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6

无心插柳

  最近学校的事情很忙,大多数时候都是学习渡过的,考研的压力压得我快喘
不过气来了,几乎没有时间和女友在一起。为了能更好的复习,也为了能省钱,
我和同宿舍好友还有一对情侣(是我临时找的合租夥伴,基本不说话)一起出去
租了房子,我俩住在一间房间,剩下的两人在另外的房间。
                 
  今天天色灰濛濛的,我看样是要下雨了,就没去学校学习,安心在房间里学
习。
                 
  不一会我的好朋友兼室友张鹏就回来了,看他脸色不怎么好,我便说了句:
「又吵架了?」他没好气的把书包一扔,说:「女人他妈的烦死了,怎么说都不
通。」
                 
  我说:「你这理由也太假了,说什么考研怕影响学习就把人给甩了,谁会同
意。
                 
  再说你真想好了?我觉得杨思思可没有林可欣好看。」
                 
  原来室友最近看重了一个女孩,就想甩掉女友林可欣,理由是考研需要集中
精力,林可欣当然不干,天天闹。我女朋友和林可欣是一个宿舍的,所以我们四
个都很熟。
                 
  正说着,室友的电话响了:「喂?啊,我在宿舍呢(虽然出来租房子,但我
俩还是习惯性的叫宿舍),什么?你要来?别……我今天有事,马上就要走了。
                 
  没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学院有点事,我要出去,你爱信不信。」说罢
就挂了电话。
                 
  我幸灾乐祸的说:「怎么样,缠住你不放了吧?」话说回来,室友长得可以
用帅哥来形容,人又体贴,所以很招女孩子喜欢,加上他家很有钱,在学校又是
辅导员,所以追者无数。去年林可欣凭藉魔鬼的身材和天使的面容加上优秀的家
世,从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但室友依旧是朝三暮四,才一年就看中了别的女
孩。
                 
  以前两人在卧室里亲热的时候,无奈我就不得不出去,有时我也会故意走得
慢点,不一会就会听见里面浓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娇笑的声音,每次都让我欲火焚
身,每次都毫不犹豫的找女友去,心里想着林可欣赤身裸体的样子,和女友做起
来倍感卖力。
                 
  林可欣160的身高,拥有着魔鬼的身材,尤其是臀部,极其挺翘,一双D
罩杯的奶子,每次看得我都流口水。因为我女友的奶子不是很大,所以我每次只
能用眼睛强奸林可欣的奶子获得快感,每次摸女友乳房的时候,脑海里也是林可
欣那硕大、圆润的乳房。
                 
  听说林可欣要来,室友头痛得不行,而我却乐开了花,我还是非常喜欢见到
林可欣的。这时室友实在坐不住了,他起身穿衣服要走,对我说:「她来了你就
说我有事先走了,她要等的话就说我很晚才会回来。你尽量安慰安慰她,让她快
点接受现实。」
                 
  「我操!我不,女人最麻烦了,你自己解决吧!」我很不情愿,有谁会愿意
解决这样的麻烦事啊?况且室友这头完全没理啊!难道也要我说为了考研?
                 
  室友急急忙忙的穿鞋走了,临走还不不忘嘱咐我:「拜託了,兄弟。」我一
个头两个大,虽说林可欣长得好看,但脾气是出了名的大,我还真有点怕她,还
让我安慰她,这不是要我命吗?
                 
  我正头痛呢,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声音很轻。我想,不会这么快吧?我去开
门,果然是林可欣,只见原本清纯、可爱的鹅蛋脸现在挂着两只红红的眼睛,像
两个红灯笼一样,显然刚刚哭过。
                 
  林可欣见了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轻声问了句:「张鹏呢?」
                 
  看见林可欣可怜的摸样,我想是个男人都会怜惜,可惜张鹏不会。愣了一下
我才反应过来,咳嗽了一声说:「刚被叫走,有点事。」我没动也没请她进来,
意思很明显:张鹏不在,你先回去吧!
                 
  但林可欣也没动,低着头呆呆出神,这样子真是叫我发狂。林可欣今天上身
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一条短短的粉红裙子,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只有哭
红的双眼不太协调。大美女不动我也没办法,可是我又不想让她进来,天知道我
该怎么安慰她。
                 
  突然林可欣低声说了句:「我进去等他回来,好吗?」
                 
  天啊!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时的林可欣绝对是个古怪精灵,这是我
第一次见她这么温柔的说话,我一时愣了,心里在狂喊:『不要让她进来,女人
很麻烦的。』但嘴里却说:「噢,好的,请进。」说话的时候我想,自己一定是
疯了。
                 
  我把她请进了我们的卧室,因为和另外的一对情侣合租,所以我们一般不在
客厅逗留,况且这里她也应该很熟悉了,多少次他俩翻云覆雨都是在这小窝里。
                 
  她进来后径直坐在了室友的床上,纤细的小手温柔地抚摸着室友的床单,不
知道她是想室友还是想和室友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日子。
                 
  看着她安静地坐在那里若有所思,我也静静地看着她,因为嘴笨的我实在不
知道该说什么好,况且这样还能看着她那圆润、挺直的乳房。
                 
  看着看着,我觉得下体有了很强的反应,撑起一个很高的帐篷,幸好她在那
愣愣的发呆才没有看见我的囧态。我站起身来,因为我不敢再看了,因为再看下
去,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站起来引起了林可欣的注意,她抬起头来看着我,由於屋子实在太小,所
以除了两个床只有一张桌子,我实在不知道要干什么。这时我突然发现林可欣的
脸微红了一下,稍纵即逝,然后又低下了头,我才意识到下面的帐篷依旧很大。
                 
  我很尴尬,由於中间地方太小,所以我站起来和坐在床边的林可欣仅有一步
之隔,我的失态当然她全看在眼里了。我脸也红了一下,连忙又坐下。
                 
  这时林可欣说话了,依旧是很轻:「他是不是看上别的女生了?告诉我,她
是谁?」女人也不傻,果然猜到了,但我还得继续帮室友隐瞒啊!
                 
  我说:「没有的事,他怎么会是见异思迁的人呢?其实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只是现在都在关键时刻,他也是为了你俩的将来才这样的啊!」这藉口连我都不
信,但也没办法。
                 
  林可欣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她呆呆的看着书桌,轻声问:「书桌上的笔筒
呢?」
                 
  我吓了一跳,女人还真是细心啊!那个笔筒是上次我们四个出去唱歌回来时
林可欣看见的,是一个多啦A梦的笔筒,林可欣很喜欢就买给了室友。从那以后
那个笔筒一直放在桌子上,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室友给仍了,连我都没有注意到,
她居然发现了。
                 
  张鹏床边的墙上还贴着两人各种各样的照片,有旅游时拍的,也有实习的时
拍的。只见各种各样的照片默默地诉说着两人过去的甜蜜,可惜现在已是物是人
非了。
                 
  我实在不善於说谎,索性就什么都不说了,於是气氛更加尴尬,我连看她胸
的兴趣都没有了,毕竟她伤心成这样,我再禽兽也不能这样啊!一时间,小屋子
里谁也不说话。
                 
  还是可欣先打破宁静的,她说:「我收拾收拾东西,不是我的,想得也得不
到。」
                 
  我看出她眼中的伤心,尤其说最后一句话时,泪水又一次涌到了她的眼眶中,
但没有落下来,她忍住了,看得我差点冲动过去搂住她。
                 
  她默默地站起身来,在室友的柜子里找着自己的东西,我知道她已经决定离
开室友了,我也松了口气。我语无伦次的安慰着她,说的什么连我都不清楚,因
为她跪在床上在柜子里找东西,挺翘的臀部正好对着我,短小的裙子根本遮不住
浑圆的屁股,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黑色的丝蕾内裤,应该是为了室友专门穿的吧,
我不禁嫉妒死室友了,这么性感美丽的女友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
                 
  我的下面再一次撑起了帐篷,我看得眼睛都直了,突然她身体颤抖了一下,
我赶忙移开我的目光,装作整理书桌。我偷偷的看她,只见她拇指和食指捏着一
条粉红的蕾丝内裤,身体明显在发抖。我很迷茫,拿着自己的内裤你抖什么?难
道这内裤还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我不解的看着她。
                 
  好一会,她才缓过神来,看着我。我看见她的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一样,难
道她发现我偷看她的内裤?那是她故意给我看的……
                 
  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眼里充满了恐惧。说实话,平时的林可欣脾气很火爆,
我很害怕她,这可能也是室友不喜欢她的原因之一吧!但今天她一直都细声细语
的,所以我稍微大胆点。我想:『完了,完了,凭她那火爆脾气,一定把我撕了,
万一跟我女朋友说,我岂不是连女朋友都没有了?』我害怕极了,但还是故作镇
定。
                 
  她看了我一会,突然将粉红的内裤扔到床上,抱头痛哭,我一时不知怎么办
好了,她这突变让我瞬时大脑短路。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走过去轻轻的拍拍
她的背,说:「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别哭了。」我还是很害怕,毕
竟偷看人家的内裤,我是怎么也说不清的。
                 
  但她依旧在那哭,我也慌了,连忙说:「我不好,你别哭了。」她突然抬起
头,双眼里满是愤怒和哀怨,问:「这内裤是谁的?」我一时懵住了:「啊?」
                 
  幸好我反应够快,突然意识到那条粉红内裤不是她的,难道是杨思思的?
                 
  我想起来了,今天上午张鹏没有去上课,因为杨思思突然大清早的来找他,
害得我不得不很早就起来去学校复习功课。难道他俩在这儿做爱?我突然恨起张
鹏来了,花心可以,也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啊!但我还不能告诉她杨思思的事情,
因为杨思思和林可欣可是高中同学,大学又是同一所,感情好得不得了,这件事
我是非常的反感。
                 
  我在脑中急速的搜索着该如何回答,这时她转过身来,跪坐在床上,眼睛睁
得大大的,直直的看着我,像要吃了我一样。我心想,这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她
肯定是要吃了我的。本想推给我女友,但想不可能啊!首先我女友的内裤怎么会
在张鹏的柜子里?放错了也不对啊!第二,我女友和她是室友,她回去一问不就
全穿帮了?
                 
  我低下头尽量不去接触她的目光,脑中急速的搜索着如何回答,心里把张鹏
的祖宗四代都问候遍了。由於时间不允许,所以只问候了四代我就想出了天衣无
缝的回答。
                 
  「是……是……是我给杨静(我女朋友)买的,刚刚你来之前,我……我在
张鹏床上和他正看黄片呢!他走了以后我没忍住,就……就……就……」说到这
里我偷偷的看了眼内裤,发现内裤虽然被团在了一起,但上面还是很乾净的,看
来早上两人先把内裤脱了才做的,於是我补充说:「但……但我没那个什么,仅
仅那个什么……」
                 
  我想着,这种情况下「那个什么」这种模糊的回答最能给我找台阶,万一以
后事情败露了,我也可以一推365不是。我说着,只见林可欣的目光柔和下来
了,我心想老子这回被张鹏害惨了,只能献身救他了,看他将来要怎么回报我。
                 
  由於我和张鹏友早就有看黄片的习惯,也不是什么秘密,她俩早已知道,所
以我这么说,她没有不信也没有鄙视我的意思;况且为了考研,我确实已经一个
多星期没见杨静了,我想她也应该瞭解。
                 
  只见她又温柔地拿起了内裤,塞给我说:「去洗洗吧!杨静喜欢乾净的,她
还没用呢,你先用了。」她似笑非笑的说着,脸上微红,看来是信了。
                 
  她又继续去收拾柜子了,我担心得不得了,万一她又从里面拿出什么东西,
我怎么办?总不能都说是我的吧?我焦急的说:「要不你先歇一会,一会再收拾
吧,也不急。」我心想能拖一时是一时。
                 
  她回答:「没事,我不急,只怕有人急。」我想,女人还真是感性动物,这
都能联想到张鹏去。
                 
  此时她又跪了起来,黑色的蕾丝内裤继续对着我,我心想里面管它有什么东
西,跟我都没关系了。看着被内裤紧紧地包裹着的挺翘屁股,我心里莫名的燥热
和冲动,确实我也一个多星期没下火了。
                 
  她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猛然抬头时碰到柜子的上边,痛得她大声叫了出
来,我着急的去看她的伤口,还好只是撞红了。其实也没什么事,但女人就是娇
气,这时候你更应该多问问,这样女人会觉得你很细心,这是我从女友那里总结
到的经验。
                 
  我连忙爬上床,双手握住她的伤口,说:「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我
又拿出了我的拿手好戏,不断地吹,她则像只温顺的小猫一样靠在我怀里。我兴
奋极了,美女靠怀,於是我多吹了一会。
                 
  可是我感觉她的身体又开始抖动,难道又要发怒了?我吓得赶紧扶起她,此
时我看到她满脸都被泪水浸湿了,她双眼紧闭,只差哭出声音了,嘴里呢喃着:
「为什么连门也欺负我……」
                 
  此时我被深深打动了,看来这次她受了很大的伤,我又一次搂住了她,像她
男朋友一样安慰着:「没事,没事,都会过去的。」她也靠着我不动。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走着,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况且我也非常乐意搂着大
美女。她渐渐地停止了哭泣,安静的靠在我怀里,我说不上帅哥,跟室友比是差
远了,170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让我显得很平庸,所以我比其他男生更多
了一分耐性,尤其对漂亮女人的耐性。
                 
  又过了一会,她轻轻的抬起了头,离开了我的身体,我不禁有些失望。我们
俩此时相对着跪坐在床上,她羞涩的看着我说:「谢谢你!」我脸也红了:「没
事,没事,老朋友了,客气啥?呵呵!」我明显感觉到心跳加速,因为虽然经常
见,但这是第一次对坐着,一时间我俩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我心里有一个冲动:抱她!抱她!但显然我是有色心没色胆,心里喊了半天
却不敢行动。此时她想要站起来,我心里哀歎:这就是命啊!
                 
  可她刚要站起却突然倒向了我怀里,原来她跪得久了,双腿有些麻了,没站
起来。我心里大喊:『这就是命啊,这就是命啊!』如果这个机会要再错过了,
就对不起老天爷了。
                 
  她重重的倒在了我怀里,我趁势也躺了下去,这样正好我们四目相对。她那
魔鬼般的身材压在了我身上,由於夏天,天气较热,我只穿了短裤,我想此时她
一定能明显感觉到我下体坚硬地顶在她的小腹上。我们四目相投,两人的脸都是
红红的。
                 
  她轻声说了声:「对不起!」就要起身,就在这时我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她的
双肩,不让她起身。此时的我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但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左手紧
紧地搂着她瘦削香嫩的肩,右手由她的后背滑到她那挺翘的臀部,轻轻的揉搓起
来,嘴上也不闲着,竟微微抬头,想要吻上那性感的红唇。
                 
  她拼命地闪躲着不让我得逞,嘴里说:「你干什么啊?快放手。」下体也在
不停地蠕动,想要从我身上下来,摆脱我的右手。但这无异於火上加油,蠕动的
下体不断摩擦着我坚硬的肉棒,使我的大脑瞬时间短路,胆量也大的出奇,我突
然一个迅速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深情的看着她。此时她也不动了,也诧异地看着
我,我猜想她一定在想:这是平时脾气好的刘军吗?
                 
  现在我可不管那么多了,温柔地挺动着下体,使下体在她两胯之间摩擦着,
左手把住她的右肩,好让她不能乱动,而右手居然隔着T恤和胸罩抚摸起她的挺
翘的乳房,虽然隔着衣服,我还是能感觉到她的柔软和挺翘。
                 
  她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愣在了那里,直到我的右手才让她反应过来,
她激烈地反抗,我才发现原来女人有那么大的力量。不知道是我体质弱还是她的
力气大,我渐渐压不住她了,我们两人激烈地在床上挣扎着,没说一句话。
                 
  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她不动了,兴许是累了,我也累得够呛,我们两人都
累得气喘吁吁。我看着她,突然两行清泪又从眼角流了出来,她放弃了抵抗,但
我也索然无味了,我轻轻的亲了亲她的脸颊,说了声对不起,起身准备离开。
                 
  突然,她说了句:「抱着我。」
                 
  「啊?」我没反应过来。
                 
  「抱着我。」她紧闭着眼睛又重複了一遍。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看着她,她没有睁开眼睛,依旧不动,我想,老
子今天就疯狂一回!於是我又躺了下去,但我不敢压在她身上了,我侧躺在她身
旁,轻轻的搂着她,鼻中闻着她的体香。突然她翻过身来,瞬间趴在我身上,在
我右肩上狠狠咬了一口,很痛,但我不敢叫,我想这是我应得的报应。
                 
  咬了很久,我从痛变得麻木,又从麻木开始痛起来。很久她终於松口了,我
看了看我的左肩,两排红色的牙印深深的印在我的左肩,牙印中隐约渗出血来。
                 
  「对不起……」她轻声的说。我看不见她的脸,她的脸被披肩长发盖住了。
                 
  「本来就是我的错,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对不起!」这时的我早已经冷静
下来了。
                 
  我刚要再说什么,突然她低头吻住了我的嘴。那一刻,我觉得世界都不真实
了,我居然吻了她的唇!但我心一凛,她不能又要咬我吧?我有些担心,但她那
柔软的唇让我将担心抛到了九霄云外。
                 
  润软饱满的红唇,我想念多时的红唇……渐渐地我发现她的唇动了,我俩温
柔地吻着,丁香似的香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伸到了我的嘴里。我贪婪地吃着她的
每一滴津液,甘甜的津液让我忘情地吻着她,同时下体不时地向上顶着。
                 
  她笑着抬起上身,双手拨了拨头发,露出迷人的脸庞和含情脉脉的眼神,笑
着说:「又在坏了,小心我把你右肩也咬了。」此时我躺在床上,仰视着她,她
迷人的脸庞使我不假思索的回道:「全身被咬了我也心甘。」这是我内心真实的
想法。
                 
  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笑容。她现在骑坐在我身上,屁股正好坐在我
坚硬的下体上,有说不出来的舒服,我看着她含笑的脸庞,很美,说真的,太美
了,我的下体又不老实的向上微微挺动。
                 
  这时我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沿着她那光滑、细腻、修长的美腿滑向了纤
细、没有一丝赘肉的细腰,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她身体颤抖了一下。见她没有反
对,我的胆子更加大了起来,由细腰逐渐抚摸向小腹,此时我的手心都是汗水,
在她小腹上滑滑腻腻的抚摸着。
                 
  她俏脸通红的看着我,性感的嘴唇微张,轻轻的呼着气,挺拔的双峰微微喘
息。
                 
  看来她还没从刚才的激吻中恢复过来,我趁机把双手由小腹游弋到她那光滑
的美背上,像是按摩一样,轻轻抚摸、揉捏,看得出来她也很是享受,喘息慢慢
地恢复平静。
                 
  我看着她,心和手一样在向上、向上,不断向上……此时我口乾舌燥,心跳
像原子弹爆发一样激烈。看着她的俏脸,我心一横,右手拇指和食指一夹一松,
她的胸罩扣子就被我轻松解决掉,她一声惊呼。
                 
  我想她也在防着我,但没想到我居然可以两根手指就把扣子解开。我心想,
我女朋友的乳罩不知道解了多少次,我可以很轻松的就解开她的胸罩,我感歎:
「多学一个技能,走到哪里都有用啊!」
                 
  林可欣双手紧紧护住胸口,不让胸罩掉落下去,羞红的粉脸诧异地看着我。
                 
  我一个翻身再次将她压到下面,现在我可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粗暴地像她索
吻,左右趁她倒下的时候已经从T恤下摆伸到里面,紧紧地握住了她那坚挺、浑
圆的乳房。
                 
  我异常兴奋和紧张,心快要跳出来一样,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乳房。同时她
也反应过来,用手紧紧地压在我手上想要拿开,但却适得其反,反而使得我手上
的压力更加大地压向她饱满的乳房上了。
                 
  她娇喘的说:「不要……你要适可而止。」
                 
  「林可欣,我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只是你根本不注意我而已。」我
边说边向她吻去,可她的头总是躲来躲去,总是差一点却又吻不到。
                 
  我的右手开始在她的光滑的大腿内侧抚摸,她本能的夹紧又松开那迷人的美
腿,总是吻不到,於是我改变了策略,开始吻她那美丽的脖颈。脖颈是女人的敏
感地带,她娇笑着,缩着脖子不让我得逞,趁着时机我可以更好地抚摸乳房,并
且我的手也触碰到了神秘的地带,隔着内裤开始抚摸、挤压。
                 
  林可欣开始故此失彼,她紧夹着双腿,不让我的手得逞,於是我开始了搔痒
策略,在她身上乱摸,她被痒得娇笑不已。
                 
  我们纠缠在了一起,有时她被痒得会放开双腿,我就趁机伸了进去,但马上
她又会夹紧双腿,於是我的手紧紧抓着内裤的底部,想趁乱把内裤扯下来,可她
就是不让。
                 
  「流氓……哈哈……别弄了……痒死了……别扯我的内裤……哈哈哈……」
                 
  林可欣气喘吁吁的娇笑。我不理她,继续我的动作,突然只听「撕~~」一
阵声音,我吓了一跳,她也立刻坐了起来,原来我俩拉扯的力量过大,内裤撕坏
了。
                 
  林可欣怒视着我,像要吃了我似的,我吓了一跳:「呃……我不是故意的,
这……这也太不结实了吧?」我试着解释。「你还说?」她怒气沖沖的看着我,
但这时的怒火里我明显可以感觉到不是怒火,应该叫欲火比较贴切。
                 
  而我的眼睛却看到了她的私处,细细软软的毛、粉红宽大的阴唇,阴唇上到
处散落着亮晶晶的液体。她「啊」的一声惊醒,赶紧紧闭双腿,连脖子都被羞得
通红。我吞了口口水,她气得过来捶我的胸,但女人的力量是可想而知的。
                 
  这时她娇羞的说:「不行了,你连你朋友的女友也欺负?」听到这里我一下
子愣了,是啊!她是张鹏的女友啊!但随即一想:『已经不是了啊!』
                 
  我的理智再一次被精虫战胜了,我无奈地拿出坚硬的下体,冲向她问:「我
是没问题,关键是它怎么办啊?」她被吓了一跳,没想到我会把黝黑的肉棒拿出
来,赶紧侧过头不看我。
                 
  我也被短裤束缚得难受死了,趁机直接把短裤和内裤都脱掉,她忙说:「你
要干什么?快穿上,要不……要不……」说到后面时声音极小,我好奇的问她:
「要不怎么样?」
                 
  「要不你再用它来一次。」说着,可欣把刚才的粉红内裤扔给了我。不提它
还好,一提它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把内裤一扔,向她扑了过去,把她再一次压
在了身下。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脚步声,我俩都吓了一跳。我现在赤裸着下身,身下
压着林可欣,而且她由於短裙太短了,早已被我弄得卷到了腰际,所以也是赤裸
着下体和上身,刚才搔痒时胸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了,而白色的T恤也已
经卷到了胸部上面,现在的姿势别提有多淫荡了。
                 
  我俩吓得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等待着末日降临,可是脚步声还在动,
没有停留下来,一直走到了隔壁,只听门响,脚步声也没有了,原来是隔壁的室
友回来了,可吓死我俩了,我俩都能看出对方的恐惧。
                 
  惊吓之后我的色胆又回来了,可她说什么也不干了:「放开我,你放开我,
一会张鹏回来怎么办啊?」我可不肯,到手的美人怎么有跑了的道理?我连忙捂
住她的嘴,在她耳边轻声的说:「小点声,这屋子的隔音可不太好。」
                 
  这招果然凑效,听到她不敢大声说话了,小声说:「快放手,不能这样。」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就亲亲,我保证什么都不干。」听了我的话,她似乎
楞一会,算是默认了,轻声说:「就亲亲啊,你要说话算数。」我忙着亲她粉嫩
的乳房:「嗯,还有摸摸。」
                 
  「你……」她还没说完,我就贪婪地亲着她的乳房和红唇,左右手也忙得不
亦乐乎,林可欣被我弄得娇喘连连。而我的下体也不闲着,像做爱一样不停地耸
动,林可欣似乎也放弃抵抗了,慢慢地竟然双臂紧紧地搂着我,我更是开心。
                 
  小屋毕竟热,我抬头脱掉了最后的衬衫,一丝不挂的和林可欣贴在一起。在
我的怂恿下,她也脱掉了T恤,只剩下卷在腰际的短裙,我俩相当於赤裸相对。
                 
  我还是比较守规矩的,只是亲和摸,没有做别的事情,但下面好像不想就这
么结束,下体不停地摩擦着林可欣肥厚的阴唇,我心想:『看你能撑多久!』我
甚至能感觉到阴唇中不断流出淫水,淫水已经浸湿了我的龟头。
                 
  我不停地耸动下身,龟头时有时无地摩擦着娇小的阴蒂,只见林可欣双目微
闭,性感的红唇大口的呼着热气,满脸绯红。我觉得时机快成熟了,於是感觉着
洞口的位置,耸动着屁股向前一挺,准确地进入了禁区。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不停的摩擦使洞口异常湿润,所以我轻而易举地突破了
关卡,但进去以后我就不行了,我没想到林可欣的小穴这么紧,要不是我有很丰
富的经验,早已是喷涌而出了。林可欣也是一惊,不知是舒服还是疼痛,长长的
呻吟出来:「啊……」
                 
  妩媚的呻吟加上紧嫩的小穴,差点让我刚插进去就缴械投降,我内心突然对
张鹏有点佩服了,没想到林可欣的小穴如此紧。可林可欣却不干了,不停地捶着
我的肩,说:「你说话不算数,怎么进来了?你讨厌,你叫我怎么见张鹏?」
                 
  我可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她捶我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这可要
了我的命了,刚稳定的下体被那么一夹,更有喷涌而出的感觉了。现在我只能分
散精力,不去想淫秽的事情,尽量想别的,也就没听进去她的低声喊叫。
                 
  我一动不动的停在那里(不是我不像动,实在不敢动),尽量保护着我男人
的最后尊严,她自顾的在那里自言自语,我是没听进去。过了一会我感觉下体没
那么强烈了,虽然小穴依然很紧,但我适应了,并有了心理准备,而且我感觉到
林可欣的下体已经是洪水氾滥了,淫水不停地从紧嫩的小穴流向床单。
                 
  此时的林可欣说话都有些喘息了:「流氓……快……快……」但我已经清醒
出来了,笑着学她的样子说:「快……快什么啊?」她说:「快……快拿出去,
在里面好难受噢!」我故意说:「难受?那拿出去了不是更难受?」可欣嗔道:
「讨厌……讨……厌!」
                 
  我感觉她的双腿没有刚才夹得那么紧了,而且她那有弹性的挺翘臀部也微微
抬起开始左右轻轻慢慢地挺动。没有了刚才激烈的反应,我突然想戏弄一下林可
欣,於是开始试图将肉棒慢慢的往外抽离,随着我每往外抽一点,我都明显感觉
到有淫水随之溅出,而林可欣则是大声喘息着,双目紧闭。
                 
  抽到快到龟头时我就不动了,然后再重重地插进紧嫩的阴道里,突然而来的
冲击使林可欣大声呻吟:「啊……」随即又赶紧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怕被旁
边屋子的人听到。
                 
  我得意地看着她,并渐渐地加快了抽送动作,每一次都是深深的插入,每次
龟头都能深深的顶住她的花心,林可欣被我干得娇喘连连,又不敢发出声音来。
                 
  我右手大力地揉搓着她挺立的乳头,下身用力地挺动着,随着我的挺动,林
可欣那圆润、饱满的乳房像配合我的动作似的剧烈晃动,她那两只洁白的臂膀蜷
缩在胸前,从外侧将两只漂亮的小白兔压在一起,中间出现深深的乳沟。
                 
  看着她那娇羞的摸样,我异常兴奋起来,不断加大抽插力度,不知什么时候
起,她的双腿已经成了一个大大的M型了。结合处发出阵阵水声和撞击声,「啪
啪啪……」的声音开始在小屋中回响起来,她一直忍住不发出叫声,只是一直在
「嗯……嗯……」的小声呻吟着。
                 
  「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也有点担心被隔壁听见,但又莫名的想让他们
听见,但是我还是开始放慢速度,慢慢地抽插起来,因为长时间的大力抽插让我
又有想射的感觉。林可欣一下子长长的舒了口气,美眸微睁。
                 
  我在慢慢抽插的时候,左手抚摸她那光滑、富有弹性的左腿,右手则不停地
扭捏她那早已挺立的乳头,每当我扭捏乳头时,她都稍大声的呻吟着,让我很有
成就感。
                 
  我的肉棒不是很长很粗,但有些持久力,这是平时训练的成果,我在做爱时
一旦想要射的时候就会想些其它不跟做爱有关的事情,这样我的持久力就会比一
般人要好,也算是弥补我阴茎不长不粗的缺点吧!
                 
  这时我又有要射的感觉了,说实话,林可欣的小穴真的不是一般的紧,再加
上隔壁有人,她还是张鹏的原女友,我兴奋得要死,可就这么结束我也不情愿,
於是我停住不动,身体慢慢地趴在她身上,她也睁开双眼迷离的看着我,那意思
不说我也知道,肯定要问我为什么不动了?从刚开始插入后她就一直没说话,也
许是怕尴尬吧,毕竟平时我们都还算是保守的。
                 
  我亲吻着她性感的红唇,这次她没有躲闪,很配合的和我亲吻起来。我将她
的手臂从胸前移开,让她抱着我的背,我紧紧地贴着她,我终於可以感受到她挺
拔、饱满的胸部摩擦我的胸的感觉了,我今天终於实现了多次的意淫了。
                 
  我激情地亲吻着她性感的红唇,肉棒全根没入她的体内,并以根部为基础做
360度旋转。我发现这么做甚至比刚才我激烈的抽插更能刺激她,只见我亲吻
着的唇中发出激烈的呻吟声,要不是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唇,她已经喊出来了。
                 
  只听到她发出「呜……呜……」的呻吟声,而她此时下体也不断地扭动,配
合着我的旋转。她下体不停的扭动使我本来想放松的肉棒又一次被滑嫩的壁肉紧
紧地包裹起来,我无奈地停止了动作,深深的喘吁着,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流到了
脸上,可见我真的用了很大的力气。
                 
  我全身都压在了林可欣的身上,低头吻着她的香肩,我感觉到此时我俩浑身
都是水,身上的应该是汗水,至於大腿根部那估计就什么水也有了。小屋一下子
安静下来了,只能听见我俩深深的喘息声。
                 
  此时她被我分开的双臂也已搂住了我不算结实的后背,只听她娇喘着在我耳
边小声的说:「你怎么了?」我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说:「没怎么,歇一歇。」
                 
  她还想再说什么,可最终忍住了。
                 
  就在此时我的电话响了,我摸到电话一看,吓了一跳,是张鹏的!我猜想肯
定他想回来了,却怕林可欣在等他,就打电话问一下。林可欣看我脸色又变,也
猜到了,她吓得默不作声。
                 
  我调整了一下气息,直起身子接通了电话,果然电话那头响起张鹏的声音:
「刘军啊?在宿舍呢?」他这不明知故问嘛!其实我知道他想问什么,於是故意
大声的说:「张鹏啊?我在宿舍呢!你的事办完了吗?」
                 
  我明明知道他没有事情,这么说就相当於说林可欣还没走呢!现在是晚上9
点了,我也怕张鹏回来看见,所以就故意说:「要不别忙了,可欣在这呢!她可
想你了。」说到想的时候,我故意用力挺动了一下,林可欣马上用手捂住了嘴,
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
                 
  自然我免不了被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同时她也害怕张鹏回来,连忙用另一只
手向我连忙摆手,意思是别让张鹏回来。我心想,女人还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张鹏一听反应更快:「让她先回去吧,我明天去找她。今晚真的不行,事情
很重要,我估计得12点才能回去呢!」我听到心中大乐,想:『他说12点回
来,那就肯定不会早回来。』我看了看錶,刚9点,也就是说我还有三个小时的
时间和林可欣缠绵。
                 
  突然我心里出现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便说:「你跟她说吧,我可劝不动。」
                 
  於是把手机递给了林可欣。此时林可欣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鹿一样,双手连摆,
不停地向我使眼色,哀求的眼神让我别给她。我无奈的把两手向两边一横,表示
我也没办法。
                 
  此时电话里传出了张鹏的声音:「可欣?可欣?」林可欣没有办法,愤恨的
看了我一眼,调了调气息,这才接起了电话:「喂?」
                 
  「可欣,可欣,你听我说,我这有点忙,你等一下啊!可欣,啊?可以……
                 
  可以……马上就来,马上就挂……」张鹏电话里故意和别人说话,让我俩听
到,好像他真的很忙,我心想,他还真能装。
                 
  林可欣一言不发的听着他说,要是以前林可欣的脾气,早就和他理论开了,
只是现在的林可欣用手捂住了话筒,因为我又开始动了,轻轻的、柔柔的,但这
足以让林可欣娇喘的了。只见她不断地用哀求的眼睛看着我,右手拿着手机,左
手捂住话筒。
                 
  此时电话里又传出张鹏的声音:「可欣?可欣?你怎么不说话?」说实话,
张鹏也很怕林可欣的,他肯定以为林可欣生气了,他怎么能想到此时他女友林可
欣正在我的胯下低声呻吟着呢!
                 
  电话里不断传出张鹏的声音,我示意林可欣接电话,并且我更加缓慢的开始
抽动肉棒。林可欣看见我慢了下来,才放开左手,保持平静的说:「我知道了,
那你忙……啊……」一声娇呼传了出去,紧接着她立刻关掉了电话,将手机扔在
床上,双手抓住了我的手臂。
                 
  因为我突然加快了抽插速度,使得刚才她叫了出来。张鹏的电话让我异常兴
奋,我感觉下体像要爆炸了一样,更加坚硬、更加粗大了。我加速抽插,而此时
林可欣也是大声呻吟起来,我想隔壁肯定能听见这么大声的呻吟。
                 
  「啊……轻点……慢点……刚才张鹏一定听到了……以后……可怎么让我见
人啊?」
                 
  「没事,你就说刚刚撞到头了。你看,你的头现在还红着呢!」
                 
  「你坏……你这不是让我骗张鹏吗……嗯……轻点……」
                 
  果然电话又急促的响了起来,跟我预想的一样。我慢慢地停下了动作,拿起
电话交给林可欣,可欣现在被我弄得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她当然不肯接了,
双目微闭,轻声娇喘的说:「不管他……继续……」我吓了一跳,这是平时的林
可欣吗?「嗯……别停……快……」说着,林可欣情不自禁地挺动着美臀,催促
我。
                 
  可我不能不接啊!不说清楚了,要是张鹏突然回来怎么办?
                 
  我无奈地接起了电话,「可欣,可欣……你怎么了?」看来张鹏很是着急,
当然这些话我不能让林可欣听到,女人最是感性的动物了。说实话,我还真是喜
欢林可欣,我现在可不想他俩复合了。
                 
  我嘴上漫不经心的说:「你先听我说,别着急你的工作了。可欣没事,刚刚
她不小心,头碰到柜子上了,现在好了。」
                 
  「噢,那让可欣听电话吧!」
                 
  於是我又把电话交给了林可欣,她知道没办法,不得不接了,於是拿起了电
话:「喂?」
                 
  「可欣,你怎么样了?还痛吗?」
                 
  「痛……」林可欣娇嗔的说,眼里却一直看着我,说到痛的时候还狠狠地瞪
了我一下。难道是我把她插痛了?於是我在旁边小声的问:「是舒服吧?」
                 
  「咯咯咯……」只听林可欣娇声笑了起来。「可欣,你笑什么啊?」电话里
的张鹏显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什么……」林可欣说话又喘了起来。
                 
  肯定啊,因为我又在动了,此时林可欣的阴道异常湿滑,操起来毫不费力。
                 
  林可欣将手臂向右侧伸直,好远离自己的嘴,张大粉嫩的小嘴大口地呼气,
好让自己不呻吟出来。「可欣?你怎么了?怎么喘得那么厉害?」张鹏明显有点
着急了。
                 
  我有点怕了,一旦发现就不好了,於是连忙停下了动作。林可欣用力地掐了
我手臂一下,忙去接电话,故意用生气的口吻说,好掩饰自己剧烈的喘息:「没
什么……我在收拾这里的东西,太沉了,刚才说话的时候我正拎包呢!太沉了,
我拎不动,差点摔倒。」我突然佩服起来,原来女人撒谎一点不比男人差。『杨
静应该没这么骗过我吧?』我想着,后背有一丝凉意。
                 
  「收拾东西干什么?你要走吗?」我能明显地听出来张鹏说这话时故意压抑
住自己高兴的样子。林可欣当然也听出来了:「你干嘛这么高兴?我拿走了,你
好让别人放东西进来是吧?」林可欣说着就要发怒,想要起身,我连忙用双手压
住她饱满的双峰不让她起来。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反正我早就无所谓了,都被
瞪习惯了。
                 
  张鹏那边明显有些慌乱了,张鹏果然怕林可欣:「刘军那小子干什么吃的,
怎么让一个女孩干粗活?你让他接。」林可欣什么也没说,把电话直接给了我,
瞪着大大的美眸看着我。
                 
  我接过电话,「刘军,嗯,她一个女孩子,你怎么不帮帮她?」张鹏故意骂
着我,其实是暗示我让林可欣快点走。我答道:「嗯,我肯定帮,肯定帮,你放
心吧!」说帮的时候,我故意加重了口音,并配合的用力把下体顶了两下,害得
林可欣眉头微蹙,双手紧紧地掐着我的手臂。
                 
  「那就这样,我有事,先去忙了。」张鹏此时高兴得好像马上就要到天堂了
一样。「好的,那你先忙。」我趁机挂断了电话。
                 
  一挂电话,我就用力地重重的抽插起来,刚刚的电话使我异常兴奋,而且我
发现现在这个位置正好是在林可欣和张鹏的各种照片下,看着床头两人甜蜜的照
片,看着林可欣那清纯、阳光的样子,而此时她正在我的胯下娇喘着,我感觉肉
棒又大了一圈。
                 
  我大起大落地抽插着林可欣,用力地将她的美腿抬起放到肩上,从上向下重
重的操着林可欣粉嫩、肥大的小穴。此时的林可欣也不像刚刚那样极力控制、低
声呻吟,而是大声的娇喘呻吟着:「啊……好舒服……插快点……」
                 
  「哪……哪里舒服啊?」我也喘得很厉害。「哪……哪里都舒服!噢……」
                 
  林可欣双目紧闭,两只玉芝般的小手用力地抓着床单,十只可爱的小脚趾用
力地向下弯曲着,看样子很快就要进入高潮了。
                 
  我看过很多黄片和色情小说,这时候一般男人都会继续问下去,直到女人说
出淫荡的话为止,但我现在说实话没那个心思,因为林可欣的小穴太紧了,我的
肉棒就像被吸进去一样,我承认自己的定力不足,要是她说出更淫荡的话语,难
保我马上会一泄如注,此时的我还没打算射精,只想一心享受性爱。
                 
  我把可欣修长的美腿放下,趴在她身上,我有个习惯,我要射精的时候会将
身体紧紧贴住女友,因为我觉得这是最美妙的时候,两人要完全结合。於是我紧
紧地贴上了林可欣,林可欣也配合地用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腰,并双目紧闭,胡
乱地吻着我,下身向上挺起使彼此的阴部紧贴一起。
                 
  我现在的汗水已经不停地滴落在她的脸上,下体如打桩机一样,重重的、有
节奏的抽插着,屋子中都是最原始的欲望,「啪啪啪啪」肉撞击肉的声音,加上
「噗噗」的水声,再加上我沉重的喘息。
                 
  当然其中最销魂的还是林可欣的呻吟声,林可欣现在完全不顾矜持的大声呻
吟着,呻吟中偶尔夹杂着发音不清的「嗯……好舒服……再快点……嗯……我要
死了……」等声音。四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天籁。
                 
  声音一直持续着,从最开始的缓慢到后来的急促,到最后的激烈,「啪啪啪
啪……噗噗噗……」声音响彻着整间屋子。而林可欣的呻吟到后来更像是喊叫:
「啊……啊……啊……」伴随着我抽插的频率,大声的喊叫着,而每一声喊叫后
面都带有林可欣特有的颤音,使我听了更加兴奋。
                 
  而林可欣小穴里分泌的液体也越来越多,我甚至能感觉到有液体喷溅到我的
大腿上。每一次向外抽肉棒的时候,我都感觉她的小穴像小嘴一样用力地吸吮着
肉棒,不让它抽出;而每一次进入时又像是撑开了层层的阻碍,最终撞击到柔软
的小肉球上。
                 
  美妙的感觉刺激着我的神经,甚至我都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完全不受大脑控
制:「嗯……操死你……操死你的小嫩穴……」
                 
  「嗯……好舒服……快点……大力操我……」看来林可欣也意识模糊了。
                 
  突然我觉得肉棒一阵酥麻,我觉得忍不住了,於是在她耳边说:「我……我
不行……了,你把腿放下,我拿出来。」林可欣听后双腿反而夹得更紧了,喘息
着说:「不……不要……拿出来……射在里面……人家是安全期……」
                 
  听后我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於是更加加大力度,此时林可欣的美臀已经
完全离开了床,脑袋用力地向后仰着,胸部高高的挺起。我只觉紧缩的阴道突然
剧烈地收缩着,而林可欣的身体也剧烈地抖动,一股股滚热的阴精不断沖击着龟
头。我感觉大脑一片模糊,在极度舒服的情况下马眼一松,浓浓的精液随即喷涌
而出……我和林可欣紧紧地拥抱,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结束后我极其疲惫,看得出来林可欣也是,她娇羞的哭了半天,说好羞耻,
怎么会做出这些事情。我当然是极力地安慰,说我早就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总
之,麻烦得要死。最后她被我哄回去了,10点40分回的学校。
                 
  林可欣走了以后,我连忙给张鹏打电话,不一会他就回来了,不过看他脸色
不怎么好,估计是累的吧!我随意编了几句就匆匆睡下,毕竟我心中有愧啊!他
也没说什么就睡了,但我总感觉张鹏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跟我说。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