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1, 2016

《女友的美艳妈妈》(1-2)


                (一)

  何志羽是北方一所重点大学的大三学生,今年20岁,身高1米80,长的
高大英俊、阳光帅气,家里在省城经营着一家大型超市和一家五星酒店,是个标
准的富二代。和时下许多大学里就恋爱同居的学生一样,他也和女友在学校附近
租了一套公寓。

  何志羽的女友叫陈佳璐,比他小三岁,是个身材高挑、青春靓丽的女孩,在
大学旁边的会计学校上学。一个是大学生,一个是中专生,又不在一个学校,两
人能在一起完,完全缘自一次偶然的邂逅,不过邂逅的主角不是何志羽和陈佳璐,
而是何志羽和陈佳璐的母亲萧慧钰。

  那是去年九月份刚刚开学,何志羽在校门口等人,正好碰见一个身材高挑丰
满,容貌俏丽妩媚的漂亮女人从校门口走过,向会计学校走去。这个女人就是萧
慧钰,那天她盘着一个简单的发髻,前额的头发顺出一点斜刘海,脸上露着浅浅
的微笑,穿着浅绿色的丝绸衬衣和灰白色包臀裙,丰满的胸部和挺翘的肥臀将衣
服撑地胀鼓鼓的,包臀裙的裙摆在大腿中部,修长的美腿穿着黑色暗纹网格丝袜,
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鱼嘴露后跟高跟鞋。萧慧钰迷人的熟女风韵和出众的知性气质,
让一直都有熟女情结对熟女情有独钟的何志羽情难自已。

  萧慧钰从何志羽身前走过去后,他不由跟了上来,开始只是想多看看萧慧钰,
当看到萧慧钰和陈佳璐在会校门口见面还听见陈佳璐喊萧慧钰妈妈,就确定她们
就是母女,也知道了陈佳璐是会校的学生。顺着陈佳璐这条线,何志羽找人调查
了萧慧钰,对于一个富二代来说这并不难。很快何志羽就知道了萧慧钰家里的一
些大体情况,她是省城某街道办事处的科员,今年37岁,她的老公叫陈巍然,
在省城某区信访局工作,常年驻在北京搞信访,最重要的是调查到陈佳璐上中专
住校后,萧慧钰就有了秘密情人。一个正值虎狼之年的漂亮女人,老公和女儿不
在跟前,难忍空虚寂寞就去找情人,这就证明她是可以被追到的,既然如此,何
志羽认为这件事有机可乘,也就坚定了他要把萧慧钰追到手的想法。

  何志羽不是蛮干的人,更不是时时处处都坑爹的狂妄自大之徒,他为人低调
谦和,遇事喜欢动脑,为了追求萧慧钰,他制定了一个很稳妥的计划,那就是先
追到陈佳璐,关系稳定后,通过这层关系,再想办法搞掂萧慧钰。计划第一步很
顺利,何志羽的能力和条件很快就俘虏了陈佳璐,确定关系没多久两人就同居了。
萧慧钰知道女儿谈恋爱了,开始还挺反对,觉得女儿太小,不是谈恋爱的时候,
但知道何志羽的家庭情况后也就默认了,毕竟做家长的都想让女儿找个好一点的
女婿。

  和陈佳璐交往后,何志羽和萧慧钰见过几次,每次见面萧慧钰都对他挺热情
的,但这种热情客套的成分居多,他也知道这种事儿急不得,能被她认可就很不
错了,机会还得慢慢找。最让他纠结的是,每次见到萧慧钰都让他心跳加速,大
鸡巴涨得和铁杵一样,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可他还得忍着、憋着,实在是让他
无比难受。为了发泄,在做爱时,何志羽就把陈佳璐幻想成萧慧钰,总是把陈佳
璐肏得娇喘连连不断求饶。

  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何志羽计划如何接近萧慧钰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天
大的好消息。陈佳璐告诉他,萧慧钰去西部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子支边了,那个村
子叫兰山坳,萧慧钰去挂职第一书记,任期一年,现在已经去了3个月了,那里
交通非常不便,萧慧钰年后去了就没有回来过,眼看马上就要「五一」放假了,
陈佳璐想去看看她,可学校却让她参加庆五一的文艺活动,还不让请假,陈佳璐
想让何志羽替她去兰山坳看看萧慧钰,等暑假两人再一起去一次。

  何志羽早就绞尽脑汁的想讨好和接近萧慧钰,陈佳璐适时的给他这样一个美
差,他当然求之不得,当即就答应了。何志羽认为这是一个搞掂萧慧钰的最佳机
会,为了最大程度的掌握主动权,也为了搞清楚萧慧钰为什么去支边,他决定对
萧慧钰进行一个全面系统的秘密调查。

  对于何志羽来说,他的身份、金钱和人脉就是最好的关系网,有了强大广泛
的关系网,要调查一个人,并不是很费事,很快他就知道了萧慧钰的全部情况。
这些反馈的情况让何志羽既惊讶又惊喜,在近两年也就是陈佳璐上中专后,萧慧
钰居然先后和3个男人保持着秘密情人的关系。而萧慧钰去兰山坳支边表面原因
是她为了提拔街道副主任去增加基层经验,而真正的原因是为了躲避街道书记对
她的骚扰。街道书记叫孙金程,是去年上任的,见陈巍然在北京搞信访常年不在
家,就想打萧慧钰的主意,用了很多手段,但萧慧钰一直不答应他,所以就给萧
慧钰穿小鞋,想用西部支边来要挟,没想到萧慧钰宁愿去支边,也不吃那一套,
于是就去了兰山坳。

  何志羽对萧慧钰的选择很是不解,既然有3个情夫,为什么还会对街道书记
拒以千里呢?琢磨来琢磨去,他觉得唯一的解释就是,萧慧钰不是一个随便的女
人,找男人一定要自己满意才行,不满意的坚决不选。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
的,也坚信他会得到萧慧钰的认可。

  去兰山坳前一天晚上,何志羽像往常一样狂肏着陈佳璐,从九点半到到刚过
午夜,不到3个小时何志羽干了陈佳璐3次,狂风暴雨般地抽插把陈佳璐肏得死
去活来,娇嫩的阴道尤其是外阴已经肿胀不堪,房间里陈佳璐的娇喘声和求饶声
几乎就没有中断过,饶是如此,何志羽依然不打算放过陈佳璐,休息片刻,他那
大鸡巴再次愤怒地勃起,起身分开陈佳璐的双腿再次强势地插了进去……

  何志羽出发了,先是飞到那个西部城市,从市区乘大巴到县城,再坐私人小
面包车到乡里的集市上,到集市已经下午1点了,给萧慧钰打了个电话确定下到
村里的时间。他草草吃了口饭,就联系去村子里的车,因为去村子的路太狭窄太
难走,汽车无法行驶,只能坐小三轮车,不仅收费高,还得凑够5个人才肯发车,
为了赶时间他索性包了一个三轮车。在颠簸路上行驶了2个多小时,眼瞅着过一
个下坡就到进村里的那条小路了,却被一条水流湍急汹涌的小河挡住了去路。

  看着湍急的河水,司机告诉何志羽前一天肯定下雨了,这条河上有座小桥,
建在前后两个下坡中间,下大雨后河道窄河水排不出去就会没过淹没小桥,等河
水水位降到露出桥面就能过去了,过了桥往前走约莫500米,路左边有一条羊
肠小道,就是进村的路,顺着小道一直往前走,10多分钟就能到村子,村委会
就在村口。何志羽问水位什么时候能降下去,司机说不好估计,少则一两个小时,
多了得三四个小时。司机还说,他最多等一个小时,水位还不下降他就得回去了,
再晚的话会耽误他拉活儿。

  何志羽无奈地看着湍急的河水,拿出手机拨通了萧慧钰的电话,「喂,萧阿
姨,我已经快到进村的那条小道口了,但前面那条小河发大水,把桥给淹没了,
现在过不去,得等水退了才能过去。」

  「是吗?小羽,那得等多久啊?」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很低,好像是被刻意
压低的,何志羽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赶紧说道:「送我来的三轮车司机师傅
说少则一俩小时,多的话得三四个小时。」

  「哦,这么…长时间啊…?」声音依然很低,还带着喘气声,何志羽依然没
有多想,应该是信号不好吧。

  「是啊,萧阿姨,司机司傅说肯定前一天下大雨了,要不不会有这么大的水。」

  「嗯,没错,…前天夜里…雨下的挺大,这里一下雨…河里就发大水,一般
…不到一天就会流个差不多…,所以…所以,中午那会儿…我就没和你说,没想
到这次…水这么大。对不起啊,……小羽,都怪阿姨疏忽了…你还得等,要不是,
你明天…再来就不用等了…」

  「萧阿姨,没关系的。我就是和您说一声,我得晚到一会儿。」

  「实在…不好意思啊,小羽。」

  「没事儿的,萧阿姨,我先挂了。」

  「嗯!什么时候…到进村那条…小道的口哪儿,给我…打电话,我和人…一
起去接你!」

  「好的。」

  等了一刻钟,何志羽问司机:「师傅,你估摸这水位什么时候能下去?」

  「看今儿的流水量起码的两个小时以上。」

  「那去兰山坳除了这条道,还有别的道能走吗?」

  「这条是最近的,其他道也能走,不过得绕路,最近的也得绕一个多小时,
要绕的话还得加钱。」

  何志羽想与其等上俩小时或者更长时间,不过多花点钱早点过去的好。「师
傅,那咱们绕路吧,从集市到这里多少钱,我再给你多少钱,到一趟兰山坳你挣
双倍的钱,走不走?」

  「小伙子,上车。」司机笑得嘴都合不拢地招呼着何志羽。

  又在乡间的小路上颠簸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进村的那条羊肠小道的路口。
何志羽准备给萧慧钰打电话,不巧手机没电了,备用电池方在背包的最里层取出
来很不方便,加上路也不远,他决定自己进村。司机反复叮嘱他这条小道直通村
口没有岔路,走出去继续往前100多米就到村口,村委会就在村口是一座小四
合院,里外都是用灰砖建的,村口就这一座房子,想进村还得再往前走500米。

  这是一条缓坡小道,只能并排走两个人,两旁都是陡坡,长满了野草和灌木,
坡顶上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树,繁茂的树叶遮住了大部分阳光,加上五月的天气清
新凉爽,何志羽很惬意地走在小道上。没一会儿就到了出口,抬眼就看见了小四
合院,后面是几座山,山上郁郁葱葱的,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和印象里西
部的大漠孤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交通便利一点也许早就脱贫了。

  走到四合院门口,大门敞开着,两侧挂着村党支部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的牌
匾,何志羽走进院里,看见正房一间屋子门口钉着的小木块上写着第一书记室,
从玻璃看屋里却没有人,旁边的支书室也没人。

  西厢房靠右边的偏房却拉着窗帘,何志羽觉得挺奇怪的,就走了过去。进了
正室他听到一阵不寻常的声音,确切的说应该是做爱时发出地呻吟声。难道萧慧
钰在这里也有男人?难道刚才打电话时不是心好不好,而是她在偷情?为了一探
究竟,他走到右偏房门口,推开一点门,眼前的一幕完全证实了他的判断,尽管
有思想准备,可眼前的一幕依然让他目瞪口呆,萧慧钰全身赤裸只穿着两条黑色
花纹丝袜的趴在炕上,一个皮肤黝黑健壮的小伙子跪在她身后,胯部狠命地冲击
着她那挺翘迷人的肥臀,垂在胸前那对丰满的大奶子前后翻滚着,脸上露着扭曲
而又享受的表情,两只眼睛更是迷离魅惑,嘴里发着诱人地呻吟声。

  眼前的这幅春宫图让何志羽大脑一片空白,抓着门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门
一下子朝里敞开,发出「吱」的一声。听到声音,萧慧钰和小伙子同时抬起头,
看到何志羽站在门口,萧慧钰「啊」地大叫一声,赶紧直起腰胡乱拉了一条毛巾
被围在身上,那个小伙子也抓起一件衣服挡在裆部。

  反应过来的何志羽看着慌乱的萧慧钰和小伙子,赶紧说:「萧阿姨,对不起。」
转身就往门外走,没走几步就听见萧慧钰喊他:「小羽,在外面你等会儿,阿姨
有话和你说。」他停住脚步站在外屋,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里屋的萧慧钰对小伙子说:「槐树,待会儿你先出去下,我和小羽解释。」
正穿衣服的槐树点点头。

  穿好衣服的槐树走到外屋,对有些茫然的何志羽说:「小羽哥吧,俺叫槐树,
慧钰要和你说话,俺先出去了。」没等何志羽回话,槐树就快步出屋子。

  萧慧钰穿着衣服,大脑却在飞速转动,她在想:真该死,居然被小羽给看见
了,他会怎么看我呢?该怎么办呢?绝对不能让璐璐知道,如果知道了,她会怎
样看待我这个做母亲的?又怎么面对小羽?要是因为这件事让他们分开,那我不
是害女儿吗?千万不能让他们分开,不能让璐璐失去这么好的男朋友。脑袋要炸
掉了,不行不行,一定要冷静,先得理出个头绪来。

  萧慧钰做了几口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又想:小羽是关键,只要
他不说,璐璐就不会知道。还好小羽没有走,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我必须得做
好小羽的工作,求他不要告诉璐璐,如果他还不同意怎么办?那我就尝试着勾引
他,只要他上钩,我不仅可以守住这个秘密,还能让她娶璐璐,更重要的是我将
拿到主动权。目前就这么着吧,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短短几分钟,萧慧钰不仅穿好了衣服,还想出了对付何志羽的办法。

  「小羽,你进来吧。」何志羽回到里屋。

  萧慧钰坐在炕边,盘着发髻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似乎还有高潮未退的红晕,
笑容依旧迷人妩媚,眼神中却透着羞涩,黑白相间的修身衬衣领口开得很宽,可
以清楚地看到黑色蕾丝胸罩上面一片丰满雪白的乳房,衬衣下摆束在灰白色的紧
身包臀裙里,两条修长的腿屈在一侧,把裙摆撑的很高,隐约可以看到袜口的黑
色吊带,她一只手撑着炕,一只手摩挲着小腿。

  萧慧钰风情万种的样子让何志羽有些不知所措,脸也红了,头也低下了,裤
裆里的大鸡巴也硬了起来,亏得他把鸡巴别在大腿内侧,才没支起个帐篷。

  何志羽尴尬的样子,让萧慧钰长舒了一口气,想着:小羽害羞了,证明我对
他是有吸引力的,勾引他就有很大的把握。她会心地笑了,又不禁掠过一丝想法:
萧慧钰,你怎么这么淫荡,连女儿的男朋友都要勾引,就不怕遭报应吗?

  「小羽,你坐吧。」何志羽坐上炕沿,一手搭在大腿上,一手放在炕上,与
萧慧钰的美脚也就几公分的距离,伸手就可以摸到,尽管很想这么做,手却一直
没动。何志羽努力克制着,虽然握有萧慧钰的把柄,但他更知道现在不是蛮干的
时候,万一要挟不成撕破脸皮反而会弄巧成拙,那可就前功尽弃彻底无法挽回了。

  「小羽,让你见笑了!我没想到你会来的这么快。」萧慧钰的脸更加羞红。

  「萧阿姨,是我看河水退不下去,就让司机绕了下路,正好手机也没电了,
所以才……是我太冒昧了,真不好意思。」何志羽告诉给萧慧钰提早过来的原因
并主动给她赔不是。

  「小羽,你就别打趣我了。」萧慧钰自嘲道。

  「萧阿姨,我真没那意思,是诚心给您道歉的……」萧慧钰打断了何志羽,
说:「小羽,事情已然这样了,还说那些没用的干嘛呀?」

  何志羽有些语塞,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了。萧慧钰看看他,继续说:「小羽,
阿姨叫你进来其实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解释下阿姨和槐树的事儿,希望你理
解阿姨。」萧慧钰极力想稳住何志羽。

  萧慧钰要说她和槐树的事儿,何志羽当然愿意听了,他现在握着主动权,顺
着萧慧钰不仅是给她一个台阶下,还可以增加她对自己的好感,可要太过顺着她,
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容易就会被搞掂?」阿姨,这是您的私事,告诉我,我怕承
受不起。」

  何志羽明显是以退为进,故意表现的很无所谓。可萧慧钰必须得解释,这是
目前能稳住他最好的做法。

  萧慧钰含情脉脉地看着何志羽说:「小羽,阿姨就是想告诉你事情真相,你
知道真相后,无论你理解还是不理解阿姨,阿姨都没有遗憾了。你愿意听阿姨说
吗?」

  「阿姨,你说吧。」萧慧钰那近乎哀求的样子让何志羽顿时心生爱怜,也觉
得拿捏得差不多了,就顺水推舟。

  「那好,小羽,阿姨这就说了……」萧慧钰讲完后,何志羽知道了事情的来
龙去脉。

  槐树是兰山坳的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今年刚20岁,他是两年前担任支书
和主任的。那会儿他刚从市里中专毕业,准备去一家工厂打工,就差签合同了。
正好乡里要成立一批新的行政村,其中就有兰山坳,这里以前是自然村,依靠宗
族制度来管理,族长的权力最大,一言九鼎。要成立行政村,上面对村干部有要
求,得是党员,得有文化,最起码要上过初中,兰山坳有近50户人家,近20
0号人,可是这里太穷了,孩子都上不起学,村里也没个学校,想上学都得到附
近村子的小学,所以村里大多数人都没上过学。槐树中专毕业,虽不是党员,但
也是个团员,自然是村干部的最佳人选。起先他不愿意回来,更想留在工厂当工
人,但族长让他回来当村干部,他只好放弃了去工厂,回到兰山坳当起村干部。
先担任村主任,突击入党后,支书兼主任。

  村委会的办公地点就是这座小四合院,这里以前是一户财主的私宅,三大改
造时被没收充公,文革时住过一个男青年叫林文轩,是个父亲被打倒的高干子弟,
文革结束后父亲官复原职,他也离开了,大概是对这个地方有感情了,他买下了
这个宅子,每年夏天都回来住一段时间,就住在西厢房,为了方便就给西厢房通
了水电,添置了简单的家具,修了简易浴室和卫生间,几年前林文轩出国了,把
宅子捐给了乡政府,正好赶上兰山坳成立行政村,就把这里定为村委会。

  经过槐树一年的努力,村里的工作终于打开了局面,可是因为村民的文化水
平实在太低,他甚至连个合适的助手都没有,导致很多工作都无法开展。萧慧钰
的到来在工作中无疑帮了他的大忙,特别是户籍登记和土地丈量的后期统计工作,
在槐树和萧慧钰的共同努力下,工作进度大为提高。

  来到兰山坳,萧慧钰一时没有合适的住处,槐树就腾出家里的一间房子给她
住,可是村里的工作一忙起来常常很晚才收工,村里不同电,村委会也只有西厢
房通电,槐树和萧慧钰天黑后就在西厢房右偏房加班,这就为他们在一起埋下了
伏笔。

  最初半个月加完班无论多晚萧慧钰都要回去,时间一长就有点吃不消了,尤
其是如厕问题,她对村里的厕所实在难以忍受,她想加完班住在村委会,这样洗
澡和如厕都很方便,可村委会除了西厢房右偏房能住人外,其他房间不是没有炕
就是杂物间,根本不能住人。她一个人肯定不敢住,也不能让槐树和他做伴,纠
结了一段时间,她想出一个办法,就是在炕中间挂起一道帘子,两人一人睡一边。

  头几天,萧慧钰还挺警觉的,她怕槐树不老实。其实一来到兰山坳槐树就喜
欢上了她,可槐树是个好孩子,忠厚、朴实、善良,根本不会用那些卑鄙的流氓
手段,对她最多也就是意淫意淫而已,而睡在一条炕上后,槐树就心绪难平了,
这样一个美艳的知性熟女就睡在帘子对面,再想着那鼓胀的奶子和浑圆的屁股,
总是把衣服撑的鼓鼓的,还有那每天都穿不同款式的黑丝长筒丝袜,简直是诱人
犯罪。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槐树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上了萧慧钰,无论如何
都不能再委屈自己了。

  槐树连续几天的举棋不定让萧慧钰判断失误,她觉得槐树是个绝好的孩子,
甚至还未防备他而自责。就在萧慧钰对槐树完全放心后,意外出现了,现实告诉
她,好孩子也是经不过诱惑的,更何况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面对她这样美艳动
人的美熟女。

  槐树行动了。一天夜里,萧慧钰睡得正香,槐树悄悄爬进她的被窝,小心翼
翼地把手伸到她的阴部,想要脱掉她的内裤。手伸过去后,他得到了意外的惊喜,
萧慧钰居然没穿内裤。原来萧慧钰一直都习惯裸睡,没想到却方便了槐树。

  槐树举起暴涨的大鸡巴去顶她的阴道口,大概是黑暗中又太过紧张,几次都
没有找到阴道口。睡梦中萧慧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撞击阴唇,还以为是做春梦,
可连续几次都如此,她觉得情况不对,猛一睁眼,借着从窗帘顶部照进来的微弱
月光里,她看见一个黑影,急忙伸手拉墙边的灯绳。

  灯亮了,眼前的人是槐树,浑身赤裸,黝黑的皮肤在灯光下更黑更亮,面部
表情夸张,直勾勾的双眼露出了火辣辣地眼神,一只手紧紧握着的大鸡巴更是一
柱擎天,看着都有些吓人。萧慧钰没叫也没闹,如此局面喊叫和反抗不仅没用,
没准儿还会刺激到槐树,她可不想让事情变得不堪设想。

  槐树早就想好了,无论如何都要把事儿做成,何况又亮着灯,看得清清楚楚,
也用不着误打误撞了。他握着大鸡巴对着萧慧钰的阴道口就冲了上去,眼瞅着就
要冲进去了,这边槐树一放手,那边萧慧钰的右手就紧紧抓住大鸡巴,死活不让
大鸡巴插进去。槐树抓着萧慧钰的手腕,无论怎么用力萧慧钰就是不松手,还不
停地劝着槐树别乱来。

  槐树已经下定决心,当然不会听劝。眼前的情况强攻是不行了,看来只能用
智取。槐树用右手摁住萧慧钰的左手,低下头含住她的乳头,用舌头舔舐着,用
牙齿轻咬着,左手伸到阴部,刺激着阴蒂和阴道口,这样的局面也让她丢掉所有
幻想,因为身体被压得动弹不得而无从反抗,她拼命地叫喊着,可谁又能听得到
呢?

  乳头和阴蒂被持续刺激让萧慧钰地叫喊声夹杂了喘息声,她身体渐渐有了反
应,想控制却无济于事。快感阵阵袭来,淫液一波波地涌出,溢满阴道口,粘到
了槐树的手指上。这是对槐树最大的鼓舞,他加快了刺激的频率,萧慧钰终于撑
不住了,松开了握着大鸡巴的左手,槐树乘机赶紧挣脱大鸡巴,对准阴道口,
「嘤咛」一声就把大鸡巴插了进去。萧慧钰发出「啊!」的一声惊叫,她惊恐地
看着槐树,哀求他把大鸡巴拔出来。槐树那里肯听,大鸡巴在湿滑的阴道里愉快
而高速地抽送,片刻就让萧慧钰陷入崩溃,之前所有的坚持都随着极度的生理需
要被抛到九霄云外,尤其是来到兰山坳后的空虚和寂寞在欲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那一夜,萧慧钰和槐树在欲望的漩涡里一直鏖战到精疲力竭……

  经历了那疯狂的一夜,加上萧慧钰也能接受槐树,所以两人就好上了……





【女友的美艳妈妈】(二)

作者:色回
2016年03月19日首发于:SIS

                (二)

  听完解释,何志羽想:萧慧钰能够拒绝上司的骚扰,却可以在兰山坳这个穷
地方接受槐树,那就证实自己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她只选可以接受的人做情人,
不接受的坚决不选。她能接受自己吗?实在是吃不准啊?如果不接受该怎么办?
利用把偷情的事情告诉陈佳璐要挟她?要是她不吃这一套呢?那就只能霸王硬上
弓了,真要如此就只许成功不能失败,处理起来必须坚决果断,而且还得想办法
绕开槐树,在兰山坳一共就3天时间,既要单独和萧慧钰在一起,还要避开槐树,
要想创造出这些条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行,不能这么冒冒失失的,还是稳
妥点等等再说吧。

  「小羽,阿姨把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希望你能理解阿姨。也希望你能为
阿姨保密,不把事情告诉璐璐。」萧慧钰恳求着何志羽。

  萧慧钰果然是怕陈佳璐知道这件事,那何不利用陈佳璐做做文章呢?何志羽
说:「阿姨,既然你和槐树是真心的,你们愿意在一起,和任何人都没关系。可
璐璐是我的女朋友,你是她的妈妈,为你保密,我对不起璐璐;告诉璐璐,我又
对不起你,我觉得我现在两头受罪,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羽,这件事是我不对,可如果璐璐知道了,我不知道她会怎么看我这个
妈妈,我也不敢想我的生活将会怎样?我的生活也许就会被毁掉,小羽,别告诉
璐璐,阿姨求你了。」萧慧钰摇着何志羽的胳膊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阿姨,我没说要告诉璐璐,我就是觉得这样对璐璐不公平。我爱她,我明
白她知道这件事儿的后果,可我不想有事瞒着她,现在我很纠结。阿姨,能给我
点时间考虑考虑吗?」在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何志羽的策略就是一个拖字诀。

  「好吧,小羽,你好好考虑,快到晚饭时间了,我去和槐树说一声,让他回
去把饭带过来。」何志羽模棱两可的态度让萧慧钰下定了决心,她要勾引何志羽,
用身体堵他的嘴,但这里是兰山坳,她是槐树的女人,槐树的态度很重要,她还
得去做槐树的工作。

  「阿姨,槐树不是出去了?你知道他在哪儿?」

  「他在办公室呢。」萧慧钰出了屋子。

  槐树在村委会办公室心神不宁的,整个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萧慧钰进来
后,他急切地问:「慧钰,什么情况啊?你都和小羽哥说什么了?」

  「我和小羽把咱们的事儿都说了。」

  「什么?」槐树有些吃惊,「那他可什么都知道了啊!」

  萧慧钰解释道:「槐树,小羽都看见了,说不说他也知道,与其藏着掖着还
不如都告诉他。不过,我在说的时候尽量突出自己的不容易,以博取他的同情,
替咱们保守住这个事儿,最主要的是不能告诉给我女儿。」

  「那他答应了吗?」槐树赶紧问道。

  萧慧钰说:「小羽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说再考虑考虑,他什么意思我
现在也拿不准,所以过来找你商量商量这个事儿该怎么办?」

  「慧钰,从刚才到现在俺一直六神无主的,要是有好主意,也不会这样了。」

  「槐树,我看他那意思多半是不会答应的,要不然也不会说考虑考虑。」

  「要不就答应,要不就不答应,他为什么要这样呢?究竟什么意思啊?」槐
树自言自语的说。

  「我也不太清楚了,小羽虽然是璐璐的男朋友,其实和我也没见过几次,哪
会儿知道他的想法。」

  「慧钰,如果小羽哥不答应或者还不表态,俺们该怎么办?」槐树问。

  「槐树,其实在和小羽说咱们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再想万一小羽不答应,又
想不出其他的好办法,就只能用最坏的办法了,不过,要用这个办法还得你同意,
你不同意也不行。」

  萧慧钰说有办法,槐树急切的问:「什么办法,你赶紧说啊,慧钰。」

  「那你答应我,说了之后,无论你同不同意,都不许生气。同意的话,就无
条件支持我,不同意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萧慧钰对槐树提出了要求。

  「慧钰你说吧,俺同意你说的,保证不生气。」槐树信誓旦旦的说。

  「槐树,要不再等等吧,看看小羽究竟什么态度,没准儿他还会答应呢。」

  「慧钰你就说吧,小羽哥要答应早答应了,不表态再等也没用,你说吧,俺
保证不生气。」槐树的样子很是着急。

  「哦,槐树,那我就说了。」萧慧钰一脸歉意地看着槐树,「槐树,我女儿
璐璐才17岁,根本不是谈恋爱的年龄,小羽和璐璐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坚决不
同意的。后来,我知道小羽是富二代,家里有一家大型超市和一家五星酒店,条
件非常不错,他对璐璐也非常好,我就动摇了,我想作为一个女人能找一个好男
人就等于一辈子都有了依靠,既然小羽喜欢璐璐,又能给璐璐很多,我就同意他
们在一起了。可是我的心里却一直没着没落的,毕竟小羽是个富二代,受到的诱
惑也多,我也不知道他将来能不能和璐璐在一起。」

  听了半天,槐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慧钰,你说的是小羽哥和璐璐
的事儿啊,和这件事儿有关系吗?」

  「槐树,你别急,听我慢慢说。」萧慧钰接过话茬,继续说:「为了能让他
们将来在一起,我没少给璐璐想办法出主意,眼下是挺好,可将来的事谁又能说
的准呢?可是越怕事儿反而越来事儿,这不,咱们的事儿就被小羽给撞见了,如
果只涉及我一个人,他想怎么做都无所谓,我最怕的就是影响到小羽和璐璐,要
是他和璐璐说了,他们肯定没戏了,现在他不表态情况也不妙,但多少还有转机,
为了我女儿的幸福,必要时我得赌上一把,办法就是我去勾引他和我上床,这样
不仅可以变被动为主动,把他拿捏得我变成我拿捏他,还可以为璐璐的将来增加
很多砝码,只要我拿捏住小羽,我就一定能让他娶璐璐。当然了,槐树,现在我
是你的女人,我这么做还得你点头,你同意我就去做,你不同意就当我什么都没
说。」萧慧钰羞赧地低下头,脸上泛着红晕。

  听了萧慧钰的话,槐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有些不知所措。自打和萧慧钰好
上,槐树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最爱,尽管他知道萧慧钰有老公和女人,第一书记
任期结束就会离开,他依然执着得爱着这个女人,他甚至发过誓愿意为她做任何
事情,可萧慧钰提出要用自己的身子去堵何志羽的嘴这样的要求时,他还是有些
难以接受。

  萧慧钰看着槐树茫然的样子,就握着他的手说:「槐树,你别为难,看样子
你是不同意的,那我再想别的办法吧。」

  「慧钰,在这个穷的鸟不拉屎的地方,你能和俺好,做俺的女人,就是俺这
辈子最大的幸福,俺已经很满足了,不能再拖累你了,尤其是璐璐能找这么好的
男人,俺无论如何得成全他们。慧钰,你怎么做俺都答应你,支持你。」槐树同
样紧握着萧慧钰的手说。槐树能这样说,说明他确实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也说明
他确实很爱萧慧钰,是真爱!

  「槐树,谢谢你能够为我考虑,真的谢谢你。但你要是没考虑好,或者不愿
意,你就说出来,咱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

  「慧钰,我还是那句话,你怎么做俺都答应你,支持你。」槐树说的斩钉截
铁很坚决。

  萧慧钰满是感激的说:「槐树,慧钰谢谢你了!」

  「你确定这个方法管用?」

  「刚才给他解释的时候,我一直试探他,我故意把领口开的很低,故意撩起
裙摆,他有意无意就会盯着我的乳房和大腿这些地方看,这就证明我对他是有吸
引力的,至少可以试试。」

  「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就在今晚,你看行吗?」

  「嗯!」

  「槐树,你先回去带饭,吃过晚饭你就回去,我和小羽留下,只要和他单独
在一起,肯定有机会。」

  「好,那俺先回村里了,慧钰。」槐树心情复杂地回去带饭了。

  萧慧钰和槐树合计的时候,何志羽也在想着办法,尽管他选择了稳妥行事,
可毕竟手握主动权,就这么等着,他多多少少有些不甘心,要是与萧慧钰摊牌,
又没太多把握,究竟该怎么办呢?他拿不定主意,满脑子都是纠结。如果他知道
一屋之隔的萧慧钰和槐树都说了些什么,心里一定会乐开花,一定会感谢所有可
以感谢的,可惜他不知道,所以还得继续浪费脑细胞。

  萧慧钰回到西厢房,为说服何志羽做最后的尝试,「小羽,槐树带饭去了一
会儿就回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阿姨,再给我点时间吧,我现在还是很乱。」何志羽可不想这么早做决断。

  萧慧钰见何志羽还是不表态,就完全放弃了说服他的想法,也下定决心,一
定要勾引他和自己上床。

  槐树回来后,三个各有心事的人草草吃过晚饭。按照事先的约定,槐树走了,
走的很不甘心,可为了心爱的女人,他还是走了。约莫着槐树走远了,萧慧钰对
何志羽说:「小羽,今晚槐树回家住,咱们住村委会,就住这间屋子。」

  「就住这间屋子?」何志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萧慧钰担心何志羽不同意,赶紧解释:「是啊,主要是住槐树家太不方便了,
房子又小又潮,你肯定住不惯,所以就住这儿吧,虽然条件也不怎么样,但怎么
也比村里强。咱们就睡这条炕上,你睡一头阿姨睡一头,中间用帘子隔开,就这
样的条件,阿姨也没办法了,希望你多担待担待。」

  何志羽怎么也想不到萧慧钰会提出要和自己睡一条炕上,这简直就是主动地
投怀送抱,真是要什么就来什么,之前还想了那么多办法,看来完全没必要,这
样的天赐良机,今晚一定得上了她。他努力控制着激动的情绪,说:「阿姨,难
为你这么费心了,真是太感谢阿姨啦。」

  「小羽,该说感谢的是阿姨,你能代璐璐来看阿姨,又能担待这么差的住宿
条件,真是难为你了。」

  「阿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呵呵!」何志羽继续客气的说,他真正感谢的
是萧慧钰给了他这样的机会。

  「你不介意就好。」萧慧钰微笑着说,她何尝不是报着和何志羽相同的想法。

  夏天的太阳很晚才落山,何志羽和萧慧钰都盼着太阳早点落下去,为了消磨
时间,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着,都急切盼望天色早点黑下来。

  闲扯的时候萧慧钰已经想好怎样勾引何志羽,看到天色渐黑,时机成熟,她
说道:「小羽,天也不早了,咱们休息吧。」

  「好的,阿姨。」一想到马上就和萧慧钰睡在一起,何志羽无比激动。

  「小羽,晚上抽不上水,浴室不能用,只能简单洗簌一下。阿姨先洗,洗完
你再洗,好吗?」

  「嗯。」何志羽点点头。

  萧慧钰又说:「小羽,真不好意思,阿姨得换换衣服,麻烦你先出去一下,
在外屋待一会儿,换好了你再进来。」

  「哦。」何志羽去了外屋。

  萧慧钰跟过去把门关上了,却只贴紧门框一点点,从外面一眼就能看出来没
关严实,这是故意留给何志羽的。她坐回炕边侧着身子斜对着门,解着衬衣纽扣,
眼角的余光时刻盯着门,她相信门一定可以开出一道缝,何志羽看到她的裸体,
一定会进来把她摁在炕上……,这样她的计划就成功了。

  何志羽没有让萧慧钰失望,他果然推开了门,从门缝里看到萧慧钰脱掉了衬
衣,露出雪白的脖颈和后背,又把双手别到后背解开了黑色蕾丝胸罩的拉钩,丰
满白嫩的乳房像是摆脱了束缚的大白兔一样一下子蹦了出来,她轻揉着乳房还向
门口侧了侧身体,似乎是怕门外的人看不真切,萧慧钰惹火的酮体让何志羽不由
自主地涨起大鸡巴和心跳加速,他想现在就冲进去把萧慧钰摁在炕上,狠狠地肏
她的骚屄。但何志羽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太理智了,凡事都喜欢按照既定步骤进
行,遇见突发情况反而缺乏一些变通。他原计划是睡到炕上后再动手,这样更稳
妥,现在就冲进去,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还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何志羽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萧慧钰的眼睛,她有些意外何志羽怎么还没进来,
看来还得继续增加诱惑,她解开了包臀裙的扣子和拉链,把裙子顺着黑丝美腿被
推过膝盖,然后屈起修长的美腿,任由裙子从小腿滑向脚踝,从绷紧的脚面滑到
炕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香艳至极,何志羽看的血脉喷张,大鸡巴涨得愈加难受。
脱掉裙子,萧慧钰趴在炕上从墙边装衣服的包里取东西,让何志羽瞠目结舌的是
她居然没穿内裤,两腿之间那两片暗红色的阴唇,中间是一条肉缝,两边稀松的
阴毛,都尽收眼底。何志羽想:萧慧钰这么撅着屁股趴在床上,摆明就是一条发
情欠肏的母狗在成心勾引自己,岂有不肏之理,他再也忍不住了,要冲进去不惜
一切代价肏了萧慧钰。

  何志羽没做决定之前,萧慧钰有些纳闷,都这样勾引他了,他还是不进来,
难道真是自己魅力不够?还是他是个柳下惠?不管了,今天必须得把他拿下,得
用最后一招了。

  「啊!」就在何志羽刚推门的时候,萧慧钰一声惊叫。

  「阿姨,你怎么了?」何志羽夺门而入走到炕边关心地问道。

  萧慧钰紧张地抱住何志羽,惊魂未定的说:「小羽,有只蜈蚣…,太吓人了
…。」

  「蜈蚣,在那呢?」

  「就在衣服包旁边。」萧慧钰指给何志羽看。

  何志羽看了看衣服包周围,又提起来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有蜈蚣,
「阿姨,没有啊,什么都没有,是不是你看花眼了。」

  「不可能啊,我明明看见的。」

  「我都看了,确实没有。」

  「哦,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阿姨,没有的,就算有,你也放心,我一定拍死它。」

  「谢谢你,小羽。」萧慧钰依然抱着何志羽。

  原来是虚惊一场,放松后的何志羽看了一眼萧慧钰,马上脸红了,而萧慧钰
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抱着何志羽。何志羽本来已经下定了决心,不想
被萧慧钰的一惊一乍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又变得犹豫了。他站在炕边走也不是不
走也不是,显得尴尬极了。萧慧钰如果知道何志羽刚才已经下定决心,她断然不
会如此画蛇添足。

  「小羽,你怎么了?」萧慧钰故意问道。

  「没…没什么……阿姨,真不好意思…我…我,先出去了。」何志羽脸涨得
通红,有些语无伦次,又不敢挣脱萧慧钰。

  看着何志羽有些滑稽的样子,萧慧钰说:「小羽,别出去了,反正在门外也
是偷看,不如光明正大的看吧。」萧慧钰松开胳膊把手撑在炕沿的木头上,露出
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用迷离而魅惑地眼神看着他。

  「阿姨,原来你都知道。」何志羽喃喃地反问道。

  「是啊,阿姨知道。小羽,你为什么要偷看阿姨,是喜欢阿姨吗?」萧慧钰
的声音无比甜美。

  「喜欢,阿姨,我喜欢你。」何志羽抓着萧慧钰的胳膊就往炕上推,萧慧钰
伸手推着他的胸膛说:「小羽,我是你女朋友的妈妈,我们之间不可以的。」说
完又把腿伸过来,黑丝美脚伸到何志羽的裆部摩挲着硬的发涨的大鸡巴。

  何志羽已然欲火焚身,他用仅存的一点理智想着,不可以还勾引我,这条母
狗加骚货,摆明就是欠肏,再说老子追你女儿就是为得到你,管你可不可以,就
要肏你的骚屄。他没言语,而是推开萧慧钰的手想把她压在身下,萧慧钰继续阻
止着他,说道:「小羽,你想过吗?如果我们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以后怎么面
对璐璐啊?」在何志羽没给自己做出承诺之前,萧慧钰是肯定不会让他得逞的。

  「阿姨,我爱璐璐,也爱你,我会对你们都负责的。」何志羽轻喘着说,满
眼都是欲火。

  见何志羽如此表态,萧慧钰适时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小羽,阿姨也爱你,
从一见到你就喜欢你,如果不是璐璐,阿姨也许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可没想到事
情会发展成这样,既然我们都喜欢彼此,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在一起,但必须得对
璐璐有个交待,小羽,你必须得娶璐璐得对璐璐好,对她一辈子都负责,只有答
应我刚才说的,咱们才可以在一起,还有我们的事绝对不能让她知道。小羽,这
些你都能做到吗?」

  「阿姨,你放心,你说得我都能做到。」何志羽信誓旦旦地说。

  「既然如此,那阿姨就放心了。」萧慧钰放下胳膊,舌尖轻舔着嘴唇,眼神
更加魅惑诱人。

  如此情景,何志羽知道萧慧钰已经属于他了。他脱掉鞋子跳到炕上,三下两
下脱光衣服,一把推倒萧慧钰,趴在她身上疯狂的亲吻她着脸颊,一只手揉捏着
两只可爱的乳房,一只手伸向阴部,掠过小腹下面稀松柔软的阴毛,手指在外阴
游走了一圈,伸出食指从会阴边向上拨弄着阴道缝,敏感的身体在受到刺激后淫
液就溢了出来,他用沾满淫液的手指刺激着阴蒂。

  萧慧钰有些受不了了,双手在何志羽后背胡乱抚摸着,两条修长的美腿被压
得动弹不得,只能无助地扭动着两只黑丝美脚,何志羽呼出的热气呼在脸上,更
是烫的她意乱情迷,她轻喘着说:「小羽…,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给我
吧…,我要…」她抓着何志羽的大鸡巴来回套弄着。

  「阿姨,…真的…受不了了?」何志羽故意问道。

  「是啊,……受不了了,啊……,小羽,给我吧……啊……」

  「好,阿姨,…你个骚货,我这就给你……」何志羽分开萧慧钰的双腿,将
愤怒的龟头对准阴道口,胯部用力一顶,只听得「嘤咛」一声,大鸡巴就全部没
入阴道,然后就做起了活塞运动。

  「啊…,小羽,啊…,真棒,阿姨…,阿姨,好舒服…」萧慧钰的黑丝美腿
紧紧夹在何志羽腰间,忘情地呻吟着。

  何志羽愉快地抽插着,他觉得和萧慧钰肏屄简直是太爽了,她阴道紧、淫水
多,经验丰富、叫声诱人。萧慧钰也非常享受何志羽的大鸡巴,比老公、几个情
人和槐树的都大,每次冲击都力道十足,让她爽到极致。他们彼此都极力得取悦
着对方,就怕自己不够尽心尽力而让对方不满意。

  大约一刻钟后,何志羽喘着粗气说:「阿姨,我……我……要射了。」

  「好的,…射进来吧……,这几天…,是安全期,没事的……」萧慧钰娇喘
着说。

  何志羽用力一顶将大鸡巴送到阴道尽头,一汩汩精液顺着马眼鱼贯而出,烫
的萧慧钰直翻白眼,同时,受到精液的冲击萧慧钰脸部表情扭曲,身体阵阵抽搐,
她也难以自持的高潮了……

  小憩片刻,萧慧钰侧身趴在何志羽胸膛上,夸赞道:「小羽,你刚才真厉害
…阿姨,阿姨好舒服!」

  何志羽搂着萧慧钰说:「真的吗?阿姨。」很怕自己不能让她满意。

  「真的,太舒服了。」萧慧钰肯定地说。

  「谢谢阿姨夸奖。」

  「小羽,你呢?舒服吗?」萧慧钰问道。

  「阿姨,舒服极了。」何志羽极力恭维着。

  萧慧钰摸着何志羽的脸颊说:「小羽,阿姨爱你!」

  「我也爱阿姨。」

  「小羽,你真的爱阿姨吗?」

  「真的,阿姨,我爱你!」何志羽坚定地说。

  「小羽,阿姨问你,你要如实回答,你和璐璐到那一步了?」萧慧钰很想知
道女儿和何志羽有没有上床。

  「我们同居了。」何志羽很轻松地说。如果没和萧慧钰做爱,他还藏着掖着,
现在他根本没必要隐瞒。

  同居,对于这样的事,萧慧钰是有心理准备的,尽管有些难以接受,但终究
得面对现实。她很认真的对何志羽说:「小羽,现在我和璐璐都是你的女人了,
你可不能负了我们。」

  「阿姨,我刚刚说过,我爱璐璐,也爱你,我会对你们都负责的,我是个男
人,说话算话。」何志羽很严肃地说。

  「小羽,阿姨就是提醒一下你,看你一本正经的。」再次听到肯定的答案,
萧慧钰露出妩媚的笑容,又把手伸向了大鸡巴。

  「阿姨,我爱你!」何志羽侧过身要吻萧慧钰,萧慧钰迎合着他,两人激情
地拥吻在一起,舌头在彼此嘴里交缠在一起,何志羽的手从萧慧钰的胸部一直向
下游走,最后伸向阴部,而萧慧钰的手一直握着大鸡巴套弄着,没一会儿,何志
羽的大鸡巴再次插进了萧慧钰湿滑的骚屄里……

  一夜,何志羽射了多少次,萧慧钰高潮多少回,他们自己都记不清了,直到
精疲力竭才昏昏睡去……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