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6, 2015

【臀】第十一章 收获?(2)

           第十一章 收获?(2)

  又过了一夜,一觉醒来已经是星期一,看了看闹钟已经六点多了,外面的天
却不似以前明亮,有些压抑得昏沉着,像是削了皮而放久了的苹果,染上一层锈
色,失去了生气。

  “倒霉的天气!”我拍了拍还有些昏涨的脑袋,开始下床洗漱。

  和妈妈吃完早饭,我们就一起朝学校赶去。

  今天妈妈穿了一件短袖白色衬衫,领口处扣子开得恰到好处,不至于露出像
是迫不及待要蹦出来的乳房,而包裹乳房的胸罩妈妈也选择了白色,小巧的乳罩
深深陷入美肉,紧紧勒着无数男人幻想中的神秘领域。妈妈下身则穿了一件深蓝
色工作裙,毫无修饰的裙子紧紧地包裹着妈妈的臀部,自然无比地勾勒出一道夸
张的弧线。一双修长丰满,十分耀眼的美腿自膝盖处露出,在深色裙子的衬托下
更加显得洁白柔嫩。再向下,一双像是艺术家用泥捏出的小脚顽皮地套在水晶凉
鞋中,五个圆润的脚趾清水出芙蓉般暴露在空气中吸引人的眼球。

  简单的衬衫,简单的套裙,简单的凉鞋,一切都干净利落,朴素中彰显着成
熟女人特有的雍容华贵,再配上妈妈不施粉黛的绝美容颜,活脱脱一个成熟的邻
家大姐姐形象。

  出了门,我才发现空中渐渐有些雨点开始落下,我和妈妈见势快速躲进车里,
妈妈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开始发动车。

  从侧面我看见妈妈侧脸上有些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贴在脸上,更有个水珠不断
聚集变大,好似再也承受不住重力的吸引似的,一下落了下来,好一个湿身诱惑!

  我不经想到若是让妈妈就穿着单薄的衬衫在浴室里淋湿身体,让本来就有些
小巧的衣服一下子就紧紧贴在妈妈的丰满的肉体上,露出迷人的肉色,下体更是
不能被遮掩似的若隐若现,那该是怎样一副诱人的画面,光想着我就不可抑制地
勃了起来!

  我伸手轻轻帮妈妈擦去脸颊的雨水,忍不住夸奖到:“妈,你真美!”接着
手不自觉地像妈妈由于坐在座位上而露出的大腿上滑去。

  “一天到晚就知道哄妈妈开心。”妈妈扭头白了我一眼,脸上一如既往的笑
意之外还有一些我不懂的担心。

  “啊,手别瞎摸!”让我出乎意料,妈妈一下子拍掉了我落在她丰腴大腿上
的手,本已经发动起来的车子也一下子熄了火。

  妈妈今天的反应似乎有些反常,我以为妈妈还是摆脱不了羞涩,手又试探性
地放了上去。

  谁知妈妈竟然抓住我的手,转过头来开口说到:“天天,你不应该对妈妈这
样做的……”

  “妈,又不是第一次摸了,昨天不还好好的,而且你还……”

  再一次出乎意料地,妈妈在我还没有说完一下子打断我的话:“不要说昨天
了!我昨天也是昏了头,竟然和你做那种事,而且你爸还在门外!你让我以后怎
么面对他?我们母子不应该这么做的,我现在真的越来越害怕,我不想我们以后
犯错误……”妈妈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竟然有了些呜咽,眼睛也是红红的。

  我一下子懵了,剧情的发展完全不在我的意料之中,难道妈妈现在不应该百
依百顺,任我采撷?看到妈妈微红的眼眶,我内心的慌乱也是不加掩饰地流露出
来,我反过来握住妈妈的手说:“妈妈,对不起,昨天是我不好,我不应该那么
冲动的,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好爱你,我也不想那样,可是我实在憋得难受啊
……”

  “难受就自己解决,妈妈和你那样像什么话,唉,都怪我,以前太宠你了…

  …“

  夏天的雨即使微弱,打在玻璃上依然让人感觉到一股力量,我不安地摇晃着
妈妈的手:“妈妈我以后不像昨天那样了好不好,你就再帮帮我,我保证不过分
了,你要是不肯帮我了,我肯定要难受死,哪还有心思学习啊!”

  妈妈抽回手,盯着玻璃上逐渐聚集成球的水珠,看着它们滚落下来,摇了摇
头,叹息道:“唉,不早了,先去学校吧,这事以后再说……”

  到了学校,妈妈停好车,也不理我就匆匆跑走,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即使
风韵而成熟,在这风雨下,也不过是个柔弱的小女人而已,妈妈为什么不能让我
来保护你,让我来给你快乐?就因为我们是母子吗!

  我内心跟着这要死不活的天气一起怅惘起来,女人心海底针,对于妈妈的心
思我一时也揣测不出来,纵使女人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对你开放,难道就代表你能
掌握她吗?以前我以为,女人身体都被看光了,摸遍了,心里也就从了,现在看
来都是我一厢情愿,现实毕竟残酷。

  我使劲甩了甩头,突然想起妈妈昨天下午去学校的事,我赶紧向妈妈的宿舍
跑去,在宿舍门口,我的动作开始有些僵硬,心也不自觉地颤抖,我知道该来的
终于要来了。

  进了宿舍,我关好门,有些颤抖地拿出录音笔,打开录音回放。

  录音开始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由于时间原因,我不断地快进,终
于好长时间后,我听到了开门声,接着是高跟鞋入内的声音,应该是妈妈没有错。

  又隔了一段时间,门再次被打开,只听妈妈说到:“快点,不要让人看见了。”

  那人一下闪进室内并关上了门,我能想象到他一副嬉皮笑脸的嘴脸,只听他
说:“宝贝,想我没?”声音有些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那人此时应该是背对门抱着妈妈,因为妈妈接着说到:“不要,放开……”

  “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还这么害羞,慧心你知道吗,我就喜欢你这种欲
拒还迎的样子!”那人的手应该是攀上了妈妈的乳房,只听妈妈娇喘道:“嗯,
疼啊,你轻点,我才没有……”然后只剩下哼哼声,显然那人堵住了妈妈的嘴,
至于用什么堵住的,我心里自然明白,不过我不愿意想象。

  “慧心老师,这么大的人了,身体怎么还这么敏感?跟个小女生似的……”

  那人的一只手伸向了妈妈的臀部,妈妈的呻吟一下子不可抑制起来,妈妈看
来不管对谁,屁股都是你的致命死穴啊!

  “我没有……”妈妈有气无力地辩护道。

  “你要是没有那我怎么在外面就感觉到你的湿润呢?”那人应该是在不怀好
意地用手指摩擦着妈妈的阴户。

  “啊~你胡说……”妈妈的身体不安地在男人怀里扭动,妈妈或许不知这看
似挣扎的扭动反而激起了男人征服的欲望,这样的女人对于男人才更有味道。

  果然男人的一只手直接伸进了妈妈的短裤,肆意地揉捏起妈妈丰润的大屁股。

  妈妈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能隐约听到她有气无力地拍打男人的身体:“放
开啦,手不要进去了……好难受……”妈妈的身体彻底软在了男人怀里。

  “可是你给我开的门哦,怎么能让我放开呢!”男人又邪恶的找到,打击着
妈妈的自尊。

  “啊,别说了……”妈妈娇喘着,看来男人手上的技术很是了得。

  “宝贝,你的屁股怎么就这么敏感呢,这一下就受不了了?那么就让我们开
始吧,哈哈!”男人淫秽的笑声不可抑制的传来,在我耳里是那样刺耳,那种穿
透性似乎可以穿透整个学校,宛如在平静的湖里投下了好多巨石,打破了一切平
静与美好。

  妈妈身体越来越敏感顺从,可是嘴里却还无意识地轻唤着不要。听着男人的
话,妈妈一阵羞愧,都是自己的屁股惹的祸,正是这远比其他女人敏感数倍的臀
部让她逐渐陷入这场肉欲游戏,妈妈不由回想起一步步落入这个男人手心的缘起
……

  ——————————————————————

  这个男人姓林,叫林兵,跟慧心是同一个办公室的,也是个语文老师,平时
是个正人君子的模样,但老师们私底下都知道他是个满肚子花花肠子的色狼,经
常性地吃一些女老师豆腐,不过家里关系很硬,跟校长也是亲戚关系,这些老师
们只要他不太过分,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也有些贞烈的女老师,大多数是刚入校的年轻女老师,还不懂什么人情
世故,往往会当场翻脸,不过也都是小打小闹,并没有让林老师下不了台,林兵
果然也是愿者上钩,一般不会再去招惹这些女老师,毕竟女教师这片林子很大,
没必要在这几棵树上吊死,不过她们都一个个被林兵记了下来,毕竟会反抗的猫
才更有意思。

  那些个被林兵吃过豆腐的女老师多少有些惋惜自己一开始没能够像那些年轻
教师一样义正言辞地拒绝林兵的骚扰,等下次再被林老师揩油的时候反倒有些不
好意思反抗了,多是寻思反正都被摸过一次了,也不差这一次吧……再者或许还
能从他那得到点好处也说不定。

  女人的贞操啊,在社会的磨练下,就像铁杵一样越磨越细,一旦女人不在乎
起来,那些隐秘的地方也就真的只成了几块肉而已。其实女人和男人差不多,对
异性都有些天生的好奇,只不过女人更多了些世俗观念的限制,所以对于那些开
放的女人,说到底是谁在占谁便宜?

  而慧心对于林兵而言,绝对是个女教师队伍里独特的存在,一张妩媚动人的
脸蛋,一具成熟美妇特有的圆润身体,如鸟鸣般悦耳的声音,知书达理的举止,
更要命的是那无时无刻不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好像杜绝了世间一切俗物,甚至
让人感到有些冷艳!

  不过,这正是慧心独一无二的地方,也是最吸引林兵的地方,对于林兵,生
活中并不缺少女人,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他反而提不起兴趣,那些会
反抗的人妻美女才对他的胃口,特别还有些老师身份的人妻,林兵十分享受这些
外表高贵的人妻背叛丈夫的滋味,所以能身处高贵的教师队伍让他很是开心,而
教师中又只有像慧心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女人才能真正吸引他,很简单,因为足
够有挑战性,他不仅要征服她的人还要征服她的心,男人真正享受的是征服女人
的过程,这正是男人的贱性,同样也是人的贱性: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既然慧心看似如此清高,林兵自然选择了放长线钓大鱼,很长一段时间没有
主动招惹她,彼此之间的关系淡若水。

  刚开始转到和林兵一起工作的时候,慧心自然也听到过一些关于林兵的流言
蜚语,但苦于工作关系,同在一个屋檐下,自然不能在距离上远离他,所以慧心
也只有在态度上对他冷淡点。随着时间久了,慧心感觉到林兵对自己并没有流露
出有什么企图的姿态,不由有些奇怪,毕竟作为一个公认的美女,慧心对自己的
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不过奇怪归奇怪,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最好,省得
麻烦。

  又过了一段时间,林兵依旧不咸不淡地和慧心本本分分地做着同事,只是渐
渐在办公室生活中帮助慧心做点小事,送点水果,端端茶之类的,当然林兵隐藏
得极好,办公室还有两位女老师,虽然姿色一般,林兵倒也没有忽略,也都有顾
及,没有人知道的是林兵已经不为人知地抚摸过她们高贵的臀部,但毕竟这是不
光彩的事,也没人到处宣扬,所以俨然成了这四个人中彼此间的秘密,所以这两
位接受起林兵的照顾到觉得格外应该自在,同时也不断揣测其他两位老师是不是
也受过同样的待遇,又想自己会不会与众不同一些,更有吸引力一些。

  而慧心看着两位女同事这么大方地和林兵交往,自己也不好天天摆着一副冷
脸,逐渐放下架子,和那两位一样享受起林兵这个苦力。

  林兵自然能感受到慧心态度的变化,虽然改变不是很大,但至少不像以前拒
自己于千里之外,所以林兵更加热情起来,办公室周一到周五的苦力更是全被他
包下来,在那两位老师看来,自然像是对自己的不能明说的补偿,在慧心看来这
个男同事倒也不像外人说的那么不堪,倒也是个勤快人,别人的话也不能全信。

  林兵火候把握得很好,在慧心慢慢融入这个办公室生活的时候,他开始展现
他作为一个语文老师的能言善道,不时说一些小段子,逗得办公室的女人哈哈大
笑,不过慧总是笑得很含蓄,在林兵看来这就是涵养的体现。

  再后来,林兵开始尝试一些带点黄色的小笑话,刚开始办公室三个女教师都
不由自主地会脸红,直接点的会骂上一句神经病之类的,而慧心总是转过头去不
再看他们,脸却红了起来,暗骂下流,不过或许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对林兵的
玩笑并没有多少厌恶,对于林兵的那些不好的言论甚至都遗忘了,林兵这温水煮
青蛙的招数果然用到了位。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着,林兵在办公室越来越如鱼得水,整个办公室俨然成
了他的个人秀,讲起黄段子也越来越顺手,不再像一开始忐忑不安,三个女教师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久了,倒也见怪不怪了,那两位女教师有时甚至还大胆地配
合开些林兵的玩笑,林兵好好大大,外形还是很招人喜欢的,就像男人喜欢调戏
女人,女人或许也有一颗按捺不住的心,不过慧心自然不敢,只不过也不再转过
头去,只是掩嘴不敢过分的笑出来。

  林兵时时刻刻都观察着慧心对自己的态度,看着眼前的形式觉的应该和慧心
来点肢体接触了,收点最近的利息,不过一时也苦于找不到机会。

  然而机会很快就来了,一天慧心的儿子天天去办公室找他,正巧碰到了林兵,
无巧不成书的是,林兵就是他的语文老师,前两天刚接手了他们班,天天跟林老
师打过招呼,对慧心喊了声妈妈,慧心和林兵才意识到他们彼此之间还有这样一
层关系,这可乐坏了林兵,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和慧心的关系一下子突飞猛进了,
得意之中不由暗想,若是在慧心儿子面前干她该是有多么刺激!

  自从了解了这层关系后,林兵借着天天学习的缘由和慧心的交流一下子多了
起来,而慧心由于关心林兵学习的缘故,也主动和林兵交流起来,这样一来更是
让林兵坐立难安,看着慧心衣服下紧紧包裹着的乳房,裤子中翘挺肥大的屁股,
林兵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干!若不是理智尚存,林兵恐怕会直接扑上去,也是,
占线拉得这么长,经常性的只能回家对着手机里慧心的照片打飞机,自然憋得难
受,值得一说的是,林兵手机里慧心的照片多是屁股的特写,每次一看到这个硕
大的肥臀,林兵马上就能勃起,还不时地用手操作手机观察其中的每一个细节,
恨不得扑上去好好闻闻,仔细品尝这个成熟的水蜜桃,当然,这也是无数男性教
师的梦想。

  其实,林兵也是有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据说是还是高中同学,林兵一天看
到老婆摆在床头的照片灵机一动,跟老婆说要把她的照片带到学校去,好天天看
着她,。这么多年的婚姻下来,林兵的老婆已经很少听到老公这样的“真情流露”,
差点没感动得哭下来,当即选择用自己最讨厌的口活满足了林兵。

  林兵的目的自然不是想天天看着老婆,他信奉的宗旨是,妻不如妾,妾不如
偷。他弄来老婆的照片主要是让慧心看看自己的老婆的姿色和她是不相上下的,
一来可以进一步降低慧心的戒心,二来可以通过贬低自己的老婆来赞扬慧心,好
好地取悦她,他坚定地认为女人的虚荣心是格外的强的。

  第二天机会就来了,巧的是那天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慧心极不明智地选
择了这个时间跑过去询问自己儿子的学习情况。

  交流了几句后,顺着林兵有意透露出来的眼神,慧心一下子看见了林兵桌子
上多出来的照片,不由问道:“这是谁啊?这么好看!”

  “当然是我老婆,怎么样,好看吧?”林兵得意地看了看慧心,由于照片的
摆放很有讲究,使得慧心不得微微转过身仔细去看,以至于让她把背影留给了敌
人,看着慧心老师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美臀,林兵自然是当场勃了起来。不过他还
是强忍着冲动接着演戏。

  看着慧心好奇地向前伸过去的脑袋,林兵一下子用手遮住照片:“这么漂亮
的老婆,怎么能给你看!”接着还作势准备伸出右手遮起来,慧心不知道的是他
右手的线路却是奔向她的臀部。

  果然强烈的撞击一下子在林兵的手与慧心的侧臀部位产生,由于接触得不是
很充分,只是细微的啪了一声,但这足以让林兵兴奋得要死,不过做戏要做全套,
林兵一下子拿开手站起来,身体还很不小心地在慧心胸部蹭过,把慧心撞得有些
站不稳,林兵自然是一把扶住慧心,满脸通红地说到:“对不起,对不起,慧心,
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伸手遮住照片的。”

  慧心自然也是被那一下吓了一跳,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除了老公以外的人拍
了一下的滋味自然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她一下子羞红了脸,却没有第一时间生气,
而是选择了相信林兵的辩解,看着林兵通红的脸,她还以为他是着急解释,心里
虽然羞愤,却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挣脱林兵的搀扶,看着他的表演自己反倒不好
意思起来:“没事,没事的。不给看就拉倒……”

  慧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转移话题准备走开,林兵当然不会放走这只绵
羊,暗自高兴这把赌赚了,几个月的努力没白费!

  林兵一下子抓住慧心的手:“别走啊,给你看就是,今天是我不好,就是想
开个玩笑。”林兵虽然很想继续抓着慧心的手,但还是忍痛,故作君子样,放开
了她。

  一来是好奇,一来是想缓解内心的尴尬,慧心选择回过身子,结接过林兵手
中的照片,赌气似的说道:“哼,小气鬼,谁要看……”林兵看在眼里,想到女
人哪怕是女神果然都是口是心非。

  “漂不漂亮?”林兵开口问道,眼神在慧心随着呼吸而起伏不定的胸前肆意
光顾。

  “恩,真的好漂亮,他们都说你有个美女老婆,没想到还真是美若天仙呢!”

  慧心收回照片上的视线看向林兵,林兵自然也收回了视线。

  “那当然,我老婆的漂亮差一点就能敢上你了!”说着,林兵一本正经地看
着慧心。

  慧心听了,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心里却有些高兴:“哪
有,净瞎说,小心让你老婆听到了,回去家法伺候!”再看着林兵一本正经的表
情,慧心不由自主一下子笑了出来,下一秒随即习惯性地捂上了嘴,不得不说林
兵这马屁拍得真有水平。

  “我可没有瞎说,我老婆虽然长得好看了些,可是身材和慧心老师你可没办
法比啊,特别是……”林兵卖了一个关子。

  “特别是什么?”慧心自然问道。

  “我说了慧心老师可别生气啊!”

  “大男人干嘛磨磨蹭蹭的。”慧心的好奇心被激了起来,别人的缺点,自然
是自己的优点,女人对于自己的优点还是很乐于开发的。

  “特别是……”林兵又故意停顿一下,装作为难的样子,“我老婆的屁股还
没有你一半大呢……”说着眼睛在慧心腰部扫了扫。

  慧心听了一下子羞红了脸,不由自主地接话道:“就说你是瞎说八道,没有,
没有一半大,那是该多小?”慧心还是没有好意思说出一点让林兵兴奋的词汇,
不经让林兵有些失望。

  “哎呀,不是我老婆的太小,还是你的太大啦!”林兵接着说,“我说了你
可不要生气哦,刚才那一下我可是真真实实感受到你那里的分量了……绝对够大!”
说着林兵意犹未尽地看了看手,还过分地将手靠近鼻子。

  慧心看着林兵的动作,一下子彻底慌了神,骂了一声流氓,就赶紧转身走开。

  林兵看着慧心的表现应该没有生气,看着她一扭一扭的肥臀,乘势追击地说
到:“真的很好看呐!”

  慧心听了林兵的话,转过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美臀一个劲地猛看,脸顿时
像是要滴出血来,更可恶的是慧心竟然感觉自己下体有些酥麻,狠狠地剐了林兵
一眼,一下子跑到位子上坐了下来,脸也埋了下去。

  “什么真的很好看呐?”林兵本来还想进一步调戏调戏慧心,不曾想到另一
位女老师竟然回来了,林兵暗骂一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听到问话,慧心真怕林兵神经大条说出什么,赶紧说到:“林兵把他老婆的
照片带来了,你去看看,真得挺漂亮!”

  “真的吗,给我看看!”女老师的注意力果然一下子被吸引了,都没有发现
慧心脸色反常的红润,一下子跑到林兵那儿去。

  说完,慧心松了一口气,开着空调的房间里,自己竟然开始流汗,恨恨地看
了看林兵,没想到对方正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慧心又一下子转过头去,却没有
发现自己到现在都没有过多的生气,无形中已经着了林兵的道。

  林兵看着慧心的表现内心更是心潮澎湃,自己已经与她有了秘密,那么两人
的交流自然能够朝着自己轻车熟路的方向进行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