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1, 2016

欲望爱母(26)

刚刚那场让她欲仙欲死的性爱余温里,感受着儿子刚刚倾注进去的白色浆液,穿过褶皱的肉壁缓缓流淌出来,
她一边幸福地揉着儿子的黑发,她突然猛的想起了儿子刚刚说起的“性爱之旅”,不禁脸颊慢慢泛起了迷人的绯红,内心
暗自思忖道:“历经的这一切一路颠簸的这一切都是她不曾想到的更是不敢想得到的,而现在她都得到了,她在内心里把
这一切美好的变化都当成是她自我的重生与对自我的救赎,这不是放纵,这无关伦理,这是爱、这是欲、这是生活、这是
她自己、这是本来面目……。一闪之间她又想起了丽娜,不禁泛起了星点醋意,这个儿子把第一次献给的女人,到底是什么
样的精灵抑或是什么样的恶魔,听儿子说直丽娜已然知晓这一切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想到这里苏研轻轻舒了一口长
气,转而她又暗自下定决心,她不会放弃,永远都不会放弃,不问未来,不问结果,她要争取……,因为这一切得来太不容
易,更因为这一切比任何爱情都不易,而它又是这么美好……。”
想到动情之处苏研不禁轻轻的咬紧了牙关,嘴角露出幸福的笑意,她要将这家一切娈成永恒,苏妍短时间内这种激列的情绪
变化怎么能逃脱苏乐乐一直充满爱意凝视的目光
“妈妈,你在想什么?”沈乐乐笑着说,同时将母亲还在流淌着自己精液的身体扶正,紧紧贴抱起来,母子两人潮浅湿的性器
又贴在了一起,
“就不告诉你。”苏研微昂着头,眼睛里充盈着爱意娇羞着说
这动人又带着少女般天狡洁的姿态,一时间激起了沈乐乐无比的疼爱,沈乐乐重重的朝母亲微微撅起的嘴唇吻了上去,猛地一
放开,又将母亲抱上书桌桌沿,准备第二次进攻,沈乐乐的阴茎恰合时宜的渐渐舒醒,仿佛只要和母亲在一起它都保持着随
时待命的状态。
“好乐儿,别闹了,妈妈已经吃不下了”苏研了解儿子的意图,咯咯的笑道。
“那你到底说不说”沈乐乐也兴意盎然的追问,他极享受与母亲的这种纯真的互动,仿佛他与母亲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彼此从不
曾错过。
“妈妈还要赶紧把工作做完,只剩七天了,到时候不要让妈妈的绩效没跟上”苏研温柔的捧起沈乐乐的脸,随后又吻了下去。
“你就再坚持一下,放假后妈妈送你一大礼物”,苏研脱口而出,其实她自己都尚未准备好,只是刚才的段思想,让她起了一个
这样的意念,这意念无比强烈,竞也不自主的流露了出来。这句话一时间激起了沈乐乐无比的兴趣
“什么礼物?”沈乐乐迫不急待的追问
“我的傻乐儿,都告诉你了,那就没期待了,对吧?”苏研笑着说,其实她也没准备好给儿子一个什么样的惊喜,她只知道这家
惊喜她必将倾尽她所有的爱意。
沈乐乐还欲追问,苏研赶紧接着说
“好啦,你放心,妈妈一定给你一个终身难望的性爱之旅,把妈妈放下来”苏研说完,脸上飞出两朵赤热的红云,即使是与沈山
最为亲密的时候她也不曾这般的与他亲腻,何况是面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虽然与儿子做爱多次,但天生的屏障总会引起些其妙
的变化。沈乐乐不再坚持,将母亲抱下桌面,他总是愿意给母亲最大的尊重,只是抱下来后他又吻了一口,而且站定后抱的更
紧,微微勃起的阴茎重重的挤着苏研的两片阴道口,些许的精液又挤流了出来,顺着苏研淫靡而精致的阴道口往下流。
“乐儿,你期不期待妈妈的这份礼物?”苏研认真的对着儿子说,这份认真是她发自内心的。
“妈妈,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沈乐乐也认真的说道。
“那好,从今天起到我们放假我必须跟你约法三章”苏研见儿子落入自己的圈套,不免小女人般得意的追加条件。
“只要是不限制我要妈妈,其他我都答应你”沈乐乐坏笑道,要他被限制与母亲做爱,那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刚好就是这条,在我放假之前你不许再和我要,也不许你和丽娜做”苏研重拾认真的表情,这一次显得比刚才更加认真。
“为什么?”苏乐乐急切的问,这种限制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他唯恐这条限今是跟他与丽娜密切的关系引起的,只是与丽娜
到也能勉强控制,与母亲他是万万不能的,他紧盯着母亲,他现在实在猜测不出母亲的意图,便更加的急切
“乐儿妈妈想给你一个完整的爱和身体”苏研片刻后复言道,她想起了刚才做爱时的“二手货”之论,便认真了起来,而这时她也拿
定了这次性爱之旅的目的地。
“妈妈,我已经很满足了,你给我的我已经很满足了”沈乐乐此时的急切到并非是在放假前不能再与母亲做爱,而是担心母亲为了
满足自己去受更多的苦役,他不愿这样他也不忍心这样
“妈妈,我不愿你再为我受任何一丁点的委屈”沈乐乐以为苏研要为他修复一下处女膜,或是打催奶针,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之前想
一边和母亲做爱一边吸奶的欲望表达的太多了,也太直接了,真是不应该,这时他才感觉到之前的不当之处
“乐儿,你想哪去了,妈妈只想让你跟妈妈有一次刻骨铭心的做爱过程”说完苏研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同是她也深切的感受到了
儿子对自己无与伦比的呵护
“真的?”沈乐乐的性趣顿时被妈妈撩拔到了顶点,一场什么样的性爱之旅能让母亲这般的认真起来。
“当然,你这个小色鬼”苏研捏了捏儿子挺拔的鼻子,笑笑道
“那能不能独家向本台记者先披露一下下”沈乐乐俏皮的对母亲说道
苏研故做神密的思索了片刻,然后笑着慢慢贴近儿子的耳朵轻声说道“事态严重,不便透露,不行”,随后又咯呼笑起来,她尽量压
抑着自己得意的心情,也担心惊醒了另一个房间里的他,若是他不在,她便可肆意的笑出声来
“那这七天我怎么办?”沈乐乐想起这些日子再难一亲芳泽,不觉流露出些许沮丧
“乐儿,听妈妈说,这些日子以来你都不曾休息,都怪妈妈,没有好好爱护你,只是一味的想要”说到这苏研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和儿
子不断做爱,脸又红了起来,接着说道
“妈妈担心你体力透支,再加上还有你的女朋友”苏研刻意回避丽娜的名字,那样会让她再一次具像的泛起醋意,“妈妈担心你”苏研
摸了摸儿子俊朗的脸庞爱惜的说道,她是真疼爱,虽然每次儿子都能让她达到无比期望的高潮,但她更担心儿子的身体,必竞以后
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果然还是妈妈亲啊”沈乐乐说完又重重的亲了一口,“妈妈,那这七天里能不能能手或嘴巴临时解决一下,我不插你就是”沈乐乐担
心自己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煎熬,这食髓之味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我的好乐儿,听话,到时候妈妈让你一次肏个够,你想怎么肏妈妈都答应你,绝不反对”苏研有些嗔怪的说道,转而低笑又说,“只
是怕你这个小坏蛋到时没休息好呢”苏研再说不下去了,因为她阴道又开始渗透些爱液出来,让原本开始风干的阴道再次潮润起来
“妈妈你太小看我了,那这样吧,今天让我举行个临时封枪仪式”沈乐乐坏笑道,他愿意服这身体上的苦役,因为他愿意配这一次母亲
郑重而又充满仪式感的性爱之旅,他期待,无比期待,因为他爱她,他要成就一个属于他们仅属于他们彼此的永恒瞬间,至于七天的
欲望,他自信还是能控制的,只怕是丽娜那边要费些周折,那个小丫头到也是聪明的很,现在他没法想这么多。
“你呀……,就一次,别忘了他还在”苏研点了点沈乐乐的额头轻声说道,说完两人又默契的纠缠起来,两条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索求那
无尽的爱欲,粗重的喘息声铺满整个房间,让原本有限的空间里,挤满了暖色的欲望。沈乐乐一只手揉着妈妈的乳房,一只手再次探入
了妈妈阴道的浅处,有节奏的抚摸让苏研的阴道像开了闸一样流出了爱液,苏研不自觉的把腿张开起来,准备迎接儿子的肉棒。
“乐儿,妈妈想要,快点给我”苏研媚眼如丝的的低喃道
“妈妈,哪里想要,说出来”沈乐在母亲的耳边低语
“乐儿坏死了,妈妈想要你插进来”苏研实在忍不住了,阴道的空虚和儿子不断的刺激让她不断的把身体往儿子的身上贴,仿佛要把自己
挤进儿子的身体里去一样,乳头和阴蒂再次挻立了起来,梦呓般的呢喃里苏研早已握住儿子坚硬的阴茎,不顾一切的想往自己的阴道里
塞,沈乐乐故意往后一让,他暂时还不想进去,他要好好享受一下临时禁欲前的乐趣。
“妈妈,你这次的水好像特别多”沈乐乐说道,拿起桌上刚刚用过的汤匙苏研瞟见了儿子手上的东西,羞赧的扎进了儿子的怀里
“你坏死了,变着法的欺负妈妈”因为她知道儿子接下来要干嘛,苏研只觉儿子将汤匙,慢慢探入了自己的阴道,沈乐乐轻轻的用汤匙在
母亲的阴道里旋转了一圈,而后小心的把汤匙从妈妈的阴道里端出来,浓稠的爱液混合着第一次做爱后留下的精液装了小半勺,苏研轻
轻的捶着儿子的胸脯,
“你坏死了,妈妈被你欺负死了,好儿子快点给我,妈妈想要”苏研道,沈乐乐放下汤匙
“妈妈,先透露一点点信息给我,我就插进去,以后我都不问了”
“好你个乐儿,在这挡着妈妈呢”苏研撅起嘴嗔怪接着说道,“你和妈妈的性爱之旅,妈妈想安排在老家,只能说这么多了”苏研说完后观
察儿子的反应。
“为什么?”沈乐乐这下不直接懵了,在这个巨大的疑问前沈乐乐甚至连已然坚硬的阴茎都在收缩
“乐儿,你只需要相信妈妈就行了,好吗?”苏研微笑着回答儿子
“嗯,我相信”让这个疑问留母亲去解开吧,沈乐乐说完刚要直奔主题,
门外却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苏研和沈乐乐同时一惊——是沈山,两人
忙整理衣裳,苏研用睡裙胡乱的擦了一下阴道,唯恐沈山看出爱液的水渍,同时抹了一下凳上和桌沿的水渍,与此同时沈乐乐也整理好衣裤,
只是尚硬挺的阴茎让他很不舒服,两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整理好后相互用眼神交流了一下,苏研还坐回桌前,而沈乐乐转身开门。开开门后看
见沈山略带低沉神情
“乐儿也在啊,我说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我想找你妈再谈谈” 沈山嗫嚅道
“爸,我正在跟妈聊这事呢”沈乐乐接着他父亲的提示迅速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极力控制和平复自己的心绪,步出门外随手带上了房门,说完
这句话,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反应能力,同时示意他父亲稍走远些聊天,能不进去是最好了,只怕万一。
”哦“沈山当然不知道此中内情,沈乐乐的接话让他深信不疑,本来嘛,儿子也这么大了,也可以甚至是应该参与离婚这事,他哪知道自己儿
子正想用自己的阴茎慰劳自己的妻子。
”你妈妈是个什么态度“,沈山期望儿子能帮他为这段婚姻再争取一下。
”唉,爸,你把妈得罪苦了,我一都在劝,可惜效果不大,等一下我再跟她说说“沈乐乐装着略显烦脑的样子。
”唉“沈山摇摇头,用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能争取就争取吧,我本想自己去再跟她聊聊,那即然连你都说不动她,我是更不必再添她的烦恼了,
也只能这样了,我睡去了,你也早点休息“,然后又摇摇头转身回房。
沈乐乐木在那,坚挻的阴茎早已瘫软下来,防佛置身一个下一步不知方向的十字路口,竞是这是他的父亲。沈山轻轻的关门声唤醒了沈乐乐的
意识,和父亲以及这个家相比他选择母亲,这个不会变。沈乐乐想到这转身回到母亲的房间,再次反锁房间的门,苏研在坐椅上转过身来,望
着儿子沈乐乐,沈乐乐走到身后附身低声“妈妈,从今往后你永远都是我的“,
苏研明白无需多问,也能猜测出来沈山的意图,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儿子是怎么跟他父亲交流的,
”妈妈只有,妈妈也只爱你,妈妈只给你“苏研动情的说,此刻无需多言,两人热情的拥吻起来,两人的性器同时回归了当初的状态,只是不敢
再大声言语。苏研从坐位上立身转向儿子,完全褪去身上的睡裙,自动的坐上了桌沿,脚尖点着地面,用手拔开阴道口的两片肉唇,这一下让
整个身体显的异常的淫靡
“乐儿,来吧,给妈妈“苏研渴望道,她需要一场性爱重新拉回彼此的思绪,彻底忘记沈山
沈乐乐盯着他的母亲,褪去身上的衣物,挻起坚硬的阴茎走向苏研,两人相视一笑,马上找回了之前的状态,沈乐乐慢慢将阴茎插入苏研的体
内,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乐儿,妈妈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妈妈永远只给你肏“苏研呢喃道
“妈妈,我要一直肏你,直到你肏不动为止“沈乐乐迎合道”不,妈妈,你肏不动时我还要肏你,你只要躺不动“沈乐乐坏笑,经过一个小插曲,
母子两人似乎都要将这种爱意弥散目前还在这个房子里沈山的周围,向他宣告。
沈乐乐不断的抽动着阴茎,每一次抽动都带动着苏研两片阴唇的不断翻动,白色的液沫渐渐染白了苏研阴道口。
”我的好乐儿,妈妈好舒服,再用力“苏研潮红的脸贴着儿子脸轻声说道。
”妈妈,我们出去“说完沈乐乐双手抱起母亲白嫩的臀部,苏研知趣的用双腿勾住儿子的后腰,双手勾住儿子的脖子,并用力往自身方向使劲,
沈乐乐转身抱住母亲向门口走去,阴茎保持着插在阴道里,沈乐乐缓慢打开反锁锁扣,再轻轻打开门,两人相视一笑,沈乐乐一边往前后推送
着母亲粘在身上的屁股,一边住父亲房间的门口走去,两人极力克制着不断抽送经及走动时一上一下带来的快感,苏研的阴道不断的排送出淫
液,她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哪里来的哪里来的勇气,来向沈山宣告,两人在沈山房门前停了下了,无比的刺激与无声的抽插让两人沉浸其中,不
时房内还能清晰的听到沈山长长的唉息声以及模糊的辗转反侧的声响。沈乐乐示意母亲更站下来,苏研赤脚站立,两人性器并不曾分开,沈乐
乐将母亲左脚抬起,开始了第二轮的抽动,由于没有力道的分散,这一次沈乐乐抽动的更快。苏研实在无法抵制这种冲击的快感,用手悟住嘴,
以免发出声响,淫液随着苏研的大腿内侧不断下滑,最后沈乐乐将母亲的身体掰转过来背对着自己,再将湿润的阴茎插入母亲的体内,苏研悟
住的嘴不断发出被压抑出来的呜呜声,沈乐乐快速的抽动起来,苏研知道儿子快来射出来,便把臀部往后迎合,一股精液再次刺入苏研的阴道,
两人相视一笑朝母亲的房间走去,淫液混合着刚刚射入的精液同时缓缓流出,苏研每走一步都在地板上留下轻轻的印渍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