滚烫的脸,粟莉平复了一下心跳,伸手推开父亲的房门。

   房间里的灯开着,父亲坐在床边,显然是在等待着。看到她进来,站起身,
 却又不好意思上前相迎。

   对于父亲这样的表现,粟莉是很满意的。相比以前的畏缩退避,眼下这样有
 些拘谨的迎接方式,已是十分可喜的进步了。

   今晚,她希望父亲能主动,但也不要太放肆。不是故意与丈夫作对,也不是
 因为他在视频里看着,而是她觉得,现在就激情四射干柴烈火,未免为时过早。

   粟莉上前几步,停住了,一双美眸带着羞涩,邀请和等待看着父亲。只要是
 男人,他应该会懂。

   父亲愣了一下,神情中有几秒钟的思考,然后明白了什么,小麦色的脸浮起
 一层赭色,又经过两秒钟的犹豫,走过来用双臂包围了她的身体。

   感受着彼此怦然的心跳,两个人紧紧拥抱着,脸颊相贴耳鬓互磨的同时,父
 亲的大手缓慢却坚定的在她后背,腰间和臀线上来回抚摸。

   「瑞阳……睡了吗?」父亲捧着粟莉的脸,在吻下去之前,犹豫着,还是问
 了出来。

   「没。」粟莉红着脸摇头,目光羞涩地偏向一边:「瑞阳,他让我……先来
 陪你。」

   父亲显然知道会是这个答案,但却因为那个「先」字,稍微呆了呆,苦笑了
 一句:「这孩子。」

   接着又迟疑的说:「小莉,要不你还是先陪瑞阳,等他睡了……你再过来。」

   粟莉心里笑了一下,知道父亲虽然接受了,但还没有真正的适应。想起客厅
 里的一幕,脸上又开始发热,轻声问父亲:「爸,我穿成这样,看电视的时候瑞
 阳又故意让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父亲连忙摇头:「没,没有,我知道这是你和瑞阳的生活习惯,只要你们喜
 欢就好,我没事。」

   粟莉吃吃笑着,看着他脸上讪讪的表情:「是真心话?」

   父亲的眼神躲闪了一下,点头呵呵的笑。

   粟莉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解开父亲心里的疙瘩,不然真说不定哪天,父
 亲会被自己和瑞阳的表现吓回去,想了一下,红着脸说:「爸,瑞阳那天不是说
 了吗,家里就我一个女人,他和你只好……共用一个媳妇。而且事情你也都知道
 了,瑞阳让我这样孝敬你,又希望你和我们一起住,就是表明了态度,他愿意和
 你共同……分享我。我是瑞阳的妻子不错,但以后也是你的女人。你明白了吗?」

   父亲的脸快要涨成了猪肝色。

   粟莉咬着嘴唇,又说:「爸,你也看过我的衣柜吧,瑞阳喜欢我在家里穿得
 性感,衣柜里比这……暴露的都很多。我知道你一时还不习惯,其实我自己也很
 紧张,一个晚上心跳的都很厉害。」

   父亲点头,表情有所缓和,因为他现在还真实的感受着。

   粟莉接着说:「既然在一起了,爸,我和你,还有瑞阳,三个人都共同慢慢
 的适应。您以后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好好的享受我和瑞阳孝敬你的,我们一起幸
 福的生活。懂了吗?」

   粟莉说完抬起头,挑逗的望着父亲:「而且爸,你今晚不也看得入迷,眼睛
 都直了呀!」

   不知为什么,想到以前勾引的时候,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次次的逃避,明明也
 很想要,却迟迟不做出回应,总是要她主动,连第一次发生关系,都得她自己用
 手扶着导入,粟莉就「恨」的牙根发痒。也因为这个原因,父亲知道真相后愿意
 搬过来住,她有时就是忍不住想逗逗他,看他脸上的窘迫和羞惭。至于父亲再次
 退缩回去,粟莉相信不会,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怎么退?而且,粟莉相信
 自己的魅力,更相信自己的身体对父亲的吸引和诱惑。尤其是在他品尝过之后。

   父亲嘿嘿的笑着,没有说话。似乎是被粟莉眼中的妩媚,脸上的羞涩,和两
 瓣微启着的红唇所吸引,他的嘴唇最终落了下来。

   粟莉迎上去,专心的和这个老男人亲吻。不管怎样,她心里毕竟也是喜欢他
 的,虽然是她的公公,年纪也大点,但还算得上有魅力。而且,从第一次瑞阳带
 她上门开始,这几年来,他对她都是发自肺腑的,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的关爱。

   最重要的,因为那个深藏在心底的秘密,他对于慈祥中稍带点窘迫的长辈男
 子,有着天然的好感和亲近。

   父亲的舌头伸了进来,舌与舌交缠,津与津互渡,粟莉惊奇的发现,在经过
 了最初几次的拘束后,父亲的吻技竟然这么好,温柔中不乏侵略性的席卷她的整
 个口腔,齿根,上颚,给她迷醉和微微窒息的感觉。

   粟莉忽然有了某种期待,或许这个男人在重振雄风之后,将来会在床上给她
 更多的惊喜和享受,而不仅仅是单调可笑的行孝与接受。

   接吻的同时,父亲的一只大手不知何时抚上了她的胸前,托握着她沉甸甸的
 乳房,用力恰到好处的压迫,抓捏,揉搓,粗砺的拇指指面不时划过敏感的乳头,
 拨弄几下,带来身体的一阵酥麻,却又离开了,过了一会再绕回来,在乳头上打
 转。

   「爸……上床吧!」粟莉娇喘着,压住父亲的手:「我们快点做完,瑞阳还
 在等我。」

   父亲却似乎已经忘了瑞阳,忘了自己的儿子。听完粟莉刚才的那一番话,他
 终于能够放下世俗的桎梏,决定坦然的接受这一切。此刻的他心里只有粟莉,眼
 前这年轻美丽,羞涩又不失大方的儿媳。

   「小莉,今天晚上,你真美。」父亲吻着粟莉的耳朵下面,声音有点颤抖:
 「我想再看看……」

   粟莉马上想到了她在客厅里喂他葡萄的旖旎,知道父亲想要看的是什么。不
 自觉的心慌脸热起来,刚想要说话,父亲的身体已经沉了下去。

   粟莉只来得及羞叫了声「爸」,父亲已经双手扶着她的胯部,蹲在那里,眼
 睛痴迷的盯着她的私处。

   那个地方,黑色轻纱的掩映下,芳草萋萋,风光独好。

   「爸,不要看……」粟莉红着脸拿手去遮。第一次发生的时候,她害羞的没
 让父亲看,第二次的激情状况下,她只是让他把手伸进去给自己手淫,他却拉开
 了她的内裤。

   现在,父亲首次的想要好好欣赏,竟然是这样羞耻的站立姿势。而且,过来
 之前刚擦干净的下体,经过刚才的热吻和抚摸,又控制不住的湿了。

   「好小莉,我想看,让我看看。」父亲急切的喘气,扒扯着粟莉的手。

   粟莉慢慢的把手拿开,父亲的灼热的视线随即落在了上面,比在客厅里更近,
 更仔细的欣赏,目光更加的迷恋和火热。

   慢慢的,双手抓着内裤的两边,一点一点的往下拉。从朦胧到清晰,从部分
 到完整,直到整个性器完全的呈现在父亲的眼前。

   在闭合的阴缝中间,是一道闪亮的水线。

   粟莉轻咬着下唇,满脸通红的抬脚,配合着父亲的动作脱下内裤,挂在另一
 只脚的踝骨上。

   只是,在重新站稳的时候,粟莉的双腿有意无意的分开了一些,因为她知道,
 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满足父亲的视线。

   父亲的手的放了上去,有些发抖的手指,先是轻柔的摩挲那一簇锦绣的茸毛,
 阴阜,接着从腿根向里迂回,抚摸两片腴美丰沃的唇肉,最后两手剥开羞涩的花
 瓣,试图探寻入口深处的秘密。

   在父亲剥开花瓣的那一瞬间,粟莉轻「啊」了一声,感觉又有一股热流从阴
 道口流了出来。

   在父亲看不到或者无法顾及的头部上方,粟莉低着头,目光既有刺激,也很
 复杂。

   生活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在三个月以前,他还只是她的公公,她也只是他的
 儿媳,而现在,为了丈夫瑞阳的孝,她却以这样羞耻的姿势站着,任由他欣赏自
 己的阴户,窥探她最隐秘的下体。

   在记忆的深处,似乎有过类似的画面,虽然并不相同,也没有眼前的动作和
 淫靡,即便如此,那些画面她也是最近几年才敢偶尔去回想,并为之一次次悸动
 不已。

   而此刻,因为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也因为父亲看着自己下体时的痴迷与兴
 奋,她的身体克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爸……」

   声音发颤的轻唤着,粟莉像是站立不稳的挪动了一下两脚,下体顺势向前挺
 了过去,父亲的脸也适时的往前一凑。

   父亲的嘴唇与粟莉的阴牝,便贴在了一起。

   粟莉的身体又是一颤。在此之前,父亲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自己的下面,也不
 是没有用手接触过。但这却是第一次,父亲用嘴亲吻自己的阴户。

   粟莉想起在客厅的时候,如果不是瑞阳在场,有那么一刹那,她是产生过下
 体往前移动,把阴户送到父亲嘴上的念头的。虽然瑞阳应该也会喜欢看到那样的
 画面,但同样为时太早,她不敢现在就这样刺激自己的丈夫。而且那样的动作无
 论画面怎么唯美,还是显得太淫荡了,她感觉害羞。

   父亲火热有力的舌,在最初的生涩之后,舔去她花瓣表面的露珠和水迹,接
 着深深的犁开阴唇,如此反复了几遍后,抵在阴蒂上灵活的舔动。

   「啊,爸,啊啊……」粟莉两手扶在公公的头部两侧,一声声的呻吟着。为
 了方便父亲的舌头舔探自己的阴道口,她的下体挺得更加往前,双腿也叉的更开。
 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上身不得不向后稍仰。

   这个姿势舌头毕竟不能深入,而且舌头本来就无法进的很深,粟莉觉得阴道
 里面更痒了,迫切的需要某个东西的插入。于是她情不自禁的呻吟着,叫了出来:
 「爸,别……别舔了,我要……」

   紧接着,一根粗砺的东西插了进来,是父亲的手指从下往上捅进了她的阴道。

   「啊!……」粟莉叫了一声,两手改扶为抱,借着父亲的头支撑着身体。她
 是真的站不住了。

   「不、不要了爸,抱我上床……和我做。」随着手指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深入,
 粟莉的呻吟变成了喘息,她感觉自己的高潮马上就要来了,而且肯定会是喷潮。
 她不想以这样的姿势在父的眼前高潮,太丢人了。

   但是父亲没有理会她的请求,反而又加入了一根手指,往上插戳的动作也越
 来越快,粗重的呼吸中夹杂着兴奋,叫着她的名字:「要来了吗,小莉,这样舒
 不舒服……」

   粟莉蓦地想起,第二次去父亲那里的时候,她曾经在他的面前喷潮,很显然,
 他现在就是想看她喷潮。

   然而强烈的快感已经不容她思考,她一边说着不要,一边喘息着,双手按在
 父亲的肩膀上支撑体重,叉着两腿,雪白的肉体呈现一种怪异的,却无比淫靡的
 扭曲。

   然后很快的,在父亲手指的攻击下,高潮如期而至,紧接着是潮水的喷涌。

   在高潮的余韵中,父亲的手指已经停在里面不动,她的下体却还一下一下的
 抖动着,向下吞挫。

   父亲终于抱着她站了起来,双臂伸在肋下支撑她的体重,邀功似的,笑呵呵
 看着自己的儿媳。

   「爸你好坏,坏死了!」粟莉嗔羞的在他胳膊上拧了两下:「再这样,下次
 我不来了。」

   「小莉,我……」父亲憨厚的笑着,一把将粟莉横着抱放在床上,迫不及待
 的去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躺在那里,粟莉目光闪动,无比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父亲。自己还是小看他了,
 这还只是挑明真相后的第一次,他就开始懂得了玩弄。那么,她和瑞阳在成功挑
 起了他对性的渴求之后,是不是又放出一个洪水怪兽?

   这样想着,或许是目光泄露了心事,脱光了自己的父亲,一抬头看到儿媳忧
 虑的眼神,挺着两腿间的那一根黝黑的粗大阴茎,讪讪的停在了那里。

   「怎么了,爸?」粟莉连忙收回心神,笑着问他。

   「小莉,我本来想过两天再和你说的……」父亲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我想过了,等过了这几天,你和瑞阳说说,我还是搬回去住……」

   粟莉一愣,压抑住心里一阵突如其来的不快和烦躁,不动声色地问:「怎么
 了,爸,这几天不是住的好好的吗?为什么又想要回去?」

   父亲涨红着脸有点口吃的:「小莉,我是……这样想的,住在一个家里,你
 要……陪瑞阳,又要陪我,我觉得这样,对你……不尊重。我还是回去,等你有
 空的时候,就去我那一趟……也一样。」

   听公公说完,粟莉之前心头掠过的那点顾虑和不快,立刻消失无踪,扑哧笑
 了:「爸你傻了呀!我一个做儿媳的,三天两头一个人往单身公公家里跑,街坊
 邻居不会说闲话?除非是瑞阳和我一起去,那我和你做的时候,瑞阳在外面等着,
 还不同样是在一个屋子里吗?」

   父亲呆住了,知道儿媳的话才是道理,自己这几天在心里反复琢磨的解决办
 法,完全钻了牛角尖,不由抓着头皮笑了。

   粟莉嗔了父亲一眼,心想:爸还真是一个简单到有点可爱,朴素到有点憨厚
 的的好男人!毕竟过去的二十多年已经证明了他不是并不贪淫好色。那他刚才对
 自己的玩弄,是在瑞阳母亲去世前,他们夫妻之间的正常表现吗?既懂得女人,
 又爱护子女,在性上有点坏,而且还不花心,这样的男人是打着灯笼难找到的吧?

   脑子里忽然想象着,按照父亲说的,瑞阳开车送自己过去,她和父亲进房间
 做爱,瑞阳却在客厅里等待的一幕,不禁一阵脸热心跳,又生出想要逗父亲的念
 头。

   羞涩的笑着:「爸,瑞阳是为了孝敬您,才想到让我和你做的。按照你说的,
 以后你我们想孝敬你一次,还要你儿子跑那么远路,带着我亲自送上门,你好意
 思呀?」

   正在憨笑的父亲听了,细想了一下,表情也变得有点古怪,不知为何,胯间
 的阴茎却往上挑了两下,似乎更加的雄壮坚硬了。

   粟莉看在眼里,脸不由一红,在心里啐了一口,暗骂这一对不知羞的父子,
 却不好意思说出来。

   坐起来脱掉上身的那层薄纱,摇晃着胸前两只肥白的乳房,先拿过枕头放好
 位置,然后将雪臀往床沿上挪了挪,接着张开了两腿。只是在躺下之前,粟莉目
 光羞涩的看了一眼两人的下体,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来吧,爸,快点做完,
 瑞阳他……还等着呢!」

   话一出口,忽然想到其中的另一层含义,不由得心神一荡,红透了脸颊。

   粟莉的瞬间脸红,使得父亲也立刻想到了那一层含义。他本来应该感到羞愧
 才对,阴茎却又莫名其妙的一跳。

   粟莉话中的那层含义是:对面房间里的瑞阳是在等着粟莉,但他等待的又不
 只是妻子的回去,而是自己的父亲享用完后,他马上要接着使用的阴户。

   一股莫名的氛围在公媳间氤氲开来,心跳加速的父亲不再拖延,走到床前弯
 下腰,手扶着阴茎对向儿媳的下体。

   粟莉的心也怦怦的跳得很快,第一次发生的时候,虽然做了两次,但是因为
 紧张,她并没能好好的品味。第二次去,她是想着好好品味的,却又被提前的例
 假却打断了好事。经过近十天的间隔和期待,丈夫瑞阳的父亲,她的公公的阴茎,
 即将再次进入自己身体的那个地方。

   这一次,父亲没有让她引导,也没有犹豫和退缩。因为是站立的姿势,他低
 头看着儿媳红红白白,水光潋滟的阴唇,龟头抵在入口处研磨着。

   粟莉红着脸,眼睛向下,刺激的看着那个地方,等待着公公的插入。

   终于,父亲提了一口气,硕大的龟头慢慢挤开洞口,开始往里挺近。不知是
 因为阳物的尺寸,还是那层禁忌的身份,涨红着脸的粟莉身体开始颤抖,阴道收
 缩着,悸动着,接纳着,适应着。

   当红嫩接纳了黝黑,体内完全被充满,阳物却似乎尚未完全进入,但公公魁
 梧的身体已经像一座山压下来,趴伏在她的身上。

   看着粟莉美丽的脸庞和眼中的羞涩,叫了一声「小莉」,父亲开始了动作。
 直到这个时候,他的目光里才有了一丝羞愧。毕竟他正享用的,是自己儿子专属
 的下体。

   「爸,喜欢吗,喜欢……我和瑞阳给你的……孝敬吗?」白玉双臂搂着父亲
 的后背,感受着阴道中包裹着的粗壮有力,粟莉呢喃着,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父亲没有回答,而是在她的嘴唇上轻吻着,反问了一句:「你喜欢吗,小莉
……你喜欢我才能喜欢,你如果不喜欢,我……」

   粟莉听懂了公公没有说完的话,心里再次泛起了柔情和感动。即便在这个时
 候,公公还是一切为她着想,首先想到的她的感受。

   「爸,我的身体和表现,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粟莉娇喘的回吻着父亲:
 「如果不喜欢,就是瑞阳求我,我也不会和你……做的。爸,别说话了,好好的
 爱我,要我!」

   父亲激动起来,一边深吻,一边加快了动作,喘息着:「你太好了,莉,我
 以后会和瑞阳一起,好好的照顾你。」

   说着儿子的名字,想到瑞阳就在对面房间,本该羞愧的父亲莫名的兴奋起来,
 不敢再看粟莉的眼睛,把脸埋在她的乳房上,一边亲吻,一边更加用力的挺动下
 体,抽送着儿媳紧凑湿热的阴道。

   直到这个时候,粟莉才终于有机会去看摄像头的位置。

   一开始的时候她是背对着摄像头,然后是怕被公公发现。

   粟莉一边满脸通红的强忍着父亲的耕耘带来的快感,一边盯住镜头「恨恨」
 的想着:瑞阳,我知道你一定在看。坏蛋,这就是你想要的孝吗?躲在镜头后面,
 看着你的妻子怎么被自己的父亲占有。而且,你还让我骚点,是为了让你的父亲
 更加满足,还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淫妻欲?你的心里会难受吗,还是只有兴奋,
 或者两者都有?

   忽然想到了一点,她和摄像头的位置正对着的,以她现在双腿分开的姿势,
 瑞阳应该正好能够清晰的看到,父亲粗黑的阴茎在她白皙下体的插入和拔出。

   心中不禁更加羞恼。

   然而,紧接着产生的,竟是大脑里刺激的感觉和抑制不住的兴奋。

   这种刺激和兴奋传递到身体,配合着父亲粗长阳物的不断出入,所带来的快
 感愈发的敏锐,强烈,清晰。

   粟莉感觉到,高潮正在一步步的逼近,迫切的渴求使得她开始控制不住自己
 的身体,一边大声的喘息娇吟,一边向上挺动下体迎合父亲的插入:「快点,爸
……用力,我……要来了!」

   粟莉的表现也激发了父亲的征服欲,他欠起上身,双手分别抓住儿媳胸前那
 一对摇颤不已的乳房,更加快速的冲杀撞击着。

   「啊啊啊!爸……」粟莉叫着,一股爱液喷溅而出。

   父亲仍在持续不断的抽送,带出更多的潮水。很快的,他的顶点也渐渐临近
 了。

   察觉到父亲呼吸的加重和肌肉的紧绷,刚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的粟莉知道,父
 亲快要射了。忽然想到了什么,羞声说:「爸,别……别射里面。」

   「不是……刚过去吗?」父亲喘息着,还在控制不住的加大力量和速度。

   「爸,不……不是安全期的问题,一会我回去……瑞阳肯定会要,你的东西
……在里面,感觉太怪了,我不要!」粟莉红着脸羞急的解释。

   「那我……射哪?」

   「别问了,你……拔出来就行。」

   十秒钟后,父亲心急火燎的抽出了阴茎,叫着:「小莉……」

   粟莉瞟了一眼镜头,飞快的起身,趴下,在含住龟头的刹那,阴茎有力的跳
 动着,一股又一股的烫热精液激射而出。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