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4, 2015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 第33章 捉奸在床狼狈逃


           第三十三章 捉奸在床狼狈逃

  雾隐山庄,周素兰闺房。

  “娘亲……娘……”那悦耳清音戛然而止。

  雷小蕊一脸的不敢相信。那张檀香绣床上,娘亲周素兰和张瑞公子赤身裸体
抱在一起,房间里充满爱欲交合后浓重的淫靡气息。一地散乱的霓裳、锦袍,显
示这里刚刚发生过非常激烈的肉体交缠。娘亲周素兰脸色苍白,张瑞公子神色慌
张,都是被惊吓到的。

  “你……你们……”雷小蕊浑身颤抖着用玉指指着床上两个被突然间惊吓到
的裸体人。

  “呜呜呜……你们……你们怎么可以……”雷小蕊哭泣着说道。

  周素兰一把抓起锦被,紧紧包裹住雪白丰满的身子。

  “小蕊,你……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你们居然这么下贱无耻,搞出这样的事来。我……我要
告诉爹爹去。”

  “小蕊……小蕊,你不要走,你听我解释,我与张郎是真心相爱的。小蕊,
娘亲要告诉你,张郎是娘亲的救命恩人,娘亲早就和张郎有了夫妻之实。”

  “小蕊……小蕊,求求你过来,娘亲给你解释。”周素兰目光中充满羞愧和
期盼,对雷小蕊说道。

  张瑞此刻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与别人的老婆偷情,还被别人的女儿捉奸
在床,实在是人生第一次这么丢人。此刻张瑞仍然赤裸着身子,呆呆的不知所措,
刚才高挺的阳具此刻已经低下了头,软软的垂悬于下体,显得十分可笑。

  雷小蕊把憎恨、厌恶的目光投向张瑞,张瑞更加觉得羞耻。

  “张郎,你先出去吧。”

  张瑞闻言,迅速穿好衣服,掩面羞愧逃去,惭愧狼狈而走。

  见张瑞离开,周素兰开始缓缓穿衣,穿戴整齐后,拉住气得瑟瑟发抖的雷小
蕊,一起坐在檀香木床上。

  雷小蕊此时仍旧没有从刚才的刺激中清醒过来,直到周素兰开始对她讲话。

  “小蕊,娘亲对不起你,娘亲不应该和张公子发生这样的事情来。但是娘亲
要告诉你,娘亲是真的爱着张郎。”

  “小蕊,这事你不能告诉你那个禽兽爹。”

  “爹爹怎么啦?你和张瑞做出这等败德之事,就不怕爹爹知晓?”

  “如果娘亲告诉你,你早逝的可怜姐姐是被你爹所害,你还会告诉你爹么?”

  “怎么可能?娘亲你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雷小蕊惊问道。

  “小蕊,娘亲这么多年没有离开过你,守护在你身边,就是害怕你爹会来害
你。你现在16岁了,也该是成家的时候了。你爹……雷万川那个禽兽,也是在你
姐姐与你一般大的时候,想要强行奸淫你姐姐,结果被我发现了。后来你姐姐接
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上吊自杀了。当时因为你还小,娘亲没有告诉你真相。”

  “现在你既然知道了我和张郎相爱的事,娘亲也不瞒你了。娘亲几个月前去
给你姐姐扫墓,结果遇到歹人,那歹人给娘下了淫药,娘如果不与男人交合,就
会全身血管爆裂而亡。幸好娘亲遇到的张郎母子,张郎就是那个时候和娘亲发生
了关系,娘亲就是那个时候爱上张郎的。”

  “这次,我也没想到会遇到张郎,天意弄人,我与张郎就这般再次相遇了。”

  “小蕊,你知道的,我和你爹分居了很久了,你就没怀疑过什么吗?娘说的
都是事实。”

  雷小蕊从一个巨变转到另一个巨变,此刻神情处于呆滞状态。口中喃喃道:
“娘亲,为什么你会和张公子在一起,为什么是张公子呢?为什么不是别人?”

  “娘亲,我也好喜欢张公子的,他……他好有正义感,他还为自己的娘亲买
女子首饰呢。”

  “呜呜呜…….”雷小蕊轻轻抽泣。

  周素兰见女儿这么痴傻,心中很是疼痛。抱住女儿,与女儿一起低声哭泣。

  ……

  张瑞狼狈逃回房间,却看见外婆何巧儿正在等他。

  “巧儿外婆,你怎么不回你房间休息啊?”

  “瑞儿等你呢,我有话给你讲。”

  张瑞见何巧儿神情严肃,便乖乖的坐在何巧儿身旁。

  张瑞正准备洗耳恭听,却不料何巧儿抽动了几下鼻子,然后脸色蓦然转白。

  何巧儿此刻“玉容寂寞泪澜干,梨花一枝春带雨。”那美瞳中流出了颗颗泪
珠儿。

  “瑞儿,你可与其他女子相好了?”

  张瑞还没有从刚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此刻却又看见巧儿外婆梨花带雨的模
样,一时不知所措。

  “瑞儿,你骗不了我,你身上还有女子体味气息。”

  “呜呜呜,瑞儿,巧儿本来担心你要死,你那日冲动想要击杀温必邪,却吐
血败北。巧儿当时死的心都有了。你为何那么冲动?你死了,张家、许家的血仇
谁去报?”

  “本来巧儿等你今日康复,想要寻你告诫你一番,没想到你却与其他女子偷
欢去了,瑞儿,你……你,你太让巧儿失望了,呜呜呜……”

  张瑞一个头两个大,这女人真不能随便碰,这不周素兰、雷小蕊还没搞定,
现在又生出外婆何巧儿这般事来。这可如何是好啊?

  何巧儿悲愤离去,剩下张瑞形只影单。

  这几日张瑞都在痛苦中度过的。何巧儿不理他,雷小蕊虽然嘴上没说什么,
但是那眼神却让张瑞害怕。周素兰也不敢再与张瑞相会,张瑞只得终日郁郁寡欢。

  那雷正川似乎也没有当初那么客气了,虽然表面还是和和气气,但是张瑞是
感觉得出来。

  这天,天气爽朗,风和日丽。

  张瑞在那后花园中赏花赏景,心中忧郁下,其实并没有什么心情,只是想找
个地方散散心。远远看见雷小蕊走过来,正想打个招呼,那雷小蕊却用黑色的眼
睛对张瑞翻出了白眼。自讨没趣的张瑞只好自嘲一笑。

  雷小蕊看见张瑞,其实心里挺复杂的,想要开口说话,却看到张瑞那张可恶
的脸,一时也不知道该回应还是不回应,只好拿眼睛狠狠的瞪他一眼。这一分神,
一脚没注意,踩到一块石头,“啊”一声,滑到了。

  张瑞看见雷小蕊滑到,立即身影一闪,扑倒雷小蕊身下,让滑到的雷小蕊重
重的跌在自己身上。

  雷小蕊以为自己将要重重摔倒在地上,大惊失色下不禁吓得乱叫。谁知却倒
在了一具强壮的身体上,睁眼一看,是张瑞。

  张瑞此刻温香满怀,一手手紧紧搂住雷小蕊的蛮腰,一手抓在雷小蕊鼓起的
美乳上。

  “啊……呀……放手”雷小蕊惊呼道。

  张瑞这几日无人理睬,心中郁闷。听到雷小蕊惊呼,心里突然一横,搂过雷
小蕊就是狠狠的一吻。

  雷小蕊开始还不停挣扎,后来渐渐不再动弹,再后来就与张瑞疯狂亲吻。

  半晌,雷小蕊羞红着脸,慢慢整理被张瑞拉扯乱了的胸衣、霓裳。张瑞一脸
得意的笑看着雷小蕊。

  “这个坏家伙,还有脸嘚瑟。”雷小蕊心想。

  “呸,与我娘亲不清不楚的,还有脸轻薄于我,坏家伙。”雷小蕊心里又想。

  雷小蕊再想到那日晚间在娘亲的房中,见到的张瑞赤身裸体的样子,还有那
根欺负过娘亲的“坏东西”,俏脸更是一下子变得通红。

  雷小蕊羞红着脸离开了后花园,张瑞此刻却是心情大好,一扫往日阴霾。

  回到住处,见何巧儿正在房间画眉,张瑞便轻手轻脚的摸爬过去,一把抱住
何巧儿丰胸。

  “呀,谁呀。瑞儿?放手!”

  张瑞死命不放,死缠烂打,抱住何巧儿就是一通亲吻,直吻得何巧儿气喘吁
吁。

  张瑞见何巧儿情动,便开口说道:“巧儿外婆,巧儿娇妻,行行好吧,可怜
可怜我。”

  “去你的,去找你的野女人去。”何巧儿一口啐道。

  “巧儿外婆,你可冤枉我了,那可不是什么野女人。那是我和娘亲当初所救
的女人,当时是这样的……。”

  张瑞开始对何巧儿讲述当初与周素兰相遇的情形,以及后来发生的事,以及
从周素兰口中了解到的雷万川的为人。

  ……

  “瑞儿,此事当真?”

  “当真,如假包换。”

  “你准备怎么对待这周素兰?她可是雷万川的妻子。”何巧儿问道。

  张瑞自然隐去了被雷小蕊捉奸在床这一段事实,对于怎么对待周素兰,张瑞
装作耳聋,没有回答何巧儿。见张瑞耍赖,何巧儿也无可奈何。

  ……

  “如此看来这新武林盟主不像表面上的那般光明正大,瑞儿,我们以后可要
小心点了。”

  “还有,现在你的身份暴露了,这魔教可还不知道有什么手段对付咱们?现
在只有在雷正川手下才能保住性命,瑞儿,你当时实在是太冲动了。”

  张瑞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欲念,只有满满的后悔、惭愧。

  “自己还是太不冷静了,自己与温必邪实力悬殊太大了,自己居然还是那么
冲动的想击杀温必邪?”张瑞此时心想。

  “如果自己真的亡于温必邪之手,娘亲许婉仪怎么办?外婆何巧儿怎么办?
失散的亲人怎么办?张家、许家的仇还有谁能报?难道要娘亲和外婆还有失散的
亲人们终日泪流伤心?”张瑞惊出一身冷汗。

  张瑞开始反思自己,从张家被魔教灭门,许家被顺天盟残杀,娘亲被白发老
妇掳走,直到自己想要冲动之下去击杀温必邪,自己都没有显示出一个男儿应有
的担当,凡是不够冷静太冲动了。如果不是被人救下,只怕自己是要抱憾而终了。

  自己武功只是江湖近一流水准,遇到一般小贼当是所向披靡,而一旦遇到温
必邪、雷万川、银发老妇、江湖各大门派的掌门之流必定不是对手。自己想要复
仇,还需要加倍努力练好《龙龟决》才行。

  “娘亲!如果娘亲在,我们合练《龙龟决新解》会怎么样?”

  想到许婉仪,张瑞真的沉默了。

  从这天开始,张瑞开始加紧练功。

  张瑞在与何巧儿合修《乾坤倒转》时,突然发现一个现象,何巧儿似乎变年
轻了。以前何巧儿虽然容貌娇美,但是眼角还是有细细的鱼尾纹,现在居然开始
消失?以前何巧儿的美胸玉兔因为年纪原因有些下垂,现在居然开始挺翘起来?
以前何巧儿小腹微微有些隆起,现在居然开始平坦起来?以前何巧儿媚肉美鲍颜
色微微有些发紫,现在居然转为粉嫩嫣红?每次偷偷修炼后,两人俱是浑身腥臭,
需得清洁沐浴一番。

  张瑞在心中暗暗猜想,是不是这《乾坤倒转》秘术有洗髓伐脉之功效?心中
疑问的张瑞问询何巧儿,何巧儿也不甚清楚。猜想半日的张瑞也没得出什么结果,
反正何巧儿的转变是好事,张瑞倒是饱了眼福。

  张瑞现在很少与何巧儿性爱,一是这里是雾隐山庄,偷偷摸摸的机会很少。
二是张瑞需要克制自己的欲念,安心修炼《龙龟决》。

  那绝色美妇周素兰,张瑞碰到过几次,看到周素兰幽怨的眼神,张瑞也很想
冲过去抱住亲吻安慰一番,可也只能是想想,周素兰身边始终跟着一个雷小蕊。

  对于周素兰,张瑞其实也挺纠结的。那次与娘亲逃出了那个桃源山谷,在华
山脚下那顺风客栈无意发现顺天盟两个小贼监视着华山南麓几里外的一处悬崖,
并且掳走了周素兰欲强行奸淫。

  后来,张瑞在娘亲许婉仪的要求下以身相救中了淫药“烈妇吟”的周素兰,
那次是张瑞第一次知道了娘亲以外女人的滋味。况且那周素兰身具名器“含羞”,
那种交合的美妙滋味让张瑞实在是不能忘怀。虽然知道这对不起娘亲许婉仪,但
是张瑞确实铭记于心。张瑞只是一个年轻冲动的小男人,遇到周素兰这样的成熟
美妇,难免记忆深刻。

  本来张瑞以为此生不会再和周素兰有所交集,但是天意弄人,张瑞在被雷万
川救到雾隐山庄后,在那晚,在那后花园假山里,被周素兰的一个紧紧拥抱唤醒
了那次难忘的肉体记忆,张瑞心中此时方才知道,原来周素兰在自己心目中占据
了一个不小的位置。

  人妻周素兰身世可怜,遇到那样的伪君子禽兽丈夫,张瑞爱怜之下难免唏嘘
不已。

  “哎,现在巧儿外婆也知道了自己与周素兰的不伦偷欢,该怎么面对外婆和
素兰啊?”张瑞想起来一阵心烦,挠挠头干脆不去想它。

  这一日,张瑞练功完毕起身时,发现天色已经漆黑。忽觉肚中鸣叫不止,似
乎微疼,便去寻那五谷轮回之所。张瑞一路小跑,找到方便之所在,便解衣脱裤
开始大解。

  正在方便时,突然听到外面有雾隐山庄仆人在对话。

  “小青,你可知道庄主近日去了何处?”

  “刚哥,我不知道,你知道我平时只是服侍夫人的,那庄主平日就几乎不到
夫人哪里。”

  “小青,你如果发现了庄主有什么异常情况,你可要告之于我。放心银子少
不了你的。”

  “知道了,刚哥,小青还要感谢你资助我爹爹买回那处家中祖产。要不然小
青家人就要流落街头了。刚哥,你放心,我会帮你盯住庄主的。”

  对完话的两仆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张瑞紧紧屏住呼吸,偷偷跟上那个“刚
哥”,他想知道这“刚哥”到底有何目的。

  那“刚哥”似乎不是一般仆人,张瑞观其步伐、呼吸,是个武林中人。武功
身法似乎与当日张瑞击杀的魔教教徒“猴子”相似,出自苗疆十万大山。

  张瑞偷偷跟着“刚哥”出了雾隐山庄。那“刚哥”走到一处庄外崖壁下,掏
出了什么东西,放置于一处崖壁隐蔽缝隙中,然后就往某个方向离开了。

  张瑞待那“刚哥”走后,等待了半炷香的时间,发觉左右无人。便去了那处
崖壁缝隙处取出那物件。

  原来是张写满了篆书小楷的纸条。上面写道:“护法,近日那雾隐山庄雷万
川无异动,并没有与三长老接触。属下已安排人手监视,如有异动,当速速报之
护法。”

  看了这张纸条,张瑞心中满满的疑问。护法?难道这护法是魔教的人?难道
是温必邪的护法淫神葛进欢?张瑞心中一跳。这葛进欢派人监视雷万川有何目的
呢?三长老?张瑞忽然想起那日在洛阳绿柳庄偷窥到的魔教部署安排,记得有个
三长老负责联系顺天盟事宜。

  张瑞猜想半天,得出一个结论:魔教护法葛进欢在暗中派人监视雷万川,这
魔教三长老与雷万川有勾结。得到这个结论的张瑞吓了一跳。武林盟主与魔教勾
结?那是什么情况,那是江湖武林正道的灾难!

  张瑞心中忐忑不安。思虑一番后,将纸条原样裹好放回原处,然后悄悄返回
雾隐山庄。

  张瑞暗暗对雷万川留了心,平时都小心应付偶尔来访的雷万川。张瑞没有对
外婆何巧儿讲述这件事,他害怕何巧儿更加担心。张瑞暗中加强了戒备,也做好
了要离开雾隐山庄的准备。一旦出现什么风吹草动,张瑞便准备和巧儿外婆逃离
这雾隐山庄。

  张瑞开始注意和周素兰、雷小蕊母子保持距离。虽然心中不舍周素兰一身美
肉雪肌,还有那“含羞”秘洞,以及雷小蕊散发出动无敌青春气息和那清甜小口
的滋味。但是此刻张瑞自己和巧儿外婆的安危才是第一位的。每每看到周素兰眼
中的忧郁惆怅,每每被雷小蕊白眼猛瞪,张瑞也只是无可奈何摇摇头,徒增心中
哀伤而已。

  这天夜间,张瑞起身小解,跑到庄内一处隐蔽之处准备方便一番。突然发现
一道身影从院墙上一闪而过,张瑞立即跟上那道身影。

  那人并没有走远,就在离雾隐山庄庄外不远的一处有林木茂盛的地方停了下
来。张瑞立即潜伏于地,那人左右观察了一阵,然后击掌数声。过了一会儿,来
了一个人,与那人窃窃私语不停。

  张瑞悄悄潜伏过去,暗暗观察偷听。那人竟是武林盟主、雾隐山庄庄主雷万
川。与雷万川交谈的竟是那魔教三长老。张瑞心中一惊,暗道果然如此。

  “雷盟主,这次你目的达到了吧?”那三长老说道。

  “多谢温教主武林大会上的配合,这些小门派和散客游侠现在都听命于我雾
隐山庄。看来将来与贵教合作覆灭正道各大门派,我雾隐山庄与贵教平分江湖势
力指日可待啊,呵呵呵……。”那雷万川说道。

  “雷盟主,你暗中领导的顺天盟,虽然与我圣教是合作关系,但是可不要过
河拆桥啊。”

  “三长老,你尽可请温教主放心。当年温教主助我夺得这雾隐山庄庄主,以
及这新任武林盟主之位,在下可是心中感激甚紧啊,怎敢生出这叛逆之心?”

  “雷盟主,你记得就好,可不要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

  “三长老放心,雷某记得。”

  ……

  张瑞此刻心中万分惊讶,这雷万川勾结魔教是既成事实了,张瑞心中有些惊
慌。

  “咔嚓……”一声脆响发出。

  张瑞在惊慌下无意中踩到一根树枝,这幽暗静夜中这踩碎枝条的声音十分清
脆。

  “是谁?”雷万川惊呼道。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