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 2016

母子对白

              母子对白(一)

  「这孩子今天怎么了?怎么还没回来呢?」严芳焦急地看着墙上那方形的黑
底白字的时钟,心里在不停的这样想着,这已是她第五次看这时钟了。

  今天她早就把晚餐做好了,一桌不算丰盛的晚餐正摆放在既是客厅又是餐厅
里的靠在阳台边的一张不大的方桌上。

  今天是她儿子严兵六岁的生日,这也是儿子上市第一实验小学的第三十天。

  本来她想去楼下右边不远的「家常餐馆」订一桌三菜一汤的家常饭来祝贺一
下儿子的生日,但她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去订,想想明天是星期六,自己又没有上
班,还是亲手为儿子做一桌「生日宴」吧,更何况只花去上餐馆不到一半的钱呢。

  「是不是兵儿出事了?自从他上小学这一个月来,是从来也没有晚回来一天
的呀!」严芳看到白色的时针已指向了六点过,分针已指到了二十五分。而儿子
放学的时间是五点,平时他都是五点二十五就到家了,最迟也是五点半到家。今
天可是晚了一个小时了。

  又过了十分钟,严芳再也等不下去了,她顺手从谢谢上拿起自己的穿了多年
也不愿抛弃的外套,急匆匆地向房门走去。

  她刚拉开门,就被从外面脏兮兮的,而且脸上还有多处伤痕的儿子撞了个满
怀。

  「兵儿,你这是怎么了?」严芳心疼地把儿子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也顾
不得儿子身上有多脏,「兵儿,是谁欺负你了,快告诉妈妈,妈妈现在就找老师
去。」

  「妈……」严兵在妈妈的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刚才在和楼下的小胖以及小胖的两个「同党」撕打的时候,他是那样的勇敢
而坚强,尽管后来被他们三人压在身下的时候,也没有哭一声,喊一下,求饶一
句。而现在在妈妈温暖的怀里,却大声地哭了起来。

  母子俩就这样相互抱了一会后,严芳才又认真地看着儿子:「兵儿,是不是
楼下的小胖又欺负你了,是不是?」

  「妈,我爸爸谁呀?」严兵没有回答妈妈提出的问题,而是问了他不知问了
多少遍的话,「妈,你不是说爸爸就要回来了吗?他什么时候回来呀,妈……」

  「兵儿,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了,我不是告诉你,你爸爸他有特殊的工作吗,
也许你上中学的时候,他就能来看我们了。」

  「妈,你说过,当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爸爸就来看我们,怎么你现在又说要
上中学了才来呀?」

  严芳松开抱着儿子的手,也不回答儿子提出的问题,她也不知道怎样回答儿
子的问题。她拿过一个脸盆,从温瓶里倒出些热水,再加了一点冷水,不时用白
嫩的手指试一下水温,然后提到儿子的面前。

  「兵儿,过来,让妈妈帮你洗洗。」

  「妈——我是不是没有爸爸呀,小胖他骂我是野种。」

  「于是,你就和他打起来了?」严芳一边为洗儿子头上、脸上的脏物和伤痕
一边对儿子说,「妈妈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学校不要和别人打架,你怎么又
忘了。」

  「妈,小胖那样骂我,我气不过,才和他……」

  「兵儿,不要说了,记住妈妈的话,在学校只有学习,只有学习好了,以后
有出息了,别人才不会再欺负你。」

  「可是……」

  「好了,这次妈不怪你。饿了吧,我们吃饭去。」严芳拉着儿子的手,向餐
桌走去。

  「妈,怎么会有这么多我喜欢吃的呀,还有红烧排骨。妈,今天是什么日子
呀?」一看到自己喜欢吃的红烧排骨,严兵马上把今天的不愉快忘到了脑后。

  「今天是我乖儿子的生日呀。」看到儿子高兴的样子,严芳在儿子稚嫩的脸
上亲了一口。

  「妈,你真好!」严兵也在妈妈细嫩的脸上回敬了一下。

  娘俩吃罢晚饭后,一起收拾餐具。收拾完餐具后,严芳又象原来一样把儿子
抱在怀里一起看电视。

  严兵不时用小手摸摸妈妈胸前那两个肥大的乳房。

  不到十点,娘俩就双双上床睡觉了。

  严芳住的房子只有两室加一个阳台。阳台的一半改装成厨房,另一半是卫生
间。因此严芳和儿子是睡在同一个房间的同一张床上。

  客厅和卧室的灯都关了,但卧室的空间里还能听到母子两人的说话声。

  「妈,我今天六岁了,那明天就是你二十四岁的生日了。」

  「是呀,兵儿。」

  「妈,你的这两个摸起来妈舒服。」

  「喜欢吗?」

  「喜欢。」

  「喜欢你就摸吧。」

  「妈妈,你真好。」

  「兵儿只要听话,妈妈就给你摸。」

  ……

  「兵儿,你的腿压到我那里了。」

  「妈,你这下面怎么和兵儿的不一样呀?」

  「妈妈是女人呀。」

  「妈,小胖说我们下面这叫鸡鸡,是不是呀?」

  「是,也不是。」

  「妈,兵儿就不懂了。」

  「小鸡鸡是方言,是你们男人特有的宝物,书名叫着『阴茎』,我们女人是
没有那玩意的。」

  「那你们女人长的不是小鸡鸡又叫什么呢?」

  「我们女人呀,长的叫阴户。」

  「阴户?我怎么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呀,那方言又怎么叫呢?」

  「难听死了,还是不说了。」

  「妈,你说呀,你不常告诉我说,不懂就问吗,怎么现在兵儿问你,你又不
说了呢。」

  「我们女人这方言说出来不好听,大家都很少说,你也不许说。」

  「妈,你都不告诉我,我怎么说呀。妈,你告诉兵儿吧。」

  「好吧,妈说给你听,不过你以后不能说这个字哟。」

  「好,兵儿一定听妈妈的话。」

  「我们女人这个方言叫……叫……」

  「妈,叫什么呀?」

  「叫……」

  「妈,你快说呀。」

  「我们女人这个阴户方言叫做『屄』。」

  「『屄』?好听,好象是班主任教训楼下小胖一样的那个『批』字。」

  「什么好听呀,以后可不许说哟。」

  「好,妈妈,兵儿以后一定不说,那在家里和妈妈可以说吗?」

  「也不许说。」

  「好,兵儿一定听妈妈的话,这『屄』字兵儿以后一定不说了。」

  「你怎么又说了……」

  「哟……妈妈,你拧得我好疼。」

  「谁叫你又说那难听的『屄』字了。」

  「妈妈,你不是也说了,兵儿也要拧你……」

  「好,妈妈甘愿受罚……哟……兵儿,你轻点嘛。」

  ……

  「妈,我能不能摸你下面一下?」

  「兵儿想摸妈妈下面的大腿,还是小脚指呀。」

  「兵儿想摸妈妈的……阴户。」

  「女人的那个地方你们男人可不能乱摸哟。」

  「为什么呀?」

  「别人会说你是流氓的。」

  「我又不摸别人的,我是摸妈妈的呀,也能说是流氓?」

  「你是妈妈的儿子,妈妈的下面你就更不能摸了。」

  「为什么呀,摸了难道别人会说是大流氓?」

  「哈哈,对了,兵儿真乖,睡吧。」

  「妈……你就让兵儿摸摸嘛,别人又不知道,怎么会叫我是大流氓呢,妈妈
不会这样叫兵儿的吧。」

  「兵儿是妈妈的好儿子,妈妈不会叫兵儿是大流氓的。」

  「那就让兵儿摸摸吧,好妈妈,好不好呀?」

  「这……」

  「兵儿好想摸摸妈妈的阴户哟。」

  「你这小鬼,为什么呀?」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摸摸,也许是想比较一下有什么不同吧。」

  「唉,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就随你的愿吧。」

  「妈,你真好……妈,怎么你的下面有好多毛毛哟,我的下面怎么一点都没
有呢?」

  「你还小,长大了,就会和妈妈一样长出来的。」

  「妈,你这下面怎么有一个洞?我的小指指都进去了。」

  「兵儿,别进去,别……」

  「妈,你这洞洞好湿哟。」

  「啊,兵儿,听话,别进去了。」

  「妈,兵儿听你的话,兵儿的小手指出来了。」

  「你这坏小子,以后不准再进去了。」

  「妈,为什么呀?」

  「你懂什么呀,别问了,睡吧。」

  「妈,你说你这洞洞是干什么用的嘛?」

  「干什么用的,生你用的呗。」

  「兵儿不懂。」

  「你呀,你就是从妈妈这洞洞生出来的。」

  「怎么会呀,妈妈你是骗我的吧。」

  「是真的,妈妈怎么会骗你呢?」

  「那我这么大一个人,怎么能从你这么小的一个小洞洞里出来呢?」

  「你呀,你不都有六岁了吗,你刚生的时候,才有拳头这样大小呢。」

  「拳头这样大也生不出来呀。」

  「所以呀,妈妈生你的时候可疼了。」

  「那妈妈当时你是不是哭了。」

  「妈妈可没有哭,想到我可爱的小宝宝就要出世了,妈妈就忍着。」

  「那当时爸爸在不在你身边呀。」

  「唉呀,你怎么又提到你爸爸了,我都告诉你了,你爸爸在你没生出来之前
就走了吗。」

  「兵儿不是想爸爸吗,爸爸也真是的,怎么生我的时候妈妈这样疼,他也不
来看看呀。」

  「兵儿乖,以后就不要再提爸爸了,听话。」

  「好,兵儿以后不说了……妈,你的这两片小小的嫩肉是什么呀?」

  「嗨,你这孩子,怎么没完没了的问呀?」

  「兵儿不懂嘛。」

  「说了你也不懂呀,睡吧,时间也不早了。」

  「妈,好象我小耳朵的下摆哟。」

  「什么耳朵下摆,那是女人的小阴唇……你这小鬼,妈妈都上你的当了。」

  「小阴唇?还是没听说过。」

  「等你上初中的时候,老师就会告诉你了。」

  「等我上初中的时候,老师也象现在一样,让我摸她的阴户来教我吗?」

  「哪有这样教的,外国都没这样开放呢。」

  「那又怎么教呀?」

  「有挂图的,到那那时你可得好好的学哟。」

  「那妈妈你现在就教我,以后不用老师教,我就会了嘛。」

  「唉,你呀,现在还小,妈妈说了你也不会懂的,睡吧,啊,听话,妈妈也
困了。」

  「好吧,妈妈,兵儿听你的话……妈妈,你能不能抱着兵儿睡呀?」

  「好吧。」

  ……

              母子对白(二)

  严芳今天非常的高兴,因为今天她又领到一千元的奖金,在这2000年领
到一千元的奖金虽然不算多,可对她这个只有护校中专毕业文凭的护士来说,也
算是不错的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拿这么高的奖金呢。

  领到奖金后,严芳又来到菜场买了些菜,当然又买了儿子喜欢吃的排骨,今
天她又准备为儿子做一道他最爱吃的菜——红烧排骨。

  严芳提着菜,脸上洋溢着挡不住的喜悦,嘴里哼着小曲,有点像小姑娘似的
蹦蹦跳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严阿姨,什么事这么高兴呀?」在楼下碰到刚从家里出来去打酱油的小胖
这样问她。

  她也没有回答小胖的问题,而是反问小胖道:「小胖,你都回来了,我们家
的小兵回来了没有?」

  「那我可说不准,我回家的时候还叫过他呢,当时他背着书包正在校园的小
道上,好像在想什么事。」小胖边说边跑向对面的小超市。

  严芳打开家门,看到桌上没有儿子的书包,知道他还没有来,于是她放下手
中的菜,到家中的另一间房间,也就是她和儿子的卧室,换下从单位回家时穿的
外衣,又换上了她非常珍惜的她只在家里才穿的外衣,这件粉红色的外衣是当年
的他给她买的。

  严芳穿着这件外衣,心里总是有一种她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是那样的使
她愉悦,这种感觉能消除她一天工作上的疲劳,这种感觉能减轻她受到的痛苦和
受到的压力。

  严芳又在阳台的「厨房」里忙着她今天晚上要做的第一道菜,也就是儿子最
爱吃的红烧排骨,当她把最后一道菜做好的时候,已经是六点三十分了。

  「儿子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呢?小胖不是已经看到他背上书包从
教室里出来了吗?」严芳看着墙上挂钟在静静的想着。

  这是儿子上初中以来的第一次晚归。

  六点四十分了,严芳终于忍不住又换上了回来时穿的外衣,她想:自己得去
找找儿子了。同时心里在不停的唠叨: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当她把门打开的时候,又跟从外面进来的儿子撞了个满怀。

  严芳把儿子拉进屋,又顺势把门关好,才把儿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兵儿,
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呀,你吓坏妈妈了!」

  严兵并没有回答妈妈的话,也没有像往常那样一进门就窝在妈妈的怀里好半
天,而是挣脱出妈妈的怀抱,气鼓鼓地把书包往谢谢上一放,就冲进自己和妈妈
的房间里,一头扑到了床上。

  严芳也不知道儿子到底是怎么了,忙进去坐在了儿子的身边,「兵儿,你到
底怎么了?」

  严芳问了半天,儿子就是不回答她的话,弄得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兵
儿,你说呀,是什么事使你不开心了?还是哪个同学欺负你了?」

  「妈……你骗人。」过了好一会,严兵才轻轻地说出了这么一句。

  这下可把严芳更弄迷惑了,「兵儿,妈妈什么时候骗你了?」严芳边说边抚
摸着儿子的头。

  「妈妈你为什么要骗我呀,你说的根本就不对!」严兵从床上坐了起来,并
挪了挪身子,使自己和妈妈的距离又远了一点,。

  「兵儿,你说呀,妈妈怎么骗你了?」严芳向儿子靠了过去,又把儿子的头
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两个大乳房抚摸着儿子的脸。

  这一次严兵没有再拒绝妈妈抚爱,因为他从一进门到现在,看到了妈妈而又
没有亲近妈妈,这是这么长时间来没有过的,现在妈妈的两个大乳正在安慰着自
己,他一路上想好的回家后不理妈妈了的念头已消去许多。

  「妈,你说老师会说的,还要用挂图来说,我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天,好不容
易今天等到了,可是今天老师说的话却令我感到好失望,于是就认为妈妈以前说
过的话是骗兵儿的。」严兵一边说着一边用白净的脸搓磨着妈妈的乳房,同时又
把自己的左手伸进妈妈那没有戴内罩的胸里。

  「兵儿,妈妈听不懂你说的话呀?」严芳低下头,亲了儿子一下。儿子的话
真是让她有点晕,在迷惑,什么「挂图」、什么「以前说过的话」,她是真的听
不懂。

  严兵又用右手到妈妈的大腿根处探去,而且,就在那神秘的部位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的事呀,当时我叫妈妈教我,可妈妈说等我上了初中以后,老师会教
我的。还说老师会用挂图来教我们的。还说叫我不要乱摸女人的这下面,」说到
这,严兵又用中指在妈妈的下面按了一下,「我一直都在听妈妈的话,就等着这
一天,可是,今天老师却叫我们……」

  严芳这下终于听懂了,这都是七年前的事了,儿子都还一直记着,也怪自己
太粗心了。听到儿子说到这,就好奇地打断了儿子的话:「叫你们怎么样?」

  「还能叫我们怎么样,叫我们自学呗!」严兵脸上显出有好大的委屈似的。

  能不委屈吗,自从那天晚上严兵听到妈妈对他说的话后,他就天天在等着这
一天,等着老师给他讲讲女人的阴户,讲讲女人的下面为什么和男人的不一样,
讲讲他是怎样在妈妈的体内长大的,讲讲他是怎样从妈妈的小洞洞里出来的。

  可是等到了这一天时,老师却叫他们自学,平时叫他自学什么都可以,就是
这一科的这一章节不能让我们自学,更何况叫我们男生怎么自学呀。我们男生又
没有女人的阴户。

  「哈哈……」听到这,严芳不禁大笑起来,「呵呵……是这事呀,妈妈还以
为兵儿受到什么大委屈了呢」。

  严芳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儿子不是在外面惹事,不是和别人
打架,也不是被老师批评,更不是因为考得不好,而是因为七年前她对儿子说过
的一句话。这时她又有点纳闷了,这都是什么年代了,都二千年了,都进入二十
一世纪了耶,还有老师不讲这一节的?这可得去问问他们的老师。

  「妈妈,你说怎么办?我怎么自学呀!」严兵用一种询问的眼光看着自己的
妈妈。

  严芳拉起儿子,来到餐桌前,「来,先把饭吃了,既然老师不肯教你,吃完
饭后妈妈教你就是了……兵儿,今天有你喜欢吃的红烧排骨呢!」

  严芳想到,既然老师不教,她这个当妈妈的当然得教了,更何况孩子都这样
大了还不知道女人的那东西是长成什么样子的,这也是她这个当护士的母亲疏忽
了。如果他急于想去解开这个谜,而犯下了什么错的话,那不是自己的过失吗?

  「妈,吃完饭后,你真的教我?」严兵有点不相信地看着妈妈。

  「教,妈妈一定教。」

  听到妈妈那肯定的回答,严兵高兴得跳了起来。这一顿饭,严兵吃的真香,
餐盘上的红烧排骨都被吃光了。饭后,严兵又主动和妈妈一起收拾餐具,还不时
摸摸妈妈那饱满的肥臀。严兵向他妈妈多手多脚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的了,只
不过妈妈的大腿根处他只是偶尔摸一下,就是那看似小心的几下,也会引来妈妈
的看似责怪的直眼。

  严兵和妈妈一起收拾完餐具后,电视也不看了,拉着妈妈进了他们的空间。

  温馨的小房间里又播放出只有他们娘俩才听到的话语,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关
着灯,而是床头灯、台灯、吊灯全开着的。

  「妈,你的皮肤好白,好细哟!」

  「那能比上我这上初二的十三岁的乖兵儿的呀,我宝贝的这才叫细呢,才叫
嫩呢!」

  「妈,不是兵儿吹捧你,你这皮肤真的不像是三十一岁女人的皮肤。」

  「那像多大女人的?」

  「像二十来岁的。」

  「你这小子,难道你摸过二十来岁的女人?你可不能学坏哟!」

  「我可没有学坏,我听着妈妈的话呢。我只摸过我们班主任数学老师的手,
那可是她主动握我的哟,那感觉就是没有现在我摸妈妈的好,我们的班主任也没
多大呀,听楼下二楼的小胖说,她才二十四岁呢!」

  「你们的班主任挺漂亮的吧?」

  「哪有我妈妈漂亮呀,差多了,我上课都很少看她,可小胖却把她说成是仙
女似的。」

  「你不是对妈妈说好话来讨妈妈开心的吧?」

  「哪能呀,妈,不说别的,就说你这两个大乳房吧,我是百摸不厌,我们班
主任的比妈妈这小多了,还要故意戴一个大大的乳罩,就算她戴了那大大的乳罩
也还比妈妈这小一圈呢,妈,你这乳房怎么这么大,这么挺呀?」

  「我怎么知道呀,它就喜欢长这么大,难兵儿你不喜欢大的吗?」

  「妈,我喜欢死了。」

  「兵儿,你干什么呀?」

  「妈,我吸吸……咦,怎么没有奶水呢?」

  「小傻瓜,你一岁多的时候妈就给你断奶了,过后没多久妈妈就停奶了,现
在早就没了,除非……除非……」

  「除非怎样呀,妈妈,你说嘛!」

  「除非妈妈再生小孩,那样妈妈就有奶水了。」

  「那怎样妈妈才能生小孩呢?」

  「你呀,说了你也不知道,你还小呢,小鸡鸡都还没长大呢!」

  「妈,我的小鸡鸡不小了……你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妈妈说它小就是小,最多就是十公分,妈妈天天摸着的,难
道还不知道呀,你这小玩意也好意思拿出来,和尚的头都还没看到呢,快收起来
吧」

  「妈,什么是和尚头呀?」

  「我说你还小你又不服气,长大了就自然就知道了,你还学不学呀,不学妈
妈可要睡了。」

  「妈,你不会反悔吧,你在吃饭前可是对兵儿说好的哟!」

  「哪你快问吧,有什么问题?」

  「妈,你先教兵儿上面的吧。」

  「什么上面下面的?上面的是指什么?」

  「上面的就是指妈妈这可爱的乳房呀!」

  「那好吧,妈妈就从这开始教你吧……女人的乳房从外观上看都是半球型和
圆锥型的形状,一般来说,少女的乳房要小一些,成熟的女性,特别是哺乳时期
的女人的乳房要大些。但少女的乳房是坚挺的,而哺乳期的妇女要略显得有些下
垂。」

  「为什么妈妈的乳房一点也没有下垂呀?」

  「我都有十多年没有哺乳了嘛,再加上你妈妈我对乳房的保护,是很有方法
的。」

  「我看一楼小丽的胸部是平平的,她何时才长成像妈妈一样呀?」

  「少女的乳房从十三、四岁开始长大,小丽比你都还小二个月呢,她的乳房
当然还很小了。不过她妈妈也就是挺喜欢你的罗姨。那乳房可以跟你妈妈的比了
喔,我想长大了小丽的也不会比她妈妈差的。」

  「罗姨的乳房哪有妈妈的大,更没有妈妈的挺呢!」

  「你不知道,你罗姨是只戴那薄薄的胸罩,有时她在家里是什么都不戴的,
你看上去当然比你妈妈的要小一些了。」

  「怪不得,昨天我在小丽家跟她讲作业时候,见到罗姨的胸前有两个突出的
东西。」

  「那就是女人的乳头。小子,看到了罗姨的乳头,当时有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呀!」

  「我说你还小吧,你又不相信,如果换成其他男人呀,那可要到卫生间去打
枪喽!」

  「妈妈,什么叫打枪呀?」

  「嘿,你不懂,别问了,还是讲课吧。乳房主要由腺体、导管、脂肪组织和
纤维组织等构成,其内部结构就像一棵倒着生长的小树,乳房腺体由15~20
个腺叶组成,每一腺叶分成若干个腺小叶,每一腺小叶又由10~100个腺泡
组成。嘿,这些都长大女人乳房的里面,你都看不到,说了你也不懂,还是给你
讲你能看到的吧。」

  「……这就是乳头,你看到罗姨胸前突出的那东西就是这乳头,乳头外面这
一圈叫做乳晕,理想乳房的两个乳头间距离在22到26厘米之间,乳房微微向
上挺,厚约8到10厘米。乳晕大小不超过1元硬币,颜色红润粉嫩,与乳房皮
肤有明显的分界线,婚后色素沉着为褐色。乳头应突出,不内陷,大小为乳晕直
径的三分之一。」

  「如果胸围除以身高是在0。5至0。53之间的话,就称为标准乳房,如
果在0。53至0。6之间的话,就是为美观的乳房,小于0。5就过小了,而
大于0。6又过大了……兵儿,你干什么去呀?」

  「我找工具来测量妈妈的乳房呀!」

  「你这小子,还不相信妈妈的乳房呀!」

  「不是不相信,我是想知道准确的数字嘛。妈,你别动呀……嗯,妈妈的两
个乳头的距离是24。3。乳晕比一元硬币大一点点,只是一点点哟。嘿,这乳
头不好量,如果有游标卡尺就好了,我估计这个比值应该是三分之一吧……妈,
你的乳头怎么硬了?发红了?」

  「被你小子这样弄来弄去的,它不硬不红那妈妈就有问题了。」

  「妈,你起来一下。」

  「你又要干嘛?」

  「量妈妈的胸围和身高呀!」

  「你呀,对妈妈还是没有信心。」

  「妈,不是的,兵儿只想知道具体的准确的数据嘛。身高168厘米,胸围
94。6厘米……妈,我找计算器来算一下………妈,你的胸围与身高的比值是
0。563095。妈,你的乳房是属于美观型的耶!」

  「你这下相信了吧,臭小子。」

  「妈,我们政治老师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不亲自实践一下,
怎么能……」

  「好了,好了,上面就教到这吧,都把妈妈弄得难受死了。」

  「妈妈怎么会难受呀?」

  「臭小子,你知道什么,你还学不学呀?」

  「学,当然学了……妈,那我脱你的内裤了。」

  「……脱吧,不脱妈妈怎么教你。」

  「……哇,妈,你下面的毛毛好多呀,长得好美观哟!」

  「这叫阴毛,等再过一、二年,你也会长起来的……兵儿,你再近点,可看
好了,你看到的这些叫外阴,它包括阴阜、大阴唇、小阴唇、阴蒂、前庭、前庭
大腺、前庭球、尿道口,阴道口和处女膜。

  妈妈就跟你说说几个主要的吧。这叫阴阜,就在这,在耻骨联合前面隆起的
部分,由皮肤及很厚的脂肪层所构成,在十三、四岁以前,这里是光光的一片,
到了十四、五岁的时候,这上面的皮肤上开始生长阴毛,分布是尖端向下的三角
形,当然有些女人这上面也是不长毛的,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白虎,你罗姨就是一
个白虎。「

  「那妈妈是黑虎喽?」

  「去你的,你倒会对比的,哪有黑虎之称呀!」

  「那白虎和黑虎又有什么区别呢?」

  「传统上说白虎克夫。」

  「克夫?怪不得小丽的爸爸这样怕她妈妈呀!」

  「哈哈,你小子不懂就不要乱说了。那不叫克夫,那是『气管炎』,克夫是
说要折丈夫的阳寿,丈夫会活不长的。」

  「那小丽的爸爸不是好好的吗?」

  「谁知道呀,也许是迷信吧……这叫大阴唇,你看就这两瓣,它是在外阴两
侧、靠近两股内侧的一对长圆形隆起的皮肤皱襞。前连阴阜,后连会阴;由阴阜
起向下向后伸张开来,前面左、右大阴唇联合成为前联合,后面的二端会合成为
后联合,后联合位于肛门前,但不如前联合明显……」

  「妈妈,你的两片大阴唇合在一起,好像一个小嘴唇哟!」

  「是呀,它也是唇嘛,这下你知道女人为什么总喜欢打口红了吧?」

  「不知道。」

  「你真笨,你看妈妈下面的小嘴是什么颜色的?」

  「红红的,又有点不像,妈妈,这种颜色兵儿可说不出来。」

  「这叫红褐色,女人把上面的嘴唇涂得红红的,让人一看就会想到她下面的
小嘴,这就叫做性感嘴唇。」

  「那妈妈你为什么不打口红呢,妈妈不想要性感吗?」

  「妈妈要性感干什么,我们家就只有一个小男人,不像你罗姨,她天天画嘴
唇,那是给小丽的爸爸看的。等你再长大些,妈妈就打给你看,兵儿,你喜不喜
欢?」

  「喜欢,不过现在我看妈妈的上面和下面的是一样的颜色呀!」

  「都是你这小子惹的祸……不说了,妈妈还是继续教你吧。这大阴唇外面长
有阴毛。皮下为脂肪组织、弹性纤维及静脉丛,受伤后易成血肿。未婚妇女的两
侧大阴唇自然合拢,遮盖阴道口及尿道口。经产妇的大阴唇由于分娩影响而向两
侧分开……」

  「妈妈,不对呀,你的这两片厚厚的小嘴唇上可没有毛呀,而且,也没有分
开,是合在一起的耶!」

  「妈妈大阴唇上的毛都被妈妈处理掉了,至于妈妈的能合在一起,这对妈妈
来说是一个例外,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是绝对的嘛!」

  「那妈妈的阴户是人间的极品了……」

  「你懂什么极品呀,快看这……这叫小阴唇,就是你小时候说的像耳朵的下
摆一样的那东西。它是一对粘膜皱襞,在大阴唇的内侧,表面湿润。小阴唇的左
右两侧的上端分叉相互联合,其上方的皮褶称为阴蒂包皮,下方的皮褶称为阴蒂
系带,阴蒂就在他们的中间,看到了吧,就是这一颗小颗粒……阴蒂位于两侧小
阴唇之间的顶端,是一个长圆形的小器官,末端为一个圆头,内端与一束薄的勃
起组织相连接。女人的这阴蒂就相当于你们男人阴茎的龟头。兵儿,不要乱摸,
这可是摸不得的,到时候你可负不了责的哟。」

  「什么呀,摸摸也要负责的呀?」

  「是呀,你摸了它后,妈妈就会上火,而你又不能灭妈妈的火,那妈妈不难
受死了吗?所以你不能摸它。……」

  「不摸就不摸,我看它也没什么好玩的,不过妈妈的小嘴现在流口水了喔」

  「都是你了,到处乱摸,妈妈的小嘴饿了就流口水了嘛……还是快教你吧。
兵儿,分开妈妈下面的两片小嘴唇,……,嗯,对,看到有两个洞洞了吧?」

  「兵儿看到了,一个上,一个下,上的小,下的大。」

  「这就对了,那上面小的叫尿道口,那下面大的叫阴道口。少女的阴道口由
一个不完全封闭的粘膜遮盖,这个粘膜是女人就最宝贵的东西,叫处女膜。」

  「妈妈,你的这里怎么没有处女膜了呢?」

  「你都从里面钻出来了,你想还会有那膜吗?」

  「妈,我真的是从你这小洞洞出来的呀?」

  「不是从妈妈这小洞洞出来的,难道是从小丽的妈妈,还是小胖的妈妈那洞
洞出来的吗?」

  「我是不相信嘛,我可有这样大耶?」

  「可不,你出来的时候,妈妈可要疼死了,好在妈妈恢复得快,没多久就好
了……处女膜中间有一孔,这个孔的大小、形状及膜的厚薄各人有所不同。」

  「妈,小丽下面的小嘴一定有处女膜了?」

  「那当然了,她才只有十三岁嘛,肯定还没有动过的。」

  「那我可不可以让小丽给我看看她的处女膜的形状?」

  「你小子可别乱来哟,否则,小丽的爸爸不会饶过你的……这上面这个小的
洞洞就是尿道口,介于耻骨联合下缘及阴道口之间,为一不规则之椭圆小孔,小
便由此流出……好了,能看到的部分,妈妈都跟你说完了,都把妈妈说得难受死
了,我得上一下卫生间。」

  「妈,我的下面好像也有点难受耶!」

  「你知道什么叫难受呀?」

  「真的,不信我脱给你看看……」

  「哇,比刚才是有点大了,有点长了,哈哈,我的兵儿快成大人了,不过包
皮都还没翻呢,来,妈妈给你做一个小小的手术。」

  「啊……你干什么呀,好疼哟!」

  「好了,看到了吧,这就是和尚头。」

  「妈,还是很难受呢!」

  「那就自己搓搓吧。」

  「怎么搓呀?」

  「用手呀,就像这样……」

  「妈,你这一搓,感觉要好一点了。」

  「那你先去卫生间搓去吧,记得放上一点洗浴液润滑润滑喔。你可要快点,
等你好了,妈妈还要进去哟!」

  ……

              母子对白(三)

  高一的第一学期又结束了,严兵考得不错,各科都在九十分以上,排在班第
一,全年级第三。这是他献给妈妈的三十四岁生日最好的礼物了。

  学期结束了,当班主任的数学老师又找他说了几句。无非是一些要他继续努
力,假期也不要放松,下学期争取跃到全校第一名的老话。不过他对班主任找去
谈话的事也不大反感,因为班主任贾静老师长得还算可以,只是比自己的妈妈差
一点而已,看着班主任胸前那两个高耸的大奶还是很养眼的。

  从班主任的办公室出来一看表,已是六点半了,这下可把他吓坏了,他慌忙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校门,拦了一部的士,向家中赶去。因为今天是妈妈的
生日,现在回家晚了也没有给妈妈打个电话,妈妈还在家里等着他去一起过她的
「特别生日宴会」呢,这可是早上快出门时,他把自己的大肉棒从妈妈的美洞中
抽出来的时候说好的。

  「这孩子又怎么了,今天早上可是说好的呀,晚上六点半准时举行『生日宴
会』的呀」严芳在家里一边想一边踱来踱去,又不时地看看墙上的挂钟,「都六
点半了,怎么还不回家呢?」

  自从儿子在自己的身上得到快乐的那一天起,他就天天围着自己的身边转,
每天总是要在自己的嫩穴里射过一次,每天晚上都相拥着一起睡觉,白天黑夜都
不时把玩自己的两个大奶。

  想起那个晚上,严芳的心又开始跳动起来,那真是一个激情而又刺激的夜晚,
儿子竟在自己的洞穴里射了两次。

  到了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高中后,他也是天天很早地回家,从来也没有
晚回过一次,她知道儿子是恋上他妈妈这成熟而充满欲望的身体了。

  后来,儿子又告诉她说,小丽的妈妈为了报答他对小丽的关心也给了他,当
时自己也有一点醋意,可后来也慢慢地接受了。现在一个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
莫不是又到楼下与小丽的妈妈而忘了今天的……,不会,绝对不会,她知道儿子
恋自己要胜过他罗姨几倍,更何况今天早上儿子和自己说好的,儿子在出门前还
在自己的阴穴里射了不少呢。

  ……

  「妈……,我回来了」

  「你看你,都快七点了,早上是怎么说的?」

  「妈……,都怪我那班主任,谁知道她要用这么长的时间」

  「什么?你是在和班主任做那……」

  「妈……,看都想到哪去了,放假了,班主任要我在假期里抓紧时间学习,
不要天天只记得跟你做爱……」

  「你说什么?你都把我们的事告诉你们班主任了?」

  「哈哈,妈,看你都吓成什么样了,我哪能这样不懂事呀,再傻也不会把在
妈妈那里射精的事告诉老师呀」

  「那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妈,我只是说说是那个意思罢了,老师说要我再努力一点,争取拿全年级
第一,不要象现在的第三……,妈,你看看吧,儿子不争气,虽然是班上第一,
可却是全年级第三,下学期我一定争取得到……」

  「兵儿,这就很不错了,拿来给妈妈看看。……,哇,兵儿,你真是妈妈的
好儿子,科科都是九十分以上呢,数学还得了一百分,妈妈一定要好好地奖赏你,
……,来先吃饭吧,妈妈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那道菜呢」

  「妈,你又做了红烧排骨了?可兵儿现在最爱吃的不是这那红烧排骨了」

  「嗯?那是什么?怎么妈妈不知道呢?」

  「妈,你怎么不知道呢?就是这一道菜呀……」

  「你个死小子,敢糊弄你妈妈呀,……,别摸,还是先吃饭吧」

  「妈,兵儿想先吃这道菜好不好」

  「早上出门时才吃过,怎么又想吃了呀」

  「妈,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是我初中毕业以来最爱吃的菜了,我天天都想
吃呢,我还想一天吃上两次甚至三次、四次,可是每天妈妈你总是只让兵儿吃一
次,你说兵儿能不想吃吗……」

  「你呀懂什么,你现在还小,吃多了会坏身子的」

  「妈,我现在还小呀,昨晚你不是说『好胀』吗?」

  「你个坏小子,小小年纪也知道调戏起妈妈来了。妈妈不是说你这个小,而
是说你年龄还小。……,快吃饭吧,菜都凉了,妈妈再去热一下,来帮妈妈把这
盘菜端过去,吃完饭,我们还要一起吹蜡烛呢,你早上跟妈妈说的,你忘了」

  「妈,兵儿忘了什么也不能忘了妈妈生日,一会吹蜡烛时我还要许一个愿呢」

  「想要许一个什么愿呢?」

  「妈,许愿可不能说出来的,要在心里默默地真诚地许,说出来就不灵了,
这不是你以前对兵儿说的吗」

  「哈哈,妈妈不问了,……,行了,咱们吃饭吧」

  ……

  「妈,祝你生日快乐,永远这么年轻美丽,……,来……妈,我们碰一杯」

  「谢谢你,兵儿,妈妈也祝你学习进步,天天快乐」

  「妈,这可是你说的哟,我只有天天吃上了这道菜,才会天天快乐哟」

  「正经点,吃饭的时候不要动手动脚的」

  「好了,妈,兵儿的肚子饱了,可是兵儿的小弟弟却是饿得慌了」

  「好了,妈妈也吃好了,兵儿你慌什么呀,你不跟妈妈吹蜡烛了?你不是说
还要许愿的吗?」

  「当然要了,……,妈,让我来插生日蜡烛,……,妈,插好了,三十四根,
来,妈妈,我们一起点燃它吧」

  ……

  「兵儿,轻点,你怎么插得这样快呀」

  「妈,你不是说过插快点,才能得到更大的快乐吗」

  「妈妈今天想和你慢慢的达到快乐的彼岸」

  「好呀,那兵儿插慢点就是了,……,妈,这下可行了吧」

  「兵儿,停一下吧,……妈妈想问你呢,刚才许了一个什么愿,这下可以说
了吧」

  「妈,我许的愿就是,……」

  「别动,是什么?」

  「愿妈妈永远幸福,成为兵儿的小娘子」

  「这是什么愿呀,有你在身边,妈妈就很幸福了,妈妈是你的老娘耶,怎么
会成为你的小娘子嘛,又在乱说了」

  「妈,真的,兵儿是真的这么想的,兵儿就是要妈妈成为我的爱人」

  「小小年纪,懂什么爱呀情呀的,长大了再说吧」

  「妈,兵儿真的永远永远爱你,要陪你一生一世」

  「爱妈妈一生一世是应该的,我是你妈嘛,但你不会天天陪在妈妈身边的」

  「妈,兵儿一定天天陪在美丽的妈妈身边,躺在好妈妈的怀里」

  「你呀,现在觉得妈妈好,觉得妈妈美丽,再过七、八年你遇到一个美丽漂
亮的姑娘后,你就觉得妈妈没有你现在说的这样好了」

  「妈,不会的,兵儿真的要和妈妈生活一辈子,我不和其他的女人结婚,只
和妈妈结婚」

  「傻孩子,你能守妈妈一辈子,可妈妈不能守你一辈子呀,更何况到妈妈五
十多岁的时候,你正是三十多岁,正是需求最强烈的时候,到那里妈妈还能经得
起你像现在这样的猛插猛抽呀」

  「妈,我不管,反正我只要妈妈,不和其他女人结婚」

  「好了,妈知道兵儿对妈好,妈心领了。……,嗯……,嗯……,你插得妈
妈好舒服,好,就像这样慢慢的插,喔……对了,兵儿,我看楼下的小丽挺不错
的,你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又一直在一个班学习,你不喜欢她吗?」

  「喜欢呀,但我更喜欢妈妈」

  「你更喜欢小丽的妈妈吧,啊,兵儿,轻点,啊……,妈妈说的不对吗?你
罗姨那只白虎插起来是不是比妈妈的更舒服?」

  「妈,兵儿只觉得进入妈妈体内是最舒服的」

  「别说乖面说了,那天小丽的爸爸出差了,你错故去辅导小丽,到十二点都
不想回家,要不是妈妈打电话叫你,你可能要在白虎的怀里过夜了」

  「妈,我是真的在辅导小丽嘛,……,再则,我和罗阿姨的事,你不是同意
了吗?」

  「你呀,就不懂你罗姨的心事,只知道贪图享乐」

  「妈,罗姨有什么心事呀,兵儿不懂」

  「兵儿,动一下,哦……,对,……你呀,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小丽虽然漂亮,但不是非常非常的出众,成绩也没有你好,而你的学习又是那样
的棒,人嘛就不用我说了,罗姨当然就非常喜欢你当她的女婿了,可是她就想呀,
单靠小丽一个人是不能留住你的,你还会被其他更漂亮的女孩从小丽的手上夺走,
于是她就只好自己亲自出马,这下你该明白了吧」

  「妈,你这样一说,兵儿确实是明白了一点点」

  「说实话,进过你罗姨几次了」

  「也不知道有几次了,妈,谁记这个呀」

  「兵儿,跟妈说真话,罗姨的白穴是不是很紧?她那两片肥晨我可是见过的,
妈妈都想摸摸呢,哪天叫来让妈妈也摸一下怎么样?」

  「罗姨的阴穴跟你的差不多,妈,兵儿真有点弄不懂,小丽爸爸的小弟弟难
道还有我这十六岁的小弟弟大?」

  「你知道什么呀,跟你明说了吧,小丽的爸爸已经有几年都没有跟你罗姨做
哪事了」

  「妈,你怎么知道?」

  「还不是你罗姨跟我说的,你罗姨还说呀,不知再过一年还是两年,她也要
像我一样了」

  「为什么呀?」

  「兵儿,小丽的爸爸其实得了一种绝症,治不好的,已经有二、三年了,得
了这病后,就没有了男女这方面的要求,而他也真的立不起来了。现在只不过是
苟且过日罢了,不过你罗姨对他还是很好的,要换了别人,早就把他给休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每次去给小丽辅导的时候,他都说出去打牌,等
到我和罗姨完事了他都还没有回来」

  「想不想把罗姨和小丽都收了」

  「妈,我只要你……」

  「啊,……轻点,……,再慢点……,好,就这样。……,其实妈妈也喜欢
小丽这女孩的,她身上有一种诚实的美,等她爸爸走了以后,你们也大学毕业了,
也可以结婚了,到那时把你罗姨也接过来一起住,也让妈妈摸摸她的白穴」

  「妈,小丽是很可爱,不过她知道我们……,她能接受吗?要是她不能接受
我娶她来干什么呢?妈,兵儿说真的,我是有点喜欢小丽,也喜欢罗姨,可是我
真的更喜欢妈妈,如果没有你,其他的女人我都不要」

  「兵儿,妈妈相信,其实这都是妈妈害了你呀,使你过于迷恋妈妈的身体,
形成了思维定势。……,兵儿,你放心,这事你罗姨会处理好的,小丽是一个非
常懂事的孩子,她最听人罗姨的话了。……,啊,……兵儿,快一点,妈妈要来
了。啊……」

  「妈妈,兵儿也要来了,……,啊,……,妈,安全吗?」

  「射吧,全射在妈妈的里面,这是今天你给妈妈的第二个礼物了」

  ……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