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老婆和國一的侄子有了X關係後,我不想回家怎麼辦?

本文轉自作者真人真事。。。未滿18誤進。。。

原PO:

我妻子非常寵愛她的侄子,侄子是她們家三代小輩中唯一的男性,是她們全家的命根子,寵到不可思議,令人髮指的地步,基本上孩子要啥給啥,要怎麼就怎麼。

兩年前,為了孩子的將來,她們老家人把孩子轉到C城我們這裏讀書,當時才國小,當時我就發現孩子喜歡和我老婆睡,喜歡摸我老婆奶子,當時也說過她,結果不了了之,後來發展到孩子摸奶子,老婆摸他小雞雞,為此我們吵過不止一次,還把我大舅子給叫到C城來,讓把孩子送回老家,結果可想而知,老婆和我翻臉狂吵,結果最後結果就是,孩子繼續留在我們家在C城讀書,但是老婆不讓孩子再和她一起睡。

後來老婆為此經常說我思想不健康,孩子也對我不喜歡。對我愛理不理。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孩子已經國中一年級了,他還是喜歡粘著他姑姑,也就是我老婆。對我則冷淡的很,大概就是因為之前讓他爸出來的緣故。

我老婆更是對孩子寵到不行,才國中一年級的孩子給買蘋果6,孩子說家裏的老電腦玩遊戲卡,老婆二話沒有,京東買一臺8000多塊的電腦回來,媽的,到付,我付。

這些我都無所謂,我不缺錢,給他買幾百臺都行,但讓我無法忍受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一次,晚上我發現孩子在上網,有色情圖片,看到我在門口,孩子馬上把頁面關了,然後把門關上繼續上網。我晚上跟老婆說了這事兒,讓她多管管,他媽的,她又跟我吵架了,說我就是看不慣她的寶貝侄子。

好,我不說了,不關我事,反正不是我的家人,學壞了關我屁事。沒想到最後還是關了我事。

有次週日,我在家閑著在客廳看電視,保姆週日休息,就由老婆在廚房準備晚飯,那小子還是照例粘著老婆,我也見怪不怪了,抽菸,發現打火機沒氣了,我就想去廚房間點個火,因為家裏都是穿絨拖鞋的,走路沒半點聲音,就聽他倆在廚房裏嬉笑,老婆一邊笑,一邊說:「再摸叫你姑父了啊。」

小子說:「姑父也摸,我也摸」

轉過角,我在廚房門口看到她侄子把兩隻手按在我妻子屁股上揉摸,她們看到我,我妻子一把把侄子拖到她身體右側,好像怕我要怎樣似的,小子也裝作若無其事一樣,幫他姑姑洗菜。

點好煙,我在客廳看電視,但是電視播的啥,我一點不知道,心裏好像憋著一股氣。

我知道如果找妻子說,保準又是吵架。

妻子把他侄子當成什麼了?寶貝?她家唯一男丁?小丈夫?越想越心煩,我乾脆出門去了,找幾個朋友喝酒吃飯去。

侄子對他姑姑的粘,到什麼程度,看選秀節目,他倆就一起看,出去買東西也一起去,妻子洗澡侄子就在浴室門口玩手機,和妻子說話。

國中一年級的孩子了,人家的孩子都是自己乘公交車回家,他倒好,每天我老婆屁顛屁顛的開車去接,公司的客戶也不管,每天雷打不動去接送。她公司的下屬對我說:「老闆娘接送侄子是頭等大事。」

媽的,最讓我火大的是,我想要個孩子,結果老婆說再等兩年,等孩子上高中了再要,媽的,他上高中我們就三十出頭了。

今年年底,因為我的公司年底要結賬,我出門幾天到A城去收賬,預計要三四天回來,結果事情意外的順利,我還傻瓜一樣到那邊買了她喜歡吃的符離集燒雞。然後第二天晚上八點不到就已經到家了。

當我跟傻瓜一樣馬不停蹄趕回家,我遇到了我這輩子最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事情,操。

我們的臥室門關著,侄子臥室的門也關著。但是裏面傳出男女做愛的聲音,我當時楞了十幾秒,我搞不清是怎麼回事。

我湊到門口聽,裏面哼哼哼的在操屄,有我老婆的聲音:「慢點慢點,太快了身體不好。」

我去廚房操起刀,一腳把門踹開,裏面的一幕讓我五味雜陳,才國中一年級的侄子啊,才國中一年級啊,正扛著妻子兩條腿,雞巴插在妻子的屄裏,我手裏的菜刀不知道應該砍誰,一刀我砍在衣櫃上·······侄子躲進自己的房間不出來,我能跟一個國中一年級的孩子說什麼,雞巴毛都沒有。

我和妻子沒有吵,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

妻子說,一共就兩次,第一次她發現侄子在看一些色情圖片,就去管,結果孩子一把抱住妻子,摸奶,揉屄,說想試試插屄是什麼味道。妻子實在拗不過他,就在侄子的臥室,第一次讓侄子肏了。

第二次就是今晚,知道我今晚不回來,侄子非要她一起看色情圖片,然後兩人在電腦前互相摸屄揉奶子玩雞巴,然後弄的性起,就去了我們的臥室開始肏屄。

知道了事情後,我們還是沒有吵,我不想吵,老婆說:「這事兒不能跟她哥說,誰也不能說,要是說了,孩子以後怎麼辦。」

我沒有說話,我想到了離婚,但是我真的不想離婚,我愛老婆,老婆也愛我,這是她唯一的缺點,對於這個侄子,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出了家門,我去了酒吧,喝到爛醉,我誰也不能說,家人不能說,朋友也不能說,我憋的難受,喝到神誌不清,熟識的酒吧小哥,把我架到對街的一家酒店休息,但是怎麼也睡不著,我打前臺電話,叫了兩個小雞,歡縱過後,我扔給她們每人10,000塊,兩個小雞說包夜也用不了這麼多,她們陪我聊天,因為和她們沒有瓜葛,我把事情告訴她們,兩個小雞很驚訝,不過她們說她們遇到過十四五歲的孩子,現在孩子都早熟,我說完好像發洩了一些,那一夜,我摟著兩個小雞夢了醒,醒了再夢。

第二天早上,我開機,三十多個未接電話,都是老婆來的,我突然感覺到很溫暖,儘管之前的事情······也許放下才能更好的迎來明天,我吸了口早晨寒冷的空氣,我把包裏剩下的5000多塊錢都給了那倆小雞,他倆照顧了我一夜,我吐了兩次,哭了一次,她們一直陪著我。

離開賓館的時候,前臺退我押金,我擺擺手,不要了,都給小雞吧。

到了家,妻子眼睛是腫的,看到我回來,抱著我大哭,說怕我想不開,出什麼事情,她一晚上沒睡,我的朋友,她都電話遍了,如果今天我不回來,她要報警去了。

我很累,身體很累,心也很累。

我抱著哭紅了眼的老婆,我什麼也沒說·······老婆說,我們要孩子吧,我點點頭。

接下來的兩個多月,侄子似乎也有點變化,對我也親熱了些,我給他報名了少年跆拳道,效果很好,每天累的跟狗一樣回來,小家夥安份很多,粗粗洗完澡倒頭就睡,10分鐘出鼾聲。

兩個多月是多麼和諧啊。

過年了,侄子回老家,年初一晚上就電話來說要回C城,我理解,習慣了大都市生活的少年,如何能在偏僻的內地農村長久生活,老婆非常高興,初三,孩子到火車站,我和老婆一起去接他,看到侄子,老婆開心的又是抱又是親,我雖然有點不爽,但是能怎麼樣呢。

侄子拖著個超大行李箱,到家一到開,全是老家帶出來的土產,一桌都擺不下。離開學還有十來天,跆拳道班春節也是放假,侄子在家似乎也懂事了些,不再鬧騰了,不是手機就是電腦,也不怎麼纏著老婆了。

25號,離開學還有幾天了,而我公司的工作已經準備開始,老婆公司也差不多開始運行,我倆都沒時間在家,侄子說他就在家玩遊戲,哪也不去。

我和老婆都出門。

26號,第一個工作日,我去B城拜訪一個關係很鐵的客戶,官二代,也是我的大學室友,車到高速才發現自己沒帶什麼禮物,想到買的話,他也不會喜歡,忽然想到家裏那麼多土產,很多我連聽都沒聽過,想必我那大學室友也會稀罕。

於是我在高速站前掉頭回家。

到家的時候上午10點,我開門進去,我感覺,我不知道什麼感覺,我站在虛掩著的房門前,我呆呆的看著門縫中的一切,我感覺整個世界都是灰色的,一切都像一個夢。

大床上,妻子跪著,屁股高高翹著,侄子跪在後面抱著妻子的腰,還不怎麼粗長的雞巴在妻子的嫩屄裏抽插著,我呆呆站著,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們換著姿勢,妻子蹲坐在侄子跨上,聳動著屁股·······直到侄子坐起身來,把臉埋進妻子的兩個乳房間。

妻子如同一個小媳婦一樣,替侄子擦拭著下身,擦完才清理了一下自己的下體,她們根本不會發現我,似乎我是多餘的,其實我本來就是多餘的。

兩人赤裸著並排靠在床上看電視,看她們喜歡的選秀節目。

一邊看,侄子不時摸摸妻子的乳房,摸摸妻子的嫩屄,妻子摸摸侄子已經軟了的小雞巴。

直到,侄子說有點冷,妻子說空調開最大了,侄子說是不是門沒關好,她們才扭頭看到門隙後呆呆的我。

我默默走到客廳,我找了一些土產,然後我默默的走了,無論妻子怎麼叫我,我連看都沒看她們一眼,車在高速路上狂奔,我開的極快,彷彿高速路的前方有我那顆失落的心。

26號······今天已經三月一日,三月呵,春天來臨的月份,我的春天······永遠不會來,我什麼都不要了,我沒有回家,沒有回公司,我也沒有去大學室友家,高速服務區是個很好的躲避區,我蜷縮在散發著異味的小床上·······我靠在服務區網咖滿是灰塵的沙發上,玩著現在早已沒人玩的CS,這個屬於我大學時代的遊戲,我反覆告訴自己可能一切都是夢,夢總有醒來的時候,一定是夢,一定是夢······感謝大家的關註,我想一個人好好安靜過兩天,讓自己仔細想想,很多朋友都說離,但很多事情不足為外人道,我也不方便說,即便是在這個網路裏。

另外還有就是,婚姻其實不僅僅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如果這事兒都扯開了,影響到的人會太多,絕不僅僅是我老婆以及她的家人,其實到現在我也沒有恨誰,我不恨老婆,也不恨侄子,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狀態,渾渾噩噩,只是木然的玩著遊戲,累了吃點東西,困了睡覺,然後醒來又是一天。

也許,過幾天我會回去,也許·····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醒來,我甚至想一路開車去誰也不認識的遙遠城市,說我這是逃避也好,懦弱也罷,沒關係,人真是複雜的生物體,既然我們已經進化出了理智,為什麼還讓我們保存著原始的本能,我極少喝酒,但這幾天,我喝的酒我也不知道多少,只知道需要了,就買一瓶,白酒一點都不好喝,辣喉,嗆鼻,但是它能讓你反應遲鈍,這種感覺真好。

很多朋友都說這事兒我妻子全責,其實,我反思良久,我也有責任,我曾經做過不少蠢事,這多少也影響到了妻子,還有很多朋友擔心我會想不開,別擔心,我還不至於,只是想暫時躲一下,躲一下,謝謝大家的關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