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6

你妈妈今天来过

  晚饭差不多准备好了。牛肉松软泛着血汁,褐色的外皮逐渐延伸到中心而呈
深红色;经过烘烤的土豆,外皮很脆,里面却粉粉的,黄得诱人;真是丰盛的大
餐。

  瞄了一眼墙上的钟,再看看手上的表,我意识到是珊珊回家的时候了。我赶
紧拿起开瓶器打开了一瓶法国葡萄酒的瓶塞,分别倒了两杯酒。看着相当丰盛的
菜肴,我自己也觉得挺满意的。打开一盒火柴,拿了几根,也掉了几根,点亮了
蜡烛。

  “盘子!”我喊道,同时快步走向餐具柜,我取出了两个盘子,用身上的围
裙布把它们擦得发亮,然后放在了桌上。

  我关掉电灯,然后等了一会儿。为了和珊珊一起吃晚饭,我花了好些时间。

  我坐在饭桌旁审视着这一切。真的很完美。

  钥匙钻入房门锁孔的声音让我立刻站了起来。珊珊走进饭厅立刻惊讶万分,
脸上泛起粉红的色彩,真是千金难买美人笑啊。珊珊张开双臂冲过来抱着我的脖
子,用她那温润的嘴唇亲吻着我,燃烧着我。

  “谢谢你,亲爱的,这太好了,我简直等不及了,”她泪花闪烁,侧身在桌
上端起酒杯,把其中一被递给我,碰了一下,“干杯,赵力,爱死你了。”

  再度亲吻……然后我要她坐下。

  我端出备好的菜肴,珊珊一边笑着,一边大口地吃了起来。

  “嗯,太好吃了,”在吃完最后一口时她评价道。

  “不要急,还有更好的东西马上就来了——餐后享用的草莓和奶油。”我知
道她非常喜欢这些东西。她甜甜地笑着,草莓是她最喜欢的水果。

  带着满足的表情她开始享受美味的草莓。透过黑色、闪亮的大眼睛,我看到
了她燃起的火热激情。

  然后,我开始讲述我的“奇妙之旅”——

  “你妈妈今天来过!”

  “哦,是吗?!我好长时间没有看到我妈妈了,她还好吧?呆了多久?”珊
珊急问。

  “喔,着什么急呀,有的是时间来讲给你听,耐心点,”我逗趣着说,“她
穿着那套在你侄女婚礼上的穿的红色套装。”

  “嗯,她穿那套不错,很适合她,能显示出她的好身材,要说,妈妈这个年
纪还能保养得那么好,真是少见。”珊珊补充道。

  “是啊,我喜欢这种穿法——裙子刚到膝盖位置。你妈的腿非常漂亮,穿上
肉色的连裤丝袜,‘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赵力,看到我妈的美腿你感到兴奋吧?”珊珊嗔道。

  “她是个48岁的美妇人,我敢打赌,从你爸去逝两年来她一直想着他。”

  “是啊,他们一直相敬如宾,直到最后的那些日子你都能听到他们的床在半
夜唧唧嘎嘎的响声,”珊珊羡慕般的调笑道,然后加了一句,“很多时候,晚上
还不止响一次。”

  我避开老婆的视线,笑了笑,然后继续我的内容——

  “她的外衣里面还穿了一件丝制的粉红内衣,她没穿胸罩!”

  “没胸罩?真是大胆,可……可你是怎么知道她没穿胸罩的?”珊珊大惑不
解。

  “这简单啊,她的乳头硬的时候能把内衣顶起来呀。”我赶紧回应。

  “喔?可便宜了你!”珊珊笑道。她似乎对我讲述内容的变化感到有一些兴
奋。

  “呵呵,她说宽松的内衣老是摩擦她的乳头,搞得总是硬硬的!”

  “哼,她还跟你说了些什么?”珊珊有点不安地问;我了解她有点性躁动。

  我把手伸到没有盛草莓的奶油盘子里,用手指沾了沾,要她给我刮掉一些奶
油。她坏坏地笑着然后张开嘴连我的手指一同含了进去。她的唇包着我的手指,
闭上眼睛,然后让手指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那表情跟她吞含我的阴茎时一模一
样。

  “唔,我喜欢奶油,也喜欢你的‘奶油’。”珊珊嘟噜道。

  我刮了更多的奶油在手指上,伸到她唇边,她贪婪地含食着犹如淫穴在吞噬
着阳具。

  “沾着你的‘奶油’的草莓是我的最爱,”珊珊咕噜着,声音嘶哑。

  “你或许应该节约点草莓,然后我们看看后面的进展。”我提醒道。

  “什么?”珊珊急忙问道,“你难得想用我的爱液来沾草莓?”

  “是啊,那倒是个好办法。”我答道,我脑海里浮现出那样的场景……

  “我妈妈……你刚才不是说道我妈了吗?”珊珊唤醒我。

  “喔对对,你刚才说草莓和奶油,弄得我有点硬硬的。刚才说到哪里了?”

  我故意逗弄她。

  “硬硬的乳头。”珊珊揶愉道。

  “啊,对,硬乳头,还有白色花边的碎花粉色底裤。”

  “很好,你是如何得知的?”

  “你妈后来展示给我看的;她就坐在那把椅子上,分开她的大腿,我可以清
楚看到她阴部的漂亮三角地带。”

  “之后她没有给你看到更细节的部位吧?”

  “当然看到了。她看我在看她时,她说‘你喜欢我的粉色小底裤吗?’我点
点头,然后她继续说,‘你想看更好看的吗?’我再次点点头。”

  我观察了一下珊珊,稍微停顿了一下,以促使她参与进来。

  “她往前移了一点位置,然后把裙子拉高到胸前,尽量分开她的大腿,后躺
靠在了椅背上。我可以看到底裤部位的全部区域,我喜欢一个女人分开她大腿的
姿势。”我用手比划了一下。

  “是嘛,”珊珊掩住胸脯低声道,“我也喜欢那种姿态。”

  我笑了,我知道我老婆的性兴奋点。“你妈展示给我看的姿势跟你给我看时
一样,你是知道的,那会使我发狂猛干,直到精尽人亡。”

  “精尽人亡?我想你会死很多遍。反过来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的
私处倒因此有些湿了。她后来勾引你了吗?再后来呢?”

  “她用手指在底裤外上下摩擦,从阴蒂到屁眼。底裤明显湿了一块,因此也
陷了一些进到那狭长的裂缝中。”

  “喔,停,你让我的阴部痒痒的了!”珊珊咕噜道,“我们到长沙发上去坐
吧。”

  我们换到长沙发上,珊珊还顺手抓了最后几颗草莓。

  她移到沙发上顺躺着,背倚着扶手,收起腿。我坐在她脚的位置,可以清晰
地看到她黑色的T形底裤。我知道珊珊曾经把这种裤子称做“皮带”。她手移到
黑色底裤处,很快,就湿湿的一片了。

  “好,我准备好了,继续……你可以看到她湿湿的一块,对吧?”珊珊半闭
着眼睛说,手仍然在摩擦着她的阴部。

  “你妈妈又展示给我看了一次,然后她用手指勾起了底裤边,拉开以方便清
楚地看到她的骚屄。”

  我用手擦着我的硬鸡巴。

  “我喜欢你妈妈的骚屄,阴蒂突起,阴唇微开,肥美异常。很像吸吮时的人
嘴。”

  珊珊移开底裤的一边,以对比我所说的阴户的样子。她深深地将手指探入屄
洞,然后拉出,伴随一些爱液。

  “她把阴蒂拨开给你看了吗?”珊珊在手指进出自己的屄洞时急切地问。

  “当然,她的中指先把肥厚的阴唇合在一起,两边分别按了一下然后放开,
天,大大的阴蒂很明显,红红的,闪亮的阴蒂。我喜欢它周边的皱褶,那样子有
点象男人的小龟头。

  “你想舔它们吗?”珊珊呼吸急促地问。

  “是的,但我当时没有舔。”

  “你愿意舔我的阴蒂吗?哦,我的阴蒂涨得想被舔……你看!”珊珊拉开阴
唇露出了阴蒂。我的鸡巴挺得跟铁一样,害我呼吸困难,我怎么抵挡得了这世界
上最诱人的阴蒂呢!

  “还是让我先把你妈的故事讲完吧。”我说,虽然不得不推迟享用这销魂时
刻。

  “继续,但摸摸我的骚屄,我实在想要你的鸡巴。”珊珊有些生气。我把手
放在珊珊的阴唇上把玩着。

  “这也是我对你妈做过的。我用手去摸弄她阴唇上的黑色阴毛,感觉有些刺
手,我喜欢有毛的屄,这你也知道。”我看着珊珊的眼睛,她点了点头。

  “我先在她阴户的上部揉了揉,然后顺着阴毛向下摸到两片阴唇,再滑向会
阴处一直到菊花状的屁眼,太奇妙了,我似乎到了天堂。”我的眼神盯着珊珊的
眼睛一直穿透进去,“我喜欢听你妈妈呻吟的声音。”

  “你也喜欢我的白虎屄,对不对?”珊珊说着将两片阴唇分得更开了。

  “那是当然,我喜欢舔弄你嫩滑的骚屄,把你的裤子拉大点让我玩一下。”

  我轻轻地分开她的大腿,将腿扛在肩上,凑近舔起她的阴蒂来。对舔弄女人
的阴蒂,我是沉迷其中。

  “啊,不错,”她低语,“就这样轻轻地舔,再慢点,让你的舌头舔它,啊
对,这样好,不要停,吸它!嗯,吸啊,但请轻点,对,就是这样,我那里抽动
得好厉害。”

  我轻轻地舔吸她的阴蒂,之后是两片隆起的阴唇。偶尔还舔进她的屄洞里,
可是,我不想走太远,至少不是现在,然后我抬起身子继续说道:

  “我没有立刻舔你妈妈的骚屄是因为她想做更为奇妙的事。”

  “什么奇妙的事?”珊珊问;我想好奇心抓住了她。

  “你妈脱掉底裤进了客厅,搬了张椅子对着小桌坐下去,她要我也搬张椅子
尽可能远的面朝她坐下,这样可以完全看清楚她的骚穴。”

  珊珊充满疑问地看着我。

  “她告诉我现在假装是在购物中心,在咖啡厅里,你知道这样的场景吧?”

  珊珊点点头。

  “你妈解释说:”我想你是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消费者,我在陌生人面前一
直不停地手淫,当然真正现实中我还是不敢那样。‘你妈妈分开她的大腿,开始
摩擦她的阴蒂,她很用力,手指翻动的频率也很快,她告诉我这些让我有些不能
自持。“

  珊珊开始仿效她妈妈的动作,快速摩擦起阴蒂来。

  “我就朝你妈喊道:”哈哈,看看那边的女人,她在揉她的阴户,在大庭广
众之下,天呐,我想在她揉骚屄的时候也搓搓我的鸡巴!‘“我手伸进裤子,上
下套弄着阳具。

  珊珊看着我说道:“把你的鸡巴拿出来,让我看一看你在我妈面前表演的动
作。”

  这也正是我的想法,我解开裤子把鸡巴拉了出来,珊珊坐起来,伸手握住了
我涨得发硬的鸡巴,低下头张嘴含住了我蘑菇状的龟头,开始吸吮起来。

  “感觉太妙了。”我叫了起来。但没含几下,珊珊又坐回原来的位置。

  “摸我的小屄就像你摸我妈妈的一样。”

  这时,我快速的套弄着我的阳具。

  珊珊眼睛半闭着,手指狂乱地抓扯着她的阴户。

  “快点啊,”珊珊叫道,“跟我妈一样。”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哦,妈妈,你的屄太漂亮了;我喜欢你的阴毛。我想用鸡巴头来揉你的骚
屄然后肏你。你能到高潮吗,妈妈?你会一直揉到阴水流出你的阴户吗?摩擦得
快些,妈妈,为我而爽。”

  “太激动人心了,你让我快到了!”珊珊激动地嘶叫起来,“告诉我后来发
生的事。”

  “你妈急切地喊道:”过来,你不是想看我到高潮吗?‘我走过去盯着你妈
妈的淫屄,她又哭又叫,我看到她的淫屄和屁股一起晃动,骚水流出来一直淌到
屁股沟。现在,亲爱的,你也像你妈那样,为我而爽吧。“

  珊珊的手越来越快,骚穴顶得越来越高,腿也一开一合,她身体震荡的情形
跟她母亲完全一样,她哭叫起来,然后,瘫软在沙发上。

  “我喜欢这样,亲爱的,我喜欢看你高潮的样子。”我低声说道。

  珊珊笑了,说:“你什么时候舔我妈的阴蒂呢?”

  “你这不知足的家伙,”我笑道,“她的高潮平息后,她说她要舔我的棒棒
而我要舔她的阴蒂。”

  “她是怎么舔的?”

  “我坐在沙发上,她跪在我前面的地板上。”

  珊珊立起身,选择与她妈一样的位置,然后握住我的鸡巴。

  “我妈是这样舔的吧?”她舔着我的龟头。

  “是的,就是这样的动作,把我舔到高潮来临。”

  “我妈让你射到她嘴里吗?”

  “当然了,就像你要让我射到你嘴里一样。”

  “我要你射在草莓上,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珊珊提醒我。她转过身,拿了
一个大一点的草莓过来。又将我的阳具吞了进去,她吞含得更用力也更深了。

  我叫了起来:“来了,快到了!”

  珊珊把我的鸡巴拉出来,对着草莓,我把精液射在上面,喷溅得精液她也用
手接住了。她看着我的眼睛,然后把草莓送到嘴边,咬了一半,停了一下,再将
整个草莓吞了进去。

  “真是美味!我还想吃一颗。”她咂吧着嘴唇说,然后慢慢舔完手上残留的
精液。看着珊珊的样子,我感到充满了淫欲。

  “我射到你妈妈嘴里后,然后把她放倒在沙发上,开始舔起她的骚屄来,但
我避开她的阴蒂不舔。最后她把阴部挺起来,以让我舔弄阴蒂,这使我的阴茎坚
硬异常。我一直轻轻地舔着你妈的阴蒂,突然她推开我,似乎太敏感受不了而不
愿再继续下去。”

  “像舔我妈那样舔我的阴蒂。”珊珊恳求道。

  我怎么能抵御这种诱惑啊。她挺起胯部,我伸出舌头,刚好能舔到她的粉红
小阴蒂。她颤了一下,似乎受不了我温润的舌尖。

  “喔,感觉太好了,用舌头拨弄我的阴蒂,嗯,就是,现在又硬了,用嘴吸
它。啊,很棒,你搞得我的小屄想要大鸡巴了。”

  我轻易地把一根手指插进珊珊的淫屄,然后第二根手指也插了进去。两根手
指充分地进入了阴道。她抬起我的头,然后自己摩擦起阴蒂来。她喉咙的杂音显
示高潮又要来临。她夹住我抽插的手指,今晚第二次高潮又来了。

  我们交叉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

  珊珊的笑容表明她对此很满意,“你舔完我妈的阴蒂后,她就离开了吗?”

  “没有,事实上,怎么可能。”我回应着珊珊的笑容。

  “那你还想告诉更多的内容?”她厚颜无耻地暗示道。

  “也许吧,如果你是个好女人的话。”

  “当我变成一个荡妇时,你不是更喜欢吗?”珊珊调笑道。

  “呵呵,是的,你想我再讲一遍吧。”我开玩笑地说,“你妈妈穿上衣服。

  我想,像你所说的那样,准备离开,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她说你要脱光我身
上的衣服吗?你说我怎么能拒绝如此美艳熟女的要求呢?“

  珊珊哈哈笑了,然后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我们走进卧室,你妈就站在我面前。她看起来容光焕发,于是我吻了她丰
满性感的嘴唇。”

  珊珊亲了一下我的脸颊。

  “我解开她粉红上衣的纽扣,我没有直接脱掉而是一只手摸到她的臀部,另
一只手在她的乳房部位揉动着,然后我把内衣提拉起来直到她的肩部,我把她的
身体拖近一些,这时我可以感觉到她硬硬的乳头顶在我胸脯的美妙味道。”

  珊珊也解开上衣的纽扣,把上衣分开,她把手滑进自己的胸脯,我想她在捏
揉她的乳头。

  “我把两只手收回来然后抓住了你妈的两个乳房,我玩弄着两个乳头直到它
们完全挺立。”

  珊珊敞开胸脯,紧紧地夹压着乳房上的两个乳头。我喜欢珊珊的大乳房、小
乳头,乳头小得就像不存在般。我现在就像含住诱人的乳头,可我还得继续我的
讲述。

  “我从上到下把你妈外衣上的口子完全解开,然后剥开你妈的内衣,当两个
滚圆乳房暴露出来时我的鸡巴硬如钢铁;乳头是如此挺立,我真想咬掉它们。”

  珊珊把手放在乳房处,把乳头朝向我,我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再轻柔地拖拉,
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感觉到我鸡巴的硬度,我笑着继续我的奇妙之旅。

  “你们都有漂亮的乳房,但珊珊,你的更好。”

  她非常得意地吻了我一下。

  “继续脱我妈妈的衣服,”珊珊含混地说道,“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

  她又躺回去,把胸罩完全解掉。

  “你妈要我尽量吸吮到乳头发硬,就像我刚才含你的乳头那样,你知道乳头
硬到什么程度吗?”

  珊珊笑笑,一边挤压她的乳头,然后把乳头往外拉。我感到腰间一热,我渴
望肏她。

  “我把你妈的外衣脱掉然后放在床上,再脱掉内衣,弯下腰慢慢放落裙子,
在这个位置我吻着她柔软的腹部,你妈抱住我的头停在那里,我一遍又一遍地亲
着。她好像很喜欢这样。”

  “是,在我和我哥小时候,我妈一直是这样拥抱我们的——我们的手抱着她
的屁股,我们的头顶着她的腹部。”珊珊证实道。

  “你妈脱掉裙子后,也是这样抱着我,我把双手放在腰侧,然后移到屁股上
脱掉她的衬裤,她的底裤就现了出来。我把底裤拉掉一些,基本上可以看到她的
大腿内侧。天哪,女人这姿势简直他妈的太迷惑人了。”

  珊珊似乎同意我的看法:“是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说还休,若隐若现,
我敢打赌,我妈那是非常性感的样子。”

  “谁说不是呢,她就是那个样子。我亲吻着阴毛,同时,手指绕过底裤,滑
到臀沟处。伸出一根手指从那里找到阴户,把它插进了你妈的骚穴,那里已经湿
了。”

  珊珊把底裤拉到膝盖处,然后说道:“你闻过妈妈爱液的气味吗?”

  “闻过,很喜欢那种女性的味道。我要你妈转过去面朝床趴着。”

  “像这样子吧?”珊珊答道,转身过去弯下腰向前。

  “哈哈,像极了,现在分开双腿。”我呼吸急促地说道。

  “我在你妈后面这样跪下,然后把她的丰臀分开,像这样,她的身体非常肉
感。看到她的菊花瓣及股沟,我兴奋异常,很想去舔舔。”

  “你舔了吗?”珊珊问,同时自己把臀肉分开了些,把那迷人的区域展示在
我面前。

  我贴过去,抓住珊珊的臀肉开始舔弄她的屁眼。舔了好一阵子。我说:“你
在想什么?”

  她只是笑,然后急切地把臀部朝后往我脸上靠过来,性欲饱满,“我妈,当
你开始舔她屁眼时怎么说的?”

 我在珊珊后面站起来说:“她说:”也许稍后你可以像上次那样将某个东东

  插进去。‘我问上次指的是什么时候,她回答说:“就是上个礼拜!’”

  “上个礼拜?我妈已经被肏过屁眼了?”珊珊喘息说。

  “她说上次肏她屁眼的是她的邻居,老孟!”

  “喔,天哪,她真的是那样说的?她跟老孟一直有些暧昧,当然,住在她楼
下的老孟倒是长得挺壮实的。”珊珊说话的样子尽量掩饰着她的白日梦——与那
种“壮实”的男人幻想。

  珊珊的手从底下伸过来抓住我的鸡巴,前后套弄着。“我也想这样套弄老孟
的大鸡巴。”

  她大笑起来,有些神经质,也许因为这样的挑逗也导出了潜在的某种欲望。

  她赶紧讨好似的说:“你的鸡巴也很大,很适合我,亲爱的。”

  “唔,我们应该继续说你妈,还是继续说老孟?”

  “我想你应该先把我妈的事说完,然后再说老孟,”她戏虐道,“时间跨度
要长一些,从现在往前推十年。”她最后的托词稍微安慰了一下我烦乱的思绪。

  我把鸡巴刺入了她的骚屄,也许,带力道再猛些会更好。

  珊珊从肩膀出回过头来笑着说:“你吃老孟的醋了,嗯?”

  我用强力的插入来代替回答。

  “但愿你在肏我妈的时候没这么大力量。”她反击道。

  “是呀,我会这么轻柔的肏. ”我同时轻轻地抽送。

  “哼,这样肏还差不多,”珊珊咕噜着,“肏我,亲亲,好好肏我,像肏我
妈那样肏我!”

  每次轻送都一次比一次深入,她的阴道感觉非常好,紧紧包裹着我的阳具。

  我想像面前的珊珊就是她母亲,抓住臀部用力肏着。

  “喜欢吗?老妈,你喜欢跟你女婿肏屄,是吗?”

  “是啊,阿力,肏你的岳母,狠狠肏你岳母的骚屄!”珊珊尖叫着,非常到
位地进入了角色。

  我加快了抽送的频率,她推一下,我压一下,我们配合得相当默契;不,应
该说,我们已经融为一体。

  我开始气喘,同时听着珊珊的喉咙里的嘶哑声音,声音与动作交相呼映。最
终时刻越来越近,我估量着是要射在骚屄里面还是射在其它地方。由于频率实在
太快,我根本控制不住,珊珊又在催促我射在她里面,我只好遵从了。在膝盖一
阵虚软,我终于射了,我们一起摔到床上。

  叮、叮、叮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妈的!”我嚷道,“关键时刻,怎能‘感冒’。”

  我躺在床上眼睛闭着,珊珊爬起来,我听到她跟她的朋友雅兰在通话。躺在
床上,耳边是她们说笑的声音,我品味着刚才的淫荡场景。

  珊珊回到我身边我明知故问地问:“谁的电话啊?”

  “你父亲的,”珊珊答道,我惊讶地睁开眼,她继续说,“他周六下午会过
来。”

  她的眼睛闪烁其辞。

  “周六下午?我周六下午要打高尔夫啊。”我说,抬起身来探究着她的脸部
表情。

  “我当然知道你要打球,”魔鬼般的微笑浮在她的脸上,“我要好好款待你
的父亲……你打球的时候……嗯,我想要跟你一样做一顿美味的晚餐,赵力,兴
许再弄些凉拌酱和葡萄酒,你知道的,我也会有故事向你讲述。”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