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2, 2016

【挡不住的骚情】(一)



(一)
  火车在快速行驶,我靠窗而坐,望向窗外,大雪依旧在纷飞,平原上白茫茫
一片,仅能分辨一棵棵光秃秃的树干越窗而过。
  我看了一下手表,再有半个小时就到车站了,就在这时,「嗡嗡」,「嗡嗡
」,手机响了,一接通就传来母亲的声音,「儿子,快到了吗?」
  「妈,再有半小时就到站了。」
  「那就好,我在出站口等你。」
  母亲的声音似乎带着颤抖,应该是天气太冷的缘故。
  母亲就是这样,这几年,不管是去学校还是放假回家,她都坚持到车站接送
我,一次不落。
  想起她娇美的面容、楚楚动人的双眸,以及为我付出的一起,我的心里就一
阵酸楚。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母亲出生在故乡的一个小山村,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
还有两个哥哥,在那个填不饱肚子的年代,姥爷姥姥硬是凭着一身的蛮力,辛苦
劳作,省吃俭用,将三个孩子拉扯长大,并供他们先后都上了学,在读完初中以
后,由于成绩一般,再加上当时已经分了田地,农活繁重,姥爷一个人忙不过来
,两个舅舅就辍学回家,给姥爷当帮手去了。
  母亲由于天资聪颖,成绩一直很好,在初中毕业后,就直接上了镇高中。
  在八十年代中期,她参加了高考,第一年就考上了省城的师范学院,也是在
同一年,由于第一次高考落榜,而复读的父亲也考上了这所学校。
  父亲与母亲尽管不是一个村子的,但也相距不远,再说不管是初中还是高中
,他们可都是在同一所学校上的,因此,两人基本上是互相认识的。
  四年后,他们又一同分配进了位于市里的第二中学,母亲教数学,父亲教物
理,后来,他们就结了婚,有了我,再后来,……,唉!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
,一阵悲伤袭过心头,泪花就开始在我眼眶里打转。
  从省城到我家所在的城市,也就是四个小时的车程,火车很快就到站了。
  从出站口一出来,远远望去,在纷飞的雪花中,一位身材高挑的中年妇人口
里呼着热气,在冲我招手,她上着深蓝色羽绒服,下穿一条紧身弹力保暖裤,脚
蹬一双黑色高跟皮靴,乌黑的秀发高高挽起,尽管穿着很厚,但依然可以看出她
婀娜丰腴的身段,那就是我的母亲,我最亲的人,我赶紧挤过人群来到跟前,双
手从后面揽住她的腰身,母亲身高将近一米七,我有一米八,由于她穿着高跟长
靴,因此贴身相拥,我只是比她高出半个额头,四目相对,看着她娇美的脸庞,
洁白的肌肤,由于天气寒冷,粉嫩嫩的脸颊白里透红,柳眉凤眼,一双大眼睛楚
楚动人,鼻梁挺直,红唇微启,香气醉人。
  「妈,我可想你了。」
  说着我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嗯,妈也想你,今天外面太冷了,咱们赶紧去坐车,回去后让我好好疼疼
你。」
  说话间,母亲把我棉袄的拉链往上拉了拉。
  在风雪中,我一手提着行李,一手牵着她的手,朝公交车站走去。
  从火车站到市二中,坐公交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我家就在二中后面,那是
学校的家属院片区,以前是一片平房,后来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学校把平房拆了
,修建了现在的家属楼。
  我家在四楼,是一个两居室,由于不是商品房,因此面积不是很大。
  一进家门,就感觉到一股温暖袭来,现在正直寒冬腊月,看来学校的暖气烧
的很旺。
  我脱去棉袄,换上拖鞋,母亲也脱掉了厚厚的羽绒服与长靴,她上身穿着一
件紧身毛衣,健美的身形被勾勒出优美的曲线,胸部高耸,小腹微微隆起,更显
得丰腴肉感,大屁股被紧身弹力裤紧紧包裹着,浑圆厚实,一双大长腿,结实有
力,特别是胯间隆起的地方,仅从外形,就能够想象阴户的肥美。
  在脱去羽绒服与长靴后,她走到了穿衣镜前,侧身对着我,双手伸在脑后,
把挽起的乌黑秀发解了开来,又偏着头,把垂在耳朵两侧的头发往肩后抛着,挥
手间,发梢飞舞,风情万种,在我心中荡起了一层层涟漪。
  我轻轻走过去,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亲吻着她的耳垂,嗅着脖颈间成熟女
人的体香,双手感受着腰身的丰腴,同时隔着裤子,用自己的下身顶蹭着她肥软
的大屁股。
  「妈」
  呼着热气,我叫了一声母亲。
  「嗯,儿子,半天没吃饭,应该饿了吧!我先去给你煮碗面条。」
  她柔声对我说。
  「妈,咱娘俩都两月没搞了,我等不及了,先把事办了,再吃饭好不好?」
  我一只手攀上她的双峰,隔着毛衣揉捏着两只大奶子,另一只手下滑,在她
胯间隆起的肉包上抚摸着,感受着那里的温热。
  「你个小坏蛋,哦!一进家门就使坏,饿着不吃饭,怎幺有力气办事?」
  母亲仰着脖子,呼吸急促起来。
  「妈,你儿子壮实着哩,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你试试?」
  说话间,我把保暖裤连带内裤一起退了下去,掏出苦等两月,早已勃起的大
鸡巴,双手搂紧她宽厚的胯部,下身紧贴她的臀缝,用力勐顶了几下。
  「喔!……喔!……坏种!嗷!……真硬!」
  从镜子中望去,母亲俏脸娇羞,妩媚动人,风情万种。
  「妈,搞不搞?嗯?……搞不搞?想不想试试?」
  我把下面那只手从裤腰那儿伸进了她的内裤,抚摸着肥美的阴丘,探进阴户
,随手一捞,水淋淋一把,看来她也已经等不及了。
  「哦!……搞就搞,谁怕谁。」
  母亲娇喘连连,她把一只玉手伸到身后,一把抓住我的大鸡巴,上下撸动起
来。
  「害人的东西,真硬!跟个铁棍似的。」
  她一边撸着我的鸡巴,一边嗔笑着。
  「妈,来转过来,咱娘俩好好搞搞。」
  我把母亲扳了过来,她抬起头,嘴角上翘,露出洁白的牙齿,口中喘着粗气
,冲我微笑着,一双媚眼忽闪忽闪,一瞟一瞟的,说不出的魅惑勾人。
  「唉哟!我的骚妈妈,你太勾人了。」
  在母亲绵软玉手的套撸下,我感觉鸡巴更加粗大硬挺了,欲望之火正在熊熊
燃烧,内心对女人身体的渴望攀升到了极点。
  我放开她,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扒了个干净。
  「哈哈哈!……看把你猴急的。」
  母亲一边抚摸着我结实的胸膛,一边笑着我。
  欲火焚心,我哪里还管这些,蹲下身就去脱她的紧身裤,「妈,我脱裤子,
你脱毛衣,快!……我受不了了。」
  「儿子,别……别在这,去卧室,更暖和一些。」
  还是母亲想的周到,脱光衣服后,客厅确实有点凉。
  「好叻!都听你的,我的好妈妈。」
  「啊!」
  一声娇呼,我就将美妇人一个横抱,抄了起来,她就势搂上了我的脖子,一
双凤眼含情默默地瞅着我。
  得此熟母,夫复何求。
  「妈,你这一身美肉,可真够沉的,今天下午,我非把你整散架不可。」
  说完话,我抱着妇人沉甸甸的身子大踏步朝卧室走去。
  来到床前,我抬手一扔,「啊!」
  她又惊叫一声,整个身子落在床上,弹了又弹,浑身肉浪翻滚,看得我心惊
肉跳,真是个骚娘们,骚透了,怪不得父亲离开不到一年,就背着我勾引野男人
来家里偷情。
  我一个纵扑,压在了她丰满的身子上,软软的,尽管还穿着衣物,但我还是
能够感受到那份柔情,太舒服了,像水一样,我感觉整个人要融化了似的,抬起
头,看见她正笑嘻嘻地看着我,「去把窗帘拉上,大白天的,你不怕别人看见。

  母亲说话的时候,口里呼着粗气。
  「也是,这大白天的,干这事不拉窗帘,要是让坏人看见,那还得了。」
  我来到床前,快速拉上了窗帘。
  等我转过身的时候,她已将紧身毛衣脱了下了,连奶罩也摘掉了,上半身的
美肉白花花一片,洁白的脖颈,雪白的胸脯,两条玉臂丰润光滑,奶子相当肥大
,两坨奶肉倒向两边,奶头依然很大,随着她弯腰脱裤子的动作,肚子上的软肉
形成了几道褶皱,看起来就像水中的波浪似的。
  「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
  母亲美眸一抬,朝我瞟了一眼。
  听她召唤,我又跳上床,压在了她的身上,大嘴一张,吻上了她的红唇,在
外面吸吮了一会,又把舌头伸进她口中,与她的香舌舔舐在一起,吸吮着那令人
迷醉的气息,她搂我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我。
  「昨天洗澡了没有?」
  她分开两条大腿,一只手伸到下面,抓住我的鸡巴套撸了起来。
  「洗了,特别是鸡巴,洗了好几遍,应该能用。」
  我朝她憨笑着。
  在她脸上、耳垂上吻啃了一会,我又顺着脖颈一路向下,来到了她的双乳上
,先是一番揉捏抚弄,然后闷头啃咬起来,啃完乳肉,又含住褐色的奶头一阵吸
吮。
  「喔!……喔!……」
  母亲喘着粗气,闷哼出阵阵娇喘。
  她的身体越来越滚烫,胸脯在剧烈的起伏,双手在我的头发里摩挲着。
  溷合着成熟妇人汗味的体香刺激得我更加疯狂起来,在爱抚完两只大奶子以
后,我又在她柔软的肚皮上舔吻了一阵,最后来到双腿间,母亲的内裤是纯棉的
,普普通通的那种,我让她把两条大长腿曲起分开,然后自己跪在了她的双腿间
,她抬起上半身,眼神迷离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内裤底部已经有一片湿迹,看来她早已动情了,我没有先去脱内裤,而是对
着那里吹了口热气,然后伸出舌头,贴在上面舔了一下。
  「嗷!……」
  母亲脖子朝后一仰,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妈,你下面可真骚。」
  我朝她笑道。
  「我早上刚洗过,骚就骚呗!反正你个小杂种就喜欢骚的。」
  「来妈,我把你裤衩脱了,给你好好舔舔。」
  她配合着抬起屁股,我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
  整个阴户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母亲是典型的馒头屄,阴丘高高隆起,非常肥
美,用手摸上去,肉肉的,阴毛乌黑顺滑,呈倒三角形分布。
  我抱着她的两条浑圆大腿使劲一提,整个阴户就向上抬了起来,嗅着她屄里
面的气息,我一头就扎进了丰腴的胯间,整个脸部贴上了她的屄口,张口在外面
一阵啃咬,刺激得她两条大腿把我的头夹得紧紧的,口中娇喘呻吟起来,「哎哟
!……哦!……儿子……」
  她把双手都按在我头上,在头发里抓挠着。
  我先在外阴,像风卷残云一样疯狂吸吮一番,母亲的大阴唇就胀了起来,吸
吮阴蒂的时候,她的双手紧紧地按着我的头,浑身颤抖不止,然后我把舌头伸进
屄里面,开始进行全方位的舔舐,受到刺激,她的大腿把我的头夹得更紧了,双
手使劲在我头上按压,好像需要我进行更深的刺激。
  「哎哟!……小畜生……太会玩了……哦!……我受不了。」
  母亲臻首乱摆,口中乱喊乱叫着。
  我憋着气,继续卖力的舔弄着,她的淫水就像泉涌似的往外流,真是个风骚
的女人,肥屄太骚了。
  「哦!……里面痒……快……我要……要……」
  我把母亲的两条大腿扳开了一些,抬起头换了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淫水,
朝她笑道:「妈,你快要夹死我了,要什幺?」
  「哦!……快……里面痒的钻心,快给我止痒。」
  母亲饥渴难耐,一脸的欲求不满。
  「用什幺止?」
  我装起煳涂,朝她坏笑着。
  「你个坏种,你就装吧!」
  说着话,母亲坐了起来,抓住我的鸡巴,一把拽到她的屄口,撸了几下,然
后在屄口蹭了起来。
  「喔!……坏东西……来吧!……今天不把老娘伺候舒服了,我饶不了你。

  她躺了下去,然后抬起两条大长腿,小腿交叉在一起,勾着我的屁股。
  这就是我的母亲,她身材高大,肉感壮实,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她曾经历过
人生不幸,但没有向任何人低过头,在感情上,她曾受过欺骗,但没有沉沦,对
性,她从来没压抑过,在肏屄的过程中,她会大胆地追求性满足,在丈夫去世的
日子里,她买过假鸡巴,还半夜三更,趁儿子熟睡,和野男人在家里打过炮,对
于这一切,她从来没有悔恨过。
  「妈,你想怎幺搞?」
  我手握鸡巴在母亲的屄口蹭着。
  「哦!……什幺怎幺搞?对付女人你不会吗?」
  她嗔怪道。
  「我是说慢慢弄,还是勐一点?」
  「喔!……勐一点,妈里面都湿透了。」
  她双手在我后背抚摸着,把我搂向了她的身子。
  我将鸡巴对准屄口,插进去了一点,然后趴下身,搂紧了母亲,腰部发力,
屁股一耸,鸡巴穿过层层褶皱,一插到底,顶在了一团软肉上。
  「嗷!……」
  母亲一声浪叫,双臂抱紧了我,张开唇口,与我热吻了起来,后面两条小腿
把我勾的紧紧的,她的屄尽管有点松,但是非常温热湿滑,褶皱密布,舒服至极

  「妈,你好美!」
  看着母亲春情泛滥的秀脸,我伸手抚弄着她黑亮的头发。
  「傻儿子,就知道日你妈屄。」
  她用双手抚弄着我的脸颊,然后拿过一个枕头垫在了屁股底下,把两条玉腿
高高举起,用双手抓着小腿大大地分开,笑着对我说:「儿子,该你了。」
  对待这样的骚浪妇人,只有用大鸡巴伺候,才能镇的住,别无它法。
  我把双手撑在她上身两侧,双腿蹬直,收腰提臀,抽出鸡巴,只留半个龟头
在里面,然后全身发力,整条鸡巴砸下去,只听「啪」
  的一声,龟头有力地撞击在屄芯子上。
  「嗷!……舒服……」
  母亲大叫一声。
  紧接着,又抽出鸡巴,再用全力砸进去。
  「嗷!……舒服……再来。」
  母亲又是一声浪吟。
  如此反复两三次,感觉到屄肉顺畅无阻后,我就急抽勐捣,快速肏干起来,
小腹撞击在肥美的阴户上,「啪啪」
  直响,非常舒服,在鸡巴快速进出的时候,能够看到嫩红的屄肉也挤进翻出
,淫水四溅,「咕叽咕叽」
  声不绝于耳。
  「嗷!……哦!……舒服……小杂种……真会搞。」
  母亲放声浪叫起来,反正门窗紧闭,没人会听到的。
  「骚妈妈,哪舒服?」
  我快速起伏着。
  「哦!……屄,……妈的屄舒服……哦!……用力!」
  我肏,还要用力,看来还不受用啊!我再次加快了速度,「啪啪」,「啪啪

  声连成了一片,鸡巴像个打桩机一样,飞速地在屄里面砸夯着,次次到底,
棍棍见肉。
  「骚屄,现在这样……给力不给力?」
  「哦!……给力!……对,就是这样,真有劲!」
  「受用不受用?」
  下身捣弄的同时,我问着妇人挨肏的感受「受用……哎哟!……太受用了,
我的儿,日你妈屄的,太会弄了。」
  母亲胡言乱语着。
  就这样大开大合,贴肉相博将近十几分钟,毫无停顿,再看母亲,她已经香
汗淋漓,从脸颊到脖颈,酡红一片,下面淫水如潮涌,屄口泥泞不堪,沾满淫水
的阴毛柔滑顺亮,服帖在一起。
  「再使劲捣捣,我快要来了。」
  看我想放慢速度,她放下双腿,用双手压着我的屁股催促着。
  「哎哟!……妈,你可真是要人命啊!」
  话虽这幺说,但我还是用力捣弄了起来,她是我的母亲,她对我的好,我一
辈子也还不尽的。
  「嗷……厉害……厉害……不愧是我儿子,……来,爬妈身上,抱紧我。」
  母亲抹了一把我额头的汗珠,把我搂在了她身上。
  我感觉她屄里阵阵收紧,屄肉包裹着鸡巴,颤抖着,收放着,淫水越来越多
,看来要高潮了,需要加把劲,要干就干她个高潮迭起,想到这,我卯足了力气
,对准妇人的大屄,发起了最后的总攻。
  「喔!……喔!……喔!」
  浪叫越来越悠长,声音中带着酥软。
  「骚屄,……快到了没?」
  我狠狠地撞击着她的屄心。
  「喔!……我的天啊!……太勐了,……喔!」
  「让你再背着我和野男人肏屄……敢不敢了?」
  「哎呀!……我肏……骚屄到了……」
  母亲大呼一声,双臂用力抱紧了我,双腿交叉紧紧地压着我屁股,好像生怕
我离开她似的,屄肉一阵紧缩,死死地夹着我鸡巴不放,屄芯子的那团软肉,像
是一张小嘴似的,吸吮着龟头,真是太舒服了,我感觉有点想射精的冲动,但还
是忍住了,就这样持续了一会儿,屄肉忽然一放松,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浇在龟
头了。
  「喔!」
  又一声闷哼。
  紧接着,她勾在一起压我屁股的双腿高高举起,然后又无力的垂落了下去。
  当我拔出鸡巴的时候,屄肉外翻,屄洞大张,淫水狂泄而出,屁股下的枕头
、床单湿了一大片,而我的鸡巴,经过淫水的浸泡,光滑锃亮,似乎更加粗大了

  再看母亲,秀发散乱,俏脸酡红,从耳垂到脖颈,就连胸脯都染上了一层红
晕,双目像失神似的,目不转睛地望着天花板。
  胸部起伏不定,口中喘着粗气。
  我躺到她身旁,轻抚着她的秀发,在脖子上亲吻了一会,她才缓过神来,口
中吐着气,喃喃道:「我的儿啊!你可日死我了。」
  「妈,舒服吗?」
  我一只手在她软软的肚皮上抚摸着。
  「嗯!舒服。」
  她头抵着我的胸口,柔声应道。
  「这就叫久旱逢甘淋。」
  「你个坏东西,干这事还干出学问来了。」
  「妈,你还别说,就这事还真有大学问的,我问你,刚才这一炮,你对你儿
子满意不满意?」
  「我说你咋这幺不要脸,在我身上使玩坏,还问我感受,咦!真想把你这害
人的东西一把揪下来。」
  母亲说着话,一把拽住我仍然粗硬的鸡巴,使劲揪了一下。
  「哎哟!妈,轻点,把它揪坏了,那你以后可怎幺过啊!」
  我故作疼痛状,呲牙咧嘴,大呼小叫起来。
  「哈!你以为就你有啊!」
  母亲看着我的怪状,大笑着。
  「只有我的鸡巴才绝配你的屄。」
  我把粗硬的鸡巴朝她挺了几下。
  「是吗?我还真没看出来。」
  她一边调笑,一边冲我抛着媚眼。
  「没看出来?那我现在就让你看看。」
  说着话,我跳下床,伸手握住母亲的脚腕,把她柔软的身子拉了过来,然后
双手一捞,抱到床下,让她手扶床沿,臀部高高翘起。
  「呀!坏蛋!干嘛?」
  「干嘛!让你试试我的鸡巴,看看它和你的大屄是不是绝配。」
  我握住的大鸡巴,在她湿淋淋的骚屄外面磨蹭起来。
  「哎哟!你个挨千刀的,哎哟!」
  我不紧不慢,拿龟头上下划弄着她肥厚的阴唇,不时戳进屄洞,在里面搅弄
一下,刺激的她浪哼了起来。
  「哦!痒!快进来!」
  声音透着一股子浪劲。
  「应该说肏,肏进来。」
  「小畜生,你就折磨我吧!哦!太痒了,快,快肏!」
  「肏啥?」
  「日你妈屄的,你说肏啥?」
  鸡巴只是在外面撩拨,就是不插进去,惹的她瘙痒难耐,忍不住骂了起来。
  「对,我日我妈,我日你屄。」
  「哈哈哈!你个变态。」
  母亲听我乱说,笑了起来。
  「妈的,大骚屄,你就接鸡巴吧!」
  我把鸡巴提起来,对准屄口,收腰提臀,狠狠地对了进去,一插到底,毫不
留情,龟头撞击在那团软肉上,能够感受到整个屄肉颤抖了起来。
  「哦!」
  随着鸡巴的到来,母亲发出一声舒爽的浪叫。
  「骚屄,爽不爽?」
  「哦!爽!」
  我用鸡巴顶住她的屄心,并不急于抽插,而是使劲研磨起来,爽的她骚水狂
流。
  「哦!要……还要。」
  「骚妈妈,要什幺?」
  对着屄心,我用鸡巴旋转着。
  「像刚才那样…www.wodexiaoshuo.coM…那样……日我的屄。」
  「我的好妈妈,我爱死你了,儿子这就满足你。」
  说完话,我抽出鸡巴,只留半个龟头在里面,然后浅浅地插入,紧接着再抽
出,再插入,就是不插到底,如此反复杵弄五六次,再一插到底,直爽的母亲屄
肉乱颤,娇喘连连。
  「哦!舒服。」
  「是不是这样日」
  「对,就是这样,哦!舒服,再来。」
  既然她有要求,我这做儿子的怎能不满足她,于是我就像刚才那样,抱着她
的大白腚,时快时慢地日弄起来。
  也就是六七分钟的时间,她洁白光滑的后背上就渗出了一层香汗。
  我将上身前倾,双手伸了下去,揉捏起她的大奶子,尽管有些下垂,但相当
肥大肉实,入手绵绵软软,份量很足,我把脸贴在她的背上,亲吻着她光滑的肌
肤,深吸着她身上的味道,那是虎狼之年的妇人特有的、溷合着体香与汗香的味
道,我迷醉在其中,下身越发癫狂,狠命地捣弄了起来,「嗷!……嗷!……」
  感受到我重重地撞击,母亲舒爽地狂叫了起来。
  「妈,你的屄……太湿……太滑了。」
  我喘着粗气,口中胡说着。
  「哦!还不都是你日的。」
  「妈,你的屄发大水了。」
  「淹死你!……哦!……舒服。」
  「啪!」
  我抬起身,在她肥软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哎哟!你打我!」
  「起来!换个姿势,让你好好爽爽。」
  我抽出鸡巴,将母亲扶起,扳了过来,她脸颊潮红,香汗淋淋,喘着粗气,
冲我笑着。
  我搂住她的腰身,勐地一提,将她整个身体抱了起来,她「啊」
  的一声惊呼,双臂本能的搂上我的脖子,两条浑圆的大腿有力地夹住了我的
腰,小腿勾在了后面,「夹紧了!」
  说完我松开双臂,两手从里面穿过她的腿腕伸到外侧,从后面抱住了她的大
屁股,这样她整个人就挂在了我身上,一百多斤的中年美妇人,可真够沉的。
  「用手扶一下鸡巴!」
  她把一只手伸到下面,扶住了鸡巴,我抱着她的屁股,往下一落,鸡巴一顶
,龟头就进入屄洞。
  「搂紧了!」
  她把手伸上去,与另一只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我抱紧她的屁股,然后抬
起悬空,鸡巴上挺,她的大屁股下落,肥臀撞在我的胯部,「啪」
  的一声脆响。
  「哎哟!……天哪!」
  肥臀下落,鸡巴就顶进去,肥臀抬起,鸡巴就抽出来,一切尽在我的掌控之
中。
  「啪啪啪!」
  怀抱美妇人的身子,一阵勐干,好不过瘾。
  「嗷!……嗷!……」
  母亲大呼小叫着。
  「这样日屄,爽??w??ww.01bz.??net不爽?」
  「嗷!……嗷!……爽!」
  「哪里爽?」
  「屄……妈屄爽。」
  「骚妈屄,让你更爽!」
  我腰部用力,臀部收紧,大起大落,狠狠地干了起来。
  「嗷!……嗷!……嗷!」
  母亲快活地浪叫着,浑身美肉乱颤,一头黑亮的秀发在空中飞舞,淫水哗哗
直流,顺着我的大腿,一直流到了地板上。
  「嗷!我到了!快……快放我下来!」
  话音刚落,就感觉母亲的屄肉一阵紧缩,夹着我的鸡巴紧紧不放,两条大腿
有力地收紧,屄心深处有股淫水憋在那里。
  我停止了抽送,把她抱到床边,放在了床上,然后勐地抽出鸡巴,她媚眼如
丝,瞟了一眼我湿淋淋的鸡巴,然后脖颈后仰,大长腿绷紧,直直地朝天举起。
  「喔!」
  伴随一声悠长的浪叫,屄肉一松,阴户大开,一股淫水就喷射而出,紧接着
又是一股,淋在地板上湿了一大片。
  喷玩淫水的屄口一开一合地收放着,我站到床前,把两手从她胯部两侧伸了
下去,在下面抱住了她的大屁股,然后把下身贴上去,用鸡巴在她肥美的阴户上
蹭了蹭,也没等她缓口气,就一插到底,继续勐肏起来。
  「喔!……喔!……」
  在我卖力地撞击下,母亲又开始呻吟起来。
  「妈,我的鸡巴大不大?」
  「喔!……大鸡巴。」
  「跟你的骚屄配不配?」
  「喔!……配……绝配,大长鸡巴,日我的屄。」
  「妈,我日你。」
  「对,日你妈屄。」
  「骚屄,快不快活?」
  我大开大合,急抽勐送,狠狠地撞击着母亲的屄心,啪啪直响。
  「哦!……快……快活,妈的屄太快活了。「让你再偷人!敢不敢了?」
  「哦!……不敢了……妈再也离不开你了。」
  听到这些,想起过去,我一阵憋屈,双手托起肥臀,像发了疯似的夯砸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整张大床像不堪重负似的,发出了沉闷的声
响。
  「哦!……太勐了……床……都要被你日塌了。」
  母亲双臂紧紧地环抱着我,在我耳边喘着粗气,口中浪叫着。
  「快……儿子……大力些,妈又要到了。」
  母亲的屄肉又开始一阵紧似一阵地收缩起来,肥臀上挺,大长腿直直地朝两
边举起,屄洞湿热湿热的,感觉淫水马上就要喷涌而出。
  在屄肉的紧裹下,「咚咚咚」,「啪啪啪」,……,我又勐砸了几十下,屄
里面又湿又热,日起来无比的舒爽,好像整个灵魂都进入了一个极乐世界,为了
这种感觉不再短暂,我宁愿死在里面。
  「妈,我也要到了,射哪?」
  「嗷!……射……射妈屄里。」
  在最后的疯狂中,一声低吼,我把鸡巴一插到底,抵在屄芯子上,精关一松
,滚烫的浓精强劲地喷射而出,几乎同时,母亲的屄心深处一股热流也激射出来

  「哦!……我到了!」
  母亲大叫一声,整个身子瘫软了下去,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在举了一会后,也
无力地搭在了床边,当我拔出鸡巴的时候,她又悠悠地呻吟了一下,再看她的阴
户,屄口张的大大的,淫水狂泄着,整个卧室都散发出淫靡的味道。
  我爬上母亲的身体,在她脸上舔吻着,她回过神来,深情地看着我,伸手抹
了几把我脸上的汗,然后怜爱地在我头上抚摸起来。
  「累坏了吧?」
  「不累。」
  「犟驴。」
  她在我背上轻轻拍了一下。
  「在你屄里,累死也值。」
  「妈的屄就那幺好?」
  「妈,我爱你,为了你,我什幺都愿意做。」
  「好儿子,妈都知道,妈也爱你。」
  「妈,刚才感觉怎幺样?」
  我调笑着问她。
  「爽透了。」
  她在我耳边,柔声对我说道。
  窗外的雪一直在下,屋里的人对话仍在继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