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6, 2015

【颠覆】(全)


  「啊……老公……啊……用力……」隔壁那屋传来的激烈交媾声中,不时带
有一女的放浪呤叫,而不同屋的我靠在床头,听个清楚仔细的同时,还随着那两
人的交媾吟语之声加剧,把手伸向了自已双腿之间……

  已至深夜,这个位于住宅顶层,楼中楼的二层中,在女性一声极之高亢,发
泄似的浪叫声后,归于平静,十数分钟后,我似乎听到那屋有了轻微的动静,跟
着那一声关门声传来,让我心里清楚,他要来我这了。

  果然,只片刻,赤裸的男人打开了这屋的门,走了进来,神情兴奋略显不安
的他,走到了床前,先是同我对视了几秒,跟着扫了一眼,床单上我独自造成的
湿痕后,上得床来,同我并靠床头,并且马上伸出只手搂住了我,在我俩已一种
极之亲密的姿式互拥时,他把头凑近我耳边,语气很是温柔的轻呼出「老婆」二
字。

  「老公」我回应他这两字时,发觉自已的心内,在有着浓浓的情意同时,那
异样的兴奋感同强烈的妒忌心,也随之而来,心情一下间,变得极为复杂起来,
同时也暗思起这个家庭的将来,会否这因今晚我们俩踏出的这一步,而产生出不
可回头的巨变。

  床上,搂着自已的这个男人,是我的老公,法律上,名义上,实质上真真正
正的丈夫,那屋睡着的是我大学同寝四年,我最好的闺密,也是老公的前女友,
就在今晚我把我的老公献出,让他和我的闺密,在自家的客房中,发生了实质的
肉体关系,并且我还在这屋,一直听完了老公和她的整个性交过程……

  大学毕业后,我抢了闺密在大学里交往了三年的男友,就成了我现在的老公,
其实也不算抢吧!只能算趁虚而入,他俩正式分手前一年,就吵嘴不断,时常冷
战,我也在这个时候,对心仪了许久的他,明里暗里的发动了攻势,俗话说「女
追男,只隔层纱」又云:「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厌恶了不断争吵的他,很快就
在我的温柔攻势下,被自已拿下,成了我的男友。

  没多久后,闺密就得知我俩好上后,气愤间正式同他分手,我和男友同她的
关系,一时间降至了冰点,那时热恋中的我和他,自是不理,在这大都市定居下
来,只一年后,就闪电结婚了,当然婚礼并没有通知,那关系闹僵的闺密,老公
的前女友啦!

  婚后,我和老公,忙着在这大都市生存,并且扎根下去,都把精力全用到了
事业上去,只偶而出席了几次同学聚会,聚会时她也有参加,我俩和她的关系仍
处于冷冻期,聚会时,另一长嘴的闺密,也对我说过她也已然结婚,还说她见过
他老公几次,觉得还行。

  婚前婚后,我和老公,一直极为恩爱,至少在所有外人看来,我们是一对不
折不扣的模范夫妻,可内里呢?我却是叫苦连连,真不明白,老公的性欲,性能
力,怎会如此之大,婚前还没觉得,可到了婚后,他几乎是天天都要,有时连我
生理期都……每每弄得朝朝起不了床,并且还导致我白天的工作效率降低,婚后
半年时,顶不住的自已,急忙同丈夫订了床上协议,性爱只发生在周末两晚。

  有了这个协议后,我知道爱我的丈夫,其实有时憋得很是难受,期间不忍的
自已,也会用口舌,帮他泄欲几回,可是这种手段却是杯水车薪的效果,根本解
决不了他的实质需要,到了这时,我才突然想起了夫的前女友,我的同寝闺密,
同是女人,她当年是如何能够满足,这性欲超出常人的老公呢?

  婚后五年,这年我29岁,老公30岁,这两、三年间,为了满足老公异于常人
的性欲,我闲下来的时候,不时会独自,背着他浏览些情色网站,从中学些床上
技巧,好能同老公更快,更好的完成性爱,也就在这期间,经过十数次同学聚会
后,我、老公和她的关系缓和了许多,她同老公还是保持着距离,可同我的话却
渐渐多了,联系也渐而频繁起来。

  半年后,我同老公在性事越发的不和协起来,而不和协方面主要在我身上,
是自已单方面的缘故,同老公无关,而我掩饰的极好,他并也不知情,而我则默
默忍受着。

  这些年来,我常在色情网站上,看到个普遍说法,说是男人那物越粗,越长,
持久力越好,需求越大,那他的女人肯定就越「性福」,我刚好就有个这样的老
公,可我却一点都不觉得性福,反倒时常要伤脑筋,想着如何应对他的床上需要。

  婚后,周末的两天夜里,老公几乎都要同我做个三次以上,头两次,他的粗
长,进入我的体内时,无论我下体是有前戏湿润也好,还是无前戏干燥也罢,都
会顶得我内里生疼,滋味并不好受,往往是两、三字后,他这时的那物硬立,没
那么坚硬时,缓缓而做时,才能让我有大量的快感,乃至高潮。

  「这些网站的内容大多不尽不实」结合到自已实际实况后,我对这些网站上
的大多内容,都抱反感的情绪,而也就在这期间,这上面的一些小说,视频,却
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勾起了我的兴趣。

  三个月前,修复了关系,又成了我闺密的老公前女友,对我说出了她已同丈
夫离婚的事实,究其两人离婚的根本因由,竟是那事太不和谐,综闺密所说,她
那前夫那物短小不止,估计还有轻微阳萎,早泄,我听后心内一震,想到了一种
可能性后,下体竟不觉间湿了。

  两个月前,又是一次同学聚会时,在最后数人都喝多了情况下,包厢的角落
处,老公不知何时竟搂着,垂泪的闺密,轻抚她背,像是安慰,又是暧昧的不停
对她说着什么,看到这幕的自已,内心的那个想法,越发的坚定起来。

  一个月前,我送着老公,在家门口时,同老公吻了片刻后,老公深深的看了
我一眼后,说道:「老公,我……我去了。」「嗯!老公,早点回……」

  今晚,我打开外门,把闺密接进家中,拖着她手,去往楼上的客房,那房里
的床上躺着的正是我的丈夫,她的前情人,带她进房后,自已只同老公对视了几
秒,点了点头后,便转身离开,还带上了这屋的房门。

  是的,我这种做法,和有些奇葩的男人很像,他们中意自已的妻子,被别的
男人睡,觉得这是种更爱妻子的方式,而我!则是中意自已丈夫,睡别的女人,
或许本质相同,在自已看来,我这么做,也是种更爱丈夫的方式吗?

  那些男人俗称「绿帽男」,而我这样的女人呢?并没有适合的称呼,于是我
自已想了一个,就「红兜女」吧!在今夜,老公去睡别的女人时,我赤裸着,来
到衣橱前,取出一个月前,就为今晚备好的红色贴身肚兜,系好绳结,关上橱门,
大橱全身镜上,这个下体赤裸,胸前红兜的自已「兜住最吸引男人目光的两坨骚
肉,同时兜住了自已异样的心房」想到自已戴上这兜的含义,再听到隔壁那屋已
然传出低微的女性呻息声时,我的下体渐已湿了。

  「老公,舒服了?」「嗯」「你俩算是再续前缘了!」「话很酸!妒忌了」
「嗯!多少有点,但却越发兴奋了」「哇!我老婆是个女变态」「我就这么变态
了,你不喜欢吗?」「喜欢,我太喜欢了,我想所有男人都希望有你这样的变态
老婆吧!」「哼!收敛一下,你这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神情吧!」「是,老婆大
人」「说说经过」「什么经过?」「做那事的!」「老婆,你很想听吧!」「我
……」「你不回答,我可不……」「是,我想听!」「想听什么?」「想……想
听你操她……」「老婆既然想听,我这就说说」

  我勉强搭上美女的边,闺密比自已还美上三分,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在大
学里她就是男人们的焦点「老婆,她的奶子可大了不少,奶头乳晕仍旧鲜红,奶
头依然那般内陷,腹部平坦,没有赘肉,小穴粉嫩,极紧,臀部浑圆,挺翘……」
老公,描述闺密的肉体时,我不由把自身条件,暗自与她做了个比较,A 乳,褐
色的奶头,乳晕,肥厚的黑木耳,扁平的臀部,已有些赘肉的腹部,越比越是觉
得自卑。

  「……她的唇没你性感,口交的技术也马马虎虎,她的双腿,怎么也没你这
42寸的长腿性感,还有……」「什么?」「她的肛门没你的紧……」「啊!这么
快,你就和她肛交了」「嗯!她穴被我干肿了,我只好……」「她竟然会同意」
「反正没反对,我走后门,还把她干尿了!事后她还骚浪的对我说,这些年来从
未像今晚这般爽过!」「啊!老公你可真猛,他那前夫还真是个废物!」「老婆,
我在这自摸了几回」「还几回,只一回……」「老婆,说着说着,我又想了!」
「不要」

  「想不想我用这根刚刚操过别的女人三个骚洞的大肉棒操你呀!」「不……
想~ 」「你到底是想还是不呢?」这时老公已然把大龟头,砥在了自已的穴肉上,
磨了起来。

  「想……想你操我」「那来了」「轻点」「啊……」「老婆,我的大肉棒没
清洁过,上面可是还留着她的骚水,肛液,口水,现在转移到了你的穴中,和你
的淫水混合……」「啊……老公,你继续说,我好兴……奋……」

  这夜后,她入住到家中,我们过起了最初有些尴尬的三人生活,家里的这三
人,全都受过高等教育,她和老公还位属各自领域的高层,陡然间如此生活下,
还有些不适,当然,时间是可以改变人的,小半年后,家中三人的地位角色,全
都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

  「老公,让她搬到这房,我想睡主卧」「啊!小兰,你看呢?」「好的」闺
密渐渐成了这家的主人,老公和我都宠着她,所以她的地位变得最高,老公次之,
我最低。

  「今晚就换!」「嗯~ 哦!我差点忘了那事,老公,你现在是不是……?」
「什么事?」「昨晚你俩答应的~ 」「哦!是啊!我差点就忘了」老公说这话时,
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望向了我的下体,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我已然明白闺密所说
何事。

  我进入主卧卫生间里,取来做这事的必要物品后,返回到了这房,在床上两
人的注视下,正对着他们,坐在了房内地板上,支起双腿分开后,往骚处抹了些
白色泡沫状液体后,一手持镜,一手持刮刀,除起了自已的阴毛。

  「都刮干净了,还是那么难看,黑木耳,老公你说是吧!」「嗯!跟你的小
穴比,是难看许多,不过也是让我这些年来,操黑的不是,我再努力些,你那里
迟早也会像她那样……」「我小穴才不会,别碰,先叫她把红兜,拿上来垫我屁
股……啊……」床上两人又要进行一场性战,而身为人妻,现已做了许久「红兜
女」的自已,听后自然脱下红兜,把它塞到闺密的臀下,而后握着丈夫的大肉棒,
把他导入进闺密的骚穴之中,在他们交媾后,我转而离开此屋,回到自已的房间。

  换房后,深夜,几轮交媾后,夫回转我所睡之客房,搂着我轻声说道:「她
说,你很有做M 的潜质,所以想……我能接受吗?」「我……可以」老公传达完
她的建议后,我是有些犹豫,纠结了片刻后,才回应道。

  一个月后,傍晚,厨房做着晚餐的自已,听到了门铃之声后,匆匆理好手头
上的事,快步前往外门,我到脱鞋地前不远处时,小云我的闺密,已开门入内,
在她关上门后,我争忙跪了下去,帮她脱鞋,换鞋,然后跟在她臀后,爬进了入
厅,右边的衣帽间里。

  衣帽间里,只着红兜,下半身赤裸的自已,在云站定后,自觉的从她微分着
的双臀间,爬着穿过,来到了她的正前,蹲站着,为她除衣脱裙,直至她全身赤
裸,骚处露出时,我又一次跪在了她的面前,双手手指分开她怎么也操不黑的粉
色肉唇,把头凑近,舔吸起她的尿道,阴道,屁眼,直至她喊停为止,这才恭恭
敬敬朝着她磕了三个响头,然后……

  我驮着小云,上到了主卧,房内的老公此时正斜靠在床头,看着文件,云从
我背上下来后,同我先后上了床,她在等我为老公吹硬鸡巴,然后托起她,把她
那经我口舌清洁吸舔过的穴,对准到老公硬立的鸡巴上,两人性器交连后,我再
充当起苦力的角色,托着她上上下下,同老公交媾直至老公射精。

  「老公,要不我为你生个孩子吧!」我做苦力促成他俩交媾时,云在吟叫时,
突然对夫说道「我没意见」夫答完后,把目光投到了我脸上「你呢?」云在老公
把目光投向我时,自然会意,跟着问出这话「我……呼……同意」「啊……嗯…
…那我从今天起,就不吃……」「嗯」老公点头回应道。

  「啊……骚货,你说!现在操我的人是谁……?」「我的老公」「啊……啊
……你呢?你在干什么」「在帮着我老公操你!」「想你老公操大我的肚子吗?」
「想……十分想……」「那你就卖力点……快点……让他射出子孙……啊……射
进我的……」

  一个月后,「要射了……」「啊……」「兰,快过来」老公这夜第三次内射
后,有些疲惫,呼呼睡下,我抱起兰,去往客房之中。客房的床上,云松开了捂
着小穴的手,我马上接力,单手托起她的臀部,用手指把一些溢出的白色液体,
全都扫回她的穴里,跟着手掌紧贴她穴,不使液体外留的同时,另一只手放下了
她的臀部,转而轻柔的揉起了她的小腹。

  「兰,当时你抢了我的男友,我真是恨死你,不过,你虽然夺了我的男友,
和可能同他的婚姻,可我,如今也夺了你老公的肉体,还有初次受孕的机会,这
下我们算是两清了」「嗯」「很快你会养我这个野女人的孩子……」「我很乐意,
我会视如已出的……」「你可真够贱的」「在你和老公面前,我就是个大贱货」
「呵呵」

  一年后,云生下了一个女儿,新生儿的户口挂在了我和老公的名下,生完孩
子的她,乳房大了一个尺寸,而乳头,乳晕,阴唇的颜色却没有太多改变,只颜
色深了一些些,而小穴仍紧,连屁眼都紧了不少。

  她生完孩子,恢复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和老公基本上,已绝了性爱,我俩
的亲密接触,只剩亲吻,以及口交,这是云怀上孩子后,我同丈夫应承过她的,
在她怀孕,生育时,我老公的鸡巴,不得进入我下体的两穴,承诺的期限是她能
和我丈夫性交后,才算完。

  「干脆你以后,就别再操她了!」「啊!那不是浪费资源吗?很多男人想有
穴操都没的操呀!」「浪费个屁,她那烂骚穴,臭屁眼,有什么好操的,而且她
决对会同意我这……是吗?」「嗯,我同意」「兰!你……」「老公,我早就想
这样了……」「哦!那算我没说,可是你不是还要同我生个……」「这事容易,
我有办法!」云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后,回道丈夫。

  「要射了……」「啊……快去……」主卧床上,云和丈夫一轮激烈交媾后,
眼见丈夫就要射时,他急忙从云骚穴里,抽出鸡巴,然后急切的移至同床躺着的
我这侧,鸡巴对在我下体上插着的漏斗上,撸管射出了精液,灌进我的骚穴里。

  一年多后,我出产完身子恢复后,云领着我去做了永久去毛手术,去的自然
是我的阴毛,而后又领着我去做了结扎的手术,这还没完,在征得老公同意后,
她又一次领着我,去做了阴户缝合的手术,和肛门填珠手术,做完两个手术后,
她这才满意。

  现在的我,阴户只留两个小孔,一是拉尿,一是排经,肛门则一珠挡口,根
本不可能让男性的鸡巴插入,就连排粪都极之困难,我每天里很长时间,都是在
厕所里度过,队此外的责任,就是一些家务,和带大属于我和老公,和属于好和
老公的一子一女。

  「没穴的贱货,快过来,舔我被你老公内射的小穴……」夜里三人同睡一屋,
老公和她常在她的脸上,身体上交媾,激情之后,她的任务,则是用口舌清洁丈
夫这个异性,和她这个同性的生殖器官,方便他们继续激情。

  「舒服吗?没穴的贱货」「舒服……啊……贱货要……」我达到高潮的方式,
再也不是让男人的肉棒,进入体内,而是老公用坚硬的鸡巴,抽打我外露的阴蒂,
或是她用手抽打,那次缝阴手术时,我阴蒂的包皮也顺带做了切除,现在我平时
出门时,她不让我穿内裤,裙子,只着长裤,让我的阴蒂能同裤摩擦,令自已时
时处于发情中,一段时间的夜里,她更是经常用吸阴器,吸吮我的阴蒂,弄至我
如今的阴蒂,时刻充血着,而且竟有半根小指大小。

  我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到头,我只知道自已缝合的两片肉唇,已然拆线,两
片肉唇,已经连成了一体,我已是个无穴的女人,而老公,还是我的丈夫,虽然
他时不时仍会同我说些情话,交心,我俩的感情保持的如先前一般,可他的肉体
却已完全不属于自已,给了那个女人,而她的身份,小三、情妇、家里实际的妻
子,或是……这就要视场合而定了。

  转眼她进门起,已过了十数年,这晚,是我和丈夫20年的结婚记念日,我早
早返家,老公也是,还有她也是,我和老公仍是夫妻,她跟老公也是夫妻相称,
而我和她亦或姐妹,亦或主仆……关系很是微妙。

  「老公,周年快乐」「老婆……」我和老公亲吻,本是极美的一个画面,可
我俩接吻的中间,却还隔着一个她,她背朝着我,如八爪鱼那般,吸附在老公前
胸上,老公一面同我接吻,一面双手紧环着她腰,让他俩下体的性器官,更紧密
的交连在了一起,就在同我亲吻动情时,他已忍不住开始飞快,腰部耸动了起来,
就在属于我们夫妻的周年记念日这夜,他和云那「啪……啪……」之声,整晚不
绝于耳。

               (完结)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