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6, 2016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第二十五章 突破底线

            第二十五章  突破底线

  第二天,我等到妈妈上班去后,才匆匆的溜出了家门,毕竟昨天的宾馆还没
退房呢,走在路上,我还在回味昨天的一切,仿佛还是那么的不真实,没想到妈
妈竟然会为了我主动将环摘了下来,这对我来说可不得不谓是一个好消息,不过
同时,没想到妈妈会对我用情那些深,让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毕竟看到妈妈这个摸样,我知道要以自己真正的身份和妈妈发生关系,这难
度又变大了不少,不过这些难度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对此我自然不能抱怨什么了,
很快我就来到了昨晚的宾馆。

  在退房的时候,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前台的服务员对我投来的异样的目光,
可见昨晚和妈妈那激烈的做爱,他们显然也听到了什么动静,不过这种宾馆的隔
音效果一般来说都不怎么样,所以被听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对他们那异样的目光仿佛视而不见一般,继续办理着退房的手续,而他们
显然也很有职业素质,虽然看我的目光有些异样,不过始终都没有说些什么。这
宾馆我想下次肯定不会再来了,所以根本不担心他们会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毕竟我所登记的身份证也都是伪造的,好不容易才办完了退房手续,我才离
开了宾馆,赶回了自己的家。

  我坐在了家中的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不过显然,我的注意力并不在电视当
中。此刻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妈妈那浓密的阴毛,看来网上说的,一般阴毛浓密
的女人,性欲都不会低,从妈妈最近两次做爱的情况就可见一般了。

  不过她在和爸爸的做爱的时候,显然没有这么的疯狂,估计是担心爸爸会嫌
弃自己,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吧,反正这倒便宜了我,毕竟妈妈那强烈的性欲给
我带来了不少的方便。

  回想着,妈妈告诉我要和自己老公做爱的时候,那纠结的表情,让我不由的
一阵兴奋,曾几何时,我根本不能想象,自己妈妈的做爱还要经过我的同意,而
且最爱的那个对象还是我的爸爸,想想就觉得异常的刺激。

  这时,电视中放起了卫生巾的广告,这广告自然而然让我联想到了自己妈妈
那浓密的下体,那乌黑发亮的阴毛,看来是时候找个机会将妈妈的阴毛给剃的干
干净净的了,不知道当看到自己光溜溜的下体的时候,妈妈会是什么感觉呢,是
不是会让她觉得更加的羞耻,从而让她完全将自己放开呢,想到这我不由的开始
有些期待起来。

  不过对于要如何说服个性保守的妈妈,将她的阴毛都剃干净,这对我来说也
不可不谓是一个难题,看来我必须要好好计划一番了,想到这,我的脑海中便浮
现出了一个又一个天马行空般的计划来。

  这一天,我的脑海中都是妈妈的身影,只是妈妈那光溜溜的摸样,让我觉得
自己的内心异常的燥热,异常的难受。

  直到妈妈下班回家的时候,我依旧是这般的状态。妈妈打开房门后,看到正
在客厅中看电视我的,温柔的说道。

  「儿子,在看电视休息呢?」

  「恩,今天复习一天了,我估摸着妈妈也要下班了,所以就看了会电视休息
一下。」

  我随口编者谎话,不过现在的妈妈,显然完全相信了我说的话,毕竟此刻儿
子的成绩摆在她面前,让她怎么会对我的话产生任何的怀疑呢。

  「这样啊,你这样懂的劳逸结合也是不错的,以前妈妈还担心你一直这样拼
命学习会影响身体呢?」

  「恩,知道了妈妈,我以后会注意的。」

  我看着妈妈站在门口一边脱着鞋子,一边和我温柔着说着,不知道为什么,
我有种马上冲过去,将妈妈扑到在地上,狠狠干妈妈的冲动,不过还是被我的理
性也压制住了,毕竟现在做这些的,我好不容易计划好的一切就有可能会付诸东
流了。

  「好了,儿子,你先休息会吧,妈妈先去换身衣服,马上给你去准备好吃的。」

  「谢谢妈妈。」

  我说完后,只见妈妈扭动着屁股朝自己的房间中走去,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
我的眼睛仿佛是X光机一般,将妈妈穿上身上的衣服自动的过滤了,此刻我仿佛
感觉到,妈妈正光溜溜的走向自己的卧室。

  看着妈妈消失在我视线中后,我不禁咽了咽口水,内心一阵的彭拜,过了不
多一会,妈妈便穿了一身宽松的家居服走了出来,朝我微微一笑后便走进了厨房,
妈妈的笑容仿佛是世间最强的春药一般,弄的我春心荡漾起来。

  看着妈妈走进厨房我,我忙跟了上去,来到妈妈身旁,微笑的看着妈妈,小
声说道。

  「妈妈,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还是让我来帮你一起准备晚饭吧。」

  「好啊,那就多谢儿子了。」

  看着我主动要求帮忙,妈妈自然显得十分的开心,就这样妈妈拜托我帮忙洗
菜,我一边洗着菜,一边偷瞄着身旁的妈妈,只见她正专注的手上的动作,根本
没有发现自己儿子那火热的眼神。

  虽然现在妈妈身上穿了一样宽松的衣服,不过却丝毫没有影响她那玲珑的身
材,让我一边洗着菜,一边欣赏着身边的美景。我将洗好的菜递给了妈妈,同时
有意无意的触碰着妈妈的身体,对此妈妈没有任何的防备,在她的内心深处,自
己的儿子这么碰着她仿佛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见妈妈突然转身,爬到了椅子上,仿佛要拿什么高处的东西一般,我看到
这,赶忙的跑了过去,关切的说道。

  「小心点,妈妈。」

  妈妈听到我关切的话语后,不由的低下了头,看了看我,温柔的说道。

  「没关系的,儿子。」

  「不如让我扶着你吧,这样能安全点。」

  「那就拜托你了。」

  听到我的提议后,妈妈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妥,于是我便将手紧紧的揉住了
妈妈的腰,而脸正好贴在了妈妈的屁股附近,一股股幽香的气味,瞬间流入了我
的脑海之中。就在这时,我突然将自己的脸埋进了妈妈的屁股中,狠狠的吮吸了
一口。

  我这个动作,让站在椅子上的妈妈不由的停下了说着的动作,当然朝下看的
时候,我已经恢复了正常,妈妈摇了摇头,仿佛觉得是自己多心了,不过接下来
妈妈的动作变的快了不少,可见我刚才的突然袭击还是起了些动作的。

  妈妈走下椅子后,还不停的感谢我,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儿子刚才已经将
她意淫了一番。这从这次占了妈妈便宜后,在接下来的日子了,我也开始不断的
吃起了妈妈的豆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仿佛对此并不在意的样子。

  晚上我也一直和妈妈保持着电话,同时叙说彼此的思念,不过这几次我都没
有和妈妈聊到她将环拿掉的事,因为我想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再来用这样事刺激妈
妈。

  同时接下里的日子了,我有多次用手有意无意的触碰着妈妈的乳房,就这样,
经过多次后,妈妈仿佛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小心的注意起自己的动作,让我
触碰妈妈乳房的机会一下子变少了许多。

  看来妈妈也发现了我不轨的行为,不过既然妈妈没有马上严肃的批评我,看
来还是没有达到妈妈的底线,想到这我的胆子不由的变大了许多。

  同时这几天,妈妈也是充满了烦恼,尤其是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有意无意的
触碰自己身体的敏感部位,让妈妈不由的一阵头疼,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儿子
也到了青春期了,估计这些也只是对女性的好奇而已,想来过不了多久他就不会
再做这些荒唐的举动了吧,想到这,妈妈也没有对我责备什么。

  其实妈妈此刻的心中对我还是有着深深的愧疚的,毕竟自己和儿子一般大的
男孩上了床,而且还会他将身体中的避孕环给拿了出来,想要给对方生孩子,这
些事情如果被自己的儿子知道的,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会有什么反应。综合种种的
原因,让妈妈对我的举动采取了放任的态度。

  就是由于妈妈的放任,让我不由的一次次的得寸进尺起来,吃妈妈豆腐的次
数也一直比一次的多,让我过足了瘾。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间我的寒假也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而我
也只是在号称自己的生日的时候和妈妈缠绵了一次,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两都
很默契的没有要求再次的见面,不过现在今后那么多时间的禁欲,以及这段时间
对妈妈的揩油,我的欲望也到了难以附加的程度了,这天晚上我照例拨通了妈妈
的电话。

  「老婆,好久没见你了,好想你呢?」

  接通电话后,我便直接这么说到,我的言下之意很明白,就是想在次见到对
方,不过见到对方后会发生些什么,我想妈妈比我心里更加的清楚。

  「是啊,好久没见了,我也想你呢,老公。」

  听着妈妈落寞的说道,我知道,妈妈心中的思念并不比我少多少,这让我感
觉到有戏,便急忙回到。

  「那样的话,我们不如抽个空见一面吧。」

  「可是——」

  听着妈妈犹豫的声音,我不知道妈妈在想些什么,毕竟如果这么想我的话,
对于我提出的要求,妈妈应该会比我更加的兴奋才对,不过还没等我说什么,就
听到从电话中传来的妈妈的声音。

  「我儿子,最近放假在家里呢,所以不是很方便呢?」

  「那老婆,你只要随便找个理由不就可以了。」

  「不过,我怕一直找理由的话,迟早会被他发现呢?」

  「那怎么办呢?」

  我焦急的说道,妈妈显然也从我的言语中听出了我的焦急,这让妈妈一下子
有些犯难起来,不了许多才听到妈妈开口说道。

  「要不你就在忍几天,很快我儿子就要上学了。」

  听着妈妈这般话语,我心中不由的觉得,我的本尊在妈妈心中其实也占着举
足轻重的作用,不然的话面对自己情人的相邀,妈妈不会这么犹豫不定的。

  「可是老婆,我真的好像你,这两天我只能看着那天拍的照片,发泄心中的
思念呢。」

  妈妈没想到我会突然提起照片的事情,这让妈妈不由的回想起那晚在爱情宾
馆中发生的一切,让妈妈不由的春心荡漾起来,毕竟自己那晚竟然会穿那种羞耻
的衣服,而且还让对方拍照了,这让妈妈自己也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渐渐的,
我从电话中听到了,对方传来的略带急促的喘息声。

  见到此,我自然知道,妈妈此刻肯定也浮现出了那晚,自己淫荡的摸样,这
样肯定能让妈妈更加的按耐不住心中的欲望,于是便接着说道。

  「好老婆,你那晚给我的礼物我还没有好好的利用呢,所以——」

  「讨厌——」

  妈妈听到我提起礼物的事情,自然是指她将环摘到那件事,而没有好好利用,
显然也意味着没有将她的肚子搞大,这让妈妈不由的又羞又躁起来。

  「怎么了嘛老婆,我真的好像见你呢,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么?」

  面对我一遍遍的哀求,妈妈不由的心软了,毕竟电话那头可是自己最深爱的
男人啊,终于妈妈仿佛下定决心似的说道。

  「那要不这样,过几天我正好值夜班,要不你就来我的医院见我吧。」

  妈妈越说声音越小,毕竟她这是是主动邀请我,在医院中和她缠绵,这对她
来说,简直没有比这更害羞的事情了,听到妈妈主动提起医院,我不由的精神了
起来,因为我原本的计划也是在医院中玩弄妈妈,不过当然不是妈妈的值班室了,
而是一个更棒的地方。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老婆你真好。」

  「真是的,让你等几天你都等不了,唉。」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叹着气,仿佛十分无奈的样子。

  「对了,那我到时在哪等你呢。」

  「要不你还是在我的值班室等我吧。」

  我早就料到了妈妈的答案,所以没有什么意外,不过我的目标可不是这个,
便再次说道。

  「老婆,我想在其他地方呢?」

  「啊——」

  妈妈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这么说,本来嘛,对妈妈来说让对方来自己的值班室,
已经让她感觉冒了很大的风险了,毕竟那晚的值班可不止她一个人,她还是有被
同事发现的风险的,没想到我竟然会提出在其他地方,这怎么能让妈妈不惊讶。

  「其实我想在妇产科室和你——」

  「这怎么可以啊——」

  还没等我说完,妈妈便激动的打断了我,面对妈妈的反应,我自然没有感到
任何的意外,其实我也早就想到了说辞,便接着告诉妈妈。

  「其实啊,我下学期的生理课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我想让老婆你教教我
一些知识,这样我说不准生理课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这个——」

  听到我竟然才自己的学习作为借口,让妈妈一下子犯了难,也不好意思直接
拒绝了,看着妈妈有些动摇的样子,我便继续给妈妈施压。

  「好嘛,老婆,那地方应该很偏僻的,不过被别人发现的啦,而且我也想要
对你送给我的礼物有更多的了解么。」

  「好——好吧——」

  听着我一遍遍的劝说,妈妈终于好不容易才答应了下来,听到妈妈答应后,
我显得十分的兴奋,虽然妈妈答应的很勉强,不过对我来说也无所谓,只要妈妈
能答应就行。

  就着我便又和妈妈说着些甜蜜的话语,而妈妈显得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毕竟刚才自己才答应了对方这么荒唐的要求,虽然说妈妈在一答应后便后悔了,
不过此刻也已经晚了,说出去的话有如泼出去的水,让妈妈没有选择了。

  就在妈妈心不在焉的过程中,我们挂了电话,挂完电话后,我显得异常的兴
奋,而通过监控我发现妈妈的眉头紧锁的,显得十分的无奈,十分的纠结,不过
这些就不是我关心的了,至于说到时怎么去妇产科室,我想妈妈肯定事先也会办
妥的,不用我操心,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妈妈的同事会发现了,毕竟通过刚才的
电话,我也得知了那天和妈妈一起值班的不是陈洁,而是另一个我不认识的阿姨,
我虽然很喜欢在别的地方干妈妈,不过也不希望被别人发现。

  就这样隔天我给陈洁打了个电话过去,陈洁刚一接通,便有些温怒的说道。

  「哟,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呢?」

  这让我不由的一阵紧张,的确最近由于攻略妈妈的关系,对陈洁的确有些疏
远了,难道她会有些生气呢,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最近有点忙,所以——」

  「哼,你是忙着和王护士做爱吧。」

  还没等我说完,陈洁就粗鲁的打断了我的话,并且直白的说着,这让我一下
子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毕竟此刻的我还有求于对方呢。

  「不——不是的——你误会啦——」

  我吞吞吐吐的说道,而电话那头的陈洁,显然不会相信我说的,此刻她仿佛
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说道。

  「你这大忙人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又有什么事情要求我了吧。」

  被陈洁就这样点穿自己的想法,让我更加的不知所措,我只能老实的说道。

  「是的,其实这次是有些事情,想要找你帮忙。」

  「你啊,也只有在想我帮忙的时候才会找我,唉。」

  听着陈洁仿佛怨妇一般的话语,让我不由的一阵紧张,生怕对方会不帮自己,
急忙解释道。

  「不是的,亲爱的,这次是我不好,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的。」

  「补偿,你打算怎么补偿呢?」

  听到我说要补偿后,对方的心情才终于渐渐的变好起来。

  「你说吧,你需要我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

  我保证道,面对我这郑重的语气,对方一下子咯咯咯的笑了出来。

  「好了,刚才逗你玩的啦,看你紧张的摸样。」

  虽然对方说刚才是和我开玩笑的,不过我显然不觉得刚才陈洁是故意逗我,
毕竟刚才的语气中我还是真真正正的听出了对方的不满,不过我还是装作没发现
的样子,恍然大悟的说道。

  「这样啊,看我过几天不好好收拾你。」

  「哦?你想怎么收拾我呢?」

  听着陈洁充满挑逗的话语,让我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你说能怎么收拾呢。」

  说着我便发出了一阵的坏笑。

  「别以为我就只能找你哦,其实我觉得王护士的儿子不错,嘿嘿,到时我去
找他好了。」

  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聊到我,不过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结了,直
接的说道。

  「其实过几天,我想在王护士值班的时候,在妇产科中玩弄她,所以我想让
你帮忙,调个班,到时和王护士一起值晚班。」

  「啊——没想到你这个小坏蛋那么会玩,我可以想象到到时王护士会有多惨
了。」

  「好啦,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嘛。」

  「帮,这种忙我怎么能不帮呢,我也很享受王护士出丑的摸样呢。」

  得到对方的答应后,我们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后,才挂了电话,挂完电话
后,我才总算松了口气,刚才的电话可让我紧张坏了,毕竟如果一个弄的不好,
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还好一切都完美的解决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洁找了个理由,和那晚一起和妈妈值晚班的同事换了个班,
对此妈妈的同事们也没觉得有任何的不妥。虽然说最近陈洁换班的次数有些多了,
不过想来她肯定也有事情吧,说不准是找了新男朋友之类的,妈妈对此也没有放
在心上。

  而是找了个时间,将妇产科室的钥匙弄到了手,看着手中的钥匙,妈妈的心
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很快就到了妈妈值班的那一天,同时也是我们约定的那一天。

  在当天下午我就收到了妈妈的短信,短信上写着你晚上先找个地方躲着,不
要被任何人发现,到时我在告诉你在哪里见我。我收到信息后急忙回了句知道了,
不过被任何人发现的。

  看着妈妈那么小心的摸样,可见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充满着不安,生怕会被自
己的同事发现什么,其实妈妈根本不知道,此刻和她一起值班的同事早就知道了
她的所作所为,而且也知道她在今晚会做些什么。

  不知道妈妈知道事实的真相后,会表现的如何呢,不过我当然不会让妈妈知
道这一切,同时也和陈洁说好了,她只是在暗中帮助我,绝对不会让王护士联想
到和自己的关系的。

  我很晚才走出家门,小心翼翼的躲在了医院的角落中,耐心的等着妈妈的短
信。此刻的妈妈心情异常的紧张,在巡视病房的时候也心不在焉的摸样,一旁的
陈洁见此情景不由在心中一阵的冷笑,当然她不会揭穿妈妈的窘态就是了,终于
将病房巡视完后,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值班室。

  待在值班室中的妈妈,不时的在房间中走动着,时而耳朵贴着门上,听着房
间外的动静,直到过了很久,料想自己的同事已经睡着后,才小心翼翼的走出了
房间,轻轻的将房门关上,再次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妈妈不知道的是,当她走远后,对面值班室的门打开了,只见陈洁站在门口,
朝对方消失的地方望去,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接着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就在这时,我收到了妈妈的消息,告知了我见面的地方,我便急匆匆的朝对
方告诉的地方走去。当我来到那个地方后,只见妈妈早就已经到了,只见她不时
的张望着周围,好确定真的没有任何人出现。

  当她看到我的身影后,便跑了过来,什么也没说的,便拉着我的手朝妇产科
室走去,一路上妈妈都显得异常的紧张,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我也没有调戏对方,
深怕会引来对方的不满,最终导致对方的退缩。

  好不容易我们才来到了妇产科室,只见妈妈拿出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钥匙,
小心的打开了门,我们这才走了进去。关上房门后的妈妈,显然松了一口气,心
想还好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人,不过还没等妈妈完全放松下来,就看到我正要打
开屋内的灯光,这让妈妈再次一阵紧张起来,只见她急忙制止了我的动作,小声
的说道。

  「你想找死啊,还开灯,万一被别人发现这里的灯光找过来怎么办。」

  听着妈妈埋怨的样子,我停下了正要准备开灯的手,一脸歉意的看着妈妈,
不好意思的说道。

  「抱歉啊,我没想到这么多,不过今天你是要来给我讲解的呀,这样黑灯瞎
火的怎么办呢?」

  说着我便环顾了下四周,妈妈见此,不由的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的从一旁
的角落中拿出了一个小的探照灯,递给了我。

  「好啦,你就用这个将就一下把。」

  我打开了探照灯,顿时一股昏暗的灯光出现在了房间之中,虽然说不是很明
亮,不过也好过于没有把。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事,妈妈竟然连这种东西也准备
了,可见她对今晚的事情,是仔细的思考过的。

  「好啦,亲爱的,今晚的时间可不多哦,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妈妈听到我的话后,不由的低下了头,她哪会不知道我这话的意思,只见她
缓缓的脱掉了自己的护士裙,同时也脱掉了内裤,就这样一脸扭捏的站在我的身
前,对于妈妈只脱了自己下面的裤子,对此我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我是已让妈妈
教我生理知识为借口才约她到这的,自然不需要连衣服也一起脱了。

  「好啦,我的老婆老师,你准备怎么教我呢,这样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呢?」

  「坏老公,你急什么呢,一会我躺到那,在慢慢和你讲。」

  说着妈妈便指了指在一旁的床,这个床原本是为那些检查妇科的女人准备的,
没想到现在马上就会成为我和妈妈发泄淫欲的地方了。

  「那老婆你还不赶快躺上去。」

  只见妈妈朝我白了白眼,什么也没说的缓缓的走向了床边,接着便躺在了床
上,弓起了双腿,这样妈妈的整个下体一下子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之中。于是我急
忙将探照灯的光都照射在妈妈的下体上。看着我这般摸样,妈妈害羞的闭上了眼
睛。

  片刻之后,妈妈深吸了一口气,才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掰开了自己的小穴,用
由于紧张而变得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

  「好了,你仔细看了,这就是女人的阴唇。」

  说着,妈妈便用手抓着自己的阴唇,好让我能够更加的明白。

  「原来这就是女人的阴唇啊,虽然和老婆做过那么多次了,可是以前的我根
本不知道呢。」

  说着我便用手拨弄起了妈妈的阴唇。妈妈听到我说和她做过很多次的时候,
身体不由的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也就平静了下来。

  「好了,你知道了吧,这就是女人的阴道口。」

  说着,妈妈便将自己的小穴用力的掰开,露出了里面的嫩肉,看着妈妈的阴
道仿佛一张小嘴似的完全的在我面前张开了,我不由的一阵兴奋,急忙伸手在妈
妈的阴道口拨弄起来,被我这么一拨弄,让妈妈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些痒痒的,便
急忙制止的了我动作,正当她想继续解释的时候,我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咦,老婆,阴道口上方好像还有个洞呢,这是什么啊,以前都没注意啊。」

  说着我便用手指在这上面拨弄一起,还想将手指插入其中,感受到我的动作
后,妈妈不由的一阵紧张,急忙制止道。

  「别——别用手指插那里啊——那个地方叫做尿道,是女人尿尿的地方啊—
—停——停下啊——别插啊——」

  听到妈妈惊慌的话语后,我才没有再次尝试将手指插进里面,感受到这,妈
妈才不由的放松了下来,如果我真的将手指插进自己的尿道的话,天知道会怎么
样。

  「这么说的话,这地方不是和我的鸡巴一样了,我的鸡巴也是用来尿尿的。」

  「恩——也可以这么说啦——」

  「那如果一样的话,应该也可以插罗。」

  说着我便再次拨弄起了妈妈的尿道口,我这举动让妈妈不由的吓坏了,急忙
解释道。

  「虽然说都是用来尿尿的,不过这个地方可不能插啊,知道么?」

  「哦,知道啦老婆。」

  听到我仿佛明白这个地方不能插后,妈妈才叹了口气。

  「咦,这个突起的地方是什么呢?」

  我一脸好奇的盯着妈妈的阴蒂,用手指轻轻的挑逗起来,自己的阴蒂被我刺
激之后,让妈妈不由的一阵兴奋起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来了感觉,只见妈妈用
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这——这个地方叫做阴蒂——刺激这个地方的话会让女人产生兴奋的感觉

  的,啊——别——别在摸了,我快受不了了。」

  看着妈妈满脸通红的摸样,我不由的停下了手中的刺激,我发现此刻妈妈的
小穴已经渐渐变的湿润起来,而妈妈此刻依旧用双手撑开着小穴,所以我能清楚
的看到那淫水缓缓流出的摸样,我伸手在妈妈的小穴上抚摸了一把,将淫水粘在
自己的手上,一脸兴奋的说道。

  「老婆,你的阴道中流出了水了哦,这是什么水呢,难不成你尿尿啦。」

  「坏蛋——这些你明明知道是什么,还这么说。」

  「好啦,老婆你就好好告诉我是什么呗,万一我猜错的话可就不好啦。」

  「真是拿你没办法,这个,这个是女人的淫水啦,当女人产生性欲的时候,
就会分泌出这个,好让男人的阴茎能够更加顺利的进入女人的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老婆你现在这个摸样,是不是想让我的阴茎进入你的阴
道呢?」

  「讨厌,还不是你刚才在我身上乱动的关系,不然——不然——我怎么会—
—」

  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妈妈的辩解也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我朝妈妈嘿嘿一
笑后,便也没有继续刺激妈妈,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旁的柜子中摆着一个扩阴器,
便走了过去,将它从柜子中拿了出来。

  在妈妈的眼前晃了两下,问道。

  「老婆,这东西是什么呢,怎么有点像开红酒的东西呢,妇产科里怎么会有
这种东西呢。」

  妈妈看着我手上拿着的东西,自然知道是什么,不过她显然没有料到我竟然
会将这个和开红酒的启瓶器联系在一起,纠结了一阵后才缓缓说道。

  「这个,不是开红酒的启瓶器,而是叫做扩阴器。」

  说道这,妈妈不由的停顿了下来,见此我便追问道。

  「那这个东西有什么作用呢?是做什么的呢?」

  妈妈此刻真希望我不要那么好学的追问到底,不过终于没有办法,开口道。

  「这个东西能将女人的阴道撑开,好观察阴道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说完后,妈妈不由的一阵紧张,心想对方不会想在自己身上用这个东西吧,
不过俗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当妈妈还在担忧当中便传来了我的声音。

  「那我能不能用用这个东西呢?」

  看着我一脸好奇的摸样,妈妈叹了口气,终于点了点头。我兴奋的将扩阴器
塞进了妈妈的小穴中,一点点的将妈妈的小穴完全的撑开了,此刻妈妈作为女人
做隐秘的地方一下子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仔细的观察着妈妈的阴道,发现妈妈的阴道粉红粉红的,同时在阴道中还
充满了各种的褶皱,想来这些是让妈妈产生强烈快感的最为关键的东西吧,同时
我发现在妈妈的阴道深处,有一团红红的东西,我猜想这大概就是妈妈子宫所在
的位置了,我这般想着,开口问道。

  「咦,老婆,你的阴道中好像有很多的皱纹呢,这些是做什么用的啊。」

  「这些——这些是让女人产生快感的东西,同时也能让男人感受到快感。」

  此刻冰冷的扩阴器插在自己的小穴中,让妈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同时自己
最私密的地方此刻也完全的暴露在了对方的眼前,而且对方还在这么仔细的观察
着,这让妈妈有种说不出的羞愧感,正当妈妈沉浸在深深的羞愧之中的时候,我
再次开口问道。

  「老婆,你阴道最深的地方好像有团红红的东西,这是什么呀。」

  此刻的妈妈已经习惯被我问这些让她难堪的问题了,便也不在犹豫的直接回
答道。

  「这个叫做子宫颈,是和子宫连接的地方。」

  「这样啊,那难说说这里面就是子宫啦?」

  「也可以这么说。」

  「那么说到时老婆的肚子被我干大后,我们的宝宝就在那里面罗。」

  听着我淫秽的话语,想着自己现在已经将环摘掉了,那么被搞大肚子也是迟
早的事情了,想到这妈妈不由的一阵羞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于是便选择
了沉默。看着妈妈一副紧张的摸样,我不由的笑了笑。

  随着我言语的刺激,妈妈的小穴中不断的分泌着大量的淫水,此刻的床上早
就出现了一滩淡淡的水渍。于是我便将手伸进了妈妈的阴道中,抚摸着妈妈那充
满褶皱的阴道,由于此刻妈妈的阴道被扩阴器完全的撑开了,所以我手指插入的
根本没有费半点力气。

  感受着我的手指不断的刺激着自己的阴道,让妈妈不由的一阵舒服,同时也
分泌出了更加多的淫水,终于在我抚摸了一阵后,妈妈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好——好了吧,你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现在应该对女人的身体很了解了
吧——啊——别——别用手指老摸那啊——啊——」

  随着我的刺激,让妈妈不由的发出了阵阵的淫叫,只见妈妈努力的撑起了身
体,看着我紧紧盯着自己下体观察的摸样,让妈妈一下子不知道接着该说些什么。

  「咦,这里有块布呢?是做什么用的啊。」

  看着我抬头望着挂在一旁的布,眼见我不在盯着自己的下体不放后,妈妈终
于松了口气,解释道。

  「这个是为了检查的时候,不至于让被检查人感觉尴尬才设置的,布拉上后,
被检查人就看不到自己检查的过程了,就避免了尴尬了。」

  「原来是这样啊。」

  说着我便将布给拉上了,这样妈妈也就看不到我在做些什么了。看到我将布
拉上后,妈妈不由紧张的问道。

  「你——你在做什么呀——」

  「嘻嘻,没什么啦,我只是觉得老婆会紧张,所以才将这个拉上的,毕竟我
还要温习下今天了解的东西呢,这样才不会忘了么。」

  听到我的解释后,妈妈终于不再说什么了。当拉上布后,我便将手机掏了出
来,对着妈妈的下体不断的拍了起来,毕竟这可是难得机会,如果不拍些什么的
话那可就太可惜了。

  当然拉上布后,妈妈自然无法得知我在做些什么,更不知道此刻对方竟来不
断的拍摄着自己的下体,不断的用照片记录下自己最隐私的地方。不知道妈妈知
道我的所作所为后会有什么想法,不过我想她是没有机会知道了就是了。

  就这样,我将妈妈的小穴拍了个过瘾,才收起了手机,望着那白色的布,我
心想,现在我可以为所欲为了。

  于是我便爬上了床,将自己的鸡巴掏了出来,在妈妈的小穴上摩擦起来,很
快妈妈便感觉到了对方的异常,她感觉到有一个火热的东西正在不断的刺激着自
己的小穴,妈妈哪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由紧张的说道。

  「你——你想做什么呀——」

  「嘻嘻,老婆你放心啦,今晚你那么认真的给我补习功课,作为老公的我怎
么能不表示些什么呢,你只要静静的享受就是了。」

  听到我的话,不仅没让妈妈放松下来,相反变的更加的紧张了起来,毕竟她
不知道我正在对她的下体做些什么。就在这时,我将插在妈妈阴道中的扩阴器拔
了出来,同时将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

  「啊——」

  面对突然插入的鸡巴,妈妈没有丝毫的准备,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中进入了一
个火热粗壮的东西,让她一阵的舒服。

  听到妈妈的呻吟声后,我便开始卖力的抽插了起来,早就被激起了性欲的妈
妈不由的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啊——你——你不是只说在这你教你——啊——你可——可没说——啊—

  —」

  由于舒服,妈妈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听着妈妈话语,我抽插的也更
加的卖力起来,小小的床显然经不住我这么猛烈的抽插,开始吱吱的晃动起来,
不过我却丝毫没有想要放慢速度的想法,依旧不断的将自己的鸡巴插进妈妈的身
体深处。

  「啊——好舒服——啊——」

  「嘿嘿,老婆,这是作为你教我的回报,老婆你喜欢么?」

  「啊——喜欢——啊——太舒服了啊——啊——插到花心了——啊——」

  听着妈妈不断的呻吟,我知道妈妈渐渐的进入了状态,便更加卖力的抽插了
起来,而此刻的妈妈早就不再顾忌会不会被别人发现,只是忘情的呻吟着,同时
享受着身体最本能的刺激。

  我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妈妈好像显得十分的兴奋,看来妈妈也喜欢这种不用一
般的做爱方式,我一边抽插,一边用手刺激着妈妈的阴蒂,面对双重刺激之下,
让妈妈很快的不能自己,一波高过一波的呻吟声久久的回荡在了妇产科中。

  就这样随着我的抽插,妈妈很快的就达到了高潮,感受着妈妈高潮后,我依
旧没有停下抽插的步伐,因为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我还没做呢,这事只有妈妈完全
失神后我才有机会实行。

  「啊——老公——你今天好猛——啊——怎么那么厉害——啊——」

  高潮过后的妈妈,感受到我的鸡巴依旧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不由的询问道。

  「那是因为已经好久没见老婆啦,当然要好好喂饱老婆啦,难道老婆不喜欢
我猛一点么,这样的话我就拔出来了。」

  说着,我仿佛真的要将鸡巴从她的小穴中拔出来一般,这让妈妈一下子有些
着急起来,慌忙说道。

 「啊——啊——不是的——老婆喜欢——喜欢这么猛的老公——啊——老公

  ——快——快狠狠的干老婆吧——老婆还要——啊——别拔出来啊——」

  听着妈妈的哀求,我刚要拔出来的鸡巴顺势再次插进了妈妈的身体里,这让
妈妈再次感觉到一阵的舒服,就这样整个妇产科中顿时充满了一股淫靡的气氛。

  此刻安全的医院中,估计没有人会想到,这这间妇产科室中,有一个护士正
在做一些不耻的事情。

  随着我不断的抽插,妈妈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原本舒服的呻吟,也渐
渐的变成了哀求。

 「啊——老公——啊——求求你放过老婆吧——老婆要被你干死了——真的

  ——我真的快不行了。」

  听着妈妈的哀求,我不断没有减缓抽插的速度,反而抽插的更加的猛烈起来,
激烈的做爱让妈妈渐渐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发现妈妈的声音渐渐的变小了,
这才将自己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妈妈的身体中,滚烫的精液射进身体后,妈妈一动
不动的躺在床上,双腿早就已经瘫倒在了床上,不时的从上方传来妈妈深深的呼
吸声。

  我将鸡巴从妈妈的身体中拔了出来后,看着瘫倒在床的妈妈,虽然由于隔着
布,我看不到妈妈的表情,不过我觉得现在时机已经到了。

  便将妈妈的双腿放在了两旁的支架上,此刻浑身无力的妈妈就这样任由我的
动作。我看着妈妈下体那浓厚的阴毛,不由的嘿嘿一笑,同时伸手在妈妈的阴毛
上抚摸了一阵,心想,妈妈啊妈妈,现在儿子就将这些东西都清理干净。

  说着便从一旁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一把剃毛用的工具,已经一瓶脱毛
膏,由于此刻被布隔着,妈妈根本不能发现我在做什么,只是不断的喘着粗气。

  这是我经过几天苦思冥想之后才想出来的好办法,只有这样我才能顺利的将
妈妈的阴毛完全的剃掉,毕竟当她发现什么的时候,自己的下体早就已经变的光
秃秃了,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妈妈会不会让我剃光她的阴毛。

  我小心的将脱毛膏涂在了妈妈的阴毛上,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涂在自己的阴毛
上,妈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毕竟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我此刻要做的事情。看
到脱毛膏完全的在妈妈的阴毛上涂抹均匀后。

  我将那剃毛的工具拿在手中,不知道是由于紧张还是兴奋的关系,我的手不
禁开始颤抖起来,我深呼了几口气,才让自己终于平静了下来。

  将将手缓缓的移到了妈妈的下体,贴着妈妈的皮肤,一点点的将那浓厚的阴
毛剃了下来,很快妈妈耻丘的阴毛就被我完全的替干净了,我摸了摸妈妈那光光
的耻丘心中一阵的兴奋。

  接着就要剃妈妈小穴附近这阴毛了,这时我不由的开始紧张起来,毕竟如果
一个弄的不好就会伤到妈妈的小穴,这情景可不是我想要的。我再次平复了下心
情,才再次的伸出了手,小心翼翼的剃着妈妈小穴附近的毛,终于过了好长时间,
我才完全将小穴附近的毛清除干净,看着床上妈妈的阴毛,我小心翼翼的将它们
装进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瓶子里,这些可都是我的战利品,我可不能将它们浪费
了,直接将阴毛全部装进瓶子后我才松了口气。

  看着此刻妈妈光溜溜的小穴,心中不由的一阵兴奋,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
感受着那滑滑的感觉,不由的感觉自己的鸡巴再次坚硬了起来。此刻的妈妈显然
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一个白虎了,还在不断的恢复着体力之中。

  我将白色的帘子一下子拉开了,毕竟我现在已经不再需要这个来为我掩饰什
么了,看到我将帘子拉开后,妈妈不由的抬头看着我,她的脸上依旧洋溢着高潮
过后的潮红。

  我什么也没说,看着妈妈那光滑的小穴,握着自己再次变大的鸡巴,缓缓的
靠近妈妈,看到我那粗大的鸡巴妈妈的心中再次产生了期待。

  我终于能干到变成白虎的妈妈了,我心中一阵的暗爽,不知道干白虎的妈妈
是什么滋味呢,丝毫没有意识到已经变成白虎的自己,妈妈依旧痴痴的望着我。

  我将鸡巴顶到了妈妈的小穴口后,一下子将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小穴中,狠狠
的抽插了起来,没有了阴毛的阻碍,我可以感受到妈妈小穴的另一番滋味,不由
的越插越快速,而已经恢复了些许体力的妈妈,在我的抽插下也再次高声的呻吟
起来。

  「啊——好舒服——好深——」

  「嘿嘿,舒服吧老婆,老公也很舒服哦。」

  「啊——太舒服了——啊——」

  就这样,我一边听着妈妈的淫叫,一边享受着妈妈美穴,时间就在这一分一
秒中流逝了,当妈妈再次经历过高潮的滋润后,我才终于忍受不住了。

  「啊——老婆——老公要将精液都射进你的子宫里,把你的肚子搞大。」

  「啊——都射进来吧,将我的肚子干大吧,我——我要怀上老公的孩子——
啊——」

  这妈妈的淫叫声中,我终于将精液全部射进了妈妈的小穴之中,射进后的我
并没有急着将鸡巴拔出来,而是依旧插在阴道之中,好让自己的精液能够完全的
进入到妈妈的身体里,进入到妈妈的子宫之中。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将妈妈的肚子干大呢,我的心中充满了期待,过了许久,
我觉得应该都已经进入到妈妈的身体里后,才将已经变软的鸡巴从妈妈的身体中
拔了出来。

  我走到妈妈的跟前,轻轻的抚摸着妈妈的脸蛋,而妈妈也一脸温情的看着我。

  过了半天妈妈才开口道。

  「坏老公,你明明说是在这里让我教你女人的知识的,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和
我做爱。」

  「嘿嘿,老婆难道你刚刚不舒服么?我耳朵没有问题的话可是听到你刚才叫
的很大声哦。」

  「讨厌——」

  被我这么说后,妈妈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起来,毕竟自己刚才的确如对方所
说的那样,叫的很大声,对此妈妈显然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又过了会,妈妈才艰难的将放在支架上的双腿拿了下来,由于放了太久的关
系,妈妈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已经变的麻木了。妈妈尝试了几次想要下床都失败后,
看着站在一旁微笑的我,不无好气的说道。

  「还傻站在那做什么啊,都是因为你的关系,我的双腿都麻了,还不过来扶
我一把,难道你想让我一直这样躺到早上么?」

  听着妈妈略带愠怒的声音,我慌忙走上前去,将妈妈从床上扶了下来。只见
妈妈不无好气的望了我一眼,便捡起了一旁的内裤,准备穿在身上,不过突然妈
妈的手停住了,显然她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异常,看着自己光秃秃的耻丘,妈妈赶
忙用手摸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下体竟然没有一丝阴毛后,才抬头看着我,生气的
说道。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啊——」

  听着妈妈的声音中明显的带着愤怒,让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我虽然想过妈
妈也许发现自己变成白虎后,会生气,不过显然也没有料到妈妈的反应竟然会如
此的激烈,看来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是不那么容易被改变的。

  「这个——老婆——」

  我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原本准备穿上内裤的妈妈也早就停下了
手中的动作,指着自己的耻丘,愤怒的说道。

  「你可以给我解释解释么?」

  「老婆——这个——其实我一直想让你变成白虎,所以——所以——」

  「你这个变态——」

  妈妈由于愤怒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我急忙冲上前去。

  一把将妈妈抱住,道歉的说道。

  「老婆,我真的不是不故意的。」

  「你别碰我,你这个变态。」

  说着,便从我的怀里挣脱了。看着妈妈激动的样子,我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处
理的不好的话,说不准我会从此失去对方。于是便再次将对方抱在了怀中,任由
妈妈怎么挣扎都没有松手,妈妈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后,也便不在反抗,我知道
此刻的妈妈应该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毕竟那么多年的道德教育,在今天被我
无情的摧毁了。

  「老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别再生气了,我该死,我对不起你。」

  说着,我便开始抽自己的大嘴巴,当然了,我也不是真抽,只是想给妈妈表
演个苦肉计,好让对方能够心软。不过妈妈只是冷冷的看着我,并没有阻止我。

  不过随着我抽了几十个大嘴巴之后,妈妈才叹了口气,伸手抓住了我的手,
说道。

  「你说,这样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我听着妈妈的语气中好像不像刚才那么激动后,便赶忙说道。

  「老婆,这个反正就我知道,其他人又不会知道,所以不会怎么的啊。」

  「哼——」

  听到我的话后,妈妈的语气终于缓解了不少,这才让我渐渐的放心下来,同
时愧疚的说道。

  「老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想伤害你,如果我知道你会受到这么
大的伤害的话,我在好奇也不会这么做的,老婆你就原谅我吧。」

  看着我一脸诚恳的摸样,妈妈不由的叹了口气,毕竟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在责怪对方又有什么用呢,而且看到对方一脸愧疚懊恼的摸样,妈妈原本的愤怒
也渐渐的融化了。

  只见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蛋,心疼的说道。

  「算了,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呢。」

  说着妈妈便穿好了内裤和护士裙。今晚我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说完
也没等我回答,便离开了妇产科室,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我心中不由的一阵懊
恼,我原本已经经过了那么多次的调教了,妈妈应该已经能够接受这一切了,没
想到竟然会迎来对方这么强烈的情绪,我还真是自以为是啊,还自认为时机已经
成熟了,看来妈妈对我已经产生了一丝的裂痕,我一定要想办法弥补这一切才行,
同时暗暗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能在轻举妄动了。

  接着便走出了房间,赶回了家中,回到家后,我拿出了那瓶装满妈妈阴毛的
小瓶子,愣愣的看着,虽然说我今天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不过总算还是将妈妈的
阴毛都剃光了,是得是失现在还真不好判断。

  躺在床上,我开始计划着该如何修复和妈妈的隔阂,不过我还是希望,睡过
一觉后的妈妈能够想通这一点,毕竟我在妈妈心中的地位,我想不会那么容易就
瓦解,妈妈今天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太过突然的关系。

  对此我现在根本就是无解,于是便不在多想什么,沉沉的陷入了睡觉,烦恼
的事就明天在考虑吧,毕竟今天我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