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1, 2015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第十章 设计与夜袭)

  在和陈洁商量过对策之后,我感觉到了新的方向和动力。陈洁告诉我的那句
话牢牢的印刻在了脑海之中,对于王护士这样保守的人,过于被动不行,有时候
还是需要主动出击的。

  爸爸的归来,以及妈妈的一系列的转变让我一下子迷失了方向。甚至忘了我
一开始是怎么和妈妈发生关系的,还不是用春药直接将妈妈拿下后,才有了接下
来的一系列发展。如果那时我采取的是其他方法,我估计连敲开妈妈心门的机会
都没有。我暗暗的觉得真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

  不过接下来我该采取如何的方式,虽然陈洁也给我介绍了一些,不过所有这
些办法都是需要一个突破点的。再使用春药那显然不行了,自从爸爸从国外搞回
来那个神奇的药之后,他们的性生活就越来越和谐了,虽然那药不能常用,不过
爸爸还是能够定期满足妈妈的欲望,现在这时候再搞春药,那显然对爸爸更加的
有利,我估计连喝汤的机会也没有。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不断的想着方法,一个个的方法想出来,又被我一个
个的否决了。有的计划不是太过于天马行空,就是太过于不切实际,完全没有可
操作性。我每天的仔细思索,在爸爸眼中却变成了我更热爱学习了,因为我总是
早早的将自己关在了房中,连放学回家都变的很准时了。

  在思考对策的时候,我也不忘每天准时的问候妈妈,虽然还是石沉大海,不
过通过陈洁那得知,妈妈每天上班还是会盯着手机发呆,有时看着手机也会露出
笑容。我想我的问候已经成为妈妈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吧。

  现在每天除了给妈妈发短信问候外,我还会同时关心关心陈洁的事情,通过
上次的事情,让我明白了,陈洁一样渴望着我的问候。和妈妈不同,每次我给陈
洁发消息后,她都会很及时的回应,而且信息中充满了喜悦和甜蜜,看来陈洁对
我的依赖也是越来越大了,虽然一开始的原因是和妈妈有关,为了和妈妈比试魅
力吧。

  今晚我又偷偷的给陈洁打去了电话,电话刚打过去,对方就马上接了起来。

  「喂,大帅哥今天怎么又来电话啦。」一接起来后,陈洁就欢快的问道。

  「还不是想你啦,最近过的怎么样呀。」

  「切,就你嘴甜,也就那样吧。你是不是想打听下王护士的状况啊。」

  被她直接点破后我反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了是。

  「嘿嘿,我就知道,不过姐姐我不介意,就好心的告诉你吧。」

  于是陈洁将这两天妈妈在单位的事情和我简单的介绍了下,这次我感觉她并
没有对我有所保留,看来我每天的关心起作用了。

  「对了,你的进展如何呀?」

  听着陈洁这么问道,我不禁苦笑道,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随后就被她
笑骂着没用。不过对于她这么说,我也没有半点反驳的余地,只能耐心的听着她
的教诲。就这样我们交流着下步该如何做,边互相述说着爱意,好不愉快。

  「你什么时候再来我家呀。」最后陈洁这么问着我,我知道她又想我了。

  「等有点突破了就来,总不能让你看笑话对吧。」

  「嘻嘻,那你动作要快哦,别让姐姐等太久哦。」

  就这样我挂上了电话,夜已经深了,看着满天繁星的夜空,我突然闪过一个
念头。对了也许这么做可行,我急忙将刚刚想到的方法反复的推敲,思考半天后,
觉得值得尝试下。因为这个方法如果失败了,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于是隔天,我看到爸爸将换洗的衬衫丢在了卫生间,由于家里的衣服都是妈
妈洗的,所以我偷偷的将一张会所老鸨的名片塞进了爸爸的衬衫口袋。要问我这
名片哪来的,当然是自己做的呗,反正我只要妈妈发现,对爸爸起点疑心就对了,
再说妈妈又不会知道他们的真名片是怎么样的。

  傍晚放学回家,我就看到妈妈在厨房忙碌,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就听到妈
妈没好气的告诉我,今晚爸爸加班,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我答应了一声就回房了,
路过阳台的时候,发现爸爸的衬衣已经洗完晾上了。我急忙跑过去查看,从爸爸
的口袋中取出了那张被洗的皱巴巴的名片。

  拿着名片回到房间,暗自想着,妈妈不应该会没发现啊,每次妈妈洗衣服的
时候,都会重新检查我们的口袋,怕有什么东西落在口袋中,这是怎么一回事。

  通过回来时和妈妈的对话,我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对了,我有监视
器这回事,我一拍自己的脑袋,骂着自己是笨蛋,竟然在那乱猜,我只要一看不
就知道事实了么。

  打开了早上的视频,调到了妈妈洗衣服的那个时间段,视频中果然出现了妈
妈的影像,只见她一件件的检查着我们的衣服,当查到爸爸的衬衫的时候,明显
的感觉到了衣服里有东西,便将那张名片拿了出来,看着上面写着某某娱乐会所,
某某小姐的字样。我感觉到视频中的妈妈脸色明显的变了。

  环顾四周,发现没有别人后,又仔细的盯着名片看了好几次。其实这个点我
在上学,爸爸也早就已经出去工作了,家里怎么会有别的人,妈妈这样做可见此
刻的妈妈有多么的紧张。反复确认过几次名片中的内容后,妈妈将名片重新塞回
了爸爸的口袋,估计是不想被爸爸发现,她看到了这个名片这件事吧。随后妈妈
就当衬衫中没有任何东西一样,将衬衫给洗干净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回来后,会发现我放在衬衫中的名片依旧在衬衫里。原来是
这么回事啊,我心中暗自嘀咕着。自从上回误会爸爸有外遇后,现在的妈妈一直
相信爸爸不会有问题,所以这次发现了这个东西,还是本能的联想着可能是爸爸
工作时候顺带拿着的,而不是爸爸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妈妈本能的选择了,将这个当作是没发现一样。所以我回来的时候,妈
妈和平常一样。不过女人发现这个东西后,真的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么,我倒对
这个不太相信,即使妈妈嘴上不说,心中的那个疙瘩肯定会一直在的。按照妈妈
今天的这个举动,我相信妈妈不会和爸爸讨论这件事,那么我所做的小动作也就
没人知道了。我暗自窃喜着,这下突破点就有了,我一边想一边露出了冷笑。

  晚上的时候,我照例给妈妈发了个信息,我想如果她会回的话说明今天的这
个发现对她还是有很大影响的。不过让我失望的事,妈妈还是没有回任何消息。

  不过没关系,现在我也可以进行计划的第二步了。

  我在等妈妈消息无果后,给陈洁打去了电话,对于我这次电话陈洁显得非常
惊讶,因为按照以前打电话的频率,这个电话算打的勤了。不过当听到我的要求
后,陈洁也就释然。我告诉陈洁,最近尽量想办法和王护士一起值班。

  她一听我这么说,就知道我想怎么做了。一下就答应了没问题。我还提醒她
最好尽快,越快越好。她在电话中笑我,什么时候变的那么猴急了。我选择了无
视她,最后她告诉我等她的好消息就将电话挂掉了。

  没过两天我就接到了陈洁的电话,她告诉我事情都安排好了,就这礼拜四,
原来和王护士值班的一个护士临时有事,她就和那个同事换了班。对方听到陈洁
愿意换班,直呼感谢,王护士也夸张陈洁越来越勤快了。不过有着别的目的的陈
洁,心中却是一阵好笑,尤其是对王护士,笑的更盛了,在别人眼中这笑容是友
好的表示,其实这笑容中却深含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时间很快就到了礼拜4,晚上爸爸接到通知,说有一个案子要办,所以估计
晚上又不能回来了。而妈妈晚上又要值班,所以今天晚上又是我一个人在家。爸
爸在给我电话中还提到一个人在家可别贪玩,并且要好好复习,晚上早点睡觉之
类,我当然是满口答应了,听到我回答的态度那么好,爸爸显得十分的高兴。

  晚上回到家后,我整理下今晚需要的东西,并且最后一次进行了确认,一切
都没有问题后,便动身前往了医院。站在值班室的门口,我不禁感慨万千,我和
这个值班是还真是有缘啊,第一次和妈妈做爱是在这,爸爸回来前的最后一次激
情也是这,今天回来突破和妈妈这种僵持的关系,我又来到了这。看来这个值班
室应该属于我的福地了,我这样想着,便开始了耐心的等待。

  于以往两次不同,这一次由于有陈洁这个内应,我对妈妈现在的动态可以说
知道的十分的清楚。所以在知道妈妈暂时不会来的时候,我也不用像第一次那样
紧张的瞪大眼睛,深怕妈妈过来还不知道。这次我竟然打起了小盹,也许是最近
一连串的准备,让我有点精疲力竭的关系吧。

  陈洁怎么还没安排好,我告诉过陈洁,今晚尽量让妈妈早点回值班室,好让
我有足够的时间,眼看都快9点了,陈洁还没消息过来。正当我一边抱怨,一边
欣赏着星空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陈洁发来的短信,赶忙打开来看,就
短短的一行字,让我立刻兴奋了起来,王护士已经在回值班室路上了。

  我立刻打起了精神,仔细的盯着眼前的情形。果然,妈妈的身影很快的出现
在了我的眼前,我一下子拼住了呼吸,心中那种紧张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当妈妈打开房门,进屋准备关门的一霎那,我冲了进去。

  面对突然出现的男人,妈妈本能的准备大叫,说是迟那是快,我一个快步冲
到了妈妈跟前,就在她准备要叫出声的时候,捂住了妈妈的嘴。妈妈惊恐的看着
我,我打开了灯,好让妈妈看清来的是什么人。果然当看到是我的时候,妈妈的
眼神变的十分的复杂,有些惊喜,又有些无奈,不过这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很
快妈妈就恢复成了冷峻严肃的摸样,冷冷的对我说。

  「不是告诉过你了么,今后别在见面了,你怎么又来了。」

  「嘻嘻,一直看你没回消息,我不是担心你了,想你了呗,所以来看看你。」

  我发觉妈妈的睫毛跳了跳,我知道我刚才的话触动了妈妈的心。不过紧接着
妈妈就用冷冷的声音回复着我。

  「我们以前那样是错了,我不想再对不起我的老公和我的儿子了,你请回去
吧。」

  我早就知道妈妈会那么说,所以还是很有心理准备的,谁叫我对妈妈是那么
的了解呢。我什么都没说只是靠近了妈妈。

  「请你别这样,一会我同事就要来了,我不希望她误会什么,你还是快点走
吧,以后短信也别发了,最好把我忘了。」

  说完,妈妈就扭头不看我了。估计是等着我离开,不过我显然没有那么做。

  「燕儿,我今天过来第一是想你了,这是心理话。第二个我录到个东西,希
望你听一下。」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回过头来看着我,显然对我刚才说的话有些兴趣了,更
多的是好奇,想我会让她听什么东西。在妈妈心中估计是这么认为的,我给他听
的肯定是这些日子以来,如何的想她之类的,好让她感动而已。不过已经狠下心
来的妈妈知道,这些都不会影响到她,因为她觉得自己做错的事情,没有必要再
继续错下去了。

  「燕儿,我给你听的东西你要做好心里准备,你准备好了,我就开始放了。」

  「你放吧,我听完,你就要回去,以后也别来找我,别给我发消息了,知道
没。」

  妈妈想听一下这个东西又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这样告诉我。我没有说任何话,
只是静静的按了开始键。

  「胡哥,你怎么最近都没来呀?」一开始出现的是一个女性的声音,从声音
可以听出对方还是十分的年轻的。

  「最近出差了一个月呢。」紧接着出现的是一个男性的声音,这个声音有点
像爸爸。

  「我最近好想你啊,你都不来看我。」

  「我也想。」

  「那你以后要常来哦。」

  「一定。」

  「对了,胡哥,你老婆那现在如何呀?」

  「她很好。」

  「她没有怀疑么?」

  「没有。」

  听到这,可以很明显的听出来,女的那个的声音明显是一个年轻的女性,而
男的声音就是爸爸的。

  「别放了。」妈妈突然大喊了一声,一下子坐在了床上。我便急忙将录音关
了,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妈妈,我知道机会来了。

  先来解释下这录音怎么回事,其实这些都是我自己剪接编辑出来的,爸爸当
然不会真的和年轻女性有这些对话了。其实爸爸说的那些话是我平时刻意录下来
的,比如我问爸爸奶奶最近身体如何,爸爸就回答她很好。又比如我问爸爸培训
时候受的伤有什么后遗症没,爸爸则回答没有。录爸爸这些声音可着实花了我不
少时间呢,因为不一定会录到自己想要的那些话语。

  再说那年轻女生的声音了,这就显得容易的多了。再我许诺我们班一个女生
三顿肯德基后,对方什么都没说就帮我录了,而且说话的语调也是显得很嗲,这
也是我要求的,毕竟这样更容易让人相信爸爸真的和对方有什么关系么。

  「这些你是在哪里录到的?」妈妈有气无力的问着我。

  「燕儿,你没什么事情吧。」我没正面回答,而是安慰着妈妈。显然妈妈此
刻关心的不是这些还是问着我哪里录到的。

  「我就告诉她,这是一个偶尔的机会,我正好看到叔叔进了某某会所,于是
偷偷溜进去录下来的。」

  一听某某会所,妈妈马上将事情和前几天发现的那张名片联系在了一起,那
张名片也是某某会所,这样所有的事情都串联到了一起。妈妈觉得天仿佛要塌下
来了,眼前更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没说,就坐在床边,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见到妈妈这副情景,我知道妈妈现在的内心是最脆弱的。我急忙坐到妈妈身
边,用随身带着的纸巾帮妈妈擦拭着眼泪。妈妈就那样坐着,任凭我怎么擦拭,
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外流,此刻的妈妈仿佛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燕儿,对不起,我今天不应该来的,更不应该让你听这个东西。」

  听到我的声音后,妈妈终于回过了神来,看着眼前满脸担心的面容,眼泪一
下子全都涌了出来。只见妈妈紧紧的抱着我,放声的哭泣着。我顺势也将妈妈抱
在怀里,一边抚摸着妈妈的背部,好让妈妈尽快的恢复过来,一边柔声的说着。

  「燕儿,其实我录到这个东西后,也考虑了很久,是不是该拿给你听。我想
你听过后肯定会伤心,不过我更不忍心你什么都不知道,对不起,燕儿,我其实
并不是想让你那么伤心的,请原谅我。」

  「不,小峰,你没有错,谢谢你让阿姨知道这些。」

  妈妈听到我这般话语,哽咽的说着。

  「其实这些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叔叔说不准也没做什么,这些只是偶然呢。」

  「别说了小峰,阿姨今天总算知道了,谁是真正心疼我的人。」

  妈妈说着,就抱着我的脸,嘴唇慢慢的凑近,一下子吻了上来。那股熟悉的
味道立刻充实了我的大脑。隔了那么久,我总算是再次的尝到了妈妈的香舌。这
一次妈妈主动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尽情的吮吸着。吮吸着对我的思念,也吮
吸着这段时间对我不理不睬的愧疚。

  这一吻,我仿佛感觉到时间都停止了,在一刻,我们彼此眼中仿佛只有对方
一般。我们久久才分开,彼此都喘着粗气。

  「对不起,小峰,阿姨没事了,让你担心了。」

  看着妈妈擦拭去了最后的泪水,笑着对我说着。其实我现在更担心妈妈以后
会对爸爸怎么样,我可不希望妈妈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这样的话对我可是一
点好处也没有,所以我小声的问妈妈。

  「燕儿,那你以后准备怎么面对你老公呢?」

  听着我这话,妈妈陷入了沉思之中,毕竟今天的这个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
过于巨大,以至于过了好久才缓过了。我见妈妈思考了一阵后,告诉我。

  「也许你说的也对,可能你叔叔是没有什么事,今天我听到的,我会放在心
里,也不会和他去说这件事。如果以后真的发现什么实质性的话,再考虑将来怎
么样吧。」

  听到妈妈这么说,我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我可不想今天这件事情
玩托了。我原本也只是为了从妈妈紧闭的心门打开一条缝而已,而不是希望爸妈
真的完全闹僵了。其实我也考虑过,如果妈妈真的一时冲动,想和爸爸理论的话
该怎么阻止妈妈。好在妈妈没有这个想法,到着实让我轻松不少。

  「燕儿,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听到我的话语,妈妈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看着妈妈继
续笑着说道。

  「其实,我怕万一这个是个误会,让你和叔叔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那
我不就成了真正的罪人了。其实我只要燕儿你过的幸福就很满足了,所以即使你
没消息,我还是一直给你发,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无论何时都有一个人在关心着
你,你永远不会觉得孤单的。嘻嘻。」

  「小峰——」我听着妈妈的声音明显有丝丝的哽咽,我知道妈妈被我刚才说
的话已经完全的感动了,所以没等妈妈继续说下去,我就接着说。

  「其实今天给你听这个,我还是有私心的,虽然主要原因是让你知道实情。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么久没见到,真的很想你了,真的想知道你过的怎么
样,生活愉不愉快。燕儿,你不会怪我啊。」

  「小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呢,是我不好,这段时间冷落了你,我和你道歉。」

  「你说什么傻话呢,我不是说会默默的守护你呢,所以你无论做什么都行,
我只要能守护着你就好了。」

  听到这,妈妈再也忍不住了,再次的紧紧抱着,并且一边哭着说。

  「你这是何苦呢,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我不值得你这样做。」

  我从妈妈的怀抱中挣脱了,扶着妈妈的双肩,盯着妈妈的眼神,严肃的说着。

  「那是因为我爱你啊,所以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情,而且不求回报,我记得在
你告诉我说不再见面的时候,我就发短信告诉过你的。」

  这句话让妈妈想起了那个时候,想起了那条短信。虽然在平时已经将那条短
信看过了无数遍了,而且几乎已经能够背下来了。不过她始终以为对方只是随口
说说的,所以即使内心充满了温暖和感动,也始终没有当回事。只是将这个当成
了美好的承诺,直到此时此刻,看到我这样真诚的表情。才意识到,那原来不是
一个随便说说,而真的是一种承诺,一种对自己的感情。

  妈妈此刻感到万分的懊悔,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比她小了那么多,不过却一直
尝试着爱护自己,而自己当初却没有当回事情,反倒是对他的短信不闻不问,一
次次的辜负了对方的好意,就这样越想越悔恨,眼眶仿佛再次湿润起来。

  我见到妈妈这个样子赶忙询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自己说错什么话让她又伤
心了。妈妈看着我,缓缓的摇了摇头。

  「小峰,以前是阿姨不好,从今往后,阿姨不会在辜负小峰了。」

  「燕儿,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以后可见继续见面了?」我兴奋的询问着,妈妈
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的点了下头。

  「那我以后发消息,打电话,燕儿也不会再不理,或者挂断了。」

  「呵呵,小峰放心吧,阿姨错过一次了,不过再错第二次了。」

  「阿姨,你对小峰实在是太好了。」

  我兴奋的一下子扑向了妈妈,妈妈一个措手不及,被我压在了床上。我们就
这样四目相对着,我能够感觉到妈妈那柔软的乳房,被我压在胸下,我想妈妈肯
定也有所感觉吧,不过我们什么都没说,就是彼此注视着对方,仿佛要将几个月
的空白完全弥补过来一样。

  「小峰,你再这样压着,燕儿可要喘不过气了。」

  过了一会,只见妈妈满脸通过的小声说着,我这才发现,我们这才姿势保持
了很久,我急忙起身将妈妈扶了起来,关切的问道有没有什么地方弄疼了。妈妈
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看着眼前的妈妈,我感觉小弟弟已经挺立很久,于是不时的看着自己的下半
身。我没有主动和妈妈提出,就是想看看妈妈会不会主动要求。因为以前的妈妈
貌似很少会主动,基本也都是我要求了才会做。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如此,
都是爸爸迫不及待。我想今天会是个好机会,让妈妈踏出这一步,毕竟什么都是
一开始的时候比较困难。

  看着我不时的瞄着自己的下体,妈妈也终于注意到,我的裤子已经被高高的
顶了起来。只见妈妈突然脸一红,缓缓的蹲下了身,慢慢的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
没有了拉链的束缚,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弹了出来。已经由于兴奋充血的小弟弟一
下子出现再了妈妈的眼前,妈妈的这个举动让我很是兴奋,不过我还是故意问道。

  「怎么了,阿姨。」

  装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听到我这么说,妈妈只是做了一个让我不要出声
的手势。两只洁白的玉手,将我的小弟弟牢牢的握在了手中,伴随着这柔软的触
感,我感觉我的小弟弟在不断的跳动,仿佛随时都要爆发一般。

  没等我说什么,就看到妈妈伸出了舌头,在我小弟弟的尖端舔舐这,这般刺
激差点让我直接就射了出来。不过我马上闭上眼睛,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欲望。

  在我闭着眼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被一个温暖的环境包围着。睁开
眼发现,妈妈已经把我的小弟弟整根的含在了嘴里,用她那柔软的舌头不断的刺
激着我的鸡巴。

  一股又一股强烈的刺激不断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的呼吸不由的急促了起来。

  看着跪在自己身下的妈妈,正用着不太熟练的动作,为我服务着。我心里真
是说不出的舒服,虽然在之前妈妈也为我做过口交,不过和这次的绝对不可同日
而语。

  以前妈妈给我做口交,都是在我半强迫下进行的,虽然一样是用口含着,不
过却没有今天那么用心。我可以感觉到,今天妈妈是很用心的帮我含着,用着我
教给她的有限的口交要领,让我竟可能的舒服,我知道,现在的妈妈心渐渐的开
始偏向了我这一边。

  由于我的鸡巴比较大,所以妈妈含着的时候显得有点费劲,而已还有很长的
一段露在外面,不过我却并不在意。我突然想到了我以前和妈妈的那个约定,所
以想故意逗逗妈妈,便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燕儿,我记得以前和你约定过,只能为我口交,不知道你有没有遵守呢。」

  妈妈听我这么一说,便停下来嘴,将我的鸡巴吐出后缓缓的吐出后,小声的
回应。

  「当然有遵守了,我以前只为你口交,今后也只为你这么做。」

  听着妈妈仿佛宣誓般的话语,我心中不由一阵兴奋。

  「那你老公没要求过你么?」

  听我这样问,妈妈仿佛在犹豫着什么,不过很快就回答了。

  「刚出差回来的时候有过。」

  「那你怎么应付的呢。」

  我看着还蹲在地上的妈妈,逗趣的接着问道。

  「我说那地方脏,所以拒绝了,就用手帮他解决了。」

  「这样啊,那么说还是我这儿干净罗。」

  我指了指自己的鸡巴,笑着问道。

  「讨厌。」

  只见妈妈害羞的说了一句后,就再次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我告诉她整根
含进去我会觉得更加的舒服。于是妈妈便尝试着将我的整根很进去,一下子就进
到了喉咙,由于是第一次进行深喉的口交,妈妈显然不是很适应,马上就干咳起
来。我急忙蹲下,拍着妈妈的背,好让她缓和一下,一边道歉。

  「对不起,燕儿,我只想自己舒服,让你难受了。」

  妈妈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没事。让我站起来。我站起来后,我再次将我的鸡巴
含住了,并且再次的整根含了进去。我见到妈妈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不过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继续帮我服务着。看到妈妈这个样子,不由的让我感到有些
心疼,同时我也知道,妈妈现在之所以这样努力,就是想弥补之前对我的疏远。

  我万万没有想到,爸爸回来后妈妈的疏远,竟然会成为我们关系更进一步的
起因。真可谓是世事难料啊,我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跪在地上的美妇人为我努力
的服务着。我看到妈妈的口水已经顺着嘴角滴到了地上,一次次的深喉让她不时
的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声。

  不过我下体的感觉确实却来越舒服,我感觉自己很快就要把持不住自己了,
便开口道。

  「好舒服,燕儿,你好厉害,我快要射了。」

  听到我这么说着,妈妈没有停下嘴上的动作,反而是更加的卖力。只见我的
鸡巴一次次的进出着妈妈的小嘴,一次次的顶到了喉咙。终于我到了忍耐的极限,
一下子将一股股的浓精源源不断的射入了妈妈的喉咙。

  我看到妈妈含着我的鸡巴,喉咙不断的一起一伏,将我的精液一滴不剩的都
吞了进去,直到我不在射精为止,才将我的鸡巴缓缓的吐了出来,最后将我残留
在鸡巴上的精液也仔细的舔舐完全。

  随着最后一滴精液被吞下后,妈妈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并且不断的喘着粗气,
我知道这一次的口爆让妈妈消耗了不少的体力。看着坐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的妈
妈,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蛋,轻声着说着「你辛苦了。」

  听到我温柔的声音,妈妈笑着看着我,不断的摇着头。过了许久,总算缓过
劲来的妈妈终于站了起来,依偎在我的身边,小声的问我刚才舒不舒服。

  我紧紧的将妈妈搂在怀里,轻声道「还是我们家的燕儿最好了。」

  听到我这么说着,妈妈又低下了头,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红韵,现在的妈妈
就仿佛是少女一般,让人怜爱。

  我就这样搂着妈妈,看着外面的星空,我感觉前阵子的苦闷终于一扫而空了,
此刻的妈妈终于又是我的东西了。想着想着,我不禁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微笑,一
丝胜利者的微笑,看来我离从爸爸手中将妈妈抢过来的日子并不远了。

  闻着妈妈身上那若有若无的幽香,我感觉刚刚射完精的小弟弟又抬起来头,
我握着妈妈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小弟弟上。妈妈也从一开始的疑惑,变成了扑
哧一笑。

  「刚射完就又那么精神了啊。」

  妈妈手中握着我的小弟弟,微笑的对我说到。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看到我这个样子,显然将妈妈逗乐了,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边抚摸着我
的小弟弟,一边微笑的看着我。在妈妈手中的小弟弟也变的越来越大。

  「在想什么呢,小坏蛋。」感受着不断变大的小弟弟,妈妈冲我小声问道。

  「嘻嘻,想把老婆吃了。」我嬉笑着对妈妈说着。

  「看来这些天你也憋了很久了。」

  妈妈不知道我和陈洁的事情,一边抚摸着,一边若有所思的说着。我当然不
会说我已经和你的同事发泄过了这种蠢事,自然是顺着妈妈的话,不断的点着头。

  只见妈妈笑着躺到了床上,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脱去,很快就一具洁白的
肉体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小坏蛋,傻站在那做什么呢。」

  看我站在床边一动不动,妈妈羞涩的问道。

  「我们家燕儿的身材就是那么的好。」

  「哪有都已经是老太婆了。」

  「谁说的,谁说我跟谁急。」

  听到我这么说着,妈妈只是不停的笑着。看着妈妈都已经光着身子在准备迎
接我了,我自己也不用再装绅士了。快速将身上的衣服脱去后,就向饿狼扑食般
的扑向了妈妈。

  我冲进妈妈的怀里,一口咬住了妈妈的乳房,只听妈妈啊了一声,我不由抬
头问妈妈是不是弄疼她了。妈妈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接着我就又安心
把玩起了乳房。随着我的不断吮吸,乳头也渐渐的挺立起来。妈妈的呼吸也渐渐
的越来越沉重,我用手摸了一下妈妈的下体,感受到下面找已经是黄河泛滥了。

  我将自己的鸡巴顶在妈妈的小穴口,不断的在妈妈的小穴口摩擦。我感受到
妈妈的水越流越多,口中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原本红扑扑的脸蛋现在也显得更加
的红韵了。就这样我不断的挑逗着妈妈,却时时不将肉棒插进去。

  妈妈原本紧闭着双眼,准备迎接我的肉棒,不料迟迟不见动静,反倒是自己
的性欲被不断的挑逗起来,不禁睁开了眼睛,想看看什么情况,正好看到我一脸
坏笑的盯着妈妈看。看到我这样,妈妈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小坏蛋,你就这样欺负人家。」

  「哪有啊,燕儿舒服不舒服呢。」

  「恩,人家好舒服,快——」

  「快什么呢?」

  我故意装作不知道妈妈在说什么,这下让已经下体痒的厉害的妈妈更加的难
受了、「快插进来。」

  「什么插进来啊。」

  面对我这般无赖的回答,妈妈是又急又气,伸手就要抓我的肉棒往她小穴里
塞,奈何我故意躲着她,让她一次次的无功而返,就这样折腾一阵后,妈妈终于
开口了。

  「把你的肉棒插进人家的小穴里,你个坏蛋。」

  看着妈妈都已经这样说了,我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挑逗了,握着自己的鸡巴,
对准妈妈的小穴就插了进去。

  「啊——好舒服——」

  我刚一插入就听到妈妈发出了舒服的声音,同时我由于再一次进入了自己的
出生地,也兴奋的大叫了一声。

  进入妈妈的身体后,我便开始不断的抽插起来,感受着妈妈温暖的小穴,随
着每次抽插带出的那淫水,看着随着我的抽插不断的娇声声音的妈妈,那种感觉
感油然而生。前不久那爸爸所带来的强烈的屈辱感此刻也已一扫而空。

  爸爸啊爸爸,你每次干自己老婆的时候,你老婆会那么大声的呻吟么,嘿嘿,
看来还是你儿子比较厉害。想着想着,抽插的速度也不由的加快了。此刻的妈妈
早已闭上了双眼,安心的享受着做爱带来的快乐。

  突然我看到门口有个黑影,仔细一看原来是陈洁,看来她也忙完了工作回来
了。由于听到屋内的动静,所以过来偷看一下。看来妈妈当时直接被打击到了,
竟然忘了关房门。看到站在那的陈洁,我朝她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陈洁自己看到了我的手势,听着那呻吟声,自然就知道我的计划成功了。看
着我向她炫耀着,她朝过伴了个鬼脸,害的我差点笑出来。不过现在被舒服感觉
包围着的妈妈,自然不会发现我和陈洁的那么小动作,此刻的她早已经沉浸在了
肉欲当初。陈洁站了没多一会,就回自己房间了。

  又用开始专心的耕耘起了身下这美肉,我看到我的鸡巴和小穴的连接处的淫
水已经是越来越多了,被单早已经被打湿了。

  「燕儿,我和你老公谁厉害啊。」

  「你——你厉害——你比他厉害多了。」

  现在身心都在我身上的妈妈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那我比他厉害在哪呢。」

  此刻的我特别想听这些,觉得这样才能真正将爸爸完全给比下去,已报前几
个礼拜那一箭之仇。

  「你比他的长多了,粗——粗多了,啊——」

  「嘿嘿,原来是这样啊。」

  我开心的笑了,顺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被我这么突然一加速,妈妈显然没
有意料到,那强烈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妈妈的大脑。

  「啊——不行了——要去了,啊——」

  随着妈妈的一声大喊,妈妈终于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在妈妈高潮的时
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了阴道的不断收缩,害我差点没有把持住。刚经历高潮的妈
妈,还来不及平静一下,就感觉到我在她小穴中依旧不断的抽插。

  「啊——好厉害——你还没射啊——」

  「那是当然,我已经那么久没和燕儿亲热了,怎么能那么快就射呢,今晚燕
儿就好好享受吧。」

  「啊——啊——好厉害,身体好热。」

  随着我的不断的抽插,妈妈的话语也开始变的越来越多。不过这些话语都像
一剂挤的强烈春药一般刺激着我,使得我的腰部不断的扭动着,将妈妈一次又一
次的送入高潮。

  「燕儿,我也要不行了。」

  听到我这么说着,妈妈马上给予了热烈的回应。

  「来吧,都射进来吧,啊——又要去了。」

  终于在我的一声大叫下,我们两同时达到了高潮。今晚不知道几次高潮的妈
妈,现在躺上床上已经一动也不能动了,我持续的这么久的抽插也感觉到耗费了
太多的体力。射完精后,我坐在妈妈身边不断的喘着粗气。

  「燕儿,还是和你一起的时候最快乐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妈妈的头发,此刻的妈妈紧闭着双眼,已经一句话也
说不出了。痛苦与幸福的双重打击,已经今晚的剧烈做爱,都让妈妈感到筋疲力
尽。就这样躺着的妈妈,不久就传来了轻轻的鼾声,看来妈妈是真的累了。我穿
好衣服,轻轻的走出了房门,离开了正在熟睡着的妈妈。

  转身来到了另一个值班室,这个值班室里的是陈洁,我从来没有来过,可以
说是第一次,我想此刻的陈洁应该还在等着我啊,如果此刻我直接离开的话,后
果很能会很惨,天晓得陈洁会不会由于吃醋而做什么傻事,万一破坏了我好不容
易得到的成果的话,那就太得不偿失了,所以虽然我现在很满足了,依旧敲想了
那间房门。

  果然,陈洁很快就将房门打开了,一把将我拉了进去。我还没有任何反应的
时候,就感受到有一个温暖的东西贴住了嘴唇,紧接着一条湿滑的舌头直接就伸
进了我的嘴里,送上门的好事我当然不会拒绝了,双条舌头顷刻间交织在了一起。

  过了许久才分开。

  「你个没良心的怎么那么久才过来。」刚一分开就听到陈洁对我抱怨到。

  「我这不刚结束么。」我突然有总天旋地转的感觉。

  「又到手了。」看着对着我一脸坏笑的陈洁,我只能点了点头。

  「嘻嘻,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厉害的么,不过对于我这样的配合你,帮你,你
是不是要给我点奖励啊。」

  「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我竟然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只能傻傻的瞪着她看。看到我什么都没说,陈洁不由的一跺小脚,紧接着就蹲了
下来,将我的拉链拉开,把玩起了我的小弟弟。

  「嘿嘿,你看你小弟弟上现在可是沾满了王护士的淫水了哦。」面对这么突
然的一问,我感到一阵的无语,我刚和王护士干完,鸡巴上沾上的不是她的淫水,
还会是谁的啊,正当我想回答的只是,感觉到鸡巴一热,一低头,竟然看到陈洁
已经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口里。也不由我有任何的表示,就开始吮吸了起来。

  射过两次的鸡巴,在陈洁的吮吸下很快就又硬了起来,看到眼前这情景,陈
洁不由的笑了,吐出鸡巴,玩味似的对我说。

  「看来你的小弟弟还很精神哦,刚才看你们做爱,可是让我欲火焚身了呢。」

  不会吧,难道陈洁现在也想要啊,我不由的暗暗叫苦,这样的话,今晚我岂
不是要被榨干了啊。看到我有点不情愿的表情,陈洁显得有些不满,恶狠狠的说
道。

  「这就是你对恩人的态度啊,再这样的话,我以后可再也不帮你了。」

  看着眼前霸气十足的陈洁,我不由的想,让她帮忙到底是对是错了,我万万
没想到陈洁竟然会主动到如此的地步。刚说完陈洁就将裤子脱了,翘着屁股跪倒
在了床上。面对这般景色,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虽然这般美景让我把持不住,
不过刚才的长时间的做爱真的让我很累了,于是我来到陈洁跟前,跟她说道。

  「要不我躺着,你坐上来,姐姐,你也要考虑考虑我刚才有多累啊。」

  「嘿嘿,这样啊,那姐姐就依你的,不过以后还要有报酬哦。」

  看着陈洁那皎洁的笑容,我不由感觉后背冒出一身的冷汗。随后我便躺在了
床上,陈洁一手抓着我的鸡巴,慢慢的塞进了她的小穴中。

  「啊——真舒服——好充实。」

  肉棒刚插进陈洁的小穴,陈洁就发出了舒服的声音,紧接着陈洁就开始扭动
起来腰,我感觉到陈洁的小穴也已经湿透了,虽然从进来到现在,我们没有做过
任何的前戏。可见刚才陈洁通过看我和妈妈的做爱,真的已经欲火焚身了,怪不
得会这样了。不过陈洁在没遇到我前是怎么解决的啊,感受着陈洁那十分紧的小
穴,也无法想象她是会滥交的人啊。

  也是以前一直压抑着,没找到可以发泄的地方而已,现在遇到了我,有了发
泄的地方自然一发不可收拾了,我是这样认为了。我这样想着,陈洁的动作丝毫
没有停下来。随着陈洁的扭动,一股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不断的传到了大脑中。

  「怎么样,姐姐还是挺厉害的吧,啊——」

  陈洁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向我炫耀着。

  「好舒服,啊——你这是哪里学来的啊,你是不是和很多人做过啊——」

  听我这么问着,陈洁显然不高兴了,一口不满的回答我。

  「姐姐这可是无师自通,除了我那畜生老公,你可是第一个享受到的哦,你
应该感谢姐姐的大方。」

  说着便又扶着我,扭动起了腰,由于今天已经射过两次了,所以这一次的射
精点明显有点高了,所以当陈洁已经高潮两次了,我却还没有射。这下可把陈洁
弄的有点不开心了,不过两次高潮后的陈洁,动作明显的慢了下来,我知道,她
的体力也已经消耗了很多了。我这样躺着让让我的体力有所恢复了。

  我示意陈洁跪好,双手抓着陈洁屁股,一下子将鸡巴插了进去。我这次抽插
的速度很快,一下下的也插入的很深,随着我的抽插陈洁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
口中还不停的叫这好舒服。

  终于一股射精的感觉来了,我于是便更加加快了速度。

  「我要快要射了哦,好舒服。」我断断续续的说着。

  「射——都给我——射里面——」

  陈洁这话就像最后的催情剂一般,我在陈洁的小穴中射出了今晚的第三枪,
随着我的射精陈洁也再次达到了高潮。看着躺在床上,心满意足的陈洁,我赶紧
穿好了衣服,像逃一般的冲了出去。

  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痛痛快快的洗个了澡,
顿时觉得舒服了不少。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还是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就这么
一天,一切就都改变了,看来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让我唯一没想到的是,今晚竟然让我在不同的两个值班室,将值班的两位护
士都上了。虽然很有成就感,很舒服,不过真的好累。

  这样想着,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明天看来还有不少事啊,这是我脑海中浮
现的最后一句话。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