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6, 2016

妻孝 41 ~ 45


  第四十一章往日

    乳姑不怠,欲何不可?看著人流攢動,感受著陽光燦爛,心
情似乎格外的放松,竟然似乎忘了在那邊的一切。

  電話的鈴聲,讓我驚了下,以為父親那邊又來電話了呢。

  拿過來一看,是單位的同事,接著電話像是回到了現實,確實心理想著,現
在那邊發生了什么?無聊的公事,沒有往心里聽,盡快的掛了電話,打開攝像頭


  他們已經不在客廳,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切換攝像頭。

  可是,父親房間的攝像頭卻是黑黑的,難道他們在!放松的心情立刻緊張起
來,身體那種不適又悠然而生,像是剛開始讓栗莉用身體吸引父親一樣的悸動。

  怎么辦?切換到撥號鍵,想打過電話去,可是手指的顫抖無法播出。

  把攝像頭切換到局里父親房間最近的餐廳,把聲音鍵開到最大,想借此聽聽
房間的聲音。

  不知道自己想聽到什么,還是最好什么都聽不到,自己現在能聽到的是自己
的心跳聲和呼吸聲,深呼吸,把手機放到耳朵邊,仔細的聽。

  沒有床的吱呀聲,沒有呻吟聲。

  是剛開始,還沒有做嗎?還是他們就沒做?我該怎么辦,站起來在辦公室里
拿著手機放到耳朵上,仔細的聽,拿下來試圖切換到父親的臥室,可是一切都是
徒勞。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同事推門而入,我正拿著手機面對她。

  都是很熟悉的同事,所以王姐進屋從來都是敲一下門,就進來的。

  我被嚇了一跳,臉立馬紅了。

  想做錯事的小男孩,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愣在哪里。

  當看到王姐的從上到下打量我,然后看到我下面臉紅之后,我總算才反應過
來,我的下面支著小帳篷,忘了自己剛才急躁、忐忑中,身體的變化。

  趕緊一邊清嗓子,一邊轉身來到辦公桌前,然后坐下,同時問王姐,有事嗎
?盡量讓自己表現的正常。

  王姐那邊也是稍遲疑后,開始說工作的事情,兩個人都有點緊張,所以事情
說的很快,她就出去了。

  我舒了口氣,然后靠在椅背上,懊悔,自己怎么這么沉不住氣呢。

  事情都已經是發生過了的,即使父親和栗莉在做愛,想到做愛這兩個字,心
里還是有一絲的悸動的。

  即使他們就是在做著,他們也不是第一次了,那我為什么還要這樣呢。

  畢竟這是我要栗莉做的,是我一步步推動的。

  想開了嗎?不悸動了嗎?結果是,稍稍有改善,自己還是把攝像頭又試了遍
,還是沒有任何線索。

  給栗莉的手機發短信過去,萬一打擾到他們,為什么眼前總是離不開那個姿
勢,為什么都有兩個人在自己的眼前纏綿。

  還是發微信吧,打開微信,發去了「栗莉,在哪里呢?」

  等待著回復,發出去看了時間,現在這個時間,栗莉應該快到單位才對,難
道栗莉請假了,現在唯有等待了。

  煎熬到了上班的時間了,栗莉的回復還沒來。

  拿起電話一次次試圖打過去,可是還是最后讓自己忍耐、等待。

  當真的忍不住了,要按下撥號鍵的時候,栗莉的微信回復了!栗莉,「在上
班啊!還能在哪里?」

  我,「你什么時候從爸哪里回來的?」

  栗莉發來了俏皮的笑笑的表情。

  我更抓不到頭腦了,發去了問號。

  栗莉說「怎么了?著急了?看不到了吧!」

  我有種被捉弄的預感,要不然栗莉不會直接就這么說,我覺得,中午應該什
么都沒發生過,當然沙發上的接吻,之后也可能又吻了,但是我覺得應該肯定沒
有做愛!我「好老婆,告訴我吧,中午都發生什么了!」

  栗莉笑呵呵的說「你不是看著了嗎?」

  哎,栗莉這是要逗我玩,我「老婆,我就看到打電話,后來我就沒看了。告
訴我都發生什么了吧。」

  栗莉說「你都想到什么了,如實招來!哼!」

  我說「我什么都想到了,我想你們可能在臥室里,什么都做了!」

  栗莉,「哼,你還真會想,我不上班了啊?下午你們不見面了啊?你以為我
們都已經放下了,可以隨便就做了嗎?」

  栗莉說的是啊,我竟然沒考慮到這些,就一個勁的臆測了,沒有想象他們并
沒有完全放下,即使最后放下了,也不可能隨時隨地,想做就做的。

  我趕緊賠罪「對不起,老婆,我想多了,而且你竟然關了爸臥室里的攝像頭
,讓我好抓狂啊,想給你打電話,卻不敢。」

  栗莉「就是故意關的,我們在沙發上也是放下電話,緊張了一會,然后慢慢
恢復,之后聊了幾句,我就拉著爸去臥室了。別多想,我們不是去做的。」

  我,「栗莉,我知道的,你繼續講吧,我想知道,爸想開點了沒?」

  栗莉「我把爸拉到臥室,讓他躺床上,給他蓋了毛巾被,然后,然后……」

  我,「然后怎么樣?」

  栗莉「然后,我在他額頭親了下,結果沒站穩,就倒在了他身上,然后就又
……」

  我,「不是沒做嗎?又怎么樣啊?」

  栗莉,「猴急的你,我說了哈,你別笑話我,以后不許提這些!」

  我「嗯,老婆你說吧!」

  栗莉「倒下去了,就親到嘴上了唄,然后就接吻了唄,然后就多吻了一會。
然后就沒啥了!」

  我,「沒啥了,就光吻,沒做別的?老婆,告訴我吧!」

  栗莉,「哎,你沒接過吻嗎?你什么時候,和我接吻只是老老實實的接吻了
,你的手老實嗎?」

  我,「嘿嘿,當然是全身探索啊!」

  栗莉,「知道還問!然后我們就分開,我讓他休息下,我就來上班了。當然
,攝像頭是我進了屋子,就關了的,嘿嘿。」

  我,「嗯,我知道了,壞老婆!」

  栗莉「哪里壞了,就是懲罰下你!」

  我「嗯,老婆,懲罰我夠苦了。」

  我把我剛才的遭遇,又跟她說了一邊,栗莉那邊只是各種笑,甚至發來了語
音笑聲。

  煎熬了這么長時間,竟然最后輕松了。

  想到兩個問題,想問栗莉。

  我,「老婆,問你兩個問題吧?」

  栗莉說「問吧,但是我不保證都回答!」

  我,「賴皮老婆。第一個問題,你們在臥室親熱,如果不是下午要見我,還
要上班,你們會做嗎?你現在還濕嗎?」

  栗莉那邊先發來了個炸彈,然后很久也沒回復。

  我,「老婆,告訴我吧,我們都如此坦誠了,還有什么不能說嘛?」

  栗莉「你說的太直白,如果不是下午要見你,怕爸做了之后,會更加難以面
對你,我們會做的,畢竟我們的身體接觸,剛剛開始,而那吻快要把我化了,雖
然爸不怎么會接吻,可是畢竟那是一種刺激一種禁忌,讓我也是無法自拔,至于
后邊那個問題,你自己想吧!」

  我的心又悸動起來,我的緊張又不言而喻了,開始不停的深呼吸,然后對栗
莉說「老婆,嗯,我現在能體會到的,感謝你為我做的這些。」

  栗莉「又來感謝了,要是為了得到你的感謝,我才不干這些呢!」

  我,「老婆,我知道這些都是語言,可是我會用行動的,老婆我還有個問題
呢!」

  栗莉,「還有啊,不是問了兩個了?好吧,姐姐我,今天不忙,你問吧,再
給你次機會。」

  我,「我想問問,你什么時候,讓我看到你們的第一次。」

  栗莉「第一次,已經做完了,你又沒錄像,看不到了啊!」

  我「老婆,別搗亂,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想看到你們真真的第一次,就是我
能看到的第一次,我想看你被進入的那一刻!」

  栗莉「咳咳,你說的太露骨了,我知道的,但是我不想回答了!」

  我「老婆,誰讓你裝著不知道呢?告訴我吧,還有你們那天第二次甚至是不
是有更多次,你都沒告訴我啊!」

  栗莉「哎,你非得什么都知道嗎?至于你說的這個第一次,順其自然,當我
真的能夠接受的時候,我會讓你看到的,至于那次,我真的不想提了,那第一次
讓你知道了,也已經是我的極限了,還想讓我繼續告訴你的話,那我就像被赤露
著,被很多人參觀一樣,雖然只有你知道,可是我就是有那種感覺。所以,等我
如果有一天,也許會再回憶這一切的時候,告訴你,但是現在我無法告訴你。」

  我,「栗莉,嗯,我知道了,我會等待,等待你、爸、我,我們的家,更加
幸福。」

  之后,我們沒再多聊,有些問題聊的太深入,會影響雙方的心情。

  下午在思考、想象,還有些許的徜徉中度過,當快下班的時候,不得不面對
的要見父親的問題,縈繞心頭,雖然沒有后悔自己的選擇,做出這些,但是當真
要面對的時候,卻又不是那么的輕松了。

  給栗莉打了電話,告訴她接著她,去接父親,栗莉也是很緊張的聲音,畢竟
這是我們要第一次在發生了那些事之后,見面了,不可避免的,又不知如何面對


  開著車,似乎都聽不到車窗外的世界,接著栗莉,兩個人相視一笑,沒有過
多話語,伴隨著《whathappenstome》在車內縈繞,很快就到了
,把車停好,回頭看了栗莉,栗莉看著我,然后下車,給栗莉開了門,栗莉下了
車,然后我們一起牽著手,走向父親的家。

  碰到了鄰居幾個阿姨,寒暄過后,在我們身后,夸我們小夫妻懂得恩愛,還
孝順,我和栗莉互相看了看,相視一笑,我對栗莉輕輕的說,「很孝順的!」。

  栗莉,臉立馬紅了,另一側的手,伸過來,狠狠的掐了我,我嘻嘻的笑著求
饒。

  很快到了父親的家,到了門口,兩個人就愣住了,栗莉站在我的身旁,我們
能夠聽到的是彼此的深呼吸的聲音,這是第一次三個人要同時面對了,雖然栗莉
分別面對了我們,可是三個人第一次在一起面對,這還是第一次。

  而我,自己的父親和自己的妻子發生了那些,還是自己推動的,不考慮很多
是不可能的。

  深呼吸,讓自己平靜,看著栗莉,栗莉低著頭,這時候我們都需要勇氣,可
是勇氣來自哪里呢?唯有對家庭的愛,對彼此的理解、支持和愛。

  把栗莉拉進懷里,然后抱緊,在耳邊耳語,「親愛的,一起面對我們的幸福
生活吧。」

  栗莉微微的點頭,兩個人分開,彼此對望,然后深呼吸,拿出鑰匙開門,可
是竟然平時不會有任何問題的開門,都有點緊張了,竟然拿錯了鑰匙,栗莉看著
我,笑了下,然后用手握住我的手,調換了鑰匙,然后握著我的手,同時開啟了
門。

  讓栗莉在前面,我跟在身后,雖然是和往常沒有任何兩樣的家,可是此時來
卻有著不同的感覺。

  為了打破盡快打破尷尬,我還是首先開口,雖然聲音可能與以前不同,但是
我還是先喊出了「爸,我們來了!」

  父親并沒有像往常一樣回答,而是咳了聲,順著聲音搜尋,父親在陽臺,背
對著我們,澆花,沒有說話。

  我和栗莉看了彼此,栗莉向我使了使眼色,讓我去跟父親說話,她則去了廚
房收拾,我看著父親背對我的身影,看著他的身體還是那樣愧為,因為在澆花,
所以身體是在動的,但是我覺得如果不動的話,他現在一定是在顫抖的,他知道
我在走向他。

  而我,走向他的過程,雖然很短,但是此時心里卻也是非常緊張,淹了唾液
,然后故作輕松的,對父親說「爸,這幾天還行吧,有啥新聞啊!」

  問了,我就后悔了,可是平時也是這么聊啊,可是現在問,這幾天畢竟是發
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的,可是我還能問什么啊!父親等了會,然后說,「沒啥事
!」

  我繼續說「哦,這幾天你也不去家里了,腳傷好了吧。」

  父親說,「差不多好利索了,沒啥感覺了!」

  我說「爸,你收拾收拾,去我那再住一段,這花我和栗莉幾天來澆澆水就行
。」

  父親說「看情況吧,一會先去看孫子!」

  我說「好的。」

  我們同時,離開陽臺,我去我們的臥室找栗莉,父親去收拾東西,門開著的
,我對父親說「爸,讓栗莉替你收拾吧?」

  父親「不用了,沒啥東西,拿兩件衣服就行。」

  我進了屋,看著栗莉正向我笑呢,我感到有點燙,不過既然也就交流了,也
就沒有了沒見面時那么緊張了。

  跟栗莉站在一起,沒有交流,親了下她的臉,兩個人相視笑了笑。

  父親很快收拾完,叫著我們一起準備走,三個人像是又回到往日的生活,平
淡的生活。

  來到車上,父親以前都是坐在前面,栗莉坐后面的,可是這次父親直接就坐
在了駕駛員后面,而栗莉卻來到了副駕駛,系安全帶的時候,看著栗莉,似乎臉
微紅。

  開著車,晚高峰的城市,擁堵是無法避免的,車外熙熙攘攘,車內靜的很,
雖然以前在車上很多時候也是安靜,但是在這個時候,安靜的就像是尷尬了,但
是又不知道說什么好。

  快到小區的時候,父親說「瑞陽,接著孩子回家去吃吧。」

  我現實沒反應過來,栗莉接著說「嗯,行,家里也有菜。」

  我嗯了聲,在心理想著,以前都是直接在栗莉家吃的,怎么今天不去了呢?
很快就明白了,畢竟作為父親和自己的兒媳發生了關系,怎么可能從容的在岳父
加吃飯呢,面對兒子都是勉為其難了,更何況是栗莉的父母,本來是親家,可是
現在恐怕任何人都無法這么短的時間面對。

  而栗莉,現在把和自己發生過關系的公公接回家,如果是直接去見自己的父
母,恐怕也是不容易面對的。

  我停下車,到了岳母家,跟岳母說父親來了,想孫子了,讓接回去住幾天,
岳母也沒多問,收拾了下,抱著孩子來到樓下,把孩子抱給父親,父親抱著孩子
,非常的親,看著父親對孩子的愛,我們的生活就又像回到了過去。

  很快回到了家,父親抱著孩子,我拎著父親的包,一家四口因為孩子的加入
其樂融融。

  我把父親的包放到他的臥室,栗莉接著去收拾晚飯,我看著孩子,讓父親換
了居家服后,自己也換了衣服,來廚房幫栗莉做飯才發現,栗莉還穿著工作的衣
服。

  讓栗莉去換,栗莉卻不肯,我小聲說,「怎么不換衣服啊?」

  栗莉說「先做飯吧,吃完飯再換。」

  我很奇怪的問栗莉「為什么啊?」

  栗莉說「不用你管,抓緊幫忙做飯。」

  栗莉頭也不回,可是從側面我感到她有一絲的不自然,難道是不好意思換上
以前穿的吊帶居家服?我笑嘻嘻的小聲說「怎么,有害羞了,不是都看過了嗎?


  栗莉二話不說,沖著我撲過來,就像掐我,我嘿嘿的笑,指著客廳,栗莉才
不好意思出大聲,然后回頭去繼續忙活,還說了句「再胡說,饒不了你!」

  我則還是笑嘻嘻的說「老婆,一切都發生過了的,你咋還往回倒退了,再說
即使沒發生的時候,你不也是穿那樣嗎?只是里面有內衣而已。」

  栗莉這次沒有馬上翻臉,而是慢慢的挪向我,趁著我不注意,扭住我的胳膊
,我剛要喊,她做出了個小聲的手勢,指指客廳,我就只能咬著牙,忍著同時求
饒。

  當栗莉放松了之后,我這次沒再笑嘻嘻的說,而是有點嚴肅的說,「老婆,
我們開始之前,你是穿的那些稍微保守點的,后來為了配合吸引父親,你穿的暴
漏了,甚至里面沒有穿內衣,這些都是這些天慢慢發生的,你現在突然回家改變
生活習慣,會不會讓父親覺得更加的難堪啊?」

  栗莉停下手中的活,思索了下,不置可否。

  我繼續說「你就穿那件小吊帶就行,還和前幾天一樣,至于內衣,你要是實
在沒辦法在那么暴露,就穿著內衣唄。咱們再慢慢來。」

  栗莉沒說什么,徑自走向臥室,我看著臥室的方向,等著栗莉出來,結果后
來洗菜盆溢出水,我才回過神來。

  等我洗完菜,栗莉又一次回到我身邊,小吊帶讓她的身材再次完美呈現,沒
有脫去的乳罩,讓她的本來就深深的乳溝更加深。

  居家短褲,沒有覆蓋住她雪白的大腿,如此性感,讓我又一次的看愣住。

  雖然是每天都這個打扮,可是當情景不同,氣氛不同,卻是不同的感受。

  不知道一會父親又一次看到這樣的兒媳,這樣的已經有過不止一次身體接觸
的女人,會有什么反應或者想法?往日生活重現,美好生活待享。

              第四十二章异同

  天伦乐享,莫过祖孙情。

  爷孙的笑声从客厅传来,饭菜香味迎面,不时嬉闹的我和栗莉,生活美好不
过如此吧。

  一会功夫,几个小菜已经放到了桌子上,栗莉叫了声「爸,吃饭了。」父亲
那边应了声,然后带着孩子去洗手。栗莉走过去,对父亲说「爸,我来吧,你洗
洗,先去吃吧。」

  父亲说「没事,我来就行,我孙子又长大了,手手也长大了。」一边说着,
一边给孩子洗手,孩子喜欢玩水,爷俩洗手也是一边玩,一边洗。

  栗莉回头看着我,我们相视一笑。

  等父亲洗完手,我和栗莉也洗完手,栗莉接过孩子,虽然他们有身体接触,
可是我们几个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一样,没有任何在意,毕竟大家像是又回到了以
前。于是开始吃饭,今天饭菜比较丰盛,父亲几天没来,我就提议喝几杯,父亲
也没有太推辞,本来我们爷俩也是经常喝几杯的,再加上也许喝点酒,气氛会更
好。

  到了酒柜,看着几样酒,就愣了下,平时父亲爱喝点高度的白酒,前段时间
我们为了他补身体,弄了虎骨药酒,当时我还买了三鞭酒。父亲身体已经没事了,
虎骨之类的已经不需要了,拿白酒就好的,可是看了三鞭酒之后,我却犹豫了。

  很久没有做过爱,欲望渐渐淡了的父亲,这一段时间的欲望慢慢积累,前几
天刚刚做了爱,而且还有可能是做了几次,而且即使自己不愿意去想,恐怕很快
就会再做,更甚至有可能今晚就会在做,父亲的身体能吃的消吗?

  可是我要是直接就把三鞭酒拿过去,父亲会受得了吗?栗莉看了会受得了吗?
我甚至怀疑自己手拿着倒酒会不会抖动。

  纠结着,自己的嗓子有点干了,栗莉看我在犹豫,走过来。看着我手里拿着
的酒,突然脸红了。像是了解我的犹豫了一样,一边去酒杯架上拿了两个杯子,
一边说「笨啊,酒杯不是在这里吗?」虽然她的声音,也是有点颤抖,可是还是
让我瞬间明白了。

  我倒了两杯酒,把酒瓶放回去,然后端着杯子,给父亲一杯,我自己一杯,
虽然是没有拿着瓶子,可是我的手依然是颤抖的。

  父亲没有在意,以为是拿来的以前喝的壮骨酒,随便说了句「我都好利索了,
不用喝着中药酒了。」

  我更加紧张了,于是应付着说,「这个不一样,时常喝点对身体有好处。」

  我坐在栗莉对面,栗莉抬头瞪了我一眼,此时没有心情去想太复杂的,只是
心里紧张的是一波又一波。

  感觉好久没这样一家四口吃饭了,几口酒下肚,也就放的开了,孩子的呀呀
学语,抢着要东西吃,虽然不能吃太多,也是一点点的喂,几个人的精力集中在
孩子身上,也就没有什么尴尬了。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孩子有点困了,也是闻到妈妈的乳香了吧,就开始抓栗
莉的衣服,想吃奶了,我随口说了出来「孩子想吃奶了。」

  本来是无意识的一句话,可是当我说出这句之后,本来三个放松的神经,突
然又紧张起来,这一桌围坐的男人,还都吃过栗莉的奶呢,而奶代表着栗莉的乳
房,肌肤相亲,当联想了之后,就又出现了诡异的气氛。

  栗莉脸红着说,「孩子困了,先哄孩子睡觉了。」就走了,留下我和父亲,
我目送着栗莉离开,而父亲看了眼孩子,说了句「大孙子,睡觉觉吧!」然后就
低头吃饭。

  孩子和栗莉一走,我和父亲突然都安静了,本来还剩下两口酒的,也不知道
咋喝了。

  父子独处,本事很平常的事情,这种喝酒以前无数次,父子俩有过交流生活、
有过争论闲事,也有过沉默,可是这次的沉默,确实异常的尴尬,毕竟这是父亲
和栗莉有了身体交合后的第一次独处。

  「交合」我竟然想到了这个词,即使是在那个猜测他们做的时间,或者是看
着栗莉写的东西的时间,我都没有想过这个词,我甚至都不敢想象做爱这个词,
而想到这个词我的脸似乎在发烧,我的身体似乎在颤抖,我的下体似乎坚硬了。

  父亲突然咳了一下,没有抬头看着我,而是问了句,「瑞阳,你怎么了?身
体不舒服?」

  我被吓了一跳,迅速的冷静下来,干咳了下,然后说「没事啊!」

  然后接着说,「爸,喝酒吧。」

  于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父亲看着我,有点诧异,很关切的说「慢点喝。」

  一口下去,辣辣的感觉瞬间穿喉而下,热辣的感觉让肚子像发烧一样。

  赶紧吃了几口菜,父亲笑了下说「怎么又像以前一样了,愣头愣脑的?」

  我嘿嘿一笑,一个这样的动作,一句这样的话,让父子又回到了从前的光景,
不再胡思乱想。

  可是,腹部确实热流涌动,下体确实感受颇真切,也许刚才的放肆乱想,是
酒的缘故,这酒起性壮阳。

  栗莉回到桌前,坐在我对面,没有抬头看我俩,开始吃饭。

  父亲说「把汤换下吧,都凉了吧。」、

  栗莉说,「还好吧。」然后喝了口,试了试,结果发现确实凉了,准备拿起
来去换,我赶紧拿过来,去换。

  栗莉说「今天怎么这么好啊,竟然主动干活。」

  我说「我不是一直挺能干的吗?而且,我得像爸学习,都知道问问汤凉不凉,
还是老男人知道疼人,对吧,栗莉。」后面这句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自己可能又
惹祸了,这个敏感时期,怎么能这么说呢!要是按照以前,也就是一句玩笑话,
我们三人一笑了之,可是今天可能就不适合了。

  栗莉瞪了我一眼,我赶紧起身,去换汤,回到桌前,父亲和栗莉都低着头吃
饭。

  我看着栗莉说,「老婆,要不要喝点红酒,我的酒喝完了,你喝点红酒,陪
爸喝点。」

  栗莉抬头看着父亲的酒,刚要说什么。

  父亲说「栗莉想喝酒吗?我这酒也就一口了,不用陪了。」

  栗莉说「嗯,那就下次吧。都快吃完饭了。」

  三个人坐下吃饭,没有太多话语,吃完饭,三个人准备一起收拾桌子,栗莉
让我陪父亲去看电视,我就端着水果,准备陪父亲去看电视。

  父亲说「我先出去走走吧。」

  栗莉说「也好,先别走的太快,老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但是现在都
说,也不尽科学,还是先休息下,等等再走,也可以上楼前花园,站会再走。」

  父亲脸上露出了笑容,然后嗯了声。

  关心的话语,在之前也许是多么的平常,那时候他们像父女,可现在就不同
了,有了情人的因素,是我想多了吗?

  父亲出去后,我站在餐桌旁愣了会,等回过神来,栗莉已经将碗筷洗完了。

  我去看了看孩子,睡得很安稳很甜美。

  栗莉,简单洗了洗,然后到父亲的卧室,开始给父亲收拾房间,我跟了进来。

  倚在门口,看着栗莉在整理床单,一丝秀发垂下,分外的美,女人的美丽瞬
间,做家务也许真的是其中之一吧。

  当栗莉换了方向,北朝我再次俯下身子之后,栗莉的臀部在短裤的包裹下,
翘了起来,两瓣臀肉非常明显。

  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看到这样姿势的栗莉,我会冲上去的,而今天我竟然已
经硬了,回想下,应该硬了很长时间了。

  看来着酒劲还真是很有效果啊。

  慢慢的走过去,栗莉感到了我走进,刚要站起来,我一手扶着栗莉的臀部,
一手轻轻的按在栗莉的后背,轻轻的抚摸,俯下身,在栗莉的后背亲吻抚摸,捏
了栗莉的臀部一把,之后用自己的下体去碰触栗莉的臀部。

  栗莉感到了我的坚硬,并没有起身,只是叹了口气。

  我在栗莉身后轻轻耳语,「老婆,为什么叹气啊?」

  栗莉说「你想干嘛啊?」

  我说,「我想和你做爱。」

  栗莉说「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在这里?」

  我知道了,栗莉可能认为这是父亲的房间,这样提醒了我,这个房间,就在
这个床边,栗莉第一次在父亲面前全裸,第一次让父亲的手、父亲的嘴碰触栗莉
的身体,乳房。我的阴茎更加的坚硬。

  我深深的呼吸说「主要是酒的缘故吧,很热,很想。但是,也有其他的因素。
你知道的那些因素吧。」

  栗莉说「我们回去做吧,等我收拾完。」

  我没有放开栗莉,而是一边从身下把栗莉的小吊带往上推,一边伸手抚摸栗
莉的乳房,并且说「爸,还得一会回来呢,就在这里吧,就这样做吧!」

  听到我说父亲,栗莉的身体颤抖了。

  没有在说话,而是把身体又低了低,臀部又向上翘。

  我解开栗莉短裤的纽扣,然后脱下,滑到栗莉的脚边,栗莉今天穿了件浅褐
色的蕾丝内裤。把三角裤往下一退,刚挂到大腿,我就感到栗莉的身体的颤抖,
而当滑到大腿下的三角裤内侧显露出来后,我分明看到了亮亮的液体,那肯定不
是刚刚流出的,栗莉也湿了很久了吧。

  正当我扶着阴茎准备插入的时候,栗莉一仰头,突然说「窗帘没拉上啊!」

  我赶紧提上裤子,去拉上窗帘,栗莉脸红着看着我,我回来后,扶着阴茎,
找准栗莉的阴部,一下插入。栗莉嗯了一声,里面非常的湿润,而那种温热更是
舒服至极。

  慢慢的挺动臀部,栗莉开始迎接我的抽插,速度并不快。可是,栗莉的反应
似乎很大。

  她一会就娇嗔连连,呻吟声接近了高潮。

  栗莉突然说「老公,快点。」

  我一边加快速度,一边说「老婆,你是怕爸回来,还是因为在这里发生的那
些,你在回忆啊?」

  栗莉说「不要问我,老公快点吧。」

  我说,「让我快点,就得告诉我啊!」

  栗莉说「都有吧。」

  我一边加速,一边说「老婆,再回到我一个问题,我就让你高潮。」

  栗莉嗯着,点着头,不知道是呻吟还是答应。

  我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湿的?」

  栗莉说「老公,你怎么老问这种让人难为情,你快点啊。」

  我加速着,栗莉继续说,「在你让我换衣服说了那些之后,就开始了,特别
是换了出来之后。」

  听着栗莉的话,听着栗莉的喘息,眼前的景象很复杂,又像是没有什么景象。
不断的挺动臀部,可是没有几十下,栗莉就大叫了一声,瘫软到了床上,而我的
阴茎依然坚硬着。

  栗莉喘息着,撅着屁股,因为我没有拔出阴茎,稍微喘息之后,对我说「老
公,你今天很厉害啊,还没有射啊。」

  我说「这药酒还真管用。」嘿嘿笑了声,准备又开始动,栗莉一边往后推我,
一边说,「等等,我们回房间,爸快回来了。」

  也许以后,我们可以这样,在这个房间,甚至他们做过的床上做,甚至很多
很多种,但是现在不行,现在父亲刚刚重新回到我们以前的生活,如果这次让父
亲撞见,或者有些让他感到不自在,他会很尴尬,会很容易回家的。

  于是,栗莉准备提起裤子,我没让,而是让她脱了,而当我要脱她的内裤的
时候,她死活不乐意。还威胁我说,惹她生气,一会不伺候我了。于是只能作罢,
看着她只穿着内裤,收拾父亲的房间,她还不时的回头看,害怕父亲回来,还挺
好玩的。

  很快收拾完,栗莉来到门口,说了句「坏蛋,走吧。」然后,用手拉着我的
阴茎,像是牵着我一样,往我们的房间走。这个动作真实出乎我的意料,这还是
她头一次这么做。

  更加刺激了我,我的阴茎更加的坚硬。

  到了门口,我把栗莉翻身按到门旁边的墙上,褪下栗莉的内裤一点点,然后
又是一下全根插入。开始又一轮的抽插,栗莉喘息声,由小到大,当她声音越来
越大的时候,她慢慢的向门的方向移动,然后她想关门。

  我俯下身,没有停止抽动,一只手把即将关上的门挡住,一边往前推动栗莉,
让栗莉的头刚还在门口探出一点,也正好无法关门。

  栗莉「老公,不要。」她已经知道我的用意了,不让她关门。

  我说「为什么不要啊?不刺激吗?」

  栗莉啊了一声,又一次到了高潮,身体软在了门和墙之间,我用手抓住她,
而她的下体终于在第二次高潮的时候,喷出了液体,栗莉竟然潮喷了,虽然栗莉
比较容易潮喷,但也不是每次的潮喷的。这次也许是太刺激的缘故吧。

  而她热的发烫的阴液,喷在我的龟头上之后,再加上她不断收缩的阴道,我
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从阴茎头向后背,腹部传递。我赶紧又使劲的抽插了几
次,一股股精液射出,栗莉的高潮刚过,也许是被我又一次打大力插入刺激,也
许是被我的液体刺激,又开始抽搐了,她第三次高潮。

  两个人喘息着,彼此听着彼此的深呼吸,慢慢的扶起栗莉,栗莉准备往洗手
间走,我抱着栗莉,把她按在墙上,然后开始轻轻的吻上她的唇,当我的嘴稍微
一松开,栗莉说「老公,你干嘛,难道还想做?」

  我说「是,要不要再来次。」

  栗莉说「不要了,你别乱想了,别让它起来了,我有点受不了了!刚才…」

  我说「刚才怎么了,很久没这么舒服了吧?」

  栗莉红着脸,没有抬头点了点头。

  突然,栗莉夹紧的双腿一松,说了句「流出来了!」然后,一推开我,跑向
了卫生间。

  我嘿嘿的笑,应该是我射进去的,夹杂着她的液体,一起流出来了。

  我跟了进去,栗莉坐到坐便器上,看我进来,说我「老公,你变态啊,出去
下!」

  我说「对啊,我就变态,我不出去。嘿嘿。」

  栗莉说「求求你了,老公,你出去吧,我要嘘嘘,你出去吧,我求你了!」

  我说「那变态老公,你爱不爱呢?」

  栗莉像是忍受着什么一样,捂着肚子,说「我爱,就超级爱,老公你快出去。」

  我还是嘿嘿的笑,就是不动。

  栗莉,脸色一变「你再不出去,我要生气了啊!」

  我看事情不好,虽然现在她是装的,但是闹的太过,难免她会生气,就她脸
上摸了下,说了句「妞,大爷走了哈。」

  一关上门,就听见哗哗的水声,看来,栗莉是很憋啊。

  然后,就听到栗莉冲澡,本想再进去,可是竟然发现们反锁了。哎,失误了。

  拿了湿巾,擦了擦下体,然后躺在床上,等着栗莉出来,好进去洗洗。

  一会栗莉出来了,裹着浴巾,出水芙蓉,别样的美。

  我正要扑过去,栗莉用手指指着我说「别过来,过来我可喊救命了,一会儿
子醒了,回来救我的,你赶紧去洗洗。」说完,这些,她也乐了,我也乐了。

  我笑嘻嘻的,走到浴室开始冲洗,外面的声音听不见,当我洗完出来后,栗
莉已经不在卧室了。我正要穿着三角裤出去找,突然想起,父亲在我家,万一回
来了,我以前虽然穿过三角裤乱逛,可是现在不行了,毕竟不是以前了。

  于是,穿上个大裤头,正准备出去,突然看到床头的手机。

              第四十三章开启

  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顶」,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
谢谢!

  拿起手机,已经是八点多了,走到门口,刚要开门,想起外面父亲和妻子在
做什么呢?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毕竟现在我们的家庭已经不是以前那样了。

  拿出手机打开视频,首先传入耳边的是客厅的电视声音,视频渐渐清晰,父
亲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栗莉在脚踏一侧的沙发上,正用水果刀削着苹果皮,面
带着微笑。

  而此时的父亲,虽然眼睛看着前面的电视,虽然摄像头的角度无法直接看大,
但是我明显的看出了,父亲的眼神余光时不时的瞄向栗莉。

  仔细的观察栗莉,已经换成了小吊带的紫色睡衣,上面没有露出乳房,下面
的洁白大腿也基本盖着,而两腿紧贴着歪向一侧。面带着微笑,像是作者一件很
开心的事情。

  当果皮削完,栗莉一边递给父亲,一边叫了声「爸!」

  父亲像是触电一样,头偏向栗莉,傻傻的看着栗莉,竟然没有去接。

  栗莉看了下父亲,笑了下,然后说「吃个苹果。」

  父亲才尴尬的笑了下,然后接过来,一口咬了下去。这是小男生的羞涩,这
是一个在女人面前腼腆的老男人,别样的可爱。

  栗莉笑了下,然后拿起苹果,又削了一个苹果,之后,靠在沙发上,把两腿
放到脚踏上,两人一起看起了电视。

  栗莉的修长的美腿,完全展现在了出来,从侧面,甚至到了一点的臀部,因
为我似乎看到了蕾丝的内裤边缘。

  而父亲竟然没有在吃苹果,眼睛似乎落在了栗莉的方向。

  栗莉似乎感到了热烈的眼神,转头看向父亲,父亲赶紧低下了头。

  栗莉嘻嘻笑了下,然后说「爸,好看吗?」

  父亲说「好看。」

  栗莉说「哪里好看啊?」

  父亲说「节目好看。」

  栗莉说「爸,电视演的什么啊?」

  父亲说「那个,嗯!」

  栗莉笑出了声,父亲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有,低下了头,脸红了。

  栗莉说「看吧,没事。人都给了,还怕看吗?」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
后似乎不可闻了。可是,这句话说完之后两人的脸,红透了。都没有在看电视了。

  而我手中的手机,差点掉下来。栗莉这小女人的撒娇,让男人如何把持。如
果,我是父亲,我会扑过去的,可是当然,父亲不会,因为这是在我家,我随时
都可能出现。

  我要不要出去呢?如果我出去,恐怕氛围会很诡异,可是我不出去的话,父
亲会不会奇怪,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出去呢!

  突然感觉,时间的每一刻每一秒都是那么的纠结呢?一分的改变,带给了我
们的生活时时刻刻的改变。

  此时栗莉和父亲那边,平静的氛围被节目的结束曲打破。

  栗莉和父亲同时站起来,两个人的方向却是向着彼此,这样两个人就恰好的
面对面了。

  父亲低着头看着栗莉,栗莉先是低着头,而两人深呼吸后,栗莉慢慢的抬起
头,看向父亲的脸,两个人的眼彼此相望,而当父亲慢慢低下头,栗莉慢慢翘起
脚尖的时候,正当我以为就要发生的时候,父亲和栗莉突然僵住了,脸同时转向
了我们卧室门的方向,他们是怕时刻出现的我吧。

  无法完全确定他们的现在的状态,是初恋的小情人吗?是两个渴望彼此身体
的欲望肉体吗?我无法确定,哪一种是我希望的,抑或无所谓希望不希望,只要
父亲快乐,栗莉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此时,栗莉转了身,走到电视机前,蹲下身子,关电视。而父亲愣了一下,
也绕过茶几。

  是时间的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栗莉站起,父亲也走过来,两个人又到了
一起。他们同时往一个方向走,两个人的手,就那么拉了下,就是拉了一下。然
后就分开。一切就那么自然,自然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放下手机,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栗莉走了进来。

  看着我站在门口,像是做错了事一样,低着头,闪躲着走到孩子房间。

  我走过去,一起亲了亲孩子。然后,两个人走出来,我说假装严肃的说「做
什么坏事了?」

  栗莉说「当然没做坏事。」

  我说「我都看见了!」

  栗莉说「看见就看见了,还问,你明明看到我没做坏事。」

  我说「当然,刚才那些都不算坏事,再坏点我也乐意的,你懂的,老婆。」

  栗莉撅着嘴说「你在说谜语吗?」然后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了。

  栗莉上床,我还是决定走出卧室门,毕竟,我要是一直不出现,父亲会感觉
奇怪。

  走出去,父亲正在餐桌上,倒水喝。

  我说了句「爸,回来了。」

  父亲说「嗯,回来一会了。」

  我说「爸,屋里还有什么需要的吗?和栗莉要就行。今天这酒,喝了晕晕的,
我早点睡。」

  父亲说「酒少喝,也不能快喝。不过,今天的酒却是很冲。」

  我答应了声,之后,也喝了杯水,然后回到卧室。「栗莉,气呼呼的看着我
说」为啥,你刚才说,让爸缺啥,找我,我听的这么别扭呢?「我嘿嘿的笑说」
是你心虚吧!「

  栗莉说「哼,是你不怀好意!」

  我爬上床,爬到栗莉身边,看着栗莉说「啥不坏好意啊,我完全是出于好意
啊。」然后躺下来,捂着眼睛说「我头晕。」然后侧过去,准备睡觉。

  栗莉看出我是装的,用脚踹了我下,我没理会。

  栗莉说,「你最好,晕着别动哦!哼。」

  最终,栗莉也没动,她在玩手机,我侧躺着,却睁着眼睛,无论如何,也无
法入睡。

  毕竟,我说的晕,虽然父亲看不出是为什么,可是我心里和栗莉心里都明白。
我是要给他们创造条件,可是,栗莉会去吗?父亲能再次接受吗?即使,再接受,
能在隔壁就是儿子而和儿媳发生关系吗?能再发生之后,第一次回到这个家,就
发生吗?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就是尽量的让他们放开,开始如
果就是结束,那么将是对父亲更大的打击。而且,如果就这么结束,恐怕三个人
更不知道如何面对彼此了。

  栗莉很久还是没动,我拿起手机,给栗莉发了微信,「老婆,加油。距离第
一次,已经好几天了。几十年感受的美好,怎能浅尝辄止。而且,今晚的酒,似
乎很猛烈。」栗莉干咳了下,然后给我发微信「你为什么直接说,为什么装睡?」
我说「我不是装睡啊,我是真睡啊!」

  栗莉说了句「哼,让你真睡。」说着,同时把我的手机抢走了。

  我刚要翻身去抢,栗莉用脚揣着我说「你睡着了,别动。」我哭笑不得,还
是翻了身,装可怜着说,「老婆,给我吧。我不偷看。」栗莉说「不偷看,还要
手机干嘛?睡觉吧。」

  我说「老婆,你的意思是,你真的准备去做?」

  栗莉说「你想多了吧,即使我去,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啊。」我说「其实,
做不做都可以,你去,是继续你们刚才的拉手啊,你去是告诉爸,你没有后悔发
生那些事。」栗莉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玩了手机,看了父亲的网络日记,上面竟
然有了更新,栗莉看完,拿给我。

  「美好与罪恶的边际无法划清,生活与激情的交换难以顺滑。

  相比于男人,她的应对,比我成熟了很多,即使我比她年长那么多。

  看到孩子那一刻,我无言以对,无颜以对,可是我不能放弃生活,此生最大
的爱,我却对最大的爱做了最错的事。

  可是,我不能放弃生活。接受吧。再尴尬,再心亏,也要生活下去。

  那本该不属于我的美好,却是如此美好。

  周瘦鹃《如梦令》:

  一阵紫兰香过,似出伊人襟左。

  恐被蝶儿知,不许春花远播。

  无那,无那。兜入罗衾同卧。

  美丽在眼前,似近似远,香气入迷,小手软软。

  愿美好依旧。「

  我坐起来,面对着栗莉,看着栗莉的眼睛,很认真的说,「老婆,你现在是
我们全家的美好了。是我们的宝了。宝贝,一切随你心意。」栗莉脸微红,眼睛
似乎有泪光,期期艾艾的说,「美好,我不希望是我的身体。」我说「你的心,
才是爸说的美好,才是我认为的美好。能用自己最宝贵的,为了这个家付出爱,
这不是最美好的吗?」说完,在栗莉的额头,轻轻一吻。

  栗莉轻轻的叹气,然后走到洗手间,悉索的水声,灯光映在门上的身影,美
妙。

  栗莉,出来后,走过床边,没有看我,到了门口,然后又回来,对我说,
「再等等吧,现在你还没睡着呢!」我扑哧一笑,然后要抱栗莉,栗莉说「别碰
我,哼,要不又得洗。」我撅着嘴说「怎么,要给别人了,就不给老公了!」栗
莉瞪我我一眼,然后说「再说这乱七八糟的,我就躺下睡觉了啊!」我打开视频,
父亲那边刚从浴室出来,穿着大裤头和大背心,老头标准装备啊。

  我拿给栗莉,栗莉看了眼,然后拿起自己手机,摆弄着,父亲那边,靠在床
边,也拿起手机。等待着,可是父亲那边也不关灯睡觉,一直点着手机,栗莉也
是。

  难道,他们在交流,我爬起来,偷看,栗莉接着把手机侧向一边,然后说
「别偷看,赶紧睡觉。」我摸了摸栗莉的大腿,顺滑细腻,身体接触,想到了一
会,也许父亲也要用他的满是皱纹的手,抚摸这里,莫名的兴奋又袭来。

  栗莉没有看我,而是轻轻的问「老公,你睡着了吗?」我轻轻的说「老婆,
我睡着了!」

  栗莉说「哦,睡着了,就好。」

  然后回过头去,关了床头灯,然后她身前的手机荧光闪动,投在黑暗中,像
是跳动的音符香气袭袭,偶尔轻轻娇笑,看来,他们聊得很开心啊。

  有着初尝禁果的渴望,有着爱慕彼此的向往。

  看着手机的画面,温黄的床头灯,打在他的身上,脸上透着安详,似乎夹杂
着笑意,那是那种快乐,由心而发的快乐。

  他们在说什么呢?能够如此开心,如此的温暖。

  过了一会,父亲抬头看了门的方向,走了过去,关了灯,突然的黑暗,什么
也看不清楚了,也没听到他走回床的声音。

  而栗莉这边,坐起身子,深深的呼吸,能够感受她似乎紧张了起来。

  我本想握握她的手,给她鼓励,可是又想这时候握住她的手,她的感觉是鼓
励还是挽留呢,于是什么也没做。

  栗莉,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在床边犹豫了下,还是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的轻轻的脚步,轻轻的关门,虽然是如此的轻,却让我的心潮开始涌动,
自己的妻子就要走到父亲的房间,一个男人的房间,去发生本该不能发生的事情,
虽然已经发生过一次或者两次,毕竟那时我不在身边,不在一个房子里,这就隔
着两道门的距离,确实发生着不平的事。

  愣神的功夫,打开餐厅的摄像头,栗莉已经走到了父亲房门前,握着房门的
把手,没有用力,还是有着犹豫,虽然发生了那些事,但是这次是她自己主动到
了这个房间。第一次虽然赤裸,可是那是我把她抱到这个房间,那次虽然是被摸
了全身,可是那毕竟不是这次的主动,她的心理恐怕是我心理冲击的无数倍。

  打开父亲的摄像头,现在的红外摄像已经能够基本看清楚了,父亲的手似乎
也在门把手哪里,他应该是知道了栗莉走到了门口。而他也是不知道该不该用力
打开。

  刚才他们应该是已经在手机上,交流过了,他们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而两
个人虽然已经接受,但是真正的行动,确实需要勇气的。

  最终,门还是打开了,不知道是谁用的力。

  打开的门,就像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种禁忌的升华,虽然还是由我小
小的推动,可是这次我的推动确实微乎其微的,我的作用更多的是让它顺其自然。
而当栗莉主动走到了门口,当他们一起打开了那扇门,以后的一切已经不需要我
再推动。

  此时的心情很复杂,有欣喜,有酸楚,有迷茫,有向往。

  门开了,片刻的停留,栗莉迈了进去,两个人相向而站,彼此都低着头,起
伏的胸口能看出他们呼吸的不均匀。

  栗莉关上房门,四只手握在了一起,栗莉仍然低着头。

  彼此靠近,两个人挨在了一起,父亲把栗莉拥入怀中,一只手握着,一只手
扶着栗莉的肩膀。

  当父亲的手开始摩挲栗莉的肩膀与秀发,栗莉的头抬了起来,看着父亲的眼
睛,父亲并没有躲闪,彼此的对视,像是在欣赏,像是在交流。

  栗莉慢慢的向上,父亲轻轻的俯下,两个人的唇又一次贴合在一起,轻轻的
吻。

  看着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妻子亲吻,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是每次的感受都是
那么的煎熬与刺激,心理总不能豁然开朗,总是有着万分的纠结。

  后来交流,栗莉给我讲了她喜欢和父亲接吻,因为很轻柔的吻,老男人与年
轻男人的区别也许就是这样,如果是年轻的人,会在轻轻的吻之后,转为热烈,
而老男人不同,他轻轻的吻着,就像慢慢的滋润,让女人能够体会那种温柔与呵
护。

  细致的吻,轻轻的触摸,两个人的唇,就那么结合在一起,似乎过了很久很
久,栗莉慢慢离开父亲的怀抱,两个人拥抱在一起,而他们的唇还是没有分开。

  我的心,我的神经在跟着他们动作,我似乎站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深吻,
我的身体随没有颤抖,虽没有坚硬,但是下体却明显的感受到了异动。

  紧紧的拥抱,让那吻变得深,变得热烈,两个人的手在彼此的身上摸索,游
走的摩擦,在积蓄着能量。

  两人的身体,不自觉的移动,栗莉慢慢的被推到门上,两个人的唇终于第一
次分开,只是轻轻的分开,两个人深深的吸气,然后又贴在了一起,这次没有彼
此的拥紧,而是分开点距离,栗莉的手搭载了父亲的肩膀,父亲的手放在了栗莉
腰间。

  虽然不是那种热烈的激情之吻,可是我都能感到他们热情慢慢的高涨,父亲
的手终于向上移动,慢慢的到了栗莉的胸前,栗莉发出的轻轻的嗯声。当父亲的
手握住了栗莉的乳房,栗莉的身体像是瘫软了一样,猛地靠在门上,门发出了声
响。

  他们像是被吓坏了一样,同时挺住了,看着门,虽然嘴唇分开了,但是父亲
的手还在栗莉的乳房上。

  他们的身体僵在哪里,我的身体却鬼使神差的离开床,来到了门口,不知道
为什么,虽然知道他们不在这个门后,我还是把耳朵贴在了门上,一切确实如此
的诡异,我的心跳动的如他们一样剧烈。

            第四十四章欣赏(一)

  被惊吓的两个人屏住呼吸,我也屏住呼吸,他们不想让我听到,我也不想要
他们听到我。虽然,栗莉是知道我现在应该正在用手机看着他们,但是刚才的吻,
让她彻底放松,她放松的心,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退,父亲的热情也被这声
响吓退。

  父亲的手还是没有离开栗莉的乳房,那是女人最美好的地方,让所有男人向
往,而此时的声响,只是让他们停止了其他动作,而手还在栗莉的身上。

  当确定我这边没有声响的时候,栗莉和父亲对视了下,当他们同时意识到,
他们在「偷情」,而且几米处的另一个门里,是他们最亲的人,是他们最爱的人
的时候,他们的动作又一次不自然。

  清醒之后,栗莉低下头看了下父亲的手,父亲也意识到了什么,赶忙把手放
下,同时向后退了两步,然后低下了头。

  栗莉看着害羞的父亲,嘻嘻的笑出了声,虽然很小,却是很调皮的笑,父亲
那里却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栗莉走过去,拉着父亲的手,走到床边,然后坐下,两个人并排坐下之后,
手并没有放开,而栗莉的眼睛看着摄像头的方向,然后深呼吸了下。

  栗莉轻轻的说「爸,你想什么呢?」

  父亲先是被吓了一跳似的,被栗莉突然的开口,然后说「没什么!」

  栗莉说「什么都没想?」

  父亲说「嗯。」

  栗莉说,「我不信,发生这么多事,刚才我们说的,你什么都不想,就知道
欺负我啊?」

  父亲说「我没有啊,我不想的!」

  栗莉生气似的撒娇说「你不想啊,那我走了!哼」说着,站起来要走。

  父亲感觉拉住了栗莉的手,他们的手本来就是拉着的,只是现在栗莉站起来,
而父亲一用力拉,同时一用力,栗莉就顺势倒在了父亲的怀里。

  栗莉娇羞的说「又要欺负我啊!」

  父亲说「不是,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我想你了,控制不住自己。」

  栗莉说「想我有什么不好,想我就来见我啊。我不去接你,你就不来吗?」

  父亲说「我没脸见你,没脸见瑞阳。」

  栗莉说「我们不都说好了吗?享受生活,更爱生活,也更爱瑞阳。如果,你
的生活多了乐趣,瑞阳也会开心。」

  父亲说「你真好,可是我们这样,毕竟是不对的。」

  栗莉说「不对的事有很多啊,我们也没有伤害任何人,不要想那么多了。」

  父亲「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呢,只是我们得克制,不能总是对不起瑞阳。」

  栗莉说「克制是对的,但是你得要有勇气面对瑞阳,面对以后的生活,我们
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就让生活向着好的方面发生吧。」

  父亲嗯了声。

  然后两个人又看了下彼此,当两人的唇又要凑近的时候,栗莉斜向看了眼摄
像头,也许她已经准备好,在我的注视下发生禁忌的爱欲了。

  可是,父亲突然又说,「栗莉,今晚我们不要了吧,瑞阳就在隔壁,而且我
才回来,我怕明天我没法抬头面对瑞阳。」

  栗莉如释重负的说「好啊。」

  可是两个人并没有分开,还是那样抱着。

  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情似乎是放松也似乎是失望,有些事是期待的,
却又怕发生了,更加煎熬。

  栗莉说「爸,你累吗?要不躺下吧!」

  父亲赶紧说「我不累。」就像是,怕说自己累,栗莉就不让他抱了一样,我
笑了下,父亲还真不懂女人呢,栗莉也是笑了下。

  然后说「你真笨,你躺下吧,我们一起躺会。」

  父亲傻傻不知所以然的躺下,靠在床头,栗莉侧身在父亲怀里。

  在父亲的臂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画面是协调的,两人的一只手相互握
着,父亲的另一只手在栗莉的后背,先是不动,慢慢的开始摩挲,抚摸着栗莉的
秀发,这种美好的画面,如果不是公媳关系的话,任何人看了都会感到温暖的爱
意。

  当两个人的呼吸慢慢的平静,两个人的眼神都看着两只握着的手。

  父亲突然说「栗莉,你真香!」

  栗莉,微微笑着说「是化妆品的味道吗?」

  父亲说「不是,是女人特有的那种香气,是你独有的!」

  栗莉说「爸,你还会闻香识女人吗?」

  父亲说「不会啊,但是,你的香气很独特,淡淡的,美好的,从你的身体发
出的体香,和你白天的香水味道不同!」

  栗莉脸色稍红,一个男人在品论自己的体香,只有身体完全接触的人才能知
道,除了我,这世界上也就只有父亲知道了,她的想法也许也想到了这些。

  栗莉娇羞的说「你还很仔细啊!你是不是很喜欢闻女人的香味啊!」

  父亲说「不啊,我只闻过你的!在身边接触过的或者碰到过的女人,她们有
香味的大多是那种恶香,让人生厌,而你的是淡淡的,给我的感觉就是美好。」

  栗莉说「那是你没闻过她们的体香吧!」说出这句话之后,栗莉和父亲都脸
红,呼吸都起伏大了,放在床边的麦克,能够明显的听到他们的呼吸急促了,他
们也被这体香的延伸意挑拨了心悬。

  而我,则是有点开心,呵呵,似乎看着的不是我的父亲和我的妻子,而是一
个好玩的剧集。

  这时候父亲又有意无意的把鼻子凑近栗莉的秀发,像是在闻栗莉的头发的香
味,而两人都沉默了,只是紧握的手,紧靠的两人,父亲的另一只手和嘴在轻抚
栗莉的秀发。整个世界像是安静了下来,可是我却能感受到那屋子里的温度在升
高,不是气温,而是情温。

  栗莉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父亲,父亲慢慢的低下头,身体往下挪动,两个人
开始面对面,然后两人的嘴唇又一次的结合在一起。

  轻轻的吻,轻轻的抚摸,父亲的一只手抚摸着栗莉的脸,嘴唇轻轻的浅尝辄
止栗莉的唇,栗莉的手放在父亲的身上,等待着男人的采撷。

  热烈的吻,蠕动的身体,本来不动的手,也开始在彼此身上抚摸游走。父亲
的手,顺着栗莉的脸,脖子,慢慢的滑下,接近了栗莉的乳房,栗莉的胸口向前
一点,迎接着父亲的抚摸,当父亲隔着乳罩,隔着睡衣摸到栗莉的乳房的时候,
栗莉抱紧了父亲的脖子,把父亲拉近自己,两个人吻热烈了。父亲慢慢的侧身向
上,栗莉慢慢的平躺,父亲咋栗莉的身侧,抚摸着栗莉的乳房,吻着栗莉的唇。

  父亲开始移动身体,顺着栗莉的脖子慢慢的亲向栗莉的胸口,在她的乳沟位
置停留,栗莉的呼吸起伏很大,父亲凝望着栗莉的胸口,在乳罩的聚拢下,本就
深深的乳沟,更显的诱人。

  当感到父亲的停留后,栗莉睁开眼睛,看着父亲在看着自己的乳沟,脸色绯
红,把手挡住父亲的眼睛,说「不许看!」

  在这个时候,任何男人都知道怎么做,那是自然反应,父亲轻轻的拿着栗莉
的手,放在自己的嘴边,轻轻的吻着,然后又向上。父亲的唇,沿着栗莉的脖子
一路来到栗莉的唇,栗莉的腰身在向上挺着,离开了床面,这是栗莉愉悦的表现,
当父亲的唇接触栗莉的唇的时候,父亲顺势将手伸到栗莉的背后。吊带小背心后
背本就遮挡的很少,父亲的手上下抚摸着,后背、腰身、肩膀,停留在了栗莉的
乳罩扣处。

  索取女性的身体是男性的天性的话,那么此时父亲的手停留在乳罩扣子哪里,
就是本性的的表现了。两个人链接的唇和扭动的头和身体,突然停止了动作,似
乎是在等待着。女人在等待着男人的解放,男人在等在这允许,可是此时是不需
要许可的。

  父亲的一只手终于开始了动作,过了几十秒钟两个人的唇虽然没有分开,可
是父亲哪里一点进展都没有,本来升腾的温度在等待中慢慢转换。两个人的唇分
开,栗莉睁开眼睛,发现父亲的额头都出汗了,栗莉笑着说,「你们父子还真是
一样笨!」

  父亲脸瞬间红了,我也笑了,知道栗莉是什么意思,是啊,一只手解开乳罩,
对于我这个经历了栗莉无数次的男人都很难一次做到,而父亲虽然已经看到栗莉
的乳房很多次,摸了很多次,甚至刚才还碰到乳房。但是,这还是第一次由父亲
来解开栗莉的乳罩。

  可是栗莉说了这句话后,突然脸红的非常厉害,她的这句话又提醒了两人,
他们在做的禁忌的内容。

  父亲坐了起来,栗莉也跟着坐了起来,两个人短暂的停留了一会。

  父亲抬起头刚要说什么,栗莉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嘴。此时,父亲要说的只能
是退堂鼓,而这时我和栗莉都不想看到的,毕竟如果退回去,想前进就很难了。

  栗莉慢慢的转过身,把后背留给了父亲,而转过身栗莉的香肩就一览无余的
在父亲的面前,栗莉等待着父亲的手,等待着,父亲第一次把自己的衣服和贴身
的衣物脱掉。

  可是,父亲还是迟迟没有动,只是看着栗莉,两人的胸口起伏着。

  栗莉,侧了侧身,没有回头看,低着头,牵着父亲的手,放到自己的肩带处,
然后两只手,在身体两侧放下。

  此时,任何男人都知道女人已经允许自己做任何事了。

  父亲的另一只手也抬起在栗莉的另一个肩带处,两只手慢慢的向两边拉着肩
带,那么慢,那么轻柔,似乎这是段很长的路,而当肩带脱离肩膀的一瞬间,父
亲的手停留在空中,栗莉的身体震动了一下。

  因为乳房上面的乳罩挡着,才使得吊带没有一下脱落,父亲又用手慢慢的往
下拉,栗莉就剩下了乳罩,此时父亲竟然咽了下口水,这也是男人的生理反应吧。

  而我,竟然也随着父亲咽了口水,而身体也起了反应,又一次因为看着另一
个男人和自己的妻子做着本来只属于我们的动作,起了反应,而那个男人还是自
己的父亲。

  栗莉的胸口起伏的很厉害,虽然已经有了性爱,可是自己现在正在被一个男
人,还是自己的公公脱掉自己的贴身的衣服,而且自己的老公还在看着,她的身
体起伏的很厉害,而当她微微斜头看摄像头的方向的时候,身体竟然开始有了颤
抖。

  父亲停留了一会,然后两只手,来到栗莉的乳罩扣处,当手碰到乳罩后边同
时碰到了栗莉的肌肤,两个人同时颤抖了下,然后父亲的手开始解栗莉的乳罩。
虽然不是一下就解开,但是当父亲低头仔细看了一下后,还是很快的解开了栗莉
的乳罩。只是,父亲没有马上放手,两只手颤抖着停留了一会,深呼吸之后,放
开乳罩,手又来到栗莉的肩带处,把乳罩的肩带像吊带肩带一样向外拉。

  当肩带马上滑落的时候,栗莉突然两手拖住了乳罩,像是收到了惊吓。这是
一个女人的本能反应吧。

  这个动作把父亲吓了一跳,栗莉意识到了这点,慢慢的放下手,任凭乳罩在
自己胸前滑落。赤裸的上身,第一次被一个占有过自己的男人,被自己的公公,
把自己的上身自己圣洁的乳房又一次裸露出来。

  两个人都停留在哪里,栗莉没有回身,父亲没有动作,时间又一次静止。

  两个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而此时女人是等待着男人的,男人是需要主动
的。我看着他们,在心理跟父亲说,动啊。可是,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可笑,一
个儿子鼓励自己的父亲去动自己的老婆,这是怎么一个状态啊。

  最终,深呼吸的父亲,还是处于男人的本性,两手扶着栗莉的肩膀,轻轻的
转动栗莉,栗莉就像木偶一样,随着父亲的转动,低着头,绯红的脸,转到父亲
面前。

  赤裸的上身,坚挺的乳房,尖尖的乳头,平坦的小腹,父亲都是见过的,只
是以前的目光都是闪躲的。而此时,他的目光是直视,是没有一点遮掩的。

  栗莉能够感受到父亲的目光,她的起伏的胸口,带动着乳房,似乎在颤抖,
低垂的头,绯红的脸,娇羞的任凭男人欣赏。

  父亲看了很久,似乎缓过神来,轻轻的说,「栗莉,你真美,我可以看看你
吗?」

  栗莉,抬起头,对父亲说,「你不是一直在看,都让你看到了。」然后,接
着低下了头,像是娇羞小女生。

  父亲那里却吱吱呜呜了,虽然我也是诧异,但是作为男人我马上知道父亲要
做什么了,她想让栗莉站起来,他要欣赏栗莉的全身。

  栗莉似乎也明白了,然后轻轻的说,「坏爸爸!」还带着调皮样,这一个坏
爸爸,让本来静止的空气,竟然有了活气,似乎不那么尴尬了。

  然后,栗莉转身,准备下床。

  父亲脸上除了红,还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栗莉转身,父亲跟着,放栗莉穿鞋的时候,父亲也到了床边,父亲碰到了栗
莉,而他们两个都突然挺住了,栗莉微弯着腰,父亲身体稍微向前挺着。

  很奇怪的动作,两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我赶紧调整了下摄像头角度,看
不到什么,打开了床对面的摄像头,我也被惊呆了。其实也不是惊呆了,也被这
个画面定格了。

  只见栗莉的臀部只穿着蕾丝的内裤,吊带已经滑下脚,而父亲的内裤处耸立
着,他们的下面碰到了一起。

  他们停住,就是因为这个吧,两个人的私处,虽然隔着内裤,却贴在了一起。
这个动作,就是性交的动作。他们似乎舍不得分开,虽然栗莉这样,腰很费力,
但是栗莉没有动,虽然作为男人,如果是我的话,我此时要做的就是撤下栗莉的
内裤,脱掉自己的,狠狠的插入,扶着栗莉的臀,插入。可是,父亲没有。因为
刚才的约定,今晚不做吗?

  此时的三人,都是矛盾的,我鼓励下的发展,我控制不了任何事了。

  栗莉,父亲,他们两个最直接的接触者,他们能够控制住情欲吗?

  也许是累了,栗莉的身体在向后做,父亲的身体肯定是感到了,两个手自然
的去扶住了栗莉的臀。只有蕾丝内裤包裹的很少一部分的臀,隐约的性感更有视
觉的冲击。

  父亲就这么扶着,栗莉有了些许的支撑,也不动了。两个人的心理还在抉择,
都不知道下面该如何进行。我在镜头另一边,等待着,等待着进一步的发展,不
论是父亲脱下栗莉的内裤插入栗莉,还是两个人不做,我都会支持他们。虽然我
的心似乎有很多味道,但是只要是他们做的,我都支持。

  时间又静止了,我在等待,他们两个人也在等待,本来紧闭双眼的栗莉,抬
头看向摄像头的方向,像是鼓起了勇气,一只手扶着床头柜,另一只手把手扶住
头发,这样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脸,然后深深的呼吸,像是下定了决心。

  父亲等待着,栗莉的深呼吸,父亲也随之深呼吸。

  等待着,三个人都在等待,可是深呼吸的身体抖动,带来了接触的移动。

  似乎两声轻轻的「嗯」声,从手机传来。

            第四十五章 欣赏(二)

  柔弱的声音,能够带来巨大的震撼,此时,这不同的两声「嗯」,像是磁铁
吸引一样,让我的眼睛靠近了手机萤幕,把摄像头的进一步拉近。不,手机萤幕
太小,迅速的起身,打开电脑,眼睛没有离开手机萤幕。而此时,他们的身体似
乎有了移动,只是手机的萤幕解析度有限,无法完全的看清。

  焦急的等待着电脑的启动,竟然不合时宜的出现了开机声,最快的速度关掉
音响,看着萤幕,他们并没有听到,因为他们没有变化。点开电脑的收视端,帐
户密码,手机验证,都输入完毕。萤幕在打转之后,马上映在眼前。

  首先是侧面的摄像头,栗莉低垂的脸,红彤彤的。挺拔的乳房,在抖动,是
的,终于完全看清了,栗莉在动。她的腰肢在转动,伴随着上下移动,而父亲的
手扶着栗莉的臀部,帮着栗莉在移动臀部。难道是,已经插进去了,不对啊,我
手机一直看着啊。

  调整到床对面的摄像头,我的手颤抖了,他们做着的动作就是做爱的动作,
只是父亲的大裤头没脱,栗莉的蕾丝短裤没脱。第一次看着这样的镜头,第一次
看着虽然没有插入,父亲扶着栗莉的臀部,我无数次扶着的臀部这样的插入,而
此时一个男人正扶着我的妻子的臀部,正做着性交的动作。而这个男人正是我的
父亲,我的心在悸动,我的身体在颤抖。

  抖动的手,竟然不知道为什么点击滑鼠,慢慢的放大,而放大的部位却是他
们的结合的部位,虽然没有真的结合。但是,这两个部位已经结合过了,又想起
了栗莉告诉我的第一次,眼前又出现了,父亲的阴茎一点点插入栗莉的身体。

  用电脑看着这个部位,用手机调整到侧面的摄像头,并且放出声音,他们的
喘息声逐渐在加大,而栗莉的喘息伴随着轻轻的呻吟。父亲扶着栗莉臀部的手,
力量在加大,已经把栗莉的丰臀抓进去了,栗莉的转圈和上下的幅度也在加大。
向下的时候,都坐在了父亲的上面,而高清的摄像头在电脑上,很明显的能够看
到父亲的凸起,进入了栗莉的下面,即使隔着内裤。

    我的阴茎虽然刚做爱不久,可是在这种心理激动和压抑的情绪感染下,竟然
又硬了。

  当栗莉的动作越来越大,她的上身就慢慢的坐直,而父亲似乎适应了栗莉下
压的身体,两手由臀部,慢慢从两侧,移动到栗莉的胸前,没有犹豫,直接抓住
了栗莉的乳房。栗莉的头,向后仰起,脖子贴近父亲的头。而她突然呻吟大了一
下,腰突然抖了一下。看着电脑摄像头方向,一定是父亲的阴茎隔着两层衣服插
进去了,让栗莉感到愉悦。

  突然想起了,那次在KTV,两个人跳舞的动作,和今天非常相似,只是那
次是站着,这次是坐着。这次更加的刺激,两个人的性器官虽然没有直接的接触
,但是隔着衣物,也是比站着更密切的接触了。而,那次父亲因为激动,很快就
射精了。

  今天,没有,是药酒的作用吗?大声的呻吟一次之后,栗莉的动作突然小了
,看着手机的摄像头,栗莉的眼睛微微的睁开,看着我的方向。脸上红的,眼睛
是迷离的,似乎在祈求我不要看了。可是,我能不看吗?虽然,这次不是真正的
性交,可是他们的这样近乎做爱的姿势,我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虽然是隔着摄
像头。

  也许是身体的快感让栗莉放弃了抵抗,也许是鼓足了勇气,栗莉闭上眼睛,
手向后,抱住了父亲的头,身体在父亲手握乳房的托举下,加快了动作,而浅浅
的呻吟,虽然没有做爱时疯狂,但也是尽量的不控制了,只是声音低些。

  我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自己的阴茎,看着父亲的手,捏握着自己妻子
的乳房,看着两个人隔着内裤结合的阴部,伴随着他们的节奏,套弄着自己的阴
茎。剧烈的抖动,剧烈的喘息,画面里的两个人停止了动作,栗莉完全坐在了父
亲身上,紧紧的抱着父亲的头。父亲紧紧的抱着栗莉的身体,身体抖动了几下。
而我,手里的手机掉到桌子上,颤抖的射出了精液。三个人都发出了舒爽的呻吟

  第一次,父亲和妻子在我的注视下,达到了做爱似的高潮,第一次看着父亲
和妻子的接触,自慰射精。一切就在十几分钟内发生了,近乎疯狂的事情,无法
想像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在一个男人,一个儿子的推动下,发生了,虽然不
是亲眼看着插入,可是早已插入,这近乎做爱的动作,让我眼前,出现的就是,
父亲的阴茎,插入栗莉的身体。

  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心理有些许失落,毕竟这是第一次看着他们的「做爱
」,只差插入的「做爱」。自己的妻子,被另个一男人插入,自己的父亲就是那
个男人。在自己的眼前,捏着臀部的手,握着乳房的手,耸立的阴茎,栗莉的阴
部,结合的画面,在眼前不停的闪烁。

  手机传来了那边的悉索的声音,本来不想去看,可是头鬼使神差的侧了过去
。萤幕中,栗莉已经站起来,站在那里,没有回过身,面对父亲。父亲低着头,
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两只手,放到床边。而我又不知道哪根筋错乱了,竟然又把
摄像头向前拉了拉,父亲的大裤头前面赫然已经湿了。

  我知道,那是父亲的精液,已经湿透了他的内裤,而栗莉的蕾丝内裤,就是
那么的薄,父亲的精液一定已经占到了栗莉的阴部。虽然,我知道,他们已经做
爱了,而且是没带套子做的,父亲已经插入过,已经射过精液在栗莉的阴道里,
可是看着这里,我竟然想到了精液进入栗莉的身体。

  栗莉睁开眼睛,悄悄的抬头看了看摄像头。脸红红的,没有转身,对父亲说
「爸,你去洗洗吧?」父亲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哦了声,走到门口,刚要开门
,突然意识到什么,犹豫的回头看着栗莉。

  栗莉,意识到父亲是想到了我,我赶紧把手机声音调小一点,光是不会透过
去的,只要声音不传出去。栗莉,来到父亲面前,轻轻的说「没事的,瑞阳睡觉
很实的。你去吧,别忘了换内裤。」然后,嘿嘿的笑了下,父亲更不好意思了。

    回到衣柜,拿了内裤,走了出去。又回头,说,「我还没看你呢!」

  栗莉娇羞的说「爸,你,,,好吧,我等你。」

  父亲轻轻的开门,走出了房间,直接走到浴室。栗莉,站在房间里,不知道
该干什么。突然,想起摄像头,轻轻的指着摄像头,然后脸红红的又低下头。拿
起吊带,又要穿上,可是似乎想起了什么,就到床上,拿起了毛巾被,盖在自己
身上,还是只保留着身上的蕾丝内裤。突然,意识到什么,站起来,径直走出房
间,走向我们的房间。

  吓了我一跳,我赶紧关了电脑显示器,因为关电脑来不及了,把手机萤幕关
掉。然后,背对着门,躺着,装睡。栗莉,来到房间,没有说话,直接去了卫生
间,还顺便拿了东西。我一回头,看着她拿了内裤,和现在穿的内裤基本是相同
的。我知道为什么了,她的内裤一定是湿的,有她的液体,也有父亲的精液吧。

  悉索的水声,栗莉开门出来,来到床边,停留了一下,然后幽幽的说「老公
,你睡着了吧?」我没有说话,栗莉走了,她肯定知道我没有睡着,我却也不知
道自己该说啥,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直接面对栗莉,因为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我坐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可是随着栗莉关上父亲的房门,我来到卫生间,
推门进去,打开了门,走的很慢,腿像是灌了铅。角落里,一条蕾丝内裤,放在
盆子里。紧盯着内裤,慢慢的挪动脚步,蹲下来,颤抖的手,拿起内裤。手指传
来湿热,盆里是没有水的,这是栗莉的爱液,不,还有父亲的精液吧。

  翻到内裤正面,那狭小的一块布,遮挡住栗莉的阴部,刚才这层布隔着另一
个男人的侵入,父亲的侵入。手慢慢的拿近,马上要碰到自己的鼻子了,似乎意
识到自己太疯狂了,扔下内裤,逃离卫生间,自己已经气喘吁吁。站在窗边,把
窗帘拉开一点,看着满天的星光,让自己的心情平复。

  夜是静谧的,心慢慢平静下来,这一切是我所期望的吧!拿起手机,栗莉已
经回到父亲的房间,又躺在了床上。父亲也已经走回来房间,开门之后,看着躺
在床上的栗莉。父亲站在床边,穿着刚换的内裤,不知道自己该躺下还是站着,
栗莉看着父亲,轻轻的笑了下,然后说「爸,你要站着睡觉吗?」

  于是,父亲坐在了床边,栗莉也坐起来,从后面抱着父亲,父亲的身体突然
坐直了,一定是栗莉的乳房,给了父亲后背舒适的体验,才使得父亲的身体动作
。栗莉,移动到父亲身前,站在地上,深呼吸之后,拿着父亲的手,放在了自己
的内裤边缘,然后轻轻的说,「爸,你不是想看我吗?」然后,头偏向一边,等
待着。

  父亲,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栗莉的乳房,小腹,然后盯着栗莉的内裤,那里
隐约可见栗莉的阴部,阴毛虽然不是很旺盛,但是因为蕾丝内裤的缘故,也能看
到里面。两只手,慢慢的将内裤向下拉,那么小的内裤,只是一瞬间,就脱离了
臀部和阴部。栗莉的阴部和阴毛,首先呈现在了父亲的面前。

  父亲的手抖动的很厉害,内裤随之掉在了地上,栗莉向后退了一小步,然后
闭上了眼睛。两只手,垂在身体两侧。等待着男人的欣赏。父亲坐在床上,眼睛
先是盯着正前方,栗莉的乳房,然后是上下打量着栗莉,自己的儿媳。

  我无数次的这样看过栗莉的身体,那坚挺的乳房,每次都似乎在想我招手,
没有一次我能够抵御她,我都会不自觉的伸出自己的手,区捧着这对乳房,就是
捧着或者含住,那种美是每个男人对于女性的向往,是每个女人最美丽的地方。

  而父亲没有动,是因为刚做了爱之后,冷静了,还是因为父亲想完完全全欣
赏栗莉的身体,毕竟直到现在为止,每次的看都是闪躲的眼神,而这次是完全的
在自己的面前,完全的可以去细细的品味。

  父亲轻轻的咳了下,栗莉似乎是听到了命令,慢慢的转动身体,而手臂,转
身之后,略作停顿,然后两臂轻轻的上扬,在自己的头上交叉,这样栗莉的胸部
更加向上的挺着。然后,继续慢慢的转动,像是一座雕像,在转盘上,任由观赏
者鉴赏。

  打开电脑显示器,看着一位老人在欣赏裸体的女人。老人是我的父亲,熟悉
的面容,女人是我的妻子,熟悉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在柔和的灯光下,栗莉的皮
肤散发着光泽,坚挺的乳房,乳尖格外的突出,没有赘肉的小腹平滑,翘起的臀
部圆滑,匀称的双腿,中间的阴毛不密不疏,摆动的秀发离开身体一点。

  虽然父亲的眼睛没有眨,可是那眼神完全是欣赏,没有参杂欲念,虽然这具
身体已经被自己占有过。不知是眼睛看就了萤幕还是灯光带来的效果,画面中有
的只是美感,刚才的情欲氛围完全被这美感所覆盖。欣赏,这完全是欣赏,没有
欲望,只有欣赏。

  栗莉的眼睛慢慢睁开,转动的身体,秀发随之摆动,父亲的眼睛看着栗莉,
脸上露出了微笑,轻声的说「栗莉,你真美」。栗莉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的转动
,慢慢的、柔柔的,似乎是跳舞的精灵,在自己的舞台起舞,一个人的舞台,没
有一丝遮掩的,展示自己的酮体。

  父亲看了一会,站起来,贴到栗莉身边,栗莉转动着,碰到了父亲的胸膛,
就停止了转动。栗莉刚要放下手,被父亲握住了手。然后父亲把栗莉的手放到自
己的肩膀,栗莉依偎到父亲的胸膛,两个人的胸碰到一起,栗莉的柔软,父亲的
结实。父亲一只手拦着栗莉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栗莉的秀发。

  父亲的手,慢慢移动到栗莉的脸,然后扶着栗莉的脸,让栗莉的头稍微离开
自己的身体,低下头,栗莉抬起头。父亲看着栗莉的眼睛,当四目相对,父亲轻
柔的说「栗莉,你真美」。栗莉,望着父亲,像是娇羞的小女生,然后眼睛眨了
几下,没有说话,脸微红,又把头靠在了父亲的肩膀。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如果
此时有轻柔的音乐的话,他们的身体会随着慢慢的摆动吧。

  看着,紧抱的两人,脑海中有着情人曼舞的景象,虽然只穿着内裤的两人,
肉体接触着,可是这里的情胜过欲,他们的美,让我忘了此时抱着的两个人,一
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的妻子,他们做的事,虽然是我允许和推动下进行
的,但是确是禁忌的,公公与儿媳禁忌的欲与情。

  放下手中的手机,又将视线移动到窗外,星光点点,对面楼的灯光已经稀少
的剩下几家。每个家庭都有各自的故事,而我们家正在发生的故事,却不是一般
的故事。想起这些天的点点滴滴,有太多的禁忌、刺激,心情的起伏。

  虽然没法完全掌控事情的发展,可是毕竟这是我提出的,我们的相互的爱与
亲情,我相信能够抵御任何意外,能够使禁忌为生活添彩,能够让我们的生活更
加幸福。

  拉上窗帘,关掉电脑,关闭手机的软体,轻轻的来到孩子的房间,帮孩子盖
了盖被子,上了厕所,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给妻子发了微信「谢谢你,我的爱
人,我会永远爱你!」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眼睛开始迷糊的时候,栗莉回到了房间,轻轻的走过房
间,去了卫生间,看了孩子之后,来到床边,手机的光亮,我知道她看到我的资
讯了。感受着她脱去了小吊带,然后躺在床上,从后面抱住我。我转身抱着栗莉
,没有任何交流,只有温暖的爱意的拥抱。闭上眼睛,嗅着栗莉的香味,慢慢的
进入梦乡。

  一望无垠的草原上,有着蓝天白云,一袭白裙的女人,在草原上舞动,席地
的长裙因为舞动而飘起,展开的双臂,扬起的脸庞,面向天空。秀发随着舞动飘
扬。身旁,一个小孩在围着女人欢快的跑动,不远处,草地上,坐着两个男人,
一老一少,在欣赏着女人的舞蹈和孩子的跳动。他们的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