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6

母亲的另一面

            真实告白:母亲的另一面
  今天,是蛮特别的一天,对我来说是如此,老爸临走前丢一卷录像带给我,
片名是女孩第一名,就只有单单黑盒子,封面连一个图案都没有,听老爸说他是
从家里阁楼找的,不过他可没空看,他刚接到电话要去新达港出差,看来四五天
内是回不来的。
  不过,幸好他没看到,要不然,我老爸非发疯不可!
  在电视机出现的女人,不是别人,是我老妈,打死我也都认得出来。虽然她
电视机上的样子年轻许多,而且也很漂亮。
  漂亮竟然从我嘴里说出来,真不敢相信啊!
  但……但这实在是太夸张了,我有点不敢看眼前的景象。
  年轻的妈妈就坐在沙发上,旁边一位高大俊俏的白人很亲昵地跟她东聊西聊
的。聊你住哪、三围啊,第一次接吻等,居然还问妈妈的男朋友有没有给她高潮
过等鸟问题。
  妈的,不会吧,这该不会是A片吧……
  虽然我心底说了一万次不可能不可能,只是在普通聊天对话,来催眠自己,
但在可恶(在我的心里他是坏人)的白人,竟然用那只鸟手抓我妈的奶,还给我
用那臭嘴亲我妈的小嘴时,我内心的愤怒可是到了极点,甚至想关掉电视找我妈
理论去,她为什么要怎样做?
  不过,幸好欲望压过愤怒,有时候男人真是用第三肢思考,我的小弟弟早已
高高翘起,我相信它的愤怒一定比只比我多,不会少。
  哇操,妈可真是够大胆的,竟然那样做!
  年轻妈妈,与可恶白人说了几句话,就蹲在地上,很骚媚的脱去她的内裤,
露出金黄色的阴毛。妈的,想不到妈年轻就长那么多毛啊!接着镜头放大到妈妈
粉红色的屄穴,只见黄色尿液喷了出来,洒了一滩。
  年轻妈妈尿完之后,竟然光着屁股躺在桌子上,双脚大开成M型,露出粉红
的肉屄,只见可恶白人先吸完地上一摊尿水之后,就蹲在妈妈身前,大嘴去吸舔
那沾满尿液的淫穴,舌头一直在阴唇进进出出,翻来翻去的。
  你老师的,真是够屌,白人还真舔啊,又不是狗。
  不过,骂归骂,看得我的大肉棒都快变超级大肉棒了,可知我有多兴奋,妈
的,看老妈被舔虽然很凸……但小弟弟不知为什么反而翘得比平常看A片更加大
雄。
  难不成是老天爷给我的惩罚吗?
  平常看太多A片,又偷看女生洗澡,欺负不懂事的小女孩,老天爷竟然如此
惨忍让我看我妈被人操吗……我……我不甘心啊!
  所以说,各位道友,平常看片要小心,不收来历不明的A片,不看无介绍人
物封面之图片,记得要封面对人,要不然说不定女主角也会是你熟悉的人,那可
糗了喔。
  接下来,是一幕幕令我内心刺痛不已的激情戏,也是令我肉棒发热发烫不得
了的好片。
  妈的,星崎未来算什么。长得一点可爱罢了,胸部又假,哪像我老妈,胸前
那两个咪咪,晃啊晃,水嫩嫩的,那死白人还在猛吸猛啃的不停。更何况年轻妈
妈出色的长相;月儿弯的细眉,大大的双眼,高挺的秀鼻,以及性感的小嘴,竟
然能容纳得了那死白人的小肉棒。(对不起,蓄意睁眼说瞎话,我承认只是比我
长一点点而已,他的又不大,看起也软趴趴的。)
  只是,我真的很痛心,所以我无法再详述下去啦,这对我而言是二度伤害,
我是个独占欲很强的人,看完除兴奋外也带给我无比的伤心。只能说接下来还有
一个死黑人,跟妈妈大搞肛交,那死白人还给我插花捅进我妈娇嫩的小屄,玩起
三人游戏。
  妈的,看我妈那副淫荡模样,嘴巴口水直流,叫不停,整部录像带除了开头
聊天外,其它简直都是我妈的叫春声当配乐。
  当然,裤子底下的鸡巴是硬得发疼。
  最后,当然发泄出来,只不过是电视机,虽然屏幕都被我的浓浆布满,我可
是射了好几泡啊!但是,看到停格影像中全身都是精液的妈妈,我确有无比的满
足感。
  哼哼,妈,谢谢你让我看了一部好片,儿子我一定会回报你的。
  ***    ***    ***    ***老爸出差的第二天。
  老实讲,我睡得不太安稳,妈那部影片我看了好几次,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
受。当然都是令我老二翘得老半天,整晚都没休息过。
  也不知是不是看太多遍,晚上就梦到老妈与那些狗杂种搞在一起的画面,看
得我在梦中竟然跟他们参一脚,将我硬得发疼的肉棒插进妈妈叫不停的小嘴,实
令我有感到不虚此生的快感。
  当然,早晨起来,裤子都是白稠稠的一片。
  唉,糗了,竟然射了,真是丢脸啊!
  镜子里的我,一副睡不饱的模样,眼袋极深。一晚的折腾,令我有点适应不
过来,老妈,这次你真的害惨我啦。
  本想回床上睡个回笼觉,但听到老妈好听的嗓音,我什么瞌睡虫都被我踢到
太空外。
  以前都没认为妈妈的声音是这样……淫荡的好听。
  小老弟早就精神抖擞向我敬礼问好,我当然衣服换换,去看我十多年看得不
想看的老妈,当然,现在是不同的心境啊!
  轻脆的声音是从庭院传出来的,老妈依旧一样是在哼唱乡间小调。
  妈妈大卷蓬蓬的金发,随风飘逸,手里拿着水管喷洒花园,而溅洒出来的水
珠如精灵般掉落母亲凹凸有致的身躯上。
  此时,我的眼前是仙女游荡的玉姿,令人怦然心动。
  母亲白色T恤下沉甸甸的双乳呼之欲出,想不到妈妈将近四十岁的女人,胸
脯还是如此尖挺,尤其黑色紧身裤下浑圆翘臀,令我不由自住狂吞口水。唉,我
以前的日子是不是被牛屎粘到眼睛,美女就在身旁,还不知道。
  靠,真是受不了,令我的鸡巴硬得都发疼。
  妈,对不起啦,儿子要好好孝敬你!
  客厅里时钟的时针终于指到十点钟。
  我坐在沙发等时间慢慢过去,想到母亲等会就到厨房煮菜,而待会要对妈妈
所做的事,可恶,想到这就紧张。
  妈的,不管了,就趁此机会来威胁母亲,要不然可没机会了!
  终于,耳里传来母亲悦耳的哼声。
  我鼓起勇气,往厨房走去,看见母亲可人的背影,着实令我勇气倍增。
  身子以极快的动作,从母亲背后抱住她的娇驱。
  轻轻的在母亲耳边吹一口气,妈妈还以为我在和她开玩笑,轻笑的微微挣扎
我对她亲密动作说:「马弟,别闹了,妈妈还要炒菜。」
  「妈……」
  我双手紧搂着母亲的小蛮腰,鼻子嗅着母亲身上一股淡淡体香。
  「身上好香啊!」
  「唉呀,马弟你干嘛抱住妈妈这么用力。」
  母亲似乎渐渐感受到我底下的硬起来的大鸡巴贴近她臀部的异样感觉。
  「妈妈,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有事就说啊,但……也不要贴妈妈这么近讲。」
  听完母亲说完后,我反而更用我的肉棒摩擦妈妈的臀沟。嘴巴轻轻划过妈妈
的可爱的小耳朵。母亲似乎受不了我对她的轻薄,身子大力的挣扎。
  「马弟,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我不在乎妈妈生气的神情,反而以一种平淡的语气说:「妈妈,我不知道你
以前是电影明星?」
  「马弟,你在说什么?」
  妈妈似乎被我没头没脑的问题给问倒,茫然眼神看着我。
  「我看到一部片子,女主角长得跟妈妈很像。只是她比较年轻吧。但是他跟
男主角做的事,我看了之后十分羡慕。」
  「啊啊!……马弟你在说什么。为什么妈妈都听不懂。」
  见妈妈慌张的表情还想对我装傻解释不知道。暗哼一声,「妈!要不要我片
子拿给你看一下,或许你就会记得,要不我打电话给爸爸,让他看看可能会更清
楚。」
  「啊,不……不用打给你爸。那……那部片子……我想起来了……」
  妈妈满脸慌张羞红的表情,真是我见犹怜,不过,看来妈妈挺怕爸爸知道这
事,哼!只要从这方面着手就没问题了,心里已有计较。
  我满脸堆笑看着妈咪说:「妈……你也不想这片子被爸看到,对吧?」
  「嗯。」母亲羞红的脸小声的说。
  「嘻嘻!妈妈只要答应我一件事,这片子我也不会拿给爸爸的,更会把它当
作我们母子俩的小秘密,永远也不会说出去。」
  「嗯……你说吧……」
  「呵呵!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很羡慕片子里的男主角对妈妈做的事,而且看
妈妈做的挺开心的,所以我也想令妈妈高兴。」
  「啊!」
  在我怀抱的母亲,身子用力一震,似乎还不能接受听到的事实,而嘴巴张的
大大,表情看不出妈妈在想什么?唉……毕竟这是乱伦,我会不会太心急呢?一
下子就说出来。其实我是挺担心的,害怕母亲不答应,那接下来该怎么办……虽
然我现在满脑子性,但还是小心观察妈妈的神情。幸好,妈妈感觉上没有多大生
气,甚至还有点高兴的样子。
  「妈妈……好不好啊!」
  我带有点撒娇的语气,并用身体磨蹭着妈妈。母亲似被我孩童似的声音惊醒,
继而笑起来,对我说:「还像个小鬼一样。」
  见妈妈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我高兴的说:「嘻嘻……妈妈是答应了。」
  「嗯。」
  母亲有点害羞的点点头。知道妈妈答应了,我反而高兴的不知所措。
  「那……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做吗?」
  接下来,我心底可没主意,毕竟我只是个二楞子,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可
不知下一步怎样实行,虽然妈妈答应了我,我只知抱紧住妈妈身体,嘴巴直往脸
庞亲。
  「嘻……马弟,你想在厨房做啊!来,跟我回房间……」
  不知道是否母亲想通什么,突然开朗年轻很多,变得主动,也似乎看出我的
生疏,带领着我进去到父母亲的寝室。
  一下子主客易反,先前威胁母亲的我,这时反而是被母亲领进门的青头弟子,
教导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大事。
  此时的我宛如一个小姑娘害起臊来,妈妈落落大方牵着我的手,不时回头给
我灿烂的微笑。
  母亲背着我慢慢的脱下她身上的束缚,只见亮白如绸的背肌,在我面前耀眼
的的展示着。而那浑圆高翘的雪臀,着实令我裤子里的鸡巴硬了起来。
  母亲缓缓的转过身来,双手并没有遮住精彩妙处,奶香及暗谷小穴幽香尽在
身前,此时我只觉得如临幻境,不切真实。我的亲生母亲,竟然在他儿子眼前全
身赤裸裸,毫无保留。
  呆头鹅的我,被母亲「噗滋」一笑的惊醒。
  「嘻嘻……马弟,你还不脱掉衣服。难不成要妈妈帮你脱吗?」
  只见母亲娇笑的模样,而胸脯上那两粒肉球,抖啊抖。使我不禁口水咽了几
口,手脚三两下就把衣服脱光。
  母亲看我急色模样,更笑得更严重,温柔对我说:「儿子不要急,妈妈会好
好教你。」
  我傻笑了几声:「好。」
  母亲全身赤裸的在我身前,右手拉开我仍遮住鸡巴的双手。
  我不好意思地放开双手,露出高高翘起的鸡巴。
  母亲一副平常语气说:「嗯,马弟,你有没有与女生发生过关系。」
  「没……没有……妈。」
  「嗯。」母亲似乎挺满意我的回答,一直微笑看着我。
  「那么,来马弟……来吸妈妈的奶。」母亲满脸通红的说出这句话。
  我当仁不让的听从妈妈的指示,扑着脸就过去。
  牙齿轻咬白嫩嫩胸脯上如葡萄般的奶头,都快涨成紫黑色。舌头游走滑不溜
丢的肌肤。含住母亲的双乳,有种重温旧梦的感受。已经阔别多年了,亲爱的奶
奶,近来过得好吗?没有我的滋润,你也不复以往那样鲜嫩有味。
  不过我还是一样爱死你。
  「嗯……嗯……」
  耳听到母亲娇嫩的声音,令我更是满足。看着沾满我口水的胸脯,尤其乳头
红滴滴的翘起,不由得感有股暖流充实在我心怀。
  妈妈双手刻意的挤压双乳,在灵巧的手指变化下,雪白的胸脯呈现种种不同
造型,母亲娇笑说:「好看吗?马弟。」
  「漂亮极了。」
  白晳的胸脯上都留下母亲挤压过的痕迹,淡淡的红色,更增艳色感。
  修长曼妙的手指仿佛是乐团的指挥者般,正在安排上演一幕幕的好戏,灵巧
的秀指慢慢越过洁白如瑕的小腹,在浓密的金毛上停息半刻。
  「马弟,美吗?」
  母亲纤细的手指交缠着柔软细毛,仿似一位位仙女,被金色柔纱所围绕,更
加动人。仙女经过金色森林,来到狭长幽静的小谷歇息着。
  峡谷源头上一颗肉色宝石闪亮着光芒,仙女仿佛看到珍宝般,齐聚在一起拨
弄那颗快滴出水的宝贝。只见宝石越发闪耀,渐渐通红圆润变大。
  「好漂亮啊!」我情不自禁的赞美道。母亲双手仿佛刻意展示妙处给我欣赏
般,特地的指点这是女人的蜜处。还夸张的大大翻开粉嫩的肉唇,仔细说明这是
女人敏感地带。教导我认识这美妙的地方。
  「哇!这就是生出我的地方吗?这么小,真不敢相信啊。」
  母亲双手掰开两片肉瓣,方便我的手指进入阴道,插进两指,感觉还很紧窄。
真想不到,当初的我是如何被妈妈挤出来的。
  「妈,你好伟大。你一定很辛苦。」我不由得诚心尊敬道。毕竟妈妈当时一
定受多大的痛苦才能生下我。这时的我突然有点惭愧,我竟然如此不敬,对我最
爱母亲用这样的方式报答她。
  我抬头想说什么时,母亲似乎知道我的想法,开口说:「当我看到你生下来
的一刹那,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赶快来啊,马弟,你不是说好,要好好爱妈妈
吗?」
  「啊……妈妈……我……我好爱你喔!」
  母亲的话使我心里感觉好温暖啊,就算我为母亲下地狱也在所不辞。
  我激动不已,大嘴贴住母亲的肉屄,舔弄着这生出我的地方,两片肉瓣的味
道是如此熟悉,吸吮胀得发红的肉珠,可爱的肉芽使我情不自禁用牙齿轻咬,听
得母亲痛哼一声。舌头爱护有加的轻轻翻弄。
  闻着母亲淫穴独特气味,使我有点迷失在里面,我贪婪如野兽般,非吸舔到
没有一滴蜜汁出来为止,但这是不可能,淫靡的肉穴仿佛与我作对般,源源不停
歇的流出淫汁,直到我的整张脸都沾满白稠的蜜汁。母亲才大梦春醒般摇着我的
身子起来。
  母亲羞红娇嫩的脸上双瞳似乎有点迷茫,但能忍住情欲般说:「马弟,不要
再吸,来,妈妈再教你最重要的事。」
  我只能傻傻的点点头,现在的我其实已经觉得很爽了,舔舐着妈妈的肉色蜜
穴,使我浑然忘我。已经不在乎接下来要做什么事。
  我满脸的淫汁听从妈妈的指示,站起身来,粗硬的大肉棒早已翘得不象话。
  直到这刻我才有心思想起肉棒正硬得受不了。紫筋青现的大肉棒,这时似乎
抗议我,冷落他许久,故意再涨大身子,顿时令我疼了一回。
  母亲的双手爱怜的抚摸着我的大肉棒,对我说:「来,马弟,把这插进这里
面。」母亲一边用手牵引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则拨开两片肉瓣,中指指着我
所要插入的洞口。
  我如一个不懂事小孩,听从慈爱母亲的话。
  肉棒缓缓插进沾满蜜汁的肉穴。只觉肉棒进入到紧窄却又湿润温暖的地方,
这就是生育我的地方,啊……有好多年没有回来了,你还记得吗?当初你也是从
这降临这世上的。通过幽静湿温的甬道,好象有点陌生,却又很熟悉的感觉,从
肉棒欢喜的感觉,我能确定他仿佛遇到老朋友一样的激动高兴。因为此刻的他是
如此颤抖不已。
  嗯……这软软又硬硬的软骨,是什么?我张开口想问妈妈,但见母亲早已闭
上眼,激动不已,我也不好打扰。啊……难不成那就是子宫颈,想不到,肉棒接
触到孕育生长我的地方。啊……啊……受不了……这种感觉,肉棒仿佛被温暖的
甬道收缩,一波波的刺激着,我再也忍受不住的精液,一发发的射出去。
  「啊……啊……!」
  我呼着气,舒服的在母亲体内释放我肉棒的精华。
  母亲娇羞着看我,很特别地,不同以往,一种我从来没有在母亲身上见到神
情,母亲仿佛更加美丽动人。湿淋淋的汗水沾满脸颊,快滴出水的眼睛都快把我
心底的欲火加速燃烧。
  我湿漉漉的肉棒从母亲体内抽出,我的精华也从红肿不堪的肉屄股股流出。
  我很不舍得地轻抚淫穴,手揉擦着用被流出来的精液当作止痛膏般擦拭着肉
屄。
  母亲温柔看着我,轻轻说:「马弟,来认识妈妈另一个淫乱的洞穴。」
  我不解的看着母亲,淫乱的洞穴指的是?
  母亲媚笑着看我,就这样光溜溜身子离开房间。我目光不舍的追随着母亲浑
身湿淋的雪白肉体。
  不到片刻,母亲右手拿着一罐东西,回到房间,但我只注意到,被插红的阴
部此刻的精华仍微微流出,顺着大腿往下滑,随着母亲的步伐来来去去,地板下
早有我俩情欲结晶。
  「马弟,让妈妈替你先上润滑油。」
  母亲就这样蹲在我面前,双脚大大张开,特意给我看似的,微微分开粉嫩色
肉瓣,正带点淫汁缠住金丝细毛。但此刻我的目光只有母亲娇红的小嘴,因为她
正含在住我的大肉棒。这不同于紧窄温暖的肉屄。母亲滑腻的舌头,仿佛具有无
数只小手,再抚摸着我的棒槌。更何况当嘴唇亲吻着龟头上的马眼,我的灵魂似
被抽走。
  正当我以为母亲的淫乱小穴指的就是嘴巴。母亲动人的小嘴却离开了我的肉
棒,使我不由得讶异问道:「妈,正舒服呢,你怎么离开了。」
  母亲再亲一口我的龟头说:「再吸下去,你就要射了,」
  不愧是经验丰富的妈妈,多了解自己儿子的实力。
  母亲却看透我想法说:「傻儿子,妈不是说要让你好好玩吗?现在是要保存
你的战力,让你体验一下女人另一个妙处喔。」
  只见母亲拿着罐子往手上倒些膏状物,擦在手上,接着就往我的肉棒抹去,
直到整根都沾满,我只觉得滑滑的。
  接着母亲将罐子递给我,说我也倒一点,教我说等会妈妈她趴在地上时,要
均匀抹在肛门里。
  我听到惊讶道:「难不成,我要用肉棒插妈妈屁股。」
  母亲满脸通红点点头。
  母亲趴在地板上,高高抬起屁股,如一个犯贱的母狗。此刻的母亲,使我联
想到影片上的情景。我不知是报复心态,对于母亲柔弱的模样,有想要给她欺凌
的冲动。
  我把罐子上的润滑油,大力挤出来,全部滴在妈妈的屁股上,我用力的抹在
屁眼,就连嫩得出水的肉屄,我也用手指抹了几圈。
  看着母亲雪白的翘臀,忍不住想对她凌虐似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拍打屁股,
母亲除了唉唉哼叫痛外,也有没有阻止我的企图。所以我痛快淋漓的打个过瘾,
母亲洁白的嫩臀,留下我无数的红肿的手印。
  虽然被打得红通通的圆臀,但手底下的触感还是很滑嫩。母亲回过头来说:
「不要再打啦,快来插妈妈淫荡的屁眼。」妈妈说完之后,双手还用力的掰开两
片屁股,露出沾满润滑油的肛门。
  妈的,骚货!这样欠干!见母亲这副淫荡样,我想,怪不得会拍A片,他娘
的,简直是不能没有鸡巴的女人。想到这,我内心的欲火更加烧得猛旺。
  我双手抓紧母亲的柳腰,低喝一声,将粗黑的鸡巴毫不客气硬插进去母亲的
屁眼。
  「晤……他妈的……好紧啊!」
  虽然肉棒已被母亲擦上润滑油,但直肠那紧缩火辣的刺痛感,还是深刻藉由
棒槌传来我的大脑,更何况是第一阵线的大鸡巴,仿佛被套进极小的瓶子急需要
挣开解脱。
  母亲也在忍受着痛苦,插入的一瞬间,听到极大喊叫声,那并不是快乐的声
音,而是撕痛的惨叫。不过母亲也在适应,我能感觉到直肠壁里的信道正渐渐扩
张,藉由润滑油的摩擦,肉棒逐渐能更加深入腹地。
  伴随着我肉棒更深的插入,母亲也就更加痛苦的喊叫。我不理会母亲唉叫说
痛得受不了的要求,内心存着对这骚货一种报复,肉棒依旧勇往直前。
  「啊啊……呼呼……!」
  我慢慢的摆动腰部,每次肉棒抽出及插入,都需费极大力气,在窄小的肛门
里,不同于湿暖的淫穴,但那带给肉棒火辣痛刺感,不愧是妈妈称为另一淫荡肉
穴。
  虽然看不见母亲的表情,但每每听到随着抽动肛门的动作,母亲唉叫痛声,
心底不由得兴起一股满足感。
  母亲波浪般金色秀发早已汗水淋漓,发尾的柔丝粘在雪白的背肤,高翘的屁
股,早在我的狂乱的冲击下不支倒地,要不是我的双手扶着细腰,母亲早已经如
一具无骨睡美人,趴在地上。
  「妈,你这贱货,以后你只能给我干!不许别人碰你,听到没有。」
  「嗯,是。」
  「大声点,说你是儿子的贱货,你的臭屄还有骚屁眼只给儿子干!」
  我自己都为我说出来的话,感到兴奋,肉棒更是用力捅屁眼一下。
  母亲的骚屁眼似乎被我这肉棒刺激到,用嘶喊的声音说:「我是儿子的贱货,
我的臭屄还有骚屁眼只给儿子干!」
  我仿佛有种错觉,最后整栋房子似乎都能听到给儿子干的回音。
  「啊……!好爽啊!」
  我大叫一声,浓浓的精华一股脑全射进妈妈的直肠里。
  ***    ***    ***    ***老爸出差后的一个礼
拜。
  「达令!怎样,你说家里好吗?好啊,我跟儿子都过得很快乐。」
  啊,还是妈妈的骚屄舒服,又湿又温暖。
  「妈妈,你喜不喜欢我操你啊!」
  我吹着一口热气在母亲的耳旁,看母亲一手艰难拿着电话讲电话,却还要忍
受我大鸡巴用力撞击嫩穴的快感,可真难为亲爱的母亲啊。
  「嗯,你说家里有奇怪的声音,哼哼……嗯……啊……没……没有啊!」
  母亲圆滚滚的大奶可是百抓不厌,「妈,你的奶奶出汁啦。」我手指挤压着
肿大的乳头,似乎能感受温热的液体从那流出来。
  「啊……!你说家里……有问题要马上回来。达令!不用了……啊啊!因为
我要跟你离婚……啊啊……嗯……」
  妈妈似乎受不了我底下大肉棒的攻击,就把电话丢在一旁,而从电话筒传来
爸爸熟悉的声音:「喂喂……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一切都和我俩母子没有关系。
  因为,接下来,母亲有我就够了。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