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6, 2016

夏日浪漫之回归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从没有怀疑过妈妈,因为她说:“保罗,你不必担心
我,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搬家的杂务已经占据了我的每分每秒,在这种情
形下,如果我再对妈妈胡思乱想就太不应该了。

如果有人想要尝试一下什么是纯粹的折磨,那么我可告诉你,买卖房子和搬
家,都是!可怜的妈妈必须去适应一个新的工作,组建一个新的部门,还要应付
因搬家引发出的、需要一个成人注意的所有的琐碎事,我则留在我们的老房子,
监督装箱和运出。在需要拿主意的时候,我会考虑妈妈这时会如何做,我依照这
宗旨处理一切我能处理的琐事。有时我也会和妈妈商量,但通常我会去先去做那
些我以为她会要做的或者我认为肯定合理的事情。她在标签纸上签名做上标记以
防伪造,有时什么事都会发生。

房地产经纪人给我们的老房子找到了一个买主,所有手续办完之后,我动身
去州府和妈妈会合。我到达的时候,她住在租的旅馆套房里,正在寻找适合的房
子。

我们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我们不能在房子上一下子支付全款,要等到拿到
销售我们老房子的钱。

如果你能忽略了一些小事情,比如在半夜去打开冰箱,那么旅馆生活倒也不
坏。

妈妈的公司支付帐单,但是最好的旅馆也不能够取代家,一个双人套房不是
家。

妈妈一直在寻找新房子,但是太不走运了。我到达之后的那个星期六,一个
经纪人带着我们绕着市中心转了几处,房子都很好,但不能让我们满意。吃午饭
的时候,经纪人说,在天黑之前她还有两处更好的房子要带我们去看,我们同意
了。疲乏的上了她的车,开始了仿佛是无目标的搜寻。第一处房子对于我们好像
不合适,经纪人请我们保持耐心再看看她最后的奉献。

她驶往街道边的一道小辅路,道路悠长,尽头是一个住宅区。继续前行,迎
面是一处美丽的牧场风格的房子,这一下子迷住了我们。我们走进去,里面空空
荡荡的没有任何家具,看起来就像是避难所,但四间居室很完整,还有一个大后
院。一棵老橡树遮蔽了整个院子,而且四周环绕着高高的围墙,相当隐蔽。居室
旁边是一间大大的乡村风格的厨房,附带着一个用餐区,居室和厨房在此相连。
主卧室里有一个专用的浴室和一个巨大的浴盆。妈妈看这浴室的时候,冲着我调
皮的眨眨眼,脸上泛起一个暧昧的微笑。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我们在浴盆中的画面
……幸好这个经纪人不是一个通灵师。

结果是自然而然的,在学校开学前的两星期我们搬进到我们的新家。这些日
子以来,在工作之后,妈妈都会在那里设计着布局,指挥家具的摆放;我则谨遵
妈妈的吩咐,终日照看着所有的小东西的开箱和摆放。第一周我们很爽快地完成
了大部份工作,在学校开学前的一星期,我开始收拾庭院和灌木。

但还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妈妈和我真正相处的时间太少了,而且我正要面
临州立高中的考核。星期五晚上妈妈到家很晚,我想让她第二天早晨尽可能的多
睡一会儿,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想要让她在睁开眼的时候感到惊喜。

我早早的爬起身到附近的花店买了束玫瑰花,在我回到家的时候,我悄悄地
把插有玫瑰花的花瓶摆放在她的床头,然后离开,静候她醒来。在我等待的时间
里,我调制好咖啡,并且把咖啡和早饭盘放在一起。

我悠闲地品尝着咖啡,打发着等待的时间,温情、愉快地感受着这安静早晨
的温馨,同时,抵抗着内心深处炽热肉欲的诱惑。过去的一个月里,没有任何事
情发生,仅仅是忙于工作,除了在那些忙碌的间暇有几分钟匆匆的调情。在那些
时候,妈妈会挤出时间,做着那些爱人之间的抚慰给我以奖励,令我精神再次振
奋、斗志昂扬。对于性爱,她有着相当丰富的想像力,而我,缺乏经验,所以我
会狂热地学习她想要尝试的每一件事。

再过几星期我就十五岁了,但对于我们的新关系我仍然有一点担心。有一点
我正在学习,那就是两人之间的小小的接触,例如周末在床上用早餐,引诱出妈
妈浪漫的那一面,在她心情浪漫的的时候,她就变成了我希望的最彻底的女人。
我期待今天早晨这束额外的玫瑰花,会给我们在我们的家的第一个空闲的周末,
引发出一段难忘的回忆。

一双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手臂在我身后突然出现,热情的拥抱吞没了我,我
被惊呆了。在我正做着白日梦的时候,妈妈偷偷的走近我,现在我正在被一个春
情大发的女人攻击……玫瑰花的功效!

妈妈注意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早餐盘,问道:“我做了什么,赢得了玫瑰花和
在床上用早餐?”

“它们是被你正要去做的赢得的。”我回答,加上暧昧的笑。

“啊!讨厌,我的后背又要劳碌一整天了吧?”

“不,有时候你可以登上高峰。”

妈妈注视着我,转到我的身前,两腿分开坐在我的膝盖上,面对着我,把我
的T恤衫从牛仔裤中拉出来,再慢慢把手伸下去,轻轻爱抚着我那勉强存在的包
皮。她温暖的手使我的包皮分开,我能看见我的阴茎迅速充血、勃起。再加上一
个缠绵的、清晨问安的亲吻,带给我温暖、晕眩的感觉,迅速遍及全身。我们共
用我的咖啡杯享用着咖啡,鼻子不时缠绕在一起,伴随着爱抚和亲吻。

不必着急,我们这一整天没有其它的事情要做,除了相爱。在过去的那些日
子里,从她那儿,我早已经学会了忍耐。在两性之间,我是初出茅庐,而她正在
教我如何去满足她。在她容纳我的探索的过程中,我希望她能感到愉快。这一段
时间以来,我的母亲坦呈着她女性的一切,但随着时光流逝,她正在不断适应我
们之间的新关系;而我,在情感和肉体上也逐渐变得和她的需求协调,我努力的
来满足它们,在她积极的响应的过程中,加倍的回报她的宽容。

“你在想什么我能一目了然。”妈妈说,这句话把我带回到现实中来。

“我只是在想这个夏天我们改变了多少。”

“对于这些改变你怎么想?”

“我感到喜欢,我找到了我要去爱的另一个人。我正在学习奉献出更多更多
的爱,比我先前想像的还要多。”

“我认为和从前相比,在这一点上我们两个人都在学习,在更多的方面。你
愿意和我在床上共进早餐吗?”

“只要我能收拾干净面包屑。”

回忆起上一次我伺候她早餐的情形,我们都笑了,她回答:“你愿意为我点
一个我给你的特别煎蛋吗?”

“不要太老的,我喜欢我的煎蛋嫩一些。”

我托着早餐盘跟着她到了我们的卧室,片刻之后,我们一丝不挂的紧贴着并
排躺在一起。我伸出胳膊搂住她并且试图和她做爱,但她吃吃的笑着抵挡,我们
开始了我们之间的强奸与反强奸的游戏。妈妈很健康,健康到足以赢得我们之间
的摔角比赛,我和她搏斗了好长一段时间,千方百计的唤醒她的春情,但她还是
不打算放弃,在这假强奸的游戏中,笑声贯穿始终。

我摸索到一个简单方法来结束她的反抗,我的后背猛然摔落在床上,并且假
装精疲力尽……今天早晨也没有例外,她爬起身,双脚分开跨到我的身上,在我
的高高耸立的阴茎上慢慢降低她的身子,使阴茎慢慢插入并不断摆动她的屁股,
直到她彻底包容我的阴茎。

我们两个都没有特别的忍耐,因为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次做爱。妈妈以慢速
的摇滚乐节奏开始了上下颠簸,但不久就失去了自制,就好像是一个正在猎狐的
发狂的女骑士。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但能听到她忘形的喊叫声,还能感觉到
她身体深处的下意识的收缩。然后我就失去了控制,我的性高潮以排山倒海之势
突然压倒了我,精液一下子淹没了妈妈身体深处的痉挛……最后妈妈那飘扬的身
体终于受到了地球引力的吸引,她瘫倒在我身上,气喘吁吁的用湿漉漉的亲吻贪
婪地盖住了我的脸。

“上帝,我渴望这一切,保罗。”

“我也这样。”我回答。

有一种亲昵行为是最特殊的,那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做爱之后共享的
温馨。虽然那只是片刻,但那是最重要的时刻,没有什么外部世界的入侵能来冲
淡这份爱和心灵的沟通,毋须触摸、毋须爱抚、也不必说什么。我们经受了太多
的伤害,在所有的愿望终于被彻底满足的时候,我们太想获得那片刻的温馨了。
现在就是那一刻,两人相互之间的爱情是更深、更广,或是被破坏的那一刻。在
这一时刻,未说出口的信息和说出口的话语同样重要,而有时候,说出口的话还
会被误解。

妈妈坐起身,但仍然保持着跨在我身上的姿势,从盘中拿过一个新月形的面
包。她扯下一块开始喂我。她把枕头垫在我脑袋后面,让我能更舒适的半坐着,
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她啜饮了一小口哺给我,然后再啜饮了一小口……我
们共享着美味的调情,不时佐以甜蜜的面包卷和苦味的咖啡。猛然间,我的思维
一阵混乱,一句古老的话语盘旋在我的耳际:

“我们如此幸运,品尝到这甜美的果实,
尽管还要,啜饮黑暗世界的绝望,
但彼此的爱更深。”

一阵我从未体验过的震撼激情从我的整个身体席卷而过,情不自禁的泪水潸
然而下。我从不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在特别幸福的时候会哭泣,不,直到这一刻。
母亲,啊,或许她不再只是母亲,我爱这女人的一切,无论她的优点还是她的缺
憾。我诅咒习俗,我诅咒禁忌,我还要诅咒任何试图分开我们的人或事。

妈妈注意到了我的泪水,她问:“有什么不对吗,保罗?”她的声音里充满
了关切。

“没什么不对,每件事都非常正常。我只是感到太幸福了,以至于我忍不住
的想要哭泣。我是这样的爱你,爱到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表达了。”

过了一会儿我意识到到我说错了,妈妈的脸猛然抽紧了,面无表情,但她的
眼帘充满泪水。她把杯子放回托盘,痉挛的动作就像个机器人,然后扑入我的胸
膛紧紧抱住我,是这样的紧,我几乎窒息。她把脸埋进我的脖颈旁边的枕头上,
嚎啕大哭……过了好一会儿,她慢慢恢复了自制,抬起头给了我一个咸味的吻。

“保罗,有时候我曾担心发生在我们之间的仅仅是肉体的吸引,我是因为我
的孤独,而你,是因为年青人成长过程中的狂暴欲望。你刚刚的话打消了我的疑
虑。”

之后我们坐到外面的橡树下,享受私人后院的自由。我们的这栋老房子有一
小块草坪,而且没有篱笆。这后面也没有房子,草坪的尽头是茂密的树木和灌木
丛,那是我们和邻居的分界。灌木丛中有一个狭窄的缺口,一条隐约的小路掩映
在其中,弯弯曲曲的直到我们的后门,这些痕迹大概是以前的主人抄近路来晨练
或是遛狗走出来的,现在只有直升飞机才能干扰我们的隐私。

妈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保罗,我们需要弄回一些草地家具和一具
吊床安置在这里。你不认为这样吗?”

我们已经放了一对休闲椅在外面,可以在院子里看天空。“是的,太好了,
可以放在树荫下。”

“我喜欢我们在这里的隐秘。在我们的老房子时,每一个人都能辨别出你正
在喝的苏打水牌子。愿意去商店采购一点使院子更舒服的东西、再吃个汉堡来当
午餐吗?”

“在开销了所有搬家的费用后我们能负担得起吗?”我问。

“在吊床上做过爱吗?”

“没有。”妈妈回答是完全的不沾边,使我感到很神秘。

“我也没有,但我想试试。”

我脑海里泛起我们俩在在吊床上的一幅幅画面……我们刚刚做完爱,但我的
想像力给我带来一阵阵高度的亢奋,我的短裤不由自主的被高高顶起,令我感到
一丝难堪。在妈妈注意我的窘况的时候,我调整了一下姿势以多少获得些舒服。

“在想吊床?”她笑着问,使我感到彻底惊诧的是接着她站了起来,褪下她
的短裤,再使她的内裤向下滑落绕着她的脚踝,然后迈步走出它们,“我总是幻
想在户外做爱,愿意试试吗?”她说着在草地上躺下。

不需要强迫,我马上剥去我的短裤跃到她身边。她扳着我的后背推开我压在
我身上,坐直身子后说:“这些草令我的靶子发痒,你在下边吧!”

我们的做爱是短促而激烈的,在结束的时候,我们一起躺在树荫下休息,并
不时的亲吻。片刻之后,我们回到了现实世界,妈妈说:“我们必须给大门装上
锁,不然赶上瓦斯工来读瓦斯表的读数时,我们该如何呢?”

“我估计我们能带给他一整天的祝福。”我开玩笑地说。

“那他会有一个能向他的同事炫耀的故事,他不会吧?”

“妈妈,你真是不可思议,你专找奇怪的地方做爱。”

“你说的绝对正确,而且我还有一个更不可思议的伴侣,我估计那个男人比
我的一半年龄还小。在我们采购之前要和我一起去洗个淋浴吗?”

午餐之后我们去商店采购草地家具。对于这个季节选购这些家具太晚了,大
多数的商店只有少部份的展示。在搜索过几个商店之后,我们在一个大型的五金
商店给大门选中了一把锁。令我们惊奇的是,这商店里还有一个大规模的户外家
俱展示。

我们选定一张带椅子的桌子,一套轻便的长沙发和一张双人吊床。妈妈决定
让他们星期一早晨送货。

回到家后,我马上在两扇门上安装好锁,现在可以肯定不会有不速之客闯入
来干扰我们了。之后的一整天,我们在一家好餐馆用了晚餐,还看了一场电影来
慰劳我们自己。

星期天早晨妈妈早早唤醒我,她已经穿好了运动服,“快点起床穿好衣服,
我们必须保持身材。”她说。

“我们必须要那么做吗?”我抱怨着,几乎不能睁眼。

“自从搬家以来,我们还没有像样的跑过。我觉得已经胖了,整天坐在书桌
后面不会有好处。躺在床上吧,如果你想那样的话,我可要在天气变热前去跑步
了。”

“给我一分钟,我就来。”我回答。

“我在厨房等你。想先要一杯咖啡吗?”

我从床上挣扎下来,在洗手间里忙活了几下,几乎不到一分钟,我已经坐在
厨房里享用着妈妈冲的速溶咖啡。她喋喋不休的说着关于发胖和在过去的几个星
期里她怎么样恢复身材,在正确的地方,我不时发出表示同意的声音,使她的谈
话不至于因为我而不流畅。

我们在后院做着伸展活动,然后从树木掩映着的小路钻出来。在道路延伸的
方向大约在半英里远外有一座桥,妈妈提议把它作为我们第一次长跑的目标,先
跑到桥再跑回来。跑到桥是容易的,回来就困难了。在最后的四分之一英里,我
们俩都开始大张着嘴急速喘息。蹒跚着进入后院,我们汗流浃背、大张着嘴就像
蒸汽机车在喘息。

妈妈先跑过去把大浴缸充满热水,在淋浴冲干净汗水后,我们滑进浴缸开始
浸泡。我们明白了两件事,我们的身材确实令我们失望,再也不必尝试在水下做
爱。

早饭之后,我们坐在后院拚搏了一番,渡过了一个精疲力竭的早晨。妈妈谈
论着新买的草地家具和她要如何安放它们,我早已学会同意她的意见,在哪儿摆
放椅子还是摆放桌子更合适,是一场我绝对不会赢的争论。

不久谈话的节奏变缓,我们开始各自坐着沉浸在各自的心事里。草坪上的凹
痕是我们昨天曾经做爱的地方,现在那里的草仍然倒伏着,远远望去就像是个大
斑点,我凝视着它,想着妈妈说的关于瓦斯抄表人的那番话。我想像着一个旁观
的陌生人惊诧的脸,如果他面对这情景,看到一个少年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
草坪里滚动、搂抱在一起……笑意不由自主的涌上来,我开始大声的笑出声来。

妈妈看着我以为我失去了理智,问:“愿意共享这个笑话吗?”

在我终于能稍微控制我自己的时候我回答:“我只不过是注意到了那些草,
我们昨天把它压倒了,再想到你说的关于抄表人的那些话。我想像如果他实际上
发现了我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妈妈开口之前先是一阵短促的格格的笑声:“有趣,不是吗?”

“我想要试试吊床,那是昨天促使我那样的原因。”

“明天它就会出现在这里了,也许我们明天晚上应该为它洗礼,保罗。”

“你怎么会想出在吊床上做爱的,妈妈?”

“在我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发生过一件事。想听吗?”

“洗耳恭听。”

“一天晚上太热了,以致于我在屋子里睡不着觉,因此我打算到后院的躺椅
去试试,那里较凉快。我刚要睡着就被惊醒,有人在隔壁院子窃窃私语。我听了
一小会儿,听出那是我隔壁的女友和她的男朋友。谈话非常有趣,我的好奇心得
到了最好的满足。我不光想听,还想去看看,因此我悄悄地起身,蹑手蹑脚地走
到院子边矮树篱笆的上方,在那里我能很清楚的看见在吊床里的两个人。我看不
见他们的细节,但从他们的姿势我知道他们在亲热的拥抱和接吻。”

“偷窥和窃听使我感到特别兴奋,后来就更兴奋了,以致于我不得不把我的
手伸进裤子里自慰。我把手指刚捅进去,就看到他们爬出吊床,把衣服脱光,再
爬回去做爱。在黑暗中,我蹲在那儿,手指进出着,狂想着我就是那个正在吊床
里的女孩,就在我差不多要达到高潮时,亮光在后门廊闪过来,那女孩的父亲走
出来抓住了他们,他对他们大喊大叫的时候,我达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绝顶的高
潮。”

“后来在我手淫的时候,我会想像这后院的情景来提高我的性奋。我估计每
个少男少女都会用一些什么事来刺激兴奋。你不这样吗?”

妈妈的问题使我诧异,我感到我的脸窘迫得红了。她注视着我,脸上带着暧
昧的微笑,好像她知道了一个秘密。在妈妈接着说下去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
白,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我知道你手淫。我把我的事泄露给你,我们就像是两个好奇的小孩,我将
发掘你的内心深处,你愿意让我看到吗?”随着她的问题是一连串的笑声。

和自己的母亲谈论这个话题是困难的,就算是母亲喜欢发掘,但我还是老老
实实的回答:“我有一本爸爸的旧杂志,通常我都是在洗手间里看。”

“你是否曾经幻想到我?”

在经历了前面的坦白之后,接下来就容易了,我只能实话实说:“是的,我
幻想过。在你洗澡之后比较粗心的时候,我看到过……那时我就会拚命回忆以前
看到过的你的赤裸身体。”

“没想过对你的妈妈坦白吗?”

“不大可能,但是这一切使我感到很惊奇。”

“我知道你在洗手间的小节目。有一天我听到你在那里的声音,但我不知道
我是不是该说些什么。在我思考的时候,我猛然发现我自己是这样的兴奋,以至
于我不得不用手淫来缓解。还有一天,在我打扫你房间的时候,我发现了你的杂
志,我一页一页翻看着它,想像着你坐在洗手间里在看着同样的画面。我情意绵
绵地躺在你的床上、在你枕头上味道里陶醉。后来一有机会,我就会躺在你的床
上自己抚慰着自己,让我的想像力自由自在地奔驰。看见了吧,你的妈妈是不是
一个坏透了的女人?”

“你说的使我想起了伯恩舅舅的木屋,在那个早晨,在我在你的内裤上有了
我的意外的时候。在我换衣服时,我发现你的内裤躺在洗衣篮里。我检查它们时
我发现你几乎有了和我同样的兴奋。而且你内裤的味道使我特别兴奋。”

对我的自白妈妈轻轻地笑了笑,然后陷入沉默,她似乎很迷惘。最后她问:
“对于我们的开始你曾经后悔过吗?”

“没有,我只是后悔我们没有更早些发现彼此。想想吧,我们浪费了多少时
光。”

“保罗,对于你它也许是简单易行的,但是对于我则不然,我必须先要忘记
以前所接受的一点东西。在我们真正迈出这决定性的一步之前,我已经估计到我
们肯定会像少男少女那样坠入情网。无论如何,我希望我们俩都幸福,只有上帝
知道我们有太多的不幸福了。”

“妈妈,我知道我是幸福的,在我醒来的时候你在我的旁边,在一天结束的
时候,你满怀温柔、满怀爱意地躺在我的身边,我更感到满足。我不知道如何去
准确地表述这些,但如果我们依旧是分开的,我们的欲望将会在我们之间引起问
题。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这个夏天我长大了好多好多。”

“你确实长大了。这次搬家从开始到现在,如果没有你的协助,我不知道我
是不是能够完成,那将是另一个局面了。这是一项巨大、繁琐的工作,作为你的
妈妈,你使我感到骄傲。我认为我们都长大了一些,我变得开始欣赏你、欣赏你
已经变成一个令人惊奇的男人。”

我们被电话铃声打断,妈妈起身进去接电话,几分钟她回来了:“我必须去
办公室完成一个报告。我本来想星期三再完成它,但这会议提前到明天了。你是
一起去给我帮忙,还是想留在这里?”

“如果我能帮得上你我就跟你去。”我回答。

“你肯定派得上用场,许多的数字在嘎吱嘎吱地叫唤呢!”

妈妈呼叫她的秘书°°黛比,我们和她约好在去办公室的路上会面的地点。
我们三个人花费那一天其余的时间和部份晚上,在妈妈的报告上写下这最后的结
果。黛比打完字最后复印的时候,已经几乎九点了。

“每个人都像我那么饿吗?”妈妈问。

“我们午餐的三明治在六点就消化完了。”我回答。

“你怎么样?”妈妈问黛比。

“我能吃得下一头牛。”

“在这个时间知道有什么好去处吗,黛比?”妈妈问。

“中国口味,墨西哥口味,或者是美国口味?”

“你选择吧,什么都好。”妈妈回答。

黛比带着我们到了一间很好的墨西哥餐馆,领班引导我们坐在一张安静的桌
子上,在那里我们能方便的谈话。食物是美味的,而且在用餐间歇又有黛比不时
活跃气氛。我们都饿极了,直到用餐结束我们才开始谈几句话。在桌子被清扫干
净的时候妈妈点了些新鲜饮料,我们每个人都感到了放松。

“黛比,谢谢你往日对我的帮助。很抱歉,星期天还要麻烦你。”

“这不算什么,反正我也没什么必须要做的事。”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来帮忙。”

“我知道你会在这周末找我的。”

“那是为什么?”妈妈问。

“你能保守这个秘密吗?”黛比问。

“如果你想要我那样。”

“还记得约翰吗?在你提交你那份独创的建议的时候指摘你的那个家伙。他
的秘书和我是好朋友,我们一般每星期天上午都一起去吃早餐。今天早晨她告诉
我,约翰星期五就知道日程已经改变,以为已经通知了你。她问我昨天是否加班
做完了那份报告,我告诉她没有,之后我们俩就赶紧分手了。约翰一直等到今天
才告诉你,就是希望你来不及。他在你背后称呼你为‘那乡下女人’。我的朋友
和我都为此感到生气。所有的秘书都想看到你做得更好,在这公司里你是第一个
得到这么高职位的妇女,如果你做得好,也是为我们开了门。”

“我知道他对我有敌意,但我从没想到他会这样明目张胆。谢谢你带我们来
享用这里的美餐,保罗也应该会谢谢你的帮助,没有你我们这会儿还会在办公室
忙活呢。”

“完全正确,妈妈。”

黛比在说话之前注视了我一小会儿:“保罗,我对你感到惊奇,在报告你做
了那么多工作。你相当聪明,也非常漂亮。”

我感到我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谢谢。”我甚至都有些口吃了。

我们和黛比分手后就立即回家,疲惫的栽倒在床上。我睡得像个死人,直到
第二天早晨我听到妈妈在卧室里忙碌。我赶紧起床并且去做咖啡,而她则忙于她
准备工作。在她离开之前我们抓紧时间享用了一杯咖啡,然后我亲吻着她道再见
并祝她走运。

妈妈上班之后我决定去晨跑。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微风送来凉爽,我钻出
了那条林荫小道。我试探着跑过了那座桥,在我调头往回跑的时候,迎面跑过来
一个男人,他对我友好的挥手致意,我们继续各自的晨练。

这是我开学前的最后一天,如果我想要继续晨跑,我必须早些起床。我还必
须早些叫妈妈起床,如果她想要和我一起跑的话。这就有可能带来一个难题,有
很多次,在我较早的叫醒她的时候,她通常都是春情荡漾的。几乎没有一个像我
这样年龄的孩子会遇到这种难题。

我边跑边想着那些早晨。妈妈仅仅穿着一件短短的睡衣睡觉,不穿内裤和奶
罩,而我睡觉更是一丝不挂。在我唤醒妈妈的时候,我们通常都会紧紧的拥抱和
亲吻,我甚至能感到当时我那晨勃的紧迫感,插进她两腿中间的茂密的阴毛,兴
奋笼罩了我。事情通常会进展成忘情的顶入和嬉戏的闪躲,开始是摹仿强奸和反
强奸,直到最后的狂暴的做爱。也许我最好重新考虑该如何唤醒她,妈妈醒来时
的情意绵绵相信也有一些我的原因。

我跑到后门,站在门外时,我的汗水、喘息已经到了极限。还要等待漫长的
一天,妈妈才会回家……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