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8, 2015

母子劫后缘 ~ 狗尾续貂版 第29章 落花有意恨无情

           第二十九章 落花有意恨无情

  烟雨山庄,许婉仪房中。

  许婉仪此刻正面如死灰的躺在床上。

  此次魔教偷袭,许婉仪获得如此难得的逃跑大好时机,没想到竟然在银发妖
姬高深莫测的武功下,显得那么不堪一击,只一下便又被银发妖姬擒获。

  银发妖姬冷冷看着许婉仪问道:“为何逃跑?”

  许婉仪闭目不语。

  银发妖姬又道:“我曾告之于你,我会保护你,为何你不听?”

  无人应答,双双沉默良久……

  见许婉仪状若一潭死水般的一动不动,银发妖姬终于放弃了冷冷的语气,轻
轻叹了一声。缓缓坐在许婉仪身旁,对着一心只求速死的许婉仪说:“你不必如
此,你是我故人之后,所以我才保护你。你若不信,你且听我告诉你发生在我身
上的一段往事。”

  银发妖姬难得目光开始柔和,向许婉仪委婉道来一段发生在四十多年前的尘
封往事……

  四十年前,绝情谷边。

  一个年方二八少女,此少女皓齿蛾眉、温柔娇媚。一边奔跑一边对着一个约
摸相仿年纪的英俊少年大声喊道:“正廷,快过来呀,快过来抓我呀,哈哈哈哈。”
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回响山谷。

  只见那少年一脸的郁闷,叹道:“师姐,你入门比我早,轻功比我高,我怎
能抓住你?你别跑了,我追不上。”

  那少女见那少年不愿追赶,脸色忽的一变,两腮一鼓,小嘴一撅,生起气来。
停下身来,对着那少年说道:“小师弟,谷里师傅、师兄、师姐他们整天都是练
功练功,烦都烦死了。师姐无聊找你来玩,你怎么不陪陪师姐呢?师姐只有你这
么个小师弟,师姐喜欢和你玩。”

  “师姐,不是师弟我不愿意陪你玩,我也喜欢和你玩,你武功比我高,轻功
比我厉害,我追不上你啊。师姐,师姐你不要生气了,我陪你去那处瀑布抓蝴蝶
可好?”

  少女见少年赔了不是,答应和自己玩,便展眉一笑,紧紧拉住少年的手,一
路嘻嘻哈哈的往谷中一处瀑布跑去,银铃般的笑声回荡谷间。

  岁月轮转,光阴流逝。

  二十岁的少女,已经长成了美貌女子,青丝黝黑,美目流盼,琼鼻高挺,绛
唇映日。

  美貌女子此刻却心事重重,闷闷无语,呆呆的坐在谷中瀑布旁边的青石上。
此处风景无限美好,但女子却无心欣赏。

  “正廷这次回来是怎么啦?怎么都不陪我说话了,也不陪我来这瀑布边赏花?
他怎么回来心事重重的,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

  “正廷对我说,他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子,他想要娶她。……那我怎么办?”
美貌女子纠结不已,心痛万分。

  ……

  “正廷为了那女子受了重伤,他用那么拼命的狠劲,吓跑了那个武功高强的
强敌…………。终于看到了那个女子,真是美丽…………。那个女子背着重伤的
正廷,去跪求那脾气古怪的医圣易木华…………。”美貌女子偷偷跟上外出的小
师弟,谁知道却见到了……

  “正廷不要我了吗?小师弟,……正廷,……”美貌女子悲痛欲绝,双目泣
血。

  ……

  “过了两年,我小师弟终于和那个女子成亲,建立了终南山许家,与那个女
子郎才女貌、恩爱无比。而那美貌女子,终日悲伤以泪洗面。某一日,那美貌女
子忽然一夜之间白头,转而拼命修炼武功,终于成为江湖超一流高手。”银发妖
姬静静说道。

  “你现在应该知道了,那一夜白头的女子就是我,我小师弟就是你父亲许正
廷。”

  那银发妖姬将尘封往事对许婉仪一一讲述,心情也开始变得平静下来。

  许婉仪此时已经坐起身来,眼中泪光涟涟。心想:“这银发妖姬也是那人世
间痴情、苦命的女子。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想不到爹爹与这银发妖姬有这么
一段凄美往事。”

  “师……娘,你……我……”许婉仪此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银发妖姬。

  “你还是叫我银发妖姬吧,三十八年前我白头以后,就只有这个名字。”

  “不……不,你是我爹爹的师姐,也就是我的师娘。”许婉仪赶紧回道。

  “师娘?也许吧,你现在可还相信我是保护你?”

  “师娘,我相信了,但你为何单单只救我一个,为何不将我儿子和娘亲一起
救来,你武功那么高强!”许婉仪问道。

  “你儿子不适合待在我绝情谷烟雨山庄,我的功法只适合女子。你娘亲?呵
呵,我为何要救她?”银发妖姬声音有些恨恨的道。

  这下轮到许婉仪无语了,心想:这银发妖姬与娘亲乃是情敌,银发妖姬不救
也说的过去,但是为何我儿不适合待在绝情谷烟雨山庄?

  于是许婉仪问道:“师娘,为何我瑞儿不能待在绝情谷烟雨山庄?”

  “我这里内院、外院均是娇美女子,男子是不适合住在这里的。除了庄前外
围,护庄的护卫、家丁,其余均是女子武功高手。况且,你儿子还有你娘亲保护,
你还担心什么?”银发妖姬回答道。

  “你现在安心在待在这里。魔教势大,顺天盟又勾结魔教残害武林同道,你
在我这里是最安全的,以后我自有功法传授于你,保你平安。”银发妖姬又道。

  “现在我将你制住,是担心你偷跑出去寻你儿子娘亲,放心,追踪你儿子娘
亲的人已经被我收拾了。”

  “你一定还有疑问,我会为你解答的。”银发妖姬继续说道。

  许婉仪开始问询,银发妖姬一一解答。

  原来当这银发妖姬得知,终南山许家被顺天盟和隐藏于暗中的魔教份子,偷
袭强攻所灭。许正廷也身死当场,许氏一门被灭。当银发妖姬赶到终南山许家老
宅,看到满目疮痍,寻找许正廷尸体无果,许氏子孙尸体也未发现。银发妖姬怒
而报复,追杀顺天盟和魔教份子。追杀途中,遇到魔教教主温必邪,两人大打一
场,那温必邪使诈,用暗器“夺魄针”伤了银发妖姬。

  银发妖姬带伤逃遁,魔教派人追杀。那“夺魄针”果然厉害,银发妖姬不得
不用深厚内力强行压制,终于逃走。后来在终南山两百里外碰到了幸存的张瑞母
子外婆三人,见到何氏,银发妖姬忽而发狠,将三人击败。忽见许婉仪娇容依稀
有许正廷相貌,心中哀思之下,便将许婉仪掳走。本来想不顾何氏及张瑞而去,
但后来又返转回来,碰到欲行跟踪的魔教“长老”、“老三”、“猴子”三人带
队的追杀队伍,便将魔教众人引开。见张瑞何氏两人无事以后,便将许婉仪带到
了绝情谷烟雨山庄。

  本来以银发妖姬高深武功,魔教众人是无法追踪到烟雨山庄的,不料昨晚居
然有魔教之人杀到这里。这烟雨山庄乃是百年基业,防守严密。传到银发妖姬手
里,经过多年经营更是强大无比,那魔教众人一进来就被发现,然后就死伤殆尽。
那魔教长老根本不是银发妖姬对手,果然是人死身亡。

  那银发妖姬对于魔教为何会找到烟雨山庄感到有些惊异,问询那些被捕魔教
教徒,没人回答得出。惊异以后也就释怀了,魔教长老以为此刻银发妖姬中了
“夺魄针”,昨晚应该是压制不住,功力大减,决定冒死偷袭将银发妖姬一举成
擒。谁知,银发妖姬在将许婉仪带走后,数日内就将“夺魄针”逼出,虽然伤了
些元气,但是对付魔教长老绰绰有余。

  那魔教也没有后续人员到来,那些生还魔教教徒,已经被送去做了那花肥。
魔教要再次找到绝情谷烟雨山庄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释怀的银发妖姬也就再也
没有深究魔教为何到来之谜了。

    ***   ***  ***   ***   ***   

  长安城,有间客栈,清晨。

  张瑞与何氏修炼《乾坤倒转》一晚,何氏称已经内力尽复,张瑞高兴之余,
不由得猛亲吻何氏红唇,抱着何氏兴奋不已。

  昨夜修炼一晚,张瑞与何氏均感到身上粘滑无比。原来这《乾坤倒转》秘术
居然还有洗髓伐脉的功效。张瑞与何氏多次修炼,已隐隐到了某个关口,昨晚终
于顺利达成。张瑞的效果还好,何氏的效果就明显好于张瑞。

  这张瑞十六岁,正是成长时候,身体并无沉淤。那何氏年过半百,虽然勤练
武功,以冷热泉保养之功,得以驻颜有方。但是身体内部还是有积年沉淤,此次
修炼《乾坤倒转》秘术,昨晚终于圆满,得以洗髓伐脉,真是意外之喜。

  不过此时两人却不知道,只是觉得浑身不舒服,需要沐浴清洗一番。于是张
瑞便走出内院,唤来店小二,称母亲要沐浴,而且母亲喜欢大桶洗浴,要店小二
准备沐浴香汤。店小二在接过张瑞私自送出的一两雪花纹银后,自是诚谢不已,
赶紧去准备。

  后院客房中,桌椅屏风均被移向后方。房间中央摆放了一个沐浴大桶,满满
的沐浴热水中,此时一男一女正在相互沐浴搓洗。

  “巧儿,我揉搓得可舒服?”正在帮何氏揉搓胸部的张瑞问道。

  “瑞儿,可稍稍用力,嗯……”

  张瑞双手捏住何氏丰胸,正在大力揉搓。但见何氏两个乳头已经发硬,张瑞
仔细观看,那乳头中间有细细微孔,心想如若是那怀孕之妇人,用力挤压下,必
定有乳汁喷出吧。

  观看数息,张瑞转战何氏玉背,将何氏玉背轻轻揽入胸怀,将双手伸过何氏
腋下,左手横过,抓住右边玉兔揉搓。右手拂过耻毛黑森,以中指按压阴蒂玉珠,
不住旋转挑逗。口部也不能停歇,轻轻含住何氏耳垂轻咬,或是伸出舌头钻舔耳
洞。

  何氏感觉全身无一处不爽,口中轻轻吟诵,两只小手向后面伸去,握住张瑞
阳具,一手上下套弄,一手握住张瑞龙头,以大拇指旋转按压龙头马眼,或是龙
头沟壑。何氏转过头去,红唇吻向张瑞,两人口舌交缠,相互吸吮,滋滋有声。

  张瑞一边享受何氏香舌,一边加紧双手揉搓、按压。这时,张瑞将右手中指
无名指并做一起,插入何氏阴道,大拇指按住何氏阴蒂玉珠。一起用力捅插、按
压。张瑞只觉得何氏阴道媚肉一阵一阵的往内挤压,内中温热淫水流过手指,只
觉得手指温热潮湿。张瑞继续重复动作,但见何氏口中娇喘声不住放大,张瑞担
心周遭有人听到,便一口含住何氏口唇,何氏声音方才停止。

  指奸何氏良久,张瑞只觉得需要插入何氏阴道,猛裂冲击何氏子宫嫩肉,才
可以一解身体浴火。便扶起何氏,两人双双站立起来。张瑞双手拉住何氏柳腰,
使何氏臀部撅起,并示意何氏扶住桶边。何氏回头媚眼一瞪,知道张瑞想做什么,
于是乖乖的扶住桶边,并微微打开双腿。

  张瑞用手扶住阳具玉柱,在何氏阴部口唇上下滑动,待得玉柱龙头沾满阴道
粘液,便分开何氏阴部肉唇,将龙头缓缓插入何氏阴道。张瑞只觉得何氏阴道滑
润无比,龙头一经插入便觉得温热舒适,于是用力挺身,将阳具玉柱整个插入何
氏阴道,直至顶住子宫口。

  张瑞开始用力抽插,插得何氏口中浪叫不已。“瑞儿……用力……”

  张瑞此时很兴奋,何氏媚肉内颗颗肉粒不住摩擦张瑞龙头柱身,那种感觉比
饮用醇香美酒更加浓烈。一股温热一股湿润,交合撞击之声连绵不绝。“啪……
啪……啪……”

  何氏口呼:“瑞儿,就是那里,对了,再用力一些。”

  何氏自与张瑞突破伦理道德,便开始享受张瑞那硕大阳具带来的强烈快感,
只觉得以前数十年是白活了,张瑞年轻又有活力,每次插入子宫,内射出来的精
液冲击自己的子宫肉壁,那种飘飘欲仙,飞升天界的感觉,总是使自己爱恋得不
可自拔。

  这是何氏从未享受过的,世间常人能与张瑞粗硕阳具相比的只怕是寥寥数人。
以前的兄长丈夫,虽然是通过重重阻碍才得以在一起。但是像与张瑞这般每每都
可以获得高潮,是以前的兄长丈夫所不能给予的。

  何氏享受这样的交合,享受这样的冲刺撞击,享受这样的精液冲刷感觉。

  张瑞此时大力抽插何氏,撞击着何氏臀肉,何氏臀肉滚滚涌动。何氏刚才已
经高潮一次了,何氏阴道喷出的麻酥阴液冲击张瑞龙头,让张瑞感觉实在是……
太爽了。

  张瑞再次冲撞数次后,便将何氏身体轻转过来,抱住何氏大腿臀肉,在浴桶
水中将何氏高高抱起,张瑞以前和娘亲许婉仪用过这种体位。张瑞喜欢娘亲耻毛
拂过自己小腹阳具的感觉。现在张瑞将何氏用同样的动作抱起,也是借着水中浮
力,让何氏阴阜耻毛划过小腹阳具,那熟悉的感觉传来,张瑞激动不已。如此反
复数次,张瑞用阳具龙头对准何氏阴道口唇,双手放松,任何氏自体重量下滑,
张瑞阳具重重的顶在何氏阴道尽头,刺激的何氏大喊一声:“瑞儿……好麻啊。”

  张瑞将何氏上下颠簸,只见何氏口眼歪斜,美胸玉兔上下翻腾。爽叫不止,
连隔壁发春的猫儿叫声也没有此刻何氏娇吟美妙。

  张瑞射精了,张瑞的龙头已经深深的插入何氏子宫,紧紧抵住子宫肉壁,一
发,一发,又一发,不停打在子宫肉壁上,何氏升天了,升到那九霄云外,耳畔
依稀仿佛听到那阵阵仙乐吹响……

  何氏和张瑞此时紧紧簇拥,享受这温馨时刻。

  “瑞儿,巧儿刚才好舒服。”

  “巧儿,我也是,你刚才夹得我好爽,你是不是里面饿了想吃肉啊?呵呵。”

  “去你的,你这个……小冤家……”何氏娇嗔道。

  两人交合后,张瑞将何氏美妙肉体轻轻擦拭干净,自己也用布巾将身体擦干,
便抱着何氏,盖上锦被沉睡了过去,弥补昨晚与今晨的操劳疲乏。

  待得两人醒来,已是中午时分,何氏与张瑞做了一番伪装,如昨日一般,便
离开后院,来到客栈一楼用餐。

  待点了数样肉食、素菜,等候片刻,小二送来餐食,两人开始用餐。

  张瑞正在细细品尝客栈美食,忽然听到对面一群江湖人士正在议论纷纷,便
侧耳倾听那群人所讲内容。

  “你们听说没有,下月冬至日,现任武林盟主雾隐山庄的庄主雷万川在山阳
城召开武林大会,广邀各界正道武林人士商议讨伐魔教天乐教与顺天盟之事。”

  “我有听说,现在那魔教天乐教与顺天盟勾结在一起,听说又有几个正道小
派被灭门,那魔教凶残,我听我大哥说,那景象简直惨不忍睹啊。”

  “是啊,魔教本来猖狂,加上顺天盟推波助澜,看来这江湖将无宁日啊。”

  “是啊,是啊,大家以后出门尽量结伴而行,放止落单被那魔教、顺天盟偷
袭啊。”

  那群江湖人士议论纷纷,这般听到这消息的何氏与张瑞相互对望一眼,以示
小心。

  张瑞此时心想:“山阳城?仿佛在哪里听人提起过?”

  复又摇摇头,对何氏道:“外婆,这武林大会商讨讨伐魔教和顺天盟之事,
我们要不要参与?”

  “瑞儿,现在离冬至日时间尚早,不如我们先在长安城四处打探一番,这魔
教和顺天盟在这长安城里有没有什么秘密据点。张家、许家血海深仇未报,此时
不宜暴露身份。”

  张瑞见何氏言之有理,便不再言语,细细吃食,心中暗暗思量以后的打算…
…

  “山阳城……”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