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 2016

【两对母子间的互嫁】

  几天之后的中午,莲婶婶来我家找我:「阿东,你妈妈现在在我家玩呢,你
要去我家还是一个人呆在家里?」
  我正准备看我昨天在桥边捡到的黄色小说,心想,这回可以安安静静的看书
了,便出声道:「我不去了,懒得走,我就呆在家里玩算了」
  「哦,那你自己注意点,别乱跑,下午点,你妈妈就回来了,要是她晚上不
回来的话,你就自己煮点面吃,知道吗?」莲婶婶说道。
  「知道了,我会自己弄吃的,放心吧。」我由于看小说正看到兴头上,便催
促莲婶婶离开。
  「那我走了啊。你自己注意点。」莲婶婶说完便转身离去。
  「莲婶婶慢走啊。」我急忙将门关上,刚转身走了两步,又怕我妈临时回来,
所以又倒回去将门反锁上,就回到了卧室里面看书。
  「这故事好精彩,那女的太骚了……。」此时,莲婶婶家。
  「莲婶子,我家东儿呢?没和你一起来吗?」我妈妈见我没来就问道。
  「叫了他的,他不来。」莲婶子边脱衣服边回道。
  「哦,那我也回去算了。」我妈说道。
  「别啊,小保,来,你不是梦想着操你玉娇婶子么?」莲婶子急忙拉着小保
往我妈那去。
  「大妹子,今天先和我家保儿玩玩,我过两天就去你家,让你儿子肏我,怎
么样?」莲婶子见我妈只是犹豫着,并没有付出行动,就再一次加油添火。
  「那……那好吧」我妈见小保全身赤裸,胯下的大鸡巴高高耸起,就已经不
想走了。
  「太好了……耶……」小保一听我妈同意了,就跳了起来。
  「保儿来,让婶子看看,能把你妈这骚货弄死的鸡巴,能不能让我爽爽?」
我妈边说边脱衣,很快就全身赤裸的躺到床上。
  妈妈配合地分开了双腿,挺着屄等着让汪刚勇的阴茎给他幹进去,小保却把
头往下移动,去亲吻妈妈的小穴,妈妈的小穴被汪刚勇的舌头搅动着,发出「滋
咇……滋咇……」断断续续,黏黏答答的淫声。
  妈妈双手抱着小保的头,妈妈的屁股不停的往上顶着,两腿夹着小保的头,
小保舔了妈妈的左阴唇,再舔右阴唇,又往上吸吮着妈妈的阴蒂,最后用舌头在
妻的肉洞里,一会儿绕圈圈的搅着,一会又上下来回的舔动着,妈妈的阴毛在小
保的鼻子上磨擦着,小保将以前看黄色书籍学来的招式,全套用在我妈妈的身上
了,真是学以致用啊。
  然后小保起身用大龟头对上妈妈的阴户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櫓
了好几下,然后将大龟头对準妈妈的阴户口的小阴唇上,妈妈赶忙伸出右手两根
手指头夹着着妈妈的大龟头,上下櫓了几下然后,对上了妈妈自己的的阴户。
  小保的臀部,慢慢向我妈妈的阴户里沈了下去,屁股沈幹下去很深,就不动
了,然后就吻着妈妈的双唇,整条阴茎大概是在享受我妈妈肉屄里的滋味吧。
  一会儿,妈妈开始奈不住了,屁股开始轻柔的上下左右摇动,两腿张开往内
弯夹着妈妈的屁股,往阴户内一拱一拱的,好像催促小保快点插动,小保这时也
开始,一下一上轻轻的抽干,妈妈一直闭着眼睛,小保边干妈妈的屄边亲吻妈妈
的嘴唇。
  妈妈的身体被小保的身体压着,上面的嘴,和下面的生殖器,已经都相通了,
上下交干相融在一起了,小保趴在妈妈的身上,两隻胳臂内弯着撑着身体,两隻
手一边摸一个奶子,一会儿亲嘴,一会儿弓着腰吻着左边的奶子,一会儿吻右边
的奶子,一会儿吻左边的奶子,屁股在妈妈的阴户上轻轻的揉幹着,好像要全身
融入我妈妈的身体里面一样。
  妈妈的屁股也随着小保鸡巴的干弄下,不时的往上顶着,他们操屄的时间很
长,听到的是床铺摇晃的「吱吱……嘎嘎……」的叫声,和小保的喘息声。
  「保儿……哦……啊……」喘息声越来越快,小保加快了进出的速度,莲婶
子见小保的速度和妈妈的喘息声越来越快就知道两人到了高潮的边缘,不多时,
小保低吼一声,向前一顶就不再动弹。
  妈妈的骚屄在迎来了小保大量的精液的同时也让妈妈到达了极乐巅峰,两人
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想动弹,只想好好的享受这高潮时刻。
  过了一会儿,小保率先从高潮中缓过劲来,将插在妈妈骚屄里的鸡巴抽了出
来,随着鸡巴的离开,骚屄里的精液也随之流出,弄的床单上都是。
  「妈」小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看见他妈坐在床前就走了过去。
  「这下你爽了吧,你玉娇婶子的屄,村里多少男人想操都操不到,今天居然
被你小鬼给操了,对了,玉娇妹子,我家小保操得你爽不爽?」莲婶子调笑着拉
过小保站在她面前,用手撸着小保软软的鸡巴。
  「还行,是比很多人强,难怪姐姐愿意让小保操你了。」我妈撑着让自己靠
在了床头。
  「是么,看样子小保没把你操爽啊,保儿,在让你玉娇婶子爽爽。」莲婶子
将小保的鸡巴撸硬后示意小保再去操我妈。
  「来就来,保儿,我们换下你妈说的那个姿势」我妈说着就翻身跪在床上,
将屁股挺起迎接小保的插入。
  小保见状立即再一次插入,刚操了几下,小保就笑着回过头道:「妈,我想
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莲婶子也有点好奇。
  「我以前跟阿东吵架的时候,我们相互都说要操对方的妈,啧啧,没想到今
天竟然成真了。」小保「啪」的一下用手掌打了妈妈的翘臀。
  「保儿,你坏死了……人家都被你操了,你还说这样的话,下次……我不来
你家让你操了」
  「你这骚货,你要是不来我家的话,我就去你家,当着你儿子的面操你,让
你儿子看看,他心目中的妈妈有多骚。」小保感到妈妈的小穴变紧了,知道妈妈
喜欢这种方式。
  「然后让我妈和你儿子操屄,就像我看过的那篇文章一样,我们两对母子玩
交换,我妈去给你儿子当老婆,你给我当老婆,我们这样换一段时间然后再换回
来,你说好不好啊,玉娇婶子。」小保见妈妈到了高潮的边缘,就加快了速度,
再一次将精液送进了妈妈的骚屄之中。
  良久,「你说这样好不好,婶子?」小保问道。
  「可……可以试试,嗯……这样吧,莲姐姐,你今晚去我家陪小东,我留在
你这陪陪小保,明天在这集合吧,你说咋样?」我妈试探着问莲婶子。
  「可以,那你门慢慢玩,我去你家试试你家小东的鸡巴咋样。」莲婶子说完
就离开了家。
  「婶子」「别……吃了晚饭再玩也不迟啊。」我妈见小保作势要再来,连忙
出声阻止。
  莲婶子离家后没多久就到了我家。她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我连忙拉
着她往她家走,因为我想看看我妈是什么状态现在。
  到了莲婶子家,就见我妈裸着身子坐在小保的大腿上,小保正上下齐手的揉
着妈妈的大奶子,妈妈则用穴口轻轻的摩擦着小保的勃起鸡巴。
  妈妈见有人开门,又看见是我,脸一下子就红了,本来想起身的,可小保死
死的抱着妈妈,妈妈不好意思,只好装作看不见我。
  「阿东,你来啦,嘿嘿」小保见我来了,就故意使坏,原本只在穴口摩擦的
鸡巴一下子就滑进了妈妈的屄里,妈妈顿时回过头白了小保一眼,那一瞥的风情,
我从来没见到过,我立马呆住了,两眼盯着小保和妈妈的交合处。
  「啪……啪……啪」「阿东,婶子给你说个事。」莲婶子拉着我坐到了沙发
上。
  「是这样的,我想让你妈嫁给我家小保,你觉得怎么样?」莲婶子将手伸进
了我的裤子,轻轻搓揉着我耸立的鸡巴询问我的意见。
  「我妈嫁给小保了,那我呢?」我很是不解。
  「当然是我嫁给你了,怎么,不满意?」莲婶子嗔怒着捏了我的鸡巴一下。
  「满意,怎么会不满意呢?」我笑着。
  「臭……臭小子,被那骚货……一哄……啊……啊……连妈妈你都要……要
卖是不是?」妈妈佯怒着将头撇向另一边,故作生气。
  这时小保突然停了下来,将妈妈的身子转过来面朝他,「老婆,你不愿意嫁
给我么?」并使劲顶了妈妈几下。
  妈妈对突如其来的大力撞击束手无策,只好大声认错,「没……人家又不是
……啊……这个意思嘛,」
  「什么不是这个意思,那你什么意思?嗯?」小保在妈妈的屁股上打了几下,
停了下来,这一停,妈妈果然开始求饶。
  「我没什么意思啊,我是说,你是好人,我愿意被你操……啊……卜啧…
…」妈妈话还没说完,小保就将嘴凑上去含住妈妈的樱唇,两人舌吻了起来。
  「呼……呼,死鬼,你坏死了,都不知道你怎么对操屄这么在行。」妈妈轻
轻的在小保胸前锤了一下,又给了他一记白眼。
  「老婆,我们换个姿势」小保说着将妈妈抱起放在沙发上,让妈妈双手挽住
腿,整个阴部全部暴露了出来,妈妈的阴毛不是很多,只有上面一点点,阴部就
像一个扇贝一样,虽然外阴唇黑了点,但却不影响整个阴部的美观。
  由于小保为了在我面前刺激我,所以妈妈的阴部是面向我的,也就是说,妈
妈挨操的表情卧室看不到了,小保将妈妈整个人往前抬了抬,让妈妈的头能靠在
沙发上,视线能看见我,也能看见小保的鸡巴在屄里进出情况。
  小保慢慢的将鸡巴插进妈妈的屄里,再慢慢的拔出,妈妈看了看我,发现我
正在看着她,这时小保也注意到了这个,立即启动最大力度与速度操屄。
  顿时房间内是剩下「啪……啪啪」的声音,小保就像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
的拍打着妈妈,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小保达到了高潮,「玉娇,给我生个儿子吧
……啊」。
  小保将精液全数灌进了妈妈的穴里,待射精完毕后,才慢慢的将鸡巴从妈妈
的屄里抽了出来,刚才射进去的精液也缓缓的从屄里流了出来,小保将妈妈横放
在沙发上并坐到妈妈的腿部,将妈妈的玉腿捧起舔舐起来。
  「你们两个也差不多去洗洗了,一会吃完饭,看看我们怎么分才对」莲婶子
看了一眼处于惊呆状态的我。
  小保和妈妈两人起身朝浴室走去,很快浴室又传来了两人调笑的声音,「呀,
小坏蛋,你又使坏……啊……不要啦,快洗吧」「婶子的肉穴这么好吃,我怎么
能放过呢?嗯?」「啪啪……啪……啪」
  两人子浴室里再一次展开大战,不过这一次没上一次长久。
  「来,吃饭了」莲婶子一声喊,将我从惊呆状态唤了回来。
  妈妈出来后和小保一样裸着身子坐到饭桌前,「开饭」「吃饭了」吃饭没多
久,我见小保和妈妈两人不太对劲,妈妈的左手一直没拿起来过,后来甚至装作
捡筷子,头一直埋在桌下,「阿东,你觉得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个事情咋样?」莲
婶子见我好奇的盯着我妈和小保就出言想转移我的注意力。
  「额……我还是想我妈,这……这嫁给对方的想法就算了吧,偶尔交换还是
不错的。」我说着「啪」故意将筷子掉在桌下,然后弯腰去捡。
  我朝小保那望去,发现我妈正在给小保口交,我妈脸上那表情就像几年没吃
过棒棒糖的小女孩突然间吃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棒棒糖的一样,什么吞吸舔咬含
都做出来了,小保还将菜放在龟头上喂妈妈吃,妈妈吃完了舔净后露出了小狗要
食的样子,突然之间我想到了看过的黄色小说上的一句话「女人生来就是拿给男
人用鸡巴征服的」,我开始嫉妒起来。
  「阿东,好了没,要不你就去厨房重新拿双干净的吧」莲婶子关心的问着我,
「不用了」我脸色不大好,起身向厕所走去。
  莲婶子见我去了厕所,却没发现我躲在厕所门口偷偷看着饭桌前的一切。
「小保,够了,你今天射得够多了,当心身子」莲婶子看着小保一脸舒爽的表情
再加上我妈消失的身影,就知道我妈在给小保口交。
  「嗯……」小保低吼一声,双手按住妈妈的头,过了十多秒才放开,妈妈起
身来看了小保一眼,然后走到莲婶子面前亲吻起莲婶子的嘴唇,良久,两人才分
开,「玉娇妹子,你真是……」莲婶子找不到话来形容妈妈,因为妈妈将小保射
出的精液含在嘴里又趁和莲婶子接吻的时候尽数吐进了莲婶子的嘴里,莲婶子没
办法,只好吞进肚子里。
  「阿东呢?」我妈见我不在出言问道。「上厕所去了,对了,我见阿东不是
很赞同我们这个互嫁计划,如果勉强的话,阿东他会不会告诉别人啊?」莲婶子
担忧的说着。
  「应该不会,要不,我先和阿东操两次,等他习惯了,我们再玩交换,然后
一步一步的完成互嫁?」我妈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最近这个月你要抓紧时间,争取再下个月,我们两家
交换成功」莲婶子将办法说了出来。
  「而且最近两三个星期可能他们就要回来了,所以你要抓紧时间,知道么?」
莲婶子问道。
  「可以,我会尽快的」我妈信誓旦旦的说着,「等我们成功交换,我就去把
环拿了,给你生儿子」我妈笑着拍了一下小保在我妈穴里活动的手。
  我听到这,就在厕所里思考起对策来,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就是后来
在饭桌上也没想出来,他们在谈笑风生,我却在思考对策,直到我们临走时,我
看见莲婶子家原来拴狗的狗链,才想起办法来,那就是先把我妈变成我的性奴,
然后是莲婶子,村里漂亮的风骚的我都要她们成为我的性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