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 2015

无法平静 第二部

  新的一天开始了,晓月看我的眼神有一些复杂,我知道这对她来说太不可思议了,江华还是那样嘻嘻哈哈的,看不出什么变化,我的心却发生了很大变化,有困惑有迷茫有期待,我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有病,居然会有这种想法。好在晓月并没有表示出什么。

  各项工作都还算顺利,几天下来没见娜娜他们有什么动作,我的心反倒有种不祥的预感。晓月也开始眉头紧锁。中午刚过,江华气呼呼的回到办公室,进门就大声说:主任这个老王八,居然答应维修部劳保用品采用后勤处的,真不是东西。

  我疑惑的说:不能吧,主任和咱们可是很铁的呀。江华喝了口水说:还不能个屁,今天都换了,不信你看看去。我心里在冒火,怎么都想不通,这人都怎么了?我起身往维修部走去。

  主任老远看见我过来,转身就走,我还没开口,后面跟过来的江华大喊一声:老杂毛你给我站住,你要是敢跑我追你家去你信不信。主任红着老脸无奈的迎过来说:啊啊,是青林啊,我,我没看见。不用我说话,江华已经开口了,大声说:你说说你下周就退休了,这人走茶凉啊,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说完指了指堆在地上的各种劳保用品。

  我头一次看见主任红脸,心里十分不忍,轻轻的说:嫂子,主任可能有难处,你别在说了。主任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说:青林啊,我,我也是没办法,张局长和李处长硬给我下指标,我毕竟是局里编制,不像你们啊,说完叹息一声,始终不敢看江华。

  我想了想说:主任快退休了,今天晚上我做东,叫上大鹏,我们喝几杯。主任今天没有推辞,爽快的答应下来,江华瞪了主任一眼,语气也不在生硬的说:老杂毛,便宜你了。一句话把我和主任都逗乐了,气氛不在尴尬,主任笑着说:大屁股,你把基建处周处叫上一起喝点,他那可是有油水的。

  我一想也对,基建处对我们有恩啊,转头告诉江华把周处也请来,江华扭着屁股答应着走了,主任一大步跨过去,给了大屁股一巴掌后掉头就跑,江华笑骂着追出老远。我摇摇头心里想,这人是改不了的。

  回到办公室,和晓月说了刚才的情况,晓月无奈的说:别难为主任了,这老头是老好人,哎!国企呀,没办法。我拿起电话刚要给刘姐打过去,晓月马上阻止了我,严肃的说:你傻呀,不能在自己饭店吃饭,你不想想这是在什么地方,你不怕落人口实说你贿赂基建处啊。我这才醒悟过来,笑着对晓月说:还是我老婆英明啊,换来晓月幸福的微笑,我的心里好甜蜜。

  安排好一切后,我和晓月先到市里酒店定好包间,六点刚过,主任和周处已经江华和大鹏就到了,进门做好,我们让周处和主任点菜,江华在边上不时的和他们开着玩笑,我发觉晓月和大鹏都在刻意回避对方,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开始大家都有点拘谨,我不得不承认,我不善于应酬,尤其有领导在场,晓月和周处也不是很熟悉,好在有江华,有了这个女人,一切都解决了,一会一个荤段子,逗得周处和主任哈哈大笑。

  几杯酒下肚,大家开始放松,也不早拘谨,说话自然随便多了。主任清了清嗓音说:这个,青林啊,今天我很高兴,就要退休了,你和大鹏跟我这么多年了,你们的为人我最清楚,今天把周处也请来,就是让周处给你点拨点拨,周处,你别鸡巴装,给我兄弟讲讲局里的规则。

  周处赶紧摇头说:老主任你别瞎说,我也是你带出来的,我有啥好说的,青林现在是老板了,哪用得着我乱说呀。江华没等他说完,一屁股坐在周处腿上,一只手揪住周处耳朵嘴里说道:让你装,谁不知道你是有名的老狐狸,今天不说你就别鸡巴想走,快说。

  周处不得不用手边推江华,呲牙咧嘴的对着大鹏喊:大鹏,你就不管你老婆呀,哎呀,哎呀,把大屁股挪开,我的腿呀,好好,我说还不行吗?这是啥鸡巴人啊,哎呦,你是好人得了吧。

  大家哄堂大笑,就连晓月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江华放开周处,周处没忘了在江华大屁股上捏了一把。大鹏嘿嘿的憨笑也不说话。

  晓月不失时机的敬了周处一杯酒,周处坐下说:青林啊,今天我就啰嗦几句,就当闲聊哈。这个,你们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我也看出来你老婆,应该叫刘总,是想干大事的,可我提醒你们几句,你们有点贪大了。晓月疑惑的看着周处,没好意思说话,主任开口说:别鸡巴卖关子了,有话直说。

  周处接着说:局里大工程度是有,可那不适合你,比如说吧,我们基建处今年预算三个亿,可那工程不是你们能干的,简单一点说吧,哪个处长没有关系呀,哪个局长不眼馋啊,在大一些工程,市里领导还惦记呢,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另外不客气的说,你手下这帮娘们不可能干大事。话刚说到这,江华瞪大眼睛,周处下意识的躲,差点摔凳子底下,惹的大家又是一阵大笑。周处坐稳后说:大屁股别鸡巴不爱听,这是实话,

  其他的我也不懂,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你们给局里要活得有技巧,不要盯着大活,大活盯着的人多了,容易招风,你们就要小火,比如今天给某个领导办公室刷刷涂料啊,明天刷刷护栏啊等待,你们不要小看这些活,这可是一本万利,钱不多,可利大,再有,你们刷外墙,干嘛用好涂料啊,还保三年呢,你得让它年年坏,这样才能年年修,年年刷,而且不显山不漏水,也没人注意,你们知道吗?这里学问大了,你想想,刷一个办公室你可以要八千块钱,这个数各处自己就有权利批,可成本最多两千块钱,不是我吹,就这种活要是干好了,一年百八十万到手没问题。

  听到这,我和晓月互看的一眼,又都点点头,不得不说,我懂的太少了。江华硬灌了周处一杯酒,周处有点多了,手在江华大屁股又是一阵捏。江华笑骂着,扭着大屁股也不躲,我看晓月脸都有点红了。

  可以说,今天主任带周处来是有深意的,也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这局里太复杂了,不是一天半天能弄明白的。

  心里充满对主任的感激,对他来说,已经破例了,我恭敬的敬了主任一杯酒。主任看着我,语重声长的说:青林啊,你要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啊,然后看了晓月一眼,喝干杯中酒。不知道为什么,我差点流下眼泪。

  晓月也很感动,一边的江华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大声说:这老东西,今天突发感概了,真酸死了,来,我们举杯,干了。说完先喝干了,主任和周处也笑着喝干酒。

  我们又聊了许多,大家都有点喝多了,送走周处和主任,江华和大鹏也走了,我和晓月回到家已经半夜了,父母和孩子已经睡了,躺在床上,有点迷糊,晓月依偎在我怀里轻轻的说:青林,说实话,周处说的对,仔细想想,我们手下真的是乌合之众,如果我们不能改变思维方式,恐怕以后会很难。

  是啊,这些人我太了解了,在现在这时候还行,如果哪天公司做大了,或者做亏了,都可能出问题,这些人可不管这些,闹起来谁也管不了,可我目前没有好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真他妈累,还不如以前上班轻松呢,稀里糊涂睡着了。

  第二天上班后,安排好工作,我坐在办公室,思想有点迷茫,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发展,不只是困难,关键是找不到正确方向,目前状态下,钱的不少挣,可以说超出我的想象,可我心里就是不踏实,或许是自己能力真的有限,要不是有晓月,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下面有江华,我也放心不少。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叫声:不好了,出大事了,维修部出事了,有人从塔吊摔下来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