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豐滿的肉體


寒假到了,到底要上那裡渡假呢?我雀躍地等待著。

  「阿姨一個人生活很寂寞,寒假這段期間,你過去陪陪她吧?」

  媽媽用半強制的口吻說道,令我沒辦法反對。記得在小學時候見過阿姨真正一
面,以後一直沒再見面,但是她離婚後一個人獨居的事我是知道的。但是阿姨開門的剎那,少年時代的記憶消逝無蹤。阿姨豐碩肥滿的肉體呈現在我眼前,穿著一襲連身花裙的她,腹部贅肉明顯折成三段,如冬瓜大的雙乳在胸部 呼之欲出。因為沒穿奶罩的關係,勃起的乳頭看的一清二楚,前面衣開的很大,幾乎看得見深遂的乳溝。

   我最喜歡豐滿的乳房,看見阿姨胸前的肉球,內心不禁噗通噗通地狂跳,第一 次看見如此驚人的大乳房,光是看已叫我不斷地吞嚥口水。

  豐滿的地方不只是乳房而已,腹部的肉也是積了油般的肥厚,好像懷孕中的腹部一樣,上面的花裙幾乎像撐不住似的撕裂開來。膨漲幾近撕裂的部分還有一個,大腿根部好似藏了一個肉鰻頭般賁張隆起,裡面肥厚的生殖器好像向人炫耀地鼓動著。我慌張地挪開視線,面龐剎時漲的通紅。

   阿姨喜悅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面貌和從前不會有多大改變,只是昔日修長的瓜子臉變成如滿月般的圓臉而已。眼睛很大眉毛細長,子如玉削般挺直,唇形很美,我想不透這樣的美人居然能一個人在此獨居?

  「你上來吧!別客氣唷!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住。」

  跟在阿姨身後,我再度受到衝擊。肥大的臀肉令我眼睛發直,兩片隨著步履搖晃抖動的臀肉簡直有水桶的重量感,好像獨立意識般的動物上下左右用力彈跳。不僅只有彈跳動作而已,在行進的同時,兩片肉還會發出相互撞擊的聲音。

   七八年沒看過我的阿姨,也因興奮的情緒染紅了雙頰。我做夢也沒想到,阿姨竟然會變的這麼有魅力。她帶我進到客房內,伸開雙腿平坐在榻榻米上。

  「對不起,顧不得禮貌了,因為我實在胖的不能好好坐下。」

  「沒關係。」

  我的臉倏地漲紅起來,因為阿姨的花裙往上縮,露出閃著瑩白輝采的大腿。室內漂蕩一股濃欝的成熟果實味道,那是阿姨發出的體臭,我不禁用力一吸再緩緩吐出來,強烈的發疇味讓腦部產生暈眩感,好像體內的血液也不斷的湧流騷動。

  「我…是否稍微胖了些?」

  對這樣的問題我要如何回答才可以?「稍微」的意思,我無法馬上理解。

  「我真的很胖…對了,一郎,你幾歲了?」

  「十六歲。」

  「長的很像爸爸嘛,很帥喔!一定很受女孩子的歡迎。」

  「那有啦!」

  「我…改變很多吧?」

  「不!一點也沒變。」

  我拚命想著奉承的辭句。

  「胡說,變羅!像個老太婆了。」

  阿姨雖然這麼說,臉上還是一副高興的表情。

  「我…看起來差不多幾歲?」

  唉!真的很困擾,女人的年齡猜的年輕些是種禮貌沒錯,但是看了阿姨的身材,除了滿月型的面龐以外,她似雪白的肌膚,沒有絲毫明顯的皺紋,整個人看起來有如顫動的小山那樣的感覺。我實在猜不出她實濛的年齡,真後悔出來的時候,沒問母親打聽有關阿姨的一切。

  「怎麼樣嘛!我看起來像幾歲?」阿姨的性格很固執。

  「呃…我猜看看,大約二十五、六歲吧!」

  話一說出口,心裡就有點內咎,也許講的太年經也不太好,可是阿姨卻很高興地露出糯米般的白齒。

  「果然是一郎,猜對了!」

  不可能吧!但是我臉並沒露出太多驚訝的表情。

  「我弄點東西給你吃。」

  阿姨挪動碩大的臀部站起來,榻榻米立刻沙沙作響,因為身體的重壓,平面失去彈性,呈現出如面盆大的凹穴。肥胖的肉團讓阿姨的呼吸急促,香汗淋漓,我看了很替她可憐。

  「阿姨,你別忙了,讓我來做吧!料理一向是我最拿手的。」

  阿姨好像專為等我說出這句話似的,又坐在榻榻米上。

   我站在廚房大聲歎了一口氣,目前這種情況的阿姨簡直就像漲大的氣球,也許那天會胖的充塞整個房間也說不定。用過晚膳,我不禁把我的想法告訴阿姨。

  「阿姨你應該少吃一些,將體重減輕比較好吧?」

  我慎重地選擇辭句,心中想著應該如何幫助她,只有奉承和阿諛是不行的,阿姨像少女般率直地朝我點點頭。

  「我也很想瘦哇!現在這麼胖,連合身的內衣褲也沒。有上次特別穿上特大號肉褲,不料一坐下來馬上就撕裂了。」

  阿姨好像很經鬆似的笑出聲來,但是我那裡笑的出來,只要一想像她的底褲撕裂的情形,我的臉龐馬上漲紅。可是一旁的阿姨不顧我的反應,又毫不在意繼續說道。

  「所以啦!從此我不再穿內褲,習慣了以後,覺得這樣也滿舒服的嘛!呵呵呵…」

  老天!簡直要讓我的眼睛噴出火焰,她現在竟然沒穿內褲。

  我的心臟越跳越快,從來沒有這麼遽烈跳過。

  身材肥滿的阿姨,性器一定也很豐厚,肥腴的小穴到底是什麼樣子我很想見識。好奇心湧上來的同時,我的老二瞬間充血膨漲勃起。

  室內充滿阿姨甘甜的體臭,她緩緩挪動身軀,那種嗆人的味道就愈來愈強烈。我的身體被濃郁的味道包圍,開始小幅度地抖動起來。阿姨伸出雙腿靠在壁上,這種姿勢正表現出她身心皆在最輕鬆的狀態中。

  連身花裙的下擺,捲在膝蓋上面,可以看見張開大腿的內側,粉桃色的膝蓋,和雪白的大腿相互輝映,深處有稀暗的濃紫色陰影。那片陰影就是叢毛遍佈的神秘部位。說的更澈底一點,就是阿姨裸露出來接觸空氣的秘肉,我也拚命用嗅著浮著甘軟氣味的空氣。

  膨漲的老二一直充血,麻痺的感覺讓我覺得有點疼痛,我輕輕移動一下膝蓋。

  「我也很想瘦,自從離婚後就越來越胖,現在幾乎找不到合身的遊泳衣。」

  這句話著實叫我楞了一下,如果有合身的遊泳衣,難道她也想遊泳?我的腦海中霎時浮現出綠色的海洋上,阿姨皙白豐盈的肉體,在波濤中翻滾漂流的情景。

  「郊遊一定也很好玩哩!」

  阿姨就像明天要去郊遊似歡悅的口吻說道。

  「一郎也一起去一定更好玩吧!也許旁人看了也會羨慕地怨妒喔!我們像一對戀人一樣嘛!」

  阿姨邊說邊偷看我一眼,因為近乎恐怖的羞恥心使然,我的臉一下子漲的通紅。

  「阿姨,如果真的想要去郊遊的話,首先要考慮的問題是減肥。」

  我可不願陪著她那副肥胖的身軀外出一起散步,被那些充滿好奇的眼神殺死。

  「我會幫助你,為了阿姨你的身材,我什麼都願意做。」

  此時,阿姨突然緘默,思考的神情令我疑惑,口唇囁嚅著不停地上下啟動。

  「我認為太勉強了。」

  好不容易阿姨開口說話。

  「為什麼?」

  「我自離婚後,身材就胖起來,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我不知道。」

  「原因是慾求不滿。」

  「慾求不滿?」

  「是的。」

  阿姨吐出長長的歎息聲,胸前的乳房如波浪般搖晃。

  「為什麼會慾求不滿?」我絲毫沒有感覺地問道。

  「我是否是個成熟的女人?」

  「是呀!」

  「結婚以後,至少每週有二次。」

  「有什麼?」

  「夫妻關係。」

  「夫妻關係是什麼?」

  「咦?你不知道?」

  「嗯。」

  「夫妻關係就是性交嘛!」

  我的臉又一次漲紅。

  「每週二次是少了些。」

  「…」

  「剛結婚時,我每週有十二次哩!」

  我雖然滿面通紅,但是心中仍然存有疑問,一周有七天,十二次似乎數字不太對吧…

  「阿姨,一周十二次好像有點奇怪?」

  「咦?那點奇怪?」

  「呃…一周有七天,每天一次也只有七次啊!」

  「原來你什麼都不知道,一天二次一個禮拜不就有十四次了。」

  這個回答讓我驚愣的一時無法閉上張開的口。

  「好棒啊!」

  「我也覺得好棒,好不容易才懂了性愛的滋味卻又離婚了。為了忘掉那種銷魂的感覺,我拚命吃東西填飽肚子,這就是我肥胖的原因,明白嗎?」

  「我明白了。」

  我的回答帶點寂寞感,為了要讓阿姨消瘦勢必要給她性的滿足,但是這種事情對我而言,似乎有點勉強。

  「怎麼了?突然消沈起來?」

  阿姨有點擔心地看了我一眼。

  「對不起,我恐怕無能為力。」

  「哦!原來你為了這個在擔心?一郎,你很體貼喔。」

  閃著慧黠的大眼睛,阿姨伸出手指輕碰我的耳朵。

  「一郎的耳朵長的真好,這個叫福耳吧?」

  一邊說著一邊挪身向我移近,炙熱的氣息噴在我的臉龐,濡濕的舌尖不停地在耳洞鑽進鑽出。我不知道耳朵也是性感地帶,被舔吻的當時,混身佈滿陶醉感,閃爍地令我無法睜開雙眼。

  「一郎…你很敏感,很可愛唷…」

  阿姨充滿喜悅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雙手不住撫摸我的頭,體內急速遊走的電流讓我酥麻地想睡覺。

  「嗯…我讓你更爽好不好?」阿姨貼近耳朵小聲的說。

  「我知道男人的身體怎麼搞最舒服喔!」

  我仰躺在榻榻米上,阿姨灼熱的氣息不斷地由 孔呼出。我的老二因為她的撫摸,蠢蠢欲動的想由褲內衝出來。

  「我想吻你的肉捧,會讓你好爽喔。」

  我根本無法回答,因為羞恥和期待的刺激下,身體不住地發抖。

  「來吧!我會讓你嘗到至極之樂!」

  阿姨迫不及待拉開拉鏈掏出勃動的老二,俯身張口用舌頭舔吻,溫暖又縮緊的櫻口不停地用力吸吮。我無意中大聲呻吟,眼前一片白茫茫,身體好像在浩瀚宇宙間飛行,感到無比的暢快。阿姨停止蠕動吸吮的舌頭,擡起頭離開我的老二。

  「射出來沒有關係,第一次放出來以後可以維持更長久的時間。」

  迷惘中我睜開雙眼,只見到阿姨蹲在我的腰部,視力所及竟是她那兩片高高厥起雪白的臀肉,甚至也讓我看到狹長裂縫中艷紅色的秘肉。這種情景使我體內產生一陣痙攣,熱力立刻在她嘴裡爆炸,白濁的精液噴洩而出。

  阿姨這時候拚命用嘴承接我的熱源,一滴也不肯浪費似的在喉間發出咕嚕咕嚕飲啜的聲音。雙股間阿姨黝黑的髮絲不停輕撫,溫熱的櫻唇再度張開舔吻,我的老二再一次恢復。

  「好棒啊!果然是年經人,肉棒又挺起來了哩!」

  阿姨愛戀地用手指撫弄,並低頭用舌尖啄吻。

  「阿姨,這次讓我來做吧!」

  我翻過身來向她要求。

  「你剛才為我做了那麼多,現在輪到我為你服務。」

  阿姨一副茫然欲泣又像微笑般的表情,眼睛閃爍著光芒,聲音有點顫抖。

  「不要!我的下面不能讓你看,不可以…」

  阿姨發出幼兒般的聲音,拒絕似的扭動身軀,但是人卻緩緩向後躺下,如嬰兒換尿片地屈張雙腿。

  「我的…不行…」

  雙手掩住迷亂的面龐,屁股拚命扭動著,連身花裙早已捲在胸腹上,我像隻狗般四肢俯地跨在阿姨的股間。

  渾圓的陰阜有一叢輕淡的春草掩覆,她的陰毛似乎不多。紅色的裂縫微微張開,周邊有古錢型的顏色,其他部份一片雪白,只有豆大的陰核呈現朱紅般的鮮明。

  我看了真感動,陰阜很豐滿,中心附近滲透出如花露的蜜汁,移近面頰延著陰溝的起伏,我用舌頭深入舞弄。

  「啊!不要…」

  阿姨的頭狂亂搖擺,肥厚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舌尖抵住朱紅色的陰核用力吸吮,阿姨似乎抵擋不住我的折磨,身體內部產生痙攣,如小山般的身軀拚命在榻榻米上扭動。我不理會她的反應,再用舌尖向淌著淫水的密洞攻擊。

  「啊!啊!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感覺太棒了!」

  阿姨口中不斷發出悲 的喘息。

  密洞發出成熟果香的味道,引得我再一次移動舌尖來回追巡,白色的巨丘就在我頭上晃動,如蛇般滑溜的舌在裂縫中鑽營,臉上佈滿晶瑩汗珠的阿姨已經雙眼翻白暈厥過去了。

  「如此瘋狂的感受是我生平第一次。」

  後來好不容易恢復正常氣息的阿姨很高興地對我這麼說。

  僅有十天的假期中,我們天天如發情的狗般擁抱在一起。寒假結束的前一天,我收拾行囊回家的時候,阿姨的體重也減輕了十幾公斤。

  我內心暗自思忖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唯一的遺憾是阿姨在秋天再婚,只要一想到阿姨成熟豐盈的肉體即將被另一個男人擁抱,我的心情就有點沮喪氣餒…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