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1, 2015

【媳妇宜祯的烦恼】

「宜祯,我那条有条纹的蓝色领带放哪去了?」老公文雄跑来厨房,一脸焦
 急的问着。

   我急忙放下手中正在洗的碗说:「喔,不好意思,昨晚我烫完後收到衣橱里
 了!我去拿。」

   我将湿湿的手在围裙上擦了又擦,正要动作时,文雄说:「算了、算了,你
 忙,我自己去拿。」

   看着文雄离开厨房的背影,我有点懊恼,明明文雄昨晚睡前告诉自己今天要
 戴那条领带,我烫完後却忘了,而将领带给收了起来。我叹了一口大气,转身继
 续洗着碗。

   一旁婆婆似乎听见了我的叹气,安慰着我说:「宜祯啊,你嫁来我家虽然快
 半年了,但要从一个职业妇女转换角色变为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是需要一段很
 长的时间去适应的,别急慢慢来。」

   我边洗着碗边点头:「我知道,谢谢妈。」

   听完婆婆的话,顿时我心中的懊恼稍稍减缓了一些。

   「爸、妈、宜祯,我去上班罗!」

   没多久,文雄拎着公事包仓促的往家门口方向去。

   我急忙跑出厨房大声的说:「小心开车喔!」然後目送着老公出了门。

   回到厨房後,我将剩余的碗筷洗完,放到烘碗机里後,准备去洗衣服。

   这时婆婆将刚洗好的一大袋空心菜拿到我面前说:「宜祯啊,等等邻居的阿
 巧婆婆会过来,你将这袋空心菜交给她。」

   说完,婆婆将空心菜放在了桌上。

   「喔,好。」

   我应了一声後,正准备去洗衣服时,婆婆又拉住了我:「宜祯,等等!我有
 话跟你说。」

   接着,我和婆婆来到了客厅。

   婆婆:「宜祯,妈我也不是要催你们,只是…你和文雄结婚半年了,这肚皮
 怎麽一点消息都没有?」

   听到婆婆这一说,我尴尬的不知该说什麽,因为文雄虽然工作忙,但我们都
 有『按表操课』,只是无奈这半年来我的肚子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婆婆见我低头不说话,疑问说:「会不会你或文雄身体有问题?要不要去医
 院检查看看?」

   我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和文雄婚前的健康检查都很正常阿!」

   「我看你们两个有空的话,去医院再详细检查看看好了。」婆婆焦虑的说。

   「你阿,也不要给他们夫妻太大的压力!生孩子这事,慢慢来不急。」这时
 公公来到客厅缓颊的说。

   公公:「他们夫妻还年轻,也不急於一时阿!」婆婆:「我怎麽能不急阿,
 咱们两个也就文雄一个独子,万一咱们徐家就此绝後,我怎麽对得起徐家列祖列
 宗阿!」

   「我说阿,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都说他们夫妻还年轻有的是时间,我这个
 大家长都不急了,你急什麽?」公公摇头笑着说。

   婆婆:「不行!等文雄放假时,你们夫妻一定要去做个检查,知道吗?」

   「嗯,好啦,妈,我知道!」我无奈的笑着说。

   「好了,那我去市场买菜了。」

   说完婆婆拎着菜篮子出门去了。

   「宜祯,你就别太在意你妈说的话,爸我虽然也想赶快抱抱孙子,但是我不
 会催你们的,慢慢来不急,生孩子这事不必急!」公公边说边拍了拍我的腿,但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吓了一跳。

   我不经意的缩了缩腿。

   公公:「对了,你们夫妻有什麽困难,可以跟爸爸商量,知道吗?」「喔…

  嗯…「

   这时我脸颊烫的跟什麽似的,心想生孩子这事是能跟爸爸商量什麽?

   公公:「宜祯,你怎麽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脸跟耳朵怎麽这麽红?」我:
 「没…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对…对了,我先去洗衣服了。」说完,我急急
 忙忙离开了客厅。

   *************************************************************

    某天夜里房间里

   「文雄,因为我一直没有怀孕,妈要我们去医院检查身体,看看我们两个是
 不是身体某方面有问题,我已经跟医院预约挂号了,明天我们就去医院一趟吧。

                  「

   我边吹着头发边无奈的说着。

   文雄关掉电视:「不行阿!明天虽然是假日,但是我要去南部出公差见一个
 客户,可能没办法跟你去医院阿。」

   我关掉吹风机焦急的问:「可是我已经预约明天早上九点的门诊了,怎麽办?」

   文雄:「你是说明早九点?如果是九点的话,我们快去快回,我应该赶得及
 早上十一点的高铁班次吧!」

   我松了一口气:「嗯,那我们明天就早点出发去医院吧。」说完我打开吹风
 机继续吹头发。

   「话说,我妈也太急着抱孙子了吧,我们都还年轻,不用这麽急着生孩子吧!」

   文雄抱怨的说着。

   我缓颊的说:「妈也是因为徐家只有你这麽一个儿子,有传宗接代的压力,
 才这麽着急阿。」

   我关掉吹风机接着说:「反正我们就去医院检查看看嘛,然後看情况怎样,
 再作打算吧。」

   文雄拉开棉被倒头就睡:「好、好!都听你的!我要睡了。」

   **************************************************************

               某天早晨

   文雄边吃早餐边看着报纸:「宜祯,上次我们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报告应该今
 天就出来了吧?」

   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阿!对喔,我忘了!!」同时我手里正抹着果酱的
 面包掉到了地上。

   「阿!」

   文雄:「你看看你,一恍神,面包也掉了。」

   我慌张的赶紧捡起面包:「嗯…那我今天就去医院看报告,妈,今天菜就交
 给你买了,不好意思!」

   婆婆:「没关系,买菜是小事,去医院看报告要紧。对了,让你爸开车载你
 去吧。」

   文雄:「咦?爸今天不用去健身房教课吗?」

   公公:「嗯,今天健身房因为整修的关系,所以休一天。宜祯,我吃完早餐
 就在客厅看电视,你忙完家事跟我说一声,我开车载你去。」我:「嗯,谢谢爸!」

   文雄吃完早餐後准备去上班。

   我帮他打领带时,他说:「对了,我差点忘了,昨天你姐在公司拿了一个大
 纸袋给我,说是上次你生日时忘了送你的礼物,我昨晚忘了告诉你了,我放在房
 间床边的柜子下,你等下去看看吧。」

   我:「是喔!姐也真是的,我生日都过了一个礼拜了,现在才送我礼物!你
 有帮我谢谢她吗?」

   文雄:「有啦~好啦!我去上班了。爸你和宜祯去医院时要小心开车喔!我
 走罗!」

   公公:「好,你也小心开车喔。」

   送文雄出门後,我把厨房清理了一下,脱了围裙来到客厅。

   「爸,你等我一下,我上楼去换个衣服。」

   公公边按着遥控器转台边说:「喔,好!」

   来到房间後,本来要换衣服的我,突然想起文雄说的礼物。

   我走到柜子边看见地上有一个白色的纸袋,拿起那个纸袋打开一看,没想到
 里面是一件黑色洋装,以雪纺拼接的方式剪裁,前後双V领的设计不但会让背部
 几乎有一半露在外面,更扯的是前胸的设计虽然遮住了大部分的胸部,但是几乎
 开到腰部的V领让我光看就脸红心跳,裙摆更是短到膝盖以上约30公分的位置。

   我:「姐真是的,怎麽会送我这样的衣服,我根本不敢穿啊。」我放下那件
 洋装,马上拨了通电话给我姐。

   「喂,姐,是我啦!」

   姐:「喔,是宜祯啊!怎麽啦,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对了,我昨天有拿了
 一袋礼物给你老公请他拿给你,收到了吗?」

   我:「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啦!你送我的那件洋装怎麽那麽露,这我怎麽
 敢穿啊?!」

   姐:「是喔,会很露吗?我买的时候觉得还好啊!因为我觉得很好看,很适
 合你穿的样子,所以当下就想说送给你当礼物应该不错说。」我:「这我不敢穿
 啦!不然姐你拿去穿好了!我真的不敢穿。」姐:「是喔!好吧,本想说补送你
 生日礼物的说。那你叫你老公明天再拿到公司给我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忙,先这
 样了喔!」嘟嘟嘟——

  我还来不及说好,我姐就把电话挂掉了。

   放下话筒後,我再把那件洋装拿起来看了看。

   「这种衣服真的会有人敢穿吗?」

   不知怎麽的,我看着那件洋装良久。

   心想:「要不…在这里穿穿看好了,反正房里没有别人,不然姐一番心意送
 我的礼物就这样还给她也可惜,至少有穿过,也不会白费姐的心意。」於是我把
 原本的衣服脱掉,换上了那件洋装,往镜子一照,差点没昏倒!

   我:「这…这洋装果然很露!」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脸颊发烫,瞬间红通了脸。

   我强压着那股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的不安感,更仔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前面V领几乎敞开到腰部位置,锁骨部份整个显露出来,胸部的部份则很巧
 妙的都遮住了,转身往後看,背部的上半部也都整个露了出来,再转回正面看了
 看,我呆了几秒钟。

   心想:「这衣服虽然露,不过确实如姐所说蛮好看的。」这时我发现因为衣
 服设计的关系,让我的胸罩露了出来,这反而破坏了这件衣服的美感和设计。於
 是我脱下洋装,把胸罩也脱掉了,然後再穿上洋装。

   我心跳加速的照着镜子:「这样果然好看多了!只是…我还是不敢穿出去。

                  「

   就在我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穿着这件洋装的模样时,突然有人敲了房门。

   「叩叩叩!」

   随即门被打了开来!

   公公:「宜祯!怎麽换衣服换这麽久?还没好吗?」一看到是公公进来,我
 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般,惊慌失措的说:「爸…爸爸,你…你怎麽直接就进来了?

   也不等我回应,万…万一我正在换衣服怎麽办?「公公一脸不好意思的说:」

   啊!

   抱歉、抱歉,我没想到。因为我想说你怎麽换衣服换这麽久,想说你是不是
 怎麽了才上来看看的,抱歉!「我:」喔,原…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我马上
 就好!「

   只见公公突然瞪直了眼睛盯着我,一副不敢置信的眼神说:

   「宜…宜祯,原来你换好了啊,这衣服…真好看…」我回过神来:「啊,这?

   不…不是…这件是…「不等我说完,公公立即拉着我的手说:」既然换好了
 就快点走吧,预约的时间快到了。「

   我被公公拉着手走出房间,但我思绪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出房门时,我顺手
 拿起了梳妆台上的包包。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的穿着这件洋装出门了。

   一路上,在车里我感觉到公公的眼神时不时向我这边飘过来,整个车内的气
 氛也很尴尬,毕竟我穿着这件这麽露的洋装,我自己觉得害羞不说,可能公公也
 觉得不自在。

   从家里出发到现在,我们一路上都没说话,没多久,公公终於先开口了。

   公公:「宜祯,你穿这件衣服,真…真是好看,是文雄送你的吗?」公公说
 完,眼神飘向我露出一大半的大腿看了看。

   感受到公公的视线,我脸颊发烫了起来,并且不自觉的拉了拉裙摆说:

   「不…不是啦,这是我姐送我的生日礼物。」

   公公:「是…是喔!宜琳挑衣服还真是有眼光啊,哈哈…」说完公公眼神又
 飘向我胸部的位置,这让我又不自觉的拉了拉前领,几乎要把衣服拉坏似的。

   公公似乎发觉了我的异样。

   「怎麽啦?」

   「没…没事!」

   我故作镇定的回答,并试图想把自己急促的呼吸调整一下。

   但车内整个气氛真的尴尬、暧昧极了,我感觉我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了,并
 且心想我的脸和耳朵现在一定很红吧?

   我试图想做点什麽事,好缓和我紧张、害羞的情绪,於是拿起包包里的小化
 妆盒打开,假装在补妆,并用里面的镜子照了照,果然我整个脸和耳朵红到不像
 话。

   此时公公似乎也发现了,关心的问:

   「怎麽啦?是不是发烧了?」

   说完同时,用他的手往我的额头摸了摸。

   额头上传来了冰冷的触感,让我身体颤动了一下。

   「我…我没事啦!」

   公公:「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我把冷气开小一点?」「真的没事啦,我穿这
 样感觉好热,哈…哈哈…」我觉得自己讲出来的话有点语无伦次。

   此後,车内又一片尴尬无声。

   「这…这件衣服,我刚本来只是要试穿而已,没想到…就被爸直接拉出门了
…哈…哈。」

   我受不了这种尴尬无声的气氛,赶紧找了个话题说。

   公公:「是…是喔,抱歉,我以为你是换好衣服了,想说时间快到了,就赶
 紧拉你出门了,哈…哈哈…」

   「没…没关系啦,反正时间好像也快到了。」

   为了维持对话,我勉强的挤出了这句话。

   我说完无意中往公公的方向看去,却让我看到了无法置信的景象。

   公公的西装裤,裤裆上竟隆起了一大沱明显的形状。

   瞬间我想到了什麽,但我不敢细想,我下意识的往窗外看过去,想把刚刚眼
 睛看到的景象从我脑海中删去。

   但越想忘记,却越记忆清晰了起来,公公勃起的景象完全呈现在我的脑中。

   这个时候,我身体颤动了一下!

   公公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宜祯,你怎麽了啊?」「没…没事!可能被安
 全带後面的带扣垫了一下。」我故作镇定的说着,并心想:

   「我刚刚该不会…」

   这时我感受到底裤传来的一丝湿润感。

   「我怎麽会这样呢?我是怎麽了?难道是看到爸的…」我心里一边懊恼着自
 己为什麽会有这种生理反应,一边想找个洞躲起来,好逃离目前的窘境。

   没想到这时公公又开口了:「宜祯,你的腿保养的真好啊,又白又修长的,
 皮肤感觉很滑嫩的样子,摸起来一定很好摸,哈哈…」「喔…喔,谢谢爸。」

   我其实不知道公公在讲什麽,只是顺着公公的话来回应。

   因为我自己的脑袋已一片混乱无法思考,我只想赶快平息心里的一股异样感
 觉,那股既不知是兴奋还是羞耻,但又像两者交杂在一起的奇妙感觉。

   突然我脑袋好像回到正轨,清晰起了刚刚公公讲的话是什麽。

   「爸…爸爸,你…你刚刚在说什麽啊!?」

   我发觉了不对劲,羞愤的质问公公。

   公公紧张的回应:「啊,抱歉、抱歉,我刚只是开玩笑的!」看着公公说完
 这句话,我却发现公公的裤裆又起了细微的变化,似乎比刚才又更凸起了。

   我迅速别过头,此时我心跳又加速了起来,并且右手用力紧紧抓着车门上方
 的拉环不放,而心里的那股异样感也越来越强烈。

   就在我心绪极度混乱之时,突然感觉到有人碰了碰我。

   公公:「宜祯…宜祯,你怎麽了?医院到了喔!」我回过神来,身体自然反
 应的向车门方向缩过去。然後看了看车外的景象。

   我:「喔,到…到了啊!」

               ——回程的路上

   「怎麽会这样…」

   我边看着手里的报告边哭着说。

   公公:「这也没办法啊,文雄的精子数过少,且活动力差,医生说你要怀孕
 的机率非常低。」

   我:「这件事要怎麽跟文雄说,他一定会很懊恼,而且妈那边要怎麽交代,
 毕竟文雄是独子,这件事对妈的打击一定很大!」公公:「我看这件事先别跟你
 妈和文雄说,我们先想想要怎麽跟他们说比较好,或者看这件事能怎麽解决。」

   我:「医生说只能跟别人借精了,可是人工受孕费用不便宜,而且这样得来
 的孩子也不是徐家的骨肉啊,我想妈不会同意的。」公公:「你先别想太多,事
 情总会有解决办法的。」「爸,你一定感到很失望吧!文雄没办法延续徐家的香
 火。」我难过的说。

   公公:「好啦!你先别难过,爸会想办法的!记得,回到家先别跟他们说这
 件事喔,免得他们担心。」

   「嗯!」我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

              ——回到家里傍晚

   文雄:「我回来了!」

   刚听到声音,只见文雄从客厅走到厨房来。

   婆婆:「今天这麽早下班啊!」

   文雄:「是阿!嗯~好香啊,今天怎麽煮这麽丰盛啊?」婆婆:「对阿,因
 为你们体检的结果是没问题的,为了庆祝,所以今天我就煮丰盛一点啊。」

   文雄高兴的问:「真的吗?宜祯,是真的吗?」我:「嗯…嗯…对阿…」

   我边洗菜边心虚的回应。

   文雄:「宜祯,怎麽啦?精神好像不是很好?!」婆婆:「对阿!宜祯,我
 看你今天回到家後就一直精神不太好的样子,没事吧?」

   我:「喔…可能今天去医院的关系,医院病菌多,可能稍微感染到感冒了。

                  「

   婆婆:「是喔,那你休息一下好了,这里交给妈就好,我看你先去泡个热水
 澡,流流汗应该就好多了。」

   文雄:「是阿,你就去泡个澡吧,我来帮妈就好。」「嗯…嗯…」

   我怕文雄和婆婆发现异样,就顺应了他们。

   来到浴室,我越想心情越沈重:「唉~到底该怎麽办?」我脱了衣服,打开
 水龙头,热水从莲蓬头不断涌出,淋上了我的头发,然後也淋上了我的身体,热
 水的浇淋让我心情顿时放松了起来。

   我用手按了按沐浴乳,双手搓弄了几下,然後从脖子开始搓洗,一路到身体、
 手、胸部、下体、脚底,彷佛要将所有的烦恼都洗掉一样。

   「呼,好舒服!」

   我享受着淋浴所带来的放松。

   突然,浴室的门被打了开来,我听到开门声,惊吓的往後一看:「爸…你…

  你干嘛?我在洗澡耶!「

   我看到进来的人是公公,而且他全身赤裸,我惊吓的下意识拿起一旁的浴巾
 遮住了我前面的胸部和下体。

   公公看到我似乎也吓了一跳:「啊!抱…抱歉,我…我不知道你在里面。」

   说完公公也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体。

   在公公遮住的那一瞬间,我已经看到了公公的肉棒了,一生只有老公一个男
 人的我,看到老公以外男人的肉棒,而且还是自己的公公,羞耻加惊吓的冲击,
 让我转过身去,背对着公公。

   我极度惊吓的说:「爸…爸…你…你快出去,我还没洗完!」公公语气显得
 不好意思的说:「抱…抱歉!」

   接着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公公出去後,我赶紧要去把浴室的门锁起来,正当我要锁门时,浴室的门又
 打了开来。

   我惊吓的又往後退了几步,没想到进来的又是公公。

   公公进来後顺势将浴室的门也锁了起来,并且立刻盯着我看,不发一语。

   我惊吓的问:「爸…你做什麽?我还在洗啊!」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看到
 了公公完全不遮掩的全身,包括他那根已经勃起的老高的巨大肉棒,而且肉棒上
 面的青筋纹路清晰可见。

   我下意识的转过身去,脑里却闪过一个思绪:「没想到爸已经60岁了,体
 格却维持的这麽好,而且他那里竟比文雄还要粗大。」「不愧是健身教练…」

   这个胡思乱想,让我的身体彷佛烧了起来。

   一想完,我发觉不对!我到底在想什麽?立即摇了摇头,想摇散我的胡思乱
 想。

   接着回过神说:「爸,你快出去啦,你要干嘛?」只听见公公以稍微颤抖的
 声音说:「宜祯,我…我真的受不了了!」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公公突然从後面
 抱住了我。

   「啊~~~」

   感受到身体突然被一阵紧抱,我不自觉的发出了尖叫声。

   「宜祯,怎麽啦?发生什麽事了?」

   没多久,浴室外突然传来文雄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公公似乎也吓到了,赶紧用他的手摀住了我的嘴巴,并且在我
 耳边小声的说:「不要出声。」

   「宜祯!宜祯!怎麽啦?!」

   文雄焦急的问着,并且拍打着浴室的门。

   此时公公非常小声的说:「赶快出声应付他一下,不然我们这个样子被发现
 就完了。」

   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点了点头,接着公公把他的手从我的嘴巴拿开来。

   我:「没…没事啦!只是我忘了拿换洗衣物所以叫了一声。」文雄:「喔,
 吓死我!我还以为你发生什麽事了。」文雄说完的同时,我突然感觉到臀部中间
 有一根坚硬的热棍正摩擦着。

   「啊~~」

   这个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我又叫了一声出来。

   「又怎麽啦?」

   文雄在浴室外关心的问着。

   「没…没事!只是看到蟑螂啦!」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我转头过去以哀求的眼神猛力的摇着头,示意公公快住
 手。

   「那你换洗衣物放哪?我帮你拿过来。」文雄贴心的问。

   虽然我现在心情极其紧张又复杂,但听闻文雄的贴心话语,心中仍流窜过一
 丝暖流。

   我:「呃…你…你问妈看看,今天衣服是她收的。」文雄:「喔,那你等我
 一下喔。」

   说完,文雄的脚步声渐渐走远。

   确认文雄离开後,我惊恐的问:「爸,你干什麽!快放开我!」公公厚实的
 身体和手臂接触着我的身体,同时从他身上传来一股男人的汗臭味,搭配着臀部
 间所传来的火烫硬物感,不禁令我心神一荡,全身酥软。

   「放开我,爸…请你不要这样!」

   我感觉我的说话越来越有气无力。当然,身体的反抗也是。

   公公:「宜祯,从今天跟你去医院开始,我就被你穿那件洋装的模样给吸引
 了,在车上时我就几乎快忍不住了,好想干你。」这时我脑海中闪过公公在车里
 勃起的景象,心想:「原来那不是错觉!」接着我的手突然被公公拉往後面的地
 方,直到握住一根火烫的硬物。

   我随即一惊:「爸…你在说什麽?我是你媳妇啊!」接触到火烫硬物的瞬间,
 我想缩手,但却被更大的力气紧紧拉住,不让我缩回去,同时拉着我的手开始做
 上下套弄的动作。

   「不要,放开我,爸~」

   这时脖子也传来一阵湿热的感觉,这让我的身体抖动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
 促了。

   我意识到必须快点把这种侵袭全身的快感给消除,不然会一发不可收拾。

   於是开始尝试用力挣脱公公的环抱。

   但是身为健身教练的公公果然不是那麽容易挣脱的。

   「爸,你…你快放开我!」

   我感觉到自己的力气正一丝一丝的变小,更奇怪的是,这时我的右手已经没
 有外力的强迫了,却不由自主的开始主动套弄那根火烫的硬物。

   公公在我身後说:「宜祯…你好美啊,今天在车里看到你那修长白皙的美腿,
 深邃的乳沟,我就快受不了了,你今天去医院时,没穿胸罩吧,对不对?真是色~」

   公公边说边开始往我的胸部搓揉了起来,我感觉到一阵粗糙的触感在我的胸
 部游移搓揉着,这让我身体的快感更加强烈了起来。

   我惊恐回应:「爸,那是因为那件洋装设计的关系,我不是故意不戴胸罩的。」

   这时胸部传来的触感和快感加强了起来,让我身体一软,几乎要跌坐下去,
 公公的手及时扶住了我,但我的右手仍然乖巧的继续套弄着公公的肉棒。

   公公:「年轻女人的身体果然棒,又敏感,你妈那上了年纪的身体跟你不能
 比啊,真羡慕文雄每天晚上都可以跟你相好。」公公边说边用他的舌头往我的耳
 朵舔了起来。

   「啊…啊」

   我的身体因为耳朵传来的湿滑触感,让我敏感的颤抖了一下。

   「爸,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媳妇啊…」

   我用极为虚弱的气声反抗着,但我的右手似乎跟我的意识相左,仍然套弄着
 公公的肉棒。

   这时我感觉到一个粗糙的触感往我的下体摸了下去,我几乎快晕眩过去,以
 极为仓促的气声说:「啊,爸,快住手,别这样…拜托…」公公:「你这里都湿
 了耶…是不是很舒服啊……」我:「我们不能这样,被文雄和妈知道就完了,快
…快住手…」公公:「别担心,他们在客厅和厨房,不会发现我们的事的」公公:
 「对了,文雄不是不能生吗!就让爸来代替他吧,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好不好啊!

   反正我和文雄的血型都一样~你真的好美…好香啊…「」不,不行!我们是
 公媳,这是乱伦啊!「

   我仅存的一丝理智,正努力的想要说服自己的身体。

   「啊…爸,我们不能这样,真的~好…好舒服!」但身体似乎战胜了理智,
 因为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快感,我到底是怎麽了?

   公公:「你的身体真的有够敏感!耳朵、脖子都是性感带耶!难道以前文雄
 都没这样弄你吗?」

   「没…没有!啊…」

   这时公公把我的头转了过去,一阵烟味覆盖住了我的嘴,我感觉到一股湿滑
 撬开了我的牙齿,接着跟我的舌头交缠了起来。

   「唔…唔…唔…」

   我只能以唔唔的声音来抗议着公公的湿吻。

   一开始我还有些微微的想推开公公的身体,但是随着公公的湿吻越发激烈,
 我整个人越发意乱情迷了起来。

   不过我脑中还有微弱的脑波回响着:「不行…他是爸爸啊…」一阵湿吻之後,
 公公的舌头从我的嘴巴里离了开来,同时我和公公的舌头间,牵着无数大小的口
 水丝。

   「哈啊…哈啊…哈啊…」

   「啜…啜…啜」接着公公贪婪的将我舌头上的口水吸啜殆尽。

   公公:「宜祯,你真棒,爸爸没吃过这麽好吃的口水!」这时公公似乎把我
 往浴室的墙壁靠了过去,直到我的背部传来了一股凉意,靠上了墙壁後,接着将
 我的左腿抬了起来,我意识到公公要准备进入我了。

   我身体的本能开使用微弱的力气反抗着:「爸,不行…不可以」「宜祯,乖,
 听话!我们来生小孩,生徐家的後代。」公公一边说一边用他热烫的肉棒抵住我
 的阴户摩擦着,几乎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了。

   公公:「乖,听话喔!宜祯!我要进入你体内了喔!」我感觉到公公的龟头
 慢慢没入了我的小穴中,那种被撑开的感觉,带着一丝乱伦的罪恶感。

   公公:「啊…啊…好热…好温暖~真舒服」

   我:「啊…啊…不行…」

   就在我感觉公公开始要进行抽插的动作时,浴室门外传来了一股声音。

   婆婆:「老公?是你吗?你在浴室吗?」

   我和公公同时吓了一跳,公公也停止了动作。

   公公用手摀住了我的嘴,示意我不要出声。我点了点头。

   公公:「是阿,你怎麽知道我在里面?」

   婆婆:「因为文雄说宜祯要换洗衣物啊,所以我拿过来给她,结果看见你的
 衣服在外面,想说是你在洗澡吗?你的习惯还是改不了,都说换洗衣物要放在浴
 室的衣物篮里你都不听。对了,不是宜祯在洗吗?怎麽变你了?」公公:「喔,
 因为宜祯刚刚洗完到楼上,我看到她洗好了,所以就下来洗了。对了,宜祯说她
 有点累想先躺一下,叫你和文雄先不要到楼上去吵她。」婆婆:「喔,这样啊,
 我知道了。」

   说完,婆婆似乎离开了。

   过了一会,确认了婆婆已离开之後,公公放开了摀住我嘴巴的手:「呼…好
 险,差点被你妈发现。」

   我小声的说:「爸…我们不能这样…快放开我…」同时我用微弱的力气想推
 开公公。

   公公:「别怕,你妈已经离开了!」

   「不…不…放…啊」

   我话没说完,公公突然蹲了下去,接着我感觉到我的阴户被一股湿滑的感觉
 给侵袭了。

   我差点站不住,幸好公公似乎知道我的情况,及时用他强而有力的手扶住我
 的腰。

   「啜…啜…啜」

   就在我阴户传来一阵快感的同时,我耳边也传来公公吸啜的声音。

   不知怎麽的,我整个人开始感觉怪怪的,同时我的两腿开始用力夹着公公的
 头,似乎不想让这股快感离开我的阴户。

   我:「啊…爸…好…好棒…」

   公公似乎是听到我口中吐出的话语,他语气兴奋的说:「宜祯,是不是很舒
 服啊…啜…啜…啜…」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从跟文雄交往到结婚,虽然我们有过不少性爱经验,
 但是他从来没有这样对我做过,我没想到被吸啜阴户是这麽舒服的感觉。

   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我的身体要爆发出来!

   我:「爸…我好像…怪怪的…尿…要尿出来了…」说完同时,我明显感觉到
 从我阴户流泄出大量的液体,然後接着我腿一软,整个人跌坐了下去,这次公公
 就没能再及时扶住我了。

   接着公公以一种惊讶的语气说:「宜祯,你…你竟然潮吹了,真棒!」我:
 「潮…潮吹…?」

   公公:「对阿,这是女性极度舒服的时候才会发生的情况,是不是很舒服啊!」

   说完,公公站了起来:「来,宜祯,换你让爸舒服了!」不知道为什麽,我
 听到公公的命令,竟乖乖的将嘴往公公的跨下靠过去,我慢慢的伸出舌头,在接
 触到公公肉棒的一瞬间,我舌头传来公公肉棒的温度,接着我将整个嘴巴包覆住
 了公公的肉棒,同时听到公公一声长叹。

   「啊……」

   公公:「好爽…宜祯…你真棒!」

   其实,我不擅长口交,跟文雄做爱时,也不常这样做,当我听到公公的称赞
 时,我的心里竟漾起一丝快感和成就感,让我想更卖力的帮公公口交。

   突然,我感觉到公公用双手扶着我的头,然後前後快速的抽插着我的嘴。

   那速度非常快,我几乎没有办法用鼻子呼吸,只能在张嘴舔弄公公肉棒的同
 时,用嘴巴呼气,但这样的做法,却反而让我的口水不断的流出来,我的口水充
 满了公公的肉棒,并且有些还滴到了我的大腿上。

   在一阵快速抽插後,突然最後公公用力往我的喉咙深处顶了进去,我的喉咙
 瞬间被公公的肉棒整个塞住,我感觉到非常难过,几乎快透不过气,但却又有一
 种异样快感在我的下体流窜,非常特殊。

   这时我感觉整个人快喘不过气了,我开始双手用力拍着公公的大腿,想要挣
 脱,但公公却反而更加用力的顶住我的头,不让我挣脱。

   就在我几乎要晕眩过去的一瞬间,公公突然松开他的手,我一感觉到,头马
 上用力的往後退开,退开同时大量的口水缠绕着公公的肉棒,我的嘴巴也同样流
 着大量口水,在我的嘴巴和公公的肉棒间牵起了大量的口水丝,这比刚刚湿吻的
 时後还更多。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我什麽都说不出来,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同时我用手把我嘴巴和公公肉
 棒间的口水给扯断。

   我:「爸,我…唔唔…唔…」

   我话还没说出口,我的嘴巴就又被公公的嘴巴给覆盖住了。

   我的舌头和公公的舌头又再次交缠在一起了,这次我更主动的跟公公的舌头
 互动,我们俩人似乎想把对方的口水吃光似的吸啜着。

   吻了一段时间後,公公把我扶了起来。

   「宜祯,我们来生小孩!」

   我摇了摇头:「可…可是…」

   不等我说完,公公已扶着我的左腿,要继续刚刚被婆婆给打断的事。

   「啊…啊……」

   我才刚感受到穴口传来被异物撑开的突破感,公公的整根肉棒很快的就已经
 全部没入了我的阴道里了。

   公公:「啊…真、真棒,宜祯,你的小穴真棒啊!不愧是年轻女人的肉体,
 那种紧紧包覆、夹住的温暖快感,不是你妈那松垮垮的穴能比的。」听到公公这
 麽说,我心里立即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羞耻感。

   「啊…爸,不要说那样的话…好难为情」

   说完,我感觉到公公开始在我体内一进一出做起活塞运动。

   随着公公的肉棒在我的阴道内壁里又刮、又摩擦的强烈冲击,我的下体传来
 了阵阵快感,同时嘴里也开始发出微弱的淫声,但是脑里却有着复杂的情绪萦绕
 着我。

   我:「啊…啊…爸,我们会下地狱…这样…会下地狱。」虽然我嘴里这样说
 着,但下体阵阵传来的极乐快感,让我觉得这地狱是世间最快乐的地狱了。

   公公:「啊…啊…宜祯你好棒,爸爸好舒服,好爽!爸爸爱死你了!以後爸
 爸要天天干你,一直干你,直到你生了我们徐家的後代为止…啊…啊」我:「好
…好…宜祯要帮爸爸生小孩,帮文雄生个弟弟!」我双手紧紧抱着公公的脖子,
 享受着彼此身体所带来的快感,虽然脑海里还流窜着微弱的思绪告诉我,这样是
 不对的,我不能和公公做这样的事,但是我嘴巴里说出来的话,却和那一丝微弱
 的思绪背道而驰,让我感觉自己淫荡至极。

   公公:「来…宜祯…转过去…」

   公公放下了我的左腿,同时把我转向过去面对浴室的墙壁。

   「啊…啊啊~」

   从後面感受到公公肉棒的侵入,我不禁发出好大一声闷哼,然後下意识的用
 我的右手摀住自己的嘴巴,同时我的左手撑着墙壁,以免失去平衡。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整个浴室里回响着公公跟我
 做爱的撞击声,不知是被这些淫荡的声音给影响还是怎样,此时我心里竟生一种
 不知怎麽形容的奇异快感,也许…是跟公公乱伦的关系?

   这时公公以更快的速度和力道撞击着我的小穴和臀部,彷佛要将我撞坏似的,
 若不是我用手摀着嘴巴,恐怕我已经大声呻吟了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但是,没多久公公从後面把我的右手往後拉,像骑马似的快速的插着我,因
 为没了摀住嘴巴的手,我不自觉的放声呻吟。

   「啊…啊…哈啊…啊啊…哈啊…啊…哈啊…」

   「唔唔…唔…唔唔…」

   公公听到我大声呻吟出来,似乎吓了一跳,赶紧用他的左手摀住我的嘴巴,
 并且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

   「宜祯…爸爸干你干得舒不舒服啊,你真的太棒了…」说完,公公又以更快
 速的速度,猛力的抽干着。

   「啪…啪…啪…啪…啪…啪…」

   这个家里,男主人的老婆和儿子正在厨房温馨的煮着今晚一家四口的晚餐,
 但是他却和他的媳妇在家里的浴室里激情进行着公媳乱伦的行为。

   浴室里公媳的交媾VS厨房里母子的下厨乐两种景象交织呈现出一种强

   烈又淫荡的对比,我脑中一边想着这景象,一边感受着公公下体所带给我的
 强烈快感,这种思绪和感触所交织出的强烈冲击,让我不知现在是置身於天堂还
 是地狱。

   突然,公公放开了他摀住我嘴巴的左手,并将我的左手也向後拉,且继续快
 速的干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啊啊…啊…我会坏掉
…爸爸…我会…坏掉…」我开始胡言乱语,陷入疯狂,猛力摇着头。

   这时,潮吹的快感再次向我袭来~

   「啊~~~~~~~~~」

   突然公公拔了出来,我感觉到我小穴流泄出大量的液体。

   「宜祯…你又潮吹了…真色啊,爸爸要干死你…干大你的肚子…啊…啊…」

   说完,公公又插了进去,一阵快速抽插後,我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身体
 好像飞了起来,一阵天璇地转,我短暂失去了意识。

   没多久我回过神来,双眼迷蒙淫笑着问:「这…这是什麽感觉…好…好棒…

  好像要死掉…又好像飞起来了…我是上了天堂吗…「公公笑着说:」这是女
 人高潮的感觉,你没经验过吗?「」没…没有…这感觉…好…好棒…「

   一生本来只有文雄一个男人的我,从来没体验过高潮的感觉,没想到今天会
 经由公公让我体验到高潮的快感。

   公公:「现在文雄和你妈在厨房忙,而我们公媳俩却偷偷在家里的浴室里做
 爱,这感觉是不是很刺激啊?」

   说完,公公又用力插了进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公公:「说啊!刺不刺激?

   爽不爽啊?「

   我:「啊…啊…刺…刺激…好…好爽…爸…我又要…到…到了…啊啊…」接
 着我感觉到一股跟前面一样的异样快感又要袭来,公公似乎也知道我又要高潮了,
 同时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啊…啊…啊~~~~~~~」

   公公:「啊~~~~~~~~」

   在享受那一股快感的同时,我感觉到後面的公公用力抵住我的小穴不动,接
 着一股暖流往我的子宫冲击而来,瞬间填满了我的子宫,有一种我的腹部胀了起
 来的感觉,然後我两腿无力就要跌坐下去,接着公公就抱着我一起跌坐了下去。

   公公:「宜祯…跟你做爱…好…好爽…你…太棒了…哈啊…」我还沉浸在高
 潮的余韵,有气无力的说:「爸…爸爸…我们…会不会下地狱…」

   此时,公公给了我一个深深地湿吻~

   「就算会下地狱又如何?享受过了这种极乐快感,我的人生已无遗憾!」我:
 「那…那我们…」

   公公:「接下来,我们要天天做爱,直到你怀了我的种为止,知道吗?」不
 等我问完,公公已经抢先一步给了我回答。

   我:「嗯…嗯…」

   虽然我心底深处有一股朦胧的罪恶感,但是却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

               几个月後~

   「宜祯,我们徐家终於有後了。」

   婆婆满足的摸着我的肚子,并笑着说。

   「老婆,谢谢你,谢谢你为我、为徐家添了个小宝宝,我们两个终於有孩子
 了!」

   文雄把耳朵靠在我的肚子上:「你听,他好像在踢你肚子了耶!」我笑着说:
 「你也太夸张了,才二个月而已,怎麽可能!」公公:「哈哈,对阿!文雄你也
 太夸张了!」

   文雄:「真的啦!你们听听~」

   文雄作势又往我的肚子听了起来。

   我们一家四口,洋溢着喜悦,准备迎接这个小生命,但婆婆和文雄却不知道,
 这是公公在我体内播的种。

   我望向公公漾起了一丝淫笑,公公也微笑着看着我。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