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6

妈妈的支配

  我今年23岁,刚刚大学毕业。我喜欢一个美丽并有些野性的女孩苏珊,她
是个支配欲望很强的人。我们之间相处得并不很好,我感觉今晚可能是我们的最
后一次约会。

  我和妈妈一起住在家里,爸爸五年以前死了,和她一起住比我单独住的花费
要少得多。当然了,对于与女朋友分手这事我不得不格外小心,里外都不要弄出
什么麻烦来。

  那天晚上妈妈计划有个约会,可能是她所有「晚上朋友」中的一个。她已经
开始约会有两年的时间了,自从她知道我对于生活中这些事的看法后她就不再隐
瞒我,有时甚至会花费整晚的时间在约会上。当然这对我也有好处,因为我可以
晚上跑出家去了。

  这就是今晚的情形。或者说,至少是假定的情形。

  苏珊在八点半的时候提着一个布袋摇摆着肩头进来了。她把钱包放在桌子上,
把那个布袋放在地板上。苏珊穿着一条皮革短裙,红色三英寸的高跟鞋,没有穿
袜子,上身穿着的白色衬衫只扣了三颗扭扣,使得她红色的乳罩似乎要破衣而出。

  我知道她的穿着一向都很性感,但这么大胆的打扮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果
不是因为我们今晚要分手,我可能会认为她想这么穿着到城里去待一个晚上。

  我走上去吻她,但是在我们相处时她总处于支配地位。她推开我的手臂问我
是否值得吻她。直到今晚,我都扮演着顺从的角色。她从不放弃支配我,我们总
是进行大约一个小时的平淡而又粗糙的性交,然后她就会离开。

  但是今晚不同,她的穿着使得我欲火难耐。「有什么事才是我值得做的呢?

  我问。

  她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脱掉衣服坐到椅子上,」她命令道。

  「你要帮我吗?」

  「快脱,现在!」

  我并不是真正地屈服于她的态度,但是我想得到她。我的脑海中描绘出扯掉
她的内裤,把身上还穿着大部分衣服的她直接压到桌子上去,这种想法使我的欲
望变得更加强烈,所以我遵照她的话做了。

  我解开衬衫扭扣并让它顺着肩膀滑下,落到了椅子旁边的地板上。我的鞋子
已经脱掉了,所以我准备脱下我的裤子。「你真的准备做……你大概头脑有些不
对劲吧,」我开着玩笑拉开了拉链。

  苏珊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那儿眨眨眼睛。我耸耸肩,脱下了我的裤子,穿着
贴身内裤双脚踩着。我那割了包皮的阴茎已经有一半从内裤的顶端露了出来。我
想像要走上前去抓住她的肩膀把她的头拉向我的胯部,强迫地把我的阴茎从她的
两片嘴唇中间插入她的口里去,把精液射进她的咽喉。这想法使得我的阴茎一阵
颤抖,一滴精前液从顶端落了下来。

  苏珊一点不在乎我强烈的冲动,「脱下,坐好,」她命令道。

  我的性欲已经足够强烈了,但我感到欲火还在越烧越旺,我几乎要无法制了。

  我脱下我的内裤,弯下腰去准备把它从脚上拿开……啪,苏珊在我的屁股上
重重地打了一下。

  我失去了平衡,只能抓住椅子重重地坐下。苏珊站在我前面,慢慢地舔着她
的嘴唇。「我将要把你绑在椅子上,然后给你一次终身难忘的操弄(fuck)。」

  当我的阴茎再次变软时我已经忘记了屁股的疼痛,我的手被一种特殊的方法
绑在椅子后面。苏珊很熟练地做着这事。她绑得我足够的紧以防止我挣脱,但是
我的血液仍然能够循环。她让头发戏弄着我的阴茎,弯下腰把我的两只足踝固定
在椅子脚上。然后,她把椅子拖到了厨房的中央。她最后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绳
子,走到桌子旁,拿起了她的钱包和已经变空了的布袋。

  「我知道我能够羞辱你,」她说。「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容易。」

  苏珊微笑着,弯腰吻了我一下,然后径直朝敞开着的前门走去。「我告诉过
你,你今晚将会被骗〈注:fuck另外还有『欺骗』的含义〉的,」她笑着走
了出去。

  我沮丧地在那坐了一会,然后试图想挣脱绳子。我的欲火已经因为我的绝望
完全地消失了。「如果被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她会怎样呢?」我问自己。这个想
法促使我更加用力地想要挣脱绳子。但是我越用劲,却感觉情况越糟。我根本没
有办法自己解开绳子。

  我的眼光横过厨房看着桌子上的电话,然后我又瞥了一眼地板。妈妈刚在一
个月前改造过厨房,地上没有任何磨损的油布泛着白光。关于她看到我的反应的
想法使我想要跳起来冲过地板,离开这很容易被她发现的地方。同样我也试图打
烂椅子,上星期我就打烂过一只旧的。妈妈可能更愿意见到我的手脱臼而不是被
椅子弄伤。

  我仍然被牢牢地固定着,更糟的是,车子的前灯从车库的门前射进屋里。妈
妈提前回家了………

  当我听到汽车停下来时我静静地坐在那。门被打开,静了一下,又关上了。

  接着我听到她的鞋子通过走道的声音,她拿钥匙开门的声音刺激着我的耳朵。
一阵细小的金属响声,锁滴答地响了一声。门打开了,然后又关上。背对着我,
妈妈把外衣挂到衣架上,然后把钱包挂上去。她转身走进了厨房。

  当妈妈看到我时她停了下来。她只是站在那带着几分错愕地看着我。

  当妈妈站在那时,我这种极端的情况使我用前所未有的目光看着她。直到现
在,她只是妈妈……一直是而且永远是。但是现在,我以最糟的情形暴露在她面
前,我用一种不同的眼光凝视着她。

  妈妈棕黑色的头发从她的肩上瀑布般地落下。左边的落到前面,柔软地盖在
她美好的胸前。右边的从背后滑下,露出一只小耳朵,金色的耳环在闪着光。前
面的部分正好落在她的眉毛的位置,有些卷曲地盖在上面。她修剪过眉毛,柔软
的毛发在未端向上弯起升起到了她的鬓角下。妈妈的睫毛是很深的黑色,长度几
乎快够到了眉毛的位置,在她的约会中只被弄污了一小块。妈妈的脸颊红红的,
但我不能判定是本来如此还是因为她看到我这样——赤裸裸地被绑在椅子上。

  她的鼻子很小,但很突出,这更增添了她脸上的一处美景。妈妈的嘴唇边缘
被描画出了一条珊瑚般的黑色的线条。她那完美的化妆显示出她今晚并没有得到
激情的吻,难怪她这么早就回这家了。妈妈的下巴是柔软的圆形,后面的曲线进
入了喉部,她的「亚当的苹果」小而坚硬,当她窘迫地咽下一口唾液时轻微地移
动着。

  妈妈的肩膀被一件短上衣盖着,下面连着一条无带的黄色裙子。夹克是敞开
的,下摆落在了裙子下面。没有穿外套,很容易看出妈妈的美丽,但是夹克更增
加了一些鉴赏力。她在裙子的里面戴着一只无带的乳罩,但是仅能看到一点很深
的乳沟。胸部的顶端向上膨胀,坚硬而丰满的白色皮肤被遮住了。一小缕头发卷
曲地落在左边乳房的顶端,黑色与它奶油般的皮肤对比强烈。

  通过夹克,妈妈纤细的腰肢从她的臀部向上伸展。裙子绷得很紧,能够看出
她的比基尼内裤的痕迹。裙子在妈妈的膝盖下面打着褶,如果她旋转身体,就能
够看到她的大腿。她的腿上穿着黑紫色(几乎全是黑色)的长袜。妈妈的腿很长
而且比例很好,覆盖在裙子下显得结实而美丽,纤细的膝盖下面是丰满的小腿。

  她的脚踝很小,紫色的袜子在两寸高的地方被带子绑着。一个金色的很小的
脚镯在袜子上闪着光。

  尽管看起来我已经凝视了妈妈很久了,实际上只是很短的几秒钟的时间。妈
妈看看后面,然后她眨了几下眼睛。

  「哦,我猜我最好拿把刀子为你解开绳子。你认为邻居喜欢见到你这样吗。」

  「对不起妈妈,这只是……」

  「我不想听你说。我将让你自由,你可以回到床上去,我们正好假装这事从
未发生过。」

  「对不起,妈妈。'

  妈妈打开厨柜的门,弯下腰去找一把刀子,她的裙子后面卷了起来露出系住
长袜的黑色的吊袜带,一条很细的带子系在上面。我感觉到自己阴茎一阵抽动,
希望她在我的阴茎还没有变得更硬以前很快站起来。

  妈妈困难地寻找着刀子,用力把手伸到厨柜的顶端。她的两条腿分了开来,
一条腿还抬了起来。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但是这使我看到更多的东西,以至
于我的阴茎更硬了。

  妈妈再次看了看底下。又展示了大腿的景现,我刚好瞥到了她大腿根部的内
裤边缘——她穿着黄色的内裤。

  妈妈找到了刀子,转身站了起来。她向下看着我的大腿,而且很明显地是在
看我的阴茎。我移开目光,然后又返回来,但是她的眼睛仍然在盯着我的阴茎。

  我开始膨胀得更快更硬;快速的充血使我的阴茎抽动了一下。妈妈的脸变成
明亮的红色,她的视线慢慢地移上了我的身体,看进了我的眼里。我们互相凝视
至少有一分钟,妈妈走到了我的后面。我感觉她的手接近了我的脖子……我等待
着她用刀子割开绳子使我能够逃离这困窘的处境。

  「唔,看来宝宝在妈妈弯腰时看了太多的东西了。是妈妈让她的小宝宝变得
这么硬的吗?」

  我无法说话。把妈妈与性联系起来的事从未在我身上有过,甚至也从未想过,
但是一感觉到她在我耳边的呼吸,我心里所有能想到的就是把她扔到地板上并且
操她。我想用我的精液覆盖她的全身。我想把我的阴茎插入妈妈的屁眼、阴户、
嘴巴里,甚至她的一只鼻孔里,假如我能做到的话。我用力的扯动绳子,但是我
什么也没得到。

  「我看宝宝想到逃脱。你再也不喜欢妈妈了吗?」

  当她说这些话时,妈妈的嘴唇轻柔地滑过我的耳朵。我呻吟着,更用力地扯
着绳子。我的阴茎跳动着,顶端落下一滴很大的液体。

  「妈妈喜欢宝宝这样。我打赌你现在心想着要和妈妈做所有的种类的性交,
对吗,儿子。我打赌你现在想马上得到妈妈。」

  我的阴茎回应着妈妈的话,事实上她的嘴唇已经滑过我的脖子到了我的肩头。

  「假如宝宝能为妈妈射精……唔……今晚射三次精的话,妈妈将把自己交给
宝宝。」

  「哦,是。妈妈……任何事!只要是你说的!!!」

  「任何我所说的?我喜欢那样。这样的话,宝宝必须在绑着的时候射精三次
……你不许再有别的说话。事实上,我将照我们所说好的一切去做。」

  确定我不会再有别的话以后,妈妈走向水漕拿来一块干净的抹布绑住了我的
嘴。「宝宝的呼吸还好吗?」

  「唔唔……嗯,」我咕哝着点了点头。

  妈妈从身后走到了我的面前。她开始慢慢地脱去她的夹克,「我希望你能一
直到最后都保持你的承诺,假若不是这样的话,妈妈会对宝宝很生气的!」

  夹克从妈妈的肩头滑下。色情地顺着她的手臂落到地板上。妈妈移动她的双
肩,使它们前后晃动着。她俯下肩膀向前时我得到了一瞥她的胸部的机会。她的
乳沟压着下巴,我能够看到在她的乳罩里的乳房。

  妈妈走到后面,到了后面,她又转了回来,她的手在不停的工作着。大约过
了一分钟,她转了回来从她的裙子里拉出了乳罩。妈妈把手放进一个罩杯里走到
我的后面。柔软的质料接触着我的肩膀和脖子,接下来是妈妈的嘴唇。乳罩的冰
凉柔软和她的嘴唇强烈的热度使我的阴茎抽搐和痉挛着。当妈妈开始用她的舌头
在我的肩膀上画着轨迹时,我开始拼命反抗着绳子射了出来。

  我的第一次射精向上划出一道弧线后正好落到她的夹克旁边。又喷射了几次
少量的液体后,一小部分从阴茎顶端落下。

  「哦,宝宝射来了。宝宝喜欢对妈咪射精吗?我希望你能为妈咪制造更多的
奶酪,她还没有品尝过呢。」

  我的阴茎软垂到了一边。还没有做好再次勃起的准备,但是却兴奋地弯曲着。

  妈妈放下乳罩并把它缠绕在我的肩膀和脖子上,又从后面走到了前面。她小
心地跪下,并未向我展示什么,她捡起了她的夹克。

  「妈咪迫不急待想要尝尝宝宝的精液。」

  她用舌头舔着她的嘴唇。「你想看你的母亲舔你的精液吗,儿子?」她问。

  我咕哝着点了点头。

  妈妈从她的夹克上挖了一小点精液并把她涂在了嘴唇上。我期待着她把手指
伸进她的嘴里,但是她只是把她的嘴唇全都涂上了我的精液。然后她伸出舌头把
全部精液卷进了她的嘴里。

  妈妈不得不抓住桌子边缘站了一会。我看到她的双腿在擅抖,猜到她刚刚有
了一次小的高潮。我的阴茎抽动了一下,但还是不能再次硬起。

  妈妈背对我站在我前面,身体转动着,弯下腰脱下了她的鞋子。她结实的屁
股向上抬着,我能够看到底部覆盖着黄色的内裤。她有一个问题是那些带子,因
此她站在地板上转着身子。

  她已经把裙子拉到了膝盖上,我能够看到她的两腿分叉处。黄色的内裤看上
去已经湿了一片。妈妈脱下她的鞋子,她把其中一只仍进了客厅,开始上下运动
她的两条腿。她提起裙子露出了盖在长袜下面的皮肤,但仍然在她的三角裤下面。

  她摆动旋转着,吊袜带和长筒袜都滑了下来。她不断地运动着覆盖在袜子下
的脚踝,使长筒袜一只落到了脚下一只落到她的膝盖。

  我呻吟着,阴茎开始有些硬了。

  「宝宝喜欢妈妈脱下她的长筒袜。是吗?」当妈妈开始捡起她的袜子时她问
道。她站了起来,把腿放到椅子上,向下正对着我的胯部开始移动她的长筒袜。

  她不断地拖动着。她使用她的高跟鞋,甚至放在桌子上的刀子在她身上移动。
她的移动遍及了她的两腿,然后,她开始用刀子在她的大腿内侧移动,她割伤了
自己。一滴血冒了出来,因为同样的原因,她那妓女般的长筒袜使得我的阴茎快
速地重新膨胀起来。

  在我有了反应的时候妈妈微笑着在我前面坐了下来。她张开双腿用高跟鞋的
尖端挤压着她的两腿交叉处。妈妈坐在铺着白色油布的地板上所做的事使我的阴
茎再次变得像岩石似的坚硬。妈妈注意到我的状况愉快地笑了。

  「看来宝宝将要进行他的第二次射精了。我希望这次他能够通知妈咪,让她
能把精液放进嘴里。宝宝喜欢妈咪玩弄她的小屄吗?他想要妈咪把鞋子放更多进
去吗?」

  没有等我回答,妈妈向后弯腰,脱下了她的内裤。她弯向前把它放在了我的
头上。腿的位置正好通过我的两眼,她把潮湿的分叉处覆盖在我的鼻子上。我深
深地吸入妈妈的香味。当我再次抬起头看,妈妈正在等着我。她看到我又注意她
了,她开始用她的鞋跟在她的裂缝处上上下下的摩擦。她用一只手拉开自己的阴
唇轻轻地把处理过的鞋跟插了进去。脚尖在上方移动着,我想她一定在摩擦着阴
蒂。

  「哦,对……妈咪喜欢这样。妈咪想要宝宝舔她的那儿。妈咪想要宝宝舔她
……抚弄她的阴蒂,呕对……哦…啊……」

  妈妈用鞋跟和脚趾持续地摩擦着自己。她高潮泄出的淫液全喷在了鞋子上并
在地板上留下一汪水。妈妈就躺在那上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的阴茎坚硬地
竖直着并擅抖着。当她使自己镇定下来后,妈妈慢慢地站起来。

  「多么不公平,妈咪剥夺了她的儿子品尝她的机会。妈咪真顽皮,是吗?」

  妈妈拿下我口里塞着的抹布并把它扔开。她拿她的鞋跟在我的嘴唇边移动。

  我热切地用舌头把那些液体吮吸进嘴里,舔着所有从她的淫穴里喷出的淫液。

  「我还要更多。」我所能说的只有这句。

  妈妈微笑着。「宝宝喜欢品尝妈咪,是吗。或许因为宝宝的表现,他可以得
到更多。」

  妈妈向下看着我的胯部,「但是首先我不得不照顾它。如果我让我儿子的鸡
巴坚硬地竖着,母亲应该用什么方法来做呢?」

  妈妈想了一会儿,然后走向厨柜。她拿出了一瓶油并把它放在桌子上。

  妈妈把手伸到裙子上方抬起了一只乳房。「宝宝还记得这儿吗?我的小孩记
得他吮吸妈咪的乳头的情形吗?」

  「妈咪喜欢你吮吸它。你知道当喂你的时候妈咪也在玩她自己吗。当你的小
鸡巴竖起的时候,我也吮吸它?是的……妈咪和你做了很多次。尤其是在浴室里
的时候,那是我俩特别的时间……」

  妈妈又开始摆动身体,从记忆中,我被领到在我还是婴儿的时候,妈妈舔吸
我还不能够射精的阴茎。

  妈妈抬高她的乳房,用嘴唇环绕着乳头舔着。我曾经在图片上看过这一幕,
但从未在真实的情形中看到过。妈妈冲上前来蹲下了一点,她在我的椅子上平衡
着她的膝盖并把另一只乳房展现给我。事实上,她把它硬塞进我的嘴里,我没有
选择只能吮吸它。我尽我所能地把她的乳房吸进嘴里,她那充足的嫩肉填满了我
的嘴巴,我能感觉到她的乳头摩擦着我的喉部。我咬了一下,然后我用舌头把它
们全推出去,只留下了乳头。

  我努力地吮吸着它,用我的牙齿括擦着妈妈的乳头,拖着它不断地进出我的
嘴巴。我睁开眼睛看见妈妈正舔着她的另一只乳房。她迎上了我的眼光。「哦,
甜心。我记得在你只有一岁的时候你就做过这事。哦,我的宝宝。别停。」

  我尽我所能的热切地舔着,但是我的阴茎却坚硬地提醒我注意它。妈妈看到
我向下方看时她停了下来。

  「哦宝宝,妈妈为她的自私很抱歉……让我好好照顾你的那儿。」

  妈妈站了起来,把她的裙子拉到了腰部,她的两个乳房从她的胸前垂下。她
转向了桌子,拿起油瓶打开了盖子。她把油倾倒在她的胸前,油在她的身上流动,
向下淌着并弄污了她的裙子。有些溅到了她的腿上,一部分流到了桌子旁边的地
板上。妈妈踏着地上的油走到了我的后面。

  我感到她光滑的胸部挤压着我的肩膀和脖子。妈妈抓住椅背环绕我的手臂拖
动着双乳挤进了我的胸膛。我试图亲吻它们,但是她马上把它们移开。

  「顽皮的男孩……直到宝宝完成他对妈咪的承诺以前他都不可以直接亲吻她。」

  妈妈跪了下来用她的双乳夹住我膨胀的阴茎,抬起头看着我微笑着。

  「我打赌宝宝喜欢这样,」我当然喜欢。我试图向她拱起我的臀部,但是她
把身体向后移开,抓住我坚硬的阴茎。

  「不,坏孩子。妈咪做所有的工作,如果你试图帮我的话,那么妈咪就会离
开你,直到明天早上。明白吗,儿子?」

  我点点头试图松驰下来享受妈妈为我所做的事,但不试图去帮她真的很难。

  妈妈放松紧握着我的阴茎的手,上下滑动。「和妈咪的奶子一样好,是吗?」

  妈妈倾身向前乳房滑到我的中间。她把它们挤压到一起,乳头转过角度抵在
我的阴茎上。看起来应该很疼,但似乎她喜欢这样。她开始举着乳房快速地上下
移动,想使我很快射出来。

  「哦,宝宝,射给妈咪。妈咪想要你……她想品尝你的精液……」

  「妈咪,我射了。」我从未这样叫过她,然而,对于正在做的这事这样叫似
乎是最恰当的。

  「哦,对……叫我妈咪……妈咪想要你的精液。」

  「哦哦,噢……妈咪!!」

  我的阴茎强烈的抽动,妈妈抓住它,把它拉向后瞄准了她张开的嘴巴。我的
白色粘液射到了她的舌头上。第二次喷射她没有接到,精液落在她的脸颊上。妈
妈降低头接住了所有剩下的精液,她的嘴轻巧地接触着我的阴茎。我在妈妈的吞
咽声中射完了我的精液。

  妈妈做完后又坐了回去,把手指放进她的淫穴里。她又来了一次高潮,坐在
地上喘着气。我的阴茎又回复柔软,我有强烈地想要小便的感觉,妈妈对男人有
着足够的经验,她意识到了这一点。她从厨柜里拿出了一个碗。

  「我打赌宝宝现在想要小便了,是吗?快尿出来,妈咪也想要做。」

  妈妈把碗放在我的两腿之间帮助我的阴茎对准。我放松自己试图想尿出来,
但怎么也出不来。「宝宝有些困难吗?妈咪要数数了。」

  我耸着肩,尽我的所能,她开始数了。到五十左右时,我开始松驰并滴下了
一点。我闭上眼睛用力,很快我正常地开始尿了出来。

  我张开眼睛看到妈妈正在玩着尿液。不是在我的阴茎上,而是在碗的边缘让
尿液溅到她的手上。我终于尿完了,妈妈接下了最后一滴后把碗放在地板上。她
蹲在上面开始撒尿,发出了比我大得多的声音,我感觉得到她以前曾这样做过很
多次。我一直盯着她小便。「我看宝宝好象是第一次看妈咪做这事……或许以后
妈妈和儿子将要在浴室里做很多次……宝宝喜欢吗?」

  「唔,当然……妈咪……宝宝非常喜欢。」叫自己作宝宝是很困难的,但是
比较先前对于狂欢次数的承诺,我可以学会使用这个词。

  妈妈完成后用毛巾擦干净。我的阴茎是柔软的,我已经没有办法让它进行第
三次的射精了。

  妈妈一定也想到了同一件事。「宝宝饿了吗?需要妈咪来喂他吗?」

  为了给自己恢复的时间,我点点头。妈妈把桌子拖近,越来越近。我的下巴
抵在了桌子边上,然后她把整个重量压在桌子上,试试是否平衡。现在我可能有
些迟钝,但是我知道我将要吃什么东西。

  妈妈爬到桌子上,背靠向后面躺了下来,把她的腿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的脸
正对着她的阴户。「哦,宝宝……舔妈妈的屄…把宝宝的舌头放进你出来的地方
……」

  不需要她再说一次,我开始舔吸着。我嘬起舌头尽可能地深入她的淫穴里。

  我用嘴唇拖着她的阴唇在口中进进出出,用力啜着它们。她开始呻吟起来,
因此我移向上开始舔她的阴蒂。我知道她已经接近高潮了,因此我移开了一点。

  我在她阴户周围的大腿附近移动我的舌头,只是略过她的骚穴的边缘。这样
戏弄了她一会后,我的舌头又轻柔地滑过她的阴唇。妈妈被我弄得快要发疯了,
但是我保持着这种戏弄。我花了三到四分钟的时间在她的阴唇附近移动,然后又
用了同样的时间只是轻轻地从她骚穴的底部移动到她的阴蒂。

  「舔妈咪的阴蒂!」妈妈要求。

  我用嘴唇夹住了阴蒂,把它扯进我的嘴里经过我的牙齿,前后括擦着它,吮
住又放开。我感觉到妈妈高潮的冲击。我的嘴被她的淫液淹没了。

  妈妈扭动呻吟着,用力把屁股向前挤着我的脸。很清楚,我没有更多的选择。

  我把舌头深深地插了进去,并且转动着。妈妈前后移动,仍然在喷射着淫水。
一直过了一两分钟,她平躺着停了下来。

  妈妈休息了十分钟后,我仍然没有坚硬起来。妈妈笑着走进了餐具室。

  她拿回一些胡萝卜并抓起了油瓶。她靠着墙站着,把油倒在一支胡萝卜上开
始用它自慰。

  「如果这样也不能使宝宝坚硬的话,妈咪将上床睡觉而宝宝则睡在椅子上。」

  妈妈插弄着胡萝卜并把另一支也倒上了油。她推进一支又拨出一支,我开始
有些硬了。

  这次的勃起有些疼痛,但是还是硬了起来。妈妈的的眼睛亮了起来,她弯下
膝盖背对着我。在她的穴里插着两支胡萝卜,妈妈把油倒在第三支上并把它插进
了肛门。她动着三支胡萝卜,告诉我她的宝宝也可以这么做,她是多么希望在那
儿的是她宝宝的东西。

  当我变得足够坚硬以后,她拨掉胡萝卜跨到我身上。她粗糙地让我的阴茎进
入了她,骑着我上下运动。她的阴道实在太湿了,我感到了很强的摩擦力,担心
我将不能满足她。

  妈妈一定猜到了,所以她开始说。「哦儿子……我们永远不会停止性交。妈
咪和宝宝要做各种各样的性交……小便……肛门……束缚。宝宝如果想要妈咪为
她生一个妹妹,她将会尊办。妈咪想和宝宝进行各种变态的性交。我打赌宝宝想
要一条狗……像这样和妈咪做……妈咪和小狗,宝宝喜欢这样吗?」

  我知道并不是真的想要那样……或者不是她的想法,但我感觉到我的全身都
沸腾起来了。妈妈听到了我的咕哝声。

  「哦,对,宝宝……射给妈咪,让妈咪怀孕。妈咪想要宝宝的儿子,我们能
够训练他……我们能够操弄他……哦……宝宝……操弄妈咪……」

  当妈妈的牙齿咬着我的肩膀时我发出了强烈的吼叫声并射了出来。我记得我
射了四到五次,然后眼前一片漆黑,我昏了过去。

  我在椅子上醒过来时已经自由了。我眨了一会眼睛,仅有的一点亮光从微波
炉上传来,绿色的数字显示着时间是3:30。我匆匆向周围看了看,绳子被细
心地收在了桌子上,旁边放着一小块纸片:

  宝宝:

  我决定保留这些绳子,妈咪昨天晚上很顽皮,她应该受到处罚。睡好一点—
妈咪我看看绳子然后走回卧室去,心里计划着当「妈咪」被绑在椅子上时该对她
做些什么。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