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2, 2016

纹面(118、119)

             第一百一十八章

  苏醒过来的我依旧还沉湎在梦境中的所见所闻而带给我的哀伤心境之中,对
于周围的一切有些懵懵懂懂。对于自己此刻是生还是死,以及究竟是身处幻境还
是现实都有些弄不清楚。我感受着周围的环境,双手不受控制,本能的颤抖着,
摩挲着接触到的事物……

  坚硬的地砖;从手指缝间流过的冰冷水流;空气中弥漫着的强烈腐臭以及刺
鼻呛人的烟气。

  这一切让我回忆起了进入睡梦前的种种经历。

  「我、我还活着?、这不科学……我不是明明被那个西装男一枪爆头了么?
这样都没有死?」

  刚刚发觉到这点,我再次注意到了耳边传来的声响。

  惨叫声,咒骂声,不明物体的碰撞声响不断的涌入我的耳中,同时在这封闭、
静谧的古代水道内反复回响。

  「……是严静和李敬他们!他们正在和那个什么仁波切还有仁波切手下的帮
凶们打斗!不好……对方人多势众,而且还有手枪。严静和李敬两个人绝对不是
对手!我必须去帮忙……」

  意识到现在的状况后,我已经没空去思考自己为什么被一枪命中脑门之后还
能活下来的原因,而是艰难的侧过了身子,双手支撑着从满是积水的地面爬了起
来,顺手抓起了跌落在旁边的镰刀,摇晃着,踉踉仓仓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蹒
跚而行。

  转过了之前的那个弯道,一名黑衣人在他身边提灯光线的映照下映入了我的
眼帘。当我看见他时,他正坐在水渠边缘的阶梯上拿着一根绷带爆炸着手臂上的
伤口。听到我涉水的水声后,茫然的抬起头来朝我过来的方向张望。

  因为提灯只照亮了他自己身边的部分位置,所以,当我看见他时,他尚未看
清从黑暗中蹒跚而来的我的形状。只是疑惑而警惕的停止了包扎的动作,起身做
出了防备的姿态。

  我喘息着,深吸一口气,全身发力让自己的身体停止了颤抖,接着大吼一声
从黑暗中冲了出去,挥舞着镰刀扑向了对方。

  我对我自己此刻的身体状况心中有数,能站起来行走几乎已经是我现在的极
限了。对方虽然看上去手臂受了伤,但显然依旧拥有格斗的能力。最重要的是,
这个什么仁波切身边的这些黑西装应该都是拥有专业技巧的保镖。我即便在身体
正常的情况下一对一打斗也未必能占太多便宜,更不要说现在这样的身体状态了。
所以,我只能设法在攻击对方前先试图在气势上压倒对方,然后利用对方心神不
定的状态发起攻击。也因此,此刻的我再也没有任何顾忌的直接使用了镰刀……

  当我从黑暗中冲的瞬间,黑西装终于看清了我的样子。他先是楞了一下,跟
着发出了让我都难以置信的惊恐凄惨叫声……他的这种反应反倒让我吃了一惊,
这口气一松,整个人的动作都变的迟缓了下来。

  就在我心里暗叫不好,担心对方会借机冲过来将我打到的时候,这黑西服居
然当即转身,连放置在阶梯上的提灯也不顾的朝着水道另一边的方向玩命般的奔
跑而去,口中更语无伦次般的大吼大叫起来。

  「鬼啊……恶、恶魔啊……是恶魔啊……救命啊……来人啊……是妖怪啊
……」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黑西服的这一反应,有些莫名其妙。这片刻的停滞,居然
让我感觉到身体内的气息还有力量都得到了些许的恢复。发觉到这点之后,我也
没有多想,喘息着弯腰拾起了黑西装抛下的提灯,跟着再次一脚高一脚低的朝着
黑西装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一边跑,一边努力的调解着自己的呼吸。当感觉呼吸的节奏终于正常之后,
一股灼热的气息猛的从我的胸口丹田之中喷涌而出,同时快速的散布到了我的四
肢百骸。感受到灼热的同时,我也同时感觉到了力量。片刻之间,我竟然产生了
一种浴火重生般的人生体验……

  我越跑越快,只想着追上前面的那个黑西服,却根本就没注意到,在那股热
量影响下,我的整个身体连同皮肤都呈现出了如烈火燃烧般的赤红色泽……我身
上的衣物,在我完全没有意识的状况下,被皮肤中渗透出来的一股股蒸汽般气体
的熏蒸下开始了崩裂和分解……

  黑西服的惨叫明显引起了水道深处其他人员的注意。一时间,原本传来激烈
打斗声音的地方陡然安静了下了。

  整个水道中一时间就只听到那名黑西服的大呼小叫。

  奔跑了百余米,在提灯光线和映照下,数名黑西装和白衣女性出现在了我的
面前。我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镰刀,打算接近之后就朝着他们一顿乱砍。但当
这几个家伙看清我之后,却做出了和之前那个黑西服几乎一模一样的反应!先是
一愣,跟着一个个全都露出了惊恐和极度畏惧的表情,然后不约而同的转身撒腿
就跑。

  「怎、怎么回事?」

  我心里头禁不住感觉到了疑惑。前面那个黑西服估计是胆子小,看见我一副
拼命的样子,因此产生了畏惧心理转身逃跑还说的过去。可现在对方有好几个人,
在人数上占了绝对优势。要说他们畏惧我手里的镰刀也没道理,因为他们中有好
几个手里拿着钢管和木棍之类的武器。真要对打的话,吃亏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我眨了眨眼,弄不清是什么情况了。

  不过我也懒得去想太多。他们不敢拦截我最好,这样我才能立刻赶去增援严
静和李敬他们三个人。

  追着这帮人又转过了一个弯道,眼前一下变的光亮了起来。在众多提灯和手
电的照射下,此处下水道内的景象清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清了眼前景象的我忍不住热血上头,禁不住发出了近乎于野兽般的咆哮!

  这是一处颇为空旷的十字水路交汇点,小李敬凭借着手中弓箭杀伤的威慑力,
带着胥悦背靠在一处塌陷物堵塞的边缘角落同近十多名距离了他一段距离的人群
对峙着。

  水路的中心位置,严静在几名黑西装的包围中摇摇晃晃的凭借单手正在勉强
抵挡。她的右手无力的垂在身体右侧……显然是受了什么伤,无法运动了。总算
她身手了得,单手的情况下,几个黑西服也尚未将她制服。

  对于我而言,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没有自己亲人的安危来的重要!在我潜意
识当中,不管是谁,只要敢于伤害我的亲人,那我就一定要他付出代价!就算他
是国家领袖甚至于佛祖、上帝也是一样的!

  也因为这个原因,确认严静受到了伤害,咆哮过后,我提着镰刀径直朝着严
静被包围的所在冲了过去。

  我的突然出现以及随之发出的咆哮声令原本吵杂混乱的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安
静之中。当意识到我有所行动之后,黑西装和众白衣女方才做出了各自反应。

  许多人在看到我后,全都惊恐的四散躲了开来。

  我脑子里只考虑着要救严静,对这具体的原因也没有过多考虑,或者是我
「死而复生」这种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意料,因此他们才对我产生了畏惧心理。

  几名正在围攻殴打严静的黑西装见我朝他们这边冲来,好几个也都和其他人
员一般,惊恐的选择了闪避。而没有闪避的其中一人拉开了西装的衣襟,从中掏
出了手枪。

  这一刻,我认出了这个家伙,正是之前朝我开枪射击的那个。

  他有枪,却在赤手空拳攻击严静,想必是打算活捉严静,所以才放弃了使用
武器。不过此刻要对付我了,他毫不犹豫的再次取出了手枪,脸上全是惊骇和紧
张的神情。枪口对准我之后,便立刻扣动了扳机……

  暴怒之下的我早已经丧失了基本的理性,即便看见了枪口,我依旧没有停下
脚下的步伐,而是维持着直线运动,朝着此人扑了过去。

  巨大声响之后,乌黑的枪口中冒出了子弹出膛时摩擦产生的火光。我几乎同
时感觉到身体的正面遭到了某种强烈撞击……

  我知道,子弹必然已经命中我了。但我压根就没去思考……在身体还能运动
的状态下,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救下严静,然后砍死眼前这个狗娘养的黑
西服……」

  黑西装在射出第一颗子弹后,紧跟着又连续的扣动扳机。将手枪内的子弹一
口气全都发射出了来。

  在射击的同时,黑西装原本惊恐的表情也转变成了绝望下的狰狞!他拼命扣
动扳机的同时,疯狂的叫喊起来。

  「……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这个妖怪!打死你这个恶……」

  最后的「魔」字尚未出口,我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镰刀的刀刃从他的左颈
位置朝身体的右下方划了过去……

  挥刀的同时,我才发现,我手上的镰刀连同我的手臂竟然笼罩在一圈熊熊燃
烧的火焰当中。

  黑西装死亡前绝望的惨叫声在空荡的古代下水道内回荡……

  我像丢了魂魄一般,呆滞的站在原地。

  「……我……我……我这是怎么了?」

  「杀人了……我杀死了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颤抖的将自己的双手抬到了眼前。

  一双属于我的,原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手臂此刻在我的眼前变得如此陌生。
因为,这两只手臂之上正环绕着一层燃烧着的红色火焰!

  火焰的颜色同学宗身上那金色同时微微带有些许泛蓝色泽的护身火焰不同。
我手臂上此刻环绕着的火焰是赤红色的,鲜红的颜色如同人的鲜血一般,甚至接
近血液干涸之后的黑色。

  倒在地上的黑西装与其说是被我用镰刀「砍」死的,倒不如说是被活活烧死
的。因为当我镰刀的刀刃砍入他的体内之后,他的躯体在我面前全身剧烈的颤抖、
抽搐起来!

  农用镰刀远没有军用刀具那般锐利的锋刃,所以刀口没入对方肩颈之后,便
再也砍不下去了。我随手条件反射的又将镰刀的刀刃拔了出来。

  在我拔出刀刃后,黑西装满脸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口鼻,双眼也在极度震惊的
状况下扩张、凸出……接着,黑色的浓烟从他外露的七窍当中冒了出来,紧跟着
他的体内传出了一阵阵连续的轻微爆裂声响,伴随着这一阵轻微的炸裂声,黑西
装栽倒在了地面。

  如同当初妖化了曹子轩一般,倒地黑西装的身体毫无征兆的四处隆起,隆起
的位置破裂后喷涌灼热的赤色火焰……

  在剧烈的灼烧和烟雾过后,或者因为死者是人,并非曹子轩那样已经变成了
怪物的原因,死亡了的黑西装没有和曹子轩一样,彻底变成灰烬,而是成了一具
焦透了干尸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但这从某种程度上比曹子轩那时的场面更为让人恐怖,我在目睹了发生的一
切后,由原本极度狂暴的心理状态当中陷入了极度的恐惧。

  理智告诉我,这一切应该是我拥有的红莲能力所造成的。

  但再一次见到红莲这可怕的能力以及造成的结果后,我又从恐惧之中陷入了
深深的迷茫……

  「这是一个人能够拥有的力量么?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拥有这种力量的我,还能算是人么?」

  「这一路过来……他们见到我后,都在喊我什么……妖怪?……恶魔?…
…魔鬼?」

  望着依旧在不断燃烧中的双手,我不自觉地连续后退了几步。

  就在此时,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黑西服被我劈砍后被烧成焦炭,对于四周所有看见了这一过程的人员而言,
都太过恐怖和震撼了。以至于黑西服死亡之后,整个现场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也因为安静,所以这一声佛号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显得格外清晰甚至于…
…庄严!

  顺着声音,我转过了头。

  达耶。仁波切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当中。

  这女人和之前一样,盘腿悬浮在半空中。见到我神情恍惚,表情迷茫,一边
快速念诵着某种我根本就听不懂的经文咒语,一边缓慢的向我漂浮而来。

  但当她移动到距离我只有两、三米距离的时候,她盘着的双腿之下猛然冒出
了一股浓烈的白色蒸汽,白色蒸汽翻涌的同时,她的身子朝下一坠。总算她反应
极快,在坠地出丑前岔开了原本盘膝的两腿,略微有些狼狈的站立在了我的面前。

  看到了这一切之后,我猛的发觉了这个女人之前之所以能够悬浮在半空当中
的奥秘了。

  这女人压根就不会飞,之所以能够悬浮在空中是因为在她的身体下方居然有
一道不仔细观察就无法发觉的透明水幕在支撑着她的身体!她盘腿坐在曲型分布
的透明水幕上,距离稍远一些的情况下看去,就好像悬浮在空中一般。

  虽然我不清楚我现在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状况,但从我双手缠绕着一圈圈燃烧
着的火焰来看,我的身体,以及身体的四周必然处于一种高温之下。这女人没有
意识到这点,贸然想要接近我,结果还没等到和我接触,支撑着她身体的这一层
水幕就被我散发出的高温给生生的蒸发掉了。

  虽然姿态狼狈,虽然被我发觉了她凌空悬浮的秘密,但此刻的我却并未对她
试图接近我的行为产生任何的警惕。

  原因很简单,导致一个活生生的人死亡之后的我此刻陷入了一种极度痛苦和
悔恨的心境之中,而达耶。仁波切之前那句「阿弥陀佛」更是在瞬间触动到了我
心底深处最软弱的一面。

  杀人……对我而言实在过于痛苦的一件事情了!

  因为直到刚才,我都从来没有真正的杀死过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此刻躺在地
上的这具焦炭般的尸体,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真正意义上杀死的人类。

  一时间,恐惧,惊慌、迷茫等等诸般心情纷至沓来。那一声「阿弥陀佛」出
现的时候,便如同一丝光明一般,瞬间驱散了这些让我不知所措的负面心情…
…望着虽然有些狼狈,但却迅速在我面前调整了状态双手合十,神情庄重的达耶。
仁波切。我忽然产生一种极度想要向她朝拜的欲望。

  这一刻,这个女人在我的眼中仿佛真的成为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仁慈佛
祖,她原本就十分美丽的容颜此刻散发着某种圣洁的光环,婀娜的身姿更展示着
无限的温柔氛围。似乎向她朝拜,我才能够充分向整个个世界表达我此刻痛苦和
悔恨的心情,同时获得精神上的平和。

  我目光呆滞,摇摇晃晃着自己的身体,两只膝盖弯曲了下去……

  「大哥!你要做什么?」

  「小心……别中了她的幻惑之术!」

  就在我即将跪倒朝拜的时候,我的耳朵两侧同时响起了严静的叫喊和李敬的
提醒之声。李敬提醒的同时,绷紧上弦的箭矢同时射出。之前,他凭借着这根蓄
势待发的箭矢逼迫着数名黑西服不敢近身,但意识到我即将落入达耶。仁波切的
磬中之后,再无迟疑,终于将这根箭矢发射了出来。

  箭矢飞出的同时连续反复的散发出了刺目的强烈光线,飞行当中,整片场地
笼罩在一片明暗交错的光线之中,当光线黯淡的时刻,达耶。仁波切的容貌雍容
华贵,高雅端庄,但在刺眼强光的时候,这女人双眼之中却流露出了一种让人畏
惧的残忍和赤裸裸的贪婪欲望……

  箭矢从我和达耶。仁波切的中间穿过。伴随着快速的光影变幻,我两个眼眶
中的瞳孔不受控制的爆发出了一股金色的光线。当金色光线同这个女人的视线交
织在一块的同时,我和达耶。仁波切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不约而同的
彼此连连后退……

  就这一瞬间,我从达耶。仁波切的眼中看到了无数如同飞散着的照片般的定
格画面。在画面中,我见到了一双双恐惧的眼神、呐喊着的人脸、挣扎挥舞着的
手臂、血淋淋的肢体、冰冷干瘪的遗骨残骸、漫天飞舞的赤红烈焰……

  我摇晃着止住了身体的倒退,胸口在极度气闷下产生了呕吐的强烈欲望。并
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干呕了起来。

  碰到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人,经历了凤凰山囚笼以及夏禹城那样的禁地奇境,
我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而从达耶。仁波切眼中看到的一切却彻底冲破了我所
能承受的心理底线,以至于让我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达耶。仁波切在连续后退了几步之后,同样停住了脚步。在垂着头剧烈的喘
息一阵之后,再次抬起了头。一张原本妩媚动人的漂亮脸蛋上此刻呈现出了因为
痛苦而扭曲到近乎于狰狞的表情。

  「……红、红莲!你居然是红莲!」

  这个女人从我见到她到现在,一直都给人一种一切尽在其掌握之中般好整以
暇的从容态度。但现在,喘息的话语当中第一次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惊慌。

  见到我没有回应,依旧站在原地捂着腹部弯腰干呕。

  这女人的眼中精光闪现。厉声对闪避到四周的那些黑西装和白衣女子下达了
指令。

  「你们还楞着干什么?把这里的人都杀了!」

  这一刻,这女人显然剥掉自己「高僧、活佛」的全部伪装,彻底暴露出了她
凶残的本性。

  达耶。仁波切高声叫嚣着,但散布到四周的那些黑西服还有白衣女们行动的
却没有多少。除了少数几个人在听到指令后,缓慢的朝李敬和胥悦所在的方位谨
慎移动外,多数人,却都纷纷把身体贴到了下水道边缘的墙壁上,一个个踌躇不
前。

  即便是朝李敬和胥悦那边行动的几个,其实也都存了柿子捡软的捏的念头。
严静此刻站在我不远的地方,攻击严静,极有可能会遭到我的拦截,而且严静身
手极好,受伤的情况下都能在数名黑西装的围攻下支撑。怎么看,都是个硬骨头
……

  而射出了箭矢和李敬和胥悦显然要弱的多,所以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决定把达
耶。仁波切的指示落实到他们两个人的头上了。

  在呕吐了数下,并未呕吐出什么东西之后,我终于强行抑制住了那种难以名
状的恶心状态。抬起头,歪着脑袋,咆哮着喝止了那几个家伙的企图。

  「这里谁敢动?再动一下……别怪我下狠手!」

  伴随着我呵斥的回声,那几名想要攻击李敬和胥悦的家伙也随之停止了自己
的动作,表情极不自然的僵直在了原地。

  发觉到这种状况的达耶。仁波切先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接着,全身在
愤怒之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可能她都没有预料到,她的这帮手下,竟然如此的
胆小怯懦,在见识到了红莲的力量之后,全都被彻底吓倒了。

  「好……很好……不愧是红莲!就这么露了一手,居然就把我手下的这帮窝
囊废全给镇住了……好……太好了!」

  达耶一边颤抖着,一边望着周围的人群,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居然露出了
一丝诡异的笑容。

  看到达耶的表情,众多的黑西装和白衣女,全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有人左
顾右盼,跃跃欲试,但注意到没人领头后,便又垂下了脑袋,做了缩头乌龟。

  这些细节我看在了眼里,却没有打算去理会什么。我只需要他们停止围攻严
静三人的行为就好。而我,在使用了红莲之力杀掉一个人以后,已经真的不想再
次用这可怕的力量毁灭任何人的生命了。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斜着脑袋,抬起左手指向了对面的达耶,微微颤抖着
开口说道。

  「你……你……你绝对不是什么佛门子弟!我、我看见了……」

  「你看见了什么?」

  达耶瞪大了双眼,高傲的扬起了自己的下巴,朝我凝视过来。

  「……地狱!我看见了你的眼里,只有地狱!」

              第一百一十九章

  「哈、哈、哈……」

  达耶。仁波切仰着头,肆无忌惮的狂笑了起来。甚至于笑的前仰后合,捶胸
顿足。仿佛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滑稽的事情一般。笑完了,望着我时,还连续
抽抽了好几下。

  「地、地狱?就因为你从我的眼睛里看见了地狱……你就说我不是佛门弟子?
哇哈哈哈……」

  说完后,这女人又一次笑了好一阵方才止住了在我看来,近乎于癫狂的行为。

  注意到这个女人的表情趋于正常,我的心境也随之平复了下来。开口说道:
「难道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女人面对我的再次询问,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对我佛了解多少?」

  「读过几本佛经……」

  「《地藏王菩萨本愿经》读过么?」

  「读过……就因为读过,所以,我才能把从你眼里看到东西和地狱对上号!」
我冷冷的回答道,此时,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我如今这种奇怪的身体感受
了。也因此,我的思维也同时恢复到了往日的冷静状态当中。

  「原来如此……那我问你!从我眼里看到地狱,就能证明我不是佛门子弟?
你这是个什么道理?」

  达耶的这一句反问,倒把我给难住了!我因此微微垂下了头。

  见我没有回答。达耶紧跟着抛出了她第二个问题。

  「那你觉得佛门弟子的眼中应该能够看见什么?」

  面对对方的步步追问,我并不打算一直保持沉默,随即立刻对她的这第二个
问题给出了我的回答。「难道不该是凡世间的芸芸众生和西方的极乐世界么?」

  达耶对于我立刻的回答有些意外。略略迟疑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捉
摸般的笑容后忽然再次抛出了第三个问题。

  「你觉得佛在哪里?」

  我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再次以反问的方式对她进行了答复:「难道不
是在西方极乐世界么?」

  「错……」

  达耶。仁波切的表情凝重了起来。在立刻否定了我的反问之后朗声说道: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万千神佛,众世菩萨,他们都不在你所说的那个什
么极乐世界!他们在地狱!我佛如来在,地藏王菩萨在……还有观世音菩萨…
…所有的神,所有的佛!此时、此刻……他们都在地狱!」

  听到达耶。仁波切这种闻所未闻的说法,我都能感觉到自己脸部的肌肉在不
自觉的状态的抽动了起来。

  「你是说,佛祖,菩萨们不在西方极乐世界?而是都在地狱里头?他们在地
狱里干嘛?难不成是在拯救灵魂,普度众生?」

  面对我近乎于调侃的新问题,达耶。仁波切的表情平静而安宁。

  「你说对了……我佛慈悲,地狱一日不空。他便会在地狱中忍受一日的煎熬!
不止是他,其他所有的神佛和菩萨们都会在地狱中拯救世人!」

  「连个假期都没有?」我眨了眨眼。我注意到,在她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
脸上居然又一次浮现出了那种虚伪的所谓庄重神态。也因此,我毫不客气的持续
了调侃的语气。

  达耶微微摇了摇头,她这一刻似乎意识到我真的是在调戏她了。但出乎我意
料的是,她并未向之前那样失态,变的歇斯底里,而是依旧保持了此刻的那种平
和语调。

  「地狱是什么地方?西方极乐世界又是什么地方?」

  我眨了眨眼,没有预料到她居然如同打禅机一般,又一次向我抛出了新的问
题。

  「地狱么?应该和俗世间的监狱类似了!惩罚罪犯,同时清洗他们身上的罪
恶,然后再把他们丢进六道轮回里头去重新来过。极乐世界么?好地方……给予
善良者以奖励,让他们获得行善积德之后的福报。和基督教里的天堂类似吧!伊
斯兰教里倒是明确描绘了天堂的样子,说有很多处女随便操,想吃什么吃什么,
想喝什么喝什么……」

  说到后面,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了。而原因很简单……就在我和
达耶。仁波切问答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了体内涌动的那股欲望。而且我明确的确
认了,就是性欲!

  这时的我有些烦躁起来。我想要发泄……而发泄的方式在我看来只有两种。
一种是找人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而另一种就是把女人按到在地,狠狠的捅!

  眼前的达耶。仁波切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人儿。虽然之前我对她产生了极度的
仇恨,但当这股无名欲火升腾起来之后,我对她的那种仇恨竟然在不知不觉当中
也转变成了一种欲望。毕竟,我管她是不是佛门子弟……她是女人,这点最重要
……是女人……就能被我上!也因此,在回答她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自己都知道
自己在胡说八道。要么激怒她,和她干上一架。要她不动怒,说这些调戏的话,
则似乎能从某种程度上缓解我体内升腾起来的这股欲望。

  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听到我后面的胡言乱语时,达耶的眉头虽然跳动
了两下,但却没有动怒,而是出言制止了我的话语。

  「……那么?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去天堂,还是去地狱?」

  「难道说这世界上还有人心甘情愿想下地狱的?」我对于她突然冒出这样一
句问话有些莫名其妙。

  达耶。仁波切原本试图注视我的双眼,但忽然意识到我是红莲之后,她将视
线游离到了我的身侧。

  「看来,你也只不过是个凡夫俗子而已了!」

  「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什么超凡脱俗的人。」我条件反射般的回应道。但
随后,我听到了达耶。仁波切的喃喃自语。

  「……我想下地狱。」

  我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般的望着眼前的女人。我基本可以确定,这女人不
仅心理不正常,连思维都不正常了。

  「……只有在地狱之中,我才能真正的见到我佛,然后日日夜夜的朝拜他,
聆听他的教诲,觉悟他的所想所感!」达耶。仁波切说着说着,脸上显示出了无
限的憧憬和虔诚,这一刻,我意识到,她说的这些话绝非是在演戏了,我甚至能
感受到她从内心深处涌出的那种对佛祖的崇拜!

  「这女人走火入魔了?」我呆呆的望着此刻自言自语的达耶。仁波切。

  「极乐世界无佛……有,也只有接引佛。他对我毫无意义……我去哪里,什
么也得不到。因为你所想象的一切,我在这凡尘俗世之间就能得到。能得到…
…我为什么要去追求?人只会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而我追求的,就是佛祖
本身!我想要见到他……我想要询问他……请他为我开导、解惑!为我揭示一切
的真理!那些自称佛门子弟的人,他们对佛祖没有任何眷恋和憧憬……他们只想
着去西方极乐世界享乐,快活!存了这种念头的人……真的会是佛的信徒么?他
们都该死……所以,我才要先把他们统统都投进地狱……让他们有机会真正接受
我佛的拯救。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极乐世界有什么可去的?佛在地狱
……所以地狱才是佛门子弟该去的地方……去那里,追随我佛!我不入地狱谁入
地狱?佛是这样对我说的……」

  达耶。仁波切低着头,絮絮叨叨的嘀咕着,说到最后,猛的抬起头,斜着眼
睛瞟了我一眼道。「……至于你,看来注定是我在凡尘之间的劫数。不……也许
是机缘!你就是我求证大道的凡尘终点……」

  话音消失的同时,这女人身边猛然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漂浮水珠,这些水珠
在我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朝我所在的位置飞射而来……

  「小心啊!」

  远处传来了胥悦的尖叫声以及李敬的惊呼!

  部分水滴从我身边不远处掠过,一粒粒,一颗颗的撞击到了我身后下水道墙
壁之上,瞬间在砖块上砸出了数不清的孔洞,其撞击的威力几乎等同于一颗颗的
子弹。

  而命中我正面的水滴却都在接触我身体前的一瞬间被我此刻身上散发的高温
蒸发成了一片蒸汽烟幕。

  附近的严静似乎早都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没有像胥悦和李敬那样大
呼小叫。

  我一言不发的低下了头,弯腰伸手从干涸了水道中央地面上拾起了一小块金
属。金属块在我的手指间快速的溶解,最终汽化成了一团烟雾。

  这块金属不久之前还是一枚子弹,从黑西装的枪口之中射出,命中我身体的
同时被熔化成了液体,落在地面后再次凝固。而现在,在我的手中彻底消失了。

  此时的我也明白了之前为什么我脑门上中了一枪之后没死的原因了。

  ……是红莲业火,在子弹穿透我脑门皮肤甚至于部分头骨的瞬间,我体内陡
然升腾的红莲业火将那枚子弹溶解、蒸发掉了。因为这个原因,那枚子弹最终没
有穿透我的大脑,仅仅只是将我震晕了过去。

  我搓了搓手指,朝之前捏着金属块的位置吹了口气,抬头朝达耶所在的位置
望了过去。我确实没有料到这个女人会如此干脆利索的就对我发动了攻击,之前
和她一问一答,我甚至萌生了一丝能够和她协商解决,各退一步,和平离开这里,
之后再各算各帐的念头和打算。

  而她的攻击,已经明显的表达了她此刻的真实念头了……那就是「不死不休」,
本事之下见真章了!

  意识到这点后,我左手攥紧了拳头,右手将镰刀横在了胸口。

  在遭到达耶。仁波切之前的水弹攻击后,原本仅仅只是缠绕在我双手之上的
红莲业火彻底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我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不适感,但从我身上散发
出来的高温却如波浪般向外阵阵的扩散了开来。无论是众多黑西服和白衣女,连
李敬、胥悦等人此刻也都清晰感受到了这滚滚热浪。

  一时间,现场的众多人员忘记了敌我关系,扎堆般的逃离到了水道边缘的区
域。即便是严静,此刻额头上也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她意识到连她也经受不住我身上高温的熏烤之后,猛的用左手扯下右手的手
袖。露出了一只干瘪的,几乎同干尸一般的右手手臂,冲我大叫起来。

  「大哥,留神这女人!这女人玩水的能力比你能想象的还可怕……」

  我见到严静此刻右手的状态之后禁不住瞳孔都放大了几分。严静右手此刻的
样子,我似乎在哪里见过?紧接着,我猛的想起了唐正波之前给我的那张干尸照
片……

  「小骚蹄子……还真是多嘴啊!」

  达耶。仁波切似乎是觉得穿着宽大的藏袍不方便和我交手,一边随意的将外
罩的藏袍解开,抛到了一边,露出了里面的紧凑装束。同时像是挑衅,又像是恐
吓威胁般的开口说道。

  「水这东西,无处不在……天上有,地上有,空气中也漂浮着肉眼看不到的
微粒……就算是人,身体中百分之七十的成份也都是水!而我的能力叫做弱水!
这世界上一切的水,都能被我操纵和控制……和她一样,先废掉你一只手再说了!」

  话刚刚说到这里,她忽然伸出右手,五指张开,做出了抓取的动作后猛的往
回拽了一下。

  在我的视线当中,无数条水丝竟然从我右手手臂密闭着的毛孔之中像受到某
种力量牵引一般,被活生生的拉扯了出来,水丝刚刚冒出,就被我自身的红莲之
火蒸发成了气体。我的手臂在不断冒着白色水汽的同时,以惊人的速度干瘪了下
去。手臂干瘪的同时,我也丧失了右手的全部感觉和控制,整只手,无力的垂到
了胸前。

  我大吃一惊,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对方的这种能力时,我右手上原本缠
绕和燃烧着的赤红火炎则在将冒出的水丝蒸发之后,快速的从毛孔由外向内渗透
了进去……

  随着红莲火焰的充斥,我一度干瘪的右手从手腕,到肩膀再次膨胀起来,并
恢复到了之前正常的状态之中,只是皮肤的颜色变成彻底的赤红色,炙热的温度
甚至扭曲了手臂周边的影像。手臂形状恢复的同时,我再次感觉到了对自己右手
的控制和掌握,也因此再一次将手臂抬了起来,将镰刀的刀尖指向了达耶。仁波
切!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达耶。仁波切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她脸上
原本并不明显的横向肌肉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了起来。

  在深吸一口气后,这女人止住了面部肌肉的抽搐,一张脸紧绷了起来。

  严静同样目睹了我身体的惊人变化之后,也没说话,转身飞快的朝李敬和胥
悦两人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此刻的她或者意识到了,我和达耶。仁波切之间的
这场交锋,已经不是她所能插手的了。

  达耶。仁波切之前和我对视过一次,虽然没有在其体内诱发红莲的内燃和炸
裂。但此刻她显然再没有胆量又一次直视我的目光了。此时的她只能在避免和我
视线交错的情况下目光闪烁的观察着我的动作。又因为我和她之间还有那么一段
距离,我若要主动攻击,先动的必然是两只脚,所以,她的视线随即集中到了我
的下半身上。

  看着看着,着女人的脸上又露出了怪异的神情!

  此时的我正全身关注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意识到她神情不对后,感到了
些许诧异。随即低头朝自己的下身看了一眼,看过之后,我差点没想找个地缝钻
到地底下去了……

  原因很简单。

  直到此刻,我才发觉,我的周身衣物,包括贴身的内裤竟然早在不知不觉当
中被我自身散发出来的红莲业火烧的干干净净了。也就是说……从刚才,不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我早都已经是全身赤裸的。

  达耶。仁波切视我为对手和敌人,看上去一门心思的就想杀掉我。我作为她
的目标,穿着衣服也好,光着身子也好,她当然毫不在乎。

  可关键是,严静那丫头,肯定也注意到了我一丝不挂的状况,但这家伙,居
然都没开口提醒我一下。

  在这种状况下,裸不裸体,我其实倒不是太在乎。这周围虽然有不少女人,
不过这些女人大致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我心理有数。光屁股的男人恐怕比我在
部队澡堂子里看见过的都多。可关键是,我居然发现我的那话儿,竟然在这种状
况之下也高高的挺立在两腿之间,昂首挺胸的朝着达耶。仁波切行着「注目礼」。

  这算什么事啊?一时之间,一种难以言状的羞耻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我几乎
是下意识的伸出左手想要遮挡这个部位,同时夹住了双腿……

  却没想到,达耶。仁波切就在这个时候飞身跃起,在我没有丝毫防备的状况
下腾空跃到了我的面前,落地的同时右脚探出,狠狠的踹到了我左脸上。

  她这一脚踹的我眼冒金星,整个身体随着她踹击的力道在空中翻滚一圈后重
重的栽倒在了地面。

  我凭着以往打斗搏击的经验,落地后朝一侧连续打了几个滚后,方才用左手
支撑着,从地面站了起来,心理暗骂着眼前对手偷袭我的卑鄙行径。

  但当我看清了达耶此刻的样子后,我却又愕然了。

  这女人趁我不备,一击得手。她自己的身体看上去倒还没什么问题,但她和
我瞬间的肢体接触,却同样引燃了她身上的服装。红莲之火几乎是瞬间就把她右
腿上的群裤烫成了蒸汽,也因此,她光洁,白皙的整条右腿从大腿根部开始,彻
底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不过她似乎对此毫不在意,依旧只是表情严肃的注视着我的动作。

  确认了这点之后,我咬了咬牙……很显然,她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和我交手她
全身服装都有可能被我身上的红莲之火烧光的这一现实。一门心思只在考虑着怎
么打到我而已。既然如此,我也就抛开了心里头那种普通人的裸露羞耻感,真正
的把心思放在了对付眼前这个女人的事情上了。

  很显然,在不知道什么条件的情况下,我体内的红莲之力已经大规模的呈现
并且爆发了出来。但这爆发出来的力量究竟应该如何运用,如何激发红莲传说中
的种种强力技巧这些,我是根本都不知道的。

  而且此刻,也不容我静下心去感悟或者领悟这种力量运用的方式方法,所以,
对眼前女人的反击,我依旧只能采取了和普通人搏击格斗一般的方式……冲过去,
拿手里的镰刀砍她!

  达耶冷静的观察着我身体的运动,在我冲到她面前挥刀横砍的瞬间屈膝低头,
轻松的避开了镰刀的锋刃,朝后转身的同时上身低埋,白皙光洁的右腿伸出,在
地面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圆弧,后跟反向重重的命中了我的右脚脚踝。以一记标准
的,搏击教科书般的扫堂腿再一次的把我放倒在了地面。

  我则又一次的在地面打了几个滚,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后站起了身子。

  攻击失败……但达耶的衣物则又一次被我身上的红莲之火烧掉了部分。此时
她裸露的已经不仅仅是右侧大腿了,上身左侧的服装因为在回旋扫踢的过程中近
距离的接触到了我的身体,一大半在高温之下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雪白的左肩、
整条左手手臂以及心口上方微微颤动着半截乳房暴露在了我的视线内。

  达耶面无表情的伸手将这部分服装残留的几缕未被烧化的布条拉直,跟着在
腋下打了个结,残存的部分上衣因此而绷紧,遮盖住了依旧还在颤动着的半截酥
胸。跟着淡淡的开口说道:「玩火的人,我见识过几个!不过……你是我见过的
最下流的一个!打不到我,居然烧我的衣服!」

  面对她此刻极为突兀的指责,我本能的开口辩解了起来。

  「这怪不得我……它碰到哪里,就烧哪里……我也控制不……」

  最后的「住」字还没出口,达耶。仁波切再次暴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冲到了我的面前,右腿膝盖高抬,重重的撞在了我的下巴上面。她攻击的时候,
我都还在说话。我的牙齿在张合之间咬到了舌尖。不仅如此,头部再次遭到重创,
满天旋转着的星星又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本能的连连后退。在我后退同时,达耶。仁波切在单腿支撑的情况下,熟
练的甩动着她的右腿,快速的在我的身上连续蹬踹。

  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这女人的身手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料。此时展露出连续
攻击的腿上功夫,就算我的铁哥们儿刘涛也不大可能在实战搏击中施展的出来。

  不过,在承受了她这一串如行云流水般的腿部组合攻击后,我也弄清了这女
人敢于直接用身体攻击我,而不会被红莲之炎烧伤身体的原因了。她的每一次击
打,接触我的身体部分表面都会在瞬间形成一层薄薄的水膜。当水膜被红莲的温
度蒸发掉灼伤到她身体之前,她的攻击部位就已经脱离了红莲的灼烧范围。

  不仅如此,我在连续后退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此刻这条古代
下水道水槽内流动的水流越来越稀少。在红莲之眼的视线范围内,我能够看到地
面流淌着的那些水流变成一粒粒、一颗颗微小水珠飞腾到空中,并最终聚集到了
面前的达耶身体四周。

  很显然,她用于隔离我身体表面红莲高温的那些水分,就是这些在沟渠内不
停流淌着的水流。

  在连续的后退了十多步后,我终于再次拉开了和这女人的身体距离,而女人
在给予了我连续的重击之后,也停止了追打,谨慎的再次观察起了我的一举一动,
并寻找着再次攻击的时机。

  「你……你好卑鄙!」

  别看达耶。仁波切是个女人,可这腿上的力道之强,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连
续的击打,让我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身体上传来的剧烈疼痛。

  因此,在勉强获得了喘息的时间之后,我用左手抚摸着遭到打击的身体部位,
吐了一口沾满鲜血的口水后朝着对方破口大骂起来。

  达耶听到了我的漫骂后,居然朝我露出一丝嘲弄般的笑容。同时开口回击道:
「卑鄙?我无非就是趁你不备而已。相比之下,你这个红莲恐怕才更卑鄙,更无
赖吧?」

  「你说什么?我卑鄙、无赖?我操你姥姥……敢不敢堂堂正正的和我过招、
单挑!少玩你这套偷袭的把戏!」

  此刻的我学聪明了。一边张口漫骂的同时,加倍小心的注意着女人的一举一
动。

  「哈哈哈哈……」

  达耶笑过之后,眯起了双眼,开口说道:「堂堂正正的单挑?你好意思说这
话?你们这些红莲,什么时候堂堂正正过了?仗着自己就算死,都能和对手同归
于尽的无赖本事,行事从来都是横行霸道!干的也都是欺男霸女的事情。想和我
堂堂正正的单挑……你收了你这身红莲火焰啊!就凭你的身手……我打你三个没
问题啊!」

  听了达耶这翻话,我居然无言以对了……因为我说话做事凭良心!

  和王烈那些人接触的多了,我自然也从王烈、赵中原那些人哪里了解到了我
之前,过去的那些红莲们的一些传说和事迹。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从流传下来的
事迹来看,历史上的那些个红莲,一个个的名声都不是太好。

  和达耶说的差不多。因为红莲拥有临死反噬对手的能力……在同时期和其他
猎魔师接触的过程中,总显得有些霸道。加之生理上的需求,过去的那些红莲们
也都干过一些仗着自身本领以及财大气粗横刀夺爱、抢夺良家妇女之类的行为。

  而达耶。仁波切显然也听说过历史上那些红莲的所作所为,此刻朝我喷过来。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了。

  就这样,我和她彼此对峙沉默了片刻。我开口说道:「收掉身上的红莲火焰,
我做不到!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我要怎么做才能消除掉身上的这身火焰…
…」

  达耶。仁波切听到我这样说后,眨了眨眼,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但随后又
「嘿嘿」的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这样说的话,你还没有真正掌握红莲的力量啰?」

  在我老实的点头承认之后,这女人居然的双眼之中闪现出了某种奇异的神采。
同时接着说道:「那没事……我来帮你解决掉你身上的这身红莲之火吧!」

  听到这话,我楞了楞。

  「你死了……红莲之火自然也就消失了!」达耶。仁波切森然说出了这句话。

  「你要杀我?你自己也知道杀死我的话,会是什么结果!」我对于这女人的
狂妄感到了意外,忍不住开口提醒她,我可是红莲……杀我是要承担「红莲反噬」
的。

  女人再一次放声大笑了起来。

  「没听到我之前的话么?你是我的劫数,也是我的机缘!杀了你,我就能见
到佛祖了!其实我早都想下地狱了……现在你出现了。我不仅能立刻实现我的梦
想,还能拉着一个红莲一块下地狱。你知道我有多兴奋么?」

  达耶。仁波切双目放光,趁着我一脸惊骇的时机,又一次冲到了我的眼前。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