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6

我和表姐电脑旁的趣事

小崇初三毕业就以程序设计师的身份上了大学,半年下来,做了两个系列软
件,没毅力的他早烦透了,决定千禧年开始干干老本行°°游戏撰稿人。

  跨世纪的晚上,小崇上了整夜网找资料,然後以很不雅的姿势倒在了床上。

  一夜过去……

  「嘿,起来。」

  「呀!谁扔闹钟!」小崇暖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表姐在电脑上工作。

  老天,千禧年第一天,电脑就被占了,真是「生不逢时」啊!

  「小芹,今天你用电脑干什麽?」小崇边说边把头塞进毛衣里。

  表姐住在他家里一楼,美其名曰是为了亲近亲近,其实是方便工作。

  「赶课件。」表姐很节能的闭嘴了。

  她和小崇一样是程序设计师,不过程度比弟弟差多了,而且总是用美人计诱
惑表弟帮忙。

  最可悲的是,小崇的电脑配制最好,经常惹表姐眼红,强占电脑,今天就是
一例。

  他跳下床∶「要用多长时间?我要玩游戏。」

  「去打电玩,这大概要一天。」表姐瞧都没瞧小崇一眼,随手掏了一张票子
扔给弟弟。

  虽然表姐很大方,每次不是给50就是100 ,但电玩怎能和电脑比!

  不过还好,有电玩店老板的太妹女儿小祯可以揩点油,事情还算不上太坏。

  「MyGod!主啊!请把这个疯女人拉到太空去吧!」小崇做了个夸张的
动作。

  「快滚,还有,叫我表姐!」

  小崇轻易的接过表姐扔来的磁盘,转身识时务的出门了。

  到了电玩室,发现小祯竟未出去混,翘着屁股开摩托。「小骚货,臀部肿了
呀,好大呀!」

  「嘿,手别乱摸,色狼。」小祯百忙中还能给小崇一脚,足见被骚扰有助反
应力迅速。

  小崇坐上格斗机,在电玩室泡了一上午,下午回家,表姐居然还在用电脑,
小崇等不了了,就和她挤一张椅子。

  「虫,别闹,我在赶程序。」表姐往前挪了挪,让小崇贴着她的背靠在椅子
上。

  「小芹,还有多少?我要玩游戏。」小崇两手环住表姐的腰,在她耳边轻声
说。

  小芹抓抓耳朵∶「别弄,好痒。嗯,还有一个动画要做,大概要一小时。

  对了,叫我表姐!

  小崇安静的贴着表姐,这才发现她今天穿的是中性的服装∶白毛衣,棕色西
裤,很像街机里的KING。不过,哈哈,奶奶好像更大一些。小崇看着她的胸
部想。

  表姐正在专注的盯着屏幕,丝毫没发现表弟正在悄悄的占自己便宜。

  他慢慢的把手向上移,还一边和她聊天以分散小芹的注意力,她平常被小崇
缠惯了,是以根本没感觉到一双淫手已差不多攻占了整个迎风「坡」。

  小崇早就对个标致的表姐心怀不轨了,现在全家只有他们二人,小崇色胆包
天,原本只是轻放在她胸部的双手稍使劲,就包住整个奶包揉起来。

  小芹吓了一跳,一时紧张也不知道应该怎麽办,就惊呼起来:「你……你干
什麽?快住手!」

  要知道,欲火冲天的男人又怎可能在半途住手,他轻易的就挡开了表姐的双
手,紧紧的抱住了她。

  小芹挣他不脱,又被他的小弟弟顶住了後臀。只好扭起来,可是这样却让小
崇更兴奋。他从背後舔上了小芹的脖子,她赶紧把头偏向一边,可他的舌头却顺
势向下舔到她领口白肉,还想往下舔,她一不小心,衣领也被他扯开,小崇毫不
留情的在她的乳沟大舔一番。

  小芹早就和她男友翻云赴雨过了,但从没有过这样羞人的感觉,紧贴在她背
後的那根炙热的铁棒让她意乱情迷。更别说她胸口那顽皮的舌头了。

  「小崇,你还不快住手!我要叫了!」

  小芹尚存一丝理智,拼命想逃出欲望的陷阱。可惜当那双淫手进行小分队穿
插,拉起她的毛衣伸了进去,贴肉的摸着她的腰肉时,这仅存的理智也随风而去
了。

  小崇两手继续前进,发觉美好的地方有保护层,又摸索一番,一条粉红色的
无肩带蕾丝胸罩被扯了。

  小崇的鸡巴闷在裤子里实在涨的难受,他把小芹推起来,压在电脑桌上,抽
出一只手,飞快的把它解放出来,然後抱住想逃跑的表姐,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
上。

  「啊……小崇!别……」小崇又来拉小芹的毛衣,她忙紧紧扯住,小崇左拉
右拉,表姐就是不放手,小崇贴近她耳根说:「别动,小心扯破了。」

  她被小崇的气息撩的起鸡皮疙瘩,才不甘愿的让他把上衣脱去,并紧紧护住
胸口,这回小崇怎麽也扯不开了,乾脆握住她的手,一捏一放,让她「自摸」起
来。

  被这样陷害,小芹的乳尖马上硬了起来,这好像在自慰,但在被称为表弟的
男人怀里自慰,比平时更舒服。

  小崇本来紧靠在表姐背後,但脸贴着嫩肉如果不做些快乐的事岂不是愧对长
这麽一身白肉的小芹,自然要舔上一舔。

  「哦……哦……」她呻吟起来。

  小崇在她背後不停的舔着,双手也不停「工作」,小芹的精神开始惚恍,手
也自己动了起来。

  「舒服吗……?」小崇问。

  「啊……啊……嗯……」表姐急喘着。

  「舒不舒服?」小崇非要她说出来,故意沿着她的沿着脊柱凹从下往上舔,
舔得小芹浑身发毛。

  「舒服……嗯……」小芹只好承认。

  「小芹好美哦……」小崇说着又轻舔几下。

  「啊……啊……虫……啊……叫我……表……姐……」小崇呻吟了,却又习
惯的纠正他。

  小崇趁她正舒服着,很顺利的脱下了她的西裤,又让她坐在她大腿上。

  「啊……」小芹被表弟的鸡巴隔着内裤烫了一下,当然知道那是什东西,这
才发现事态的紧急,赶紧松开双手,挣扎起来:「表弟……快住手……我是你表
姐……」

  小崇才管不了那麽多,他紧搂着小芹,见她停下了动作,就把搂她腰的双手
滑到她的胸口上接替她的动作,食指中指分别夹在她的乳头上拨动。

  「哦……哦……」小芹的屁股开始摆动,弄的小崇的小弟弟爽透了,这才想
起要看看她内裤的样子,他从表姐腋下钻过去,原来她穿了一件小小的花色三角
裤,配合她丰满的臀部,肉呼呼软绵绵的样子,充满真实感,再看交处那儿,小
崇就被她夹在大腿中间,紧贴着温暖的蜜地,还可看见一粒圆滑的光头。

  小崇将手摸到她的乳房下缘,轻轻揉着,同时挺动屁股,让小小崇和小小芹
亲热个够。

  「嗯……不要……」小芹红了脸,喘息道:「……我是你表姐……啊┅┅别
动……」她虽这麽说这,但却停止了挣扎,双手也老实的放在身边。

  小崇分出一只手按到了她的阴户上,指头一直来回拨弄,小崇气息紊乱,她
知道自己身体的反应,急忙呻吟:「不要……别……摸那里……啊……啊……」

  小崇摸到表姐的阴户之後,只觉得软呼呼的好像刚出炉的面包,他隔着软布
按了几下,指头也在那里撩动,他慢慢察觉,他的指头已经可以摸到一条小缝,
而且那块布料也在一点点潮湿,甚至於有一些水份透出布来了。

  小芹被摸的又酸又痒,不自觉的就叫了出来:「不要啊……不要……摸……
啊……啊……不要……别再摸了……啊……」

  没想到那支手真的抽走了,她正想抗议,那支手又回来了,而且这次伸进了
内裤里面,贴肉的摸着。小芹大为紧张,可小崇的手指已经来到穴口,借着湿滑
的淫水,轻易的侵入穴内。不停的在阴唇上搔动,划来划去的。她胸前的那只手
也在努力奋斗着。

  小小芹湿得乱七八糟:「你……啊……虫……啊……不……不……别伸进去
嘛……啊……啊……啊┅┅啊呀……不要啊……嗯……嗯嗯……轻……轻点……
啊……啊……怎……啊┅┅舒服……啊……好舒服……虫……你……你……啊…
…嗯……啊……别……啊……啊……啊……」

  小芹终於无法忍受,白眼一翻,腰挺的笔直,高潮了一次,淫水喷完後,她
再也支持不住,身子一软,倒在表弟胸前。

  小崇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拔出来,顺便把那碍事的内裤底扯开,用龟头去磨阴
唇,刚高潮的小芹又紧张起来,双手想保护重要机密,可是小崇却不让她得逞,
紧搂着她。她怕死了,只好大叫:「虫,别再弄了!求求你了!啊……」

  原来表姐想拒绝,可她的身体不答应,小小芹刚高潮过,穴眼被鸡巴一磨就
自动张开了,小崇一动,阴唇就像嘴唇一样包住了鸡巴,小崇舒服死了,就一上
一下的摇动起来。

  高潮过後的小芹敏感的很,被鸡巴一磨,不自觉的放松下来,小崇捧高她的
臀部去对准龟头,小芹被龟头顶到,也知道小崇不会停下来,乾脆静候侵犯。

  小崇见表姐不动,屁股贴在自己的胯间,姿态特有诱惑力,就扶住她的腰向
下压,让小穴慢吞吞的含住鸡巴。

  小芹感到一根又硬又烫的棒子插入了自己的穴口,不由自主的「啊……」了
一声。

  好不容易到了尽头,小芹这才发现表弟人小鬼大,他那根棍子大概有1 5 厘
米,她男友25岁也只有18厘米,可小崇这个小鬼才15岁,等长大了可能要超过20
厘米吧!

  「我要动了,小芹。」小崇的小弟第一次见小妹,整个被黏滑甜腻的软肉所
包裹,难以言喻的快感直袭胸口,真是爽,小黄本上果然还有一点真话。

  小崇不住的挺着屁股往上冲,把鸡巴插的又红又紫,插得小芹张起小嘴却叫
不出声来。

  「啊……嗯……你坏死了……叫……我……表姐……」小芹好不容意才吁了
一口长气:「好小子……不学好啊……敢……强奸……表……姐」

  「不要紧……只要……你舒服……就好……」

  小崇知道表姐不会生气了,马上的了便宜买乖,还拼命摇着屁股,把个大他
近十岁的操的起了眼楮。

  「啊……轻点……轻点嘛……啊……啊……」

  小芹还没适应,想让他温柔点,但是表弟根本不受指挥,如野狼一般的狂挺
起屁股来。

  「啊……慢点……啊……啊……唉呀……哦……哦……慢……唉……」

  小芹没料到他这麽大的劲,她的淫水真是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小崇则是如
入无人之境,上面用力揉着表姐的美乳,下面更是用尽全力,一下狠过一下的顶
刺。

  「嗯……叫你绅士点的嘛……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啊……
啊……」小芹气呼呼地说,不过粗鲁也真的是让人很过瘾。

  小芹的小穴好像是专为表弟订做的,将他的小鸡巴包得紧紧的,小崇欲火焚
身,双手抓住表姐的美乳,把她抱的牢牢的,舍生忘死地拼命干起来。

  「哦……啊……好……嗯……哦……舒服……好厉害呀……」小芹已经全副
身心的投入到快感中,她仰脸紧闭眼,哼叫着:「啊……嗯……好小虫……好棒
啊!嗯……啊……好……你……你真好……哦……嗯……好……舒服……唔……
啊……啊……」

  「耶……小芹……里面……里面……好软啊……」小崇兴奋的在搞进出口贸
易。

  「啊……坏表弟……嗯……嗯……又叫错哦……唔……叫我表姐……嗯……
啊……」小芹临死不忘辈份,忘情的向下坐。

  小崇又从表姐腋下钻过去,低头注视着自己插入小芹的情形,小小崇上沾满
了她的水,粉红的阴唇被插的开开的,他全身热血又上冲,小崇低吼一声,疯狂
的对小芹猛干不停,小芹被插得乳肉、臀肉一通狂摇,她哼哼的呻吟着,不时的
喊出几句浪语。

  小崇看着激情的场面,实在是平静不下来,没命的上下挺进着,次次顶到穴
心,小芹媚眼如丝,小穴也急切的和他对挺着,浪水一阵接一阵,把小崇的腹部
弄的全湿了。

  他突然仰天大叫:「芹……我要射了……啊……」

  小芹双手向後抱住了小崇,喘息道:「好……射进去吧!射在表姐里面……
啊……啊……」

  小崇加快了速度,而後马上慢了下来,小龟头深抵穴心,整个鸡巴在表姐腔
肉里迅速跳抖着。小芹被他热精一烫,又浪叫起来。

  小崇就这样抱着表姐静坐,小芹也借着这空闲休息了一会,她正想说话,就
发现肉棒还是年轻的好,因为现在刺在小芹身体里的,又是一根火烫并且坚硬无
比的鸡巴了。

  小崇搂着小芹站起身,让她上身趴在电脑上,双腿齐开,挺起屁股,十分曲
翘动人,小崇向外抽出一半,她回眸一笑,给了他一个又骚又媚的笑容,小崇马
上向前一送,表姐微张嘴,他已经深挺到底。

  「啊……啊……这次……啊……弄得好深……啊……天哪……你……你这次
好厉害……哦……嗯……嗯……快动……快动……快……快干一干我……哦……
快点嘛……人家痒……」看起来小芹非常满意。

  「唔……好棒啊……虫……你好好哦!真的很舒服……哦……嗯……嗯……
撞到……撞到心坎上了……啊……啊……又……又撞到了……啊……好舒服……
好厉害啊……哦……哦……亲爱的……」

  「这里吗……是这里吗……」小崇故意深插着。

  「喔……对……对……啊……好舒服……再来……哦……哦……快一点……
我好舒服啊……嗯……再来……哦……哦……再多一点……啊……啊┅┅」

  小崇用力的干着表姐,她屁股越翘越高,他回回见底,让她只有听话挨插的
份。

  「你真好……再多一点……啊……啊……对……好乖……再来……」

  小崇更用力的撞击着,小芹的浪水已经顺着大腿流到了小腿,屁股也被表弟
揉红了,小穴缩得既小又绷,身子不由自主的随着小崇摆动着,浪荡的根本忘了
自己是谁。

  「哦……快点……不要停……哦……我……我要糟了……啊……对……再插
深一点……插我……啊……天……我好浪啊……啊……爽死我了……啊……要来
了……要来了……干我……啊……啊……」

  小芹高潮了,她的屁股忘情的向後面挤,好让小崇顶得更深,然後就全身瘫
软在电脑上,无力的娇喘。小崇随着表姐坐倒下来,还泡在美穴里的鸡巴在也忍
不住了,也把存货交了出来,小芹刚高潮又被射,几乎昏过去。

  姐弟两休息一会,清理清理,找到四散的衣服穿上,这才发现电脑已是一团
糟了。小芹歪着头坏坏的对着表弟笑了:「虫,没编完的程序……」

  「知道了,表姐!」小崇垂头丧气的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