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2, 2015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 第31章 清音少女雷小蕊

  对于《母子劫后缘》,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以复仇为开端的故事,以黑暗纷
争的“江湖”为背景,以所谓“正道”和“魔道”的利益纷争,而开展的或惊心
动魄、或波澜壮阔的复仇故事。

  弱肉强食,本是自然界亘古不变的道理,放到以人为本的“江湖”也一样。
以张瑞母子为代表的竞争失败者,想要复仇翻身重新站到那“江湖”金字塔顶端,
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自身武功实力+发展自己的势力+ 财富金钱+ 冥冥中的运
势 =成功。

  关于“人性”,人性是复杂的,七情六欲,勾心斗角、弱肉强食才是人性本
质。人性本恶。都说“人之初、性本善”,可是还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环境
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张瑞只是一个“武二代”,或者名门之后。江湖经验?可以说,张瑞突逢巨
变,根本没有心理准备,何来的经验?与母亲许婉仪的“合体之缘”,很大程度
归咎于“淫毒”,可是又何尝不是母子在绝境下,发自本能的“雄雌”吸引?人
类男女在困境中,当精神经历剧变,心理遭受重大打击,本能的需要某种方式发
泄。而这种发泄方式就是男女“性交”,与血缘近疏无关。

  本人续写的第30章“仇人相见怒滔天”,本就是为下章“武林大会”、
“绿柳庄的秘密”、“与某一故人相见”所做的铺垫。张瑞身体心理的成长成熟,
目前需要江湖经验丰富的何氏的指导帮助。或许有些狼友觉得30章平淡无味,
叙述拖沓,没有连贯节奏,性事描写简单粗暴,且写作水平有限,使得张瑞表现
十分不成熟。

  但我个人认为这是正常的,张瑞才16岁,能有多成熟?从一个名门贵公子,
变成落荒而逃的丧家犬,无权无势,怎么与如日中天的“魔教”抗衡?所以,张
瑞的复仇不是短时间能达成的,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的。

  忍辱负重,历经磨练,方使张瑞脱胎换骨。凤凰浴火,张瑞方能涅槃重生。

  本人乃是写作新人,武侠续写没有经验,情色描写更是青涩。不足之处望狼
友们海涵,还请狼友们多多支持,你们的支持才是我继续写作的动力,再次感谢
对我大力支持的狼友们。衷心的谢谢!

    ***   ***   ***   ***   ***

  关于一些地理位置的描述,本人特地查询《母子劫后缘》相关地名、山名的
具体位置,方便狼友对于武侠世界地理位置的理解,或许多余,但是本人坚持描
述,皆因为尽量使其符合真实中原地理原貌。如“山阳城”就位于今日之河南省
焦作市。

  对于本章出现的少女,请参看原作《第15章:天意作弄露水缘》,周氏美妇
素兰的梦中呓语。

  关于何氏名称,应狼友feng716建议,以后统一改为何氏闺名“何巧儿”。
***********************************

           第三十一章 清音少女雷小蕊

  山阳城,位于洛阳城东北280里处。张瑞与何巧儿快马加鞭,于三日后到
达。此时距离“武林大会”召开尚有半月余。祖孙俩风尘仆仆进入城里,找到一
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客栈,居住了下来。

  一路上张瑞与何巧儿商量对策,张瑞此时心中有几个疑问:其一,魔教与顺
天盟此次集结山阳城目的是否为破坏武林正道联合?其二,武林大会召集人现任
武林盟主雾隐山庄的庄主雷万川,是否知道魔教的破坏计划?其三,张瑞何巧儿
祖孙应该怎么出现?是揭发魔教阴谋还是袖手旁观?

  百思不得其解的张瑞晃了晃脑袋,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于是张瑞留下何巧儿
在客栈后院里修炼,自己到大街上走走看看,舒缓下心情。

  张瑞走进一间贩卖女子饰品的商铺里,看见许多女子装饰用品,觉得其中几
样颇为有趣,便一一查看问询店主。心想是否应该为外婆何巧儿购买几样,外婆
何巧儿如此疼爱自己,把身心都交给了自己,自己应该买些女子的东西讨讨“巧
儿”的欢心。

  张瑞细细选择,只见那些簪花,有金、银、珠玉、玛瑙、珊瑚材质的,样样
精致美观。那些发钗,有双梃或三梃的,材质也有金、银、木质等。张瑞越看越
眼花,不知道该选择哪种。张瑞看中了其中三样,正拿在手中仔细查看,忽然身
后传来一阵清音女子的声音。

  “这位公子,很稀罕哪,一个大男人居然会选买女子饰物?”

  张瑞一阵惊奇,转身回头,看见一个与自己年纪相差无几的美貌少女,正一
脸稀奇的看着自己。

  张瑞心中暗暗不爽,未置可否也未回答女子,继续查看手中物品。

  “这位公子,你手中拿的可是云凤纹金簪,金镶玉步摇,白玉孔雀钗?”

  “这三样饰物,均是仿制宫中真品,公子眼光好呀,可是送给心爱之人啊?
嗯?”

  “这个……这个……,我是送与娘亲的,姑娘笑话了。”张瑞回道。

  “还是孝心可嘉啊,呵呵呵。”美貌少女一阵轻笑,清音脆响。

  张瑞闹了个满脸通红,匆忙付钱,狼狈逃走。

  那美貌少女望着张瑞灰溜溜逃窜的身影,捂嘴一笑,笑容可人,明目生辉。

  “这个人真有意思……”那美貌少女轻轻自语一番。

  张瑞出身名门世家,气质自是不凡,仪表堂堂,一表人才。那美貌少女怀春,
自是瞧着张瑞顺眼。

  张瑞兴高采烈的回到那后院房中,见何巧儿已经修炼完毕,正在梳洗打扮,
便兴冲冲的跑过去,一把抱住何巧儿,吻了何巧儿粉脸一口,对何巧儿讲道:
“巧儿,你看,我给买了东西了,你喜不喜欢?”

  何巧儿惊奇的看了眼张瑞,然后目光转动,看到了张瑞手中饰物。

  “呀,瑞儿,你怎么会想到给巧儿买东西啊?真漂亮呀,这簪花、发钗样式
巧儿好喜欢啊。”

  “嘿嘿,巧儿,你可知道这簪花、发叉叫做何名?”

  “这簪花叫做云凤纹金簪,这发钗叫做白玉孔雀钗,剩下这个嘛,叫做金镶
玉步摇。”张瑞一脸献宝的谄媚笑道。

  何巧儿心中极其欢喜,试问哪个女子不爱美?马上兴奋的一一试戴。左瞧右
瞧,赞不绝口,很是喜欢张瑞所送之物。

  张瑞见何巧儿对着镜子试戴簪花、发钗,那模样娇羞可人,俏脸粉嫩,净白
后颈白里透红。见到那如此美景张瑞那颗色心顿起。

  只见张瑞的裤子顶起一个高高的“帐篷”,张瑞此时眼中火热,口中干渴,
双手微微颤抖。张瑞悄悄走上前去,将“帐篷”用力顶向何巧儿后腰,反复磨蹭。

  何巧儿正在欣赏间,忽觉后腰硬物及身,俏脸霎时一片粉红,红及那嫩白耳
垂。

  啜了一声:“冤家……你……你……”

  张瑞见到何巧儿娇羞模样,那浑身浴火“轰”的一声,瞬间燃烧到了极点。

  张瑞一把拦腰抱起何巧儿,往那檀香味木床走去,何巧儿口中惊呼不停,用
力挣扎。

  张瑞大手一抓,何巧儿胸衣顿时裂开,露出一片耀眼嫩白。那美胸玉兔随着
张瑞的扯动,微微颤抖,两点嫣红左右画圆。

  张瑞红了眼,大手一抓,大口猛吸,何巧儿口中惊叹不已。渐渐地,随着张
瑞吸吮,何巧儿口中渐出淫靡之音。

  何巧儿惊呼翻转间,已被张瑞褪去全身衣物,何巧儿全身上下被张瑞不停舔
舐,只觉得全身无一处不爽。

  但见张瑞忽然脱去一身衣物,与何巧儿赤身相对。张瑞高高挺起阳具,龙头
高傲抬起。以眼色示意何巧儿,何巧儿摇头。张瑞便将阳具上下左右甩动,示意
何巧儿。何巧儿无奈,美目一瞪,乖乖起身,张开嫣红小口,含住了张瑞的阳具
龙头。

  何巧儿此时已是个中高手,嫩舌微转,反复扫过龙头马眼、沟壑。玉手前后
抚弄阳具柱身。复又抬头观望张瑞,只见张瑞两眼紧闭,双唇往内不住吸气。心
下更是得意,小口含住阳具龙头反复吞咽,“滋滋”有声,小口儿翘嘴角涎水不
住下流。

  “巧儿,快点……快点……”张瑞催促。

  何巧儿加快速度吞咽,忽然张瑞猛的全身颤栗,阳具暴涨,双手紧紧抱住何
巧儿美首,颤抖……颤抖……颤抖……,良久方停。

  何巧儿被张瑞紧紧抵住,顿觉呼吸不畅,抓住张瑞厚实臀肉用力捏掐。

  “呵……呵……”何巧儿咳嗽数声。

  “要死呀,冤家。”何巧儿娇嗔道。

  只见何巧儿吞部分下张瑞精液后,小口儿中还有残留精液顺着嘴角缓缓下流。
面色粉红,美目惺忪,模样及其淫靡。

  张瑞哈哈一笑,也不顾何巧儿小口儿还有残精,一口吻住何巧儿,两具身体
反复纠缠……

  张瑞兴奋又起,阳具坚挺,分开何巧儿两腿,往那嫩滑阴道插了进去。

  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在床上滚动,雕花木床禁受不起两人折腾,“吱呀……吱
呀”响个不停。

  何巧儿此时蹲坐于张瑞下体之上。张瑞平躺,双手抱头,看着何巧儿。何巧
儿美目紧闭,美腿玉臀上下起伏,那中间私处,一根硕大阳具被那娇红媚肉口唇
紧紧夹住,时而露出三、五寸,时而全根吞没。

  蹲坐半晌,何巧儿气喘吁吁的道:“瑞儿,没力气了,还是你来吧。”

  张瑞如闻圣旨,起身压住何巧儿,人影闪动仿若瞬移,那硕大阳具已经插入
何巧儿阴户中。百般插弄,千般戏耍。何氏浑身激爽,口中娇呼不停。

  “巧儿,快……快叫夫君……”

  “瑞儿……我的瑞儿……我的亲亲夫君……”

  “瑞儿……我的大鸡巴亲亲夫君……”

  张瑞闻言,心下惊讶,更是暗爽,抽动之中更觉其乐无穷。

  “巧儿,夫君操你,你爽不爽?”

  “夫君……爽……很爽……非常爽……啊……”

  淫言浪语下的何氏高潮了,非常高的高潮。

  张瑞享受这何巧儿阴液冲刷、媚肉紧夹的感觉。

  张瑞终于忍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精液喷发,一发、一发、又一发、还一发、
再一发、反复一发……

  美满性爱后的张瑞何巧儿,性器交接,紧紧抱拥,感受这双双高潮后的喜悦。

  “巧儿,大美人,夫君刚才可曾令你满意?”

  “死相,小冤家……嗯,满意的……夫君……”

  张瑞哈哈一笑,只觉得心里更加喜爱外婆兼娇妻何巧儿了。

  稍作休整,张瑞与何巧儿洗漱打扮一番,外出至客栈一楼,点了些肉食小菜,
补充身体所需。

  两人吃食间,看见各类江湖人士也在一同开怀畅饮、细细交谈。张瑞仔细端
详各类人等,那着装统一的,是那些名门大派。那些三三两两服装各异的是那些
散客游侠、小门派代表。

  这些江湖人士各坐一桌,互不理睬。大门派之人吃喝之间谈笑风生,气度豪
迈。散客游侠、小门派代表眼瞅着那些大门派之人,心中不爽,面露愤恨。

  张瑞瞧在眼里,心中暗暗分析,这些所谓正道人士看来也是一盘散沙。魔教
势力如日中天,再加上顺天盟推波助澜,眼看这危机重重,这些门派还是如此不
团结,这江湖看来即将大乱啊。以前张瑞跟随爷爷、父亲也见识过江湖中的一些
摩擦纠纷,这些正道大派、小派、游侠散客经常因为一些门派利益之争,吵闹到
爷爷那里请求爷爷这个盟主做主。

  这江湖之事,永远没有平静的时候。

  以前爷爷和父亲在的时候,张家一片和谐友爱。父慈子孝、夫妻和睦、姐弟
相亲。张瑞也刚刚和柳若玉成亲,那时的张瑞是何等意气风发。想不到魔教异军
突起,偷袭下毒之下一举将强大的华山张家,堂堂数百人的大门大派歼灭。

  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居然没有一个人站起来为张家、许家被灭之祸出头,草
草选出新盟主后便不了了之。这江湖没有人情冷暖,只有弱肉强食。正道门派还
是那些正道门派,魔教天乐教还是那个魔教,顺天盟也还是那个顺天盟,似乎没
有什么改变,江湖也还是那个“江湖”。

  张瑞看着这些人,心中冷冷一笑。

  张瑞与何巧儿默默吃着碟中之食,浅饮小酌壶中之酒,没有再看那些人一眼。

  张瑞心烦,用餐完毕后,本来想叫上外婆何巧儿一起出去逛街。何巧儿表示
想要修炼新学会的张家《龙龟决》。以及何巧儿心中,想将许家秘不外传的功法
与张家《龙龟决》能否融会贯通的事情,便没有与张瑞一起出行。

  张瑞便出了客栈,开始在这山阳城中随意走走,顺便观察有没有一些新发现。
张瑞走到山阳城中一处风景雅致的山水湖亭,便准备歇一歇脚。

  这里真是一个休憩歇脚的好地方,亭台楼榭,雕梁画柱。水波浩淼,杨柳低
垂。虽然已是寒冬,但是这湖水却并未冰封,此处反而一派美景。张瑞看着这里
的湖光山色,不由得大声赞叹。

  “那小女子站住,大家快帮忙啊,抓住前面那女子。”一阵急促的声音传来。

  张瑞回头一看,看见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美貌少女,一边跑一边回头向那个
追击自己的人做鬼脸。此少女清音回荡,一路银铃之声飘过。

  张瑞越看越觉得眼熟。

  “咦,那不是我今日在那饰品商铺遇到的那个女子吗?”张瑞心中惊奇道。

  “难道那女子拿了那追击之人的东西?要不要管管这事?”

  张瑞正在思考间,那女子已经跑到了自己跟前。

  “哎哟……,啊……,是你啊,快帮我挡着那个坏人,那坏人要抓我。”少
女疾呼道。

  张瑞见那追击之人一脸愤怒,此时也搞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见那少女催促,
便将那追击之人拦下,少女趁机跑得更远了。

  那被张瑞拦下的追击之人又气又恼,大声喊道:“你拦我做什么?那小女子
捉弄于我,看我不收拾她。”

  张瑞道:“你一个堂堂男子汉,与一个小女子计较什么,也不怕失了身份。”

  “关你何事,你让开。”那追击之人便伸手来抓张瑞。

  张瑞暗用内力,将那追击之人放倒在地。看见那美貌少女往街口另一边跑去,
便跟着前去一探究竟。

  张瑞暗运内力,脚下无风起尘,往那美貌少女所跑方向追去。

  那美貌少女此时正在一处巷尾稍事歇息,口中微微娇喘,气息起伏。发现身
后并没有人追来,心中暗喜,正准备离开这里,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呼喝。

  “你要去哪里?为何捉弄那人?”

  少女吓了一跳,转身回头,看见张瑞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少女倒是先不
好意了。

  “嗨,原来是你呀,公子,你可是吓得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少
女轻轻抚了抚胸口。

  “公子,谢谢你啊,没事我走了。”

  “站住,我帮你拦住那人,你不表示一下就想走啊?”

  那美貌少女忽的抱住胸前隆起的玉兔,惊问道:“你想怎样?”

  张瑞见那女子如此紧张,哈哈一笑。道:“我没有恶意,姑娘你不必紧张,
姑娘你看我像坏人吗?”

  “嗯,不像,公子,小女子谢谢你啦。”那美貌少女回话道。

  “姑娘,下次别那么捉弄人了,可好?”

  “公子,小女子知道了,公子再会。”那美貌少女轻声回道。

  那美貌少女走了几步,又回了回头,问道:“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啊,改日
我好谢你。”

  张瑞沉思片刻,还是回道:“姑娘,我叫张瑞。”

  那少女默念张瑞名字数息,便高兴的对张瑞说:“张公子,这次谢谢你啦,
我叫雷小蕊,我爹是现任武林盟主、雾隐山庄的庄主雷万川。你以后有事,可以
来找我,记住啊。”

  说完,那雷小蕊深深的望了张瑞几眼,便开心的离开了。

  “居然是雷万川的女儿?这可真巧啊。”

  “这雷万川的女儿如此淘气,一点都没有名门大小姐的矜持。不过,声音确
实挺好听的。”张瑞心想。

  回到客栈,张瑞没有打扰何氏修炼,自己也双膝一盘,暗运内力,气沉丹田,
开始继续修炼《龙龟决》。

  这几日,张瑞都在山阳城内到处转悠,没有发现魔教和顺天盟的踪迹,似乎
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压得张瑞心中很是郁闷。

  武林大会,于十日后准时召开,地点设于山阳城内一处名胜降龙伏虎寺。本
来香火鼎盛的佛寺,此刻却是香客全无。而各路江湖人士却是人头攒动,正道各
门大门派、小门派、散客游侠齐聚一堂,共同商讨对付魔教天乐教及其帮凶顺天
盟之事。

  那降龙伏虎寺巨大广场中央,设置了一个高约五尺的巨大平台,各大门派分
别列坐于四方。左首乃是千年大派少林派,右首乃是武林泰斗武当派。其余门派
按顺位一一排开坐下。那少林、武当派中间站立之人便是那现任武林盟主、雾隐
山庄的庄主雷万川。

  雷万川是个矮个儿男子,脸是胖圆脸,左脸靠近嘴角的位置有一个长有几根
毛的指头大小黑色胎记。雷万川个子虽矮,但那名门正派的气质却是不凡。步伐
稳健,气息悠长,太阳穴青筋高高隆起,必定是个内功高强的江湖超一流高手。

  那雷万川身后座椅上坐的是雷万川的家眷,侍女、护卫分列两旁。张瑞与何
巧儿此时混迹于台下那些没资格坐在高台上的众多小门派代表、散客游侠中。

  张瑞远远看见那美貌清音少女雷小蕊,那雷小蕊正一脸不耐烦的坐在雷万川
身后,手托小腮,眼睛左右乱瞟,似乎非常不喜欢这种情形。而那雷小蕊身旁一
个绝色美妇则一脸慈爱的看着雷小蕊,眉目暗示,让雷小蕊注意分寸修养。雷小
蕊不得已挺了挺身姿,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副淑女状。

  那绝色美妇笑了笑,便优雅端庄的坐正了娇美丰满的身子。同时,美目望向
那站立于高台中央的雷万川,眼中显出一丝不满,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张瑞眼光一动不动,紧紧盯着那雷万川身后的绝色美妇,此刻如同遭受雷击
一般。

  “居然是她!?”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张瑞许婉仪母子,在华山脚下从那两个顺天盟小贼
(李奇山,外号铁臂熊,刘安远,外号偷香鼠)的手中救出的美妇周素兰。

  “周素兰,居然是她,她不是自称山阳城某富商的妾室吗?她原来是雾隐山
庄的庄主雷万川的妻子!?”

  “看来当然这周素兰所言并非真实,还是对我母子俩隐瞒了实情。”张瑞心
想到。

  “算了,还是等武林大会结束后再一问究竟吧。”

  ……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