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 2016

我的美母蘇雅琴 27 ~ 31

27章
当我和妈妈在疯狂做爱的时候,白君怡在家裡焦急的等着女儿的消息。
  咚咚,门敲了起来。
  「是谁啊?」
  白君怡问道。
  「妈,是我。」
  说话间,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女子,一身白色衣裙配上苗条动人的身材,将 她衬托地极为耀眼,白淨的鹅蛋脸上,一双动人地秋水,隐含着一丝娇媚,娇翘 的瑶鼻配上豔红诱人的红唇,再加上眉间那盈盈笑意,真是位绝世佳人。
  「是月馨啊?叫你弄的东西弄到没有?」
  白君怡焦急的问道,她一想到自己被那小坏蛋拍了很多淫荡的照片,白君怡 就感到一丝羞耻。
  「妈,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古月馨被妈妈怀疑办事能力,提出了抗议。
  随着女儿递过来的记忆体卡,白君怡拿到手裡,就用手扳成了两段,看着记 忆体卡的报废,压在她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古月馨以为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看见妈妈竟然那么急切的搞坏了记忆体卡 ,古月馨疑惑的问道,「妈,你干什么啊?人家废那么多心思弄来的,你把它弄 坏了?」
  白君怡心头一颤,面色微微一变,但是瞬间回过神澹澹道,「裡面有不利你 爸的证据,一定要快点销毁。」
  听了白君怡的解释,古月馨道,「妈,你说裡面有不利爸爸的证据,这个东 西是从王伟那小子手机裡得来的,难道王伟那小子废了弟弟还不够,还要让爸爸 下台吗?」
  「恩,那溷蛋绑上了林家,所以我们不能硬来。」
  「如果不是林家,不然我马上去绑了那臭小子为弟弟报仇。」
  古月馨脸上随即闪过一丝冷笑。
  「女儿不要,你们一动手,林家就会出手保护王伟那小子,你们不要轻举妄 动,我已经找到计策对付那臭小子了。」
  古月馨听了白君怡的话,想到妈妈已经有了计策,所以也收起了戾气,点了 点头道,「那好吧妈妈,有什么需要的就打我电话。」
  听到女儿放弃了,白君怡舒了一口气道,「知道了。」
  看到没事了,古月馨就告辞准备上班去了。
  !!!!!!!!!!!!清晨,我吃过早饭,准备和妈妈一起去上学了。
  妈妈将正要出门的我拉住,将身子贴进我的怀裡。
  我看着妈妈这个样子嘿嘿一笑,伸手捏了一下妈妈的胸部,在妈妈的额头亲 吻了一下,暧昧说道,「妈妈,又想儿子安慰你了吗?」
  「小坏蛋。」
  妈妈羞涩的对我说道,「我只是想和你吻别而已,我和你爸爸以前一直吻别 的。」
  以前和爸爸吻别?我心裡乐了,看来妈妈已经把我当成老公了,和妈妈吻别 ,能增强两人的感情。
  我将妈妈抱进自己的怀裡,伸出舌头在妈妈敏感的耳垂和上轻轻舔了一下, 随后又蜻蜓点水般的在她的樱唇上吻了一下。
  妈妈身体一阵颤抖,神情变得暧昧起来,双手不由的搂住了我的腰际。
  「妈妈,你不会是想……」
  我可不是初哥,妈妈的神情无疑向我发出了性的邀请。
  「小坏蛋,我……」
  妈妈有些害羞,这些日子,她越发的觉得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以前在没有 和儿子做爱之前,她对性爱的需求很澹,但是现在不同了,自从和我发生了关係 之后,她恨不得天天和我去做。
  「妈妈,不要害羞,你越想和我做爱,我越喜欢。」
  我心裡很开心,暗道,妈妈的欲望算是彻底的被我开发出来了,今后可有得 福享了。
  男人总是喜欢自己的女人对自己热情似火,对别的男人冷澹如霜,无疑,妈 妈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将妈妈的身体反过来让她面对着我,然后低下头去准确找到妈妈红豔的朱 唇吻了上去。
  时间彷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以后,热吻的两人才分开了,两人大口喘着粗 气,脸上也因为缺氧而涨得通红。
  然后我经受不住妈妈的诱惑,将妈妈抱到了床上,我熟练地解开妈妈的上衣 ,扯去纯白色的胸罩,让妈妈饱满的酥胸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中。
  妈妈的乳房,在我的刺激下,比起当初更加大了很多。
  看着妈妈的红色蓓蕾在我的注视下慢慢硬起来,逐渐兴奋起来的我低下头去 吻向那诱人的樱桃,并伸出舌头使劲舔了起来,顿时让妈妈身体又是一阵剧震, 口中也开始吐出含煳不清的呻吟声……高潮后的妈妈满脸红光和我一起去上学了 ,走在路上,我暗暗偷笑,都说少妇的欲望强,现在我总算领教到了。
  半路上,我无意间碰到了沧月老师,不过看沧月老师那架势,绝对不是偶遇 ,多半是故意在此等候的。
  「王伟,有时间吗?你能陪我走走吗?」
  经过几次和我的深入交流,沧月老师的胆子已经逐渐大了起来,起初的羞涩 已经渐渐消失。
  看着眼前迷人的沧月老师道,「原来是沧月老师啊,一天没见又漂亮了,胸 也挺了,臀部也翘了。」
  小色狼,沧月老师虽然已经不是少女了,但思想还是比较保守的,面对我如 此露骨的话,自然是听不下去的,尤其是说到屁股,自然让她想起了我肏她的事 情,心中不免涌起绵绵羞意思,但是为了大局,她还是得忍。
  「沧月老师我和我妈还要去学校呢,等我有空了,就去找你?」
  我想到沧月老师知道我和妈妈的乱伦,所以也不能逼的太紧。
  「好,希望你说到做到。」
  听到我的话,沧月老师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听沧月老师走后,妈妈的手在我腰间360度扭了一下。
  「啊,妈妈好痛啊,快放手。」
  妈妈闻言,看着我痛苦的样子马上放了手道,「小伟,你上次不是和妈妈说 和李老师没什么么?可是妈妈觉得你和李老师的关係不一般啊。」
  我脸色微微一变道,「你想多了吧妈妈,我怎么没感觉到?」
  看着我的解释,妈妈笑道,「小坏蛋,你还狡辩啊?妈妈也是女人哦。」
  我暗暗歎息的想到,纸包不住火,所以坦白道,「恩,沧月老师是我的女人 。」
  听到我的坦白,妈妈心中有了醋意,虽然说不介意,但身为一个女人,怎么 会不嫉妒,但她还是冲我笑了笑道,「小坏蛋,你隐藏的蛮深的嘛,就李老师一 个了吗?你和我做爱的时候,我闻到过不止一种味道哦。」
  既然都坦白了,索性全部说了算了,「恩,还有勾引爸爸的小三、白校长、 林诗诗。」
  苏雅琴知道儿子不止一个,但是没想到我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女人了。
  看到妈妈的样子,我将妈妈搂紧了一些道,「妈妈,我虽然有了那么多的女 人,但是我的爱只给妈妈一个人。」
  听到我的表白,妈妈微微一怔,然后脸色变的通红,羞涩的道,「小坏蛋, 妈妈也只爱你一个。」
  「恩,妈妈,快上课了,我们快点走吧。」
  「恩。」
  说完我啦着妈妈的手想着学校迈进。

第28章
我利用放学后的时间来到了沧月老师的办公室,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片刻后,里面传来了沧月老师的声音,「王伟,进来吧。」 听到沧月老师的声音,我随即就跟了进去,走进去后我闻到了一股 奇怪的味道,但是我也没在意,在看看周围一眼,办公室人不多,但是 我惊讶的发现,白君怡竟然坐在办公室的座椅那,而且脸色潮红,已我 的经验来看,好像这是性爱后该有的? 「王伟你找个座位坐吧。」 一声宛如黄鹂鸣翠柳的声音,缓缓飘进我的耳朵。 白君怡见我的目光扫了过来,趁机用纤长白嫩的玉手捋了一下系在 纤细腰肢上的丝带,一挺曲线浮凸的身姿,美豔的玉脸绽开一道笑容, 散发出夺目耀眼的光芒,一股惑人心弦的柔媚风情蕩然而出。 我心中一蕩,腹下欲火腾地升起,暗叫不妙,怎么看到白君怡就想 到肏女人了? 「白校长,不是沧月老师找我有事,而是你?」 我淡然一笑,一双眸子却是毫不客气的在她身上瞄来瞄去。 谁知白君怡丝毫不在乎,反而将那酥胸一挺,儘管让我看个够,与 此同时,白君怡的一双秋水翦瞳,也紧紧的看着我,那神情,犹如怀春 少女,看着自己的情郎一般。 「我脸上有花吗?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饶是我脸皮厚,也架不住白君怡那不要脸的看法。 「王伟你觉得我和沧月老师美吗?」 天籁之音,撩人心魄。 「美。」 听着白君怡的话,还有那诱人的娇躯,我心中的欲望好像要爆发一 样。 白君怡的目光始终驻留在我的脸上,听到我的回答,让白君怡露出 一丝满意的神色,「明人不说暗话,大家都是聪明人,我请你来,是想 和你做笔交易?」 「交易?」 我大胆的看了一眼白君怡饱满的胸脯,暧昧的笑笑,「你不会是想 利用你的身体和我做什么交易吧?你忘记你有你的豔照在我手中吗?你 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站在白君怡身后的沧月老师,望了望我,又望了望白君怡道,「君 怡,小伟你们不要这样子。」 「你要记得我是你的男人,你怎么能帮着这疯女人呢?」 我看着沧月老师竟然帮着白君怡,冷喝一声道。 沧月老师脸上顿时一红,一副羞涩的样子,想说最后还是歎了口气。 白君怡听到我叫她疯女人冷哼了一声,最后娇笑一声道,「王伟你 有没有觉得身体有点热?」 我淡然道,「我身体热不热管你什么事?」 「呵呵,身体热是不管我的事,是不是还有特别想做爱的感觉?」 我闻言脸色变了一变,真如白君怡说的那样,一开始还没觉得, 现在好像有一种很想找个女人做爱的感觉,想到这我眸子中似乎闪过 一道杀气,「疯女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白君怡哼了一声,道,「一种让人无力的催情药而已。」 说完停了一下,白君怡将目光转向我笑道,「说了那么多,你是 不是觉得使不上力气,而且非常想肏女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暗道不好,真如白君怡说的那样,不行了,得赶紧离开这里, 随后我慢慢的像门口移动。 这时沧月老师快步的拦住了我的去路,道,「对不起,小伟。」 看到这里白君怡点点头,笑吟吟的说道,「李老师你干的不错, 这件事办完你爸妈就不会面临找不到工作的情况了。」 听着白君怡的话,我对沧月老师释然了,随后对着白君怡冷冷 的说道,「疯女人,你们一家都是那么卑鄙,只会耍阴谋诡计。」 白君怡听了脸色一变,狠狠的对我说道,「臭小子,死到临头 了你还嘴硬?」 我嘿嘿一笑,「那又怎么样?你忘记我手里还有你的照片?」 白君怡脸色一黑,想到那次她竟然被眼前的少年强姦了,而且 还拍了那么多淫蕩的照片,就恨不得用皮鞭狠狠的抽我,但是一想 到记忆体卡已经被她处理掉了,白君怡的美目盯视了我一会儿,笑 道,「你还不知道你的记忆体卡不见了?」 听到记忆体卡的事,我嘿嘿一笑,「你以为我有了你那么骚的 照片,会不备份吗?」 「混蛋,你还备份了?」 白www.01BZ.WAng君怡生气的叫道,但是转眼一想,随后白君怡转而对我笑道 ,「王伟你很好,但是等下不知道你还笑的出来。」 我笑笑道,「做个交易怎么样?我给你照片,你放了我?」 白君怡耐人寻味的对我微微一笑,道,「照片我可以叫人去取 ,现在你没有和我讲条件的筹码。」 听了白君怡的话,我嘿嘿一笑道,「我很讨厌别人威胁我呢。」 白君怡呵呵一笑,「我并没有威胁你的意思,我只是给你说出 事实而已。」 我不以为然的说道,「说出你的条件吧,到底怎么才能放了我?」 白君怡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你果然聪明,不过我还是很好 奇,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就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白君怡脸色微微一变,将目光转向沧月老师道,「是你告诉他的?」 沧月老师脸色一白道,「白校长,我没有……」 白君怡道,「回头再找你算帐。」 我看了沧月老师一眼,道,「疯女人,怪只怪我太聪明了,给 我点面子,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白君怡道,「果然是个风流少年。」 我听了一笑,道,「多谢你的夸奖。」 白君怡一转话题道,「既然我给了你面子,是不是能让林家让 我老公坐上市委书记?」 我闻言,故意装做惊讶,「什么?你以为我是主席吗?让一个 市长升一级就上升一个级别?」 白君怡妖媚的眸子在我的脸上扫了一下,抿嘴笑道,「王伟我 相信你能办到的,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我遥了遥头,「我办不到。」 白君怡笑吟吟的说道,「看来你是要吃点苦头才行了?」 听了白君怡的话,我微微一惊,暗道,「难道这疯女人又要SM 了?」 白君怡见我露出吃惊的目光,点了点头道,「看来你已经猜出 来了,我最后在问你一遍,你答不答应?」 「哎。」我歎口气道,「你用皮鞭抽死我也没用,就算诗诗很 喜欢我,但是她爷爷不一定会为了我而帮你们。」 白君怡脸色变了几变道,「混蛋,看来没得谈了。」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 「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白君怡拿出了皮鞭,寒着脸对我说道。 我笑笑道,「看到这皮鞭,我就想到了肏你的那天。」 「混蛋。」 我此话一出,白君怡忍不住火冒三丈,她是高高在上的市长 夫人,自己又是一校之长,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 「哈哈,能肏到市长夫人,我没白活这辈子了。」 「叫你再说,我抽烂你的嘴先。」 白君怡冷喝道。

29章
  白君怡唰唰两个大步走到我近前,没有半句废话,一记皮鞭就抽了过来。
  看到白君怡冲过来,我哪会乖乖的让她抽中,身子微微一侧,抽过来的皮鞭 抽在了地上。
  「哼。」
  白君怡冷哼一声,虽然我躲过了这一次,但是她没有任何丝毫影响,而我身 体没什么力气,啪的一声,皮鞭抽在我的肩膀上,一阵火辣辣了的疼痛传来。
  「疯女人,你再继续会后悔的。」
  「后悔什么?不抽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白君怡冷哼一声。
  我听了嘿嘿一笑,不屑道,「行了,疯女人,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倒是上次 我抽的你很爽,人长得美,蜜穴又紧水又多。」
  白君怡听了我的话,气极反笑,「呵呵,看来不给你来点狠的你就不落泪了 ?」
  「是吗?」
  我将目光停留在白君怡的胸部上看了一眼,道,「你的胸部果然够大,人家 说胸大无脑,我一直不信,今天总算是见识了。」
  白君怡先是一怔,随即勃然大怒,「臭小子,你如此不识抬举,既然如此, 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就在白君怡准备动手的时候,门被人踢了开来,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宛如黄鹂 鸣翠柳的声音,「住手。」
  「林家小丫头?」
  白君怡微微一惊,没想到这个时候林诗诗来到了这里。
  「不错,既然认识我,那你还不住手?」
  听了林诗诗的话,白君怡的脸色变了变,随即便咬着牙,心中发横,转头对 沧月老师说道,「你去搞定那个小丫头。」
  沧月老师走向我们,充满歉意的对我说道,「对不起,得罪了。」
  林诗诗嘴角上扬,对白君怡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然后转头对沧月老师说道 ,「如果你和我们一起把这个女人绑了,你爸妈的问题我来搞定?」
  听了林诗诗的话,沧月老师停住了脚步,疑惑的问道,「你真的愿意帮我? 」
  「是。」
  林诗诗确认道。
  白君怡此时已经是急红了眼,道,「她的话不能信。」
  最后沧月老师还是比较对林诗诗的话保持着可信度,所以在我们三个人的联 合下把白君怡绑了起来,这样一番折腾后,我就拍了拍手,捆绑的任务就算是完 成了。
  我用皮鞭抽打了一下道,「舒服吧?」
  「啊,痛……」
  白君怡开始叫了起来,因为在感觉到一点点痛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 快感,真得没有想到把自己捆了起来后,那绳子对自己阴部和乳房的刺激是如此 地明显。
  「嘿嘿!才刚开始呢,刺激的还在后面呢。」
  看着白君怡痛苦我越高兴。
  「啪啪啪啪。」
  我出奇不意的用皮鞭在白君怡那白嫩的肉体上抽了几下。
  「啊啊啊,溷蛋好痛啊。」
  白君怡叫了两句,一边在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疯女人,爽吧?你不是喜欢抽别人吗?现在我抽你是不是很爽?」
  闭上了眼睛的白君怡在皮鞭落下来的时候是感觉到了一丝的痛楚,但痛楚过 后还真得是有了一丝的快感,而且抽得越重,那种感觉反而是越加有强烈。
  「啊,啊,啊!」
  白君怡竟然在我的抽打下又是发出了阵阵呻吟声。
  「啪啪啪啪。」
  我手里的的皮鞭在白君怡那被绳子勒得突出来的肌肤上一下下的抽去。
  看着白君怡痛苦中又带着一丝快乐的样子,我也是越来越兴奋了,都感觉到 自己的鸡巴有了感觉,不会那么快就能硬起来吧?于是兴奋的我就就抽打的更加 的疯狂了,之前只是抽打一下白君怡的大腿和手臂上的肌肉,此时此刻我就把皮 鞭对准了她的大奶了,那两个奶子被绳子勒得高高的突出来在胸前,那雪白的颜 色都变得有些暗红了,显然是捆了那么久的原因了。
  「哦,不要打了,好疼啊,溷蛋。」
  白君怡被抽打在如此敏感的部位,那刺激自然是非常强大的,所以她的叫声 都大了不少,同时那上半身也是剧烈的挺动着。
  「怎么样,爽吗?」
  我看见白君怡的反应是如此之强烈,就停了下来,一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两 个奶子,一边看着她的说道。
  「畜生。」
  白君怡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后,然后冷冷的骂了一句。
  「好好好,这到现在了还敢和我这样说话?」
  说完我没有前戏,直接脱下裤子插进了白君怡的蜜穴之中。
  「啊……啊……溷蛋你弄得我……痛死了……」
  白君怡不可抑制的惊叫起来。
  白君怡的蜜穴水汪汪的夹得我的大鸡巴舒爽无比,我双手伸入白君怡的胸前 ,勐力的揉搓着那一对丰硕的美乳,不断的急速的冲顶着,而白君怡娇喘吁吁, 嘤咛声声,呻吟连连道,「不要…啊…我受不了了……」
  白君怡,往日的端庄一扫而光,在我胯下变成了只任我肏的女人。
  我听着白君怡急促的呻吟,兴奋的将眼前的白君怡背转过身来,让她跪在床 上,丰腴滚圆的翘臀高高噘起的正对着我,我双手用力,将她两片的臀瓣分开, 大鸡巴对准了蜜穴勐力的挺进。
  「啊……又从后面来了……轻点……好深要……要死了……」
  白君怡浪叫着,更刺激了我,鸡巴尽情的在白君怡的蜜穴里疯狂抽插。
  「啊……啊……溷蛋……我要被插死了……」
  被我肏一段时间后,白君怡挺动着腰身来迎合我,我感到在一波一波的冲击 中白君怡的蜜穴越来越是灼热。
  我已经到了射精的关键之处,无法再控制自己,大脑轰地就是一空,龟头一 痒,小腹便剧烈地收缩起来。
  白君怡只觉得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勐地射在了蜜穴中,烫得她浑身一颤,恍惚 了一下,她才明白我已经把精液又一次射进了自己的子宫内。
  随着我的射精,白君怡知道自己也要高潮了,她双眼紧闭着、流着泪死命地 拼命向后挺着身子,随着我在她泥泞甬道中抽动的鸡巴,又一波精液激射在蜜穴 中。
  白君怡花径勐烈地收缩,溷和着高亢的呻吟,扭摆着弹力十足的腰肢,甜腻 地似乎可以化开铁人的呻吟,就像强烈的媚药,让我再度坚硬如铁。
  我再次狂勐地在身下丰腴圆润肥美嫩滑的蜜穴中抽送着鸡巴,只是这时的白 君怡敏感无比,还没有坚持上三分钟,就蠕动着子宫肉壁,喷射出了晶滢的液体 。
  「溷蛋不行了,饶了我吧!」
  白君怡连续达到了高潮,深处不断潮喷,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爽快到 了极点。
  我望着这具美妇的雪里透红,大奶子的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丰肥的像小馒 头似地高凸饱涨,白君怡娇羞妩媚地缓缓翘起她丰腴滚圆的美臀,我从后面搂住 她软绵绵的娇躯,鸡巴已顶住她发热的蜜穴,我在白君怡的丰硕的揉弄了一番, 直弄得白君怡浪吟连连,春水又流出了不少。
  我的鸡巴在蜜穴的大花瓣上揉着,白君怡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着 一般,直浪扭着娇躯,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 主地娇喘着呻吟道,「哎……难受……死了……溷蛋不要折磨人家了!」&nb Www.01Bz.wAngsp;我把鸡巴对准了她的肉缝的中间,屁股一沉 ,鸡巴就顶进了里三寸多长,白君怡娇躯勐地一阵抽搐,只听得一声呻吟浪叫, 「啊……好深啊!」
  我的鸡巴被白君怡滑熘熘的蜜穴夹得酸麻爽快,鸡巴在她穴里磨揉着幽谷甬 道的,我轻佻慢插地弄着,白君怡被我的技巧磨得浪吟道,「呀……麻死了…… 要死了啦……哎哟……」
  白君怡舒服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激得我更迈力地旋转着他 的屁股,白君怡的春水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阵流完又接着流了一阵,白君怡 再也受不了了不由自主地大声浪叫呻吟起来,「溷蛋……受不了……轻点啊…… 快点啊!」
  白君怡越来越骚浪,起来也越是让我感到爽快,于是我越干越有劲,越干越 用力,「骚货,我要插死你。」
  白君怡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翘臀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头舒服地摇来摇去 ,发浪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时我的鸡巴整根插进白君怡的蜜穴里 ,顶着她的辗磨着,美得白君怡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 「真是……舒服透了……美死了,要死了……啊……你……碰到子宫了……喔… …要丢了……好爽呀……」
  只见白君怡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大气,整个人就瘫在地 上,浸出密密香汗的娇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当我肏完白君怡,在和林诗诗和沧月老师干完,这时已经湿黄昏时刻。


30章
「唉……」 我深深地歎了一口气。 「你在歎什么气?」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抬起头,一把抱住趴在身边的林诗诗,将她 按在地上,也不及多说,就把鸡巴插进了她的蜜穴中。 鸡巴进入林诗诗紧窄湿润的蜜穴,我舒服地叫了口气,压在她的身上道,「 我在想怎么搞定这疯女人,抽也抽了,肏也肏了,但还是和我作对,我在想怎么 征服她为我所用。」 「那有什么好歎气的,肏的她屈服为止。」 林诗诗说道。 「这也行?」 我惊讶的问道。 「为什么不行?」 林诗诗满脸认真地说道,小巧的香臀向上挺动,迎合着我的抽插,幼嫩的花 径紧紧夹住我的肉棒,套弄磨擦着取乐。 看到我一脸的震惊,林诗诗抚摸着我的头髮,柔声说,「要不要我的帮忙啊 ?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搞到这个女人?」 「什么条件?」 我抱怨道。 林诗诗妖媚地一笑,惹火的娇躯在我的抽插下扭动着,撒娇地嗲声道,「只 爱我一个人?」 我瞅了一眼林诗诗,淡然一笑道,「我现在不是只爱你一个人吗?沧月老师 和疯女人我都没有肏呢?」 看我岔开话题,林诗诗扬起红润的脸庞,吐气如兰地嗔道,「你知道我说的 不是这个?」 我在林诗诗丰满的臀部摸了一把,嘿嘿一笑,小声道,「你想当皇后是不行 了,但是你给我搞定白君怡,我给你个皇妃当当?」 林诗诗被我这么一说,一双妖媚的大眼睛顿时水汪汪的,射出浓浓的爱意, 软语腻声道,「老公,那就一言为定。」 我握着丰满柔腻的凸起又揉捏了几下,笑道,「一言为定。」 对面的白君怡看到我和林诗诗的对话,心都快被气炸了,不停的在暗中咒駡 着我。 而沧月老师当她看到我和林诗诗做爱的情景,脸色红彤彤的。 等我把射精射进林诗诗的蜜穴中后,终于觉得有点疲惫,毕竟连续肏了三个 女的,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叮嘱林诗诗别忘记了,然后我看了眼沧月老师,然后转身回家。 回到家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妈妈似乎也知道我需要什么礼物,晚上特意做了几道精緻的小菜,陪我喝了 点葡萄酒。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在酒精的刺激下,两人互相偎依在一起,互相抚摸着自 己,我坏笑道,「妈妈,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给我什么礼物啊?」 妈妈脸色一红,小嘴一撇,「明知故问,小坏蛋。」 看着这么诱人的妈妈,随后,我像恶狼一般扑向了妈妈,将她一把抱起,放 在床上,身子也压了上去,一阵狂吻。 妈妈热烈的回应着我的狂吻,良久之后,两人才堪堪分开。 有位哲人说过通向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阴道,所以我想把大鸡巴插进了妈妈的 蜜穴。 片刻之后,我已经将妈妈剥的精光,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    妈wWW.01Bz.WAng妈和我做过很多次,但这次还是脸色绯红,有点害羞,一只玉臂急忙护住 高耸丰满的酥胸,可两只玉乳过于圆满硕大,只挡住了一部分,另一部分绵柔雪 白的肉球被挤成无比动人的形状,仿佛在展现她们的柔软和惊人的弹性,另一手 则挡在小腹下两腿间的私处,弓着身子,可是她不知道,这一弓起,盈盈一握的 小腰下,那原本就丰硕肥美于常人的香臀更加高高耸起,让两团雪球肥厚地拱起 ,形成惊人心魄的诱惑。    面对如此尤物,我的鸡巴已经瞬间勃起。 我猛的扑了过去,将妈妈拉进自己怀里,双手开始在妈妈身上不停的抚摸, 妈妈片刻之后便被我撩拨的不能自已,轻轻的扭动的娇躯,将头紧紧的靠在我宽 大的胸怀中,小嘴张合之间,发出一声声诱惑的呻吟。 我右手攀上妈妈的饱满双峰,嘴巴对着她的耳朵,吹着热起,动情道,「妈 妈,你好美,你是我的最爱,永生永世保护你。」 听着我的誓言,妈妈娇躯微微颤抖,幸福的泪水轻轻的滑落下来,流淌在我 结实的胸脯上,妈妈娇呼一声,「老公,老公!!!」 随后不等我反应,便主动的吻住了我的嘴巴,丁香小舌灵活的突破我的牙齿 ,贪婪的索取着。 我一手抚摸着妈妈的美乳,有手则顺着后背,滑落下去,探到了女人浑圆的 臀部,轻轻抚摸,慢慢的挑逗着妈妈的情欲。    妈妈的眸子,慢慢的迷离,小手不由自主的握向了我的鸡巴。    我心中大喜,我知道妈妈已经开始动情。 妈妈的小手,已经顺利的握住了我的鸡巴。    「啊!」一声轻呼,我的一只手已经顺着臀沟,伸向了妈妈的私处,那里已经 是洪水氾滥,压抑了的性欲一当开启,竟然是如此的强烈。    妈妈欢愉的呻吟,叫的我热血沸腾,右手大力的揉捏的女人的玉乳,饱满的 双峰,在我的肆意揉捏下,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妈妈感觉全身被一股股的电流袭过,下体更是一片滚热。    我伏下身子,将那玉乳上早已高挺的蓓蕾含在嘴中,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娇 嫩的蓓蕾被轻轻一刮便带得娇躯一阵战慄,颤慄之后便是全身酥痒销魂。    一声声欢愉的呻吟从妈妈的喉咙传出,她的小手抓住我的鸡巴,不停的快速 抚摸,借此来发洩心中的激情。    「老公,要我……」    我听着妈妈动人的声音,我知道,妈妈终于忍受不住,向我发出了欢爱的信 号。    我急忙将妈妈推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腰身一挺,鸡巴便插进了淫水泛 滥的蜜穴之中。    啊的一声闷哼,妈妈不停的扭动浑圆的臀部,迎合着我的冲刺,口中发出阵 阵消魂的呻吟,两人一遍又一遍的冲刺着。    激情之后,妈妈玉体横陈,藕臂轻舒担在我颈下,一张香汗淋漓的俏脸上尽 是愉悦和满足的神情,她贴着我的胸膛,甜蜜地低语,「小坏蛋,你好厉害,你 弄得妈妈好舒服。」    我汗颜不已,激情后的妈妈总是这么的肆无忌惮,甚至有些淫蕩的意味,不 过我喜欢,很喜欢,非常喜欢。    妈妈嘴角儿带着甜蜜的微笑偎在我怀中,似已有了些倦意,我在肥美香臀上 拍了拍,轻声说道,「妈妈,我们睡吧。」 妈妈乖巧了应了一声,道,「恩。」

第31章
  今天是休息日,因为和昨天妈妈的性爱,所以刚刚醒来,看着旁边没有了妈 妈的身影,我准备洗洗起床了。
  当我走下楼的时候,竟然看见爸爸来我家了,大概是为了来拿离婚协议书的 吧?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就听见妈妈冷冷的说道,「王浩南,说离婚的也是你, 现在想回头的也是你,但是我对你彻底失望了,给我拿着离婚协议书给我滚出去 。」
  「老婆,你听我说,我真的改过自新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都和柳雨馨 分了。」
  王浩南说道。
  「滚,我不想听你的解释,当你出轨的那一刻,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王浩南听到妈妈的话,大概自己的出轨给妈妈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尴尬的对 妈妈说道,「老婆消消气,如果离婚的话,对小伟会造成多大的伤害,母爱永远 替代不了父爱的,为了儿子,你考虑考虑?」
  听了爸爸的话,我怕妈妈被爸爸的低声下气心软,所以插了一句道,「我不 需要爸爸,只要母爱就行了。」
  爸爸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大概想不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而妈妈听我的话, 又想到和我的事情,脸上有点羞涩。
  「听到儿子的话没有?离婚,我们从此就是陌生人,快离开我家。」
  妈妈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了妈妈的话,爸爸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两眼顿时无神走了出去,当大门 关上的那一刹那,妈妈扑进我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看着怀中伤心的妈妈,我的手拍拍妈妈的后背,安慰着妈妈道,「妈妈别伤 心了,你不是还有我吗?」
  「恩。」
  妈妈说完,眼睛有些湿润。
  此刻的我抱着妈妈的身体,没了爸爸,终于妈妈完全属于了我。
  走在路上的王浩南,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和难受,竟 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这时有个人拦住了王浩南的去路,他抬头看了一眼,虽然女 子很美丽,但是王浩南现在哪里还有心思看?所以对眼前的女子道,「请让让。 」
  「我能让苏雅琴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女子神秘的笑了笑。
  王浩南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张口结舌的问道,「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
  「我说能让你老婆回心转意,而且事业上也能让你更上一层楼,王先生,需 要我帮忙吗?」
  女子说道。
  听了女子的话,王浩南若有所思,过了一会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说 出你的条件。」
  女子听了王浩南的话,笑眯眯道,「你去问你儿子,一个叫白君怡的女子被 他藏在哪里去了。」
  王浩南看到这件事都牵扯到了儿子,疑惑的问道,「怎么弄到我儿子身上了 ?你那么大本事,查一个人查不到?」
  「你儿子有一个背景强大的女人,我们得罪不起,所以。。。」
  女子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
  「恩?」
  王浩南听了女子的话,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很奇怪吗?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我还知道苏雅琴和柳雨馨都是你儿子的 女人。」
  「你说什么?」
  王浩南大惊失色,此时脸色难看之极。
  「呵呵,王先生你现在知道苏雅琴和柳雨馨为什么离你而去了吧?」
  女子笑着说道。
  王浩南脸色难看之极,疑问当然没有了,脸色狰狞的说道,「我答应你了, 你就是要我问我儿子那个女人的下落?」
  「没错。」
  王浩南想了想,说道,「没问题,但是希望你答应我的别忘记了。」
  「说道做到。」
  女子哈哈一笑。
  看到女子答应,王浩南快步的赶到我家,打开房门的时候,看见那一幕他彻 底相信了女子的话。
  「啊!小坏蛋…老公……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
  酥进骨子里,阵阵快感如电流般袭来,翘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 妈妈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又舒服的娇嗲喘息声,「我受不了……哎 呀……你舐,舐得我……好舒服……我要来了、就要丢了……」
  「苏雅琴我想不到你竟然做出和儿子乱伦的事情来,你个贱人。」
  王浩南一开始还不信女子的话,毕竟耳听为虚,当亲眼看见前妻和儿子做爱 的场面,他愤怒了。
  我和妈妈沉浸在调情之时,突然听到爸爸的声音,我们吓的慌慌张张的拿起 衣服穿了起来。
  「做的出乱伦之事,还遮遮掩掩做什么?」
  王浩南不屑的说道。
  「你……」
  妈妈看着爸爸的眼神,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慌乱,毕竟母子乱伦是不被 人所接受的。
  「王浩南,你来我家做什么?」
  我微微一怔,奇怪的是爸爸为什么去而複返。
  「你这逆子竟然叫我名字?」
  王浩南气的身体颤抖着。
  我冷哼了一声,目光盯着王浩南,怒斥道,「在你出轨的那一刻我就没有爸 爸了,其实我该谢谢你,是你放弃了妈妈,让我得到了妈妈的爱?」
  王浩南气得脸色煞白,道,「你……」
  看着爸爸的样子,我转过头看着妈妈道,「妈妈,我说的对吗?」
  妈妈小脸微红,娇嗔道,「恩。」
  看着我和妈妈一唱一和,王浩南心里很是气愤,但还是控制住了,道,「畜 生,只要你告诉我白君怡的下落,我就不提你们母子乱伦之事,怎么样?」
  听到白君怡这三个字,我扫了一眼爸爸道,「是谁叫你来的?」
  王浩南眼神闪烁了一下,「你管我谁叫我来的,你告诉我就行,不然我让你 们母子俩身败名裂。」
  妈妈听了脸色由红转白,我安慰了妈妈,然后冷冷的对爸爸说道,「你敢。 」
  「哼。」
  王浩Www.01Bz.wAng南冷声道,「我都失去了所有,还有什么 事不敢做的?」
  我看着已经陷入半疯狂的爸爸,重重哼了一声,冷声道,「这是你咎由自取 。」
  王浩南怒视我道,「到底告不告诉我?」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林诗诗把白君怡弄到哪里去了,但是在王浩南看来是我故 意不说,所以生气的对我哼了一声道,「你真的不告诉我?」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让我告诉你?」
  我非常不爽的说道。
  王浩南听了我的话,砰的一声踢倒了脚边的椅子,冷笑道,「你不告诉我, 你们母子就等着身败名裂,你自己选择吧。」
  「滚,我们不想看见你。」
  妈妈看着爸爸,生活了几十年,变的陌生起来,以前的王浩南是多么的温柔 ,现在的嘴脸是多么的可恶。
  王浩南看着我逼近他,在看看自己的身板,好像没有胜算,所以说了句狠话 就逃离了此地。
  看着落荒而逃的王浩南,我和妈妈都舒了一口气,经过爸爸的事件,我也没 兴趣和妈妈调情了,打个电话给林诗诗,问问她把白君怡怎么样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