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1, 2015

我和財務部大姐的曖昧 16 (完)


16
 故事寫到這個時候,相信大家也都能猜到結局了,過年也過得人有些懶散了
一直到現在才有感覺把結局寫完,對不住大家,再次向各位讀者誠摯的道歉。

  好,咱們故事繼續。

  上次寫到和小張來了個分手前車震,然後又去了大姐家摸大姐的奶,當然大
姐還是一如既往的沒讓我有進一步的得逞,我也沒有強求,畢竟大姐又身孕在身
上,小張那邊我也沒聯繫什麽,雖然我並不排斥小張以前的故事,相反的我還覺
得小張是個好女孩,可是男人嘛總是有點小孩脾氣。

  日子一天天的過著,有一天大姐說讓我去她那裏一趟,我就找了個周末去了
大姐那裏,大姐做了飯菜在家裏,還給我準備了一點酒,我倆聊著天吃著飯,過
得很是惬意。

  到了晚上大姐留我在家裏住,我當然不會有什麽意見。我們像以前一樣,脫
光了衣服躺在一起,大姐懷孕六個月的肚子摸著肉乎乎的,不知道爲什麽,大姐
肚子裏懷著不知道是誰的孩子,我似乎一點也不排斥。

  大姐問我:你爸媽沒催你找對象結婚嗎?
  我突然一愣,大姐爲什麽這麽問,難道她想嫁給我嗎,雖然她懷了別人的孩
子,可是她要嫁給我我還是願意娶她的,到時候我們再生一個二胎不就行了。
  我說道:我爸媽當然著急了,我要娶你你又不答應我。
  大姐說:娶我,我本來就人老珠黃了,根本不能和你結婚,而且我現在又有
了身孕,你不嫌棄我?
  聽大姐這麽說我覺得有戲,我說道:我怎麽會嫌棄大姐呢,我就是喜歡你,
孩子生下來後我當他爸爸,然後咱們再生個二胎不就行了。
  大姐說:還生二胎呢,我這麽大年紀生一胎都有危險呢。
  我一想也是,然後說道:那咱們就隻做愛,不生孩子。
  大姐在我身上掐一把,說道:做愛,美得你,誰願意和你做。
  
  大姐沈默了幾分鍾,說道:你真的相當孩子的父親嗎?
  我沒做思考的說道:相當。
  大姐說道:那我們明天去領結婚照好嗎?
  我激動的差點沒跳起來,說道:當然好啦。說完還抱著大姐的臉猛親一番。
  
  可大姐的下一句話又把我打入冰點,大姐說道:你激動個啥,我隻是不想孩
子出生後沒有爸爸,和你結婚後你就是孩子的爸爸,可是你隻是孩子名義上的爸
爸,孩子出生後我們就離婚。

  擦,哥瞬間石化了,感情隻是讓我當個合法挂名父親而已。我心裏有些氣憤
和郁悶,我問大姐:難道我們就不能真正的在一起過日子嗎?
  我與大姐爭論了半天,大姐也不同意和我結婚一起生活,沒辦法我也不能去
太強求,可是在我心情無比低落的時候。
  大姐突然說道:你願意娶張潔嗎?
  擦,我又被雷到了,大姐這是什麽跳躍思維啊!怎麽一下子跳到小張那了。
  我說道:我不排斥小張,如果我先遇到她,或許我們會結婚吧,可是我先遇
到的你,我更喜歡大姐你。
  大姐說道:男人都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其實大姐沒啥好的。
  我沒有說話。
  大姐又說道:你要是喜歡小張就娶她吧,小張是個不錯的女孩,她絕對有資
格配得起你的。
  我說道:你倆我都想娶,可是人家不發證啊。
  大姐說道:你還想齊人之福啊?
  我嘿嘿的笑了笑。
  大姐說道:其實也未必不可以,你把小張搞定,我做你的小三。
  我又徹底被雷到了,累得外焦裏嫩啊。

  我順勢說道:額,那能不能先試試小三好不好用啊?
  大姐說道:恩,可以,不過你動作得輕點。
  我又被雷到了,大姐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怎麽能說話這麽語無倫次呢。

  可是心裏對大姐身體強烈的渴望最終戰勝了我的理智,我決定難得今天大姐
答應我了,我一定要占有大姐的身體,更重要的是能占有大姐的心裏。雖然以前
我以蒙面人的身份占有過大姐,可那是我感覺到大姐心裏對我的反感和排斥。

  現在就不一樣了,大姐主動同意我們那個。在大姐的強烈要求下,我把燈關
掉了,大姐側身躺著,我躺在大姐的身後,我熟練地撫摸著大姐的身體,慢慢地
一隻手摸到大姐的隱秘地帶,大姐已經和以前一樣躺了很多的水了。

  我伸一根手指到大姐的陰道裏,大姐輕輕交了一聲,並轉過頭來,我順勢和
大姐來了個深深地舌吻,我們吻在一起,仿佛時間停止,時間萬物都停止了運動
一樣,在動的就隻有我們的舌頭交融在一起,當然還有我身在大姐濕滑溫暖的陰
道裏的手指,在飛速的做著活塞運動。

  過了良久,大姐小聲說道:我要你。
  我心裏一陣溫熱的暖流通過,雞雞變得更加堅硬了。我扶著雞雞對準了大姐
的陰道口,用雞雞沾著大姐陰道口的水,在大姐陰道口摩擦著,大姐動情的輕輕
地哼著,我在大姐耳邊說了句:我來了。

  然後,要不輕輕用力,金剛鑽就鑽入大姐肥嫩的肉穴中,隨著我輕輕地用著
力,雞雞就越鑽越深,最後完全別大姐的身體包容,大姐伸手攔住我的腰說道,
不要動,這種感覺好充實,好又安全感,我好喜歡。

  我頭上一陣黑線,原來女人是被男人用槍頂著才有安全感啊,可是大姐不讓
我動,怎麽繼續做愛啊,我抱著大姐僵持著,又不敢亂動。過了一會大姐卻輕輕
地前後聳動著屁股,雖然幅度很小,可是被她濕滑的陰道摩擦的感覺,卻讓我興
奮到了極點。

  我發誓這種感覺絕對是我和所有做過愛的女人中最棒的,雖然小張的陰道比
大姐的緊,可是這種包容感絕對沒有大姐的溫暖,大姐陰道裏的嫩肉仿佛長了腳
一樣,不管怎麽動作,我的陰莖無時不刻不被嫩肉所緊緊地環繞著,即使我不動
那些嫩肉也仿佛在動一樣,就像小嘴不停的吸一樣,這種感覺可是原來黑衣人所
沒體驗過的,看來大姐是真的動了情。

  大姐又不動了,舒服到頂點的感覺一下子又降了下來,我不知道大姐爲什麽
不動了,也沒幹亂動,大姐說道:笨蛋,你動吧,我累了,你可要輕點啊。我聽
後也暗叫自己真笨,然後就抱著大姐在後面輕輕地動作起來了。

  我動作的速度都是勻速的溫柔的,可是我每一下動做都很到位,每次陰莖拔
出到要脫出陰道口的狀態,然後又挺深插入到完全被包容狀態,每一次的抽插仿
佛都連通著大姐和我的心。

  看著大姐頭上的汗珠,我有些心疼大姐了,我這感覺雖然好可是動作太輕,
要射精的感覺始終上不來,我輕輕地問道,大姐你感覺累嗎?
  大姐說道:我有些累了。
  我心裏一緊,身體上的動作也又放緩了一點,這樣的話我可要怎樣才能射精
啊,這愛是要繼續還是不繼續呢。
  大姐說道:我累了,要不你找別人繼續吧。
  我暈倒啊,說道:這三更半夜的我找誰去啊。
  大姐說道:你找小張啊。
  我說道:你很喜歡和她一起伺候我嘛,那改天我約他一起來,不過說真的,
我覺得挺對不起小張的,我知道她很喜歡我,我也喜歡她,可是我又同時的喜歡
你,我,唉。
  大姐說道:那說真的我不會嫁給你那你會娶小張嗎?
  我不太喜歡在做愛是討論這麽深奧的問題,可是大姐卻一直的問,問的我不
知該怎麽回答,我索性把雞雞拔了出來,抱著大姐和她一起聊天,不管怎麽說我
心疼大姐的身體。

  大姐又說道:你看你也得到我了,和我做愛也就那樣,沒啥特別,我也滿足
不了你,所以你就別留戀我了。

  我說道:我非常贊同你說的,我去了小張,然後你做我的小三,可是這樣我
太對不起你了,更對不起小張,再說就是咱倆願意,小張也未必願意啊,所以我
決定,不結婚了。

  大姐說道:你怎麽知道她不願意呢?
  我說道:那個女人願意和別人分享一個男人呢?
  大姐說道:也是啊,也就是我和小張這麽傻。
  我暈大姐說話怎麽就能代替小張了。

  大姐說道:剛才你沒爽完,要不我再幫幫你吧。
  我說道:大姐,要是你沒身孕,剛才我就是硬來也得做完,可是你這身體,
我也不敢亂來啊。

  大姐說道:沒事,我休息了一下又有點想了,咱們再試試吧。
  說完就坐起來,鑽到被子裏,然後我感覺到大姐用嘴含住我軟掉的雞雞,我
慌忙說道:那上面還有體液呢,要不我去洗一下吧。大姐說道:沒事,自家人,
幹淨的。

  然後就感覺到一個溫暖濕滑的小嘴包裹著我的雞雞,我的雞雞不由自主的發
生的反應,慢慢地長大,小嘴在我的雞雞上不停地做著活塞運動,不知是大姐技
術進步比較大,還是剛才和大姐做愛過于興奮了,我居然很快就有了要射精的感
覺,突然口交停止了,大姐又躺下剛才那個姿勢了。

  我順勢一下子就插入到大姐的蜜穴裏,開始抽插著,我沒敢插得太快,這是
大姐的手伸過來握住了我露在外面的半截雞雞,開始套弄著,原來大姐想減輕身
體的動作啊,我索性就多露出點雞雞來,隻是把龜頭埋在了大姐的比裏。

  大姐的技術還真是進步不小啊,要論打飛機,小張的手法排第一,可是大姐
這手法也直追小張的手法啊,沒幾分鍾功夫,我就感覺馬上要射精了,我沒有估
計控制,任由這種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感覺到馬上就要射精了。

  我抓住大姐打飛機的手腕,讓她停止打飛機,然後下身一挺,整根沒入,接
著大股大股的精液就澎湧而出,一連噴了十幾次才停下來,完事後我滿足的抱著
大姐,親吻著大姐的脖頸。

  我右手握著大姐的手腕還沒有松開,左手從大姐身下圍過去,打算去摸大姐
的胸,一下子就摸到了一隻手,我就握著她的手,可是過了一會我就覺得不對,
怎麽我左手握著她的右手,可她打飛機那隻手也是從右邊來的,難道是左手。

  我突然一驚,打開床頭燈,發現被子鼓了很大個包,難道有第三個人嗎,大
姐還在沈浸在溫柔鄉中,我突然掀開了身上的被子,發現小張正跪坐在大姐的旁
邊,她的一隻手還被我抓著。

  小張低著頭,臉紅紅的,我終于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了,剛才的口交和打飛
機都是小張做的,怪不得感覺大姐的技術變得娴熟了呢,可是她倆怎麽能在一個
床上,難道剛才小張一直都在房間裏,那我們的對話她都聽到了。

  大姐對發生的這事似乎一點也不驚訝,不過想想也對,大姐一定是總導演,
難道她是要促成我們大被同眠,讓我共享齊人之福,我不敢想下去。這時大姐起
床來,然後一邊下床一邊說道:弄得我裏面都是,我得去洗一下。然後大姐就不
見了蹤影。

  床上隻剩下我和小張,小張也要下床跑掉,結果她被我一把拉過來抱在了懷
裏,我緊緊地抱著她,我感覺到她的呼吸很沈重,豐滿的胸部噗噗的跳的很快,
我說了一句:對不起,我,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

  小張說了句:你告訴我你愛過我嗎?
  我答道:愛過。
  小張又說了句:如果大姐在你心裏占據50%,那我能占多少?
  我很想回答她,也是50%,可是我還是答了句:45%
  我感覺到小張的淚珠滑落,滴在我的手上。
  過了一會小張說道:謝謝你愛我,不過即使你沒愛過我,隻要你願意娶我,
我就願意嫁給你,我不會管你的私生活,我隻願陪在你的身邊,給你做個貼身丫
鬟就好,幫你打理打理家務事,能偶爾和你一起吃個家常飯就好。

  我被小張的話深深地感動了,我抱小張報的更緊了,仿佛要把她融化一樣,
我說道:對不起,我沒能給你完整的愛,我愛你,我也愛大姐,你們兩個我任何
一個都不想抛棄,請允許我的自私,我想把你倆都據爲己有,否則我就終生不娶
了。我說的聲音很大,衛生間的水聲早就停止了,我相信大姐也能聽到我的話。

  小張說道:我願意。
  洗手間的門開了,大姐出來也說道:我也願意。
  我非常激動的抱著她倆,不知該說什麽好,我說了句:謝謝你們,我一定好
好對你們,你們倆就是我的終結者。
  大姐說道:你要是敢再愛一個我倆就閹了你。

  故事在一片歡笑中走到了尾聲,後來我知道了,原來大姐早就打算和我一起
生活,可是後來她發生了一些她自己預料意外的事情,讓她覺得自己不可能在配
得上我,所以就開始慢慢疏遠我,小張也因此走進了我的生活。可我卻對大姐不
放手,又對小張下毒手,小張的故事大姐也知道了,大姐曾打算幫我倆,可是也
沒幫成,最後還是把自己搭上了才促成我倆的好事。

  一年後,小張懷孕了,不能和我XX,就連她擅長的手也舍不得用,大姐呢
每天忙于照顧小張,有空就練瑜伽,說是要恢複身材,可在我看來她的身材生完
孩子就沒變差,難道她還要去參選亞洲小姐。

  我原本以爲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左擁右抱,是世界上大多男人的夢想。
可是悲哀的是,她倆都忙著沒人伺候我,我呢一整天在伺候著大姐的兒子,每天
幫他擦屎擦尿,餓了就去冰箱裏拿大姐擠出的鮮奶喂他。

  這些都不是最悲哀的,最悲哀的是我懷裏一隻抱著自己的親生兒子,我卻永
遠也不知道他的父親是誰,還時不時的罵一罵這個不負責任的父親,每次罵小孩
的父親,我自己的耳朵都覺得很熱...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