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2, 2015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 第32章 武林大会显身姿

           第三十二章 武林大会显身姿

  降龙伏虎寺,武林大会。

  降龙伏虎寺此刻人声鼎沸。那广场高台上,竖立十数面旌旗,旌旗下面是武
林中实力雄厚的各大门派。那些大门派掌门们昂首坐立,器宇轩昂,俱是武功高
强之人。高台下面亦是密密麻麻的大小旌旗,小门派代表、散客游侠们集聚其下。

  那现任武林盟主,雾隐山庄庄主雷正川高高站立于那寺中巨大广场高台中央。
雷正川回头望了望身后的武林各大派,又往下方看了看台下密密麻麻站立的小门
派代表、散客游侠,心中涌起一鼓慷慨激昂的情绪。

  他正了正身形,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开口发言:“各位武林同道,少林方证
大师,武当冲虚道长,各位门派掌门。今日本人作为新任武林盟主,召集大家齐
聚这山阳城降龙伏虎寺,是请各位武林同道一起商议讨伐这魔教天乐教以及顺天
盟勾结残害武林同道一事。”

  雷正川顿了顿语气,继续道:“各位同道,那魔教天乐教在中秋之夜下毒偷
袭前武林盟主乾坤剑张天云张家,一夜之间将百年世家华山张家夷为平地。张家
几乎满门被灭,以至于武林盟主令牌丢失于混乱之中。而那顺天盟又于上月初勾
结魔教,将那终南山书剑山庄庄主许正廷一家老小全部杀害、手段残忍。在十数
日前,又有几个武林正道小门派被顺天盟剿灭。”

  “这魔教和顺天盟如此猖狂,行事肆无忌惮,随意杀害我武林正道中人,我
雷正川腆居现任武林盟主之位,不能不这对魔教与顺天盟如此惨无人道的行径感
到愤恨。今日召集各位武林同道前来,就是鉴于现在武林各门派现在一盘散沙不
够团结,难免使魔教有机会逐个袭击。所以本人特地号召武林各大门派、各小门
派、各位武林中的散客豪杰、游侠义士,大家与我雾隐山庄一起讨伐这罪孽深重
的魔教与顺天盟。”

  看着台下众人开始群情激奋,雷万川稍歇片刻又道:“这各大门派且由少林
方证大师与武当冲虚道长领衔,与我联系相关事宜。而这众多小门派、散客豪杰、
游侠义士且暂时归我雾隐山庄统一指挥,不知道给位武林同道可有异议?”

  雷万川言语方毕,台上台下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台上各大门派纷纷沉默不
语,台下小门派则是有跟风起哄的,有不置可否的,有一言不发的。一时间,在
台下的各个武林小门派、散客豪杰、游侠义士们顿时将刚才安静的气氛吵闹到一
个新的高度。

  这时有人站出来大声喊道:“我苍山剑派支持盟主,愿意听从雾隐山庄调遣。”
站出来说话的人是苍山剑派的掌门人刘安途。

  此言一开,就陆续有几个小门派以及部分散客游侠纷纷附和。

  雷万川心中暗喜,觉得目前形势如同此前安排一样。然后雷万川转身对少林
方证大师、武当冲虚道长双手抱拳施了一礼,问道:“两位武林泰山北斗,你们
的意思呢?”

  那少林方证大师轻呼佛号曰:“阿弥陀佛,此武林危机之时,少林当当仁不
让。”

  那武当冲虚道长手施一礼,说道:“无量寿佛,魔教、顺天盟倒行逆施,武
当愿除魔卫道。”

  那些台上的各大门派看少林武当这样的泰斗之派都表达了意愿,于是乎都纷
纷表示赞同。那台下的众多小门派、散客豪杰、游侠义士也全部都表示愿意听从
雾隐山庄的号令。

  雷万川此时非常满意,正待发言慷慨激昂一番,远处却突然传来一阵怪笑。

  “哈哈哈哈,你这个武林盟主名不副实,连盟主令牌都不是真的,还妄图讨
伐我圣教?”

  那声音从远处由远及近,身影几下闪动,便傲然站立于那广场高台之上。双
手背后交握,衣袍无风而鼓,脚下石质高台已出现条条裂隙。那人是个年约五旬
的高个男子,脸是国字脸,净白无须,不过下巴那里有却一道一寸长筷子般宽的
疤痕。

  “魔教教主温必邪!”台下有人惊呼。

  “唰唰唰”又是数个声音传到。那高台上又有十余道身影站立于魔教教主温
必邪身后,其中一人张瑞认识,那人便是将张瑞母子逼下华山悬崖的温必邪的护
法长老淫神葛进欢。

  “魔教贼子安敢放肆。”台上正道群雄纷纷起身,站立起来。以雷万川居中,
少林武当掌门一左一右,其余人等围成半圆,与魔教众高手形成对峙。

  武林大会现场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雷万川闻言冷笑数声,说道:“温必邪,你魔教高手尽皆出动,可是要对付
我堂堂武林正道众多正义之士?”

  “你少跟我扯虎皮拉大旗,雷万川,你今日可是要联合武林门派讨伐我圣教?
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对一单挑?”温必邪傲然回道。

  现场气氛一时紧张起来,似乎战斗一触即发。台上台下已经有人掏出刀剑,
准备一战。

  “阿弥陀佛……无量寿佛……”两道声音传来。

  那少林方证大师与武当冲虚道长向魔教教主温必邪虚施一礼。

  那少林方证大师先开口说道:“施主,武林和平已久,为何你教挑起争端,
出手杀害前盟主张天云一家?武林和平不易,老衲劝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得保江湖安宁,还江湖一片净土。”

  “道友,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芸芸众生皆平等。你教枉添杀戮,造成江
湖血雨腥风,今日你且听老道一劝,教化众教徒,不要再徒增杀孽。你还是退去
吧,今日我等规劝教主,以江湖安稳为主,以百姓安宁为重。”武当冲虚道长说
道。

  “哈哈哈哈,怎么,你们怕了?”温必邪大口狂笑,目空一切,身形一动不
动。

  而此时,一个身影突然高高跃起,手中之剑直指温必邪,那出手绝对是全力
一击。

  那高高跃起的人是张瑞。张瑞此刻双目通红,似泣似血。当魔教教主温必邪
出现的时候,张瑞的眼中就只有那道心中憎恨已久的身影,周围的一切声响都已
经听不见了,张瑞的心脏剧烈跳动像是要从胸膛里蹦出来。爷爷、外公、父亲等
亲人的流血身影浮现脑海,那亲人们濒死惨叫声音回荡耳旁。就连身旁外婆何巧
儿的惊呼,张瑞也仿佛没有听见。

  张瑞用尽全身内力,真气似流水般涌动而出,为的就是这全力一击。

  眼看张瑞的剑就要刺到那温必邪胸口,那温必邪身影却未移动,右手向内微
卷,然后似轻描淡写般的轻轻朝张瑞一挥……

  只见张瑞如同撞到一道空气墙,然后迅速倒飞,一大口鲜血雾状喷出。

  “瑞儿……不要……啊……”何巧儿状若疯狂般的,口中尖叫着冲向倒飞的
张瑞,想接住吐血不止的张瑞。

  张瑞倒飞趋势停止了,接住张瑞的人是那现任武林盟主,雾隐山庄庄主雷万
川。

  张瑞此时已经昏迷,剩下一旁大哭嚎啕不止的何巧儿。

  同时尖叫的还有两个女人的声音。一个是那清音少女雷小蕊,一个是那雷万
川的妻子绝色美妇周素兰。

  突然出现的刺杀一幕,让现场所有人一片惊讶,此时反而鸦雀无声。

  “这不是那前武林盟主张云天的孙子吗?华山张家的唯一孙子张瑞,他还没
死?”一个声音打破了现场的宁静。

  “我以前见过张瑞,他的确是张云天的孙子。”又有人附和道。

  正道各大门派高手们纷纷将张瑞围住,拔出刀剑对准魔教一行人等。

  “不知死活的小东西,居然敢对我出手?温必邪道。

  “你们拔刀出剑的,是想现在开战?”温必邪又道。

  这时降龙伏虎寺外传来一声似乎鞭炮炸响的声音,“砰”……然后一片杀声
震天,寺外仿佛来了上千人。那千人齐声高呼,气势逼人,确实震撼了在场的所
有武林正道人士。

  降龙伏虎寺,此刻即将面临一场武林正邪大战,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似乎一
触即发。

  “哈哈哈哈,雷万川老贼,方证秃驴,冲虚牛鼻子,今日可知我圣教声势,
尔等还敢出兵讨伐?”那魔教教主温必邪大声笑道。

  “哈哈哈哈,今日给尔等一个教训,妄图讨伐我圣教者,就有如这张家小子,
绝对十死无生。”

  “圣教儿郎们,跟我离开这佛门清净地。若是以后还有武林正道纠缠于我圣
教,当杀无赦。”

  说完,温必邪等魔教众人如若无人之境般,从容撤走。那武林大会现场竟无
一人追赶。

  一场热热闹闹的武林大会,就在魔教教主温必邪超然傲视武林正道群雄下草
草收场。现场武林各派人士在雷万川的一一安排下,陆续离开,降龙伏虎寺恢复
往日宁静祥和。

    ***   ***   ***   ***   ***

  “这是哪里?”张瑞挣扎着爬起身来。

  张瑞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外婆何巧儿红肿的双眼,何巧儿面无血色,秀发散
乱。

  “瑞儿,我的瑞儿,你终于醒啦,你都昏迷整整三天了。”何巧儿泣中带喜
说道。

  “我昏迷三天了?那武林大会怎么样了?那温必邪怎么样了?”张瑞急忙追
问道。

  “瑞儿先别问了,先躺下休息,刚才郎中给你把过脉,你伤了肺腑,需要静
静养伤。”

  张瑞带着疑问躺下。过了一会儿,那清音少女雷小蕊过来了,看到张瑞清醒,
高兴的叫了一声,便跑过来问候张瑞。

  “张公子,你醒了,可担心死我了。那天你刺杀温必邪,被温必邪用深厚内
力打伤,幸好我爹爹救了你,要不你小命可保不住了。你醒了就好,嘻嘻。”那
雷小蕊喜道。

  “你等着啊,我去叫我爹爹来看你,我爹爹似乎有话问你。”说完,雷小蕊
一蹦一跳的跑出了房间。

  张瑞此时开始静静打量这间房子,这是一间上房,装饰华丽。雕花木窗,檀
香木床,丝柔锦被盖在身上。

  何巧儿一脸惊喜看着自己,似乎有话要讲,但又随即而止。

  过了一会儿,传来一阵稳健的步伐声,走进房间有两个人。一个是那武林盟
主雷万川,一个是那绝色美妇周素兰。

  “张公子,听小蕊说你醒了,我特地来看看你。”

  张瑞想起身告谢,雷万川急忙护住,不让张瑞起来。

  雷万川柔和的对张瑞说道:“张公子,你中了那魔教教主温必邪一掌,伤了
肺腑,需要安心静养,不要乱动。你可放心在我雾隐山庄安心养病,有事你可以
告之小蕊。”

  “对于你张家发生之事,我深感魔教的残忍霸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主
持公道,铲除魔教、顺天盟为武林除害。”

  雷万川大义凌然的对张瑞何巧儿说出这番话来,然后安慰祖孙两人一些客套
话,便起身和周素兰离开了。

  那周素兰离开前深深的望了张瑞一眼,沉默片刻,才跟随雷万川离开。

  一间素雅的女子闺房中,一个绝色美妇正在打扮梳洗,那美妇正是周素兰。

  周素兰此刻其实心如乱麻。与张瑞许婉仪母子相遇前后,那一幕幕不堪回首
的往事浮现眼前:

  那日,周素兰从山阳城出发,去看望大女儿也就是雷小蕊的姐姐的长眠的坟
茔。一路悲伤的周素兰在路过华山脚下的时候,被一个武功高强的中年书生模样
的淫贼抓获。

  那书生淫贼,将周素兰奸淫数日,让周素兰生不如死。几日后来了一个武功
高强的五旬老者,后来在武林大会上才知道是那魔教教主温必邪,那温必邪将自
己一脚踢飞。幸得天佑,周素兰居然没死,只是受了些皮外伤。那中年书生在温
必邪走了后,又再次将自己蹂躏一番,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侥幸存活的周素兰,身心俱损。逃出被关押的地方,找到一家客栈休整一番,
准备雇佣马车回山阳城。没想到又被两个淫贼下药迷倒,俘虏至一个山洞,并强
行让周素兰服下淫药“烈妇吟”。万幸自己没有被那两个淫贼侮辱,被闻讯赶来
的张瑞许婉仪母子所救。而身中淫药“烈妇吟”的周素兰淫毒发作,正在将要毒
发身亡的时刻,巧合之下与张瑞发生肉体关系,解了淫毒。

  回到山阳城的周素兰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这不堪回首的难堪往事,本来以为
从此此事将湮没于红尘往事中。但万万没有想到,武林大会上居然看到了张瑞冲
向温必邪的拼死一击。那张瑞视死如归的气势深深震撼了周素兰。

  那尘封的往事又如潮水般的喷涌出来。周素兰回忆起张瑞用身体给自己解毒
的时候,张瑞用猛烈的冲击让自己一次次的高潮,那种感觉是在自己丈夫雷万川
身上找不到的,从来没有。张瑞让自己最好私处红肿不堪,回到家里后好久才消
肿。

  想到这里,周素兰感觉自己私处湿润了。周素兰躺在床上紧紧抱住锦被,嫩
白玉腿紧紧夹住芳枕不住摩擦,仿佛此刻张瑞压在自己身上用力冲击,自己脑袋
里一片空白,只有一种飞到天外的感觉,好高好高……

  “嗯……张公子……”

  张瑞在雾隐山庄修养了半个月,与何巧儿于无人时刻偷偷双修《乾坤倒转》,
伤势居然好了一大半。外伤全部好了,只留有些许内伤,在过几天修炼就会完全
好转。

  其间白天,那雷小蕊常常跑过来看望张瑞,问寒问暖,见张瑞好转也是兴奋
不已。那周素兰也跟随雷小蕊看望张瑞数次,不过张瑞与周素兰并没有过多交流,
仿佛第一次见面一般客套。

  那雷万川闻讯张瑞好转,心中也是大为高兴,问了张瑞一些客套话,便将话
题转向那失踪的原武林盟主令牌下落。张瑞其实也不知道,当日张瑞与许婉仪逃
跑,被淫神葛进欢毒掌击中跌落悬崖,身上根本没有其他事物。所以张瑞含糊回
答一番,说原武林盟主令牌丢失于混乱中。那雷万川没问出心中所想,表面上还
是客套一番,安慰张瑞继续留在雾隐山庄养伤,然后告辞而去。

  数日中,那雷万川也没有再过来这里。

  这日晚间,张瑞觉得身上内外伤已好,便出去走走看看这雾隐山庄模样。

  张瑞走到那山庄中一处后花园,只觉得此间美景尽收眼底。此花园假山矗立、
池水环绕。亭台楼榭、雕梁画柱。花团锦簇、怪石嶙峋。

  张瑞行走观赏间,不知不觉走到那假山处。那假山巨大,内有容纳三人之空
间。张瑞走进假山,却发现那里已经有个绝美妇人背影站在那里。

  那绝美妇人正在假山中闭目沉思着什么。张瑞正准备因为冒犯佳人而告退的
时候,那绝美妇人居然睁开了眼。

  “啊……张公子是你啊?”妇人惊问道。

  原来那女子竟然是绝色美妇周素兰,唐突佳人的张瑞一脸羞红,正准备离开,
谁知那周素兰竟然一把紧紧抱住张瑞。

  “张公子,你不要走,陪陪我好吗?”

  张瑞被眼前一幕惊呆了,忽然而至的清新体香扑鼻而来。张瑞陶醉在这一刻,
张瑞转身也紧紧抱住了美妇周素兰,感受周素兰胸前硕大以及清新体香。

  张瑞与周素兰解毒那日的深刻记忆复活了,当时那具动人的玉体仿佛重现眼
前,当时那来自阳具、来自整个肉体、来自灵魂深处的种种美好复活了。两人紧
紧相拥、亲吻……

  周素兰闺房中。

  闺房中那张檀香味儿闺床上。

  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在不停翻滚。

  张瑞吻住周素兰娇口,双手紧紧握住那份硕大,下身不停进出周素兰的湿滑
阴穴。

  “啊,张公子,用力,用力。”

  “张公子,爱我吧,好好爱我吧。”

  张瑞扛起周素兰两条玉腿,放在两肩上,下身阳具狠狠插入。只听到“滋滋
滋”肉体摩擦的声音和下体交接“啪啪啪”的音响混于一团。

  张瑞感觉好极了,那种让张瑞魂不附体的感觉回来了。那绝色艳妇周素兰拥
有女子名器“含羞”,层峦叠嶂中仿佛一层还有一层,就像怀春少女欲拒还迎。

  ……

  “素兰,那天你离开后,我就一直想着你,真的,一直想着你。你让我疯狂,
让我迷失了自己。素兰,真没想到还会遇见你,我喜欢你,我爱你。”

  “张郎,张郎,我也爱你。当日你救我的时候,我就说过要报答你。你知不
知道,我被那两个淫贼抓住的时候,我想到了死。你和你娘的出现,让我感到了
一丝光明,你就是拯救我的神灵。张郎,我爱你。”

  张瑞、周素兰一边拼命的爱欲交合,一边情意绵绵的互述衷肠。

  张瑞口中亲吻周素兰,两手抓住周素兰玉兔不停揉捏,下身不住挺动。过了
一会儿,张瑞将周素兰翻转过来,让周素兰趴伏于檀香味儿木床,挺动阳具从后
方插入。这个动作让周素兰分外感觉舒服,觉得张瑞的阳具插得好深,进入了前
人未曾到过的深处。

  “张郎,就是那里,就是那个地方,对,对,摩擦哪里。嗯……好舒服……
嗯。”

  “张郎,我爱你,张郎……,啊……啊……啊……”

  很久以后……

  “啊……啊……”两声发自内心的惊喜长叹之后,张瑞周素兰两人双双高潮
尽出。

  爱欲缠绵的两人紧紧拥抱一起,此时正轻言轻语的相互诉说着什么。

  “素兰,你这里安不安全?那雷正川会不会来这里?”

  “张郎,你放心,我和那老鬼分居很久了,除了我的女儿小蕊,没有人会来
这里打扰我们。”

  周素兰得到张瑞的爱抚,便放下心思,开始对张瑞讲诉自己不幸的婚姻。

  原来这周素兰出身书香世家,自小琴棋书画家教良好。后来家道中落,被迫
嫁给大了自己十几岁的雷万川。这嫁给雷万川的十几年中,周素兰并没有感受到
任何幸福。那雷万川其实性格阴冷,外表一副正人君子,其实私下勾结江湖黑道
中人。

  大女儿出生后,那雷万川嫌弃自己没有生儿子,便冷落了周素兰。后来大女
儿渐渐长大,周素兰竟然发现那雷万川对自己的女儿起了淫欲,一日欲对大女儿
行淫欲之事,大女儿誓死不从,后来便自缢于闺房中。

  得知真相的周素兰恨透了这个衣冠禽兽,本来想追随大女儿而去,但是渐渐
长大的小女儿雷小蕊让周素兰不得不与这个禽兽日夜相处。

  这禽兽雷万川逼死了自己的大女儿,便害怕周素兰告发,以威胁周素兰家里
人安全为由,让周素兰投鼠忌器不敢告发。两人自大女儿死后便一直分居。周素
兰洁身自好,直到那次出行给大女儿扫墓,后来被张瑞母子所救以后才被打破自
身贞洁。

  “素兰,告诉我,你爱我哪里?”张瑞抱住周素兰问道。

  “张郎,我爱你那天视死如归的气势,那才是真正的热血男儿。那天那么多
的武林高手居然没有一个敢于和温必邪动手。只有你,张郎,我爱你的勇敢和无
所畏惧。我还爱你……,嘻嘻,你的大肉棒。”

  “素兰……,我也爱你,爱你的小穴,爱你的气味,爱你的一切一切。”

  “张郎,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了,你知不知道,当我看见冲向温必邪的时候,
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真怕看到你有什么闪失。”

  “素兰,我知道了,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你放心,我还有我的宝贝素兰要
疼呢。”

  “嘻嘻,我知道了,我也疼我的张郎宝贝。”

  两人正在温存间,你侬我侬,温馨甜蜜。

  “娘亲,娘亲,我来看你来啦,你可知道张公子在哪里吗?”一阵清音突然
传来。

  “吱呀。”房门被打开了……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