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1, 2016

【臀】第十一章收获?(3 )

  自从那天,林兵和妈妈有了亲密的身体接触之后,两人之间便开始氤氲起一
种朦胧的气氛。

  对于妈妈来说,这氛围实在是尴尬,每次对上林兵不怀好意的目光,妈妈总
是要恶狠狠地瞪回去,在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妈妈忍不住时更要骂上
一句色狼!

  不过,对于林兵来说,他却格外享受现在这种不痛不痒的报复,这在他的计
划中早已预料到,一来妈妈对男人的嗔怒别有一番风味,二来或许连妈妈自己都
没想到,这时间一长,虽然眼里瞪着,嘴里骂着,却都成了一种软弱无力的撒娇,
竟全成了风景。

  又过了两三天,林兵估摸着时机差不多成熟,开始找机会与妈妈进一步接触。

  碰巧我这几天被王强的动作大片洗脑,上课萎靡不振,作业也是马马虎虎,
林兵就像是猎人,一下子捕捉到了我的状态,抓住机会,向妈妈露出他邪恶的獠
牙。

  一天中午,天气已经有了夏日的燥热,窗外绿茵茂盛得像是青少年的阴毛,
开始肆无忌惮地疯长,一只只麻雀躲在这些阴毛似得阴影里,自顾自地胡乱大叫,
扰了一方太平。

  语文1组的办公室里此时两个女教师已经回宿舍休息了,只剩下还在勤勤恳
恳批阅作业的妈妈和看似在辛勤工作却心怀鬼胎的林兵。

  林兵一会儿看看时间,一会儿又偷偷瞄着妈妈,手中的比不停敲打着腿,盘
算着该如何下手。看着眼前胡乱放着的作业,林兵灵机一动,不如就这般这般。

  林兵自然是想起在我的学习上做些文章,只见他找出我的作业,先是格外认
真地分析了一下,然后心中算计一番,转过头,皱着眉头,看着妈妈,一副恨铁
不成钢的样子,说到:「慧心老师啊,你过来看看,你家乐天最近学习很不在状
态啊,看这作业做的,我很担心他的学习啊!」边说,边不停用手指着他早已打
好的红叉。

  那边的妈妈,一听是与自己儿子相关的事情,顿时认真起来,看着林兵一副
焦急难耐的表情,自己是关心则乱,赶紧跑到林兵身边,焦急地说到:「色狼,
怎么回事?」

  林兵也是习惯了妈妈对自己的称呼,心想迟早要让她变成自己胯下的小绵羊,
可是眼前还是要先忍着内心的欲火,他指着手中的作业,无奈地说到:「慧心老
师你看,你也是做老师的,这些都是基本点,都是重点,我上课也是一再强调的
内容,可是你看看你家乐天做的却都是错的。」说完,林兵把作业递给妈妈,然
后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打量着眼前的清凉美人,妈妈今天穿着一天淡绿色的连衣
裙,粉嫩淡雅的脖颈,白洁如藕的胳膊,以及那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成熟美腿,
都一一展现在世人眼前,一副不迷死人不罢休的样子,在林兵眼里妈妈这副打扮
既有校园女生的青春,却更透露着成熟女人经历世事后的韵味。

  妈妈接过林兵手中的作业,甚至忽略了林兵有意在她手上的滑动,更不用说
林兵淫荡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作业,妈妈脸色一点一点沉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这么基础简单的题目自己家的乐天怎么都做不出来,这不是他应有的水平啊。

  妈妈脸上挂满了焦急,急着想找出原因,迫切地问道:「林老师,依你看这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林兵不慌不忙地戏谑道:「刚才谁喊我色狼,现在知道叫林老师了?」

  妈妈俏脸一红,可也不吃林兵这一套:「说你色狼冤枉你了吗,快说说看,
不然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妈妈嗔怒地跺了跺脚,胸前的柔软也跟着在束缚中
不情愿地变了变形。

  林兵也是情场老手,对付妈妈自然有一套:「哎呦,我的大美女老师,看你
说的,我还能真不说吗,不就开个玩笑吗,看你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样子。」

  妈妈咬了咬嘴,瞪了一眼林兵:「还不快说,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我家天
乐的学习不可能这样的。」

  林兵端起桌上的茶杯,小抿了一口,放下后悠悠地说到:「其实啊,慧心老
师也不难理解,你做老师也应该知道,像你儿子这个年纪的孩子荷尔蒙旺盛得很,
正是对女性好奇着迷的时候,很可能他是对哪个女孩子想入非非了,或者……」

  「或者什么?」妈妈接口道。

  「或者对她的妈妈……」林兵一脸猥琐地看着妈妈的俏脸。

  「你瞎说什么呢?」妈妈用作业一下打在林兵头上。

  林兵装痛道:「啊呀,啊呀,别打了,疼。我就开个玩笑啦,谁叫慧心老师
你这么漂亮迷人,你要知道你写身材是个男人就能心动啊,何况你儿子天天面对
你……」

  妈妈本来要住手,听完打得更凶了:「你还不正经?打死你。」

  林兵可不在乎这点疼痛,妈妈越是这般打闹,越是能给林兵制造与妈妈身体
接触的机会,林兵大叫道:「啊,谋杀亲夫啦!」

  「滚蛋,快闭嘴,瞎叫什么,让别人听到不好。」妈妈羞红了脸。

  「放心慧心老师,这个时间点没人会听到的,再说我还想让别人听到呢,我
做梦可都想做你的亲夫呢!」说着抓住妈妈刚要落下的小手,眼睛含情脉脉地看
着妈妈。

  妈妈被林兵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单纯的她怎么会是林兵这个老狐狸的对手,
妈妈赶快抽出被林兵大手握住的小手:「你个大色狼,死不正经,整天竟瞎说,
还不赶快说正事?我儿子的事到底怎么说?」

  林兵也是见好就收,开始帮妈妈分析到,与其说分析不如说瞎扯淡:「慧心
老师,青少年在这个阶段成绩下滑很常见的,你也是做老师的,见得也不少吧,
但一定要处理好,不然对孩子的未来伤害很大啊。」

  妈妈脸色由红润渐渐恢复正常,刚才如小鹿乱撞的心绪也平静下来,本来听
着林兵前半段话有些放心下来,可是林兵后半段话又让她把心提到嗓子眼,妈妈
皱着绣眉问到:「那林老师,你有什么好办法处理吗?」

  林兵有个屁的办法,学生的死活从来不是他担心的,但嘴上可少不了花炮:
「慧心老师你放心,这件事可大可小,我也有这么多年的经验了,特别在处理男
生青春期问题上,这件事交给我,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健健康康,天天向
上的儿子!」

  妈妈听了林兵的承诺,想到林兵确实也有很多年教学经验,心渐渐放了下来,
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扭捏地出声问到:「那,那你先前说乐天,他,他,那个…

  …「说到这妈妈却说不下去了,内心有一万种羞涩。

  林兵却是能察言观色,一脸安慰地微笑,说到:「慧心老师,没什么不好意
思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问乐天会不会真对你感兴——趣对吧?」林兵
故意把兴字拉长。

  妈妈听了林兵的话狠狠给了他一个白眼,却不能不承认这就是她想问的,妈
妈叹了口气道:「那你说会吗?」

  林兵隐蔽地笑了笑:「慧心老师你放心……当然,,,会的!」

  妈妈被林兵说得忽下忽上,到最后只剩下慌乱:「啊,怎么可能,不会的!」

  林兵意味深长地说到:「慧心老师看来你还是不了解这个时候的学生啊,男
生在这个阶段最感兴趣的就是女性,而离他们最近的女性就是他们的母亲或者姐
妹,如果说有个黄脸婆,水桶腰,大粗腿的妈妈这也就算了,可是慧心你也知道
自己的条件……对不对?」

  妈妈迟疑了一下:「我哪有什么条件……」脸却有些羞红。

  「慧心老师,我们现在都在一条战线上了你还这么不放心我吗?你我都知道
的事实,你就不要谦虚了,推辞对解决问题有用吗?」

  妈妈被林兵说得一惊一乍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却隐隐承认了自己和林兵
的统一战线。

  林兵把妈妈的反应尽收眼底:「慧心,你看,你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
丰乳肥臀是中国传统的女性形象,更是母性象征,别说是对未经世事的青少年,
对我们这些成年人都有很大杀伤力,我每次看着你都会觉得心惊肉跳。」

  妈妈出奇地没有反驳,听到后面根本不敢再看林兵,林兵接着说:「所以啊,
你儿子天天面对着你,怎么可能不好奇,不动心?」

  「那,那该怎么办?」妈妈无措地问题,林兵此刻宛如成了她最后一根稻草。

  「不是说了吗,都交给我,你放心!」林兵拍拍胸口保证道。

  「那,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这个……」

  「什么?」妈妈似乎看出林兵的为难,开口问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不是,不是,我是怕你不方便。」

  「到底什么事,大男人不能痛快点吗?」妈妈急切地问道。

  「我需要你配合着看看乐天究竟是哪方面的问题,这事不太好办。」林兵接
着装作犹豫状。

  「什么事这么难?」妈妈问道。

  「你要搜集一些你儿子对异性,甚至对你关注的证据。」

  「这有什么难的,需要怎么搜集?」

  「对于异性,这个自然好办一点,你就多留意你儿子的物品,一些日记什么
的,还有他电脑里的上网记录,播放记录,我这么说你懂吗?」林兵循循善诱道。

  妈妈还真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无知地看着林兵。

  「就是那些成人网站,色情电影,懂不懂?真笨!」林兵一脸不可教的样子
看着妈妈。

  妈妈听完顿时明白了,脸红了起来,结了这么多年婚,教了这么多年书,自
然知道一些坏学生喜欢看的脏东西,可没想到有一天要查到自己儿子头上。

  「这些都很简单,关键是你儿子对你的态度。」

  「那该怎么办?」妈妈接道。

  「我不太适合说……说了又被你骂色狼,不值。」林兵又作势道。

  妈妈知道可能不是好东西,可是为了了解儿子的状况也别无他法,只能追问
林兵:「别卖关子,你说,不骂你了。」

  「你平时换洗的洗澡留下的内衣是当夜就洗还是留到明天?」林兵一本正经
的问道,内心却有些激动起来。

  「问这个干嘛,色……」妈妈刚要骂出声,又想起了对林兵的承诺来。

  林兵一脸无辜:「我就说不能说,你却非要我说,说难办你不信。」

  妈妈一脸狐疑,道:「我说就是啦,哪来这么多事?」停顿了一下,妈妈继
续说到:「一般都是第二天才洗。」

  「这样啊,就有机会了,你第二天洗内衣裤的时候注意观察观察上面有没有
一些污渍,类似精液的那种,青少年经常需要发泄,家中女性的衣服很容易成为
他们的目标。」林兵淡淡地说到。

  「啊,这也太变态了!」妈妈一脸不信。

  「慧心老师我很认真地在和你讨论这件事,我和你目的一致,都是为了乐天
好,我会骗你吗,青少年对母亲有性幻想是很正常的事,亏你还是老师,这点青
春期常识都不懂?」林兵有些厌烦地说到。

  妈妈被林兵给唬住了,道歉到:「不好意思林老师,这方面我真的不太懂,
不是有意质疑你的。」

  林兵摆了摆手,大度到:「没事,女性缺乏对男性的了解很正常,接着刚才
的,之所以问你什么时候洗,是因为男性更喜欢女性刚穿过的内衣裤,就是所谓
的原味的,这些气味能刺激他们兴奋,产生快感。」

  妈妈此时就像一个羞涩的学生,低着头听着老师的教诲,蚊子叫般婴宁一声
表示明白。

  「你也不需要害羞,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不要有心理压力,一切为了孩子。」

  林兵适时地安慰道。

  「嗯,我明白。」妈妈心中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林老师
那还有什么我需要做的吗?」

  「暂时没有了,有我会告诉你的,哦,记得每天给我汇报一下进展!」林兵
摆了摆手。

  妈妈心中思绪万般,没做多想就应承下来,转身准备离开林兵的位置。

  林兵看着妈妈转身的背影,肥硕的臀部将连衣裙狠狠地撑起,再也忍不住色
心,准备先收点利息,试探性地在妈妈屁股上打了一下,啪一下清脆的声响在换
上门的狭小空间清晰可辨。

  「慧心,你这对屁股蛋子太诱人了,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林兵一边搓
揉着自己的手,一边嗅着手上似乎从妈妈屁股上带下来的味道,那种猥琐淫荡的
表情,完全不像个老师,而是一个淫棍。

  妈妈完全没有意料到林兵这极不规矩的动作,本来以为林兵只是打打嘴炮,
花花肠子多了点,没想到他却敢直接动手,而且自己的屁股是全身最最敏感的地
方,林兵这一下竟是让自己忍不住有些颤抖,又有些被偷情,被凌辱的快感,其
中感觉复杂难言,妈妈一时间竟然呆滞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动作,想发做却又
叫喊不出来,半天后才反应过来,只得恶狠狠地跺着脚,对着林兵大骂一声流氓,
便不敢再作停留地跑到座位上。

  林兵把少妇的羞态一一看在眼里,回味着刚才不能掌握的柔软,暗暗记下一
个可喜的事实,陈老师的屁股可不是一般的敏感!林兵自认为对妈妈志在必得,
一脸春意地笑到:「慧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天天骂我色狼,我岂不是要像
个色狼才对的起你?」

  妈妈在座位上羞红了脸:「你个混蛋,自己不规矩,这还是我的错了?」妈
妈作为一个有夫之妇后,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其他男人的侵犯,内心说不清道不明
的复杂之感,原本高冷不可侵犯的气质也被冲得淡了。

  林兵很懂得拿捏分寸,装腔作势,收起原来吊儿郎当的样子,装腔作势道:
「好啦,陈大美女,我这还不是太喜欢你的美貌吗,试问天下哪个男人不喜欢美
女?我平时作风如此正派也抵抗不了,更不用说你那个火气正盛的儿子了,不过
你放心按我说的做,其他的都交给我就好。」

  天下没有男人不喜欢美女,却也没有女人不喜欢听男人的赞美,不管目的如
何,只要听着动人,都能激发女性或显露或隐藏的骄傲,妈妈心中听着羞涩,却
又有几分得意,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少为你的流氓行为狡辩,帮我解决好儿
子的事就行。」妈妈想起了我,眼神中出现几分担忧,内心却更加坚定平稳起来。

  「嗯,你放心,不过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不要叫别人知道了,包括
你丈夫,这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能理解吧?」林兵敲了敲桌子说到。

  「嗯,我知道,不用你说我也不会把这丢人的事到处张扬的你放心,至于我
丈夫,哼,他是个大忙人,哪管的着这么多!」妈妈想起了自己的丈夫,似乎有
说不清的哀怨与愁绪。

  林兵品出了妈妈这段话中的一些滋味,却不再做生,怕行动太快,得个挑拨
之名,只是暗暗记下。

  不过或许林兵此时也没有意识到,他这时随意扯的一些看法,日后将渐渐变
成现实如此,中午的喧嚣很快平静下去,窗外的麻雀似乎也已经叫得累了,在输
精管一般直挺弯曲的树上静下声去,好像睡着了一般,又或是准备要拉开一场更
惊心动魄的演奏。

--------------------------

  此时录音笔中,妈妈的娇喘越来越大。

  妈妈的思绪渐渐从回忆飘到现实,微微睁开越发迷离的双眼看着眼前抱着自
己,上下其手的男人,才开始慢慢意识到他的可怕,真是可谓处心积虑,处处为
营,自己什么时候就开始着了他的道?感受着男人的手由外面隔着衣服的搓揉,
到沿着衣服的下摆,顺着光滑的皮肤,像一条灵活的泥鳅慢慢滑进内衣,毫无遮
掩地揉捏,妈妈的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突然乳头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下
子惊悚般地挺立起来,妈妈嘴中也是发出一声悠长的轻叹:「嗯……」

  接着,妈妈感受到一双宽厚的大手隔着紧身短裤,紧紧贴着自己的臀部,熟
练而有节奏地滑动揉捏着,分寸把握的极好,让妈妈不断有种绝对算不上疼痛的
痛快感,要知道妈妈的屁股是她全身最敏感之处,男人掌握了她这里几乎就掌握
了她的命门,而眼前这个男人显然很清楚这一点,感受着臀部的抚慰,在这迷离
扭曲的快慰之中,妈妈的思绪又回到了不久前。

------------------------------------

  自从林兵和妈妈讨论了我的有关问题后,林兵和妈妈的交流更加密切频繁,
开始两天妈妈并没有向林兵汇报所谓的情况,一是羞于开口,二是怕林兵再次做
坏,不过林兵倒也是忍得住,并没有着急,而是拿捏好火候,在第三天的时候趁
四下无人,走到妈妈桌前,对妈妈说:「陈老师,怎么回事这两天?跟你说了天
天给我汇报的呢,你这边不提供帮助,我这边对你儿子的帮助怎么开展?你要知
道孩子的事拖得越久,影响越大。」林兵到底是人精,每次都能抓住妈妈的痛处。

  妈妈本来就是没有好的机会羞于开口,此时又一听林兵夸大其词的话,一下
子就下决心说出自己的发现:「不好意思,林老师,只是家丑不太好说出口,既
然你问了,我就把我这两天的一些发现告诉你吧。」

  妈妈语气尴尬的接着说到:「按照你说的,我检查了一些天乐的私人物品还
有电脑,我发现……」

  「发现什么?」林兵装作疑惑地问道,这个年纪的青少年能干什么他还不知
道嘛!

  「嗯,就是,就是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妈妈支支吾吾地说到。

  「没事,慧心,其他两个老师去开会了,门我也给关好了,没有人会进来,
你放心说,这事只有你知我知。」说着林兵竟然胆大包天地居高临下地搂住了妈
妈的酥肩,故作安慰地拍了拍。

  妈妈感受到林兵的动作,觉得不妥,躲闪着说到:「林老师别这样,让人看
见了会误会……」妈妈企图拿来肩上的手。

  可是林兵这个久经情场的厚脸皮哪会放弃,手依然不依不饶地放在妈妈肩上:
「慧心老师你别误会,心理学上说这个动作能给人安全感,我这不是想让你更加
放心,可以快点解决你儿子的问题吗?再者这里只有我们两,没人会看见。」

  这都是什么狗屁理论,要是我听到肯定会上去给这个登徒子两巴掌。

  可是妈妈见躲闪不掉,又想起了我的问题,再抬头看了看门,竟然选择相信
了林兵的话,说到:「那好吧,我继续说,其实,其实我在乐天的电脑里发现了
一些他的播放记录,都是,都是,一些色情影片。至于他对我的衣服,好像还没
有什么动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林老师你一定要帮帮我。」

  林兵边听着妈妈的讲述,一只大手边在妈妈肩上小幅度的安抚,表现出一副
安慰人的知心形象,谁会知道他心里想的是:要是能解开这个害人的胸罩该多好,
原来妈妈由于位置的关系,整个身体前倾,两瓣肥硕的乳房像是要挣脱引力似得
溢了出来,而在林兵的角度正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这番美景,峰峦深壑,美不
胜收。

  林兵看得自然是激动难耐,下面的肉棒早已经坚硬如铁,要不是裤子束缚住
了,绝对要出洋相,而他放在妈妈肩上的手此时也是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几分力道。

  「啊,林老师,你捏疼我了。」妈妈惊叫一声,就想拿来林兵的手,脸上泛
着些红晕。

  林兵意识到自己失礼,忙减小了力道,道貌岸然的说到:「啊,对不起,陈
老师,我不是有意的,这不是听到了乐天竟然私下看这些东西,让我对他原本阳
光的形象产生了惊讶和怀疑,一时间才用了力。」

  林兵又拿我出来挡箭,妈妈听了林兵的话,忽略了他手上的动作,一板脸说:
「我们家乐天本来就是个阳光开朗的孩子,你有什么好怀疑的?」母亲总是本能
的会维护自己的孩子。

  林兵尴尬的笑了笑:「慧心,你别激动,我也知道乐天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但青春期难免会把持不住和一些坏孩子学坏了,我们这不正在解决问题吗?」说
着林兵放在妈妈肩上的手移动到妈妈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安抚着妈妈。

  妈妈这次没有拒绝林兵的手,或许认为这和放在肩上是一个性质,只是讨好
自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冷哼一声:「那你看看该怎么解决吧!」说着妈妈直
起身子,抬头看着林兵猥琐的笑脸,将手抱在了胸前,这一挤压,胸前的风景更
是有了爆炸似得威力,看得林兵食指大动,好不容易才按捺住还留在妈妈背后的
大手。

  林兵手在妈妈背后轻微探索着,却没有发现文胸的吊带,只是一根宽宽的背
带,林兵根据经验判断出妈妈原来穿着的是没有吊带的抹胸,这样更能收束胸型,
不过也令妈妈胸前的形状更加完美。这些想法都是林兵在电光火石间造成的,为
了不要妈妈发觉自己手的有意动作,林兵接口道:「那你有留意他在看哪种类型
的影片吗?」

  「这些东西还分类型吗?」妈妈有些惊讶,小脸微微俏红。

  「那当然!」林兵煞有其事地分析道:「你可能不了解,这些片子分为好多
类,什么素人啊,人妻啊,乱伦啊~ 」

  妈妈听着听着赶快打断了林兵的话:「都是什么东西,太恶心了,瞎说什么
呢!」妈妈脸色开始涨红,伦理上的道德规范使得她内心紧张地怦怦直跳。

  「慧心,我说的可都是实话,虽然听着都很变态,但你要知道人性被道德束
缚着,越是破坏道德的越是能给人以刺激感,人们正是可以通过这些影片来满足
自己的想象,才不至于去祸害社会不是?」

  「……」妈妈沉默不语。

  「所以我要问清楚你儿子都是看了哪些类型的,来搞清楚他的喜好,从而有
效解决问题。」随着林兵的话,他的手又在妈妈身上拍了拍。

  「我哪里知道……」妈妈为难地低下了头。

  「你一点都没看吗?」

  「没,我怎么会看那些东西……」妈妈赶紧否定到。

  「哎,那怎么办,你儿子的问题看来难解决了,现在青春期的孩子容易冲动,
容易做错事,你再想想,你真的一点都没看吗?」林兵把妈妈的心思猜测的一清
二楚,无非就是女人的那点骄傲和羞涩在作祟罢了,女人也是人,也会好奇,看
到那些东西怎么可能一点不看。

  「我,我,我就看了一点点。」妈妈头埋得更低了,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
「那么恶心的东西我怎么可能看得下去……」

  「哦,那剧情是如何的?」

  「……我忘了。」妈妈感觉身上有些燥热,背后林兵那只大手似乎也越来越
热,让妈妈觉得难受,可是有没好意思开口让他拿来,免得让他发现自己的窘迫。

  妈妈的这点窘迫哪里还需要发现,明明都一清二白的写在了她的脸上,林兵
继续问道:「那你还记得那些片子的名字吗?通过这个我想应该能分析出来。」

  「好像,好像有什么老师之类的……」妈妈艰难地说到。

  「那有没有看到母亲,妈妈的字眼呢?」林兵继续勾引道。

  妈妈现在像是站在悬崖边,做着人生艰难的抉择,羞涩充斥了她的全身,雪
白的脖颈,此时也染上粉红,最终或许是对儿子的关爱,或许是其他什么,让她
下定决心点了点头,全是承认。

  「慧心,看来问题和我想的差不多,虽然现在你儿子还没有利用到你的衣物,
不过我想也快了,算了,慧心我看你这样也想不出什么,这样,你今天回去把那
些东西拷给我,我和你好好分析分析,这样行吧?」

  「好,好吧,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弄……」妈妈此时哪里还有人名教师的端
庄大气,完全就像一头待宰的羔羊。

  「没事,很简单的,我教你一遍你就会了。」

  于是林兵在电脑上简单的操作了一下如何找到影片文件的步骤,然后拿着自
己的优盘连在了电脑上,当然这是林兵设计好的,当林兵打开了优盘,很清楚地
跳出两个文件来,一个是我的美女同事(avi),一个也是以妈妈的名字慧心
命名的文件夹,林兵一看到这两个文件,在保证妈妈都看清楚之后,赶快关掉了
文件夹:「慧心老师,对不起,你别误会,没有什么的……」林兵一脸窘迫害怕
地看着妈妈。

  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加上妈妈刚才看得明明白白,就更加想知道关
于自己的那个文件夹里都有些什么,红着脸一把夺过鼠标,再次打开了文件夹,
点开慧心那个文件夹又有两个子文件夹,一个是照片,一个是日记。

  妈妈先是点开了照片,里面一张张女性重要部位的特写就展现在眼前,有背
部轮廓的,有胸前巨物的,当然最多的还属那迷人的臀部,和丰腴的大腿,那个
女人当然就是自己,虽然还穿着较为保守的衣物,可还是让妈妈感到一阵阵娇羞,
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妈妈涨红着脸看向林兵,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兵知道到了关键时刻,一定要拿捏好分寸,好好表现,他一改威风凛凛的
常态,低下头,实则是看着妈妈的美腿说到:「慧心,你也知道我的心思,从第
一天见到你我就被你牢牢吸引住了,当然没有哪个男人不会被你吸引,可是我知
道你我都有家室,是不可能的,那我也就只能单相思,每天想着你都不能入睡,
我家那个老婆都以为我外面有人了,虽然说她也漂亮动人,可是哪里有你的气质,
你的知性美呢?」

  林兵说着一把抓住妈妈的手,完全不给妈妈抽回去的机会,他接着说:「我
本来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习惯你的存在,习惯你的动人,可是我发现我太
天真了,时间越久,我只会越来越喜欢你,越来越被你所吸引,可是我也知道你
不会看上我,我更知道不能破坏你的家庭,于是我只能偷偷拍一些你的照片,或
许你会问怎么都没有一张正脸,可是你不知道,你的脸早已经印在我的心里,再
者我也怕这些照片遗失,要是有你的脸,会对你造成很大伤害,我是不会原谅自
己的!」林兵背着早已经设计好的台词。

  妈妈的手被林兵牢牢握住,使了一次次劲也没能抽出来,慢慢就随他去了,
听着林兵的表白,身子竟然有些软了,多久没有人这样对自己上心,对自己说这
样的情话了?

  林兵看着妈妈的态度有些松软,知道该趁热打铁,眼里竟然硬生生挤出点泪
花,说到:「慧心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给下跪,一直跪到你原谅我,你或许不
能理解我的心情,如果你看看日记那个文件夹你就会明白了,它上面记录了我从
第一天见到你的点点滴滴,你的一颦一笑,哎,爱一个人或许也是一种错误。」

  说着一下在妈妈身前跪下。

  妈妈被林兵说得有些感动,女人都是感性动物,林兵这一跪更是让妈妈手足
无措,赶紧扶住林兵让他起来,妈妈慌乱地说到:「林老师,你别这样,我没有
说不原谅你,爱是没有错的,你不用这样惩罚自己。」

  林兵借着妈妈的力故作勉强的站了起来,双手握住妈妈的手,诚恳地问到:
「你真的肯原谅我吗?」

  妈妈的手被林兵握着,却没有躲开,说到:「嗯,本来就没说怪你啊。」

  林兵顿时像是中了五百万一般高兴地跳了起来,然后一把抱住妈妈,妈妈完
全没有意料到林兵的动作,一下子挣扎起来:「你干嘛,快放手!」

  「慧心,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就让我抱一下好不好,
让我抱一下就说明你真的原谅我了,好不好?」

  妈妈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还要抱抱才算原谅你?

  说好了就一下哦。「

  「嗯,谢谢你,慧心,你不知道等这一刻我等了多久,我以为到死我也不会
有机会了,谢谢你!」林兵嘴上感激涕零,心里是真乐开了花,手上却也没有闲
着,他一只手慢慢由妈妈的后背沿着动人的曲线滑向了妈妈的臀部,动作不大地
轻轻地按动,妈妈臀部是最敏感的地方,自然一下就感受到了背后的动作,一下
就想把林兵推开,怎奈一个女人怎么能逃脱一个男人死死地拥抱:「林兵!你的
手干嘛呢,快拿开!」妈妈羞涩地跺着脚。

  林兵自然不会听话,手上力道反而有些加大,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妈妈的颤抖,
知道这里就是妈妈的弱点,怎么可以放手呢?

  林兵一脸陶醉地说到:「慧心,对不起,我真是忍不住了,就摸一小下,再
说我又不是第一次接触它们了,还是这么软呢!」说着林兵手上的按摸改成了小
幅度的抓捏。

  妈妈听着林兵的话,一下子想到了上次林兵这个登徒子在她屁股上拍的一下,
耳朵根都红了起来,由于是夏天,穿着本来就少,很容易感受到屁股上一只炽热
的大手,妈妈身子变得越加柔软,连带着声音也酥麻了:「你怎么这么讨厌,女
人那里怎么可以随便瞎摸?」

  林兵狡辩到:「我哪里是随便瞎摸,我明明是在仔细地爱抚~ 」手中的柔软
让林兵简直要幸福地死过去,燥热的天气让两人都感受到林兵的手与妈妈臀部接
触的部位微微渗出些彼此的汗水,林兵的下体嗅到了荷尔蒙的气味一大再大,硬
挺挺地抵在了妈妈的下腹部。

  妈妈一下感到了腹部的炽热,再单纯也该知道那是什么了,顿时力气大了起
来一把想推开林兵:「好了,说好就一下的,快放手!」

  「好的,我亲爱的慧慧,谢谢你,我真是爱死你了,为你死我都愿意!」林
兵继续恬不知耻地表白到,开始慢慢松开妈妈。

  「谁是你的慧慧,别瞎叫!」妈妈一下反驳道。

  林兵一听不干了,又一把抱住妈妈,下身紧紧顶着妈妈说:「你要是不让我
叫你慧慧我就不放开。」

  妈妈感受到林兵下体的险恶,口气顿时松了下来,无奈地答应到:「好好好,
让你叫就是,不过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可以,知不知道?」妈妈想着林兵叫着慧
慧时的肉麻,下体感到一阵酥麻,老公平时都没有这么酸过。

  林兵开心地放开了妈妈,看着妈妈说:「那当然,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慧慧,你说是不是?」林兵知道女人和一个男人共同的秘密越多就越危险。

  「是你个头!」妈妈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坐回桌前,恢复了端庄的样子,想
起了林兵的日记,说到:「我到要来看看你都是写了什么日记,看你一个大男人
能写吹什么花来,一看就是吹牛。」

  林兵看着妈妈的一颦一容,顿感女人真是天生的变脸高手,不过眼前这个女
人离被自己剥光已经不远了。

  林兵看着妈妈就要打开日记,连忙阻止到:「慧慧,不要在这里看,我会不
好意思的,给我留点面子吧。」

  「吆,你这个厚脸皮还要面子,好吧,同事一场的份上我就不看了,那你那
个我的美女同事的文件夹里是什么,不会又是偷拍的其他女性的吧?」妈妈说着
便就点了开来,一看原来是数十部办公室色情片,妈妈一下子又红了,赶紧关闭
了文件夹,恶狠狠地瞪着林兵:「你怎么尽是看这些东西,这样怎么为人师表?」

  林兵看着妈妈觉得好笑:「慧慧,我的心里只有你,怎么会偷拍别人呢,不
是和你说了吗,这些都是我以解相思之苦的东西,要是能时时刻刻看到你,谁还
会看这些东西?」可妈妈不知道的是,她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林兵还有大量的
偷拍照和视频隐藏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就你会狡辩,明明就是色狼!」妈妈突然想起了儿子的事,「被你给闹得,
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把乐天那些东西给拷下来呢!」

  「这个简单,我来教你。」说着林兵把手盖在妈妈的手上,准备操作起来,
妈妈自然一下缩回了手,却没说什么,林兵也没有勉强,毕竟,在他看来,不久
的将来眼前的美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会是自己的。

  很快林兵,教会了妈妈一些简单的操作,看着妈妈优雅的收起大号优盘,林
兵说到:「慧慧,里面的照片不要删了好不好,那些都是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拍到
的,都是我对你爱的证明啊,我想留着好好收藏,不时拿出来以解相思之苦。」

  妈妈白了一眼林兵,骂到:「变态!」

  林兵不依不饶地把手放在妈妈肩上:「慧慧,答应我啦,没有它们我会死的!」

  「好啦好啦,你的东西关我什么事。」妈妈受不了林兵的纠缠,开口应到。

  「嘿嘿,慧慧你真好。」林兵手停留在妈妈背上,又想再逗逗妈妈,于是问
道:「慧慧,你带的什么文胸,怎么都没有肩带呢?」

  妈妈拍掉林兵的手,嗔怒到:「要你管!回去问你老婆去!」

  林兵一脸可怜地说到:「我就是没见过我老婆穿过这种文胸我才问的嘛,我
觉得这种样式的很好看,这些日子冷落了老婆,也想给我老婆买一件,慧慧,你
就帮帮忙啦。」

  「真的吗?」妈妈一脸不信地样子。

  「当然是啦」

  「好吧,这种叫抹胸,没有肩带的那种。」妈妈第一次跟男人讨论这种问题,
脸上自然羞红着。

  「我也不懂这个,你能帮我买吗?」林兵一脸企求道。

  「额,好吧,看在我儿子事情的份上,我帮你一次,什么型号的知道吗?」

  妈妈问道。

  「跟你差不多大,你是多大的?」林兵戏谑地问道。

  妈妈看着电脑脱口而出到:「36D。」说完才觉得不对,杀人的表情看着
林兵说到:「林兵你要死啊!」

  「是真的和你差不多大啊,就买36D的,贵点无所谓,要性感的,不要像
你这么保守的,裹得跟粽子似得。」林兵暗示似地看向妈妈的胸部。

  妈妈感受到林兵的目光,双手一下放在胸前:「你才是粽子,这么多要求怎
么不自己去买!」

  「好啦,我错了,慧慧,时间不早了,我该去上课了,真想死在你的温柔乡
里。」说着用手作揉捏状。

  妈妈大羞,感觉臀部一阵火热,一脚踢了出去,骂到:「滚!」妈妈或许自
己都没有发觉这种与林兵的打闹已经渐渐被她接受了。

  林兵灵活地躲开这一脚,满面春风地走了出去,留下面红耳赤,下身隐隐有
些潮湿的妈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