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6

性爱十年

            (1)懵懂的「第一次」

  我「第一次」的时候,15岁。这十年,有过和谐的性爱,也有过单纯的性,
单纯的爱。

  15岁的时候,刚上高一。那时候坐在我前桌的一个女生总把一个小镜子摆
在桌子上。这很好玩,因为有好几次我们两人的视线就在那面镜子里相遇。她在
前面,用镜子看着后面的我;我在后面,透过镜子也能看见前面的她。

  我们慢慢地、偷偷摸摸地走过了拉手、拥抱和亲吻的阶段。高一寒假,我去
她家。北方的冬天很冷,进门的时候我穿得像个笨熊,她在家里只穿着一套当时
我觉得很诱人很显露曲线的薄衣。只一瞬间,我的心里就像屋里的暖气甚至一样
开始发热发烫。她帮我脱掉了外套,我转过身紧紧住了她,双手勾住她的腰,然
后慢慢向里摸索。直到感觉到她的皮肤,和那对我现在其实已经忘了大小的乳房。

  我强忍着已经快要崩溃的心跳和呼吸,把她抱到床上。

  小时候喜欢看漫画。记得漫画里男的见到暴露的美女的时候,十有八九都会
流鼻血。当时我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轻轻揉着她软软的胸,忽然觉得鼻子
湿湿的,心想完了,流鼻血了。于是赶紧深吸了一口气,对她说:你看我是不是
流鼻血了。她抬起头,温柔地一笑说:「跟你说别脱衣服,你看感冒了吧。」我
正觉得尴尬,她转身揭开被子,盖在我身上,然后自己也躺了进来,把头枕在我
的胸上。我翻过身,把她温柔地压在我的身下,深深地吻着她,然后缓缓地脱去
她的衣服,把吻痕一点一点地印在她的脖子、双乳、小腹,还有大腿的内侧。

  那天我们没有做,因为我实在找不到那个地方在哪。她紧张得很,其实我也
是。我在小洞洞外面动了很久,最后射了。第一次射在一个女孩的身上。那种感
觉很奇妙,看着白白的东西落在她最贴身的内裤上,和小腹上,很刺激。她说好
像射到了里面一点,因为有「它」的味道。搞得我们一下子很紧张。

  我们边缘了几次。可直到后来分手也没有做成。我那时想,也许是自己还小,
那个东西还不够坚硬。分手以后多半年,我心才算落了下来:还好,她没有怀孕。

  我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其实没什么欲望。找个女朋友,更多的
是好奇,而且很酷。16岁生日的时候,我和第一个「她」已经分手了,但那一
年我过得很开心,很轻松。


            (2)刻骨铭心的初恋

  这个顺序很特别:15岁的时候,我几乎有了「第一次」。但我真正感觉爱
一个人、愿意不顾一切的时候,是我17岁那年。这么些年以后,我依然清晰记
得很多当年的画面。甚至喜欢在上课的时候看着她。有一次语文老师正在讲课,
忽然停了下来说:为什么我发现有的同学眼神那么迷离?

  高考前整一百天的时候,我早上给她传了一张小纸条,终于表白了我的心声。

  晚上收到了她的回复,只记得一句:其实我从心里早接受你了。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个幸福的时刻。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生、或者很多男生,在生命里都曾经有过一个像女神
一样的女生。为了她,你整个人都会陷入一种不可理喻的癫狂状态。她的每一个
微笑都能滋润你的心灵。你以每天n封情书的速度对她表白着你的爱恋。你看着
她,抱着她,觉得一辈子就这么不分开也不会饿;世界末日来了也不会怕。

  高考之后的我们,还是劳燕分飞。

  我最初依然每天打很多电话给她,她渐渐地对我开始冷冰冰了。直到有一天
她在电话里告诉我:我们分手吧。

  我哭着说,你别走,我只想跟你在一块,不管你怎么样。

  她笑了一下,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跟小孩子一样,我挂了。

  我依然每天骚扰她,写信给她。当然,没有回音,没有任何的回复。

  记得中学的时候很流行读者、青年文摘之类可以就着饺子吃的小酸文。以至

  于大家写出来的作文清一色地酸得可以治疗阅卷人的消化不良、胃酸分泌不
足等症状。这还是其次,最关键的是毒害青少年的思想。

  有一篇文章我到现在还记得:是以女儿的口吻写的,女儿问爸爸,为什么你
对妈妈那么好;爸爸笑而不答;然后有一天妈妈像小叮当一样不知道从哪变出一
个箱子,里面有近千封当年的情书;女儿暗下决心,老娘我也要找一个愿意等我
三年给我写近千封情书的情郎。

  我那时就是这样想的,每天头悬梁锥刺股第履行着三年和千封情书的理想。

  我们之间没有性。只有一次,我们脱得一次不挂,她勾着我的脖子,说她不
想。我马上从她身上下来,把裤子给她穿好,然后重新躺下。就是这样,她的每
一句话,都是我的圣旨,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为什么一个人会如此地痴迷另外一个人?

  前几天,我还梦见跟她在一起。六年前,这样的梦会让我醒来泪流不止。而
那天,醒来0。1秒钟以后我就赶紧打开电脑,看我的意大利欧洲杯小组出线了
没有。


            (3)爱与友情的界限

  把她放在这里很特别。因为我连她的手也没有认真拉过。

  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喜欢她。我甚至给我爸妈看了她的照片,
我妈说:这丫头长得不赖,挺像那个唱「常回家看看」的肉嘟嘟的韩红。我彻底
无语了。但我觉得我妈想说的是陈红,她从来就记不清那些各领风骚三五天的明
星的名字。韩红其实也肉嘟嘟的,而且肺活量达到那种可以唱「青藏高原」级别
的女生,高中的时候我们叫她们「憋死牛」,意指一个吻不喘气可以憋死一头牛。

  我们经常一块自习,选课。有一次一群人在一块玩真心话大冒险,她说她以
前没有过男朋友。回来以后QQ,我说,我以前有过。她没说话了。后来的几天,
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奇怪。正是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我觉得,其实她也有点喜欢我、
在意我。

  那时候看香港那些三级片,尤其是王晶的「玉女心经」系列,觉得简直是性
爱哲理片。

  什么叫无敌神功,就是把对方搞得一塌糊涂,你自岿然不泄;但如果对方战
意正浓,你先泄了,那你的元神就被对方摄走了。

  所以说从这个道理上来讲,什么叫情圣,就是让对方爱你爱的天崩地裂,你
还收放自如;对方未动而你先动,叫情痴。

  我想相对来说,情痴的男人多于女人,情圣的女人多于男人。本着这样的指
导原则,我很谨慎地处理着我们之间的关系。在无数次的试探和拖延犹豫之后,
我和她那一点稍纵即逝的可能终于没有了。我遇到了我的她,她也遇到了她的他。

  现在我们经常聊天,谈各自的生活、感情、工作。

  我慢慢发现,其实世界上有很多异性值得欣赏,但并非以爱情之名。


              (4)爱与性

  20岁那年夏天,是我真正的第一次,在我认识她一个星期以后。遇见她是
在游泳池。和我同去的一个朋友是她的旧相识。我们很快开始约会了。那段时间,
有几个朋友去我所在的城市,我帮他们定了宾馆。他们走后,我把宾馆又留了几
天,因为我预感也许我们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那天她的周期刚刚结束。我们相拥着靠在床上看电视。我叫着她的名字,开
始吻她,脱去了她的衣服。她的胸很好摸,我把脸和唇贴在上面,开始脱她的裙
子和内裤。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只是凭着直觉,把已经硬得发烫的小弟
弟架在她的双腿之间。她抱着我的肩膀,配合着我。

  她强忍着,但还是叫了出来,泪水无意识地从眼角溢出、滑落。

  那一瞬间前后,恍如隔世。

  我几乎忘了去享受我的第一次,好像只是在履行通向成人礼道路上的一个程
序。我拥着她,没有疾风暴雨,只有闷得可以忽略的呻吟。

  那时我的大脑被各种各样的念头占据着,就这样么?就是这样的么?我那幻
想了很久的做爱。

  最初的十几次,我很快,但我们开始享受。有一次在我家,几个朋友在客厅
看电视、玩电脑。我起身上厕所,她也跟了过来。我坐在马桶盖上,把她扶在我
的身上。她还在兴奋地动着,我很无辜地告诉她:亲爱的,我到了。她停了下来,
搂着我的脖子,轻咬着我的耳朵,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前摩擦着。那个姿势很撩
人。很快,刚刚软下来的小弟弟还没有完全滑出来,就再次坚硬如初,顺着我们
抱着的姿势继续插入了。我们疯狂吻着做爱,那一次,她说她酥麻的感觉到了脖
子。

  湿人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其实他在隐喻,都麻到脖子了,那高潮
也就不远了,同志们继续努力。

  几个星期以后,我们住进了她学校附近的一家旅馆。那一晚,她高潮了。事
先没有一点迹象,如果说有,那就是我们的时间越来越长。从第一次的不到一分
钟,到十分钟,到后来几个小时之内的连续数次、早晚两拨。

  我被她用出全身的力气使劲搂着,那种感觉很棒。

  我们在一起的一年半,在无数的地方、无数次用各种姿势做爱,无数次带给
对方高潮。

  我们最初不用避孕措施,只忍到安全期之内去爆发。直到后来,她的一个朋
友貌似在安全期怀孕了。我们后怕得直冒冷汗,才开始用避孕套。可我还是喜欢
没有任何阻隔的亲热,然后在做爱之后,看她赤裸地躺在身边,说着贴心的话,
小心地帮她擦去灌进去然后流出来的精液。连续多次做爱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上
次的精液被慢慢挤出。

  最美不过那胸前一缕潮红,和做爱之后相拥而眠的亲密。


             (5)一夜情ABC

  和「她」分手以后,我发现自己成了性的瘾君子。哪怕没有爱。

  我有过三次一夜情,或者说,三个一夜情的对象:

  一个是和我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的网友A;

  一个是和我住一个公寓的美国女孩B;

  还有一个东南亚的护士学生C。

  大三寒假的时候在学校准备出国考试,晚上在网上约见了A。因为宿舍整层
楼基本上都走光了,加上怕快过年了公安对宾馆搞突击检查,我就把她带回了宿
舍。我们坐着一起上网,然后对她说,你去我的床上睡下吧,很晚了。她上了床,
伸手关掉了宿舍的灯,然后开始脱衣服。我心跳的很厉害,但依然还坐在书桌前。

  床上没有了动静,她很安静地躺着。我站起身,凑到床前,握住她露在外面
的手。

  她很轻地说:上来吧。

  我和她一起躺下,脱去了她的衣服。我趴在她身上,很傻地问了一句:你是
第一次么?

  我估计她当时都快疯了,但她还是很有修养地回答:我有过男朋友的。我强
忍住想要插进去的欲望,从床垫下面摸出了避孕套给自己戴上,以免有问题。

  她的小洞洞很特别,或者说跟我当时前女朋友的不一样,搞得我兴致很低落,
不想再来第二次。

  后来我发现,就像达芬奇小时候的老师曾经告诉他的一样,这个世界上没有
一样的鸡鸡和蛋蛋(简称「鸡蛋」)。同样的,应该也没有一样的小洞洞。

  B是我在美国上学时候的室友,一个念表演系的研究生。她精神极度亢奋,
每天在学校蹦来蹦去一整天,晚上回来还要跟我学太极拳,说是要放松筋骨。有
一天凌晨3点,我刚写完作业,开门出去上卫生间洗漱,猛然发现一个身影在黑
夜中张牙舞爪,吓得我差点晕倒。开灯一看,丫还敷着面膜打太极拳呢。她说她
就是精神有毛病,每天只要三个小时睡眠就好,但医生让她多睡,否则会死得早。

  之后我们就开始聊天。

  她说,朋友告诉她做爱有助睡眠。我说,这个这个……

  她说,要不咱们试试吧。我连声都不敢吭了。再回过神来她已经轻轻抱住了
我。

  我们做爱了。其实我觉得那一次,我是被QJ了。那天我记得从晚上6点写
作业写到半夜3点,中间只煮了两个鸡蛋吃。很快,我就泄了。她还要,我抹不
开面子,于是用手指头,我那可怜的敲键盘已经快抽筋的手指,帮她到了高潮。

  那一刻我差点泪流满面。终于知道,在对方不愿意作爱的情况下死乞白赖地
要求做爱,对你的女朋友或者女伴是多么大的折磨。

  之后又试过几次,我就彻底自卑了。她的速度和频率很快,后来她赠我绰号
「三分钟先生」。我真应该告诉她我其实是日本人,免得给中国人丢脸。

  C是我出差的时候遇到的小孩,比我小6岁。因为身边没有安全套,就强忍
着,让她俯下身去,抚着她的胸,射到了她的嘴里。本来是无奈的办法,但之后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种方式,干脆也懒得去买安全套了,几次都是弄到她的嘴
里。

  她最初皱着眉头说味道极难闻。我记得多吃蔬菜和水果会有好处,于是那些
天绝不吃肉,一桶一桶地喝果汁,连打喷嚏都有橙子混着椰子味。

  据她说,似乎味道有所好转。所以如果你想让你的另一半为你做这件事情,
还是先「净身」两到三天为好,而且对自己的身体也有好处的。

  其实,任何一次一夜情之后,我都想把对方从我房间「请」出去,然后抱着
枕头睡觉。


               (6)后话

  我现在的女朋友,其实是有些性冷淡的。她的一个愿望就是,只在想要小孩
的时候才做爱,其他时候就两个人抱着。很灵魂,很美好。

  我们晚上睡觉的时候会玩一个「游戏」。

  我说:亲爱的,爱爱不?

  她说:不爱。

  我:你就不会说「爱」嘛。然后我说,亲爱的累了,咱们不爱,咱们睡觉。

  这样显得咱俩多互相理解呀。

  她呵呵地说:好吧……

  然后我就一跃而起。她则无辜地惊呼:你不是还有台词没说呢嘛。

  这样搞了两三次以后,她再也不说「好吧」二字了:)

  可我还是愿意跟她在一块。因为在爱情里,性只是一个配角。什么都比不上
灵魂的相交、相知和相惜。而岁月的流逝,也终将会磨去青春的那一点躁动。

  忽然发现我写东西很主旋律。连写个性爱似乎都在歌颂爱,贬低性。就像是
做了通篇的婊子,最后立起个牌坊。

  其实退一步讲,爱与不爱,在性的满足和快感上也有很大的区别。

  跟爱的人做爱,每一下都像撞在心里,四两拨千斤。做爱之后,聊个小天,
亲个小嘴,睡个小觉。

  跟不爱的人做,每一下都撞到骨头上,事倍功半。做爱之后,揉揉撞疼的骨
头和酸麻麻的大腿,抱着枕头,闷个呼噜同床异梦。不过尽管如此,还是可以勉
强胜过和自己做的。

  就这样。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