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 2016

公车,你驶向情欲

                (1)

  这个城市车很挤。每天有无数的人在上班下班或是非高峰时间象沙丁鱼一样
闷在这样的汽车罐头里。认识的以及绝大部分不认识的人,摩肩接踵地靠在一起,
不知道脑海里会转动什么样的念头。

  我已经记不得第一次被人在公车上骚扰是什么时候了。公车上有人这样那样
地碰到你实在太普遍,你根本很难去确认那是不是有意,除非特别露骨的。

  我中学时代挤车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胸保护得好好的。因为碰到过被人趁乱
摸胸部的事。

  我会把手横在胸前挡住可能的骚扰。但是最恶劣的还不是摸胸部这样的骚扰,
而是有一次我在上车的时候,发现有人趁挤车的当口摸住我胸部不放,很少碰到
这样大胆的骚扰。我一边上车一边用力挣扎,事后发现那只是一个障眼法。原来
那个人的目标是我的包。

  在公车上如果没有座位,我喜欢占住座位边上的站位,这样可以拉着座位上
的扶手看窗外的风景。记得很小的一次,大约小学五六年纪,我穿一条大红的裙
子,跟随大人乘车。那时候人还是比大人矮,在挤挤的车厢里,我觉得气闷之极。

  记忆中有一只手伸来摸我。具体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觉得惶惑,还有那条大
红的裙子。

  中学的时候经常要坐车,但是这时候我已经会比较技巧地避开身后的一些莫
明其妙的接触。那时候的我非常怕羞,不敢叫,而且也吃不准。所以总是尽可能
的往边上闪避些。这样的情况一直到初三那年,我和我同学一起坐公车,碰到一
只摸得我非常舒服的手。我知道搔扰是不好的事,而且我应该羞耻,但是我无法
欺骗我的本能反应。


                (2)

  我是臀部比较丰腴的那种类型。小时候我有点以此为耻,很多衣服都刻意盖
过臀部,还不觉得怎么样;后来流行牛仔装,上衣只到腰部,就很明显了。有一
次我穿着一套牛仔装在街上走,听到有两个男生在后面议论我。一个夸我好看;

  另一个说不好,屁股大了点;前面一个说,这样才性感。然后是不怀好意的
笑声。

  后来他们想上来和我搭话,我加快脚步跑掉了。

  上次说到我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和两个男同学一起坐车去老师家里。

  车特别的挤,他们两个一人站在我一边,不停地说话。有些男生就是话多,
又是在显示自己什么都知道的年纪,我也随着他们说说。因为这样,注意力就比
较分散,直到后来感觉到后面有人有些动作。我有些怀疑是骚扰,要避开但是车
太挤了。如果是一个人坐车的话,我可能会奋力挤到别处去以避开骚扰;但是那
次是和同学在一起,在这样拥挤的公车里换一个地方一定要有个理由,而这个理
由在当时的我来说是根本无法说出口的。

  就在我继续和我的两个同学不停说话的时候,后面的人开始抚摸我的屁股。

  我的注意力一开始还是放在和男同学的谈话上,只是小范围地试图让开一些,
但是徒劳无果。不知过了多久,我开始觉得非常舒服起来。我那天穿的是普通的
长裤,那只手隔着裤子在我的屁股上非常温柔地抚摸着我。那种抚摸让我的下腹
部感觉象点起了一团艳青色的火,我沉睡了十六年的情欲就在这从未预料的地方
以莫明的方式被唤醒了。现在回想起来,他抚摸得很温柔细致,一点都没有用强。

  没有用阳具顶我,没有硬要摸到我的两腿之间,没有粗暴地揉搓。与其说他
是在骚扰我,不如说他在挑逗诱惑我。他的手不急不徐地在我丰腴的屁股上来回
地游走,而我下腹部燃起的火和一种从来未有过的舒服就在他的手下显得越来越
明显。

  我开始无心和我的同学说话,他们一边一个说得滔滔不绝,其中一个还一直
暗恋着我不敢说,我的脑子因了背后那只手而被快乐充斥着,无法正常和同学对
话,只能简单地回应几个字。人生第一次体会到被男人抚摸的快乐,让我的脑子
都转不动了。这次坐车坐得挺久的,而在那过程中,我的下身象棉絮一起快乐而
膨胀。

  不知道怎么下的车,也根本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我只记得走出很远去,
我都无法恢复过来。有一闪而过的念头是想回去让他再摸摸,当然是不可能的。

  当时还没学会手淫,这股火只能让它慢慢地平息下去。

  因为快乐,所以记得这段经历。


                (3)

  我另一次经历与前次相似。也是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和爸爸妈妈一起
坐公车去一个亲戚家里。那个亲戚的家在火车站附近,所以那趟车格外的挤。

  我上车的时候被挤在公车前门附近的地方就停住动不了了。大家都知道,司
机的后面有一个高起来的台阶,我就站在那个台阶下面。爸爸妈妈也和我挤散了,
都在离我一两人开外的地方。然后我就感觉到有人在抚摸我的屁股。我当时很害
羞,因为父母在那么近的地方。我很怕让他们看到。我没有向父母求救,这样的
事情让仍在青春期的我觉得无法启口。

  昨天有人说,你为什么不挪挪,有时候车挤得就是让你寸步难移。我穿的是
一条蓝色的背带裤,布料不厚。里面是一条三角裤。我这样形容出来是因为我清
楚地记得那个人在来回抚摸了我的屁股几次后,手指顺着我三角裤的裤沿滑动,
象是在感觉我的内裤。然后他的手开始抚摸我没有被三角裤遮住的部分,我想那
是因为那个区域只有一层布。舒服的感觉依然来了,但是我很紧张,有些害怕父
母发现。我努力地四处张望,想认出是谁是抚摸我。其实认出来我也没办法。但
是周围挤的五六个人,个个都一付正经无关的样子,甚至没有一个人在看我,但
是下面在我屁股上的那只手却还在不停地动。我张望了几次之后丝毫看不出结果,
只能放弃。

  过了几站路,有人下车。司机背后的台阶上空了一些。爸爸叫我站到上面去,
因为上面比较空。我感觉到那只手在我的屁股上恋恋不舍地又摸了几下,然后在
我抬步上台阶的时候,在我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所有动作就消失了。我最
终也不知道是谁。


                (4)

  十七岁的时候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的失恋。现在想起他来的时候,会想起雨,
因为雨点打在窗上的声音曾是我那时的忧郁。他是另一个班的,有点帅。忘了是
怎么相识的,仿佛是从女同学的口里。然后因为住得相近,先是无意地相遇,然
后是刻意揣摩着对方上学的时间,作出若无其事地相逢。

  我觉得中国的教育只教会学生算术,没教会学生SOCIAL。所以在遇到
心仪的男生时,我不知如何可以开口。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说话,但是仿佛无声胜
有声。他第一次约我看电影的时候,我紧张得把他悄悄递得我的电影票藏好。藏
得太好了,临去电影院前我居然再也找不到了。但我还是去了电影院,自己补了
张票进去,自糗的经历。想要当作笑话告诉他,可是也有勇气说。他呢,也是紧
张地很,一场电影下来,居然没有牵一牵我的手。

  但是我们还是熟稔起来。有时候在一起做作业,又看过几次电影。有一次周
末,听到楼下叫有我的电话,我匆匆跑下去,他立在我面前,说是我叫你呀。就
这样我跑回家随便扯了个谎,就和他一起去了公园。因为我平时太乖了,大人居
然都不疑心。过年的时候收到他的一张贺卡,说让我们的友谊长存。我看着笑,
仿佛可以从那友谊两个字里看出什么东西来。人要一直活在那样的年纪会有一种
单纯的幸福,至少我还会相信永远。

  忘了我们是怎么样淡开来的。快得我们还没有勇气接吻。大约那样的青涩感
情大多难逃夭折的命运。我甚至没有勇气把他约出来最后说个清楚明白。想到他
心便要碎了,语不成句。我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没有打伞走回了家。第二
天我就病了,发了高烧。世界一下子成了黑白颜色,原来永远一下子就来到。我
站在我家七楼的阳台上,很想往下跳。


                (5)

  我终是没有跳下去。当我看到父母日渐老去的脸时,我的勇气如阳光下的冰
块般蒸发了。

  但是如果心是一株玫瑰,那它已经枯萎。我很害怕那样的回忆,如黑夜把我
吞没,我曾经以为,我一辈子都看不到天亮。

  我还是有很多机会坐公车,我还是那个扎着马尾辫脸上笑笑的女生。我是如
此内向,内向到我没有向一个人诉说我的苦闷。没有人知道我的异常,只有我知
道自己活得如行尸走肉。当我再次在公车上遇到有人骚扰我的时候,我已经没有
意识去躲避了。既然我最爱的人都不爱我,我没有理由再爱惜自己。如果说前两
次在公车上初初尝到情欲滋味我还可以说是因为车太挤了我实在躲不开,那么现
在我是自暴自弃。

  我记得有男人在我身后顶住我。我尽管还不知道男人的构造,但是那种硬度
是明显的。而且是灼热的烫人。那样的摩擦在让我的身体起了快感。我不知道身
后的是谁,而且我根本不想回头。所有人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身后的男人
看到我没有抗拒,开始努力想分开我并着的腿。我不知道性交是怎么回事,所以
我还是并着。他徒劳无果后,开始分开他的腿,夹住我的两条腿,用阳具在我屁
股上摩擦。我可以感觉他兴奋已极,虽然我没有性经验,我能感觉到他在我身上
的射精旪的颤抖。他的动作太大了些,大到了周围有些人开始注目。我开始有些
害怕了,没到站就下了车,再换车。我的余光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跟着我,最后看
到我面无表情的样子,悻悻地走了。

  这是最出格的一次。好象心是死的,人也快乐不起来。即使生理上有些反应,
之后很快就被空虚淹没。我如果活着,只是为父母不要伤心而活。


                (6)

  人堕落起来可以一发不可收拾。我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幸运的是,我没有碰到
一个坏人诱奸我,否则我一定会陷落,从此走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把一颗心磨
砺到没有任何感情。

  我对公车上这样的骚扰已经感觉麻木。有一次一个男生在我背后,的确是个
高大的男孩,我手拉着车顶上的扶手,他两手拉在我两边,把我整个人象拥进怀
里。他没有对我作任何恶心的骚扰,就拥了我一路。

  有一次,我的身边站了一个民工。我觉得他是民工。我感觉他的腿开始往我
的腿上贴上来,我没有避开。我已经很麻木了。他觉得我没有拒绝之后,开始绕
到我的背后,加大对我的动作。我的两腿可能没有完全合拢,他把他的腿挤进我
两腿之间。在此之前碰到骚扰的时候我都是合着腿,别人只是碰到我的屁股。我
不知道他摩擦到了哪里,我突然感觉一种与以前的臀部上的温暖感觉完全不同的
快感。那种快感让我在那一冲动间跟他下去死的心都有了,生平第一次。但是我
也开始害怕。因为那天的车其实不是特别挤,我看到有两个座在座位上的人已经
发现了,事实上那是个挺帅的GG,正很轻视地看着我,还和身边的女朋友耳语
着什么。我看到的的确是轻视。我羞愤已极,挣脱了那个民工。

  回到家我回想一下自己刚才的前所未有的快感,没有性知识的我担心吊胆地
挨过了一个月经周期才放心下来。现在想想,隔着裤子哪里会出事。

  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我活得就象是一个没有生气的影子。我不否认
自己有时候会喜欢那种快感,但是更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千疮百孔。


               (7完)

  高三的时候,我的人生开始转机。爱神的橄榄枝再次向我招手。很优秀而骄
傲的男生,很单纯的友情。最重要的是,他很珍惜我。我和他相识的时候仍然对
男生充满了敌意,对爱情充满了不信任,我一次一次地误解他,不公平地斥责,
而他一次一次地原谅我,那么耐心细致。我开始重新相信,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
阳光,而且这线阳光并没有把我遗忘。虽然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如愿发展成恋
人。

  因为他的爱,我也开始爱自己。我记得有一次和他见面回来,在一辆公车上,
有个男人猥琐地一点一点想撩起我的外衣,因为那件外衣遮住我的臀部。我心里
一哂,想为什么又是我。我想到他对我的珍惜,很决断地避开了。我觉得如果我
再不珍惜自己,我实在不值得他那么样对待我。那个男人居然又跟过来,我再避
开一次,他便安份了。

  另一次在公车上,照例是挤得要命。有个戴眼镜的男人看上去特别NICE。

  他在挤得一塌糊涂的车上还不忘记照顾别人,热心地对素不相识的我说,站
到这里来。我很感激地谢谢他。车一动,我感觉自己的下体被碰了一下。我赶紧
避开,眼睛里充满不相任和厌恶地看着他。他也看到了。没两站路,我下了车。
他居然跟了下来,问我说:「是不是我刚才碰到了你?」我一开始拒绝回答,因
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一再问的时候,我点点头,他解释说不是有心的,
他说他本来不该这一站下车,但是他感觉到我的不快就下来和我解释。解释完他
坐下一趟车走了。原来,公车上还是有很多好人。

  我进大学之后,就极少坐公车,也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了。而且那些人也大多
只向女中学生下手。只是我回首成长过程中的灰黯,常常让自己不忍卒睹。如果
我将来有一个女儿,我一定要教会她,爱自己比爱别人重要得多,这个世界上没
有一个人值得你不珍惜自己。只是我历经艰辛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太多事已经
无法回头重新来过。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