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6, 2016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第二十六章 陈洁的相邀)

第二十六章陈洁的相邀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了过来,看着依旧还没下班的妈妈,我走进了厨房,煮
上了粥,想到妈妈昨天那生气的摸样,我不由的有些担心起来,不过妈妈生气的
对象是张峰,而不是我这个儿子,所以当她回来后,看到自己儿子为她煮的粥,
妈妈的心里估计会好很多。

  这样说不准我在妈妈心中的地位也会渐渐的比张峰高,而妈妈一旦心情好转
后,我在已张峰的身份,去修复和妈妈之间的裂痕,这样也会容易许多,不过我
相信,一旦出现裂痕后,在想修复,也不会在回到从前了,不过对此我却也不是
很在意,毕竟张峰这个身份本来也不会长久的。

  正当我在房间中思考着这些的时候,我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音,于是我急忙
的跑出了房间,看到站在门口一脸疲倦的妈妈正在缓缓的脱着自己的鞋子,看到
我出来后,妈妈显得有些惊讶,毕竟她没有想到我今天竟然会起的这么早。

  「妈妈,昨天的晚班累坏了吧。」

  听到我温柔的问候后,妈妈那疲倦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还好啦,妈妈又不是第一次值夜班了。」

  妈妈的言语中充满了疲惫,我想妈妈昨天应该没有睡好,毕竟在她身上发生
了这么大的事情,没睡好也是自然的,我看着缓缓走进屋子的妈妈,眼神不是的
飘向了妈妈的下体耻丘处,我知道此刻妈妈那个部位已经变的光溜溜的了,以往
那片黑森林也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不过我的小动作自然不会让妈妈发现,
眼见妈妈走进屋子后。

  我赶忙来到妈妈跟前,拉着妈妈的手让她坐到了餐桌旁。看着妈妈坐在椅上
上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不由笑道。

  「妈妈,你应该没有吃早餐吧,我特意给你做了点粥,这就给你端出来。」

  我着我便转身走进了厨房,看着我离去的背影,妈妈的眼睛不由的湿润了起
来,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给她特意准备了早餐,虽然说只是煮了
个粥而已,不过也让她觉得异常的感动。

  这时,我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走了出来,放在了妈妈的面前,同时又拿
了点榨菜什么的出来,看着眼睛有点湿湿的妈妈,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了,妈妈,难得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么?」

  听到我的话后,妈妈意识到了自己此刻有些失态,慌忙用手抹了抹眼睛,欣
慰的说道。

  「不是的,妈妈只是觉得儿子真的长大了,竟然这么关心妈妈了。」

  「嘿嘿,原来是这样啊,妈妈粥快趁热喝吧。」

  听到我催促的声音,妈妈不由的拿起了筷子,一点点的喝着碗里的粥,看着
妈妈的摸样,我有些不安的问道。

  「怎么样,妈妈,粥的味道如何呢?」

  「非常的好吃哦。」

  「这样啊,这我就放心了,这毕竟是我第一次煮粥,我还担心是不是做的不
好。」

  「没有的事,儿子真的很棒我,对了你也去吃一点吧,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没
有吃吧。」

  「没关系的,我一会再吃,妈妈你就先吃吧。」

  说完后,我便坐到了妈妈的对面,眼神紧紧的盯着妈妈。听到我的话后,妈
妈便一点点的将碗里的粥都吃完了,吃完后,妈妈的脸上仿佛恢复了一点神彩,
微笑着对我说。

  「好啦,妈妈先去休息会。」

  「恩,妈妈昨晚一定累坏了,快去休息下吧,这里的东西我会收拾的。」

  听到我的话后,妈妈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不过她只是冲我点了点头,
什么也没有说,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妈妈这个样子,我相信我的计划总
算是顺利的进行了,经过这次事情后,我相信妈妈对我的好感肯定会再多加几分,
这时我也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便也盛了一碗粥,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吃
完后,我将餐厅收拾干净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我打开了监控,看到妈妈正躺在床上,昨晚的衣服正放在床头,
看来妈妈昨晚真的没有睡好,才会如此的疲惫,不知道经过昨晚的思想斗争,妈
妈是不是能够接受现实了,虽然我很好知道,不过却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毕竟
现在也不适合给妈妈打电话过去。

  就这样,直到下午,妈妈都没有从房间中出来,连中饭也没有吃,不过还好
最近爸爸的工作异常的忙碌,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关心家里的情况,不然的话,
我可不敢保证不会被爸爸发现什么端倪。

  直到下午,我才尝试着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大意是对昨天的事情表示抱歉,
同时关心着妈妈是不是还好,不过等了很久也没有收到妈妈的回信。不知道她是
还在生我的气呢,还是仅仅因为没有看到的关系。

  就这样,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直到这时,妈妈才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听到
妈妈的脚步声,我急忙走出了房间,我发现妈妈此刻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脸
上的疲惫也早就已经一扫而空了,看到妈妈这个精神状态我才终于放下心来。

  其实我最担心的是,妈妈由于昨晚的打击变的一蹶不振,如果真的那样的话,
我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妈妈,休息的怎么样呢,还好吧。」

  我走出房间后,便关切的问道。

  「恩,妈妈已经好了很多了,让你担心了,对了你今天是不是没吃什么东西
呢,妈妈这就帮你去准备吃的。」

  「我也一起来帮你的忙。」

  听到妈妈的话后,我紧随着妈妈的步伐走进了厨房,看着我在厨房中忙碌的
身体,妈妈做菜的动作也不由的变的有些迟钝,我不知道妈妈此刻在心中想些什
么。就这样在我的帮忙下,我们很快就准备好了一顿简单的晚餐。

  由于爸爸今天还是不会回家,所以晚餐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吃晚饭的时
候,我不停的给妈妈讲着各种笑容,让妈妈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脸上的笑
容也越来越盛起来,昨晚的事情也仿佛渐渐的变的从来没发生过一般,就这样,
我们吃完了这顿愉快的晚餐。

  饭后,在我原本准备收拾碗筷,不过在我强烈的要求之下,妈妈才终于没这
么做,我告诉妈妈她昨天累坏了,好不容易才恢复点,就别在忙了,这点小事交
给我就行了。最后妈妈离开的时候,那看向我的眼神,我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其中充满了温柔,欣慰,满足等等各种的情绪。

  我很快就将一切收拾干净了,便回到了房间,我想现在妈妈肯定已经发现了
自己给她的短信,她既然这个时间都没有回,很大的可能是她不知道该如何的面
对我,我看了看时间还早,还不到打电话过去的时候。

  就这样我耐心的等待的时间的流逝,终于当时间的指针来到9点后,我才拿
起了手中的电话,拨通了妈妈的手机。

  我看着监控中的妈妈,拿着手机静静的发呆,她不知道这个电话她该不该也,
毕竟昨晚自己那么愤怒的样子,可能已经伤害到了对方了,毕竟也许事情真如对
方所说的那样,其实对方也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出于好奇心而已,毕竟对方也
还只是个涉世不深的孩子而已,虽然在自己的心中早就不将对方当成小孩子看待
了。

  终于妈妈在叹了口气之后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亲爱的,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呢,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呢?」

  接起电话后,我赶忙不安的说道,听着我那不安的声音,妈妈的心一下子融
化了。

  「没有啦,只是昨晚没睡好,才听到手机声音而已。」

  妈妈的声音中没有任何的感情,这让我不由的担心了起来,看来自己的妈妈
还没有完全的消气,看来为了让妈妈有所好转,我必须要说些什么才好。

  「昨晚,真的好不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
害。原本我还口口声声说不会让你伤心难过的,我真是——」

  说道这我故意的停住了,言语中充满了懊悔的表情,听着我的话,妈妈不由
的想起了对方给自己的誓言,以及对方在自己最失落的时候,一次次帮助自己的
摸样,让妈妈觉得自己真的仿佛错怪了对方一边,脸上也渐渐的浮现出了笑容。

  「真的没什么的啦,你不过这样的?」

  「可是,我昨天竟然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我真是——真是——」

  我一遍遍的自责着,听着我的自责,妈妈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昨晚也有不对,不应该对你发那么大的脾气。」

  「不——不——老婆没有任何的不错,都是我的错——」

  「哎呀,别老说昨晚的那事了,你给我打电话不会是仅仅为了和我说这些吧。」

  听着妈妈的言语终于温柔了起来,我的心才渐渐的放了下来,看来刚才自己
的话果然起了作用,既然妈妈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不会在提昨晚的事情,毕竟这
不开心的事情还是少提为妙的好。

  「当然不是啦,我只是有点想老婆了而已。」

  「嘿嘿,这才一天没见就想我了呀。」

  「当然啦,这一天对我来说有如一个月一年那么的漫长呢。」

  「咯咯咯——你呀——就知道胡说——」

  听着从电话中传来的妈妈的笑声,我才总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接着我便
开始叙说自己是如何的想对方,而妈妈只是安静的听着,不过我从监控中可以看
到妈妈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妈妈也说着
自己也想我之类的话,突然妈妈仿佛想到了什么,问道。

  「对了,昨晚我走后,你有没有收拾下那里啊。」

  我知道,妈妈所指的当然是什么,不过已经让妈妈有过不高兴的经历过,我
自然不敢在这种问题上调戏妈妈,便老实的说道。

  「放心吧,老婆,昨晚在你走后,我已经彻底的将那里收拾干净了,绝对不
会让人发现昨晚在那发生了什么的。」

  听到我的话后,妈妈的脸不由的红了起来,毕竟昨晚除了对方给自己剃光了
阴毛这件让她有些不悦的事之外,还发生了很多让她兴奋异常事情,想到这,怎
么能让她平静下来。不过听到我说都收拾好了,妈妈也不由的放心了下来。

  毕竟今天一个白天,她除了休息之外,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情了,万一我没
有收拾的话,肯定会让别人发现什么端倪的,这样的话让她以后就无法在医院中
立足了,不过还算好,对方显然没有那么的大条,还是做了善后。

  接着我们便很有默契的不在谈论昨晚的事情,而是说一些以往在一起的快乐
事情,让妈妈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终于将心中的疙瘩完全的融化了。

  「老婆,和你电话就不知道时间呢,都已经那么久了,你今天肯定很累吧,
早点休息吧。」

  「恩,老公你也早点休息吧。」

  于是我们便挂了电话,听到妈妈最后称呼我为老公后,我想昨晚的事情总算
是安全的解决了,毕竟如果妈妈还生气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说出这两个词的,既
然解决了这件事,那么是该继续对妈妈有所调教了,虽然现在白虎成了我们两个
禁忌词语,不过我会让妈妈渐渐的接受这一切的,当妈妈真正接受的时候,就是
她更加开放的前端了。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这几天我还是照例给妈妈打着电话,不过并
没有约妈妈出来的意思,毕竟我认为那件事还需要时间的抚平,只有时间才能真
正的解决所有的问题。

  而妈妈在电话中也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和我不断的述说着情话,不断的叙说
着彼此的思念。

  我开学也已经很久了,这天放学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了一个电
话,仔细一看竟然是陈洁打来的。陈洁怎么会将电话打给我的本尊,而不是我另
一个身份的张峰呢,这让我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嘿嘿,小帅哥,你还记得我是谁么?」

  没想到电话刚接通后,陈洁就这样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一愣神后马上说
道。

  「当然记得呀,你是陈姐姐吧。」

  「嘿嘿,没想到你这小家伙还没有忘记我,不过你称呼我为姐姐我很高兴哦。」

  「怎么会呢,你和我在一起就仿佛是我的姐姐呀。」

  「咯咯咯——没想到你的小嘴那么甜呢——」

  陈洁银铃般的笑声从电话的那头传来,让我一阵的恍惚。

  「对啦,你想不想在和陈姐姐来次约会呢?」

  「想——当然想啦——做梦都想呢——」

  面对陈洁的主动邀请,我想也没想的回答着。

  「这样啊,那后天晚上是我值晚班哦,你到时就在我的值班室中等我吧。」

  「恩恩——那我们就到时候见了。」

  说着我便挂了电话,继续朝家的方向走去。后天,我突然想到,后天妈妈不
也是值夜班呢,怎么会那么巧,我心中不由的嘀咕起来,不知道陈洁葫芦里卖的
是什么药,不过既然有美女相约,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不管陈洁有什么计划,我到时随机应变就好了,想到这我便不在操心这事,
回到了家中,而妈妈此刻正在厨房忙碌,我什么也没说,放下书包后,便走进厨
房给妈妈帮忙,而妈妈仿佛也习惯了我的帮忙,只是温柔的看着我,并没有说什
么。

  时间很快来到和陈洁约定好的这天,这天妈妈在上班前给我关照了几句,说
她今晚要值夜班,让我自己吃点东西,同时关照我没学习的太累了,我当然是顺
着妈妈的意思回答着。

  晚上放学后,我先回到了家,解决了自己的晚饭,等着天色完全黑下来后,
才离开了家门,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值班室。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我走进的是陈
洁的值班室。

  我发现陈洁特意没有锁值班室的门,好让我能够随时的出入。走进值班室我,
我打量了下周围,和妈妈的那间没有什么不同,便坐在了床上,静静的等待着陈
洁的到来。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我有点迷迷糊糊的时候才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只见一声护士服的陈洁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还是第一次陈洁以这种着装出现在
我面前,以往的几次由于都是在她家里,所以她都穿的十分的性感,不过此刻的
她有一种不同的韵味。

  只见她关上门,缓缓的走到了我的跟前,笑着对我说道。

  「让你等很久了吧,是不是都快要睡着啦。」

  看着我一脸睡意的摸样,对方笑着说着,被她这么一说,我不由的不好意思
的挠了挠头,看着我的动作,对方再次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接着她便紧紧的贴
着我的身体坐了下来。

  我感觉到陈洁不时的传来了陈洁身上那淡淡的香气,让我不由的想入非非起
来,陈洁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一般,说道。

  「嘿嘿,小家伙,告诉姐姐你现在在想些什么呢?」

  「这个——这个——」

  面对陈洁如此直白的话语,让我不由的支支吾吾起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
好。陈洁对此只是朝我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现在是不是想将你这个东西插进我的身体呢?」

  说着陈洁看着我明显被顶起一个小鼓包的裤子,逗趣的说道。陈洁那露骨的
话语,和妈妈显然完全的不同,陈洁比起妈妈显得开放了许多。

  「不——不是的——」

  我急忙否定着,不过陈洁什么也没说。只是伸出了她那双芊芊的玉手,放在
了我的裤裆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同时开口道。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么,想就想啦,又不是没和姐姐做过,你看看你的小
弟弟就比你老实了许多哦。」

  陈洁一边抚摸着,一边笑着说道。听到这,我不由的鼓起了勇气说道。

  「那是因为姐姐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才会让我忍不住的。」

  「嘿嘿,你的小嘴还是那么的甜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

  只见陈洁靠近我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告诉你哦,你的妈妈现在就在对面哦。」

  说着陈洁便用手指了指房门,我不知道陈洁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妈妈,不由的
让我紧张起来,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些什么,我由于紧张身体不由的直了起来。陈
洁显然也发现了我的紧张,不过她却对此乐此不彼,很是享受我这个摸样的样子。

  「告诉姐姐,你有没有想过和你的妈妈做那种事情呢?」

  「什么事情呢?」

  「嘿嘿,这还要姐姐明说么?当然是和你妈妈做爱呀。」

  我没想到陈洁竟然会这么说,让我一下子没了主意,毕竟我还摸不准陈洁到
底此刻在想些什么。

  「没——没有——」

  我极力的否定着,看着我一边摇着头一边说着,陈洁显然不吃我这一套。接
着说道。

  「现在还想骗姐姐啊,在我提你妈妈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你激动了不少
哦,如果你还骗姐姐的话,要不要我现在就将你的妈妈叫过来呢?」

  「啊——不——不要——」

  听到陈洁竟然想将妈妈叫过来,让我一下子惊慌失措起来,如果妈妈真的来
的话,那我现在该如何解释才好,自己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完全的白费了。虽然我
知道陈洁肯定是故意这么说的,不过还是让我感觉十分的害怕。看着我害怕的样
子,陈洁安慰道。

  「好啦,放心,只要你老实说的话,姐姐就不叫你的妈妈哦,来告诉姐姐有
么有想过和自己的妈妈做爱呢?」

  看着陈洁满脸笑容的摸样,我此刻觉得这笑容变的异常的恐怖,不过由于担
心陈洁真的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便老实的点了点头。看到我终于承认后,陈洁的
笑容变的更盛起来。

  「这就对了嘛,我可是知道哦,不少的男孩子都有恋母情节的,所以你有这
种想法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啦。」

  没想到在妈妈心中有如毒蛇猛虎般的乱伦,竟然会被陈洁这么轻巧的说着。

  不过陈洁越是如此,我就越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可怕。

  「对了,要不要姐姐刚刚你啊,让你真的尝到你妈妈的滋味啊。」

  听着陈洁的话,让我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此刻我的表
情在对方眼中仿佛是能让她享受最大的乐趣一般,不断的笑着,没有说话。

  「好姐姐,你就不要在这样逗我了么?」

  「哦?你也发现我在逗你呀,不过你的表情真的好好玩哦。」

  陈洁此刻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艰难的说着,看着对方这个摸样,让我也无可
奈何。

  「要不今晚你就将我当成是你的妈妈如何,让你体验下和自己妈妈的感觉。」

  「真的可以么?」

  「当然没问题啦。」

  「妈妈——」

  说着,我便扑到了陈洁的身上,陈洁显然也没有料到,我突然会这么主动,
一下子被我扑到在了床上。

  将陈洁压在身下后,我们四目相对着,看着陈洁那精致的脸孔,我的呼吸不
由的急促了起来,陈洁很快的就适应了眼前的情况,只见她深情的望着我,用手
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小声说道。

  「嘿嘿,怎么儿子,那么的冲动可不好哦。」

  陈洁的话,仿佛是击垮了我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我将嘴唇紧紧的贴了上去,
面对我的亲吻,陈洁没有任何的意外,也没有任何的抵抗,只见陈洁张开了她的
小嘴,热情的迎接着我。

  就这样,我的舌头很容易的便伸进了对方的口中,吮吸着对方的香舌,尽情
的品尝着对方的味道,而对方的舌头也紧紧的缠住了我的舌头,我们的舌头彼此
的交织在了一起。

  面对这般热情的亲吻,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在对方的身上探索了起来,不断的
抚摸着对方的身体,慢慢的我将手伸进了对方的衣服之中,同时伸进了对方的胸
罩里,将对方那精致的乳房抓在了手心,尽情的把玩了起来。

  对方的乳房和妈妈的相比显得坚挺了许多,如果说妈妈的乳房是一朵绽开的
花朵的话,那陈洁的乳房就是那含苞欲放的花朵,美丽中不失娇羞。

  在我的揉捏之下,陈洁的乳头很快的挺立了起来,接着我就感觉到陈洁的呼
吸也渐渐的变的沉重了不少,可见在我的刺激之下,陈洁内心深处的欲望也在渐
渐的苏醒起来。

  于是我便将手探进了对方的裤子之中,伸进了对方的内裤里,一下子便触碰
到了对方的小穴,只见此刻对方的小穴早就变的异常的泥泞了。当感受到我的手
触碰到自己的小穴后,陈洁松开了嘴,一脸娇羞的说道。

  「好儿子,你的手在做什么呢?」

  「嘻嘻,妈妈你的下面怎么那么湿了呢?」

  「你说是为什么呢?」

  只见陈洁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对我的挑逗丝毫不在意。

  「妈妈,你说你现在是不是想儿子的鸡巴狠狠的干你了呢?」

  「你真是个坏儿子。」

  陈洁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到了我的胯下,解开了我裤子的拉链,将我的鸡
巴抓了出来,只见她用她那双小手不断的抚摸着我的鸡巴,看着我的鸡巴在自己
的手中越变越大,不由的感叹道。

  「好儿子,你的鸡巴已经这么硬了呢,是不是忍的很辛苦呢?」

  我显然有点不适应对方那么的主动,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看到我的动作后,
陈洁笑着说道。

  「既然这样,作为妈妈的我有义务来帮帮自己的儿子,你先躺下吧。」

  说完,便不由分说的将我按到在床上,原本以陈洁的身躯,是不可能将我按
到的,不过由于我的配合,情况就变的有些不同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我,陈洁朝我微微一下,便坐在我的身旁,用手不断的抚摸
着我的鸡巴,同时张开小嘴,一滴口水顺势掉在了我的鸡巴上,有了口水的润滑,
陈洁套动我鸡巴也变的更加的轻松了起来。

  只见她在套动一阵后,便开张了小嘴,低下身子,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口中,
只见我的鸡巴很快的消失在了视线之中,我知道自己的鸡巴应该来说也是很大的,
毕竟连妈妈也没办法整根的含进去,没想到陈洁竟然这么容易的就将其都含了进
去。

  只见陈洁用舌头不断的在我的鸡巴上搅动着,同时用舌头不断的刺激着我的
龟头,让我舒服的不由的哼哼出声来。

  「怎么样,舒服吧儿子。」

  只见陈洁一边含着我的鸡巴,一边支支吾吾的说着。

  「恩,好舒服,妈妈的小嘴好厉害。」

  陈洁听到我老实的回答后,套动的也更加的卖力起来,在含了一阵我的鸡巴
后,陈洁将我的卵蛋也含进了自己的口中,不断的吮吸着我的卵蛋,只见她一边
吮吸,一边不断的用手抚摸着我的鸡巴,双重的刺激之下,让我仿佛进入到了天
堂一般,舒服的不能自己,正当感觉自己要到达极限,快要射精的时候,我连忙
深呼了口气。

  这才将那欲望克制了下来,我可不想就这样缴枪了,如果这么快就缴枪的话
天知道对方会怎么取笑我。陈洁仿佛也感到十分的惊讶,自己在这般刺激之下,
对方竟然还没有射精。

  只见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正对上我笑眯眯的看着她的眼神。于是她便低下了
头,同时更加卖力的套动起来。

  只见自己的鸡巴不断的在对方的小嘴中进进出出,时而被对方抓在手里不断
的刺激着,不过由于我的强力忍耐,始终没有射出来,这时陈洁才开口道。

  「儿子,妈妈知道你在忍耐,如果舒服的话就射出来吧,射进妈妈的嘴里都
没问题的哦。」

  听着陈洁的话,对方仿佛知道我在拼命忍耐一般,让我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不
好意思的表情,陈洁对我眨了眨眼后,便再次低下了,卖力的帮我口交起来。

  这次我并没有特意的克制自己的快感,只见我闭着眼睛,尽情的享受着这个
美妇的服务。不过不得不说的是,陈洁口交的技巧却是比妈妈要高明上不少,对
方知道刺激哪些部位会给我带来异常的刺激。

  就这样,在对方卖力的口交之中,我渐渐的到达了极限,只见我闭着眼睛,
小声的说道。

  「妈妈,我要忍不住了,快要射吧。」

  听到我话后,对方套动的更加的卖力了起来,一下下的直接顶进了自己的喉
咙,对方对此好像满不在意的样子,终于到达极限后的我精关一松,将一股股的
精液都射进了对方的嘴里,只见对方紧闭着双嘴,将精液一丝不漏的都含在了口
中,直到我最后一滴精液射出后,对方才将我的鸡巴吐了出来。

  只见对方半蹲在我的身前,张开了小嘴,一丝丝的精液被滴到了她的手掌之
上。只见陈洁笑着看到我。

  「儿子,没想到你竟然射了这么多了,看来这段时间你的欲望积累了不少哦,
这样可对身体不好哦,以后想的话就来找妈妈吧,妈妈会帮你解决你的问题的。」

  「谢谢妈妈,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

  听着我说完后,在我不可思议的表情中,陈洁将手中的精液都吃进了嘴里,
咽进了肚子。

  「妈妈,你这是?」

  「嘿嘿,儿子的这些东西可不能浪费哦,如果浪费的话那多可惜呀。」

  同时只见她不停的吧唧着嘴,仿佛意犹未尽的摸样,这不禁让我大开眼界。

  「好了,坏儿子,你都已经舒服过了,是不是可以帮帮妈妈呢?」

  说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到陈洁脱掉了护士裙和内裤,将她湿漉漉的
小穴对准了我的嘴,看着她的样子,我自然知道她的意思。

  于是我便开张了嘴,吸住了对方的小穴。只见一股股腥腥咸咸的东西顺着我
的嘴流进了我的肚子。在我的吮吸之下,对方的淫水越流越多,我一时间竟然来
不及完全的吞下,只能任由它们流在我的脸上。

  「啊——儿子,你的嘴好厉害,吸的妈妈好舒服呢——」

  只见陈洁抬着头闭着眼,一脸兴奋的说着。她的话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于是
我伸出了舌头,不断的舔舐起她的小穴来,并且不时的舔舐着她的阴蒂,这般刺
激的感觉,让她不由的舒服的不能自己,口中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多,同时不断的
说着,好儿子,妈妈还要之类的。

  就在这时,我将自己的脸紧紧的贴住了对方的小穴,同时用舌头撑开了对方
的阴道口,伸进了对方的阴道之中,在对方的阴道里,不断的搅动啊。

  「啊——好儿子,你的——你的舌头伸进妈妈的小穴了——啊——好舒服—
—啊——」

  「怎么样,妈妈,儿子的舌头厉害吧」

  我艰难的说着。

  「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弄的妈妈好舒服吧,对就是那,啊——好舒服—
—」

  看着对方一脸淫荡的表情,我搅动的速度也不断的加快了起来。就这样,随
着我的吮吸,对方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只见对方突然说道。

 「啊——不行了——妈妈——妈妈要高潮了——啊——妈妈被自己儿子的舌

  头弄的高潮了——啊——」

  就着我就感觉到对方大量的淫水一下子从小穴中蜂拥而出,将我的脸也完全
的打湿了,高潮后的她顺势的躺在了我身边。

  我转过身,将手放在她的乳房上,仔细的把玩着,同时小声的说道。

  「怎么样妈妈,刚才儿子的服务可还满意不。」

  只见陈洁转过身,看着我,笑着说道。

  「妈妈刚才对儿子的表现可是相当的满意哦,没想到你的舌头竟然这样厉害,
一直往我的小穴里钻呢。」

  「对啦,妈妈刚才的淫水可是弄了我一脸哦。」

  说着我便用手抹了抹脸,陈洁看到我这个摸样,没有感到任何的异样,只见
她笑着说道。

  「这可是免费刚你洗脸哦,还有这东西可是很珍贵的东西哦,不过看在儿子
的份上你也不用特意的谢我啦,咯咯咯——」

  听着对方一边说着,一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让我一阵的无语,没想到我的
话根本没有刺激到对方,让对方感觉丝毫的不好意思,听着她这么说后,我一下
子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就在这时,我发现对方的手伸向了我的下体,将我的鸡巴抓在了手中,刚才
帮对方口交的时候,我的鸡巴早就已经恢复了神彩。只见对方抚摸了一阵后,缓
缓的说道。

  「嘿嘿,坏儿子,你的小弟弟又恢复了精力哦,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坏事呢?」

  「嘿嘿,儿子还年轻么,所以罗,自然没那么容易满足啦,妈妈是不是现在
也很想要呢?」

  听到我的话后,对方松开了握着我鸡巴的手,身体平躺了下来,笑嘻嘻的说
道。

  「既然这样的话,作为妈妈的我,自然应该要充分缓解儿子的欲望啦,这次
就让妈妈下面的小嘴来帮你吧。」

  说完后,对方朝我露出了挑逗的表情,看着对方这个摸样,让我不禁咽了咽
口水。和自己的妈妈相比,陈洁显然要开放的多,而此刻的陈洁仿佛也已经深深
的陷入到了妈妈这个角色之中,无法自拔了。

  不过看着对方这么主动的摸样,我自然不可能再做到什么坐怀不乱了,毕竟
这样一个美人放在我的面前,如果不好好的享受,那才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了。

  于是我朝她嘿嘿一笑,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了对方的身下,只见对方一
阵痴痴的看着我,同时已经张开了她的双腿,手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小穴,同时
我可以看到她的手上充满了亮晶晶的液体。

  看到我来到她的身下后,对方用手撑开了自己的小穴,一脸挑逗的说道。

  「来吧,儿子,让妈妈感受下儿子的大鸡吧吧。」

  说着,还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副欲求不满的摸样。于是我便握住了
自己的鸡巴,在对方的小穴上摩擦了起来,不过迟迟没有插进对方的小穴中,我
想看看随着我的挑逗,对方会是怎么样的摸样。

  果然感受到我火热的鸡巴,不断的摩擦着自己的阴唇,不过却始终没有插入,
让对方显得有些着急起来。毕竟随着我的摩擦,她阴道中流出的淫水也越来越多,
小穴也觉得异常的瘙痒难受。

  看到我竟然一副不慌不忙的摸样,心中不由的一阵着急,在忍耐了一阵会,
便开口哀求道。

  「坏儿子,你的鸡巴弄的人家好痒,别老是在外面摩擦么,快点插进妈妈的
骚穴吧,妈妈快忍不住了。」

  不过听着对方的话语,我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摸样,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
劲的在她的小穴上摩擦着,看着对方那越流越多的淫水,已经那片被淫水打湿的
黑森林。看到我对她的话没有任何反应的摸样,陈洁终于按捺不住了。

  只见她伸出了小手,一把将我的鸡巴抓在手中,接着就用力的将我的鸡巴插
进自己的小穴之中。就这样,随着陈洁的引领,我的鸡巴一点点的消失在了对方
的小穴里,直到整根鸡巴都插进了对方的阴道之中后,对方口中不由的发出了一
阵舒服的声音。

  「啊——儿子的鸡巴终于插进来了,好大——好舒服啊——」

  「咦,妈妈,刚才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伸手将我的鸡巴往自己的小穴中
塞呢?」

  听到我调戏的话语,陈洁不由的鼻子中哼了一口气,一副不高兴的摸样说着。

  「你还说呢,妈妈叫你插进来,你竟然都不听话,妈妈只能亲自来帮你啦,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该往哪插在着急呢。不用谢我啦。」

  没想到,她竟然能将这种行为描述成这样,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毕
竟刚才的我原本还以为自己这样一说肯定能好好的羞辱对方一番,没想到完全没
起作用不说,还被对方反将了一军,就这样我的鸡巴插在了对方的小穴里,却时
时没有抽插,于是对方再次焦急的说道。

  「儿子,动动你的鸡巴,别插在里面一动不动呀。」

  听到对方的话后,我便开始抽插了起来,其实我刚才也在拼命的忍着,毕竟
陈洁那紧紧的骚穴,让我异常的舒服,当刚插入的时候,我便有种迫不及待的感
觉,不过为了能让对方说一些羞耻的话,我才刻意的忍耐着。

  「啊——儿子的鸡巴好厉害——插的妈妈好舒服——」

  随着我的抽插,陈洁不由的舒服的淫叫了起来,只见她双眼紧闭着,小脸也
便的通红通红的,我抓着对方的双腿,不断的在对方的身体里耕耘着,就在这时,
我听到对方再次说道。

  「好儿子,插的在快点,再深点,用的你大鸡吧狠狠的干妈妈的骚穴吧。」

  听到对方的淫语,我抽插的速度不由的加快起来,同时也一下下的插的更深。

  此刻我仿佛觉得身下的女人真的是自己的妈妈一般,让我不由的一阵兴奋起
来,同时身体更加不由自己的动了起来。

  砰砰砰,我的鸡巴如同打桩机一般,一下下的插在陈洁的身体之中,随着每
一次的抽插,都有大量的淫水被我带出了她的身体。两具肉体的撞击声,不断的
徘徊在值班室之中。

  「怎么样,妈妈,儿子插的你舒服么?」

  我一边卖力的抽插着,一边轻声问道。

  「舒服——太舒服了——儿子实在是太厉害了——啊——」

  「这样啊,妈妈,儿子想看看妈妈的乳房呢——」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看到对方伸出了小手,一点点的解开了护士服的纽扣,
同时将里面白衬衫的纽扣也一并也开了,接着就将衣服扒开,露出了里面的性感
内衣,接着就看到陈洁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背后,将内衣的纽扣也解开了,伸手抬
了抬内衣,便将自己的乳房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只见她一手托着自己的乳房,满脸笑容的看着我。

  「儿子,怎么样,妈妈的乳房漂亮么?」

  「恩,实在太漂亮了。」

  我紧紧的盯着对方的胸部看着,同时感觉自己的鸡巴好像又大了几分,对方
显然对自己身体里的异物,异常的敏感,显然也发现了我的状态,笑着说道。

  「坏儿子,只是看看妈妈的乳房就又让你兴奋的这个样子,你下面的坏东西
比刚才还大了呢,想不想摸摸妈妈的乳房呢?」

  听到对方的提议后,我慌忙的点着头。

  「那么想的话,就好好的摸摸吧,这次种不需要我的帮忙了吧。」

  说着,竟然还朝我眨了眨眼。看到对方调皮的摸样,我伸出了颤抖的双手,
缓缓的放在了对方的胸部,一手一只的,将对方的乳房抓在了手里。感受着对方
那柔软的乳房,我情不自禁的揉捏了起来,看着乳房在我的揉捏下不断的变换着
造型。由于太过激动的缘故,我手上的动作显然有点用力,只见对方皱了皱眉头,
说道。

  「坏儿子,干嘛用那么大的力气揉捏呀,你想将妈妈的乳房捏爆不成。」

  听着对方充满责备的话语,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同时揉捏的力量也减轻了
不少,终于对方的眉头松开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享受的摸样。

  就这样,我一般把玩着对方的乳房,一边狠狠的抽插着对方的小穴。在双重
刺激之下,对方显然得到了更加强烈的快感,只见没多久,对方就呻吟道。

 「啊——乳房被儿子揉的好舒服——小穴也好舒服——妈妈简直太舒服了—

  —不行了——妈妈好像——好像又要去了——」

  听到对方的话后,我不由的抽插的更加的用力起来,同时用手指轻轻的夹着
对方的乳头,对方的乳头不像妈妈那般是黑黑的,而是有点粉红色的摸样,可见
她以前的老公并没有好好的利用它们,这倒是便宜了我。

  就这样,在我的不断抽插之下,我感觉到对方的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腰部,
同时阴道也开始剧烈的收缩了起来,我知道,对方马上就要达到高潮了,于是便
将鸡巴一下下的插的更深,同时也更加的用力起来。

 「啊——太舒服了——啊——被——被自己的儿子干的高潮了——啊——好

  舒服——去——去了。」

  就这样,在对方一声大吼之下,对方身体深处传来了一阵暖流,接着缠着我
的腰的双腿也松了下来,显然对方已经高潮了。不过由于我刚才已经射过一次的
关系,持久力显然比一开始要好了很多,所以并没有射精,而是依旧插在对方的
小穴中。

  看到对方高潮过后,我才继续抽插了起来。

 「啊——儿子——你怎么还没射啊——啊——轻——轻点——太刺激了——

  妈妈受不了了。」

  看着对方没命的哀求着,我非但没有放缓速度,相反抽插的更加卖力起来。

  「怎么样,妈妈,儿子可没那么容易射哦,难得妈妈被我干的不舒服么,不
舒服的话,我就拔出来了哦。」

  说着,我竟然作势真的要将鸡巴拔出来一般,这让对方一下子慌了神,双腿
再次缠在了我的腰上,让我不能将鸡巴拔出来,同时开口道。

 「啊——不——不是的——求求儿子——别拔出来——妈妈错了——快——

  狠狠的用你的大鸡吧干妈妈的骚穴吧。」

  看着对方由于身体的欲望,不断的用言语刺激着我,让我一阵的兴奋。当然
我刚才的动作也只是装装样子而已,我怎么舍得就这样将鸡巴拔出来呢,毕竟我
还没有好好的享受对方的小穴呢。

  没想到,在欲望的刺激之下,对方终于败下阵来,这让我一阵的兴奋。毕竟
今晚我一直落与下风,一直被对方把控着节奏。

  「嘻嘻,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妈妈不喜欢儿子的大鸡吧了呢,才让我要
拔出来呢?」

 「不——不是的——妈妈最喜欢儿子的大鸡吧了——最喜欢儿子这样狠狠干

  妈妈了——实在是太舒服了——」

  听着对方语无伦次的回答,我知道,此刻对方早就被身体的欲望所征服了,
所以才会如此这般。

  「妈妈,儿子很久没有吃妈妈的奶奶了,儿子想——」

  说道这,我估计停顿了下,只见对方慌忙的捧起自己的乳房,一脸淫荡的看
着我,说道。

  「来吧,儿子,快来喝奶奶吧,就像小时候那样。」

  看着对方捧在手中的乳房,我张开了嘴,一把将其含在了口中,狠狠的吮吸
了起来,当然了此刻我并不会吸出什么东西,不过我用力的摸样,仿佛真的要吸
出奶水似的。

  「啊——儿子的嘴太厉害了——吸的妈妈好舒服——儿子喜欢妈妈的乳房么?」

  「喜欢——不过妈妈,我怎么吸了半天没有吸出奶水呢。」

  我明知故问的说着,听到这话后,对方终于第一次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解释道。

  「坏儿子,妈妈又没有怀孕,怎么会有奶水呢?」

  「这样啊,那就让儿子将妈妈的肚子搞大怎么样呢?」

  「坏儿子,你还想将妈妈的肚子搞大——你——」

  当她说道这的时候,我故意用的抽插了几下,让对方一下子将话咽进了肚子
里。

  「怎么样么,妈妈?」

  「啊——坏儿子,怎么突然这么用力的抽插呢,妈妈知道了,妈妈让儿子将
肚子干到,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好耶,那倒时我可要喝很多的奶水哦?」

  「知道了,到时让你喝个够,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好好的干妈妈哦,不然怎么
才能将肚子搞大呢?」

  听到对方的话后,我抽插的更加卖力起来,虽然我不知道这些话是陈洁故意
敷衍我,故意逗我玩的还是什么,不过此刻传在我的耳朵中,却激起了我更大的
淫欲。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在她说淫荡的言语的时候,我会便的更加的兴奋,同时
也会抽插的更加的卖力,所以便开始不断的说着各种淫荡的话来刺激我。诸如好
儿子快点用力的干妈妈,把你的精液都射进妈妈的小穴中,让妈妈在给你生个弟
弟妹妹之类的,每当我听到这些就会觉得异常的兴奋,同时更加死命的抽插,此
刻我的背上早就冒出了丝丝的汗珠,不过我显然没有在意,只是不断的插着身下
这个女人,不断的将她带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此刻在对方的值班室中,自己真正的妈妈就在里面休息,我想妈妈做梦都不
会想到,在对面,自己的同事正和自己的儿子做着这种事情,而且还在扮演母子
相奸这种不论的游戏。

  不知道陈洁巨大的呻吟声是不是被妈妈发现了,想到这我心中便异常的激动,
如果妈妈真的发现的话,那会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产生更加强烈的想法呢,这些当
然我是不会知道的,即使是妈妈会不会发现这件事,我也是不得而知的。

  就这样,在我不断的抽插之中,对方的呻吟声渐渐的变小了许多,我想大概
是高潮太多次以至于体力消耗过大的缘故。

  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也马上就要到达极限了。

  「啊——妈妈的小穴好舒服——儿子要忍不住了——」

  「啊——好儿子——快点将你的精液都射进妈妈的身体里吧,快点将妈妈的
肚子搞大吧。」

  在对方说这话的同时,她就感觉到一股股的暖流不断的冲刷着自己的子宫,
并且争相进入到自己的子宫里面,仿佛在寻找什么的摸样。那滚烫的精液让对方
自然舒服的不能自己,再次达到了高潮。

  两个同时达到高潮的人不断的喘着粗气,而我终于也感受到了这次做爱所带
来的疲劳感,不由的躺在了对方的身体上,而变软的鸡巴却依旧插在对方的小穴
之中,仿佛对这个温暖的地方异常留恋的摸样。

  过了好一会,我才渐渐的恢复了些许的力气。我发现此刻的陈洁用手轻轻的
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脸微笑的看着我,看到我恢复了些许的力气后才说道。

  「坏儿子,都射精了还再插妈妈的小穴里,不拔出来。妈妈的小穴就这么的
舒服么?」

  「是啊,妈妈的小穴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了,儿子怎么舍得拔出来。」

  「真是一个坏儿子。」

  我虽然这么说着,不过还是将鸡巴拔了出来,随着我鸡巴的拔出,一股黄黄
的液体从对方的小穴中流了出来。

  接着我便躺在对方身旁,将对方抱在了怀中。而陈洁仿佛也十分享受我的拥
抱,安静的躺在我的怀里,什么也没说,只是痴痴的看着我。

  就这样,过了很久,陈洁才缓缓开口说道。

  「怎么样,刚才的那种做爱刺激么?」

  「恩,非常的刺激呢?」

  「嘿嘿,告诉姐姐,你刚才是不是真的把我想成了自己的妈妈呢?」

  只见她紧紧的盯着我的双眼,仿佛能看透我的心思一般。于是我便老实的点
了点头。看到我承认后,对方不由的笑的更欢了。

  「我就说么,你肯定也很想和自己的妈妈做爱的吧,要不要姐姐我帮帮你呢?」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哈哈,逗你玩的啦,如果你真的想干你的妈妈的话,就看你的表现罗,其
实姐姐也很期待你干你妈妈的那天呢?」

  陈洁这摸不着头脑的话,让我变的更加的迷糊了起来,不过看她的样子显然
也不准备多说什么了,于是我便不在这件事上纠结了,毕竟对方给我带来了这么
快乐的一个夜晚。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意识到现在已经很晚了,是该和陈洁告别
了,毕竟如果就这样陪着陈洁到天亮的话,我可有很大的风险被妈妈撞见,这样
可就不好了。毕竟我还不想让妈妈知道我的这一面。

  看到我的样子,陈洁显然也知道了些什么,不舍的说道。

  「怎么啦。要走啦。」

  「是啊,如果不走的话我怕会被妈妈发现呢。」

  「也是,对了,上次我的内裤是不是你偷拿的呢?」

  我没想到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事,不好意思的承认了,看到我害羞的摸
样,对方没有任何生气的摸样,相反的,将自己的内裤递给了我,说道。

  「嘿嘿,我就知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我的内裤,就将这条也送给你吧,上面
可有我不少的味道。」

  「可是——这样的话你明天回去不就不能穿内裤了?」

  「没想到你还会替我担心这个,放心吧,即使没穿内裤,别人也不会发现的,
如果你不要的话我可就要收回了哦。」

  听到对方这么说后,我赶忙接过了内裤,看到拿着内裤的摸样,对方的脸上
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表情。

  接着我就和陈洁告别了,走出了值班室,我朝妈妈所在的房间看了一眼,没
有发现任何的动静,显然妈妈应该已经熟睡了吧,想到这我才匆匆的离开。

  此刻一个人在值班室中的陈洁,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此刻她的肚子中充满了
我的精液,只见她突然嘴角扬起,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笑容的含义估计也只有她
一个人才知道吧。

  回到家中的我,回想着今晚的一切,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拿出陈洁送给
我的内裤,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骚味从上面飘荡出来,毕竟这条内裤对方可是穿
了整整一天了。

  陈洁这次的相邀,可以算是一个插曲,接下来我就要好好想想该如何玩弄妈
妈了,毕竟现在的妈妈不断已经摘了环,而已变成了白虎了,玩弄起来应该会更
加的刺激吧。

  想到这我不由的笑了,开始有些期待今后的日子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