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4, 2016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出游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开始等待着妈妈下班回家。我打开了房间里的监
控,静静的等待着妈妈,很快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立刻提起来精神,仔细的
看着。

  只见妈妈此刻穿着是平时的衣服,不过不知道被我拿走了内裤的妈妈,现在
的裤子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妈妈应该不会准备了备用的内裤了吧。我这般想
着,继续的观察着,只见妈妈从自己的房间中拿了换洗的衣服后便冲进了浴室。

  看着妈妈将裤子脱掉后,我就看到了一片黑乎乎的森林。

  果然,今天的妈妈还是没穿内裤。这是妈妈第二次不穿内裤走在街上,不知
道她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会不会还觉得不好意思呢,不过这也只有妈妈才会知道
,我是不得而知的了。妈妈很快的就洗完了,回到卧室后,便倒头睡下。

  看来昨天的一番激烈的运动,让妈妈着实有些累了。看到这,我不由的关上
了视频,此刻的我非常好奇,妈妈回到值班室后发生了什么,陈洁有没有故意的
为难妈妈。想到这我便再也无法压抑住心中的疑问,拨通了陈洁的手机。

  「今天是吹什么风啊,怎么一早就给我打电话呢。」

  「当然是来谢谢你昨天那么帮忙啊。」

  「啊,昨天啊,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不过说起来,你还真是厉害呢,竟然真
让王护士在那种地方做,我本来听到你的计划感觉希望渺茫呢。」

  「其实那么顺利我也没想到呢。对了后面她回去后,你有没有去找她呢?」

  「哈哈,其实你打电话给我就想知道有没有后续对吧。」

  「这个——」

  陈洁还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没想到她竟然一下子就猜到了我的目的,看来
以后和她打交道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我吞吞吐吐的说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听到我这个样子后,陈洁也不在继续为难我,开口道。

  「我在自己的值班室一直等着王护士回来呢?」

  「啊?那接着呢?」

  「我想你应该猜得到,王护士一打开她值班室的门,我就发现了,便走了出
去。」

  「那接着你肯定好好调戏了对方一番吧。」

  「哈哈,还是你聪明。看到我走出去王护士显得十分的紧张。我便问她刚才
去她巡视的地方找她了,不过没有看到她,究竟去哪了?」

  「那对方是怎么说的。」

  「你猜猜看呢。」

  「这个——这个——」

  「好啦,王护士听到我这么一问后显得更加紧张了,吞吞吐吐的解释了半天
,害我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你也真是的,看来你肚子里的坏水不比我少哦?」

  「哈哈,彼此彼此。对了,对于这次我这么帮你,你到底准备怎么感谢我呢?」

  终于听到对方提到了这个话题,我想了想后,说道。

  「过两天就是周末了,要不我陪你出去玩吧。」

  「真的么?」

  「当然啦,不想去么?」

  「怎么去,那我就好好期待了哟。」

  我感觉到此刻陈洁的心情变的非常好,和我出去难道真的有这么开心么,我
不禁心中暗想着,不过我当然不会说出来就是了。就这样我们又聊了会后,才挂
了电话。

  其实我刚才和陈洁说要出去玩,是有另一个打算的。因为我想再次以我的本
尊出场。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我就觉得还是自己的本来面目好,自由轻松,也不
用担心被别人随时识破。不过要怎么和陈洁说呢,这不禁让我犯了难。如果一听
我不能去而换了另一个人,万一陈洁一个不开心,我可没处说理去,这个石头就
这样压在了我的心中。

  没过两天爸爸终于回来了,晚上我将周末要和同学出去玩的事情告诉了爸妈
,他们两都没有反对,只是关照我路上要小心,对此我自然是一口答应了。晚饭
后我便匆匆走进了卧室,我想看看,单独相处的爸妈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让我很失望的是,他们两和平时一样,妈妈也没有表现出有任何的不满
,夜深后,爸爸更是倒头就睡,根本没有要求和妈妈行房事,对此妈妈倒是乐得
轻松。

  我发短信告诉妈妈过两天有点事,可能不能像现在这样一直联系了,妈妈当
然表示了理解,并且告诉我要记得想她。听到这我不由的乐开了花,急忙回应那
是肯定的,并且告诉妈妈周一就应该差不多忙完了。

  接着我便硬着头皮给陈洁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帅哥,那么晚还来电话啊。」

  「那个,我周末有点事可能去不了了。」

  「什么——」电话里陈洁的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听的出此刻的她有点激动,
好像还有些不满。

  「真的不好意思啊,不过我将事情告诉了王护士的儿子,他表示他想代替我
去。」

  「王护士的儿子啊。」

  电话的那头陈洁喃喃自语道,我的心此刻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不知道陈洁
接下来会做什么,会不会不愿意,亦或者其他什么状态。过了不久我就听到了陈
洁的话语。

  「王护士的儿子也行,我也挺喜欢那个小家伙的。」

  「真的么?」

  「真的啦,周末你就去忙好了,我到时就和他好好去幽会。」

  陈洁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心情明显变好了许多,女人心海底针啊,我心中这
般想着。

  「那我将这事告诉他了,我估计他肯定会乐疯的。」

  「是么?」

  「那是当然的。」

  接着我们便又聊了一会儿,才收了电话。总算将事情都搞定了,我长须了一
口气,和陈洁打交道还真是累人啊。不过没想陈洁竟然会那么爽快的就答应和我
的本尊一起去。这还是让我感到有些惊讶。不过只要事情能办成就行,管那么多
做什么,我心中一边想着,一边也就不在纠结这个问题了。没想到一切都会那么
顺利,早知道我就不用那么担心了,这两天由于担心我都没有好好睡觉,这下终
于可以睡的踏实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周六。

  一早我吃完早饭就告别了爸妈,奔赴了车站,临走的时候爸爸还特意关照我
路上要小心,我当然是心不在焉的回答着,此刻我的心早就飞到了陈洁那边,想
象着接下来的快乐时光,不过由于只能周末出游,所以就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
这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小遗憾的。

  很快我就赶到了火车站,此刻并没有看到陈洁的身影,也许是我到的时间比
较早的缘故,所以我也只能耐心的等待着陈洁的到来。

  过了没多一会,就看到一袭长裙的陈洁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让我眼前不由的
一亮,说实话,今天的陈洁还真有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啊,没关系,我也是刚到。」

  陈洁那天籁般的声音,一下子将我惊醒了,为了掩饰我的失态我急忙回应。

  看到我一脸紧张的样子,陈洁不由扑哧一笑,那笑容简直可以用倾国倾城来
形容,害我差点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好了,我们快点进去吧,不然的话万一错过了火车就不好了。」

  听着陈洁的提醒,我才意识到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其实我们两便匆匆走
进车站,检票候车。在等火车的时候,我们愉快的聊着天。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
,有不少目光看向我们,准确的说这些目光都是陈洁的。

  不过陈洁对此却仿佛熟视无睹一般依旧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面带笑容的和我
闲扯着。不过我却有点受不了这种被关注的样子有些不自在起来。

  「小姐,请问你是去哪呢?」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来到我们跟前,想和陈洁搭讪,满脸的笑容
下,也无法掩饰那好色的表情。只见陈洁收起了笑容,缓缓的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什么也没说。等了片刻都不见对方回答,那个男子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

  「阿姨,你刚才怎么不回答呢?」听到我的话后,陈洁缓缓答道。

  「这种无聊的男人我才懒得搭理。」

  「这样啊,不过和我不是聊的很开心么?」

  「嘿嘿,那是当然啦,谁叫我们的小蜂那么的可爱,而且是个小帅哥呢?」

  听到陈洁的恭维后,让我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过我刚低下头,就听
到陈洁的声音再次传来。

  「还有,为什么要叫我阿姨,难道我有那么老么?」

  「不——不是的——」

  听到对方埋怨的声音,我不由的一惊,赶忙抬起头,看着对方解释道。

  「那以后要叫我姐姐知道了么。」

  「知道了,姐姐,刚才对不起。」

  「这就对了,以后如果再叫错的话我就不理你了哦。」

  看着陈洁那严肃的表情,我不由的心里一惊,害怕陈洁生气了。这位美女如
果真的生气的话,我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于是便急忙答应。

  「放心吧姐姐,不会叫错了。」

  「扑哧——」

  看着我一脸紧张的摸样,陈洁终于再也装不了严肃的表情,一下子笑了出来。

  「和你开玩笑的啦,瞧你紧张的样子。」

  我觉得陈洁仿佛很享受我紧张的摸样,这让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
过既然对方没有生气,那就算安全过关了。

  就在这时火车终于进站了,我们便拿起行李走上了火车,一路上我们有说有
笑,气氛好不融洽。不过这其中还是有几个不长眼的男人来找陈洁搭讪,不用说
都铩羽而归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目的地,一个远离城市风景优美的地方。下了火车我们便直
奔预先订好的宾馆,毕竟拿着行李是无法好好游玩的。

  到了宾馆,陈洁由于事先有预约,所以我们很快就开好了一个房间。走进房
间我打量了一下,虽然不是说很豪华,不过却是十分的干净以及明亮。

  「小蜂,你也别傻站着了,还不把行李放好。」

  此刻的我正傻傻的站在房间之中,没有动作,听到陈洁的话后,我不好意思
的挠了挠头,便将带着的行李放到了一旁,只见此刻的陈洁正妖娆的坐在床上,
笑眯眯的看着我,这场面真是异常的美艳动人。让我不禁咽了咽口水。我的一举
一动自然都落在陈洁的眼中。

  「怎么样,小蜂,姐姐漂亮么?」

  「当然,当然漂亮了。」

  我不由分说的说着,这番话语自然引得对方直笑。

  「不用那样紧张啦,你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姐姐,上次的时候你不是很生猛么?」

  我自然知道陈洁此刻所指的是什么,不过我为了表现出和我所假扮的人物的
区别,还是不能做的太过主动,毕竟如果露陷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喂,你还想那样傻站到什么时候呢。」

  说着只见她站起了身子,将房间的窗帘给拉上了。对方这暗示已经十分的清
楚了,此刻如果我在做的过于矜持到显得有点做作了。

  于是乎,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陈洁身后,一把从背后将她揉住。此刻的陈
洁刚刚拉上窗帘,身子还正对的窗户,面对我的突然袭击,虽然有点意外,不过
还是一下子就释然了。

  我一边搂着陈洁,一边贪婪的吮吸的她身上的味道,那淡淡的香气,真有一
种说不出的陶醉感。对方也就这样任由我抱着,也是十分享受的样子。就这样时
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渐渐的我的老二开始变的蠢蠢欲动起来,显然就这样抱着已经无法满足我的
欲望了,于是我的手开始不老实的往上移动,很快就接触那陈洁那对软软的双峰
,接着我便开始隔着衣服肆意的把玩起来,随着我的抚摸,我感觉到陈洁的呼吸
声变的急促起来。

  我知道,女人的耳垂也是兴奋点之一,便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舐起对方耳
垂,时而将它们含入口中,忘情的吮吸起来。果然随着我的挑逗,对方的呼吸越
来越急促,我感觉到我抱着的躯体不时地发出阵阵的颤抖,低头望去,此刻陈洁
的脖颈已经变的一片潮红,我知道对方此刻显然也被我勾起了欲望。就这此刻,
我听到陈洁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小坏蛋,刚才还一副老实巴交的摸样,怎么突然就——」

  「对不起姐姐,还不是因为姐姐太漂亮的关系,所以我就忍不住了。」

  「瞧你油嘴滑舌的样子,不知道是和谁学的,啊——」

  正当她说道这的时候,我将舌头伸进了对方的耳朵里,一股强烈的刺激瞬间
席卷了对方的大脑,让她的话说道一半就咽了下去。

  「好——好了——小坏蛋,你不会就想这样吧——」

  我听出了陈洁的画外之意,看来经过我一连串的刺激,此刻的她也已经有些
忍耐不住了。于是我便不再客气,松开了抱着她的双手。当她转过身的时候,我
一个用力,便将她推倒在了床上,紧接着我便压在她的身上。此刻我的下体正顶
在她的小腹上,我们四目相对着。我看着她那潮红的脸蛋,那水汪汪的眼睛。

  我一把将她的衣服拉起,露出了她那戴着胸罩的乳房,看着那一片白花花的
嫩肉,我咽了咽口水,没等对方说什么,便一把掀起她的胸罩,将她的乳房解放
了出来。看着那两只洁白的乳房,我一口便含了上去。

  我忘情的吮吸着她的双乳,不断的用舌尖挑逗着她的乳头,面对我这强烈的
刺激,陈洁闭上了双眼,静静的享受着我的服务。很快她的两粒乳头便挺立了起
来,口中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原本红扑扑的小脸蛋此刻也变的格外红韵。

  我一边继续吮吸着她的双乳,一边将手往她的下体探索,我一把掀起了对方
的短裙,将手伸进了她的打底裤之中,隔着内裤抚摸着她的小穴。我发现此刻她
的内裤早已被她的淫水给打湿了。

  「姐姐,你的内裤怎么湿了呢?」

  我抬起头,故意装作一脸好奇的问着对方。听到我这么一说后,对方也睁开
了她的双眼,正好对上我那笑眯眯的表情。

  「你明知故问。」

  只见她看着我,一脸愤愤的说着。看着我依旧一脸茫然的样子,陈洁显然也
知道,此时我估计调戏她,便接着说道。

  「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害的,在这样明知故问,姐姐就不让你碰了哦。」

  「啊,对不起姐姐,小的以后不敢了。」

  听着对方的话语,我赶忙道歉道,虽然我知道陈洁此刻也是故意这么说说的
,这也算是双方调情的一种。说完后,我便继续卖力的啃食起了乳房,手也不安
分的伸进了对方的小内裤之中,抚摸起了对方的小穴。

  这让对方一下子将接下来想要说的话都咽进了肚子。随着我的抚摸对方的淫
水也越流越多。

  「啊——」突然听到对方大声的呻吟了一声,原来此刻我的手指触碰到了她
的阴蒂。看着她一脸陶醉的表情,我心中一笑,便不断的刺激起她的阴蒂。

  「啊——不——不要碰那——」

  终于由于过度的刺激,对方终于开口制止起来。不过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
是却并没有伸手阻止,见此情景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我便停止了手上的动
作,一脸委屈的看着她,小声说道。

  「怎么了姐姐?」

  面对下体突然失去的刺激,让她觉得异常的难受,只见她用她那水汪汪的眼
睛看着我,害羞的说道。

  「不要停——」

  「姐姐,刚才不是你说的不要碰么,怎么现在——」

  「小坏蛋,你就知道欺负姐姐。」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她便抢着说道,并且将头扭到了一旁,装作不理我的样
子。此刻她的摸样真是有说不出的可爱,我也不在故意挑逗她了,我知道如果我
真的做的太过分了,天知道她会怎么做,那样的话我就太得不偿失了。

  于是我便再次用手开始剧烈的刺激起她的阴蒂,果然随着我的不断刺激,她
的呻吟声也变的越来越大,此刻整个房间中都充斥着她的呻吟,这些声音就仿佛
是一剂最强烈的春药,让每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把持,当然我也不例外。

  于是我一边刺激着她的阴蒂,一边伸手将她的打底裤和内裤都褪到了脚踝。

  我瞪大了双眼,紧紧的盯着她那暴露在空气中的美穴。

  只见此刻,小穴周围的阴毛都被她的淫水打湿了,粘在了一起,还不时能看
到阴毛上有闪闪发光的东西。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对方的小穴,不过还是觉得异常
的美丽,粉嫩粉嫩的小穴丝毫不像已经结过婚的样子,也许她已经和自己的老公
不是经常做爱的关系吧。不过倒是便宜了我。

  我咽了咽口水,将头伸向她的小穴,伸出舌头,小心的舔舐着,一股股腥腥
咸咸的味道流入了我的口中,虽然不像小说中说的那样有种甘甜的味道,不过还
是那么的让人迷恋。

  显然陈洁也感受到了我的动作,只听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别舔那,脏。」

  「怎么会呢,姐姐,姐姐身上的东西都是干净的。」

  我抬起头,用含着满口淫水的嘴回答呢。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我的话后,对
方不再说什么,是不是被我的话感动到了呢,我心中这般想着,不过转念便想,
怎么可能么。不过很快我就不在纠结这些,因为那些宝贵的汁液正源源不断的从
她的小穴中往外流。

  于是我便再次将嘴靠了上去,尽情的吮吸起来,不过我越吸这些汁液流的也
越多,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很快我的满嘴便充满了对方的淫水。而随着我的吮吸
,对方的呻吟也不断的变大。

  突然我感觉对方用双脚加紧了我的脑袋,并且不断将自己的小穴靠近我的头
,我知道对方可能快到达到高潮了。于是我便也不在马虎,一边吮吸着,一边将
舌头伸进了对方的小穴,在对方的阴道中肆意的搅动起来,就这样过了不多一会
,我就感觉有一股东西从她的身体深处流了出来,接着就感觉到对方的双腿绷紧
了,并且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呻吟,终于在我卖力的吮吸之下,对方迎来了今天的
第一次高潮。

  高潮过来,对方自然松开了双腿,此刻我的眼上鼻子上到处都充满了对方的
淫水,不过我对此却毫不在意,抬起头,看着对方,小声的说道。

  「怎么样姐姐,刚才舒服么?」

  「恩——小坏蛋——舒服死姐姐了——你怎么那么厉害呢?」

  听着躺在床上的她有气无力的说着,我的心中充满了自豪,毕竟只有这样才
能让陈洁对我有所依赖,不过虽然说她已经舒服了,不过我此刻的老二却变的更
加的难受。

  于是我便将鸡巴掏了出来,此刻早已肿胀的鸡巴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姐姐,你都舒服了,是不是可以让弟弟也舒服舒服呢?」

  「恩——当然可以——」

  由于刚刚高潮过的关系,她有气无力的说着,其实此刻我这样说的目的也只
是为了挑逗对方罢了,因为我相信此刻的她不会拒绝我的要求,如果真拒绝的话
,我也会用我的鸡巴让她变的老实,毕竟现在的她是肉在俎上,由不得她了。

  于是我便握着我的老二,在她的小穴上摩擦了几下,使得她的淫水充满了我
的鸡巴,接着我便不再客气,将鸡巴对准她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由于此刻她
的小穴早就湿润异常,所以我的插入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阻碍。

  「啊——」随着我鸡巴的插入,对方再次发出了舒服的呻吟。我抬头看了她
一眼,只见此刻的她紧闭着双眼一脸的潮红,我笑了笑,便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
由于刚刚高潮过后的关系,此刻的她显得比平时更加的敏感,没插几下就听到了
她那巨大的淫叫声。

  「怎么样,姐姐,弟弟插的舒服不。」

  「啊——好舒服——你的鸡巴好大,将姐姐的小穴都撑满了。」

  此刻看着一脸清纯的她说着这般的淫语,别有一番风味。我想任凭谁都不会
想到,那么清纯的一个人,会说着如此粗俗的话。

  不过对于此刻的我来说,这话比任何的春药都管用,于是我便加快了抽插的
速度,只听房间中充满了鸡巴撞击肉体的声音,这场面别提有多么的淫靡。

  随着我的抽插,陈洁小穴中的淫水越流越多,很快便将身下的床单给打湿了
,淫叫声也是不断的回想在房间之中。

  强烈的刺激感,让对方很快就到达了巅峰,只见她用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
腰,不断的扭动着屁股好让我的鸡巴能够插的更深。

  「啊——好厉害——好舒服——用力——」

  「姐姐的小穴真是舒服,我感觉你的阴道在不断的吸我的鸡巴呢?」

  「啊——小坏蛋——就知道取消姐姐——」

  「真的呢,好想一直能和姐姐做爱呢。」

  「啊——没关系——以后你想和姐姐做爱的话,告诉姐姐一下——姐姐肯定
满足你的要求——」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啊——太舒服了——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啊——」

  此刻没想到陈洁竟然会主动答应我的要求,答应只要我想就和我做爱的要求
,这还真是有点出乎有的意料之外,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现在她的状态的关系,不
过只要她说过了,我就不相信她以后不会乖乖就范,这对我来说可是意外的收获。

  于是我便抽插的更加的勇猛,毕竟要想让对方真正的答应刚才许诺的事情,
一定要让对方真正迷恋上现在这种感觉,所以我拼命的忍耐着自己射精的冲动,
不断卖力的耕耘着。

  「啊……小坏蛋……你怎么突然变的更加厉害了呢……啊……插到花心了…
…姐姐要舒服死了……」我的努力很快就有了收获,只听那不断的淫叫着,不断
的摇摆着身体,不断的摇晃着脑袋,使得她那满头的秀发不断的在空中凤舞。

  「啊——不行了——要到了——啊——」

  就在我不断用力的抽插的时候,终于听到了对方大喊一声,接着我就感觉到
她的双腿夹得更紧了,同时感受到她的阴道开始剧烈的收缩起来,紧紧的吸着我
的龟头,仿佛要将我的精液都吸出来似的。

  这一切终于让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啊,姐姐,我也要射了。」

  「啊——快——快拔出来——不要射在里面——今天不是安全期。」

  听到我要射精后,虽然还沉浸在高潮之中,不过显然让她清醒了不少,连忙
提醒着我,不过显然她的提醒已经晚了,我早就将身体里储存的万千子孙一股脑
的射进了对方的身体深处。

  「啊——好烫——啊——小坏蛋都说不要射里面了——好舒服——」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高潮过后,我依旧没有舍得将鸡巴抽出
来,就这样任由已经变软的鸡巴插在对方体内,躺在对方的小肚上不断的喘着粗
气。而已经经历过两次高潮的陈洁,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只见她瘫倒在床上,
不断的喘着粗气。

  过了许久我们两个人才恢复过来,我站起身,鸡巴也顺势从对方的身体中滑
了出来。坐到了陈洁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陈洁的秀发。

  「小坏蛋,你刚才差点把姐姐干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啊,对不起姐姐。」

  我停下手上的动作,故意装作一副做错事的表情。这样子不由惹的陈洁扑哧
一笑。

  「小傻瓜,姐姐又没怪你。不过你怎么能不听姐姐的话,射在姐姐里面呢?」

  「对不起姐姐,刚才太舒服了,所以就没忍住。」

  「唉,算了,谁叫你是我的小冤家呢,不过万一真的怀孕了可就不好了,一
会还要出去买药以防万一。」

  「对不起姐姐。」

  我搓着双手,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哎呀,怎么都这个点了。」

  就在陈洁发出一声感叹后,我才发现我们刚进房间的时候还是下午,现在竟
然已经过了吃晚饭的点了。没想到时间竟然过的如此之快。

  「都已经这个点了,你肚子肯定饿了吧,只是我现在这个样子。」

  我这才发现陈洁此刻身上的狼狈摸样,毕竟刚刚进行过剧烈的运动。

  「没关系的姐姐,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再说姐姐无论怎么样都是那么的美
艳动人。」

  「真是油嘴滑舌,好了,那回来再洗澡好了。」

  说完对方就站起了身,整理起了身上的衣物、这时我在书包中拿出了一个跳
蛋,递给了对方,小声的说道。

  「姐姐,能不能把这个放在你的身体里呢。」

  其实上次将跳蛋放在妈妈小穴的时候,我玩的不是很尽心,所以想在陈洁身
上再好好玩玩,不过由于我不知道陈洁的态度,所以此刻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的,
毕竟如果对方拒绝的话,我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惹得对方反感我就更亏大
了。

  看着我递过来的跳蛋,对方显然愣了一下子,不过很快就露出了笑容,一点
坏笑的说道。

  「真不知道,你的小脑袋里想些什么,怎么有这么一肚子的坏水,怎么你就
那么想让姐姐带着这个出门?」

  「嗯——嗯——」

  我拼命的点着头,一脸渴望的看着她。只见对方轻叹了一口气,便从我的手
中接过了跳蛋。

  「真是服了你了,不过说好了,你个小坏蛋不准在外面给我使坏哦。」

  看着对方竟然真的答应了,我兴奋的不能自己,拼命的点着头。只见她从我
手中接过跳蛋后便小心的塞进了自己的小穴之中,接着便再次整理起衣物,很快
我们就穿戴好,走出了房门。

  走出宾馆由于陈洁害怕自己真的会怀孕,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找药店买紧急避
孕药,不过这里可以旅游的地方,而不是生活区,所以药店哪有那么容易找到,
在找了一圈无果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先解决肚子问题。

  此刻的餐厅中早已是做满了客人,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个空位坐下,陈洁接过
菜单点了几个菜后,我们便有一言没一语的聊着。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此刻靓丽
的陈洁,不得不说是一个真正的小妖精,我不时的可以感觉到四周男士投来的目
光。

  有些目光还是那些拖家带口过来游玩的,自然惹得他们同桌的那些女士一顿
的吃醋。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很多的目光对我的不友善,估计是羡慕我能和一
个美女这么有说有笑吧,即使我还是一个孩子依然如此。

  不过陈洁显然对这些没有任何的影响,依然自顾自的和我聊着。此刻我手中
牢牢的抓着跳蛋的遥控器,想恶作剧一下,不过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
也就忍了下来。就这样这一餐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结束了,走出餐厅,陈洁转身看
着我,说道。

  「刚吃过饭,要不要和姐姐四处逛逛呢?」

  对于这个要求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如果对方不主动提出的话我也想提这个要
求,所以便急忙答应了。

  这里不愧是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四处都是绿色的植被,走在其中不由的感
觉到身心都被洗礼了一般,我们就这样两个人肩并肩走着,很快宾馆的大楼就消
失在了我们身后。

  此时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不过还是能看到不少人和我们一样在其中漫步,大
部分是年轻的情侣,偶尔也能见到一家三口漫步其中。我看了看走在一旁的陈洁
,夕阳打在她的脸上,清纯中带着一丝妩媚。

  就在这是,我伸手握住了陈洁的小手,只见陈洁扭头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
,什么也没说只是任由我这样牵着她的手,我想此刻的她可能也回想起了那些美
好的时光,那些谈恋爱时的温馨。

  我感受着从陈洁小手上传来的温度,柔软的小手,让我不禁有点心跳加速起
来。

  「姐,和我一起是不是让你觉得很无聊呢?」

  「恩?」

  陈洁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这么说,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看着我。

  「没什么啦,只是随便问问。」

  「怎么会呢,如果觉得无聊的话,我怎么可能邀请你一起散步呢?」

  「真的么?」

  陈洁什么都没回答,不过她的笑容显然已经告诉了我答案。我们就这样在夕
阳下,四目相对的望着对方。此刻的我们已经忘却了过去的以往,仿佛一对热恋
中的情侣一般。

  我突然将陈洁抱进了怀中,只见她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便任由我这般抱着。

  一股淡淡的香气从陈洁身上飘散而出。我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双唇贴了上去
,面对我的亲吻,陈洁闭上了眼,张开小嘴热烈的回应起来。

  就这样,我们的舌头互相交织在一起,彼此贪婪的吮吸着对方的唾液。渐渐
的我们的呼吸声越变越重,过了好一会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的小嘴,一道晶
莹的丝线连接着我们的双唇。我发现,此刻这样的眼睛已经变的水汪汪的。

  就这这是,我悄悄的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打开了跳蛋的按钮。

  「啊——」

  面对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陈洁一下子没忍住叫出了声音。她那天籁般的声音
,自然吸引了众多的视线。不过她马上意识到现在是在外面,同时也感受到了周
围那些目光,马上忍了下来。

  只见她将嘴靠近我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早就知道你这个小坏蛋出门前让我带那个就是想做坏事,你怎么那么突然
就打开了,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害我出了那么大的洋相。」

  说着便用眼神示意了下四周。

  「不好意思,姐,刚才我是不小心碰到的。」

  「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子啊,这种骗小孩的话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只见陈洁这般说完后,便撅起了小嘴。在我们说话的过程中,她体内的跳蛋
依然在不停的震动着。很快她的小脸就由于太过于刺激的关系,便的通红,眼神
也更加的水汪汪起来。于是我便不怀好意的说道。

  「那要不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先?」

  「你——」

  还没等陈洁把话说完,我便拉起了她的小嘴,往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去。由于
此刻她为了忍耐下体的刺激,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她的下体之上,所以就任凭
我这样牵着她的小手,往前走去。

  走了不多一会,我们就来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之中,四周也一下子变的静悄
悄起来。只有偶尔听到的男女沉重的喘息声,才暗示着此处还有其他人。不过由
于被树木遮挡的关系,我们并看不到声音的主人。看来早就已经有别的人来这里
寻欢了,这里还真是一个绝佳的打野战的地方。

  「姐姐,你听,已经有别人抢先在这里亲热了呢。」

  我凑近陈洁的耳朵小声说道。

  「讨厌,真是的,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是怎么想的,好好的屋内不做,偏要
到这里有可能会被别人发现的地方来。」

  「嘿嘿,姐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不觉得这种地方有可能被人发现,会
更加的刺激么。」

  「怎么可能,简直羞死人了。」

  说着陈洁就将脸扭到了一旁,不再理会我,而我的手却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
上抚摸起了。很快对方的鼻音越来越重,突然她将我的手抓住,小声说道。

  「你个小坏蛋,在动手动脚前先把我的跳蛋关了啊。」

  我听着她略带颤抖的声音,突然意识到,她体内的跳蛋还在不断的震动着,
看来也快忍耐到极限了,不过我却没准备就这样放过对方。不仅没有将跳蛋关上
,反正将手伸进了她的裙子中,我发现此刻她的打底裤都已经完全的湿透了,那
她的内裤该湿成什么样子呢。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我又将手伸进了她的打底裤,
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她的内裤现在早就变的黏黏滑滑的了。我将手从她的裙子
里抽了出来,看着手上那晶莹的东西。

  一脸坏笑的拿到她面前,打趣的说道。

  「姐姐,你快看,我的手上的这些是什么东西呢。」

  陈洁只是瞟了我的手一眼,立马将视线移开,低声说道。

  「坏蛋,就知道欺负姐姐。」

  「嘿嘿,我的好姐姐,你快尝尝自己下体的问道吧,很美味哦。」

  说着我就将手指放到了她的嘴边,不过她却紧闭着小嘴,本能的抗拒着。不
过在我的再三坚持之下,终于她伸出了舌头,小心的舔了一下。我看准空隙,一
下子将整根手指插进她的口中,不断的搅拌起来。没有办法的她,只好乖乖的吮
吸着我的手指,直到将自己的淫水统统吞下肚,这才作罢。

  当我抽出手指后,她不禁开始干咳起来,并且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
责备一般,而我对此却装出一副没看见的样子,自顾自的问道。

  「姐姐,怎么样,淫水美味吧。」

  「美味你个头,我刚才都差点不能呼吸了,你想害死姐姐我啊。」

  她一边咳嗽着,一边没好气的说着,不过从她的话语中,我没有听出丝毫的
生气,反而有点像情侣拌嘴一般。

  这时,我总算是将跳蛋关上了,让她不由的松了口气,毕竟如果在这样一直
开始,天知道她还能坚持多久,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对了姐姐,刚才开着跳蛋在人群中走,是什么感觉呢?」

  「能有什么感觉,紧张都紧张死了,我一直克制的,怕自己发出什么奇怪的
声音。」

  「那是不是觉得比平时更加的刺激呢?」

  「小坏蛋,就不告诉你,急死你。」

  「我的好姐姐,快告诉我么。」

  我一边摇晃着她的手臂,一边哀求道。

  「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啊,行了,我告诉就是了。」

  看到我这般摸样,对方不由的叹了口气。

  「其实呢,好像被别人注视着,身体变的更加的敏感了,所以快感也就更加
的强烈了。」

  「是吧,我说的,在外面更加的刺激。」

  我笑眯眯的看着她。心中却热开了花,其实陈洁自己估计都还没有意识到,
这短短的一天,她身体深处的那些欲望正在被我慢慢的开发出来,估计时间一久
,她会变的和原来完全的不同。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缓缓的将她的安全裤褪到到了膝盖,毕竟有着安全裤
,对我来说实在是太不方便了,我此刻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安全裤是最反人类的
设计,果然一点也没错,陈洁没有阻止我的行为,而是默许我做着这一切。

  没有了安全裤的干扰,我的手很轻松的就摸到了她的内裤,我将手轻轻的伸
进她的内裤之中,她此刻的小穴早就有如洪水泛滥一般湿成了一片。我将手插进
了她的小穴之中,抠弄起了她的小穴,随着我的抠弄,她的口中再次发出了断断
续续的呻吟声,估计是在外面的缘故,我明显的感觉到她不是放的很开的样子。

  不过这也只是第一次而已,我当然不能太过于强求。

  其实此刻我更希望是自己的妈妈,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被我玩弄,那样的话,
我估计会感到更加的刺激,不过我想,随着我一步步的深处,很快妈妈也会被我
沦陷吧。

  「姐姐,我的手指舒服么?」

  「恩,很舒服呢?」

  「对了,我可不可以叫你小洁呢,我总觉得叫姐姐的话好像生分了许多呢?」

  「你个小坏蛋,怎么还想占我的便宜不成。」

  「怎么会呢,我只是想让我们的关系更加的亲密而已,如果你真的不喜欢,
我不叫就是了。」

  「这到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个小坏蛋越来越得寸进尺起来。」

  「嘿嘿,这么说你就是同意了罗,小洁,嘿嘿。」

  我这般叫着,她也没有任何的反对,看来我的关系和她又更近了一步。于是
我的手指抽动的更加的迅速起来,大量的淫水顺着我的手指滴到了地上。

  「小洁,我看你在不断的忍耐哦。」

  「小坏蛋,这可是在外面能,我怎么可能放的那么开,万一被别人看到或者
听到那多不好啊。」

  「这就是你的错了哦,小洁,你仔细听听,应该能听到这树林之中又不少交
欢的声音哦。」说着,为了能让对方好好听清楚,从而打开心门,我便将手指从
她的小穴中拔了出来。我看到她果然在仔细的聆听,没过多久,她的脸便变的更
加的通红。

  我知道她肯定听到了什么,于是我也不再询问她,再次将手指插进了对方的
小穴。

  果然这次她的呻吟声虽然还有些克制,不过和刚才相比已经好了太多了就这
样,随着我手指的抽插对方越来越进入了状态,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此刻的
她显然不在担心什么会被别人看到之类的了,我看时机已经成熟后,便拔出手指
,小声的说道。

  「小洁,你现在手扶着树,我要从背后干你了哦。」

  「小坏蛋,你哪来学来的这么多花样。」

  她虽然嘴上这么说,不会还是按照我的要求,乖乖的用手扶住了树,高高的
翘起了屁股。而我,掏出了早已肿胀异常的鸡巴,对准她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随着我鸡巴的插入,对方再次舒服的大声叫了出来。而我此刻显
然顾不上其他的,开始拼命的做起了活塞运动,虽然站着做爱不像其他姿势那样
,能使鸡巴插的更深,不过却也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

  随着我的不断抽插,陈洁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我想周围的人肯定也都听到
了。不过在野外带来的刺激感显然不能和在室内相比,陈洁很快就被我干到了高
潮。

  而我由于白天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此时的忍耐力明显强了许多,所以依旧
像发疯似的干着她的小穴。

  「啊——小坏蛋,你怎么那么厉害啊——要——要把我干死了——」

  「嘿嘿,小洁,那你喜欢不喜欢我的鸡巴呢?」

  「啊,喜欢,最喜欢你的大鸡吧了,快狠狠干我,把我干死吧,我要升天了。」

  只见她语无伦次的说着,又过了一会,我终于也达到了极限,便一股脑的将
精液都射进了她的身体深处,丝毫没有考虑对方是不是会怀孕。射精后的我,站
在原地,不断的喘着粗气,显然也是累坏了。

  突然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一股温暖的感觉包围了,睁开眼睛才发现。此刻
的陈洁竟然跪在地上,一手抓着我的鸡巴,正用她那迷人的小嘴,帮我清理着。

  看着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我忍不住出声道。

  「我的鸡巴好吃么?」

  「恩——好吃——」

  由于此刻她正含着我的鸡巴,所以说话声也听的不是很清楚。在她的服务之
下,我的鸡巴很快就恢复了雄风,就这样我们在这漆黑的树林之中,尽情的享受
着鱼水之欢。而陈洁也已经完全的放开了。

  直到天色很晚后,我们才回到了宾馆,回到宾馆后,不用多说,又是一番人
肉大战,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后,才缓缓睡去,连澡都没有洗。

  第二天我们醒来后也已经很晚了,发现两个人全身都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便
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在洗澡过程中,不过多说,又进行了一番翻云吐雾。

  直到最后我的鸡巴再也硬不起来后,我们才收拾行李,离开的宾馆。我们在
火车站相互道别后,我才恋恋不舍的走回了家。

  经过这一次的出游,我和陈洁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步,而且是用我真正的身
份。

  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我,开始思考起下一步的计划,该如何继续攻陷妈妈,同
时怎么处理好两个身份和陈洁之间的关系,就这样在我思考的时候,强烈的睡意
袭来,我进入了梦乡。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