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6

海外人子


  艾琳和佩姬在图书馆找资料找了一下午,然后又抱着一堆书回到佩姬家中讨
论。到了傍晚,两人叫了一份披萨,边吃边写报告。

  眼看天色越来越黑,八点多左右,佩姬的爹地开车回来,佩姬从沙发上跳起
来直奔门口迎接父亲的归来。

  她亲热地亲吻着父亲,艾琳觉得有点不自在,因为她看见佩姬老爸佛瑞特的
手直接搭在佩姬超短牛仔裤的屁股上,而不是和一般家人见面的亲吻一般;此外,
这个接吻也未免太长了点。

  「well,我想我该回家了。」

  艾琳耸耸肩说道,别人的家务事是不容干涉的,而且佩姬似乎也显露出迫不
急待想请同学回家的表情。

  艾琳到车库旁牵脚踏车,佩姬并没有跟出来,她也无所谓,反正两家距离只
隔几条街而已。

  推着车子到车道上,她想要回头喊一下佩姬道别,就在她望进窗户里的瞬间,
艾琳吓了一大跳,立在原地无法把头转回来。

  客厅里的佩姬,正蹲在父亲佛瑞特的身前,不疾不徐的用嘴嘻弄着从佛瑞特
裤子拉炼伸出头的巨大生殖器。

  艾琳几乎看呆了,直到佛瑞特把女儿拉起来,脱掉佩姬绷紧的小短裤,女孩
两腿张开趴在沙发背上,高翘的白臀露出看来有点湿纠的金黄色稀疏阴毛。

  佛瑞特拨弄了一会佩姬的阴毛,好象在梳理一般,然后脱掉裤子一下子就把
硕大的生殖器插进女儿佩姬的小阴唇里抽动起来。

  隔着透明的玻璃窗户,艾琳彷佛依稀听见好朋友佩姬喘气狂喊着「喔,爹地,
小蜜糖好舒服喔,再、再插进去一点…!」

  没有看下去,艾琳有点惊恐又有点脸红心跳,悄悄推了车子出来。

  原来是这样,虽然学校生理课早就教过男女之事,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
赤裸原始又直接的性爱场面。

  更令她无法定下心来的是,竟然还是目睹自己好友和她父亲诡谲的做爱现场。

  她用力踩着脚踏车,凉风徐徐从脸上吹拂而过。

  难怪,她现在终于恍然大悟,佩姬是全校公认九年级里最漂亮的女孩,身材
惹火不说,皮肤美到没有一般白人女孩长的满脸雀斑,又是拉拉队队员,几乎风
靡了全校男生。

  不过,她总是对追逐成群的男孩漠不关心,到后来,几乎传来传去都认定佩
姬一定是女同性恋。

  现在,她才明了,原来,原来佩姬早就早就有男朋友了,喔,不,这怎么是
男朋友呢,那是她父亲呀!

  来美国五年了,美国人开放的民族性和豪坦率直作风早已让她对许多事见怪
不怪,可是刚才的事还是让她无法释怀,心头不由得有种揪紧在一起的感觉。

  回到家里,爸正在厨房里忙着,听到女儿开门的声音,潘明果喊道:「修仪,
是妳吧,该不会又和佩姬吃过了吧?待会喝点汤好了。」

  在家中,艾琳又恢复身为华人子女的身分,连名字也不例外。

  她走进厨房,老爸已经快忙完了,看见修仪,伸手抱了抱她:「乖女儿,怎
么啦。看妳脸色很难看喔,历史作业太难了吗?」

  她也抱了抱父亲,父亲厚实的双手可没有像佩姬父亲一般,搭在自己的臀部
上,少女心中竟然涌现出一点点对佩姬的嫉妒。

  「没有啦,没事。」

  她轻轻避开话题。

  小学五年级时和父亲移居美国,两人一直相依为命,年纪还小的她当时也是
和父亲同床而眠毫不避讳。

  她还记得第一年在美国的冬天,大雪后的夜晚感觉特别冷。

  那天晚上父亲和她在温暖的被窝里开心的说笑,笑着闹着,夜深时房里忽然
安静下来,父亲温热宽厚的手掌开始在她身上游移,先是抚摸着修仪光滑温润的
肩头,然后把手悄悄伸进女儿软白的衬衣里,微抖着挑弄女童纯真无暇的胴体。

  从修仪微凸的乳荳到侬软的细腰,来来回回,轻轻柔柔的不知滑动了多久。

  修仪陶醉在父亲温暖的呵护中,从小到大从未被别人如此逗弄过,她不由自
主闭上双眼接受和父亲共享的奇妙欢愉感觉。

  直到父亲下滑的手掌不知怎地竟伸入自己洁白的三角裤时,她才睁开双眼,
看到父亲脸上一股莫名复杂的表情,当时年幼的修仪不由得喊了一声「爸!」

  一时之间似乎震住了潘明果,他尴尬地停止了动作。

  冬天过后,潘明果刻意开始和修仪保持距离,没等修仪正式入学,父女两人
就分房睡了。

  虽然如此,那天晚上的景象仍然历历在目,修仪一直无法忘记当时自己心悸
的感觉。

  修仪的母亲是台湾某家建筑工程公司的总经理,精明干练的女强人,四十一
岁了仍然没有遇到让她心动的男人,爱情,似乎从没在她心中燃起过半点火花。

  一直到那年尾牙晚宴上,她看见了年轻壮悍的工地监工潘明果。

  饥渴的中年艳女遇上十九岁的野火少年,几次神秘激情的约会后,女强人悄
悄怀孕待产,这件事甚至还在当时台北的建筑圈掀起阵阵传言。

  只不过谁都没想到,真正的男主角已悄然入伍服役去。

  老妻少夫的潘明果是深深疼爱这个女儿的,修仪念小学四年级时,夫妻三人
在花莲渡假村海滩散步的照片被小报杂志社跟踪拍照,女强人派人高价买下整批
照片。

  不过,潘明果和女儿修仪的前途似乎自此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一个月后,
在加州的房子购妥后,潘明果陪着女儿来到了陌生的国度。

  严厉的母亲是很少来到新家的,经济来源无虞,一切又有强壮的父亲呵护照
料,修仪的移民生活是快乐又多采多姿的。

  这几年来,修仪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标致动人;别说是东方人圈子里的韩
国和越南同学对她颇有兴趣,其它肤色的同学也是对她大献殷勤;只是,不知道
为什么,修仪总是很不能接受西方文化里对爱情的直接和大胆表露,更厌恶男同
学们炫耀吹嘘自己的性经验和性能力,对此,她始终拒绝男同学的邀约,也和同
样不交男朋友的佩姬成为知心好友。

  刚才就这么一下子撞见好友家中的父女之恋,让修仪还真不知道该找谁倾诉
哩。

  第二天早上开车送女儿上学的父亲,看着修仪从昨晚回家后就有点心情不定,
有女初长成的潘明果自以为是,免不了要关心一下自己女儿的交友状况「修仪,
你还是应该多交点朋友啦,免得被同学取笑」修仪嘟着小嘴「我还是比较喜欢台
湾的男孩」她有点赌气的关上车门,扭头就走向校门。

  看着一头飘逸长发、背影婀娜窈窕的宝贝女儿走进校园,他心头一紧,不知
道该说些什么。

  女儿才念九年级而已,如果现在还留在台湾,大概还是个没长大的黄毛小丫
头吧;而来美国后竟和外国女孩一样,身材发育早熟得宛如十七、八岁少女一般。

  最近他越来越无法将女儿的倩影从心头放下,在家里惊鸿一瞥看见修仪弯腰
时宽松领口露出的浅浅乳沟、迷你裙下不经意走光的粉色内裤、洗澡后芙蓉白玉
般洁净的肌肤;都让他心跳加速目不转睛,甚至迷恋到在夜晚偷偷到修仪房里欣
赏她光滑笔直的美丽双腿和撩人睡姿。

  他叹了口气,继续开车赶去社区大学准备上英文课。

  修仪赌气着走进校园,什么嘛,爸爸好象一点也不喜欢她留在身边。

  交男朋友?

  她连想都没想过呢!

  真是气死人了。

  难道,难道她和爸就不能像佩姬和她父亲一样,相依相守在一起吗?

  可是喔,想起佩姬老爸佛瑞特那种毛茸茸大猩猩的模样,可真是倒尽胃口呢。

  还是爸最好,水电木工粗重杂活样样难不倒他,来美国后又认真上进准备申
请念大学。

  她才不要离开老爸呢,等今年毕业后,她在心里暗自盘算着,高中三年我还
可以赖在爸身边,念大学时要不要再逼着爸和我一起去呢?

  修仪越想越兴奋,连佩姬走到她身边都没发现。

  「嗨,艾琳」佩姬热络的喊住她。

  「喔」修仪反而淡淡响应了一声,幸福的计划被打断了。

  「干嘛啊,心情不好吗,亲爱的」佩姬显然快乐得像只羽彩斑斓的小云雀,
穿著一件紧身露腰小ㄒ恤和一条惹火的超短迷你裙。

  修仪看着她一身性感小美女的装扮,又想起了佛瑞特脱掉好友短裤时的画面。

  「妳昨天回去的时候怎么没跟我打招呼啊?」

  佩姬竟然反问好友了。

  「嗄?」

  她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脱口而出一句中文。

  佩姬的表情越来越有趣了,直接就问她「妳该不会在我家看到什么了吧」修
仪盯着好友看了一眼,佩姬不但没有紧张担心的样子,看来还有点兴奋哩。

  「哼,妳还敢问我呢,昨天我看到什么妳自己最清楚吧」修仪有点悻悻然。

  「哇,真的被我爹地说中了,他说看见妳站在窗外动也不动,又说我太骚了,
当着朋友的面还叫那么大声,哇呜,酷!」

  佩姬得意的说着。

  两个人走到置物柜处,修仪实在忍不住了「我问妳,妳怎么会搭上自己老爸
的,太奇怪了吧!」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佩姬耸耸肩「他喜欢我,我喜欢他,该做就做了啊!」

  「可是妳妈不知道吗」修仪想起佛瑞特两年前离婚的妻子。

  「哈,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看着他们做爱了,只要吸根大麻,两个人玩起来
超刺激的呢!」

  「我五年级的时候,妈咪让我抽了几口,超棒的,然后妈咪就在旁边看着我
和爹地做起来了。」

  修仪真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

  「妳、妳在开玩笑吧!」

  「是真的啊!」佩姬若无其事的笑着。

  「再告诉妳一件事吧,我爹地会和妈咪离婚,是因为我真的太爱爸比了,每
天只想和他享受在一起的时光,希望他每天都能到我房间里来;后来我直接和妈
咪谈这件事,她也不想卡在我们两人中间,就同意和我爸分手啦」佩姬一口气讲
完,让修仪有点招架不住,耳根子瞬即发热起来。

  佩姬突然有点暧昧笑着说「艾琳,我看妳也对自己爹地也很有意思,不要否
认了,我很清楚啦;如果需要大麻来助兴,不要客气,我很乐意提供喔!」

  上课铃声打断了好友的谈话,两人走进教室,修仪却整堂课都听不见老师在
讲什么。

  有句话说物以类聚,想想难怪自己会和佩姬成为好朋友,修仪瞄了旁边的好
友一眼,一双长腿正引着男同学们兴趣盎然,哼,你们这些呆头鹅,别再痴心梦
想了,没你们的份啦!

  她在心里窃笑着。

  下午放学后她心情就好多了,坐进爸车里时笑盈盈的哼着歌。

  潘明果看女儿心情颇佳,也很高兴「乖女儿,这么高兴啊,陪爸去市区买点
东西好不好?」

  修仪点点头,两个人有说有笑聊了起来。

  潘明果带着女儿到书店买了一些书,又到购物中心逛游了好久,天都黑了才
到超市里采购了一堆食品杂货。

  要回家时潘明果先去开车,修仪在门口抱着好几袋重物等了好久,好不容易
才看见爸开着车从远处转了过来。

  「怎么这么久啊!」

  修仪坐进车里有点抱怨。

  潘明果表情有点怪异,开着车不发一语。

  「爸,有什么事啊,看你有点怪怪的」女儿关心起父亲来。

  「刚才在停车场。」潘明果清了清喉咙,「佩姬她爸的车刚好停在我们旁边。」

  他瞄了女儿一眼,犹豫了一下。

  「我看见佛瑞特和佩姬都在车子里…,两个人亲来亲去简直旁若无人,看见
我过去还对我笑了一下」

  「到后来佛瑞特还脱掉妳同学佩姬的上衣,整个脸都贴了上去咬个不停」。

  修仪吓了一跳,没想到爸也看见佩姬和她爸的事情「我也看见过,」她把那
天在佩姬家窗外看见的情景一五一十全告诉了父亲,又简单讲了一下几年前佩姬
和佛瑞特开始上床的事情。

  讲完后两个人都默不作声,好一会儿,潘明果有点意犹未尽的说「想不到佩
姬那么风骚大胆,我看她爸真够受的了」「嗯,对呀」修仪附和着父亲的看法。

  父女两人对看一眼,同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妳这小鬼在人家窗外看那么清楚干嘛?」

  潘明果嘲弄女儿「那你呢,也不赶快把车开走还一直看,害人家等你那么久」
修仪马上反唇相讥。

  「偷窥狂!」

  「老变态!」

  「妳,小色鬼!」

  「你,大淫魔!」

  父女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在车上斗嘴揶揄着。

  修仪笑着歪倒在父亲肩上,潘明果伸手环住女儿亲昵的在她脸颊上用力捏了
一下。

  「救命啊,性骚扰啊」修仪玩疯了,随口乱叫着。

  「不准叫,再叫我就把妳绑起来先奸后杀哦!」潘明果也促狭着逗弄女儿

  「来啊,来啊,你才不敢呢!」

  修仪语带挑逗,撒娇笑着抱住父亲,她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

  「那你把我强奸了,就是父亲对女儿乱伦喔!」

  不可思议,修仪竟然脱口而出说出这句话,声音中满是轻佻淫谑之意。

  潘明果心神一荡,不假思索也跟着对话。

  「妳不讲就没人知道了嘛!」

  父女两人开玩笑说溜嘴各自讲出心里的话,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尴尬起来,修
仪把脸别过去望着窗外,又羞又窘的在心中反复玩味父亲刚才的话语。

  这一路上父女两人就没再对话了,只留下些许微妙欣喜的空气余味在车厢内
飘荡着。

  日子很快又到了周末,下午潘明果忙着整理庭院,修仪一个人则窝在房里听
音乐。

  清理完后,满身大汗的潘明果将汗透的内衣和短裤丢到洗衣篮里,顺手抓着
干净衣物就跨进浴室里冲凉。

  修仪漫步踱到厨房,看见父亲的衣服。

  有点踟蹰,可是却不由自主悄悄拿起爸的短裤和内衣,不知怎地,成熟男人
身上的气味强烈勾引着怀春少女敏锐的嗅觉。

  修仪把父亲微温且充满体味的内衣覆盖在脸上,闭上眼睛,心里荡漾着些许
怪异的幻想,眼前出现的是那天看见佩姬和她父亲火辣辣的交媾画面;她的身体
起了微妙变化,私处不听使唤的分泌出涓涓细流。

  握着父亲的短裤,将手伸进里面,仰起头想象着在空空荡荡的裤底抓摸着幻
想中的一条巨龙。

  过了好久,她嘘了一口气,将内衣拿开睁开眼睛。

  这时她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好糗啊,原来潘明果裹着浴袍楞在门边,因为
他忘了拿干净的换洗内裤。

  「修仪,妳、妳在干嘛?」

  「我…我在…看衣服烘干了没……」

  这真是最拙劣也最好笑的谎话了,父亲的衣裤根本还没洗哩,而且修仪脸上
盖着内衣,手也套在那件短裤里。

  不过潘明果显然宁愿相信女儿的解释,他哦了一声,匆匆抓了干净内裤就转
回浴室里。

  修仪伸了伸舌头,有时后大家装聋作哑是可以省去许多尴尬场面的啦。

  晚上修仪从房里拿出换洗衣物进了浴室,洗浴完的她正准备穿上最喜爱的青
苹果小内裤,有一个细微的小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仔细一看,内裤底嵌有一根
纤细的耻毛。

  她楞了一下,心扑通扑通的陡然加速跳着,修仪很清楚,自己的体毛是更加
纤细柔软的,而这一根体毛,刚直而黝黑,她很清楚应该是谁的…

  修仪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好呀,下午时她还很羞愧被爸爸当场抓到出糗,想不到这个家里不只她有这
个坏习惯,原来爸爸也在…

  少女的心思是敏感而细腻的,最近她隐约觉得衣柜里有轻微翻动的痕迹,尤
其是几件心爱的小内裤,但她总认为是自己的错觉。

  现在,她才了解自己的直觉完全没错。

  把体毛捏在手中,修仪心中泛起阵阵涟漪,竟然有一丝喜滋滋的感觉。

  穿上胸衣,她悄悄把那根体毛塞进柔软的罩杯里,贴心接触到那根陌生的体
毛,心念一转,她开心的笑了。

  第二天是周日,她到市中心商店里挑了一件性感粉红丁字小内裤,她知道这
是爸最喜欢的颜色。

  放在内裤柜里的最上层,她,星期一早上不动声色的去上学了。

  放学回到家里,她迫不急待打开抽屉,内裤原封不动完全没有动过的痕迹。

  检查过后,修仪调皮的笑了,因为裤底衬布内自己拔下放的一根耻毛已经不
翼而飞。

  晚饭时父女两人依旧谈笑风生,她就寝前,折好丁字裤,然后顽皮的又放进
两根鬈曲的体毛。

  接下来的几天,白天父女两人心照不宣各怀鬼胎若无其事各自照料自己的事
情,但是每晚修仪打开内裤时,就会发现父亲取走自己的体毛,然后换上相同数
目的男性毛发。

  好好玩哦,她有点兴奋和紧张,和爸的默契感觉上好有趣好刺激,但是她又
不知道接下来这游戏会怎么发展。

  想到在佩姬身上发生的事情,她有一种心理准备,却是又期待又怕受伤害。

  今天已经是周末的第五天了,再这样玩下去就没意思了,爸脸上依旧和平常
没两样,她只好回到房里拉开抽屉,然后,她忍不住放声笑了出来。

  放在里面的,不是那件性感小内裤,而是爸的一件花内裤,更让她笑疼肚子
的是,里面还放了一张纸条「女儿,我的毛已经快拔光了,爸放弃了。如果你还
要拔毛,大概要用大块一点的布,爸这条裤子就给妳用吧!父赠」。

  好不容易笑够了,她打开门,发现爸就站在门外,脸上也带着淘气的笑容。

  「女儿,这样妳满意了吧!」

  修仪涨红了脸「爸,你还笑我呢,是谁偷翻自己女儿内裤的?而且,而且…

  …还好象有去碰你自己的那里,脏死了,那是人家洗干净的内裤呢!」

  潘明果也很窘。

  「这、这,爸向妳道歉嘛!」

  修仪抬头望着英挺的父亲,「真是的,哪有父亲这样偷拿女儿内裤的,你如
果喜欢……」她有点赧然,话也越讲越低声温柔「……跟人家讲一声就好了嘛,
我又不会生气。」

  潘明果一个大男人竟也红透了脸。

  「嗯…,是爸不对,是爸不对。」

  「那你要赔我两件套装,就是上次我很想买的那两件。」

  顽皮的女儿竟然趁机敲诈起父亲来。

  潘明果摊摊两手。

  「好、好,乖女儿,都依妳的。」

  「谢谢爹地!」

  修仪眼中闪出喜悦的光芒,父女两人心意互通让空气都甜蜜起来。

  「爸,那你要亲我才算数」修仪亲昵的抬起下颚,示意父亲。

  看着娇羞甜美的女儿,潘明果终于忍不住吐露了心声「女儿,爸好爱你噢」

  他吻了下去,却不是平时触吻的额头,嘴唇悄悄贴上了小女儿红润甜美的嫣
红嘴唇。

  两人吻了许久,修仪让父亲的舌头钻入自己樱桃小口里,初尝男人唾涎的她
心头小鹿不住突突乱撞,她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子热烈调情亲吻过哩。

  两人站倚在门口拥吻了好久,好不容易修仪挣脱了父亲的束缚,快窒息了,
红着脸深喘一口气,她俨如在向自己心仪的男朋友介绍闺房一般「你…,要不要
进来坐坐?」

  她知道班上许多女同学在周末时趁着父母不在,都是这样子勾引着喜欢的男
孩进到房里成为入幕之宾,然后在床上热情献出少女初次的夜晚。

  潘明果看着情窦初开、风情万种的女儿,轻咳了一声「欸…,我怕妳爸妈待
会突然跑回来……」

  修仪拉住父亲的手往里走「我妈人在台湾呢,我爸跑出去偷小女生的内裤了
啦!」

  两个人又爆出一阵大笑,双双跌进柔软的床上。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修仪深情款款的凝视父亲,偎进父亲怀里接受父亲再度
的热情爱吻。

  良久良久,「哎呀,爸好色喔!」

  刚才一直容许父亲双手在自己胸部放肆的蠕动,可是爸的手开始拉开她裤子
的拉炼。

  两个人坐起身来。

  「爸,你真的爱我吗?我是指…。」

  少女顿了一下「…不是亲情的爱」。

  潘明果毫不犹豫点了点头。

  这么的贴近父亲,修仪看着父亲坚毅的表情和他额头上因为照顾自己开始出
现的几道皱纹,她低下头去不发一语。

  潘明果伸出手,缓缓解开女儿衬衫上的钮扣,没等扣子解完,修仪脸一红转
过身去,不知道为什么感触很深,她让一头长发散下遮去眼角几乎夺眶而出的泪
珠。

  修仪可以感觉到爸炙热的嘴唇吻上了自己肩头,没一会儿,父亲松开女儿胸
罩的暗扣,一双手从背后环住少女裸露的上身,低下头的修仪看见父亲轻微颤抖
的双手缓缓碰触到自己尖翘的乳头,时光似乎一下子又倒回到了那年浪漫的冬天。

  她闭上双眼,让父亲将自己压倒在床上,强烈感受到爸爸炽热的渴望和压抑
以久的感情。

  潘明果的双手不停在女儿身上抚摸着,狂热的吻也如雨点般落在修仪裸裎皎
好的身上。

  「修仪,修仪……,爸…等妳…好久了!妳的身体……好美、好美啊!」

  修仪也迷惘了,她紧紧抱住父亲互相狂烈吻着,紧闭的少女心扉突然被父亲
悄悄开启了,热情奔放的爱欲再也无法被禁锢,修仪年轻稚嫩的胴体不由自主开
始颤抖激动起来。

  轻声呢喃的父亲甚至拉开她的长裤,扯下底裤,将头埋进少女隐密的私处;
她有点害羞的抗拒着,但是固执的父亲不让女儿反抗,俯身不停啜饮着修仪早已
情不自禁汨汨流出的甘美泉汁。

  有一阵子后,她红着脸坐起来推开父亲的头「爸,都快被你吸干了……」

  他也有点腼腆的笑了「抱歉……」

  他搂住女儿,手指在她的小穴外摩蹭着,害修仪有点窘迫「爸…你这样弄得
我……好痒」。

  潘明果没说话,他正欣赏着女儿长大后,第一次在他面前赤身裸体。

  修仪看着爸爸贪婪盯着自己一丝不挂的眼光,心中却只有欢喜。

  她顺服地也帮父亲脱下衣服,当然也看见了男人「矗立」的那根东西,想起
佩姬为她爸所作的动作,修仪握住了自己父亲的生殖器,龟头上早已分泌了黏黏
的液体,沾了修仪满手。

  爸尴尬的笑了,「不好意思……」

  修仪浅浅笑了一下,有点犹豫的鼓起勇气,低下头去含住肉柱。

  「喔,修仪…妳……」

  来不及阻止的父亲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孝顺的女儿跪伏在眼前用生涩的口
技服侍自己。

  他搂过女儿,把玩着少女柔软的乳房,又轻轻用手指拨弄着修仪湿润紧闭的
幼嫩阴户。

  「唔…冇……」

  还在吞吐肉棒的修仪不由得摇摆着白嫩的屁股迎合起父亲的挑逗,没一会潘
明果的手指也沾满了滑腻的淫水。

  「修仪,妳真浪哦」作父亲的赞美起女儿,忍不住用手指试探起女儿幽密的
小穴。

  「啊!好痛!」

  修仪突然像猫一样跳了起来,蹙着眉轻嗔了爸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人
家那里还没有过……」

  少女的苞蕾还没有绽放过,哪经得起父亲放肆的挑逗。

  「乖女儿,对、对不起……」

  潘明果猛抓头皮向女儿赔不是。

  白了父亲一眼,修仪重新趴下去,俏皮的女儿突然用力咬住硬挺的肉棍不放
「哎呀!」

  换父亲痛喊起来。

  修仪松开口,父女两人一起开怀大笑,男人粗犷爽朗的浑厚笑声和少女清脆
银铃的开心欢笑在房间里相互撞击缭绕着。

  修仪和爸爸又吻在一起,两人却同时皱了一下眉。

  不是不开心,修仪轻声撒娇的说「爸,我有吻到我那里的味道……」

  潘明果轻捏了一下女儿红嫩的乳头「我也是,好象在舔自己的那根……」

  父女两人吃吃的笑着,心中却洋溢着满满喜悦。

  修仪躺了下来,少女羞中带怯准备献出自己的童贞。

  父亲迅速爬上了她的身子「女儿,爸真有点舍不得……」

  潘明果喃喃念着。

  修仪抱住父亲缓缓张开双腿,让爸弓起身子调整姿势。

  我就要被爸爸破身了,待会就不是处女了,修仪脑海里思绪纷杂跳窜,却也
忍不住迷乱的异样兴奋。

  天色已晚,春意更浓,社区里家家户户门口的夜灯一盏盏的点亮了,修仪房
里传出女孩挣扎羞疼的娇呼声,床上的少女不停扭动着腰枝「爸…你坏死了,那
么用力……!」阵阵呻吟声中混杂的温柔安慰是慈爱父亲蹂躏亲生女儿的不舍疼
惜和不甘放手。

  没多久,房内又开始轻扬起少女美妙的急促喘息声。那是,修仪正惊喜品尝
到生命中新发现的神秘喜悦…

  一个月后,又是夜幕低垂时分,修仪回到家里;如果从潘家的屋外向里望去,
就可以看见修仪正翘着高耸的屁股,倚趴在沙发背上让潘明果从背后不停地抽插
着小穴,而她的脸上,正露出娇羞满足和高潮冲击的幸福表情…

  如果,您最近这几年有空到加州某著名大学分校里一游,巧遇一位英挺的华
人男子,手挽着一位妙龄美少女在校园里愉悦的一同赶去上课时,请不要客气,
别忘了趋前和他们打个招呼喔!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