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9, 2016

【我的美母苏雅琴】(51-54)

              五十一章

   等古连撤说完,从人群中就走出一个女人的身影,道,「古连撤,古少爷,
 你好大的口气,我好怕怕哦。」

   「是你?」

   看到这阵仗,古连撤不由的微微一楞。

   此刻站在古连撤面前的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完美道极致的女人,一条紧
 裹在肉色丝袜中的修长美腿,这条腿,有着近乎完美无瑕的曲线,跌宕起伏、动
 魄惊心,银色的高跟鞋,更衬出一种尊贵典雅的气质。

   单单只是一条腿,就让人可以完全傻眼了,看看周围那些人,都下意识的犹
 如中魔一般,朝那丝袜美腿望去,目光都死死锁定那条美得炫目的长腿。

   她大约二十出头,一头乌黑闪亮的直发,瀑布般散垂在双肩,标准的鹅蛋脸,
 冰肌玉骨,气质冷艳,最为引人的,是她的眼睛,犹如秋波,含烟似水,飘渺尊
 贵,眉梢眼角,蕴含的都是骄傲,而,她裸露在空气中的一截香肩,犹如雪光萦
 绕,仿佛吹弹可破,线条极尽女姓之柔美,穿上高跟鞋,她的身高达到一米七八
 左右,身材前凸后翘,惹火至极,有一种鹤立鸡群的味道,好像九天仙女下凡。

   可是在美的美女,对周围的人来说是诱色可餐,可是对古连撤来说就不是好
 事了,因为虽然这女人还没他爸官大,他不怕,但只能怪人家有个市委书记的爸
 爸和国防部部长的爷爷啊。

   目光扫动之间,不怒自威,蕴含极强的气场,那几名垂头恭迎的彪悍男人,
 个个噤若寒蝉,似乎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别说是纨绔子弟的古连撤了。

   「古连撤,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医院里乱搞?你好大的胆子。」

   这时,那女人深深的看了古连撤一眼,那是一种从头看到脚,尖锥般,犀利
 而蕴含着淩迟解剖切片研究的目光,旋即,她嘴角掠过一抹不屑的冷笑。

   「你……」

   被眼前的女人的气场压的有点喘不过来气的古连撤,此刻,眼神中装载着一
 丝怒火,可是却有气却不敢发出,不然得罪了这个女人,他爸就倒黴了,虽然他
 是纨绔子弟,却也知道此刻不能得罪这个女人,可是一想到好事被这女人给破坏
 了,心里只是有点不甘而已。

   「你什么你,还不给我滚,如果下次在给我发现你在医院里乱搞,你就等着
 我好好的收拾你。」

   女人的语气,充满了讽刺和嘲弄的意味。

   「你……好,我滚……」

   古连撤那是火冒三丈,可是有气却不能发,只能憋屈的往下咽。

   看着离去的古连撤,眼神闪过一丝轻蔑,随后漂亮女人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
 走进了女厕所,当她走进厕所,看见一个窝在角落里默默哭泣的美丽少妇,看她
 年约二八,身形颇为高挑,特别是看到美丽少妇那一字连衣裙里面那对圆浑盈盈
 的雪白胸部,何婉就不由得点点头,此女眼神中带着一丝狐媚,漂亮的脸蛋,硕
 大的胸部,在加上一双修长洁白的黑丝美腿,怪不得古连撤那小色狼要在大庭广
 众之下做出这种事情了。

   「姐姐别哭了,坏人已经被我赶跑了。」

   何婉出口安慰道。

   「真的?」

   苏雅琴绝望的玉容流露出一种讶然的神色,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被医院宣
 布了死亡,可是过了一会却告诉你刚才的诊断是误诊。

   「恩,当然是真的,不然我怎么会进来了呢?」

   「恩,这么说是你救了我?真是谢谢你,谢谢你啊,呜呜呜呜。」

   苏雅琴一想起被古连撤猥琐的情景,就好像做出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来一样。

   「好姐姐,别哭了,现在你安全了。」

   「嗯……谢谢你……不然我……」

   「不用客气,路过不平,何况是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我
 不伸出援手就让那家夥又祸害了一个女人。」

   最后何婉安慰了苏雅琴好一会后,看到苏雅琴没事情后才离开了,做出厕所,
 女人转身朝医院门口走去,一群彪悍男人立即跟了上去。

   「女神,今天终於亲眼见了回女神,太惊艳了,真的太惊艳了,无以伦比,
 呼,出入有保镖,人又漂亮,真是极品女神啊。」

   目送何婉一人离去,一群看戏的人们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一想到如果能娶到
 这种女人,少说能少奋斗几十年啊,但是这只是能心里想想而已了。

   厕所里。

   就在苏雅琴惆怅伤感之时,裤兜里传来一个枯冷伤感的歌声,苏雅琴顺势摸
 出她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儿子打来的电话。

   「妈妈,你在什么地方?怎么不接电话?」

   刚刚接起电话,儿子焦急的声音,就连珠炮般响起。

   「噢,妈妈有事耽误了一会,马上到了。」

   苏雅琴顺口答道,当然在厕所里所发生的事情,她不想让儿子知道,毕竟都
 住院了,她不想再让儿子知道此事,不然儿子吵着要去报仇就不好了,毕竟养伤
 要紧,那可是关系到以后的性福呢,想到性福,苏雅琴脸色一红。

   「哦……是这样子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妈妈你出事了呢。」

   我听到妈妈没事后,压在心里的一颗石头终於放下。

   「恩,妈妈挂了,我一会就到。」

   「恩,那妈妈你早点来啊。」

   我道。

   挂掉电话,苏雅琴看着被撕碎的衣服,不得不再次回家一趟。

   回家后,苏雅琴把那件撕碎的衣服脱下仍在了垃圾桶里就又换了件衣服就出
 门了,当苏雅琴推开房门时,我躺在床上转头一看,发现妈妈终於来后,可是看
 到妈妈的衣服跟刚才不一样时,奇怪的道,「妈妈,你的衣服怎么变了啊?」

                五十二章

   我躺在床上转头一看,发现妈妈终於来后,可是看到妈妈的衣服跟刚才不一
 样时,奇怪的道,「妈妈,你的衣服怎么变了啊?」

   「哦,我回家的时候觉得有点热,所以洗了个澡,所以就来晚了。」

   苏雅琴尽量保持平静,语气平淡的说道。

   「哦……是这样子啊?」

   我此时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眼前的妈妈,而这表情看得苏雅琴显然有些慌张,
 但其此刻却是又无法控制眼球避开我的目光。

   被我向审罪犯一般的看着,妈妈对那件事瞒着我有点慌张,可是又不想让我
 知道,害我担忧,所以出口打断了此刻的沈默,道,「小伟,听你的话,是不相
 信妈妈喽?」

   「妈妈,你说你因为天气有点热,所以洗澡换了衣服?」

   「是啊,有什么不对的吗?妈妈骗你做什么呀?」

   妈妈无辜的说道。

   「你在说谎。」

   就在妈妈说完之后,我一脸严肃的盯着妈妈,说出了让妈妈吓了一跳的话语。

   「小伟,你干嘛突然干嘛大声?吓我一跳。」

   被吓了一跳的妈妈,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谎话被儿子知道了,故此当我一脸
 坚定的做出判断之时,妈妈的心也是突然猛跳了一下。

   「妈妈,我说你在说谎,你根本不是因为热而换的衣服。」

   听到了我的话,妈妈显然都没有料到我是如何判断出这个结论,而细想刚才
 所发生的一切,妈妈觉得也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才对,为什么儿子如此快的就判
 断出了自己在说谎呢?「哼,臭小伟,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干嘛要撒谎呀?你
 难道不相信妈妈了吗?」

   妈妈显然装作一副淡定模样,可就在她此话一出之后,妈妈立刻就见我说出
 了原因,「妈妈,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撒谎的时候耳朵会变红。」

   啊?被我这么一说,妈妈心里想着,原来我撒谎还会这样子呀?「妈妈,你
 说谎时的这一特点,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而刚才我问你怎么换了衣服的时候,我
 就知道你有问题,而我后面又问了你一遍是不是因为热而换的衣服,而妈妈你的
 耳朵比之前更红了,然后我就知道了你说的话全是谎言。」

   妈妈被我说的哑口无言,显然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着毛病,故此在自己儿
 子的质问下,这个毛病显然无从遁影。

   「妈妈,你为什么要撒谎?有什么事情需要埋着我的吗?」

   我此时死死的盯着妈妈的眼睛说道。

   被我盯的不好意思,妈妈怕自己在瞒下去会让儿子猜忌,所以只能如实的讲
 述了在女厕所所发生的情景。

   当我知道妈妈又差一点被性古的那混蛋猥琐的时候,我激动的用手在旁边就
 是一拳,因为暴怒的缘故,动作也有点大,所以腰有点撕扯到,所以我哎呦叫了
 一声。

   听到我的叫声,妈妈连忙上前抓住了我的耳朵娇嗔道,「臭小子,我就知道
 你知道后会生气,所以我才不告诉你,可是你这臭小子见我换了件衣服就问东问
 西的,好像妈妈出轨了一样,而妈妈是这样子的人吗?」

   听到妈妈见到我的猜疑,有点耍脾气了,所以赶紧盲羊补牢道,「哎呦,我
 的好老婆,我不是怀疑你,只是那时打你电话又不通,而你现在又换了衣服,在
 加上你对我撒谎,换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怀疑的吧?」

   妈妈顿时收起了笑脸,低头垂泪道,「好呀!我把心都交给你了,你这没良
 心的竟然还怀疑我,呜呜呜,妈妈伤心了。」

   说完,还掉了两滴泪水出来,一副伤心的模样。

   我听了妈妈说了缘由,知道妈妈被一个女的救了后,所以心情也没刚才郁闷
 了,此时见妈妈这样,也不管她是真是假,刮了刮妈妈的小鼻子道,「妈妈你都
 那么大了,掉眼泪,不害羞!」

   妈妈此时见我像对小孩子一样对待她,妈妈一阵害羞,但听到儿子说她那么
 大了还掉眼泪,妈妈不由得挺起了胸膛,那对丰满的娇胸就好像要从衣服里蹦出
 来一样,「死小伟,竟然这样子说妈妈,如你所说,妈妈那么大了就不能掉眼泪
 了?」

   我听了后笑笑,「好了,好了,我认错行不?」

   「不行,你那样子说我,你可要让补偿我?」

   妈妈歪着头说道。

   「那好吧,妈妈你说吧,你要什么补偿?可是我提醒你一下,让我干妈妈这
 件事我可不行了哦。」

   「嗯?让你和我干那件事的话,那叫补偿吗?你想的美。」

   妈妈带着微笑说道。

   「那你要什么补偿?对我来说,好像我把妈妈干的舒服就是最好的补偿了,
 哈哈。」

   听我的话妈妈笑了,抱住了我的头,性感的嘴唇在我的耳边吹着热气,弄的
 我痒痒的,在我欲望上升的时候,妈妈说出了要什么补偿,「放心啦,小伟,妈
 妈不会让你难做的,嗯,我要的奖赏就是……」

   我也很好奇,等着听妈妈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的补偿就是――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妈妈再我耳边说道,说完后其实她的脸早已经羞红了。

   我听了之后先是楞了一下,我哈哈大笑起来,道,「妈妈,你想给我生小孩
 了?」

   听了我的话,过了一会,妈妈幽幽的道,「是啊,其实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了,
 以前还没怎么想,直到柳雨馨那狐貍精给你怀了小孩后,我的那个想法越来越强
 烈了。」

   「可是,妈妈,你不知道,如果你有了我的孩子后,生下来的孩子,出现问
 题的几率是很大的?」

   我不由得提醒着妈妈。

   听了我的话,妈妈不由得点头,随后说道,「我也知道,可是妈妈都快四十
 的人了,再过几年,妈就老了,而妈妈作为你的老婆,也想作为一个妻子给自己
 的丈夫生一个孩子,就算生下来是弱智我也认了。」

   「老婆……」

   我叫了一声老婆后,接着说道,「妈妈,你放心吧,我们的孩子肯定会健健
 康康的,我有种感觉,毕竟上天让我能得到妈妈,老天爷怎么会那么狠心的对待
 我们未来的结晶呢?」

   「恩……希望如此吧。」

   妈妈憧憬的说道。

               五十三章

   我叫了一声老婆后,接着说道,「妈妈,你放心吧,我们的孩子肯定会健健
 康康的,我有种感觉,毕竟上天让我能得到妈妈,老天爷怎么会那么狠心的对待
 我们未来的结晶呢?」

   「恩……希望如此吧。」

   妈妈憧憬的说道。

   我此时自然也感受到妈妈的反应,见她已经充满了幻想,心里大喜,一对手,
 开始在妈妈的身上游走,从妈妈的光滑粉背到她的腰间,再到那一对让我百捏不
 厌的玉峰。

   妈妈凭我触抚,完全没有阻止我的心思,甚至,妈妈被我弄得心神荡漾,酥
 软之时,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浸人心肺的娇嗯之声。

   听见妈妈的娇吟,我双目盯着妈妈那有如迷雾一般的双眸,深情的道,「亲
 爱的老婆,等我的腰好了,保证让你怀上小宝宝,嘿嘿。」

   等我说完,妈妈便主动的献上小嘴,封住了我的嘴巴,伸出丁香小舌与我纠
 缠了一下她才分开,埋首进我的胸膛,声音有如蚊子一般的道,「不要说了……

  你先养伤要紧,知道吗?不要老是想着这种事,你这小坏蛋。「

   「冤枉啊,是妈妈你穿的太性感,你看看,你那对奶子都快从衣服里蹦出来
 了,弄的我好想吃呢。」

   「别、别说了,你这臭小子。」

   妈妈此时被我说的有点脸红了。

   「呃?为什么啊,妈妈?我只是实话实说啊?你的奶子是好像要蹦出来一样
 啊。」

   我故作不明白,沖妈妈笑道。

   「啊……」

   在我得意忘形之际,妈妈猛的用手抓住了我的阴茎,佯怒的道,「叫你在说,
 叫你在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该好好养病?脑子里老是想着这种事怎么行?」

   「疼、疼疼疼,妈妈,你快放手啊,弄坏了我怎么孝顺你啊?」

   我忍着疼痛求饶,妈妈那双洁白玉手此刻死死地抓着我的阴茎,而且抓的力
 气也蛮用力的。

   此刻病房中,妈妈抓着我的阴茎,我仰起头一边咬着牙,在外人看来好像就
 是妈妈再为我打飞机一样。

   而林诗诗走进来就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小手按住了小嘴,吃惊地道,「阿姨,
 你们……」

   听到有人,妈妈连忙啊的一声,放开了抓住我阴茎的手,而脸上满是潮红。

   我的阴茎得到了解放,转过头看到是诗诗的时候,我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道,
 「诗诗,你来了啊?」

   「恩,来了,只是……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啊?是不是啊,老公?」

   林诗诗此刻很平静,根本看不出来是不是生气还是高兴。

   没等我回答,妈妈就知道林诗诗误会了,赶紧辩解道,「诗诗,我没给那臭
 小子打飞机,你误会了。」

   什么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越解释越是越描越黑,林诗诗大度的道,「阿
 姨,你不用解释什么,我猜肯定是王伟逼着你给他打飞机的是吧?」

   说完,然后转头盯着我恶狠狠的说道,「死老公,臭老公,腰闪了还不好好
 休息,脑子里全是色情玩意,连住院了还不老实,我看啊,你这腰肯定是在外面
 跟女人搞的时候弄伤的。」

   妈妈听了林诗诗的话,好像也有点茅塞顿开,对啊,我说怎么儿子干着干着
 就突然腰闪到了?肯定是在外面搞的太厉害了,用腰过度才导致伤到腰了,想完,
 妈妈就有点幽怨的看着我,你说在外面搞也就算了,还搞的腰也闪到了?看着妈
 妈和诗诗两双眼睛看着我,我举起双手坦白道,「我坦白好了吧?不要用那种眼
 神看我了,我都说还不行么?」

   妈妈和林诗诗异口同声道,「说!」

   「我上课时收到个短信,说是你的女人在我手里去缘来是你宾馆,不然后果
 自负,当时我以为是你们被绑架了,所以我拦了辆车就去了,到了目的地后才发
 现一个女的躺在了床上,当我走过去看的时候,竟然是范阿姨。」

   说完我咽了下口水,接着说道,「当我发现是范阿姨后,我就知道事情没有
 那么简单,所以准备带着范阿姨离开,可是推开门就发现了几个混混拦住了我的
 去路,这时我知道不上没办法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最后我带着范阿姨成
 功突围,只是我的腰那被某一个混混打到了一下。」

   听到这,林诗诗插嘴道,「你的腰是被那个混混造成的?」

   我遥了遥头,道,「不是,听我说完,当我范阿姨离开后,我拦了辆车就离
 开了,车上,我不知道范阿姨竟然被那些人喂了春药,就在车子上,范阿姨就发
 作起来,死死地抱着我,又是亲又是摸的,还说些淫言浪语,后来我没办法,我
 知道吃了春药后如果不合体的话,会把人弄成傻子的,所以我就带着范阿姨开了
 间宾馆,然后你们都知道了,只是我低估了那春药,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掉
 了范阿姨的春药,最后的结果就是我的腰有点伤到了。」

   看到我不说话了,林诗诗道,「说完了?」

   我摊了摊手道,「说完了。」

   此时妈妈插嘴道,「小伟,那你怎么不早说,你早说的话,妈妈也不会缠着
 你了?你这臭小子,就知道逞强,现在好了吧?闪到腰了。」

   我摇摇头道,「妈妈,如果让我再次选择,我还是会干妈妈你的,谁叫妈妈
 你当时是那么的诱人呢?」

   妈妈一听,脸色羞红,看了看林诗诗,然后对我说道,「臭小子,瞎说什么,
 也不看看有人没人?」

   看到妈妈不好意思了,林诗诗笑道,「阿姨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老
 公的女人,我也是老公的女人,何况你还是我的婆婆,我讨好你还不急呢,怎么
 会笑你呢?」

   妈妈一听,脸上布满了红色,逃也似的离开了病房,只听见离开时说了句,
 「我去给你们买饭。」

   看到妈妈离开了,林诗诗道,「好了,婆婆也走了,我也该说正事了,听我
 的保镖说,当她们找到你妈时,有一个女人抢先救了婆婆。」

   「你知道是谁吗?」

   女人?想不到妈妈是被一个女人救的,我还以为是妈妈被诗诗的人救的呢?

   可是妈妈当时怎么不说?(苏雅琴心道:那么漂亮的女人,让你臭小子看到
 肯定又要腿软走不动路了,何况多个情敌多不好啊?还是别告诉你的好,呵呵。

   )听我的话,林诗诗摇摇头,道,「此事我也不清楚,而我的保镖还是听周
 围的人说的,只知道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而且家室肯定也不错。」

   家室不错?漂亮女人?听到这里,我道,「等下我问问妈妈,那女人救了我
 妈,非要上门谢谢一番不可,没有她的援助之手,我妈可危险了。」

   林诗诗的小手抓着我的肉就是来个180度旋转,道,「老公,你在想什么
 呀?是不是在想救婆婆的那个漂亮女人?」

   「是啊,啊……没有,好诗诗,你快放手啊……疼、疼疼……」

   林诗诗稍微放松了力气,道,「恩?到底有没有?老实说!」

   「没有,我没有想。」

   我撒谎道。

   而林诗诗则扁扁嘴,没有说话,松开了手道,「老公,我允许你花心,可是
 我在你的面前,最好不要想别的女人?知道吗?不然……后果自负!」

   我插嘴道,「我妈也不行?」

   林诗诗道,「婆婆可以!」

                五十四章

   羞的跑出去的苏雅琴此刻来到了医院的食堂准备打点饭菜回去,可惜现在已
 经是五点了,看着那些剩下来的菜,苏雅琴就打消了在食堂买饭的念头。

   苏雅琴走出食堂,来到了医院外面,她发现就路边的一家杂酱面馆在营业,
 走进了面馆,苏雅琴道,「有人吗?」

   「哎……来了。」

   店铺里面有位女孩的声音答应着,然后就是踏着细碎的脚步走了过来。

   「女士,想吃点什么?」

   服务员问道。

   「嗯……你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苏雅琴问道。

   「这是菜单。」

   服务员把菜单递上前去,苏雅琴一手接过。

   「我们这里比较拿手的特色就是老北京卤煮牛肉杂酱面,远近是出了名的好
 吃。」

   服务员推销着。

   苏雅琴翻了翻菜单,就递还给了服务员,然后微笑道,「好的,那就来三碗
 你说的卤煮牛肉杂酱面吧,还有我需要打包,谢谢。」

   「好的,马上就来,请稍等。」

   服务员微笑着接过菜单,转头朝里大喊道,「三碗老北京卤煮牛肉杂酱面,
 打包。」

   带着买好的炸酱面来到了病房,推门进去,把三份面从袋子里拿出来,苏雅
 琴道,「去食堂买没饭了,然后我随便买了点,看看好不好吃先?」

   「唔……味道还不错。」

   妈妈边吃边点头道,我和诗诗笑笑,他也动筷了,这杂酱面还算可以,他也
 喜欢。

   吃完面,诗诗呆了一会就告辞回家了。

   等诗诗走后,也没继续多说什么,妈妈接着把手里的苹果削好,递给我,
 「小伟,吃个水果吧。」

   「好……」

   我接过苹果,就开了句玩笑,「那啥,这可是妈妈亲自削的苹果啊,多少钱
 一个?哈哈哈……」

   「快吃,少贫嘴。」

   妈妈就横了我一眼。

   「好。」

   房间里很安静,没开灯,孤男寡女的,我就感觉到一丝淡淡的暧昧,恩!氛
 围挺不错的,我就拿着苹果咬了起来。

   妈妈在一旁看着我吃苹果,很开心的样子。

   吃完苹果,妈妈就赶紧殷勤的把苹果核从我手里接过来,连带苹果皮一起扔
 到垃圾篓子里,然后用纸巾替我擦嘴角上的苹果渣。

   「唔……我自己来吧,妈妈。」

   「别动,你身体根本动不了,做啥都不方便,还是让我来吧。」

   妈妈就轻声道。

   妈妈很是细心的替我打理着嘴边的苹果渣,此时,两人头和头,脸和脸距离
 这么近,朦胧的夕阳中,我就看到妈妈那张美丽的脸上,盛满了开心和专注。

   我脑袋突然往前一凑,嘴巴就飞快的在妈妈唇上亲了一下,然后赶紧把头挪
 开。

   「唔……」

   妈妈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她没想到我忽然来这么一下,就这么嘟囔了一句,
 然后就跑去垃圾篓子那边扔纸巾了。

   看着扔垃圾去的妈妈,转身刹那的风情,我嘿嘿一笑,纤细的腰际,浑圆的
 美臀,而那浑圆的翘臀一扭一扭的,我鼻息渐渐浓重起来。

   一想到妈妈白天在学校教书,拒人于千里之外,晚上却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
 娇喘呻吟,忘乎所以的大叫着「老公」,这尼玛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就这么随便一想,我胯下就有反应了。

   我只是腰受伤了,那个部位可是一点也没被波及的,于是,我就装模作样的
 问了一句,「妈妈,今晚你啥时候回去啊?」

   妈妈轻轻应了一声,「干嘛?妈妈晚上就在这儿守夜了。」

   「守夜啊?那妈妈你明天不上班了?」

   我说道。

   「没事儿。」

   妈妈又在我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反正我已经向白校长请假了。」

   「噢,那我就要麻烦妈妈来照顾了?」

   我嘿嘿的笑了一下,「那啥,妈妈,你唇上有粒苹果渣,你处理一下。」

   妈妈嘴唇上好端端的怎么会有苹果渣?还不是我刚才嘴上给直接弄上去的。

   妈妈脸又红了一下,赶紧抓起一张卫生纸擦了一下嘴唇,擦完后妈妈对我说
 道,「小伟,我帮你擦身吧,擦完早点休息。」

   要知道,现在是大热天,我虽然躺在床上没怎么走动,但是身上还是出了汗
 的,我现在不能起身,因此不能洗澡,但身上汗濡濡的,很不舒服,时间长了还
 容易生痱子,所以每天晚上都必须擦身的。

   「好。」

   我也觉得身体上黏糊糊的了,所以听到妈妈要给我擦身,我很爽快的答应了。

   「唔,你等等,妈妈先去打水。」

   「唔……」

   我周身都热了起来。

   很快,卫生间就传来热水器喷头出水的声音,然后是用不锈钢盆子接水的声
 音。

   不多时,妈妈手里就拿了一个热气腾腾的不锈钢盆子出来,里面装满了从热
 水器里放出来的温热水。

   「要擦身了……」

   我大脑皮层充血,鸡巴都微微抬头。

   妈妈端着盆子走到病床前,把盆子轻轻放在凳子上。

   「小伟,我给你擦身了,我把被子拉开来了?」

   「恩……」

   事已至此,妈妈右手直接一掀,把被子全部掀开,于是,我就全部暴露在妈
 妈的视线中。

   「啊?」

   看到我高高竖起的阴茎,妈妈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一张脸完全就跟喝醉了酒
 似的酡红酡红的。

   「对不起啊,妈妈,我……」

   这时,妈妈心慌意乱的扫着我的上身,她看到儿子宽阔的胸膛,结实的肌肉,
 鼻子里忽然就嗅到从儿子身上冲过来的强烈的汗味儿和男人体味,她大脑皮层轰
 的一下就燃了起来,芳心颤抖,心乱如麻,那啥,也还有一些心猿意马。

   不过很快,妈妈就暗骂一声自己骚货,一看到儿子的身子就发浪了。

   妈妈又看了看儿子腰部一层层包裹着的纱布,因此她内心最柔软的部位,被
 一种汹涌莫名的情愫给触动了,她眼睛里的光泽变得柔情似水起来,呢喃道,
 「小伟,你的腰还疼么?」

   我见状,忍不住装模作样的哼哼了一声,「还好,不乱动就不疼。」

   「那我帮你擦擦先。」

   说完妈妈就轻轻欠身,十分仔细熨贴的用热毛巾,在我肌肤上,仔仔细细,
 一分一毫的擦拭起来。

   妈妈的动作很温柔,下手很轻,毛巾的热度刚刚好,我就感觉到,被毛巾擦
 过的地方,热乎乎的,痒酥酥的,非常舒服,目光再一扫,就看到替自己擦身的
 妈妈,她俯着身,那饱满的峰峦微微往下方垂着,更强调出了她的硕大,我眼皮
 子稍微一瞟,就能够看到妈妈衣服里面的一片春光。

   那道深深的沟壑,以及那片耀眼的雪白。

   尼玛……真要命啊!我就感觉到自己生理和心理上,简直都爽到了极点!痒
 到了极点!也冲动到了极点!病房里很安静,根本不会有人来打扰。

   安静到让我能够听到妈妈的呼吸!这时,妈妈又把毛巾放在盆子里打湿,拧
 干,然后开始在我胸前轻轻擦拭起来。

   妈妈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就这么擦呀擦的,就擦到我胸前的两个小小的凸点
 上了。

   一般来说,就这个位置,是女人的一个敏感点,一旦刺激一下,一般女人是
 受不了的。

   可是,这个位置同样也是男人的敏感点啊!妈妈很温柔,擦拭得很仔细,因
 此,一波波电流般的剧烈快感,就沿着那两个小凸点,传递到我周身,令我通体
 舒坦的同时,神经又紧绷起来,忽然,我就舒服得想要呻吟起来!我全身一抖,
 在快要叫出声的时候,用右手死死摁住自己的嘴巴,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啊?」

   妈妈因此就赶紧停下动作,惊慌失措的看着我,「小伟,我弄疼你了么?」

   「唔……」

   我把摁住嘴巴的右手拿开,嘴里口水滴答的,「呼……呼……妈妈,没,不
 疼,不疼,你手法好温柔,我好喜欢,恩,你继续,继续,我…我好舒服……你
 绝对比那些护士干得漂亮……你继续……别管我……」

   「噢……小伟,你要是感到疼,你马上告诉我。」

   妈妈微微松了口气,又把毛巾放到盆子里蘸水,拧干,然后开始替我擦拭小
 腹,肚脐眼,特别是擦肚脐眼的时候,我简直爽爆了。

   「嗯……唔……」

   我竭力的用右手摁着自己的嘴巴,才不至于发出呢喃声,而我胯下的阴茎也
 凶猛的抬起了头,有了狂暴的反应。

   那条蓝白条纹的病号长裤,裆部就直接撑了起来。

   妈妈一下子就看到我那狰狞的反应,因此她动作一下子就僵住,全身血液乱
 窜,脖根都红了,她就把毛巾往盆子里一放,「小伟……剩下……剩下的……你
 自己来,你自己擦,好么?在我擦的话,我怕你又要冲动。」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哪里肯放过妈妈?「妈妈,你继续帮我擦吧?」

   我厚着脸皮要求道。

   妈妈显然是有点犹豫,就用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没吭声。

   「妈妈……老婆……宝贝……你帮帮我嘛……」

   我感觉我简直绝了,已经骚到了极致,我竟然用哀求的口气对妈妈连连说道。

   「妈妈……帮帮我吧……我擦不着啊,不方便,你就帮帮我吧,我下面穿着
 裤子,闷了一天,好多汗水啊,很不舒服啊……妈妈……妈妈……」

   我不停的叫唤着。

   叫着叫着,就把妈妈的心给叫软了,叫酥了,叫麻了。

   我的声音是很温柔的,再加上点苦苦哀求的味道,竟然就对妈妈形成了一种
 蛊惑般不可抗拒的诱惑!当然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换成其他任何一
 个男人,只要在妈妈面前用这种语气说话,提这种要求,那妈妈当场可能就会是
 另外一种情况了。

   但是我用这种语气和近乎撒娇的态度对妈妈说这种话,嘴巴里肉麻兮兮的叫
 唤着,这倒是令妈妈不但不恶心,而且还抗拒不了,被叫得周身都软化了,心也
 软化了,心里居然就涌起一种做什么都愿意的被征服的感觉。

   所以说,世事无绝对,主要是看人,人和人感觉到位了,再恶心再肉麻再幼
 稚的事情,都是很有意义的嘛。

   「嗯……」

   妈妈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就双手轻轻搭在我腰上,要去脱我的裤子。

   我大喜道,「妈妈,你真好,我就知道妈妈你对我最好了。」

   而妈妈现在也没犹豫什么,很是温柔很是舒缓的把我那条病号长裤,给顺利
 的脱了下来……我的内裤是一款印着大象图案的卡通四角内裤,而且现在我的阴
 茎,也是像大象的鼻子一样,长长的。

   看见我把内裤顶的高高的,妈妈只觉得自己全身血液轰轰轰的燃烧滚动着。

   看到狰狞的阴茎,心里面又是羞涩,又是慌乱,又是紧张,她也很想那阴茎
 插进蜜穴,可是一想到我的腰,刚刚上升的那股欲望就烟消云散了。

   妈妈就坐在床沿上,把我的右脚放在大腿上,然后就用手里的毛巾在我的脚
 趾缝里揩擦着。

   我就这么躺着,看着妈妈的每一个动作。

   脚趾缝隙传来的温柔温暖的感觉,让我舒服的真想叫唤出来,让我有一种做
 皇帝般的惬意和爽感。

   要知道,现在替我擦脚的,不是什么丫鬟,不是什么夜总会的小姐,不是什
 么没来头的女人,而是我的妈妈,而且还有另外一个称呼:老婆,此时的我心里
 面真的爽爆了。

   所以说,我那狰狞的阴茎,根本就消停不下去,就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越
 来越坚挺。

   而且,现在裤子都脱了,我心里就完全放开了!因此,就在妈妈擦着擦着,
 我忽然右脚一抬,脚尖就在妈妈挺茁饱满的峰峦上触了一下。

   隔着衬衣,依旧感觉柔软而充满弹姓。

   「啊……」

   妈妈没想到我忽然来这招,一下子就僵住了,被我触到的部位,一股麻酥酥
 的电流就蔓延开去,令她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妈妈脸色一红,冲着儿子就一瘪嘴,「小伟,你、你别这样,跟你说了多少
 遍,养伤要紧,伤好了妈妈还不是随便你胡来?」

   本应该是一句愤怒训斥的话,但是说出来软绵绵的,没底气的,还尼玛有点
 媚态横生的味道。

   「呃……妈妈,我刚才是膝关节颤抖了一下,神经反射,不好意思,不好意
 思。」

   我恬不知耻的说道。

   「臭小子……」

   妈妈低骂了一声,竟然继续给我擦着。

   然后我并没有急着继续去撩拨挑逗妈妈,老老实实的让妈妈把双腿给擦完了。

   「好了,擦完了。」

   妈妈红着脸对我说道,她那清澈的眸子中,忽然掠过一抹幽怨,「小伟,下
 次不准在起色心知道了吗?这次就放过你,再有下次我可不放过你。」

   「妈妈,可是我爱你啊。」

   我一句话就把妈妈的话给堵了回去。

   「行了行了,别说了,好肉麻啊。」

   可是心里就跟灌了蜜饯似的,甜得不行。

   「嗯,妈妈,还没擦完呢……」

   我就冲自己愤怒的阴茎努了努嘴。

   「唔……」

   妈妈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她本能的摇了摇头,「小伟,那里就算了,我怕
 你又上火。」

   「噢……」

   我装作很失望的摇了摇头,「妈妈,你过来帮我一下,我有点不舒服。」

   「恩。」

   妈妈就凑过来欠身,刚想把我的身子挪一下,赫然之间,我以迅雷不及掩耳
 之势,右手直接摁住妈妈的头,把妈妈的头往自己脸上一靠,然后我嘴巴顺势往
 上面一凑,嘴对嘴,妈妈嗡的一下,大脑就一片空白!全身犹如雷击!我趁虚而
 入,舌头直接分开妈妈的芬芳香甜的小嘴。

   「唔……」

   妈妈想挣开,但是忽然想到,我是伤员,自己如果用力挣扎的话,肯定会弄
 到我的腰,再说了,我这个野蛮的强吻,以及那流氓般的舌头,给妈妈带来了强
 烈的快感,因此妈妈挣扎的念头刚刚生起,就被扑灭,她鼻腔里,嘴里,全部都
 是我的气息,然后她整个人就软了。

   我趁机用右手将妈妈的身子轻轻搂住,舌头就拨开妈妈的贝齿。

   我找到了妈妈的舌头,卷、吸、撩、舔,这些都是实战出来的,因此就令我
 熟练的掌握了这一套动作的要领和精髓。

   妈妈这个这个如狼如虎的年龄,哪里受得了我的撩拨?初时躲避了几下,后
 来在意乱情迷中,就不由羞得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抖着,舌头一点一点地回
 应着,我只感觉到湿湿的、滑滑的,甜甜的,味道好极了,更重要的是那种心理
 上的征服感和成就感,我的裤子不由绷紧了,并且也感觉到妈妈的脸开始发烫了。

   我贪婪的吻着怀中的妈妈,直到妈妈因为缺氧而近乎窒息,我这才分开嘴,
 一线晶亮的口水,牵在两人唇间,不知道是妈妈的,还是我的,亦或者二人混合
 的。

   「臭小子……好坏啊……腰伤了还挑拨我……」

   妈妈又羞又气。

   「那我就再坏一次了。」

   不由分说,我再度大力的吻上,妈妈连气也没来得及喘,嗯的一声,两条炙
 热的舌头又交织在一起,这一回,妈妈不由自主的迎合着我,两人开始品尝着爱
 的果实。

   这一次,我的手开始动作了,在妈妈后背轻轻抚摸起来,妈妈被抚摸的娇喘
 连连,循序渐进,慢慢的,我的手终于转到前面来了,一只右手掌覆盖着妈妈饱
 满茁挺的峰峦……「唔……」

   妈妈喉咙间迸发出来一声轻吟,身躯抖动了一下,然后也就不再挣扎了,良
 久……妈妈已经整个人躺到床上,她把头轻轻枕在我胸口,妈妈的衣服纽扣,已
 经被我解开了一大半,我把灯关了。

   病房里一片漆黑。

   我能够感觉到妈妈的彻底顺从,她乖乖的躺在我胸口,用指尖在我胸膛上画
 着圈圈。

   「你个臭小子,跟我,跟我来这招,腰伤了也不老实……」

   妈妈柔情满溢的道。

   我胡乱答应了一声,右手忽然往下一探,就摸到了妈妈牛仔裤的纽扣,解开
……「不行……」

   妈妈惊叫一声,双手直接把我的右手给死死抓住,双腿夹紧,「小伟……别
……别碰那里……」

   「妈妈,我忍不住了……」

   我喉咙里迸发出来粗重的喘息。

   妈妈抓住我的手,用近乎央求的口气道,「小伟,别碰……别碰那个地方…
 …」

   「妈妈,我爱你。」

   「小伟,我求求你了,那里等你伤好了在给你碰……」

   「妈妈,我就摸一摸,妈妈,让我摸一摸吧。」

   「小伟,为了你的腰,你不要那么急好么?」

   「妈妈,我真的就只摸一下……」

   「小伟,你不要这样子好么……唔……」

   我没有再给妈妈任何说话的机会,我用嘴直接堵住了她的嘴,我粗鲁的将自
 己的唾液喂给了妈妈,然后我继续向下吻,吻遍了妈妈的脖颈,然后是她的……

  当我吻着妈妈的胸时,妈妈全身所有力气好像都丧失了,整个人又烫又软,
 像根煮熟的面条。

   我趁机把妈妈的牛仔裤纽扣给解开了,伸手进去……「唔……唔……」

   在我熟练的撩拨下,妈妈再度体验了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疯狂的,深入
 骨髓的麻痒和痉挛!妈妈整个人都伏在我怀中,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胸,身体打
 摆子的起伏着。

   在最关键的时候,妈妈右脚猛然一蹬,忽然用嘴死死咬住我胸口的一块肌肉,
 鼻子里发出粗重的闷哼声,当一切结束后,妈妈伏在我胸口上娇喘着。

   我把湿漉漉的手,在妈妈衬衣上擦了几下,「妈妈,你下面的水可真多啊?」

   「你现在满意了吧?你这个臭小子,你这个坏蛋,坏蛋,好羞啊。」

   「嘿嘿,老公让老婆舒服,有什么好羞人的?」

   我恬不知耻的笑着。

   当然,我受制于伤体,并没有对妈妈做那件事。

   不过,除了不能做之外,可是除了插之外,口交也能解燃眉之急啊?那时我
 忽然摁住妈妈的头,往下面一推。

   猝不及防之下,妈妈涂了水晶唇彩的嘴唇,恰好就贴在我那根暴怒的阴茎面
 前。

   「啊……」

   妈妈轻声的惊叫一声,连忙抬头低声说,「小坏蛋,你想干嘛?」

   我有些委屈的道,「憋得难受啊,亲爱的老婆,帮帮我,你最好了。」

   妈妈慌张的说道,「这地方不行啊,等会护士进来怎么办?」

   妈妈不说这个话,我兴许还会放过她,可这么一说,我便觉得异常的刺激。

   所以,我很坚决的又按了按妈妈的头,妈妈哀求的看了看,发现我没有丝毫
 妥协的意思,因而她脸上泛起两坨嫣红来,用妩媚的眸子扫了我一眼,最终顺从
 的伸手掏出我的阴茎,张开小嘴凑了上去。

   「咕!」

   的一声,妈妈就把我的阴茎含进她的口里,我感到妈妈的小香舌在卷弄着我
 的大龟头,一阵舒爽的快意,使我的阴茎涨得更粗更长,上下套弄了几次,最后
 张大小嘴,干脆将我整个阴茎含进嘴里。

   我被妈妈这种将整个阴茎吞入口中的口交,刺激得龟头红赤发涨,阴茎暴涨,
 那油亮的龟头一抖一抖地在妈妈的口里直跳着。

   我躺着享受妈妈吹箫的服务,阴茎一阵阵的抖颤跳动着,妈妈红唇一张,又
 吸住我的龟头,一阵拼命地吸吮。

   我不由得爽着道,「对……快……妈妈……用……用力的……吃……吃我的
……大鸡巴……啊……好爽……喔……」

   听了我的淫叫,妈妈好像也受到了鼓舞,这时拼了骚劲,不怕顶穿喉咙似地
 含着我的阴茎套弄着。

   十几分钟后。

   赫然,病房门扭动的声音响起!有人进来了!强烈的刺激之下,我腰一挺,
 身子一抖,龟头上的马眼一松,一股精液狂喷而出,都射进妈妈的喉咙里。

   门开了。

   护士MM走了进来。

   妈妈嘴里含着精液,慌忙的站起来,本来想朝卫生间冲,可是却和护士MM
 来了个面面相对。

   妈妈想死的心都有了,实在没办法,妈妈就咕咚一声给咽了下去。

   「苏女士,你刚才喝了酸奶了吧?您那里?」

   妈妈唇边残留着一滴精液。

   酸奶?妈妈差点崩溃了!妈妈转头过看着我,眼睛里似笑非笑的味道,有生
 气和埋怨的潜台词。

   「呵呵。」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那啥,妈妈,你嘴角有酸奶,去厕所洗掉呗?」

   妈妈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我一眼,然后伸出舌头,轻轻一舔嘴角,这个动
 作,简直又差点让我暴走了。

   护士MM站在妈妈背后,没看见妈妈脸上的表情,就直接走过来,把放着检
 查仪器的盘子往桌上一放对我说道,「王先生,列行检查,看看你的腰好点没。」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