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2, 2015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 第30章 仇人相见怒滔天

           第三十章  仇人相见怒滔天

***********************************
  感谢狼友c_xiaom 的评论,看过作者大大的原创大作《爱的幸福》,美母教
师与「三好生」儿子一段纯纯母子爱。「美母教师」?嘿嘿,你懂的。

  该作文笔细腻,情节自然,通过细腻的描写,将那教师美母诱惑、动人之形
象跃然纸上。非常不错,广大狼友可搜索查看。

  特别感谢狼友shuangzixing,分析到位且得体大方。你的见解独特,给予本
人极大启发,谢谢你的精彩评论。

  再次感谢为本续文「点赞」的狼友,感谢留下精彩回复并予以支持的各位狼
友。

  其实神作续写真的很难,需要构思新的情节,还要不停联系原作品内容,生
怕出现纰漏。每写一句,都要反复思考,这情节合不合理?这章节前后搭配结构
怎么样?虽是区区5000多字,但是却要花费大半天来构思写作。

  总感觉还是从前看别人写的来得轻松。脑洞大开的后果是,我这几天都出现
了失眠。

  呵呵,牢骚到此结束。

  本人喜爱中国古典音乐,每每续写都是伴着古琴曲、古筝谱、二胡声、竹笛
啸、洞箫音而作。每每听之,闭目静心,仿若置身其境。推荐给位狼友《中国宫
廷乐社》所奏之绝响。

  昆曲的《春江花月夜》更是绝唱,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那幕本狼至今回
味。「春江连海平,明月共潮声。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无月明。」这是唱词的
内容,伴以悠扬古筝,唯美、动人!但可惜只有短短四句。

  当然至于情色描写,就要感谢一代宗师「加藤鹰」、「东尼大木」、「山形
健」等著名岛国色情专家所提供之灵感。呵呵,娱乐,纯属娱乐。
***********************************


  长安城,百草阁陈氏药铺。

  张瑞正在选择一些药材,准备配置一些防身药品。那得自「猴子」的《灵兽
追踪术》上所列举的几种毒药、解药是需要配置一些的。

  这些药材,有来自东北苦寒之地的野生人参,来自夏州的枸杞,来自蜀中的
川贝,来自闽州武夷山的灵芝,来自吐蕃的冬虫夏草、麝香,来自西南夷的茯苓,
来自西域的天山雪莲等等。均是些价值不菲之物,年份越高的效果越好,张瑞此
时才发觉囊中羞涩。幸好张瑞需要的只是够用就好,买了些年份比较低的就行了。

  至于毒药,张瑞虽然知道厉害,但那有毒之物,使用不好反而会伤人也伤己,
再加上药铺缺少几样所需重要之物,便没有配置。

  张瑞付了钱后,还是隐约觉得心疼,花了纹银三百两。张瑞此时坐在大厅客
椅上饮用店家赠送的清茶,等候店家将药材包好送来。

  这时,大门口过来了一个人,直接走进药铺柜台,对配药伙计说道:「店家,
速配两副治伤好药,一副内服,一副外敷,抓紧配好,银子不会少给。」

  这人引起了张瑞的注意,看其呼吸、步伐是武林中人。张瑞源自武林世家,
爷爷更是曾经的武林盟主,这识人方面绝非新手。见其右手老茧,其人一定是右
手使剑用刀之人,其老茧虎口处深厚,必是惯用下劈动作的,一定是个用刀之人。
使剑之人老茧不厚,皆因为使剑以刺为主。其人身形高壮,太阳穴青筋高涨,必
定修有比较深厚内功,气息切换间稍带点波动。张瑞暗暗观察,发觉其武功内力
不似正道,正道武功光明正大,气息平稳不会波动,那修习邪教、魔道武功之人
才会有这种特征。

  张瑞又见其人神色微微有些慌张,似乎害怕遇到什么人,便暗暗留了意。待
药铺伙计将所购药材送到后,张瑞拿过药材用包袱装好,往肩背上牢牢系住后,
出了药铺。

  一出药铺,街市上人来人往,张瑞走到一处贩卖羊肉夹馍的小摊贩处,掏出
几枚铜钱购买了一个喷香夹膜吃食,然后目光紧盯药铺门口。一会儿那可疑之人
出了药店,向某个方向急速走去。张瑞紧紧盯住可疑之人,落下数个身位,以人
群为掩护,一路追踪。

  只见那可疑之人一路走路小心,不断观察周遭有没有人跟踪,张瑞见状,便
更加小心了。那可疑之人最后走到一处平房民居,轻轻敲击了三下,然后里面也
传出三下敲击声,外面那可疑之人又复敲两下,里面之人才打开房门,那可疑之
人迅速走进去,里面开门之人又往外面坐左右观看一阵后才关闭房门。

  张瑞偷偷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想要进去探查一二。张瑞绕着这处平房民居围
墙一周,发现其后院外有一颗大树,可以作为借力,便暗运轻功功法,内力真气
汇聚脚底涌泉穴,轻轻一跃便由此跃上大树。张瑞开始观察,这民居有三房四舍,
一个后院。此时院中并无人员走动,张瑞身形一动,便由大树攀上院中围墙,然
后小心的一跃而下。

  张瑞来到一个窗户打开的房舍下面,紧贴墙角,偷听房中之人对话。

  「呵…呵。」传来一阵咳嗽之声。

  「大哥,我抓来两副伤药,你不要动,我去熬药。」话说完,就传来一阵房
门紧闭的声音。

  张瑞抬头一看,见到一个深受重伤之人,双目紧闭,面无血色。再将目光转
向屋内各处观察房中情形,只见到那房中墙上挂了一件衣服,仔细一看是魔教的
衣服。张瑞心中一紧,果然是魔教中人。

  张瑞不动声色,发现此刻天色大亮,不适合行动。这里有受伤之人,必定不
会马上远离。也不知道屋内到底有几人,还是得告之外婆这里情况才是,于是便
按原路返回客栈。

  有间客栈,后院房中。

  张瑞将刚才发现之事告诉外婆何氏,等待何氏评判。

  何氏对张瑞说道:「瑞儿,此事你办得很好没有打草惊蛇,那里可能是一处
魔教小型据点,咱们等天黑以后再去一探究竟。」

  天色已黑,张瑞与何氏换上那夜行衣,一路疾驰,来到那处魔教中人居住之
处。但见屋里有微微灯光,两人站在那受伤之人身旁,屋里一共三人。

  那三人正在轻声讨论着什么,只能隐约听见数词:「……教主有令……洛阳
城……绿柳庄………十日后……

  武林大会……全部集结………「

  过了一会儿,那房门又打开了,又进来十数人,看情形是这几人的下属,其
中张瑞在药铺碰到的那个可疑之人正在那里训话。

  祖孙俩发现对方数人较多,不适合现在动手,就怕万一有走失之人,况且屋
里两人武功不弱,万一暴露了自己和外婆的身份就不妙了,张瑞于是和何氏偷偷
离开了这里。

  回到有间客栈,张瑞和何氏在商量。

  「外婆,你怎么看,是不是魔教要在武林大会上动手?」

  「有这可能,那洛阳城绿柳庄可能是魔教的一个据点,看来这山阳城武林大
会我们得去瞧一瞧,看看魔教有什么打算。再这之前先去那洛阳城,打探那绿柳
庄有何蹊跷。」

  「外婆,我也是这么想的,也许那里会有什么收获。」

  对于冬至日的武林大会,张瑞与何氏兴趣其实不大,魔教有什么勾当才是张
瑞与何氏最关心的。那魔教毁了张家,那顺天盟勾结魔教毁了许家,这样的深仇
大恨让祖孙俩时刻不忘。要毁掉魔教和顺天盟这样的组织,光是此刻张瑞与何氏
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张瑞复仇的路还很远………

  晚间,张瑞看了眼在自己怀抱沉睡的何氏,想起了被白发老妇掳走的娘亲,
此刻也不知道娘亲怎么样了,心中念想:「娘亲,瑞儿好想你…,婉仪,我的婉
仪……」默念许婉仪很久之后,张瑞才慢慢睡了过去。

  次日,张瑞与何氏在客栈柜台结账之后,便雇了一辆马车,往洛阳城方向赶
去。离开客栈以前,张瑞在客栈外一颗大树脚不显眼处,留下了张家秘密印记及
关于去向的小纸条。

  两人一路东行,出潼关以前,经过华山脚下,张瑞心中剧烈疼痛,那灭门之
祸仿佛就在眼前:

  「中秋之夜,爷爷乾坤剑张云天过七十大寿。爷爷是现任的武林盟主,武林
中各大门派的掌门都齐聚华山来贺寿。正当大家正喝得高兴时,销声匿迹了三十
年的魔教天乐教在教主温必邪的率领下攻上了华山,当大家想抵挡时候,却发现
都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全身的功力只能发挥出一两成。在这样的情形下,虽然
群豪都奋死出手抵抗,但没有几个回合就纷纷被擒。」

  「在混乱中,爷爷和爹为了掩护自己和娘逃离,被温必邪出手杀害,而姐姐
张倩和妻子柳若玉也被生擒了,最后,自己和娘在忠仆的拼死掩护下,逃到了一
个悬崖边,被温必邪手下的护法淫神葛进欢追上,自己中了淫神葛进欢的一记毒
掌,被打落入悬崖,而娘见自己坠落悬崖,竟也飞身随自己跳下悬崖。自己耳朵
边依稀还回荡着娘在见到自己坠落悬崖时那凄厉绝望的呼喊声。幸好上天保佑,
在悬崖底刚好有个深潭,自己和娘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

  张瑞很想再回到华山上去,但是现在不能,只有忍住,无论如何也得忍住。
魔教势力那么庞大,现在并不是回去的时候,谁知道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

  一路东行,马车经过了渑池,于五日后到达豫州洛阳城。

  洛阳城也是大城,其繁华程度不在长安之下。进城后,张瑞和何氏找了一座
客栈住下,两人打听到那绿柳庄位于城郊洛水之畔。

  此时已经寒冬,那城外一片雪白,刚刚下过一场雪。

  绿柳庄外一处矮坡上,两个身影站在那里,是身穿厚实冬装的张瑞与何氏两
人。

  「外婆,我们什么时候进去?」

  「瑞儿,现在天色尚早,不要着急,待天黑再去打探那庄中情况。」

  是夜,雪地上阵阵「沙沙」响声传出,两道黑影一前一后疾驰,转眼消失于
暗黑之中。

  那两道黑影,跃上墙头,轻轻踏上屋顶。

  此绿柳庄极大,房间屋舍数十间。几队手持火把的巡逻护卫反复在院中巡逻。

  张瑞和何氏此时趴在屋顶,小心观察着周遭情况。只见一处高大屋舍里面灯
火通明,张瑞与何氏暗暗使了眼色,示意前往那处屋舍。两道身影缓缓移动,小
心避过那些巡逻护卫,来到那座灯火通明的屋舍顶,轻轻掀开一块瓦片,往里观
察里面情形。

  张瑞看到一个高大老者,年约近五旬,仔细一看竟是那魔教教主温必邪的护
法淫神葛进欢。看到淫神葛进欢,张瑞心中怒火顿起,那淫神葛进欢站在一个高
出地面约五尺的高台上,正在对魔教天乐教众人讲话。

  「诸位,那现任武林盟主雾隐山庄的庄主雷万川在山阳城召开武林大会,欲
联合正道武林门派对付我圣教。

  现教主有令,令尔等速速组织人手,于冬至日正道武林大会前三日集结山阳
城周边据点。「

  顿了顿语气,那淫神葛进欢又道:「此处行动需得万无一失,泄漏消息者,
杀无赦。」

  那天乐教众人齐道:「谨遵教主法旨。」

  张瑞此时咬牙切齿,怒目圆睁,恨不得不顾一切冲下去杀了那淫神葛进欢。
张瑞身子开始在微微发抖,双手用力一次次的紧握,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肉里,
牙齿咬得格格响,目中迸射出骇人的仇恨光芒。何氏发现张瑞异样,赶忙用手抓
了一把张瑞,张瑞这才慢慢放开了手,但目光却仍是那杀人的目光。

  强行忍耐了一会儿,张瑞才慢慢放松了身体。

  那淫神葛进欢又道:「三长老。」

  「在。」一白发老者回答。

  「教主令你立即联系顺天盟,令顺天盟于山阳城配合我圣教行动。」

  「谨遵教主法旨,属下马上出发。」

  安排完一系列行动,天乐教众人散去。剩下淫神葛进欢一人独自坐在交椅上
沉思。沉思片刻,那淫神葛进欢转动交椅上一个兽头装饰,那交椅下方立即打开
一个洞口,洞口下方有阶梯婉转而下,那淫神葛进欢片刻后沿阶梯而下。淫神葛
进欢走了以后,那洞口闭合,这间屋舍便安静下来,只有油灯「滋滋」燃烧的声
音还在发出。

  张瑞强行令自己放下心中仇恨,在何氏严厉目光下,只得放弃了冲动。本来
张瑞看到那淫神葛进欢下去那处秘洞后,想跟着下去,但是现在实力悬殊,此绿
柳庄防守严密,被发现不见得能逃出去,搞不好小命还要交代在这里,张瑞只得
忍耐心中怒火。

  两人找机会溜出了绿柳庄,这绿柳庄一定是魔教一个重要据点。张瑞心想:
「下次找机会一定要进去看看那秘洞阶梯下面有什么。」

  几个时辰后,张瑞与何氏回到客栈。

  张瑞此时与何氏赤身裸体滚在一团。张瑞狠狠的操着何氏,他需要发泄,狠
狠的发泄。张瑞将何氏按压在床上,阳具一次又一次刺入何氏阴穴,何氏在张瑞
身下痛苦翻滚。何氏知道张瑞此时的心情,遇到那仇人却不能报仇,心中的苦闷
可想而知。

  何氏忍受着张瑞的发泄,没有说一句话。同样深仇大恨的何氏也需要发泄心
中怒气,但是何氏毕竟年长,半个世纪的经验告诉她,冷静面对一切难题。但是
年轻的张瑞就没有那么沉稳,此时状若疯狂,目光凶狠,咬牙切齿。只有两个字,
就是发泄。

  这下可苦了何氏,张瑞将何氏双腿狠狠压向头部,使得何氏阴部高高挺起,
张瑞以半蹲半趴姿势,两手紧紧压住何氏双腿,用阳具向何氏阴户插进去。没有
停歇,一直以高速抽插何氏娇嫩阴户。何氏表情痛苦,双目紧闭,皓齿紧含。

  插弄半晌,张瑞将何氏翻转身来,令何氏高高撅起臀部,小腹紧贴大腿,两
手前伸,跪趴于床上。但张瑞却突然伸手抓住何氏两只手腕,往后用力拉紧,然
后将阳具狠狠插入何氏阴道,以「骑马」动作,狠操何氏。何氏在张瑞身下被狠
狠冲撞,全身激烈颤动,美首抬起后仰,玉手向后被张瑞拉住,美胸玉兔在上下
左右激烈摇晃。

  张瑞插得有些累了,稍微减慢了动作,放下何氏双臂。待回过气力,又搂住
何氏柳腰开始狠狠插弄。

  过了一会儿,张瑞又换了一个动作,将何氏转过来,只剩头部、颈部接触床
面,整个身子被折成三角形,何氏那娇嫩嫣红阴唇首次被斜立于上方,然后张瑞
站立于何氏大腿上方,粗壮双腿夹住何氏修长玉腿,将阳具斜下插入,又开始新
一轮的狠狠插入。

  张瑞已经射过五次精了,此时阳具还是在插在何氏阴户里,何氏口中已经发
不出任何话语。

  良久,两人才双双静静躺在床上,气氛十分沉默,仿若无声其实有声。

  良久,张瑞方才清醒过来,发现了在一旁暗自流泪的外婆何氏。

  此时,何氏颈部布满张瑞用力亲吻的「草莓印」,膝盖上有张瑞大力抽插时
因为剧烈摩擦而留下的红斑,丰满美臀上有张瑞发狂时用力拍打出的手印,美胸
玉兔上有张瑞疯癫时用劲抓捏出的条条抓痕、嫩白大腿内侧有张瑞凶狠时掐出的
淤青。

  看着被自己蹂躏得软作一团的何氏,张瑞心中开始后悔,歉疚的说道:「巧
儿,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刚才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

  何氏口气轻轻的说道:「没事,瑞儿,我知道的,你不要挂怀。」

  何氏越是平静,张瑞心中越是难过。

  张瑞忽然用力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扑通」一声跪在何氏身旁:「外婆,
瑞儿错了,瑞儿错了,瑞儿刚才入魔了。今晚看到那淫神葛进欢,我不知道怎么
了,我真的想杀人。」

  「每天我睡不着的时候,脑海里都是爷爷、外公他们血淋淋的脸。还有我的
爹爹、大舅、二舅、二舅母、小表弟他们不停哀嚎的声音在我脑袋里回响。」

  「倩姐姐和若玉生死不明,娘亲也不知道在哪里,我真的…真的觉得自己好
辛苦。」张瑞大声对何氏喊道。

  「魔教势力那么庞大,我的实力那么弱小,我该怎么复仇,告诉我啊,我该
怎么复仇?啊…啊…啊……」

  大声嚎啕了一会儿,张瑞又「呜呜」开始低声哭泣。

  何氏见张瑞脆弱哭泣,便将张瑞头颅抱在自己胸前,怜爱的轻轻抚摸张瑞脸
庞,任由张瑞点点泪滴落在玉兔、乳头上。

  半晌,何氏才开口说道:「瑞儿,哭出来吧,哭出来好。心头的恨意把它哭
出来,外婆知道,你想要报仇,外婆何尝不想?」

  「现在我们两人的实力,不足以对抗魔教以及魔教勾结的顺天盟。我们需要
忍耐,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的势力,才能对抗魔教、消灭魔教和顺天盟。「

  「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是在这里发泄痛哭?还是发疯图强、励精图治提
高实力报仇?」

  张瑞止住了眼中泪水,听了何氏的话,眼中渐渐发出坚毅的神情。

  「魔教……顺天盟……山阳城……武林大会………。」

  「你们等着,我张瑞发誓定要闹你个天翻地覆………」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