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5, 2015

妻血,妻泪 ~ 作者 lvrenfly

  深夜,一间普通的卧房。

  一个全身赤裸,只穿黑色丝袜的高挑长发女人趴在宽大的床上。

  月光如雪,迷人的曲线与月光融合,如梦如幻。

  侧脸光洁,下巴轻抬,与身躯S 型的线条相连,乳峰半隐半显,不大不小,
平坦的小腹,硕大的臀,还有那隐藏在黑暗中的沟壑。

  这是一个欲望的悬崖,进还是退,是个难题。

  这个女人姑且叫做玲吧,这个场景在这个城市里随处在发生,这个女人的故
事,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她是我的妻,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

  20天前。

  我和玲冷战3 天了,饭也没人做,起因很简单,我犯了这个世界上男人都会
犯的错,我和一个小我10岁的实习生发生了一夜情。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结婚
7 年,我从没出过轨,可是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天天吃大餐也想吃个小烧烤。

  我的妻是我的同事,那一年,我是个小职员,她是公司的女神,不论身材,
容貌,气质,我只能说我都兴不起高攀的欲望。在她身边围绕的男人各式各样,
高富帅自然不会少。她对所有的人都若即若离,像一直蝴蝶飞在花丛之中。我以
为,她也是那种交际花似的女人,直到有一天我把她压在身下,进入她的身体,
那种痛让我明白她是个纯洁的姑娘,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爱她,一辈子。

  然而,在时间面前,誓言就是一个可笑的屁,柴米油盐,生活的压力,无限
的欲望让人迷失了自己,一切都不过是金钱和权利的游戏,我从一个小职员通过
各种让我自己都作呕的马屁和小小的成绩外加机会,终于成了中层的小领导,我
的妻玲,却因为家庭的背景,早我4 年成为公司的小领导,我们虽不在一个系统,
但是却抬头不见低头见,审美在疲劳,终于七年之痒如期而至。

  中国人的老祖宗真是厉害,这个七年定的真准,不早不晚,我一时没能经得
起诱惑,酒后乱了性,不过一夜情而已,我不想她影响家庭,可是小女生不依不
饶,非要取代妻的位置,换了我也许也想这样吧,少奋斗20年,一步到位。

  最后事情失去控制,单位也知道了,妻也知道了,我辞了职,在家和妻也吵
翻了天,我成了一无所有的人,5 岁的女儿被送到了父母家,我和妻的离婚协议
也提上了日程。总之,我的幸福人生结束了。

  我的律师说,你可能要净身出户。我不甘,他说,除非,,你的妻子也出轨。
我一时间无语。

  挣扎在良心与现实之间,我酗酒吸烟,我知道我快要崩溃了。

  一个朋友的朋友和我见了面,他说30万,我帮你。细节我没问,我说行,我
已经孤注一掷,我已经无路可走。

  我离开了家,在我父母的另一套小房子里安顿下来,简陋的小屋里只有一张
床,一个桌子和一台大屏幕的电脑,因为他说我可见监控家里每个角落,还有声
音。对了,就叫他伟吧。

  等待,无尽的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好几次我走到天台,想往前一
步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可是,真的很难。

  伟说让我等待,具体的方法他不说,只说,让我等,等着看,然后录,就有
证据了。我只有信他。

  今天我等到了,就是开头的那一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酒醒后睁
开眼就看见屏幕上的妻,她已脱掉了衣服,就那样趴在床上。她在等待,是的在
等待,我的心一下就揪起来,我想打电话告诉她,我能预感要发生什么,我想打
给伟,我想让他停止,可是,最后我摊在椅子上,没动。

  妻静静的趴在那里,她的头轻抬着,好像在和镜头外的人说着什么,我赶快
打开音箱,可是没有声音,坏了?算了,没有就没有吧。妻在和谁说话,一定是
伟吧,没想到这么快他就登堂入室了,这才20天啊,我心在滴血。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以为镜头坏了的时候,一个男人的赤裸的身体进入了
镜头,那高高扬起的大阳具让我不由得摸摸自己的下体,它也有点蠢蠢欲动了,
真是不争气啊,那是你的妻子啊,你的女神啊,现在另一根棍子在她的面前。

  画面里的妻子好像被那个阳具吓住了,在说着什么,可是那个男人一只手握
住了妻的下巴,晃动着下身,他竟然在用那根肉棍拍打妻的脸。妻看起来不情愿,
可是下巴让人握住,闪不开,我真想去阻止他,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他好像带
着一个黑色的头套,只有嘴的地方露着。可能是妻不适应,他不再拍打妻的脸,
而是把龟头放在妻的嘴边,顶着妻的双唇,妻的嘴张开了,想要含住,可是他不
往前送,用手控制着妻的下巴,也不让妻往前去,妻只得伸出了舌头,终于舔到
了龟头,我看到那男人身体一颤,一定是爽死了,妻的舌头我知道,我最喜欢和
妻舌吻,含住妻的舌头,来回的吮吸,可是现在这跟舌头却舔上了一个肮脏的肉
棒,我死的心都有,可是一想到我要净身出户,我的心又沉下来了。

  那根又粗又长的棒子的头部现在湿漉漉的,妻的舌头想蛇一般在龟头上绕来
绕去,上上下下都照顾到了,可是真努力啊。终于他受不了了,往前挺了一下,
整个龟头进到了妻的嘴里,妻的脸颊显出一个坑,一定是在用力的吸着,妻努力
的想多吃些,只吃龟头好像很不够,挣扎着往前挪,他突然松开了握着妻下巴的
手,肉棒一下插进来,多半跟都进来了,肯定顶到了喉咙,我看到妻蜷曲了一下
身子,恶心感,却不吐出,而是来回吮吸,看到这里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自
己的老二,开始坐活塞运动,我恨自己啊,妻在给别的男人口交,我竟然会兴奋。

  妻的口活真是没说的,一会含进去,一会用舌头舔,那男人不让她用手,妻
只好用手撑住身体,吸的很累,口水滴下来,床单都湿了一片,可他还是不够,
时不时的用手抓住妻的后脑来一次深喉,看着妻深喉后的恶心,我的心都收紧了,
七年的夫妻之情不是一句话就可以抹杀的,我很少让妻给我口交,更别提深喉了,
没想到都便宜这个可能是伟的陌生男人了。

  过了一会,那男人换了自私,头朝镜头躺了下来,示意妻子继续给他口,可
能是他站着累了,妻好像盲人一样,被他拉着,摸索着跪在他两腿之间,我这时
才发现原来妻带着眼罩。我的天,伟还真会玩啊。

  妻趴在他的腿间,含住了那根大肉棒,那男人的腰还一挺一挺的,似乎插的
很过瘾,妻想用手扶住他的腿,可能是他插的太深,妻不舒服,可是他好像说了
句什么,妻又把手放下,任他一下一下的狠插。我的心都在滴血,想刀在插。我
平时和妻做爱都是温柔的很,从来不愿她难受,可是这个男人竟然这么使劲的插
着妻的嘴,可以看得出,妻是在忍受,她并不愿意,到底是为了什么,妻愿意接
受这个男人的鸡巴进入她的嘴,那可是我最爱吻的地方啊。

  难熬的十来分钟,他突然使劲的往上一挺,同时双手抓住妻的头,摁在他老
二处不动了,我操,我骂了出来,他竟然射了,把他肮脏的精液射到妻的嘴里了。

  我有种想砸电脑的冲动,伟真是过分啊,我当初不知道他会这样,否则我宁
愿自己净身出户啊,可是现在为时已晚,什么都发生了,我的手也停止活塞,愣
愣的看着屏幕。

  过了好长时间,也许是我的感觉吧,他放开了手,妻子猛的抬起头,爬到床
边,吐了起来,看来他射的真多,妻看不到东西,习惯的想摘掉眼罩,他轻踢了
妻一脚,说了些什么,妻竟然放下了手,跪坐在床边,好像在擦眼泪,我又心疼
了,过了一会,他又说了什么,妻慢慢的又爬到他两腿之间,天啊,他竟然要妻
为他用嘴清洁,而妻竟然还答应了。我操,我把桌上的水杯拿起来,扔掉地上,
摔得粉碎,我穿着粗气,郁闷、伤心、无解,快把我逼疯了。

  大概是妻给他清理干净了,他起身离开了屏幕,拿来一杯水和毛巾,还是我
的毛巾,妻喝了水,漱口,用毛巾擦着嘴,画面里他突然面向屏幕,嘴裂开,还
做了个手势,他在笑,妈的,它在笑,这个王八蛋在笑,已麻木了,这能怪谁。

  他把妻放平在床上,吻她,没有吻妻的嘴,可能是刚才射在里面的原因,他
竟然还嫌脏,他的手在妻的身上游走,一开始妻没动,慢慢的妻有了反应,扭动,
蜷腿,他把妻的腿放平,可能是怕挡住了屏幕,他的右手最后停留在妻的阴部,
看样子是在揉捏,因为妻子的手也按住了他的手,妻的阴部非常敏感,平时我一
碰就会有水,妻说痒的很,他的嘴已经含住了妻的乳峰,左手竟然捏着妻的奶头,
往上拉,拉到顶点就松开,乳头又落下来,伴随这个动作,妻的身子就是一颤,
伟还是真会玩啊,妻的乳房是妻的骄傲,生了孩子后反而更坚挺了,也更敏感了,
有次妻喂完孩子,我发现妻的下边已经湿了。

  那曾经只属于我的乳房,在伟的手里变换着形态,伟肆意的揉捏着,拉,搓,
按,把玩着,妻在他的手下扭曲着,可能是疼,妻好几次想用手按住他的手,都
被他粗暴的打开,变本加厉的更使劲的捏着,我看着这有点虐待的画面,我的手
没挺,我感觉我快射了,我什么时候有这种爱好了,这种对妻近似伤害的画面竟
让我快射了。

  伟转过了身子,头对着镜头,和妻呈69,他扶住自己老二放到个妻的嘴里,
然后开始给妻口交,这画面太刺激了,我从来没和妻试过,妻说不好意思,我就
没在勉强,我也只是偶尔给妻口交,只是每次都是随便亲两下,从来没有这么放
肆。

  伟的头挡着镜头,我只能看见妻的M 形腿和两腿之间的伟的头,他的头不断
不断变换着姿势,一上一下,来回画圆,我能从妻两条美腿的动作感受到伟的口
活一定很不错。

  我的手报复似的用力在老二上摩擦,看着一个男人亲着我妻子的私密之处,
我已经没有了反应,只有最简单的欲望。

  伟终于站了起来,看来是做完了,他舔了舔嘴,那都是妻的水啊,伟扛起了
妻的双腿,把妻转了过来,头朝镜头,伟面向镜头,他要插入了,他对着镜头竖
起了中指,我都没有骂的力气了,只希望他快点结束吧。

  伴随着伟的冲击,妻的身体像海浪中的小船一样,起伏跌宕,几百下?几千
下?我不知道,我只看见伟的胸肌一下下的收缩,闪着汗水,他在我的妻子身上
辛勤的耕作。

  妻子在伟的指示下翻过身子,爬了下来,高高的撅起了屁股,脸对着镜头,
我能看到她的屁股高过她美丽的脸,双腿分的很开,她的唇微张着,我宁愿相信
她是因为疼而不是爽,伟插进来了,一上来就是激烈的撞击,妻手抓着床单,扭
动着身躯,轻要着下唇,即使没有声音我也能听到妻在那里呻吟着,妻的呻吟曾
叫我着迷,听到就能支起帐篷,我曾经把妻的叫声录下来放在手机里,等自己打
飞机用,完全不用看什么毛片就能让我射。

  又是几百下,几千下,随便了,无所谓了,我看到伟突然加速了,妻的头高
昂着,张着嘴,抽搐着,我知道,她在迎接最后的冲刺,终于,伟扬起了头,停
止了动作,放开了紧抓着妻屁股的手,使劲的拍了一下,妻子趴了下去,一切都
结束了。而我,也结束了,我和伟都射了,不同的是我射在了虚空,而他射进了
我妻子那温热柔软的纯洁的身体里。

  画面里的妻趴在床上,身体轻颤着,我明白,暴风雨过后的平静,高潮后的
平静,妻释放了所有的力气,在别人的身下。

  我关了画面,我知道今晚不会再有什么了。我木然的站起来,走到床边,躺
下,浑身就像散了架,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一定要去问问伟,问问妻,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妻会在陌生男人的身
下婉转承欢,任其骑,任其蹂躏,我一定要去,明天就去。(未完)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这样难熬,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烟吸了一根又一根,,
我无法再入睡,于是起身又做到了电脑前,打开了屏幕,可是我只看了一眼,嘴
里的香烟就掉在了地上,画面里的妻竟然还在被那人抽插着,我以为是录像,是
回放,看看右下角的时间显示,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确定是实时的,这个王八
蛋,干了一晚上啊,妻趴在床上,侧面对着镜头,身后的男人一下又一下的撞击
着,很慢,但是很有力,突然音箱里传来了呻吟声,这不靠谱的声音竟然恢复正
常了,我开大了音箱,就听见一声大叫,啊???

  是妻子的,她又一次高潮了,这是我才知道的秘密,妻子只有在高潮的时候
才会发出这一声,平时只是低声的呻吟。

  「不要了,李东……我没力气了」是妻子在求饶啪,男人一巴掌打在妻子的
屁股上,「啊……

  李东?什么人,不是伟么,我以为是伟的啊,怎么还有一个人。

  「你说了会听话的,反悔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李东的声音,低沉。

  啪。啪。啪。又是几巴掌,狠狠的扇在妻的臀部,几个大手印,红的像在滴
血。「不要啊,我没反悔,对不起。我好疼。」妻子吸着气,断续的说出几句话。
「听话就好,我刚插进来,还没尽兴呢,你跟小伟干了四五次了,今天要不是我
又应酬,该我先给你开苞的。」

  听到这里,我明白了,他们是两个人。

  怎么会是两个人,这个伟在搞什么,抓个证据需要2 个人么?我正在想着,
话音又响起。

  「洗完了啊,你先等等,我正干的爽呢,这妞真他妈不错。」

  我看见了伟,他也和那个李东一样带着头套,他就是我最先看到的那个男人,
他肌肉发达,我记得很准。

  「你先干,我不急。」伟说着,走到妻的面前,他的肉棒低垂着,看来是刚
射过,「吃吧」伟对妻说,就像是个命令。

  「我不行了……」妻开始求饶,「操,叫你吃你就吃,费什么话。」说着,
伟就躺在妻的下面,肉棒正对在妻的头下面,看妻不肯吃,他一只手抓着妻的小
兔子,揉了起来,妻的乳房因为趴在,更是坚挺,被他抓在手里揉着,变了形,
看来力气很大,妻一只手按住伟的手,说「别……啊……好疼……」

  「含住就不疼了,我保证。」伟笑着说,一边更大力的揉着。

  妻看来是疼的厉害,一只手扶起伟的老二,放到了嘴里。

  「呜……」伟看妻含住了,就放开了手,洁白的奶子上留下几道痕迹。

  「小伟,说说呗,怎么弄上的」李东一边干着妻,一边和伟聊天。

  「哈哈,怎么样,不错吧。」伟点了一个烟,深吸了口,说道「这个不是我
找的,是有人求我来干她的。」

  「你鸡巴就吹吧,这么好的盘子,我不信」

  「真的,他老公让我来干她」说着,伟就把我的事简要的给李东说了一遍。

  我在电脑前听着自己办的事,觉得自己就是个禽兽。

  「哎,怎么不动了?」伟突然说,我看到妻直直的看着伟,嘴里虽然含着伟
的肉棒,却不在动作,「看什么看,快点吸,给老子吸大了,你才能爽啊。」

  「你说的是真的么?」妻吐出了伟的东西,问道。

  「当然真的啦,我骗你有意思么」

  「你胡说!」妻突然爬了起来,站在床上,「你胡说,小平不是那样的人」

  「操,翻天了你,老子正爽呢」李东的东西从妻的身体里出来,很是不爽。

  说着,就上了床,从背后抓住妻的胳膊,把她的上身往前顶,想要再插进去。

  「这是你老公委托我的事,不然我怎么会接近你,他的律师就是这样说的,
不信你也可以去问律师。」伟盘腿坐在床上,没去帮李东。

  妻好像全身无力的样子,任由李东把她摁趴在床上,李东想把妻的屁股抬起
来,他的老二属于粗短,不算长,妻全身趴着他插这费劲。

  可是妻一点力气也没了,李东也没办法,他用手使劲的扇着妻的屁股,那两
瓣我平时百般爱惜都爱不够的屁股,被他删的红彤彤的,妻子闭着嘴一声也不吭。

  李东想搬过妻子,仰面朝上,伟拦住了他,说,「先等等,我不喜欢强来,
你先去吸根烟,我跟她谈谈。」

  李东悻悻的走出了画面,伟用手勾起了妻的下巴,妻挣脱他的手,扭到一边,
我看着也是心疼。

  「我也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怪就怪你老公吧,不过今天你得让我把
事办完才行」

  「什么事」妻问的很小心。「当然是吊事啊,哈哈……,你没看我兄弟还没
爽么。」伟笑着说「我也没够呢,你这身子太他妈舒服了,我都四次了,还是想
干,你刚才那么一吹,我又起来了。」说着,伟示威似的拿着他的老二,耍了耍。

  「不行,我要见到小平,问清楚。」妻坚定的说。

  「呵呵,那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干你的时候录了像了,你要是今天不让我们
爽了,你的这录像可就上网了,全世界都看见了,哈哈。」

  「你无耻,」妻子震惊的看着伟,手捂着胸,「捂什么啊,刚才拍的清清楚
楚,我可是用的高清摄像机啊,哈哈。」

  「怎么样,想好了没啊?」伟又点燃了一根烟。「只要你听话,这录的东西,
我都删了,你老公也不给了,我还可以帮你想办法对付你老公。」伟在淳淳诱导,
「你老公都这么无耻了,你相信他,这种事只有禽兽才办的出来的。」

  我听的咬牙切齿,真像跑过去打他一顿,可惜不知道伟的地址。

  「我今天太累了,我要想一想,休息下。」妻子还是不妥协。

  「可以啊,我这个人从来不逼人,不过,明早你要是还想不通,也就不用想
了,自己上网看视频吧,你老公我也会给他一份」

  说完,伟就离开了画面。只剩妻一个人。

  不要答应啊,玲,不要答应啊,我在这头喊着,我什么都不要了,求你不要
答应他们啊。妻在床上,捂着脸,毫无反应。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来多久,我听到街上渐渐有了人声,天亮了,而我的天呢,
依然黑暗,无光。

  妻站了起来,离开李画面,半个小时都没没有人,镜头对着空空荡荡的大床。

  正在我浑浑要睡去的时候,画面边上有了变化,声音传来。「啊……,啊…
…,啊……」我一个激灵,努力的去看,之间妻的头慢慢出现在画面,一步一停,
妻弯着腰,两只手被人从后面拉着,往床这里走来,是李东,这个王八蛋,他双
手从背后拉着妻的胳膊,下体在妻的后面一送一送的,走一步,插一下,停下一,
插一下。

  「比刚才爽多了,还是小伟你厉害啊,这女人就像变了个人,哈哈」

  我的天,妻答应了伟的要求,……

  小伟从画面的另一测出现,他的腰间的东西又立了起来,「来,宝贝,含住。」

  李东顶着妻走到伟的面前,妻张开嘴把伟的阳具吸了进去。

  「啊……,爽,这他妈爽。」李伟大叫一声,「老婆,你真是厉害啊,吸的
很爽。」

  妻的姿势难受,吸的很费力,只是嗯~ 嗯的,配合着李东在后面的抽插。

  伟双手抓住妻的头,深深的插了几下,停住,长处了口气,拔出来,「啵~ 」
的一声,伴随着妻的咳嗽还有李东的喘息,一股浓稠的白色液体,喷涌了出来,
射在了妻的脸上,头发上。

  「哈,真刺激啊,老婆。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我这三十秒就射了啊哈哈哈。」

  「啊!!」李东一声怪叫,停止了动作,趴在妻的背上,不动了。他也射了。

  我看到妻子的腿在抖,她想挪到床上去,可是李东死死的抱着她,双手用力
的抓住她的奶子,一下一下的捏着,似乎还没射完。

  「真爽,真爽啊。」李东喃喃自语,「小伟,我是服了你了,一次比一次厉
害啊。上次那个就很厉害了,奶子至少是个D 啊,没想到这个更爽,她的逼还会
吸啊。」

  我一听,心里就是一寒,妻这是真的放开了,只有在妻愿意的时候她才会主
动配合,提肛收阴,我就尝试过一次,那次因为喝了酒,时间长,妻子被弄得舒
服了,才主动让我享受了一次,没想到这次竟然主动为李东……

  「我操,是么,我干的时候怎么没有啊。」伟一听不乐意了,抬起妻的头,
说「老婆你这可不对啊,大家都一样,为什么我干你的时候没这感觉啊。

  妻不答话,「让我洗洗。」说着要挣脱出李东的熊抱,「一起一起洗啊,哈
哈,鸳鸯浴。」李东无耻的样子真想让我打他几拳。

  说完不等妻同意,他一把横抱起起,还拍了拍她的屁股,说「洗澡去搂,一
会给我吹起来啊。」说着消失在画面里。

  我麻木的看着,点了一根烟,这时候,伟走到了镜头前,对着我笑笑,说道
「怎么样,兄弟满意了么,我的30万可要给我准备好啊,我可是真录了像啊,哈
啊哈哈。」我气的一拳砸在桌子上,你马勒戈壁。

  画面再次停留在无人的大床上,伴随这我的只有音箱里不时传来的妻的一声
声惊叫。

  1 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听到了开门声,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听到了开门
声,我机械的听着这开门,关门。

  伟的脸突然出现在画面中,他手里拿着一串连在一起的球。

  他比划着球,嘴里无声的口型再说「菊花」一会,妻围着浴巾出现在画面里,
她扎起了头发,坐在床边,擦着身上的水。

  李东光着屁股走了过来,一下扯掉了妻的浴巾,说道「围这个干嘛啊,害羞
啊。」妻去夺,他躲过,另一只手一下子抓住妻的屁股,使劲拍了拍,妻子拍疼,
屁股往后一撤,没想到伟在妻的后面,见妻的屁股送过来,用双手使劲的拍了一
下,我听见「啪」的一声,声音真大,妻子缩回了屁股,用两手捂着屁股轻轻的
搓着,也不说话,李东见势,一只手搂上妻的腰间,另一只手快速的伸进了妻的
两腿之间,妻「啊」的一声弯腰,想摆脱那只手,可是看样子,李东的一只手指
已经伸了进妻的小穴里,死死的抠住了妻,我可怜的妻也不敢用力,那竭力忍受
的表情让我心碎。

  「不要,别啊,啊……,那里疼……」妻娇喘着。

  「好多水啊,真骚啊,轻轻一碰又流水了,刚才干你干的不过瘾么。」「先
别闹,」伟说话了,「我们一会来玩这个」说着他晃了晃手里的球。

  李东眼睛一亮,收回了手,妻赶快躲到一边,一边捂着下体,一边问「那是
什么啊,」伟笑着说「这个啊,这个可是好东西,能让你上天啊。」说着,他拿
出了妻刚才带的眼罩,说「来,宝贝,带上。」妻不情愿的接过,带上了。

  伟对李东一努嘴,我看他说的口型是「绳子」我日,他们这是怕妻不愿意走
后门,先把妻帮上啊。

  李东兴冲冲的拿来了一根绳子,我一看,这不是麻绳么,这绑在手上扎的多
疼啊。

  伟可不管这些,他接过绳子,走到妻的身边说「宝贝,你要听话啊,这样才
能爽啊,」说着,李东从背后抓过妻的手,并在一起,伟麻利的绑了起来。

  妻反应了过来,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啊……」伟使劲的捏了妻的奶一下,
说,「喊什么喊,再喊捏死你。」妻疼的弯下了腰,手背绑着,不能反抗,不敢
再说话。

  「宝贝,过来,」李伟拉过妻,让她趴在床上,妻手被绑只能用头支撑着身
体,高高的撅着屁股,李伟抚摸着妻的乳房,和臀部,对李东说,「你不是说她
的逼好么,交给你了。」李伟高兴的跑过来,两只手掰开妻的臀瓣,画面里我清
楚得看见妻的阴部张开,这,妻的菊花,正对着屏幕,粉红的花蕊,娇嫩欲滴,
因为紧张,一下一下的收缩着,晶莹的液体从阴唇向下流去,李伟双手揉搓着妻
的臀,张开嘴就吸了上去,妻扭动着臀部,娇喘连连,李伟吸的是滋滋有声,时
而埋首深处,时而舌头从下往上舔去,妻被他添得时而憋气,时而弓背大叫,一
时间淫气迷漫。

  李伟在妻的侧面盘坐,一只手摸着妻的乳房,一只手在套弄自己那根大棒,
笑眯眯的看着妻的表情,陶醉其中。

  李伟也真是爱死了妻的阴部,吮吸了十来分钟才直起身子,长处了一口气,
对李伟说,「小伟,我爽了,这美穴我死了都值了。」「哈哈,怎么样,我叫你
来,10万块不亏吧」这王八蛋竟然还卖了妻子。

  「值了,比我包的那些学生妹强太多了,还是结过婚的女人有味道。」李东
舔着脸说道「哥哥我以后就专搞这已婚的了。你他妈以后再有这样的货可得想着
我点,钱不是问题,只要跟这样的逼一样,我绝不还价。」听着他们这样评论妻
子,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改气愤。有这样一个好妻子,我自己却不珍惜,在外
面采野花,谁知道最美的花,在自己家里。

  伟换了个姿势,把妻的头抬起,放在他的怀里,老二正顶着妻的嘴,妻正被
李东吸得浑身酸软,嘴张的打开,正在喘息,一下就被伟插了进去,妻一阵呛咳,
想吐出来,被伟死死的摁着头,一只手抓着妻的乳房上,用力捏着,说道「你吐
出来试试,捏不死你」,妻无力的摇着头,被伟抓着头,任他上下左右的抽插动
作。

  李东在妻的后边抚摸揉捏着臀瓣,一只手进进出出,妻很快就陷入了迷茫,
高潮使她脸色潮红。我想她真是被这两个禽兽给伺候的上天了。

  伟享受着妻子小嘴的服务,对李东点了点头,李东会意的笑了笑,我知道他
们要进攻妻的菊花了,那可是一块处女地啊,我都不曾染指,今天恐怕要失陷在
这两个狗东西手中了,可这又能怪谁呢。

  李东用食指沾着妻的小穴里的淫水,开始在妻的菊花周围滑动,时不时还用
嘴和舌头舔一阵,我看到妻的菊花一阵挛缩,她仿佛意识到了他们的目的,开始
不安的扭动着,她想吐出伟的老二,告诉她们不行,可是伟的老二实在太大了,
再加上他死死的按着妻的头,妻的手被反绑,无法用力,只能无助的嗯啊……嗯
………可是这声音听在两个人耳朵里,更加刺激,李东加快了频率和力度,终于,
在妻的一声大力的呻吟声中,他的食指进到了妻的菊花里。

  李东这王八蛋看来是个玩菊花的老手,他的食指在妻的肛门里旋转着深入,
回抽,又深入,知道整个食指都进入。而此时伟也把肉棒从妻的嘴里拔了出来,
她摘掉了妻的眼罩,我看见妻的泪水把眼睛都泡的有点红肿了,可见这样子对这
两个禽兽来说有什么用,他们才不会想我一样心疼妻呢。

  伟对着妻子坐着,老二就放在妻的嘴边,妻无力挪开,只好任由它拍打着脸
庞,她微闭着眼睛,喘息着,急促的呼吸着,看来是李东又在动作了,突然妻一
下把伟的睾丸吸进了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原来李东又伸进去了一个手指,
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旋转着,像个钻头一样,深入,再深入。

  伟被妻吸的倒吸了口凉气,看来也是毫无防备,他两只手加力的揉搓着妻的
奶子,他的老二好像又大了一圈。

  「骚货,真是潜力无限啊,这一口气给我吸的,差点又射了,老子还没插你
的屁眼呢」「不要啊,疼……」妻的反抗有气无力。

  「可以了吧,把这个塞进去吧。」伟对李东说道。李东接过了那玩具,现在
妻的小穴里沾满了水,让后轻轻的吧第一个球推了进去。

  「哦……」妻的叫声拉着长音,知道球完全莫入身体,才停止,长处了一口
气。

  妻撅着屁股,肛门里塞着蓝色的长棒,就像长了尾巴,那姿势实在是淫荡。
我看到这不自觉的有抓住了自己命根子,套弄了起来。我就是个贱人。

  终于四个球都塞了进去,而妻已经浑身出汗,虚脱了一般,绝对是疼的,那
里那么娇嫩,怎么经得起他们俩这么粗暴的玩弄。

  李东把妻子上身扶起,解开了绳子,妻的手勒出了血痕。

  「宝贝,对不起啊,要是不绑你,你肯定不让我们这么玩啊。」伟无耻的说
着。

  妻双目含泪,似乎还有恨,她低着头不发一言。

  「来,该你试试我老婆的小嘴了。」伟对李东说,「老婆好好给他弄。

  他叫老婆叫的如此熟练。

  「好嘞,」李东麻利的上了床站在妻的面前,他的东西粗短,李东一手抓着
妻的头发,一手抓住下巴,腰一挺,就插入了妻的嘴里,然后就使劲的往里顶,
可能是想试试妻给他深喉的滋味,可是无奈的的太短,先天不足,达不到目的。
恼羞成怒的李东抓住妻的头发,用鸡巴在妻的嘴里左右乱顶,妻的两颊被高高顶
起,苦不堪言。

  「乖乖反过来躺好」伟对妻说道,妻子顺从的仰面躺好,李东就迫不及待的
对着妻的嘴就做了下去,老二放在妻的嘴里,进进出出,时而还把他那张着浓重
阴毛的肛门放到妻嘴边,妻躲闪不了,只有任他施为。李东还不满意,揪着妻的
头发说「舌头伸出了舔」妻闭嘴不言。

  突然妻猛地张开了嘴,啊……的一声大叫,李东顺势就把屁股坐到了妻的嘴
上,妻憋闷,只好满足他,为他吮吸肛门,李东惬意的大叫,好爽啊……

  原来是伟在妻的下身抽动肛门里的球,同时把他的大老二插进了妻的嫩穴,
一边插还一边拉动小球,这种刺激对妻来说实在太过强烈,难怪她受不来。

  伟就像个打桩机一般打了上千下,终于肯拔了出来,同时也把妻菊花的小球
拔了出来,妻长叹一声,好像放松了下来。

  伟抓住妻的腿,把妻反转过来,趴在床上,对李东说,「你在下边放进去。」

  李东笑嘻嘻的从妻的身下穿过,用手抓着老二,只一顶就顶了进去。

  妻疼的一哆嗦,李东的东西太粗了,妻那里柔弱纤小,怎么能受得了他这么
粗暴。

  李东紧紧的搂着妻的腰,大腿上下动作,妻无奈只有随波逐流。

  伟摁住了妻和李东的动作,掰开了妻的屁股,刚刚被玩具撑开的菊花,还有
些红,里面清晰可见,伴随这规律的收缩,伟用手扶住鸡巴,顶了进去,妻撕裂
般的喊着,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忍受着伟的侵入。

  伟用力的前顶,可是妻的那里刚刚被开发,他的老二又大又粗,怎堪忍受。

  血,鲜红的血,一滴一滴,划过妻洁白的臀,娇艳的穴,滴落在同样洁白的
床单上,一同滴落的还有我们的爱情,和那些美好的回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