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9, 2016

我和老婆的賭約

 我叫竇豆,和老婆寶寶一樣都是標準的80後獨生子女,你可以理解的,80後
的通病在我們身上是體現的淋漓盡致,你可以不經意間就能發現許多和我們一樣
的年輕人。

  我和老婆相識是在網上聊天認識的,每每提及此事我都感覺是一種宿命和緣
分。

  那天老婆都要下線了,看到了我加她好友,用老婆的話說就是可加可不加,
最後老婆還是加了,於是兩個人從不經意間的加了好友,到相約見面,約會然後
上床。

  坦白說老婆不是那種一出現就讓人一見鍾情的類型,可是很耐看,和袁立還
有幾分相似,身材豐滿卻不令人感到肥碩,摸在手中很有手感,那個時候老婆剛
剛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不久,正是感情的空窗期,而我恰在此時趁虛而入。

  那天約好來我家吃飯,吃完老婆就耍賴般的躺在了我的床上,於是我就順其
自然的上了。因為時間過去兩年了,許多的情節我記不得太清了,印象最深的是
老婆一邊嘴裡說著不要,一邊在我的撫摸下卻伸手拿著我的雞巴往她的下面放。

  當時我還沒有在心裡把她當成自己的女朋友,在進入她身體的那刻我對自己
說我是在操別人的女朋友,於是乎在後面我大振神威,把寶寶操了半個小時,要
知道我的平均時間也就是在十幾二十分鐘左右,咱又不是要拍電影或者搞個意淫
小說,所以實話實說。

  你可以鄙視我了,說我性能力差,我就是十幾二十左右。可是那個時候我卻
真的做到了讓寶寶高潮了3 次,操著操著就感覺寶寶的下面不斷的有液體噴出,
或者說的更具體些,是我的雞巴每次插進去的時候都會從寶寶的下面噴出液體,
當時衹顧得舒服和發洩了,完事後看到身體下面和滿床單的血點,才發現那不是
傳說中的潮噴,而是寶寶當時月經還沒有乾淨。

  後來我問老婆,操,月經沒有完你不早說啊。老婆橫眉冷對,說還不是你勾
引我的,你要是不把我弄的癢癢的不上不下,人家才沒有那麼容易就範呢。

  得合著我還要感謝老婆的月經呢,但是你也從中可以看出老婆的性格一二了。

  應該說我和老婆的性格是互補的,我是典型的宅男,除了上班沒事就喜歡呆
在家裡,上黃色網站下個島國的動作片,打打手槍,可是老婆卻是典型的事業型,
在她們店裡做著副店長,御姐范十足,家中自然是陰盛陽衰了,不過這也是老婆
最吸引我的地方。

  記得那時候我們還沒有正式確立戀愛關係,有一次老婆請我吃燒烤,當時我
正好摔傷了手,於是老婆自然騎著電車帶著我。嗡嗡的車聲,嗖嗖的風聲,御姐
的長髮往後飄灑,拂過宅男的臉龐,頓時讓我真正的愛上了老婆,我喜歡被老婆
照顧的那種感覺。衹是可惜婚後我才發覺,一個太過強勢的老婆也是夠你吃一壺
的,平時我和老婆交流基本上老婆在吼,老公在哼,老婆管外老公管內,日子也
就這樣過了。

  朋友經常拿我和老婆的名字開涮,說我叫豆子,老婆叫寶寶,孩子乾脆就叫
莎莎好了,這樣一家人就可以組成一個豆沙包組合了,當時笑笑就過去了,事後
老婆居然真的想給孩子取名字叫莎莎,問題的關鍵是我們現在還沒有孩子,現在
想想才感覺事情不太對。

  因為我和老婆已經結婚兩年了,最近半年多一直沒有採取避孕,於是在孩子
的呼喚下和雙方父母的催促下,我和老婆決定去醫院看看。

  到了醫院後醫生問過了情況,開了單子讓我和老婆先去做個檢查,我呢去做
個精液測試和血液測試,老婆則做個B 超觀察一下子宮和輸卵管的情況,辦完繁
瑣的手續,懷著忐忑的心情終於等到了結果。

  一位中年女醫生仔細看完檢查結果,神情凝重的對我們說:「現在的情況是
你們雙方呢,都有點問題,小竇你的情況是精液的濃度過高,不液化,精液不液
化是男性不育的一個重要因素,精液不液化主要由於男性的生殖器感染,精囊炎,
房事過勤,自慰等好多的因素在裡面。」

  說完又看著老婆:「寶寶你的問題是輸卵管有一些粘連,打個比方,你老公
的精子是運動員,你的輸卵管是跑道,現在運動員本身就跑的慢,跑道呢還不舒
暢,你說怎麼能跑到終點呢?不過也不是什麼要命的大病,我先給你們夫妻開點
藥,調理一下,先服一個療程的,再回來做做檢查,放鬆心態多鍛煉一下身體。」

  多和藹的醫生啊,可是你給出的答案卻讓我的生活一下子沉寂下去了,特別
是那句自慰過多,這不是明顯說的我嗎?

  不知道是不是老婆原來的男朋友經常內射的原因,還是他男朋友的基因太強
勢了,反正在我和老婆做愛的第一年中每次完事後,我的雞巴上總有一股子說不
出的味道,後來從老婆口中才得知她原來的男朋友有狐臭,相帶著他的精液也就
有異味了,再加上他經常在老婆體內射精,時間久了老婆的陰道內也就慢慢的留
下了他的味道。

  每每想及此我總是感覺一陣陣的挫敗感,媽的什麼事啊,人走了,味道還留
在我老婆的陰道裡,每次做愛還要聞聞他的味道。

  慢慢的,我對老婆的身體就失去了原來的性趣,基本上是一週一次,每次都
是老婆把自己一脫,像個白條雞一般躺在床上,喂,你來不來啊?造小孩了。說
你你姓竇的。不來我可就和別人去造了,媽的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來就能造。

  你說讓我如何能對著她提起性趣呢?真不知道他原來的男朋友怎麼教她的,
這也太不負責任了吧,自己的女朋友床上功夫不過關,你就放出來禍害別人啊?
太沒有道德心了,至少你也教會她口交女上位之類的再甩掉啊,你讓你的下任我
情何以堪啊,沒辦法衹能自己慢慢的教了。

  可是老婆對這方面似乎真的卻一點興趣啊,女上位不到一分鐘就累了,口交
完了,你要自己找創可貼去,得,我他媽還不如自己動手呢,於是性致來的時候
就自己看黃網打手槍,我的北條麻紀啊,我翔田千里啊我的波多野結衣啊,可是
萬萬沒有想到,當時爽了,卻留下病根了,自慰過度了悲劇了。

  回到家後,兩個人是你看我不對勁我看你不舒服,自然是一通的對罵。

  「原來是你不行啊,浪費老娘的時間。整天看你床上也不少出力啊,挺勤快
的啊,原來是空包彈啊,當老娘這裡是廁所啊,沒用的東西就別放進來。」老婆
大發雌威。

  「是你不行好吧?我在這邊辛勤耕耘,撒完種子,原來是鹽鹼地啊,媽的我
對墻射了,還能留朵花呢,給你了,道不通,轉眼就給我尿出來了,高蛋白啊懂
不懂啊?我隨便抓個女人也比你能生,媽的孩子都懷不了,還要子宮幹嘛啊?切
了吧,裝修一下沒準還能做個LV包包呢。」我氣到極點,奚落著老婆。

  老婆頓時嗷嚎大哭,「你混蛋啊,大街上隨便一個男人都比你強,你連個種
子都沒有。」

  我虎虎生風的在房裡走著,邊走邊說,「行啊,不是你說我沒用我說你沒用
嗎?咱們就各自找一個看看誰先懷孕,敢不敢啊?」

  「王八蛋不敢,比就比。」老婆毫不示弱。

  我冷笑著,「別光說不練啊,白紙黑字的寫下來啊。」我從抽屜裡拿出筆和
紙放在了老婆面前。

  老婆在那一刻再也繃不住了將紙嘩的一聲全摔在了我的臉上,「你混蛋,你
嫌棄我。」

  「你不寫拉倒,現在我就出去找女人,看看到底是誰沒用。」說完我帶門而
出,身後老婆的哭聲漸漸遠去。

  大街上人來人往,我忽然不知道要去哪裡,找個女人說的容易,這年頭妓女
滿大街是,可是你要是找個女人跟她說:「我想和你去開房間,試試我能不能讓
你懷孕。」估計都會把你當傻子看。

  鬱悶啊,伸手想去摸煙,才想起來為了要孩子這兩個月我把煙酒都戒了,吧
嗒吧嗒嘴巴,找個人少的角落一人獨坐,家,離我衹有不足千米,可是我卻不知
道怎麼回去,繼續爭吵?還是開始冷戰?老婆現在在做什麼?哭?鬧?還是在整
理東西離家出走?女人嘛衹要吵架總有不少人會選擇離家。

  結婚以來這是我和老婆吵得最厲害的一次,以前都是她說我聽,工作上的角
色扮演已經讓她分不清家庭和事業了,她不知道我是她的老公不是她的下屬,忍
讓不是怕而是心疼她,長期以來妻子在我面前總是扮演者強者的一面,這也許是
我這個當老公的不足,或許換個人能將老婆溫柔的一面激發出來。

  分手?不可能。一個宅男家就是他的一切啊,讓老婆找個男朋友?天啊,估
計是人妻綠帽文看多了,呵呵怎麼可能?心裡這樣想著,下面卻起了反應,好吧,
好吧,我承認我有綠帽癖,可是那衹是想想,要真的做嗎?放出去的風箏你真的
有信心收得回來嗎?宅男兄?老婆那邊又會怎麼想啊?

  不知道誰家傳來陣陣菜香。做晚飯了,晚上了嗎?該回家了,該面對的總要
面對。

  鑰匙插進鎖孔發出哐的一聲,裡面房間傳來腳步聲,房門打開,老婆梨花帶
雨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有點怯意,「我們不要吵了好不好?」老婆小聲的說。

  「我去做飯。」我靜靜的抱了一下老婆進了廚房。

  老婆慢慢的跟在後面,「你剛才去哪裡了?你不是真的找別的……?」

  「嗯哼?是啊我是去找別的女人了」看你怎麼樣?別以為你老公沒用哼……」

  「你敢找我就敢找?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老婆氣急敗壞的說著,「我現在
就去……」說完老婆帶著哭腔的就要出去。

  我反身將她抱住,想起老婆那句你敢找我就敢找,下面頓時膨脹起來,我從
後面環抱著老婆,一手襲胸一手將老婆的褲子往下褪。

  老婆哭罵著,我用嘴堵著她的嘴不在讓她發出聲音,用力將她的內褲撥到一
邊的屁股上,將早就勃起的雞巴插進她的陰道,有點干,蹭的我的雞巴有點疼呢,
疼就疼吧,疼並快樂著。

  下半身聳動著,我嘴裡罵著:「讓你去找別的男人,我先干死你,你這個騷
貨,你去找啊,讓他來操你,我看著,完事我再當個評委給你的姦夫打個分啊,
你不是愛看選秀嗎?你就盡情的去挑選姦夫吧,」

  老婆衹是不斷的在嘴裡重複著「你混蛋,你變態啊」漸漸的隨著她陰道裡的
濕潤,老婆也開始自主的往後移動著屁股,嘴裡也變成了「混蛋老公啊,你不要
……你……快點……用力點,,再深點……」

  我邊噙著她的耳朵,邊對她小聲說「讓你的姦夫也來操你好不好啊?」

  「我沒有姦夫啊,我衹要老公。」

  「我給你找一個好不好啊,」

  「不……不要……」

  我剛聽完,以為老婆不要姦夫呢,沒想到還有下半句「我要自己找,我……
要找個大雞吧的姦夫……老公……不要了……」啊連老公都不要了?這還得了啊!

  誰知道老婆還有續集呢「老公……不要,,不要停我要到了……啊……啊
……」

    原來是不要老公停啊!

  「那你要老公呢還是想要個姦夫呢?」

  「老公……姦夫……都要啊……啊」

  我聽完頓時感覺一股酸麻的感覺從腰部傳來:「老婆我要射了……」

  老婆整理一下衣服,面帶異色的看著我,:「老公,你怎麼這麼變態啊,哪
能提什麼……」老婆猶豫了幾下最終沒有說出姦夫兩個字。

  我將她攬在懷裡「老婆你想過沒有,或許是我這個當老公的沒用,讓你找不
到安全感,沒辦法讓你依靠,所以你才自己變的衹有剛強沒有溫柔得一面,長此
以往,我們對彼此的確有一點審美疲勞了,不,老婆,你別誤會,我愛你,我沒
有變心,我衹是想將你溫柔的一面激發出來,這樣我們每一天的生活才會感到都
有新鮮感啊。你說呢?」

  老婆有點看不懂我「那你想怎麼樣啊老公?」

  「老婆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你和別人談一場精神戀愛,或許不知不覺中,你
就會找到那種微妙的感覺呢,或許就會對我變得溫柔呢?或許我們的夫妻生活和
諧了,那我們的小寶貝不就有希望了嗎?」

  「老公,你怎麼會這樣想啊?我們?再說了我要是這的這樣了你還要我嗎?」

  我感覺到了老婆的疑慮,這個時候就是要打消她的一切顧慮,要速戰速決,
不然下一秒反悔的就是我了,我心中暗暗對自己說,綠豆先生不要猶豫,創造歷
史的時刻到了,你放手的是一個屬於你的陰道,將來收穫的是無數的綠帽和重新
回來的陰道啊,一去卻是二回,加減數你應該會算啊。

  「老婆你要三十了,女人過完三十就快變老了,你以後想在談戀愛也沒有機
會了,你想想你周圍有多少小姑娘啊?」

  明顯我這句話擊中了老婆的要害,老婆怕老,或許可以這樣說女人都怕老,
怕別人不在欣賞她,哪怕是猥瑣的欣賞呵呵你懂我的意思的,「可是,萬一我和
別人要是那樣了?」

  「說清楚,老婆哪樣了?」

  「你明知故問啊,現在的男女關係這麼開放,萬一他要我去開房呢?」

  等等,我忽然感覺抓住了點什麼,可是又不是很清楚,於是我開始在房間裡
來回的走動。

  老婆見我這樣以為我惱羞成怒了「老公我說說的,真的,是你挑的話題啊」

  「不是老婆,我不是生氣,我是想到點什麼,可是又沒有抓住。」

  「還能是什麼,不是提醒我小心被騙,就是注意安全。」老婆小聲的嘟囔著。

  對了,就是啊終於找到了,我捧起老婆的臉就是一陣熊啃。

  「謝謝你老婆,我想起了,現在終於全串起來,是這樣老婆,我們找個放心
的網友,你呢,就約他出來,男人在這方面比你清楚,他肯定會奔著開放上床去。
你就將計就計找個旅館,一定要讓讓他帶套,完事你找個借口帶著精液趕緊出來
我們去最近的醫院,說給我做精液測試,然後桃李代僵移花易木,拿他的精液測
試。一方面看看他是否有病,另一方面看看他的精子質量如何。如果他的精子過
關,那我們就在你排卵的那幾天再找他來。要是你還沒有懷孕那就是你的問題大
點了,要是你懷孕了呢,就是我的問題,我就去好好治病,怎麼樣啊老婆?」

  「美得你呢,老公,萬一我要是懷孕了,我就生下來,讓你戴一輩子的綠帽
子。」老婆賭氣的說著。

  「老婆,你摸啊」我將老婆的手放在了的雞巴上。

  「啊……這麼快又大了?你還真想我去啊?」

  我重新找好了紙,「老婆我寫保證書,是我鼓勵你去的,我一定會更愛你的。
為了我們的莎莎,為了組成我們的豆沙包組合,老婆,去取精吧,」

  「取什麼經?我又不是唐僧?」

  「老婆,不是經文的經,是精液的精。」

  於是我和老婆笑作一團。

  「可是找誰呢?熟人肯定不行,讓人知道了就糗大了,陌生人又不放心啊。」

  我開始苦思冥想,老婆在一旁欲言欲制,「你想說什麼啊老婆」

  「老公我說了你不要生氣啊?」

  「生什麼氣啊,老婆都準備讓別人操了,哪有什麼看不開的,慢著,你別告
訴我就早就出軌了?」我的心叟的一下驚起來了。

  「哪有啊,你還記得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嗎,那時候我在網上認識你的時候其
實還有一個網友也在追我,因為他不在這個城市,所以我回絕了。後來我們不是
結婚了,他也結婚了,就慢慢的做成普通網友,平時聊聊天之類的。我們沒有結
婚之前他來看過我兩次,感覺人還可以,要不就選他吧,至少還熟悉點啊,又不
是一個城市的。」

  「合著是我的情敵啊?」

  「什麼啊,他在前,你在後,你把人家的女朋友搶了的啊。嘻嘻……」

  「那我感覺還舒服點,就當給這小子一點安慰獎吧,畢竟我也草了他女朋友
這麼多年了呵呵」

  「壞蛋你」

  老婆嬌羞的樣子分外讓我動心。

  說做就做,我出去買點外賣,老婆開始上網等著,等我回來後,老婆已經和
聊上了。

  我靠近一看,善解人意。媽的聽名字就不是好人,沒事淨掛著解別人衣服的
人能是什麼好鳥嗎?

  我問老婆:「怎麼樣了?」

  「就是普通的聊天,說我和老公吵架了。他這不正安慰著我呢嘛」

  信息又發來,問老婆心情好點了嗎?

  「老婆你告訴他,心情好多了謝謝他的安慰。」

  信息回來問老婆怎麼謝他?

  「怎麼謝你?老婆讓你操好不好啊」

  「不要啊,老公,哪能像你說的這麼直白啊,」

  「這樣老婆,你就說為了感謝他,讓他來這裡請你吃飯,放心吧,男人啊,
沒有不上鉤的」

  果然抖動的小窗口又發了過來,善兄很激動的答應了說是明天就過來,媽的
操人妻動力就是十足啊,於是說好時間地點,專門找個一個靠近醫院的旅館方便
老婆取的精液保持新鮮啊。

  於是關機上床,抑制住想操老婆的衝動,不能讓老婆現在滿足了,要不斷的
挑逗,這樣才能保證明天老婆不會臨時改變主意,明天啊明天,快點來吧……

  懷著忐忑不安,又興奮的心情趕走了月亮迎來了朝陽,由於善兄坐車過來最
快也要中午左右,所以上午我讓老婆特意的打扮了一下,取精大計不容有失啊。

  老婆坐在鏡子前邊有少許的不安,我把雙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輕輕的按摩著,
「老婆想想我們的小寶貝,想想我們就要快組成豆沙包組合了,不要放棄啊,老
公就在你身後呢。」

  老婆沒有回頭衹是將手放在了我的手上,剛想和我說話,手機響了,善兄說
已經到了餐廳,於是我和老婆出門打車到了餐廳的附近,我先下車,走著去餐廳,
老婆則直接坐車到餐廳。

  等我到了以後,果然看見老婆正和一個30歲左右的粗壯男人坐在一起,我懷
著蓬蓬亂跳的小心肝,走近他們的地方坐了下來。

  老婆顯然是看到我了,明顯臉色不自然起來,善兄把身體前傾靠近老婆問老
婆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老婆紅著臉搖了搖頭,「沒事,就是昨天和老公吵完架,晚上沒有休息好。」

  老婆,你太有才了,晚上沒有休息好,多好的借口啊,一會順其自然的提出
去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而不令人生疑,職業女性啊你就是不服不行啊,即回答了
問題,有引出了下文。記得小時候語文老師經常讓找承上啟下的句子,什麼是承
上啟下啊,老婆的回答就是最標準的答案啊,牛逼……

  果不其然善兄等這句話也很久了,「要不我們先吃點飯然後找個地方讓你休
息一下。」

  識時務啊人才,聽其音而知其意啊,姦夫淫婦啊還不承認嗎。

  老婆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兩個人快速的吃完了東西,買單走人,走過我身邊
的時候,老婆頗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嘴型微動,好像是在說你老婆就要被人操
了。

  我等了一分鐘後才尾隨他們出來,逕直來到選好的醫院,醫院的左邊就是7
天連鎖,地點是昨天晚上我和老婆精心選好的,從酒店出來就能直接進醫院,於
是我一邊在腦海裡意淫著老婆躺在善兄胯下的神情,一邊在醫院掛號。

  等我取號看完醫生,來到了化驗出,將醫生開的單子遞過去,裡面一個小護
士遞過一個小塑料杯,衝著我指了指廁所,那意思就是你老人家自便吧。

  於是我側身出來,看了看表,媽的都快一個小時了,丫的是種馬呀,牛逼帶
叉的,人家的老婆你就不憐惜了,這老婆也是讓你去取精呢,速戰速決啊。

  又一想也可以理解,操別人的媳婦總是能超常發揮的,綠豆同志你還不是從
操別人媳婦過來的,再說了往前說,你老婆首先是人家的女朋友啊,現在不過是
原物奉還啊,這麼一想心裡就順其多了呵呵。畢竟戴綠帽子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
外一回事了,唉,一晌貪歡床上客,可憐等待綠帽公。耐心等著吧。

  一邊等待,一邊數著酒店的窗戶,想像著哪一扇窗的後面會是我老婆依依承
歡的嬌身,又等了半個小時,才看見善兄和老婆一前一後的走出酒店,老婆在善
兄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善兄笑了笑衝著老婆拍了拍褲子的口袋翩然離去。

  老婆等他走遠,才來到我跟前,我抑制住激動的心情「老婆……怎……怎麼
樣……你們……拿到了嗎?」

  老婆羞赧的從包包裡拿出了那個我期待已久的東西,我放在手中尚溫,這戴
精子的主人在不久之前是以一種何等的衝擊力將它們射出,那滾燙的溫度又是如
何的刺激著我老婆陰道內的邊邊角角,和我無數次想衝刺的地方子宮啊。

  正在我還要大發感慨的時候,老婆提醒我,趕緊去啊再晚點不知道還行不行
啊,我從暢想中回溯過來,又看了一眼那袋東西隨口說了一句:「還不少呢?」

  老婆一句話差點沒讓我趴下「這是第二次射的。」

  「那第一次的呢?」

  「進房後我還沒來得急讓他帶套,他就進來了,後來我被他搞得有點迷糊就
忘了,結果他就……」

  「什麼?你讓他內射了?天啊,我不是介意他內射,我是擔心他有沒有病啊」

  「人家孩子都有兩個了,能有什麼病,你快點去吧?」老婆不滿的反駁我。

  得了晚上回家後再慢慢審吧,先辦正事。於是將套套裡的東西放在杯子裡交
回小護士。

  兩個小時候結果出來了,將結果單子放回醫生那邊,醫生開始了一篇絮叨,
絮叨的核心是精子合格,身體健康適合造小孩了,大慶啊,不然老婆還要另外在
找一個了。

  回到家,我將老婆一把放在床上,趴在她的身上,「騷貨,快說他是怎麼操
你的?」一邊說一邊親吻她的耳垂,因為這是老婆最敏感的地點。

  老婆一邊躲閃一邊笑著。

  「騷貨誰的雞巴大啊?」說完將我雞巴放在了她的嘴邊,老婆一口將我的雞
巴噙住,努力的吸吮著,「你是不是也這樣給他親過雞巴」

  「是啊老公我不光親他的雞巴了,我還親他的雞巴毛了,」

  「那誰的大啊?」

  「你們的不一樣啊,他的大又粗,還很黑。老公的雞巴長、白。」

  我一把將她的褲子脫掉,眼前一愣,我記得走的時候老婆穿內褲了,可是現
在卻光著,「老婆你內褲呢?」

  老婆將頭窩在我的胸間不好意思的說「他說那是他的戰利品,他給拿走了」

  「這還得了啊,老婆,連吃帶拿的,下次可不能讓他這樣了。」

  「啊下次?老公,你還想你老婆再讓他操啊?」

  「那是啊,這麼辛苦幹嘛來了,不是為了他的精子嗎?說老婆你更喜歡誰的
雞巴」說完我將雞巴放進了老婆的陰道裡,裡面早就汁水滿溢,花徑泥濘一片啊。

  「啊……啊……老公,我喜歡親你的又白又細的白雞巴,不過……」

    不過……

  「不過什麼啊」我放慢節奏,一下一下的用力幹到底。

  「我更喜歡他的黑雞巴操我的騷屄……老公,,快一點啊,不要,,一下一
下的,用力操我,不要停」

  我青筋盡顯用力的操著老婆,皮膚的結合處劈啪作響,百餘下後我的氣力減
弱,放慢動作伏在老婆的身上,嘴巴含弄著老婆的一雙玉兔。

  老婆剛從暴風疾雨中回神過來,情慾又被我撥弄起來,「老公,我今天下面
是不是很濕啊,記得嗎老公,我今天被他內射過,他的精液還在裡面呢嘻嘻嘻嘻
嘻……」

  操,,要我老命了,我聽完頓時感覺在老婆騷穴裡的雞巴大了不止一圈。

  老婆明顯也感覺到了「老公,你的雞巴變的好大啊,好燙啊,你是不是聽到
我的陰道裡有別人的精液激動了,我終於給你戴上了綠帽了,操我吧,讓老婆感
受一下你和他誰更厲害。」

  老婆的話一語中的,在老婆的淫聲浪叫下我精關一鬆,億萬朵小花隨波浪而
去了。

  我和老婆精疲力盡的躺在床上,老婆溫柔的倚在我的身旁「老公,我有點害
怕,你不會感覺我太浪了吧?」

  「別忘了,傻老婆,是老公先提出來的,你和他,我至少不用擔心會不要這
個家啊,他也有老婆孩子的,他不會因為你不要那個家的,我們衹是互取所需。」

  「老公,我愛你,我其實不是單單為了性才這樣,你那天說我30了,我好怕,
別人說我老了,我衹是想看看自己還能不能吸引人,謝謝你老公,我比以前有自
信多了,以前我就是怕別人說我老了,所以才整天想往高處爬,想要嚴律自己,
整天硬邦邦的。」

  我心中一暖,坦白說直到此刻我心裡想的還是性,還是老婆趴在別人身下的
樣子,可是現在老婆一席話讓我明白了,原來不止男人希望別人崇拜自己,女人
也希望自己能永遠吸引異性,我把老婆,把女人想簡單了。

  看來這次的綠帽也不是白帶,至少老婆能夠溫柔少許了。「老婆你記得老公
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疼你的。」

  老婆爬上來對著我來了深情一吻,「老公,他剛才在旅館走的時候問我下次
什麼時候,我當時說沒想好就回絕了。」

  原來在酒店外是說這啊,「老婆,你算好你的排卵期了嗎?」

  「這個應該是15號左右吧,幹嘛老公,你不是還想他來嗎?」

  「不錯,老婆反正你也讓他操過了,也就不在乎多這一次,千萬不要忘了我
們的計劃啊,現在放棄那我老婆不是白讓人操了?」

  「可是,老公……我……」

  「好了,老婆難道你想我去找個女人實驗嗎?」

  請將不如激將啊,果然老婆上套了。

  「你想的美呢,我才讓你找那些野女人呢,老公衹是我一個人的,既然老公
想頭上綠色在開方,那老婆我一定滿足你,到時候氣死你哼……」

  「不過老婆,這次呢你們就不要去賓館了,上次我在外面等的太難受了,既
擔心你,又有些想去看看他怎麼操你的,早說了去賓館多了我怕遇到熟人就麻煩
了,我看這次呢,你們就在咱家吧。」

  老婆吃了一驚「那怎麼行啊,我……老公……我怎麼能在你面前和別人……
那個啊?」

  「老婆放心吧老公接受的了,我保證到時候悄悄躲起來,絕對不打擾你們。」

  老婆還在猶豫中……

  「老婆你想啊,我剛聽到他怎麼操你的,我今天就這麼神勇,要是我看完了
整個過程,那你老公我還不賽超人啊」

  「你這老公怎麼當的,老是想看別人操自己的老婆?那到時候我就饞死你,
就讓你學習一下別人是怎麼操你老婆的,你個小壞蛋,我真是又恨又愛你。」

  還是我的老婆好。

  「不過老公到時候,你躲在哪裡啊?」

  「其實老婆,我早就想好了,我去買一扇單面透視鏡,裝在臥室的衣櫥上,
外面看是鏡子,裡面看是玻璃,經濟適用,居家綠帽必備之物啊。」

  「你好變態啊老公,,不過嘻嘻……說的我心裡也癢癢的。」

  於是第二天我去買鏡子,做足準備,老婆則給善兄打電話,約好15號。

  在等待的這幾天,我和老婆一直沒有性生活。因為經常瀏覽色文裡面的大大
們總結了綠帽文的一個特點,那就是想讓老婆出軌,就盡量的挑逗她完事再晾著
她,將她的情慾挑逗到最高點,這樣老婆就會光想著性了。

  15號那天,老婆接完善兄的電話就出去接人了,我則乘機躲在衣櫥裡,不錯
的視野啊,又在裡面將安裝的插銷插上,這樣在外面就打不開了,不怕一萬就怕
萬一,萬一這位仁兄突然想看看我家衣櫃呢?呵呵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正在我自我陶醉的時候,房間的門響了,然後就是腳步聲,可是卻沒有進客
廳,就聽見,老婆說「你來的挺早啊。」

  不廢話嗎,要是有別人的老婆免費讓我操,我也起得早早的。

  「從昨晚我就想你,你摸」

  一陣衣服的窸窣聲傳來。

  「別這樣,……」老婆小聲的說。

  「你說我不想你,它不就是證明嗎?」善兄的聲音帶著無限的挑逗啊,然後
聽見啊的一聲就再要沒有動靜了。

  我說老婆,你把地點選錯了吧,老公在臥室呢?不行這樣下去指不定會錯過
什麼呢,可是我又不能出聲。於是我用手機給老婆發了一條短信:老婆我人到了,
公司要開會,估計要明天回來。

  果然客廳傳來一陣電話響。

  「誰啊?」善兄帶著一點擔心的語氣問。

  「啊,我……老公……發來的。他說明天再回來,給你看」太聰明了老婆一
下子就把善兄的顧慮打消了。

  「我們去裡面吧,客廳不安全。」老婆說道。

  一會果然看到兩個人進來臥室,因為上一次怕善兄發覺我所以躲的比較遠,
這次近距離看了,果然如老婆所說,黑且壯,不好看,且耐看、敦實。

  兩個人坐在床邊,老婆偷偷的瞄了一眼鏡子,我的老婆大人啊千萬別露餡啊。

  善兄靠近老婆,一手搭在老婆的肩上輕捻老婆的秀髮,另一衹手托起老婆的
臉頰,將頭慢慢的靠過去,吻上了老婆,舌頭伸出不斷的在老婆的唇邊劃過,挑
開老婆的性感紅唇,然後在老婆的牙齒上輕輕的舔舐著。

  老婆的呼吸明顯變得急促起來,終於主動的將舌頭吐出來,兩條紅舌交纏在
一起,吸吮聲不絕於耳,繼而四片嘴唇上下交錯,交換著唾液。

  倏爾,老婆含羞的一笑,兩人的嘴唇分開,老婆倚在善兄的肩部,善兄一衹
手放在老婆的乳房上時而輕輕的揉動,時而用力的擠壓一下,另一手引導者老婆
的手放在了他的胯部,那裡明顯的凸起來了。

  善兄放棄了老婆的乳房開始給老婆寬衣解帶,那衹手還時不時的乘機往下撫
摸老婆的小腹。

  待老婆的上面真空以後,善兄將老婆扶起來,在老婆身後將兩個乳房放在手
中用力的揉搓著,嘴卻在老婆的耳邊噙著,那是老婆的興奮點啊,善兄不錯有點
手段,繼續努力啊!

  衹見他將雙手各自輕捻著老婆乳頭,老婆已經開始嚶嚶做聲了,善兄將手放
在老婆的襠部不斷的摸索,摳唆著用衣服的摩擦力來刺激老婆的陰部。

  此時老婆看的出來已經全身麻癢難耐了,瞇起眼睛,雙手在身後不斷的攥著
善兄那凸起來的雞巴。這時善兄將老婆重新放在床上,俯身上來,嘴噙著老婆的
一個乳頭,手粘著另外一個。

  老婆的喘息聲漸漸加強,頭部不斷的挺起又放下,看到老婆已經發起情來了,
於是善兄讓老婆趴在床上,挺起屁股來,雙手在屁股上上下摸索漸漸將褲子褪掉,
映入我眼的則是老婆滾圓飽滿的雙臀,於是我將雞巴放了出來在手上套動起來。

  老婆正過身來將雙腿搭在床邊,茂密的森林,粉紅的小穴頓時一覽無餘,善
兄將手指放在老婆的陰蒂上不斷的刺激著。

  「不要……哥,不要動那裡,我癢癢,」老婆聲音癢癢的說。

  「寶寶,我想親親你下面」善兄還真是服務周到啊。

  老婆含羞點頭,於是善兄將最對準老婆的陰道口,舔舐起來,一條舌頭如同
小貓喝水一般上下不斷的撩動著,隨著他動作的加快,老婆半哭半笑起來。

  我明白那是一種既癢又爽的感覺,不得不承認,我們當老公的對別人的老婆
服務總是比對自己的老婆用心,因為我們總以為老婆既然是自己的了,那就是一
輩子不會失去了,殊不知我們都錯了。

  我和老婆平時愛愛的時候雖然也幫老婆口交過,可總是輕描淡寫的就過去了,
現在看到善兄這樣服務自己的老婆,既感到慚愧也挺感激他,因為他是在用心的
給自己的老婆愛愛,不管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麼,這一刻爽的是你自己最愛的老婆,
我心存感激。真的,他也是我在內心開始檢討自己。

  善兄在老婆的或哭或笑中停止動嘴,站起身來將身上的衣物脫掉,身體有點
發福可是健碩,特別是下身的雞巴,我不是說他的比我的大多少,都是中國人大
小不會差太多,我要說的是特點。由於我經常手淫所以我的雞巴細長而且白淨,
老婆平時總是把玩不已,可是善兄的雞巴黑且亮,粗壯,老婆的描述一點沒有錯。

  他慢慢的將黑亮的雞巴放在老婆的嘴邊,老婆這時也回神過來了,看著他的
雞巴,調皮的用手彈了一下,雞巴如同膠棒般抖動了一下,老婆不經意間衝著我
這邊紮了一下眼,將舌頭放在嘴邊舔了一下,無盡的銷魂啊,然後將善兄的雞巴
慢慢的放進嘴裡。

  善兄將雙手放在老婆的頭上用力的聳動著臀部,過了一會,老婆從嘴中將雞
巴吐出,然後用舌頭在雞巴的周圍舔舐著,不時的將善兄的兩個蛋蛋整個的含在
嘴裡,善兄的腿部都動起來,看的出來他有些激動了,於是他將老婆放平把一個
枕頭放在老婆的臀部下面這樣的姿勢更容易讓他的雞巴插到老婆的子宮。

  如同時間靜止般,我眼睜睜的看著那個黑亮的雞巴一點一點的進入老婆的陰
道,直至末盡,然後他放慢動作一邊看著老婆一邊將雞巴在老婆的陰道裡一抹而
盡,如是再三,每次老婆都傳來一陣喘息聲。忽然他停下動作,老婆和他相互看
了一眼都笑出聲來了,就在此時他猛然加快動作,老婆讓他操了個措手不及,一
時間呻吟不斷。

  善兄這操了老婆百餘下後,將老婆的雙腳上肩整個的身體上半身重量全部壓
在了老婆的胯部,陰道受力的程度不斷加強,而善兄的動作幅度也越來越大,老
婆的聲音也漸漸由呻吟變成了叫聲,繼而變成吶喊,「啊……啊……快點……輕
一點…好哥哥了…我受不了了…啊……」

  善兄停下動作「你在上邊好嗎寶寶?」

  老婆起身蹲下,一衹手扶著善兄的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我在衣櫥裡也在飛
快的打著手槍,終於老婆長出一口去將他的雞巴完全的吞入陰道內,老婆開始在
上面慢慢的前後移動著。

  兩人的交合處不斷的快速摩擦著,老婆坐在上面如同騎馬一般馳騁著,隨著
動作的或快或慢,老婆的聲音也變的長短不一,終於在幾聲連續的叫喊中,老婆
緊抓著善兄的雙臂,雙眼緊閉,頭用力的往後仰。

  我太熟悉這個情景了這是老婆的高潮到了,果然老婆如同全身癱瘓般躺在了
善兄的身上,於是善兄讓老婆趴在床上,他則是趴在老婆的身後,將他黑亮的雞
巴放進了老婆的陰道內,老婆這時已經無力作反應衹是啊了一聲。

  可是這聲啊更能激起一個男人的性趣和戰鬥欲,衹見他趴在老婆身上,動作
由慢到快,力度也越來越大,每次他往外抽雞巴的時候,老婆的屁股也跟著往後
移動,好像怕是失去這根雞巴似的。

  慢慢的老婆的臀部越翹越高,而善兄也慢慢將上半身挺直,抱著老婆的腰部
不斷的用力操著老婆,老婆的反應液漸漸由無到呻吟,到咦、啊出聲,直到重新
開始隨著善兄操她的動作而不斷的擺動著。

  這樣百餘下後,老婆的動作已經變成跪在床上挺直著身子,而善兄則在後面
環抱著老婆的腰部,下身不斷往前聳動著,在這聳動中老婆的叫聲漸漸變大,老
婆由原來的騎馬者變成了現在的騎物。

  隨著善兄力度的加強,老婆終於又高潮了,高潮的同時雙手往後用力的抓著
善兄的屁股,善兄也猛地發出一陣低吼聲,臀部的線條緊繃,他也射了。

  受到此等刺激我的手槍終於失火了將滾滾精液噴在了衣櫥上,一邊噴一邊在
心中想像著善兄的精液澎湃的湧入老婆陰道,衝破層層阻礙,終於抵達老婆的子
宮,我在心中念叨著:善兄在此刻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偉大的綠豆先生繼承了
綠帽文的精髓,在此刻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來了……

  事後老婆怕我在衣櫥裡呆久了缺氧,於是帶著善兄出去吃飯了。

  我走出衣櫥看著滿床的狼藉,心中真是百般滋味,卻又說不清,但是有一點
我可以肯定我想老婆,雖然她剛離開5 分鐘,雖然她和別的男人恩愛纏綿,但是
此刻我就是突然想她了,什麼也不在乎了,就將這樣靜靜抱著她什麼也不做,就
這樣抱著。你沒有試過,你不會懂。

  當天善兄就回去了,雖然後來打過幾次電話,老婆借口我在她身邊就給回了,
我給老婆說對善兄就先涼一下再說吧,都靜靜心。

  半個月後老婆的月經如期而至。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們於是諒解
了不再互相指責對方的沒用,聽從醫生的叮囑吃著藥調養著身體。

  再以後?對不起,還沒有來到呢,或許就這樣平凡下去?或許我們會食髓知
味繼續激動一下?或許吧,明天的事,要後天才能說。嘿嘿……

                 完 我叫竇豆,和老婆寶寶一樣都是標準的80後獨生子女,你可以理解的,80後
的通病在我們身上是體現的淋漓盡致,你可以不經意間就能發現許多和我們一樣
的年輕人。

  我和老婆相識是在網上聊天認識的,每每提及此事我都感覺是一種宿命和緣
分。

  那天老婆都要下線了,看到了我加她好友,用老婆的話說就是可加可不加,
最後老婆還是加了,於是兩個人從不經意間的加了好友,到相約見面,約會然後
上床。

  坦白說老婆不是那種一出現就讓人一見鍾情的類型,可是很耐看,和袁立還
有幾分相似,身材豐滿卻不令人感到肥碩,摸在手中很有手感,那個時候老婆剛
剛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不久,正是感情的空窗期,而我恰在此時趁虛而入。

  那天約好來我家吃飯,吃完老婆就耍賴般的躺在了我的床上,於是我就順其
自然的上了。因為時間過去兩年了,許多的情節我記不得太清了,印象最深的是
老婆一邊嘴裡說著不要,一邊在我的撫摸下卻伸手拿著我的雞巴往她的下面放。

  當時我還沒有在心裡把她當成自己的女朋友,在進入她身體的那刻我對自己
說我是在操別人的女朋友,於是乎在後面我大振神威,把寶寶操了半個小時,要
知道我的平均時間也就是在十幾二十分鐘左右,咱又不是要拍電影或者搞個意淫
小說,所以實話實說。

  你可以鄙視我了,說我性能力差,我就是十幾二十左右。可是那個時候我卻
真的做到了讓寶寶高潮了3 次,操著操著就感覺寶寶的下面不斷的有液體噴出,
或者說的更具體些,是我的雞巴每次插進去的時候都會從寶寶的下面噴出液體,
當時衹顧得舒服和發洩了,完事後看到身體下面和滿床單的血點,才發現那不是
傳說中的潮噴,而是寶寶當時月經還沒有乾淨。

  後來我問老婆,操,月經沒有完你不早說啊。老婆橫眉冷對,說還不是你勾
引我的,你要是不把我弄的癢癢的不上不下,人家才沒有那麼容易就範呢。

  得合著我還要感謝老婆的月經呢,但是你也從中可以看出老婆的性格一二了。

  應該說我和老婆的性格是互補的,我是典型的宅男,除了上班沒事就喜歡呆
在家裡,上黃色網站下個島國的動作片,打打手槍,可是老婆卻是典型的事業型,
在她們店裡做著副店長,御姐范十足,家中自然是陰盛陽衰了,不過這也是老婆
最吸引我的地方。

  記得那時候我們還沒有正式確立戀愛關係,有一次老婆請我吃燒烤,當時我
正好摔傷了手,於是老婆自然騎著電車帶著我。嗡嗡的車聲,嗖嗖的風聲,御姐
的長髮往後飄灑,拂過宅男的臉龐,頓時讓我真正的愛上了老婆,我喜歡被老婆
照顧的那種感覺。衹是可惜婚後我才發覺,一個太過強勢的老婆也是夠你吃一壺
的,平時我和老婆交流基本上老婆在吼,老公在哼,老婆管外老公管內,日子也
就這樣過了。

  朋友經常拿我和老婆的名字開涮,說我叫豆子,老婆叫寶寶,孩子乾脆就叫
莎莎好了,這樣一家人就可以組成一個豆沙包組合了,當時笑笑就過去了,事後
老婆居然真的想給孩子取名字叫莎莎,問題的關鍵是我們現在還沒有孩子,現在
想想才感覺事情不太對。

  因為我和老婆已經結婚兩年了,最近半年多一直沒有採取避孕,於是在孩子
的呼喚下和雙方父母的催促下,我和老婆決定去醫院看看。

  到了醫院後醫生問過了情況,開了單子讓我和老婆先去做個檢查,我呢去做
個精液測試和血液測試,老婆則做個B 超觀察一下子宮和輸卵管的情況,辦完繁
瑣的手續,懷著忐忑的心情終於等到了結果。

  一位中年女醫生仔細看完檢查結果,神情凝重的對我們說:「現在的情況是
你們雙方呢,都有點問題,小竇你的情況是精液的濃度過高,不液化,精液不液
化是男性不育的一個重要因素,精液不液化主要由於男性的生殖器感染,精囊炎,
房事過勤,自慰等好多的因素在裡面。」

  說完又看著老婆:「寶寶你的問題是輸卵管有一些粘連,打個比方,你老公
的精子是運動員,你的輸卵管是跑道,現在運動員本身就跑的慢,跑道呢還不舒
暢,你說怎麼能跑到終點呢?不過也不是什麼要命的大病,我先給你們夫妻開點
藥,調理一下,先服一個療程的,再回來做做檢查,放鬆心態多鍛煉一下身體。」

  多和藹的醫生啊,可是你給出的答案卻讓我的生活一下子沉寂下去了,特別
是那句自慰過多,這不是明顯說的我嗎?

  不知道是不是老婆原來的男朋友經常內射的原因,還是他男朋友的基因太強
勢了,反正在我和老婆做愛的第一年中每次完事後,我的雞巴上總有一股子說不
出的味道,後來從老婆口中才得知她原來的男朋友有狐臭,相帶著他的精液也就
有異味了,再加上他經常在老婆體內射精,時間久了老婆的陰道內也就慢慢的留
下了他的味道。

  每每想及此我總是感覺一陣陣的挫敗感,媽的什麼事啊,人走了,味道還留
在我老婆的陰道裡,每次做愛還要聞聞他的味道。

  慢慢的,我對老婆的身體就失去了原來的性趣,基本上是一週一次,每次都
是老婆把自己一脫,像個白條雞一般躺在床上,喂,你來不來啊?造小孩了。說
你你姓竇的。不來我可就和別人去造了,媽的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來就能造。

  你說讓我如何能對著她提起性趣呢?真不知道他原來的男朋友怎麼教她的,
這也太不負責任了吧,自己的女朋友床上功夫不過關,你就放出來禍害別人啊?
太沒有道德心了,至少你也教會她口交女上位之類的再甩掉啊,你讓你的下任我
情何以堪啊,沒辦法衹能自己慢慢的教了。

  可是老婆對這方面似乎真的卻一點興趣啊,女上位不到一分鐘就累了,口交
完了,你要自己找創可貼去,得,我他媽還不如自己動手呢,於是性致來的時候
就自己看黃網打手槍,我的北條麻紀啊,我翔田千里啊我的波多野結衣啊,可是
萬萬沒有想到,當時爽了,卻留下病根了,自慰過度了悲劇了。

  回到家後,兩個人是你看我不對勁我看你不舒服,自然是一通的對罵。

  「原來是你不行啊,浪費老娘的時間。整天看你床上也不少出力啊,挺勤快
的啊,原來是空包彈啊,當老娘這裡是廁所啊,沒用的東西就別放進來。」老婆
大發雌威。

  「是你不行好吧?我在這邊辛勤耕耘,撒完種子,原來是鹽鹼地啊,媽的我
對墻射了,還能留朵花呢,給你了,道不通,轉眼就給我尿出來了,高蛋白啊懂
不懂啊?我隨便抓個女人也比你能生,媽的孩子都懷不了,還要子宮幹嘛啊?切
了吧,裝修一下沒準還能做個LV包包呢。」我氣到極點,奚落著老婆。

  老婆頓時嗷嚎大哭,「你混蛋啊,大街上隨便一個男人都比你強,你連個種
子都沒有。」

  我虎虎生風的在房裡走著,邊走邊說,「行啊,不是你說我沒用我說你沒用
嗎?咱們就各自找一個看看誰先懷孕,敢不敢啊?」

  「王八蛋不敢,比就比。」老婆毫不示弱。

  我冷笑著,「別光說不練啊,白紙黑字的寫下來啊。」我從抽屜裡拿出筆和
紙放在了老婆面前。

  老婆在那一刻再也繃不住了將紙嘩的一聲全摔在了我的臉上,「你混蛋,你
嫌棄我。」

  「你不寫拉倒,現在我就出去找女人,看看到底是誰沒用。」說完我帶門而
出,身後老婆的哭聲漸漸遠去。

  大街上人來人往,我忽然不知道要去哪裡,找個女人說的容易,這年頭妓女
滿大街是,可是你要是找個女人跟她說:「我想和你去開房間,試試我能不能讓
你懷孕。」估計都會把你當傻子看。

  鬱悶啊,伸手想去摸煙,才想起來為了要孩子這兩個月我把煙酒都戒了,吧
嗒吧嗒嘴巴,找個人少的角落一人獨坐,家,離我衹有不足千米,可是我卻不知
道怎麼回去,繼續爭吵?還是開始冷戰?老婆現在在做什麼?哭?鬧?還是在整
理東西離家出走?女人嘛衹要吵架總有不少人會選擇離家。

  結婚以來這是我和老婆吵得最厲害的一次,以前都是她說我聽,工作上的角
色扮演已經讓她分不清家庭和事業了,她不知道我是她的老公不是她的下屬,忍
讓不是怕而是心疼她,長期以來妻子在我面前總是扮演者強者的一面,這也許是
我這個當老公的不足,或許換個人能將老婆溫柔的一面激發出來。

  分手?不可能。一個宅男家就是他的一切啊,讓老婆找個男朋友?天啊,估
計是人妻綠帽文看多了,呵呵怎麼可能?心裡這樣想著,下面卻起了反應,好吧,
好吧,我承認我有綠帽癖,可是那衹是想想,要真的做嗎?放出去的風箏你真的
有信心收得回來嗎?宅男兄?老婆那邊又會怎麼想啊?

  不知道誰家傳來陣陣菜香。做晚飯了,晚上了嗎?該回家了,該面對的總要
面對。

  鑰匙插進鎖孔發出哐的一聲,裡面房間傳來腳步聲,房門打開,老婆梨花帶
雨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有點怯意,「我們不要吵了好不好?」老婆小聲的說。

  「我去做飯。」我靜靜的抱了一下老婆進了廚房。

  老婆慢慢的跟在後面,「你剛才去哪裡了?你不是真的找別的……?」

  「嗯哼?是啊我是去找別的女人了」看你怎麼樣?別以為你老公沒用哼……」

  「你敢找我就敢找?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老婆氣急敗壞的說著,「我現在
就去……」說完老婆帶著哭腔的就要出去。

  我反身將她抱住,想起老婆那句你敢找我就敢找,下面頓時膨脹起來,我從
後面環抱著老婆,一手襲胸一手將老婆的褲子往下褪。

  老婆哭罵著,我用嘴堵著她的嘴不在讓她發出聲音,用力將她的內褲撥到一
邊的屁股上,將早就勃起的雞巴插進她的陰道,有點干,蹭的我的雞巴有點疼呢,
疼就疼吧,疼並快樂著。

  下半身聳動著,我嘴裡罵著:「讓你去找別的男人,我先干死你,你這個騷
貨,你去找啊,讓他來操你,我看著,完事我再當個評委給你的姦夫打個分啊,
你不是愛看選秀嗎?你就盡情的去挑選姦夫吧,」

  老婆衹是不斷的在嘴裡重複著「你混蛋,你變態啊」漸漸的隨著她陰道裡的
濕潤,老婆也開始自主的往後移動著屁股,嘴裡也變成了「混蛋老公啊,你不要
……你……快點……用力點,,再深點……」

  我邊噙著她的耳朵,邊對她小聲說「讓你的姦夫也來操你好不好啊?」

  「我沒有姦夫啊,我衹要老公。」

  「我給你找一個好不好啊,」

  「不……不要……」

  我剛聽完,以為老婆不要姦夫呢,沒想到還有下半句「我要自己找,我……
要找個大雞吧的姦夫……老公……不要了……」啊連老公都不要了?這還得了啊!

  誰知道老婆還有續集呢「老公……不要,,不要停我要到了……啊……啊
……」

    原來是不要老公停啊!

  「那你要老公呢還是想要個姦夫呢?」

  「老公……姦夫……都要啊……啊」

  我聽完頓時感覺一股酸麻的感覺從腰部傳來:「老婆我要射了……」

  老婆整理一下衣服,面帶異色的看著我,:「老公,你怎麼這麼變態啊,哪
能提什麼……」老婆猶豫了幾下最終沒有說出姦夫兩個字。

  我將她攬在懷裡「老婆你想過沒有,或許是我這個當老公的沒用,讓你找不
到安全感,沒辦法讓你依靠,所以你才自己變的衹有剛強沒有溫柔得一面,長此
以往,我們對彼此的確有一點審美疲勞了,不,老婆,你別誤會,我愛你,我沒
有變心,我衹是想將你溫柔的一面激發出來,這樣我們每一天的生活才會感到都
有新鮮感啊。你說呢?」

  老婆有點看不懂我「那你想怎麼樣啊老公?」

  「老婆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你和別人談一場精神戀愛,或許不知不覺中,你
就會找到那種微妙的感覺呢,或許就會對我變得溫柔呢?或許我們的夫妻生活和
諧了,那我們的小寶貝不就有希望了嗎?」

  「老公,你怎麼會這樣想啊?我們?再說了我要是這的這樣了你還要我嗎?」

  我感覺到了老婆的疑慮,這個時候就是要打消她的一切顧慮,要速戰速決,
不然下一秒反悔的就是我了,我心中暗暗對自己說,綠豆先生不要猶豫,創造歷
史的時刻到了,你放手的是一個屬於你的陰道,將來收穫的是無數的綠帽和重新
回來的陰道啊,一去卻是二回,加減數你應該會算啊。

  「老婆你要三十了,女人過完三十就快變老了,你以後想在談戀愛也沒有機
會了,你想想你周圍有多少小姑娘啊?」

  明顯我這句話擊中了老婆的要害,老婆怕老,或許可以這樣說女人都怕老,
怕別人不在欣賞她,哪怕是猥瑣的欣賞呵呵你懂我的意思的,「可是,萬一我和
別人要是那樣了?」

  「說清楚,老婆哪樣了?」

  「你明知故問啊,現在的男女關係這麼開放,萬一他要我去開房呢?」

  等等,我忽然感覺抓住了點什麼,可是又不是很清楚,於是我開始在房間裡
來回的走動。

  老婆見我這樣以為我惱羞成怒了「老公我說說的,真的,是你挑的話題啊」

  「不是老婆,我不是生氣,我是想到點什麼,可是又沒有抓住。」

  「還能是什麼,不是提醒我小心被騙,就是注意安全。」老婆小聲的嘟囔著。

  對了,就是啊終於找到了,我捧起老婆的臉就是一陣熊啃。

  「謝謝你老婆,我想起了,現在終於全串起來,是這樣老婆,我們找個放心
的網友,你呢,就約他出來,男人在這方面比你清楚,他肯定會奔著開放上床去。
你就將計就計找個旅館,一定要讓讓他帶套,完事你找個借口帶著精液趕緊出來
我們去最近的醫院,說給我做精液測試,然後桃李代僵移花易木,拿他的精液測
試。一方面看看他是否有病,另一方面看看他的精子質量如何。如果他的精子過
關,那我們就在你排卵的那幾天再找他來。要是你還沒有懷孕那就是你的問題大
點了,要是你懷孕了呢,就是我的問題,我就去好好治病,怎麼樣啊老婆?」

  「美得你呢,老公,萬一我要是懷孕了,我就生下來,讓你戴一輩子的綠帽
子。」老婆賭氣的說著。

  「老婆,你摸啊」我將老婆的手放在了的雞巴上。

  「啊……這麼快又大了?你還真想我去啊?」

  我重新找好了紙,「老婆我寫保證書,是我鼓勵你去的,我一定會更愛你的。
為了我們的莎莎,為了組成我們的豆沙包組合,老婆,去取精吧,」

  「取什麼經?我又不是唐僧?」

  「老婆,不是經文的經,是精液的精。」

  於是我和老婆笑作一團。

  「可是找誰呢?熟人肯定不行,讓人知道了就糗大了,陌生人又不放心啊。」

  我開始苦思冥想,老婆在一旁欲言欲制,「你想說什麼啊老婆」

  「老公我說了你不要生氣啊?」

  「生什麼氣啊,老婆都準備讓別人操了,哪有什麼看不開的,慢著,你別告
訴我就早就出軌了?」我的心叟的一下驚起來了。

  「哪有啊,你還記得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嗎,那時候我在網上認識你的時候其
實還有一個網友也在追我,因為他不在這個城市,所以我回絕了。後來我們不是
結婚了,他也結婚了,就慢慢的做成普通網友,平時聊聊天之類的。我們沒有結
婚之前他來看過我兩次,感覺人還可以,要不就選他吧,至少還熟悉點啊,又不
是一個城市的。」

  「合著是我的情敵啊?」

  「什麼啊,他在前,你在後,你把人家的女朋友搶了的啊。嘻嘻……」

  「那我感覺還舒服點,就當給這小子一點安慰獎吧,畢竟我也草了他女朋友
這麼多年了呵呵」

  「壞蛋你」

  老婆嬌羞的樣子分外讓我動心。

  說做就做,我出去買點外賣,老婆開始上網等著,等我回來後,老婆已經和
聊上了。

  我靠近一看,善解人意。媽的聽名字就不是好人,沒事淨掛著解別人衣服的
人能是什麼好鳥嗎?

  我問老婆:「怎麼樣了?」

  「就是普通的聊天,說我和老公吵架了。他這不正安慰著我呢嘛」

  信息又發來,問老婆心情好點了嗎?

  「老婆你告訴他,心情好多了謝謝他的安慰。」

  信息回來問老婆怎麼謝他?

  「怎麼謝你?老婆讓你操好不好啊」

  「不要啊,老公,哪能像你說的這麼直白啊,」

  「這樣老婆,你就說為了感謝他,讓他來這裡請你吃飯,放心吧,男人啊,
沒有不上鉤的」

  果然抖動的小窗口又發了過來,善兄很激動的答應了說是明天就過來,媽的
操人妻動力就是十足啊,於是說好時間地點,專門找個一個靠近醫院的旅館方便
老婆取的精液保持新鮮啊。

  於是關機上床,抑制住想操老婆的衝動,不能讓老婆現在滿足了,要不斷的
挑逗,這樣才能保證明天老婆不會臨時改變主意,明天啊明天,快點來吧……

  懷著忐忑不安,又興奮的心情趕走了月亮迎來了朝陽,由於善兄坐車過來最
快也要中午左右,所以上午我讓老婆特意的打扮了一下,取精大計不容有失啊。

  老婆坐在鏡子前邊有少許的不安,我把雙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輕輕的按摩著,
「老婆想想我們的小寶貝,想想我們就要快組成豆沙包組合了,不要放棄啊,老
公就在你身後呢。」

  老婆沒有回頭衹是將手放在了我的手上,剛想和我說話,手機響了,善兄說
已經到了餐廳,於是我和老婆出門打車到了餐廳的附近,我先下車,走著去餐廳,
老婆則直接坐車到餐廳。

  等我到了以後,果然看見老婆正和一個30歲左右的粗壯男人坐在一起,我懷
著蓬蓬亂跳的小心肝,走近他們的地方坐了下來。

  老婆顯然是看到我了,明顯臉色不自然起來,善兄把身體前傾靠近老婆問老
婆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老婆紅著臉搖了搖頭,「沒事,就是昨天和老公吵完架,晚上沒有休息好。」

  老婆,你太有才了,晚上沒有休息好,多好的借口啊,一會順其自然的提出
去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而不令人生疑,職業女性啊你就是不服不行啊,即回答了
問題,有引出了下文。記得小時候語文老師經常讓找承上啟下的句子,什麼是承
上啟下啊,老婆的回答就是最標準的答案啊,牛逼……

  果不其然善兄等這句話也很久了,「要不我們先吃點飯然後找個地方讓你休
息一下。」

  識時務啊人才,聽其音而知其意啊,姦夫淫婦啊還不承認嗎。

  老婆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兩個人快速的吃完了東西,買單走人,走過我身邊
的時候,老婆頗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嘴型微動,好像是在說你老婆就要被人操
了。

  我等了一分鐘後才尾隨他們出來,逕直來到選好的醫院,醫院的左邊就是7
天連鎖,地點是昨天晚上我和老婆精心選好的,從酒店出來就能直接進醫院,於
是我一邊在腦海裡意淫著老婆躺在善兄胯下的神情,一邊在醫院掛號。

  等我取號看完醫生,來到了化驗出,將醫生開的單子遞過去,裡面一個小護
士遞過一個小塑料杯,衝著我指了指廁所,那意思就是你老人家自便吧。

  於是我側身出來,看了看表,媽的都快一個小時了,丫的是種馬呀,牛逼帶
叉的,人家的老婆你就不憐惜了,這老婆也是讓你去取精呢,速戰速決啊。

  又一想也可以理解,操別人的媳婦總是能超常發揮的,綠豆同志你還不是從
操別人媳婦過來的,再說了往前說,你老婆首先是人家的女朋友啊,現在不過是
原物奉還啊,這麼一想心裡就順其多了呵呵。畢竟戴綠帽子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
外一回事了,唉,一晌貪歡床上客,可憐等待綠帽公。耐心等著吧。

  一邊等待,一邊數著酒店的窗戶,想像著哪一扇窗的後面會是我老婆依依承
歡的嬌身,又等了半個小時,才看見善兄和老婆一前一後的走出酒店,老婆在善
兄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善兄笑了笑衝著老婆拍了拍褲子的口袋翩然離去。

  老婆等他走遠,才來到我跟前,我抑制住激動的心情「老婆……怎……怎麼
樣……你們……拿到了嗎?」

  老婆羞赧的從包包裡拿出了那個我期待已久的東西,我放在手中尚溫,這戴
精子的主人在不久之前是以一種何等的衝擊力將它們射出,那滾燙的溫度又是如
何的刺激著我老婆陰道內的邊邊角角,和我無數次想衝刺的地方子宮啊。

  正在我還要大發感慨的時候,老婆提醒我,趕緊去啊再晚點不知道還行不行
啊,我從暢想中回溯過來,又看了一眼那袋東西隨口說了一句:「還不少呢?」

  老婆一句話差點沒讓我趴下「這是第二次射的。」

  「那第一次的呢?」

  「進房後我還沒來得急讓他帶套,他就進來了,後來我被他搞得有點迷糊就
忘了,結果他就……」

  「什麼?你讓他內射了?天啊,我不是介意他內射,我是擔心他有沒有病啊」

  「人家孩子都有兩個了,能有什麼病,你快點去吧?」老婆不滿的反駁我。

  得了晚上回家後再慢慢審吧,先辦正事。於是將套套裡的東西放在杯子裡交
回小護士。

  兩個小時候結果出來了,將結果單子放回醫生那邊,醫生開始了一篇絮叨,
絮叨的核心是精子合格,身體健康適合造小孩了,大慶啊,不然老婆還要另外在
找一個了。

  回到家,我將老婆一把放在床上,趴在她的身上,「騷貨,快說他是怎麼操
你的?」一邊說一邊親吻她的耳垂,因為這是老婆最敏感的地點。

  老婆一邊躲閃一邊笑著。

  「騷貨誰的雞巴大啊?」說完將我雞巴放在了她的嘴邊,老婆一口將我的雞
巴噙住,努力的吸吮著,「你是不是也這樣給他親過雞巴」

  「是啊老公我不光親他的雞巴了,我還親他的雞巴毛了,」

  「那誰的大啊?」

  「你們的不一樣啊,他的大又粗,還很黑。老公的雞巴長、白。」

  我一把將她的褲子脫掉,眼前一愣,我記得走的時候老婆穿內褲了,可是現
在卻光著,「老婆你內褲呢?」

  老婆將頭窩在我的胸間不好意思的說「他說那是他的戰利品,他給拿走了」

  「這還得了啊,老婆,連吃帶拿的,下次可不能讓他這樣了。」

  「啊下次?老公,你還想你老婆再讓他操啊?」

  「那是啊,這麼辛苦幹嘛來了,不是為了他的精子嗎?說老婆你更喜歡誰的
雞巴」說完我將雞巴放進了老婆的陰道裡,裡面早就汁水滿溢,花徑泥濘一片啊。

  「啊……啊……老公,我喜歡親你的又白又細的白雞巴,不過……」

    不過……

  「不過什麼啊」我放慢節奏,一下一下的用力幹到底。

  「我更喜歡他的黑雞巴操我的騷屄……老公,,快一點啊,不要,,一下一
下的,用力操我,不要停」

  我青筋盡顯用力的操著老婆,皮膚的結合處劈啪作響,百餘下後我的氣力減
弱,放慢動作伏在老婆的身上,嘴巴含弄著老婆的一雙玉兔。

  老婆剛從暴風疾雨中回神過來,情慾又被我撥弄起來,「老公,我今天下面
是不是很濕啊,記得嗎老公,我今天被他內射過,他的精液還在裡面呢嘻嘻嘻嘻
嘻……」

  操,,要我老命了,我聽完頓時感覺在老婆騷穴裡的雞巴大了不止一圈。

  老婆明顯也感覺到了「老公,你的雞巴變的好大啊,好燙啊,你是不是聽到
我的陰道裡有別人的精液激動了,我終於給你戴上了綠帽了,操我吧,讓老婆感
受一下你和他誰更厲害。」

  老婆的話一語中的,在老婆的淫聲浪叫下我精關一鬆,億萬朵小花隨波浪而
去了。

  我和老婆精疲力盡的躺在床上,老婆溫柔的倚在我的身旁「老公,我有點害
怕,你不會感覺我太浪了吧?」

  「別忘了,傻老婆,是老公先提出來的,你和他,我至少不用擔心會不要這
個家啊,他也有老婆孩子的,他不會因為你不要那個家的,我們衹是互取所需。」

  「老公,我愛你,我其實不是單單為了性才這樣,你那天說我30了,我好怕,
別人說我老了,我衹是想看看自己還能不能吸引人,謝謝你老公,我比以前有自
信多了,以前我就是怕別人說我老了,所以才整天想往高處爬,想要嚴律自己,
整天硬邦邦的。」

  我心中一暖,坦白說直到此刻我心裡想的還是性,還是老婆趴在別人身下的
樣子,可是現在老婆一席話讓我明白了,原來不止男人希望別人崇拜自己,女人
也希望自己能永遠吸引異性,我把老婆,把女人想簡單了。

  看來這次的綠帽也不是白帶,至少老婆能夠溫柔少許了。「老婆你記得老公
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疼你的。」

  老婆爬上來對著我來了深情一吻,「老公,他剛才在旅館走的時候問我下次
什麼時候,我當時說沒想好就回絕了。」

  原來在酒店外是說這啊,「老婆,你算好你的排卵期了嗎?」

  「這個應該是15號左右吧,幹嘛老公,你不是還想他來嗎?」

  「不錯,老婆反正你也讓他操過了,也就不在乎多這一次,千萬不要忘了我
們的計劃啊,現在放棄那我老婆不是白讓人操了?」

  「可是,老公……我……」

  「好了,老婆難道你想我去找個女人實驗嗎?」

  請將不如激將啊,果然老婆上套了。

  「你想的美呢,我才讓你找那些野女人呢,老公衹是我一個人的,既然老公
想頭上綠色在開方,那老婆我一定滿足你,到時候氣死你哼……」

  「不過老婆,這次呢你們就不要去賓館了,上次我在外面等的太難受了,既
擔心你,又有些想去看看他怎麼操你的,早說了去賓館多了我怕遇到熟人就麻煩
了,我看這次呢,你們就在咱家吧。」

  老婆吃了一驚「那怎麼行啊,我……老公……我怎麼能在你面前和別人……
那個啊?」

  「老婆放心吧老公接受的了,我保證到時候悄悄躲起來,絕對不打擾你們。」

  老婆還在猶豫中……

  「老婆你想啊,我剛聽到他怎麼操你的,我今天就這麼神勇,要是我看完了
整個過程,那你老公我還不賽超人啊」

  「你這老公怎麼當的,老是想看別人操自己的老婆?那到時候我就饞死你,
就讓你學習一下別人是怎麼操你老婆的,你個小壞蛋,我真是又恨又愛你。」

  還是我的老婆好。

  「不過老公到時候,你躲在哪裡啊?」

  「其實老婆,我早就想好了,我去買一扇單面透視鏡,裝在臥室的衣櫥上,
外面看是鏡子,裡面看是玻璃,經濟適用,居家綠帽必備之物啊。」

  「你好變態啊老公,,不過嘻嘻……說的我心裡也癢癢的。」

  於是第二天我去買鏡子,做足準備,老婆則給善兄打電話,約好15號。

  在等待的這幾天,我和老婆一直沒有性生活。因為經常瀏覽色文裡面的大大
們總結了綠帽文的一個特點,那就是想讓老婆出軌,就盡量的挑逗她完事再晾著
她,將她的情慾挑逗到最高點,這樣老婆就會光想著性了。

  15號那天,老婆接完善兄的電話就出去接人了,我則乘機躲在衣櫥裡,不錯
的視野啊,又在裡面將安裝的插銷插上,這樣在外面就打不開了,不怕一萬就怕
萬一,萬一這位仁兄突然想看看我家衣櫃呢?呵呵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正在我自我陶醉的時候,房間的門響了,然後就是腳步聲,可是卻沒有進客
廳,就聽見,老婆說「你來的挺早啊。」

  不廢話嗎,要是有別人的老婆免費讓我操,我也起得早早的。

  「從昨晚我就想你,你摸」

  一陣衣服的窸窣聲傳來。

  「別這樣,……」老婆小聲的說。

  「你說我不想你,它不就是證明嗎?」善兄的聲音帶著無限的挑逗啊,然後
聽見啊的一聲就再要沒有動靜了。

  我說老婆,你把地點選錯了吧,老公在臥室呢?不行這樣下去指不定會錯過
什麼呢,可是我又不能出聲。於是我用手機給老婆發了一條短信:老婆我人到了,
公司要開會,估計要明天回來。

  果然客廳傳來一陣電話響。

  「誰啊?」善兄帶著一點擔心的語氣問。

  「啊,我……老公……發來的。他說明天再回來,給你看」太聰明了老婆一
下子就把善兄的顧慮打消了。

  「我們去裡面吧,客廳不安全。」老婆說道。

  一會果然看到兩個人進來臥室,因為上一次怕善兄發覺我所以躲的比較遠,
這次近距離看了,果然如老婆所說,黑且壯,不好看,且耐看、敦實。

  兩個人坐在床邊,老婆偷偷的瞄了一眼鏡子,我的老婆大人啊千萬別露餡啊。

  善兄靠近老婆,一手搭在老婆的肩上輕捻老婆的秀髮,另一衹手托起老婆的
臉頰,將頭慢慢的靠過去,吻上了老婆,舌頭伸出不斷的在老婆的唇邊劃過,挑
開老婆的性感紅唇,然後在老婆的牙齒上輕輕的舔舐著。

  老婆的呼吸明顯變得急促起來,終於主動的將舌頭吐出來,兩條紅舌交纏在
一起,吸吮聲不絕於耳,繼而四片嘴唇上下交錯,交換著唾液。

  倏爾,老婆含羞的一笑,兩人的嘴唇分開,老婆倚在善兄的肩部,善兄一衹
手放在老婆的乳房上時而輕輕的揉動,時而用力的擠壓一下,另一手引導者老婆
的手放在了他的胯部,那裡明顯的凸起來了。

  善兄放棄了老婆的乳房開始給老婆寬衣解帶,那衹手還時不時的乘機往下撫
摸老婆的小腹。

  待老婆的上面真空以後,善兄將老婆扶起來,在老婆身後將兩個乳房放在手
中用力的揉搓著,嘴卻在老婆的耳邊噙著,那是老婆的興奮點啊,善兄不錯有點
手段,繼續努力啊!

  衹見他將雙手各自輕捻著老婆乳頭,老婆已經開始嚶嚶做聲了,善兄將手放
在老婆的襠部不斷的摸索,摳唆著用衣服的摩擦力來刺激老婆的陰部。

  此時老婆看的出來已經全身麻癢難耐了,瞇起眼睛,雙手在身後不斷的攥著
善兄那凸起來的雞巴。這時善兄將老婆重新放在床上,俯身上來,嘴噙著老婆的
一個乳頭,手粘著另外一個。

  老婆的喘息聲漸漸加強,頭部不斷的挺起又放下,看到老婆已經發起情來了,
於是善兄讓老婆趴在床上,挺起屁股來,雙手在屁股上上下摸索漸漸將褲子褪掉,
映入我眼的則是老婆滾圓飽滿的雙臀,於是我將雞巴放了出來在手上套動起來。

  老婆正過身來將雙腿搭在床邊,茂密的森林,粉紅的小穴頓時一覽無餘,善
兄將手指放在老婆的陰蒂上不斷的刺激著。

  「不要……哥,不要動那裡,我癢癢,」老婆聲音癢癢的說。

  「寶寶,我想親親你下面」善兄還真是服務周到啊。

  老婆含羞點頭,於是善兄將最對準老婆的陰道口,舔舐起來,一條舌頭如同
小貓喝水一般上下不斷的撩動著,隨著他動作的加快,老婆半哭半笑起來。

  我明白那是一種既癢又爽的感覺,不得不承認,我們當老公的對別人的老婆
服務總是比對自己的老婆用心,因為我們總以為老婆既然是自己的了,那就是一
輩子不會失去了,殊不知我們都錯了。

  我和老婆平時愛愛的時候雖然也幫老婆口交過,可總是輕描淡寫的就過去了,
現在看到善兄這樣服務自己的老婆,既感到慚愧也挺感激他,因為他是在用心的
給自己的老婆愛愛,不管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麼,這一刻爽的是你自己最愛的老婆,
我心存感激。真的,他也是我在內心開始檢討自己。

  善兄在老婆的或哭或笑中停止動嘴,站起身來將身上的衣物脫掉,身體有點
發福可是健碩,特別是下身的雞巴,我不是說他的比我的大多少,都是中國人大
小不會差太多,我要說的是特點。由於我經常手淫所以我的雞巴細長而且白淨,
老婆平時總是把玩不已,可是善兄的雞巴黑且亮,粗壯,老婆的描述一點沒有錯。

  他慢慢的將黑亮的雞巴放在老婆的嘴邊,老婆這時也回神過來了,看著他的
雞巴,調皮的用手彈了一下,雞巴如同膠棒般抖動了一下,老婆不經意間衝著我
這邊紮了一下眼,將舌頭放在嘴邊舔了一下,無盡的銷魂啊,然後將善兄的雞巴
慢慢的放進嘴裡。

  善兄將雙手放在老婆的頭上用力的聳動著臀部,過了一會,老婆從嘴中將雞
巴吐出,然後用舌頭在雞巴的周圍舔舐著,不時的將善兄的兩個蛋蛋整個的含在
嘴裡,善兄的腿部都動起來,看的出來他有些激動了,於是他將老婆放平把一個
枕頭放在老婆的臀部下面這樣的姿勢更容易讓他的雞巴插到老婆的子宮。

  如同時間靜止般,我眼睜睜的看著那個黑亮的雞巴一點一點的進入老婆的陰
道,直至末盡,然後他放慢動作一邊看著老婆一邊將雞巴在老婆的陰道裡一抹而
盡,如是再三,每次老婆都傳來一陣喘息聲。忽然他停下動作,老婆和他相互看
了一眼都笑出聲來了,就在此時他猛然加快動作,老婆讓他操了個措手不及,一
時間呻吟不斷。

  善兄這操了老婆百餘下後,將老婆的雙腳上肩整個的身體上半身重量全部壓
在了老婆的胯部,陰道受力的程度不斷加強,而善兄的動作幅度也越來越大,老
婆的聲音也漸漸由呻吟變成了叫聲,繼而變成吶喊,「啊……啊……快點……輕
一點…好哥哥了…我受不了了…啊……」

  善兄停下動作「你在上邊好嗎寶寶?」

  老婆起身蹲下,一衹手扶著善兄的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我在衣櫥裡也在飛
快的打著手槍,終於老婆長出一口去將他的雞巴完全的吞入陰道內,老婆開始在
上面慢慢的前後移動著。

  兩人的交合處不斷的快速摩擦著,老婆坐在上面如同騎馬一般馳騁著,隨著
動作的或快或慢,老婆的聲音也變的長短不一,終於在幾聲連續的叫喊中,老婆
緊抓著善兄的雙臂,雙眼緊閉,頭用力的往後仰。

  我太熟悉這個情景了這是老婆的高潮到了,果然老婆如同全身癱瘓般躺在了
善兄的身上,於是善兄讓老婆趴在床上,他則是趴在老婆的身後,將他黑亮的雞
巴放進了老婆的陰道內,老婆這時已經無力作反應衹是啊了一聲。

  可是這聲啊更能激起一個男人的性趣和戰鬥欲,衹見他趴在老婆身上,動作
由慢到快,力度也越來越大,每次他往外抽雞巴的時候,老婆的屁股也跟著往後
移動,好像怕是失去這根雞巴似的。

  慢慢的老婆的臀部越翹越高,而善兄也慢慢將上半身挺直,抱著老婆的腰部
不斷的用力操著老婆,老婆的反應液漸漸由無到呻吟,到咦、啊出聲,直到重新
開始隨著善兄操她的動作而不斷的擺動著。

  這樣百餘下後,老婆的動作已經變成跪在床上挺直著身子,而善兄則在後面
環抱著老婆的腰部,下身不斷往前聳動著,在這聳動中老婆的叫聲漸漸變大,老
婆由原來的騎馬者變成了現在的騎物。

  隨著善兄力度的加強,老婆終於又高潮了,高潮的同時雙手往後用力的抓著
善兄的屁股,善兄也猛地發出一陣低吼聲,臀部的線條緊繃,他也射了。

  受到此等刺激我的手槍終於失火了將滾滾精液噴在了衣櫥上,一邊噴一邊在
心中想像著善兄的精液澎湃的湧入老婆陰道,衝破層層阻礙,終於抵達老婆的子
宮,我在心中念叨著:善兄在此刻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偉大的綠豆先生繼承了
綠帽文的精髓,在此刻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來了……

  事後老婆怕我在衣櫥裡呆久了缺氧,於是帶著善兄出去吃飯了。

  我走出衣櫥看著滿床的狼藉,心中真是百般滋味,卻又說不清,但是有一點
我可以肯定我想老婆,雖然她剛離開5 分鐘,雖然她和別的男人恩愛纏綿,但是
此刻我就是突然想她了,什麼也不在乎了,就將這樣靜靜抱著她什麼也不做,就
這樣抱著。你沒有試過,你不會懂。

  當天善兄就回去了,雖然後來打過幾次電話,老婆借口我在她身邊就給回了,
我給老婆說對善兄就先涼一下再說吧,都靜靜心。

  半個月後老婆的月經如期而至。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們於是諒解
了不再互相指責對方的沒用,聽從醫生的叮囑吃著藥調養著身體。

  再以後?對不起,還沒有來到呢,或許就這樣平凡下去?或許我們會食髓知
味繼續激動一下?或許吧,明天的事,要後天才能說。嘿嘿……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