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妻子的日記


(一)

  星期五的夜裡,我老婆講起她還沒和我結婚前的一段回憶。

  20歲的老婆身材很好,身高:160,胸圍:36D,體重:45公斤。她喜歡穿開岔的短裙,上衣V領的乳溝都看得一清二處,裡面是性感的內衣褲。

  事情的發生:當時我正在當兵,剛好下去新竹演習,無法回家,她跟我講,這兩個月的時間裡,她居然被小羅幹了好幾次,有二、三次甚至是危險期被他射進去的。

  現在把經過的細節講給各位大大聽,請幫我評評理。謝謝!

  我去演習的期間,小娟沒有工作。她是南部上來的,我無法陪她找工作,剛好這時她遇見以前在髮廊認識的同事,叫小羅。那一段時間他在開計程車,髮廊他也很熟,這個情況下,小娟從早到晚都和他在一起四處應徵。

  小娟性情又很野,每天都穿不同的服裝去應徵,短裙配蕾絲的絲襪,內衣褲也是,長裙下也是半統的蕾絲襪配馬靴,又辣又野,看在小羅的眼裡,他一定會想辦法要幹小娟的水雞。

  剛開始小娟還不知道他的想法,也不在意,後來小娟對他說自己的男友在當兵,沒空陪她應徵,小羅便在這時開始起了邪念,到處帶小娟去玩,順便應徵。

  小娟跟我講,小羅有一次帶她去六條通的酒店,朋友開的,我問小娟:「他帶妳去那幹嘛?」我想小羅是要去炫耀小娟的美麗。

  要死不死小娟那天剛好穿開岔的窄裙,絲織的低胸上衣連乳溝都看見了。一進去包廂裡,他朋友和小姐都在裡面。小羅牽著我老婆的手坐在沙發上,窄裙往上縮,絲織紫色內褲春光盡洩,水雞都快被看光了。小娟意識到不對勁,趕快把窄裙拉好才鬆一口氣。

  酒過三巡後,慢慢地都走樣了,小羅藉著酒膽開始用手摸小娟的頭髮,用嘴吹她的耳朵,在這麼多陌生人面前,小娟尷尬地用手推開他,小羅也不放棄,不單不停止挑逗,還跨過小娟背部坐在後面,用手觸摸她胸部,慢慢地轉到大腿,再逐漸往上推進觸摸著絲織的絲襪。當時小娟不斷反抗,一直跟小羅講:「不可以,我有男朋友了,不可以……」

  但是小羅已經沉迷於小娟的美色,精蟲灌腦了,哪管那麼多,手一直往上伸入小娟的窄裙裡,還挑起內褲邊緣強行將手指插進她雞邁裡摳挖。小娟被摳得全身打顫,酸軟得連推拒的力氣也喪失了,小羅得寸進尺,還用手指捏著小娟的陰蒂搓揉,把小娟搞得淫水直冒,連內褲都濕透了。

  小娟告訴我,這一晚小羅雖然摳挖過她的雞邁,但沒有幹到水雞裡面。我帶點懷疑地跟小娟講:「妳騙我,他手已經伸到窄裙裡面摳妳的水雞了,你沒被他幹過我不相信。」

  可是小娟講,她一想到我就沒有情緒了。想想也有道理,所以我一直都相信小娟是清白的,並沒有出軌行為。

  小娟說,後來因為警察臨檢,小羅就先載她回家了。回家路上小羅還是不放棄,一直想摳小娟窄裙裡面的水雞。小娟講,回到家門口,他一直想上來家裡,後來拗不過才跟他吻別。起初小娟還不肯講詳情,我逼她,她才說小羅舌頭一直要放進去她的嘴裡,我才知道他們是在舌吻。

  因為我在當兵,抽不出空,隔天小羅又來載小娟去應徵。小娟怕被小羅摳到水雞,改穿水藍色的絲織長裙,配水藍色的吊帶內褲,藍色的胸罩。小羅看到小娟後一直道歉,小娟想到還要利用小羅,於是也就算了。

  中午出去吃飯時,小羅開始問小娟她跟我交往多久了?有沒有被我幹過?小娟說:「沒有耶!」小羅就一直說我的不是,還說要幫小娟租房子。小娟心想:『說得好聽,要租房子,幹脆說要上我還比較老實。』

  想想而已,看官不要緊張。

  下午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了,而且明天就可以上班,小羅和小娟都很高興,小羅提議要去看MTV慶祝,小娟也說好,一路開啊開到三重天台去看。進去後選了一套洋片,剛開始小羅還很規矩,過了一段時間後,他就開始吻小娟的耳朵,手又開始作怪,先摸小娟的胸部,然後又慢慢把小娟的長裙撩起,伸進去摳小娟的水雞。

  這次不一樣了,工作有了著落,小娟心情很Hi,可是一想起男朋友,又不想做了。小羅一邊與小娟舌吻,一邊手又輕輕的撫摸著蕾絲內褲,小娟的心情漸漸隨著小羅的挑逗而被挑起,渾身熱得有如火在燒一樣。

  小羅問小娟:「我可不可以用陰莖插妳的水雞?」小娟說:「不可以,因為是危險期。」小羅很陰險地騙小娟說:「我只是舔一舔,不會放進去的。」

  小娟想一想,只要自己把持得住,沒有關係,就當是報答這幾天他陪自己找工作的操勞吧,於是就讓小羅慢慢地把吊帶絲襪和內褲給脫下來。小羅見機不可失,用舌頭在陰戶上一直狂舔狂吸,小娟以為把持得住,結果卻被小羅撩撥得春心蕩漾,開始不自禁地發出呻吟。

  小羅見水到渠成,也不再客氣,馬上抬起身子,將暴漲的龜頭迅速插入小娟溫軟的水雞裡。小娟本來被舔得很舒服,閉起眼睛在呻吟,忽然覺得陰道裡塞得滿滿的,立即覺醒過來,要小羅趕快拔出去,可他哪肯,拼了命地開始幹小娟,連絲織長裙下的水雞裙子也沒脫。

  小娟哭著哀求他,說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請放過她,但小羅不肯,他說:「小娟,你的水雞開始冒水了,已經被我幹爽了,不要再矜持了。」

  小娟力氣畢盡比不過男人,但仍不放棄,她哀求小羅說:「你要幹我已經幹到了,但不可以射精到我陰道裡面,我今天是排卵期,絕對不可以噴進去。」

  小羅邊幹邊說好,埋頭使勁猛插。後來他忽然想到小娟好像有跟他提到我要結婚的事情,他馬上打定主意;而小娟見生米已成熟飯,也沒辦法,只好給小羅猛幹她的雞邁。

  直到小娟感覺怪怪的,因為小羅越幹越快、越來越大力、越插越深,「來不及了!」小羅大叫了一聲:「我要小娟妳嫁給我,幫我生小孩,給妳男朋友戴綠帽……」一煞那都完了,全都給噴進去了。

  小娟很難過,小羅騙她幹過雞邁也就算了,還用被子墊著下體抬高陰戶,不讓射進去的精液流出小娟的水雞外面,一定要讓她懷小羅的小孩。


                (二)

  小娟被小羅在KTV灌漿之後。

  『慘了,24號了,還沒來,完蛋了!是小羅的還是男朋友的?……是小羅的孩子吧!我騙他沒有和男朋友做過,要他負責。』

  電話響了,小羅:「小娟妳有事嗎?我在樓下,快下來。」

  小娟心想:『完蛋了,男朋友還睡在旁邊耶!』

  「小娟,誰打電話來?」睡得朦朦朧朧的我問道。

  「沒有啦!我同事找我去看美髮比賽啦!」小娟隨便編了個慌話把我搪塞過去。

  後來事情的發展,我是偷看了老婆的日記才知道的。

  下摟後上了小羅的計程車後,小娟說:「我懷孕了,誰的種我都不知道。」

  「妳想賴給我?」

  「你很過份喔!你強暴我就算了,叫你不要射精到我的子宮裡面你也不聽,我要你負責,要不然我要告你!」

  小羅心裡想著:『要告就告吧,幹妳幾次就賴給我,志清、白豬、漢可(黑人)都不賴給他們。』

  看到老婆寫的日記上忽然又蹦出了三個人名,我早就已經懷疑老婆剛生下的小孩皮膚黑了點,果然事有蹺蹊。


  89年9月3號 星期五

  好棒喔!我男朋友要休假了。

  「你到火車站了?那我去接你。」小娟跟我通了電話後,換好全身的黑色絲質套裝、紫色的絲襪、三吋的馬靴走到樓下,看到計程車叫了一部上車後,「小羅是你?」小娟心想:『好倒楣喔,前幾天因被小羅硬上已經很懊悔,好幾天沒有接他電話,沒想到他居然在樓下等我,完了!』

  小羅一看到小娟穿著一身火辣,開口就問:「小娟,妳水雞很癢是不是?要不要我叫幾個夥伴一起搞妳的雞邁?」

  小娟聽了火大的一把掌打過去,小羅閃避開,馬上用預先準備好的迷姦噴劑噴向小娟的臉上……幾秒過去後,小娟慢慢地昏到了。

  「操!賤貨,想打我?等下輩子吧!等等準把妳操到叫哥哥。」

  電話響起。

  「小羅,你在幹嘛?」

  「我剛剛載到前幾天被我灌漿的妹妹了。」

  「真的嗎?快帶來……志清、漢可,還有我剛剛出獄的朋友,懶蛋裡的精蟲滿得很,快帶來讓我們操操!」

  上面提到的名字都是一些強姦犯,老婆落在他們手中,鐵定劫數難逃,我看到後就快要氣瘋了。

  「好了,到了再講,我要去拿黃體素了。」

  小羅駕車載著我老婆一路到了羅斯福路3段XX號去找到他以前的同事。

  「嗨!大衛,好久不見了,過得不錯吧?」

  「還好。我想拿點黃體素耶!」

  「你要幹嘛用?你又沒結婚。」

  「不是啦!我家小狗要配種了,要一些黃體素刺激卵巢排卵啦!」

  「是這樣喔!」

  「藥劑師,我開的處方籤要加強排卵的,有沒有看到?」

  「有啦!最強的可以一次排三、五顆。」

  小羅一聽爽死了:『等等小娟醒了要她吃下去,再來好好幹大她的肚子。』

  因為他前幾天為小娟檢查過了,小娟根本沒有懷孕,她是怕被再次灌精,所以騙小羅的。

  到了賓館後,小娟也慢慢醒了,有點頭暈,渾身軟綿綿的連動一動都感到困難。

     ***    ***    ***    ***

  「謝謝你羅先生,我一時聯絡不到我女朋友,麻煩你載我到台北市文山區附近好嗎?謝謝。」在火車站召計程車時剛好遇到小羅,於是我上了他的車子,一路上想著要快點回家和小娟見面。

  我在文山區等了一整天都沒見小娟的蹤影,打她的手機也無法聯絡上,只好一個人回家去再悶悶地呆等。

     ***    ***    ***    ***

  「漢可你看看,這女的好野、好性感耶!」小娟因為迷藥的關係,無力地大字型攤睡在賓館的床上,絲織的窄裙張得開開的,露出裡面的蕾絲小內褲,連漆黑的陰毛也若隱若現,看得一夥人陰莖馬上勃起。

  「等會小羅回來我一定要先幹她。」漢可看來快忍耐不住了。

  小娟聽到,焦急得不禁眼淚盈眶。

  「志清,小羅到哪了?」白豬問。

  「他說去載這賤貨的男朋友,等等會回來。」

  小娟聽到嚇了一跳:「糟了!小羅去載他?不知他會不會出事?」

  「受不了了!我現在就要叫她先幫我吸老二。」漢可抽出他長達24公分的大老二要小娟幫他哈棒,小娟不肯,雖然渾身無力,仍死勁地作出掙扎。「把她鼻子捏住,嘴巴就會打開了。」志清在旁邊指點,馬上小娟便「嗚……嗚……」的悶哼著,一根漆黑的大屌像活塞一樣在她嘴裡進進出出。

  「呀!太爽了!在牢裡都沒有可以爽到,剛剛出來就可以幹到美髮設計師的小嘴。」漢可邊抽插著小娟的嘴巴,邊讚歎道。

  小娟被他突如其來的插入感到非常難過,龜頭一捅到口腔深處就想吐,但粗大的肉棒把她嘴巴撐得滿滿的,想把口合起來也不可能。突然漢可狂叫一聲,幾大股精液立即猛衝入小娟的喉嚨深處,小娟被嗆得狂咳了幾下,白白的精液由嘴巴噴了出來,沾到了衣服和窄裙邊。

  淫糜的情景讓一夥人看得陰莖暴起,志清把小娟扶起來,用嘴舔著她秀髮旁的耳垂,左手輕輕地撫摸著蕾絲上衣的酥胸,右手慢慢地解開自己的長褲拉鍊,掏出長16公分又黑又粗的大屌要小娟用手幫他搓揉陰莖;黑人漢可則用他粗壯的手撥弄著小娟下半身的窄裙,將絲織的裙襬慢慢地往上撩起到膝蓋,一路上並用力地觸摸著小娟嫩滑的肌膚,直到大腿內側。

  門打開了,靠爸耶!眼前的景象讓進來的小羅目瞪口呆:地上都是撕破的蕾絲衣裙、淡紫色的胸罩、吊帶內衣褲裙,小娟身體上佈滿了混濁的淡黃色精液,半破的絲織襪褲被挖穿了一個可以讓陰莖插進去的小洞,漢可和志清射進去的大量精液慢慢地從陰道裡流出。

  「我還沒餵她吃黃體素耶,刺激卵巢的藥耶!」小羅對志清和漢可那一夥人說。

  「他媽的,等得你來,我和漢可早就爆筋死了!她底下的雞邁已經等不及,騷水流個不停,我和漢可的嬾叫早就把她幹得唉唉叫了。」志清說。

  「我要餵小娟吃排卵藥了,藥有一大堆喔,拜託,強姦犯的朋友們,把她幹到大肚子吧!」小羅說完,拿出排卵藥強迫小娟吞下去。

  「求……求你們,別……別弄了……」巨大的肉棒隨著小娟的哀嚎有節奏地在她陰道裡一進一出,小娟兩片粉紅的陰唇就這樣被抽插動作帶進帶出,黏黏的愛液也隨著屁股溝緩緩流下來。小娟這時已經被幹到有點興奮,眼睛緊閉,舌頭不停地舔著自己的嘴唇。

  「來吸我們的肉棒吧!妳一定沒一次過同時享用這麼多支強壯的肉棒吧?」志清幹著小娟的雞邁,漢可一手揉著小娟的陰蒂,一手搓玩著她的奶子,白豬擠不進去,惟有打小娟嘴巴的主意。

  迷藥的效力慢慢消散,小娟也可以開始做出有限度的動作,她剛張嘴含住白豬的雞巴,「喔……我要來了……」志清已壓在小娟身上瘋狂衝刺,把他的精液灌入小娟的子宮裡。

  「啊……我……不行了……啊……好燙……舒服……喔……啊……我……要死了……啊……死了……嗯……嗯……」小娟被志清的精液噴在花心上,燙得渾身一顫,高潮也隨之而來,她緊緊抱著志清,淫叫喊得越來越大聲。

  志清射完精剛把雞巴拔出來,白豬立即把小娟翻了一個身變成狗爬式趴在床上,他一邊摑打著小娟圓渾的屁股,一邊問:「妳的屁股長得這麼翹就是要讓人幹,給所有人幹……幹到破,幹到爛!妳喜不喜歡給人幹?」

  「喜……喜歡……」小娟話還沒說完,白豬已經將他的雞巴插進陰道,大力一挺到底。

  「喔……你……插得好深啊……啊……」小娟張開嘴,喘息著大叫。

  這時漢可回過了氣,黝黑得發亮的雞巴又勃硬起來,他繞到小娟前面,一手抓著她的頭髮拉她昂起臉,一手握著雞巴拍打著她的臉頰,「我的老二大還是妳老公的大?」那黑人問小娟。

  「喔……你……你的……老……老二大……喔……」小娟被身後的白豬幹得前後搖晃,斷斷續續地回答著。

  「那妳喜不喜歡我的大老二?」黑人又再問小娟。

  「喔……我……喜歡……啊……我……喜歡得要命……啊……啊……插到底了……喔……喔……好漲啊……嗯……」小娟已被幾人輪姦到神志不清了,邊淫蕩地回答著,邊自動伸出舌頭去舔漢可的龜頭。

  「我們這樣幹妳妳爽不爽啊?」志清又問小娟。

  「爽……爽……啊……啊……啊……好爽……喔……」小娟用淫聲回答著。

  「那以後我們每天都來幹妳的雞邁和屁股洞好不好?」小羅不知何時已脫光了自己的衣褲也加入戰場,他蹲在小娟身旁,用手指沾著淫水插進她屁眼裡慢慢抽動。

  「嗯……嗯……嗯……好……好……我……好……喜歡……你……們……以後……每天……都來……幹……我的雞邁……和……屁股洞……啊……啊……」

  小娟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聽見她「啊……哎唷……痛啊……」大叫一聲,原來小羅已翻身跨騎在她背上,從後幹進了她屁眼。

  場面這時變得十分混亂和淫糜,小娟像隻母狗般趴在床上,嘴裡含著一根又粗又大的黑人雞巴,不停地在她口中進進出出;白豬跪在她屁股後面,把她的水雞幹得一反一反;而小羅就跨在小娟背上,狠狠地抽插著她的屁眼;志清剛灌完漿,雞巴還沒來得及硬起來,可是也沒閒著,雙手握著我老婆一對大奶子使勁地左搓右揉,小娟被他們幹得來了好幾次高潮,整個人混混噩噩的快虛脫了。

  到最後每個人都在我老婆身上發洩了三次才把她放過,但這時她已被輪姦到筋疲力竭,連話都說不出來,像死了一樣癱躺在賓館的床上,源源不絕的精液由她陰道、屁眼及嘴角不斷地汩汩滲出,將床單也染濕了一大片。

  我未婚的老婆被一夥人給輪姦了水雞,替屁眼開了苞,這還算了,更可恨的是裡面還有黑人,我靠!十年後才發現。我幹!幹!幹!

  請各位看官告訴我該怎麼辦?

  問題一:被幹過就要告訴我,她為何不講?  問題二:小孩我已養了四個,都是我的嗎?  問題三:她有吃避孕藥的習慣。  問題四:她皮包裡經常都帶有保險套五個。

  如果有誰幫我解答,我就繼續發表(三)結婚現場的迷情.


             妻子婚前被輪姦

作者:家豪


            (三)婚禮後的淫亂

  89年11月XX日

  隨著婚禮的鐘聲、鋼琴的伴奏,我和小娟在洗禮中……

  在教堂舉行完結婚儀式後,我們一對恩愛的新婚小夫妻於傍晚喜氣洋洋地來到了大宴親朋的酒店。經過大半天的忙碌,大家都有點累了,陪著小娟到新娘房內歇一下,順便補補妝,我便到外面去迎接到賀的親朋戚友。

  小娟坐在化妝桌前的矮凳上,對著鏡子先小心地擦去額上的細汗,然後取出口紅、眉筆等化妝品補起妝來。小娟人生得美,本身又是美髮設計師,平時不用化妝也會引來不少男人色迷迷的目光,如今一經打扮,更顯得她美艷動人。

  小娟剛剛塗完口紅,正嘟著嘴對住鏡子捫捫雙唇抹均勻一點,突然從鏡子裡的反射看到新娘房的門被人打開了,接著闖進來幾個流裡流氣的男人,小娟再定睛一看,原來竟是小羅那一夥人,當場給嚇得呆住了。

  「嘿嘿!小娟,光塗上面的嘴唇還不夠漂亮呀,妳下面兩片小陰唇也要塗一塗,這樣雞邁看起來才性感喔!」小羅一進來便用下流話調戲我老婆。

  「你……你們來幹什麼?今天是我結婚的大日子,求求你們,不要來搗亂好嗎?」小娟又氣又急,但是又不敢得罪他們,只好低聲哀求。

  「唷!說得這麼難聽幹嘛?我們一幫兄弟今天是特地帶了大禮來賀妳的!」小羅一面說著,一面慢慢逼近小娟身邊,雙手隔著婚紗按在她胸前的乳房部位,輕輕的搓揉著。

  「不要……不要再摸了……上次已經被你們插了一整晚,今天我結婚……行行好,就請你們放過我吧……」小娟一邊撥開小羅的淫手,一邊往後退。

  「嘿嘿!就是上次幹過妳的水雞,爽死了,我們才特意趁今天的好日子來讓大夥的懶叫與妳的雞邁再敘敘舊。」小羅說著,拉開褲鏈掏出早已勃起得硬梆梆的肉棒強迫小娟握住套弄,然後捏一捏她的臉蛋,指指自己的陰莖:「小美人,這份禮夠大了吧!還不快快收下?」

  小娟此刻已驚怕得哭了起來:「嗚……嗚……小羅,你饒了我吧……嗚……嗚……我老公他隨時會進來,我不能再對他不住啦……嗚……」

  「他媽的!還要裝節婦吶!上次不是被我們幹得很爽嗎?高潮時雞邁還緊緊咬住我的懶叫不願放哩!」小羅開始掀起我老婆的婚紗裙襬,把手伸進她內褲裡面撫摸著小穴。

  在小羅摳挖我老婆的陰道時,志清和漢可已合作地一左一右拉開她雙腿,將她抬到化妝桌上坐下,分別撫摸著她大腿上潔白的柔滑肌膚,而白豬則摟著小娟的脖子,將臭嘴蓋到她的艷唇上舌吻。

  看這陣勢小娟心知不妙,看來今天又逃不過再被他們一夥人輪姦的下場了,她一女難敵四漢,惟有施出緩兵之計:「嗚……小羅,外面這麼多來賓,嗚……別讓我丟臉好不好?啊……不要再挖了……嗚……今天就放過我吧,過幾天我再約你們到外面玩一場……讓你們幹過痛快好了……」

  「妳放心,下次一定會有,但今天就一定得先讓我們打一炮。」小羅摳得性起,乾脆一把將小娟的內褲拉下腳踝,讓開始濕潤的陰戶完全暴露出來,然後嘻皮笑臉地對小娟說:「其實我們也是為妳老公著想耶,今晚洞房妳的雞邁還不是要被他操嗎?我們先替他通一通渠道,加點幫助潤滑的精液,到時幹起來就會舒爽得多了。」

  「不……唔……不要……唔……求你……不要……」小娟想掙扎反抗,可是白豬的舌頭已經伸進她口腔裡把她的嘴封住,小娟有口難言,只能從鼻子裡發出「唔……唔……」的悶音。

  「嘻嘻!還說不要,就這麼挖幾下,妳的水雞就流湯了。」小羅俯身靠到小娟耳邊問:「小穴發癢了吧?想要我的大雞巴幹進去了吧?嘿嘿!別裝蒜了,根本妳就喜歡被我操,要不然騷水怎麼這麼快就流得我一手都是?」

  小羅說著,將化妝桌上的一面小圓鏡取來放在小娟兩腿間,斜斜向著陰戶,然後用手指撐開她兩片小陰唇,叫小娟低頭看自己的下體。小娟剛瞧一眼,馬上就滿面緋紅了,鏡子裡只見小穴被小羅兩隻手指掰得開開的,露出濕答答的陰道口,而小羅另外兩隻手指正捏著漲大了的陰蒂輕輕搓揉,偶爾稍一用力,陰道裡立即湧出一小股晶瑩的淫水來。

  「很想被幹了吧?開始回味那天我們輪姦妳的滋味了吧?行,只要妳用嘴幫我把雞巴吸到青筋凸起、龜頭發硬,等等我就會把妳操到死去活來。」

  小羅說完,一把推開正在舌吻的白豬,不由分說就把他的陰莖用力塞進小娟的小嘴裡,然後扶著她的頭前後搖動,像幹穴一樣抽插著我老婆的小嘴。其他幾人也紛紛掏出自己的雞巴套捋著,準備等下接小羅的班。

  「我不要……我不要……今天是我的結婚日子……嗚……嗚……嗚……」小娟剛哼出半句話,一根根粗大的陰莖便輪流進進出出著她的口腔,嘴角上還掛著兩道被磨擦得熱熱的淫絲絲的口水……

  一身裝扮得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小娟,此刻在新娘房內正兩腿大張地坐在化妝桌上,純白的新娘裙掀高到腰部,紫色的小內褲被褪到腳踝,隨著左右張開的小腿吊掛在半空中搖晃。

  上面,她扶著站在面前的小羅大腿,被強迫吸啜著他粗大的陰莖;下面,漢可用他那又黑又長的舌頭,拼命地吸吮著小娟禮服下裸露出的雞邁,恨不得把舌頭當成陰莖,插進陰道裡快速地進出;志清和白豬也沒閒著,早已拉開禮服後面的拉鏈,兩人一左一右把玩著由絲織禮服裡掏出來的大奶子……小娟顧得上顧不得下,氣得想要大聲吶喊都沒辦法。

  幾人聯手夾攻之下,不一會小娟已被弄得神魂顛倒、淫水狂洩,雞邁濕得一塌糊塗。小羅蹲了蹲身子,拉開褲鏈,握著火熱的肉棒對準小娟的陰道就要一插而進……

  這時伴娘修婷剛好走進來,見到這難以置信的場面馬上就給嚇得呆若木雞,但想到面對著的是一群強姦犯人,很快就冷靜下來,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咳咳……小羅,你等等再幹小娟吧,她要去敬酒了。」小娟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整理好禮服跟修婷走出去。

  燈光映照下,小娟漲得粉紅的臉,加上藍色的眼影,反光的鮮豔櫻唇,連身的法國性感婚紗,整個人顯得華麗高貴,傾倒了在場的所有來賓。

  賓客們讚歎著:「好漂亮的新娘喔!」媒人則忙著帶新人到處敬酒,小羅等一夥人也在場看著,但誰會想到,就在5分鐘前的新娘房內,新娘子小娟正賣力地服侍著他們一夥人裹滿青筋的肉棒,下體淫水淋漓的騷浪樣子?

  「操!雪白的皮膚,天使的臉蛋,還不是淫蕩的女人!懷的種不知道是我們裡面誰的呢?婚禮都還沒結束,她先生就先戴了一頂大綠帽……」我挽著小娟的手緩緩走過賓客面前接受祝福時,小羅那一夥人的諷言冷語正隱隱飄進我耳中。

     ***    ***    ***    ***

  婚禮結束後,我開車帶著小娟回家去,因為要還婚紗,所以她婚紗也沒有換掉,直接一路開到中山北路的婚紗店。到了現場,小娟驚訝地看到小羅一行人早已經在店裡面了。

  後來我在小娟寫的日記上才發現,原來她在婚紗店裡又遭到小羅一夥人延續了婚禮上的輪姦。

  婚紗店的小姐說:「小娟妳來了,要還婚紗嗎?」

  「對,我到樓上去換。老公,你在車上等就好了。」

  到了二樓,小羅悄悄走到小娟身邊低聲說:「剛剛在婚禮上被我們弄得很爽吧?真可惜,剛要操妳的雞邁就給中斷了,水雞現在還濕嗎?」

  「你們敢對我毛手毛腳我就要叫了!」小娟扭頭怒目相向。

  不等小娟叫出聲,小羅已經用手捂住她反光的鮮豔櫻唇,一手直接伸向婚紗裙襬下往上撩起來,跟著把紫色內褲的襠部往旁邊一撥露出陰戶,隨即將整個手掌捂了上去。在小穴上肆意地撫摸了一會,然後再翻開陰唇,找著微微凸起的陰蒂就揉了起來,小娟雖心不甘情不願,但身體的自然反應卻令陰道漸漸滲出淫水來。

  「操!摸幾下就已經濕透了,真騷!」小羅按著小娟上身要她俯低,然後掏出暴起青筋的陰莖就從小娟的下面往上插了進去。

  「不要……不要……呀呀……我老公在外面等我,不可以……不可以……」硬熱的龜頭在陰道裡像活塞一樣前後進退著,捅得小娟渾身亂顫,粉紅的臉頰、反光的鮮豔櫻唇、不停張合喘氣的撩人小嘴,讓小娟更顯得性感無比。

  婚紗禮服下的裙襬裡春色無邊,龜頭在濕淋淋的陰唇中忽隱忽現,兩片紅潤的小陰唇被幹得反來覆去;上端的小陰蒂,被小羅全支肉棒插至沒根時的粗糙陰毛磨擦刺激,漲大得有如一顆紅豆,陰道內不斷地泌出淫水來,把小羅的大懶叫沾濕得仿若落湯雞。

  活春宮正上演得如火如荼,忽然樓下叫了一聲:「小姐,妳先生問妳換好了嗎?」二樓的服務人員答道:「小娟還沒換好啦!等等好嗎?」原來她是小羅的另一位性奴,見小羅強姦我老婆,不但不去阻止,還躲在一旁看淫戲,順便替小羅把風。

  「好,好,我等一下,OK!」樓下的服務員回道。

  「餵她吃藥啦!讓她發發浪,等會我們幹起來會比較爽啦!」志清在旁邊看得忍耐不住,已經自己掏出雞巴先套弄了起來。

  「也好,我先令她發浪,讓她主動哀求我們去輪姦她。」小羅把陰莖抽了出外,一邊餵藥,一邊用龜頭在洞口磨擦著,讓小娟的陰道不斷地洩出淫水,看起來彷彿在說:「好癢啊,別拔出去,快點再插進來吧!」

  小羅餵完藥後,再用白豬遞給他的膠布封住小娟的嘴,不讓她把春藥吐掉,然後用手在陰戶上抹了一把淫水伸到小娟眼前:「看,小娟,妳的水雞很渴望我把大懶叫幹進去耶!」

  小娟氣急著說:「……」卻說不出口,因為嘴巴被小羅貼著膠布,「嗚……嗚……嗚……」的哀鳴著,使盡氣力也只能這樣而已。

  慢慢地春藥開始發揮效力,心裡的矜持抵擋不住生理的需要,小娟變得眼光迷離,滿面通紅,焦急地扭擺著屁股尋求慰藉,雙腿張得開開的,露出濕淋淋的亢奮陰戶,陰蒂高高勃起,陰唇發漲掰開,陰道口一開一合地蠕動著,急切需要粗壯的大雞巴插進去把它填滿。

  小羅見小娟開始發騷發浪了,這才氣定神閒地慢吞吞把大屌從小娟的陰道裡插了進去,然後扶住小娟的纖腰抽插了起來。小娟的淫穴一得到充實,整個人馬上舒服得鬆出一口氣,隨著小羅的雞巴在小穴裡一進一出的同時,她也用力把屁股向後挺,合作地配合著小羅抽送的節奏。

  志清、漢可、白豬等人見小娟已受到控制,於是將她嘴上的膠帶撕了下來,再把三、四顆春藥連同刺激排卵的黃體素通通往她嘴裡塞入。

  前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小娟已從起先的抵抗拒絕,到剛剛吞下春藥後,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她雙手扶著更衣室的不鏽鋼架,一腳站地,一腳踏著婚紗椅,婚紗禮服下的腳還穿著3吋鑲金的高跟鞋,裙襬被撩到與腰同高的位置,暴露出粉紅色的大小陰唇,不知廉恥地迎湊著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來插她濕淋淋的陰道。

  隨著小羅的陰莖在小娟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其他幾人也忙著玩弄小娟發情的姣好身體。



          (五)髮廊文娟的淫蕩

  高貴的絲織套裝,包裝著一位任何陌生人都可以把雞巴捅進去她熱濕濕、溫軟軟雞邁裡的豔麗美女。

  文娟(我老婆的真名)獨自一人坐在髮廊裡的美髮椅上,大腿微微打開,媚眼看著鏡子裡自己嬌美的臉蛋和玲瓏有緻的身材,在絲織短裙下的大腿不斷互相磨擦著,似乎在替漸漸痕癢起來的水雞搔癢,心裡想著當日被小羅他們四人輪姦的5P快感,臉上浮起被搞到高潮時一樣的潮紅。她心裡暗暗計算著自己的生理週期:『13號、14號、15號……』

  前幾天在婚紗店裡遭到小羅一夥人輪姦時,文娟被迫吞下了好幾顆小羅餵的黃體素,卵巢受到黃體素的刺激,排卵數量肯定會增多,而幾人射精時都是直接灌漿在她子宮裡,若真的懷了孕,我老婆根本就無法弄清楚這孩子到底是由誰下的種。

  深吸了一口氣,文娟心情忐忑地看著排卵檢驗器,以確定自己排卵的精確時間。3分鐘過後,她仔細地看著檢驗手冊,手冊上寫著:「若檢驗器上佈滿條紋狀,即代表著現在正處於危險期。」也就是說,在這時性交讓精蟲噴進去子宮深處,保證會懷孕。

  文娟心裡好開心,因為證實了現在才是排卵期,看來小羅前兩天餵她吃的排卵藥還在發酵中,並未即時生效,那麼今天晚上就剛好可以讓老公授精了。心裡想著想著,下面又濕透了。

  恰好這時有客人進店來了,是三位黑人,但文娟的思緒還沉醉在晚上與老公男歡女愛的憧憬中,一時沒恢復過來,她及膝3公分左右的絲織窄裙、內褲下方約2公分的吊帶繩勾著水藍色的絲襪,以及綁在腳上的高跟鞋,都讓進來的三個黑人看得魂不守舍。

  黑人們坐到靠牆的長沙發上,自顧自地點起雪茄抽起來,文娟被濃烈的雪茄煙味嗆得回過了神,想要告訴他們店裡不可以吸煙,想不到那些黑人居然會講國語:「小妞,要我們不吸煙可以啦,不然改吸妳的蜜壺也不錯喔!」

  文娟還懵懵懂懂,一時會不過意來。

  這時另外一個黑人開口說:「小羅叫我們來關心妳。」文娟這才如夢初醒,心想:『不好了,有危險!』馬上拔腿就往休息室跑。

  其中一個黑人起身衝過來,一把將文娟摟住,手馬上就從她裙襬下往上摸過去。那黑人高大威猛、孔武有力,文娟哪裡掙扎得脫,眼睜睜地任由那黑人如取如攜地褻玩著自己的雞邁。文娟嬌嫩的陰戶在那黑人的粗糙手掌磨擦下,生理反應馬上不一樣了,渾身酥軟地倒在他懷中,臉紅身熱地不斷喘著粗氣。

  黑人在我老婆的水雞上撫摸了一會後,抽出手來看看,驚歎不已:「Oh!My God!濕透了。」文娟見自己動情的反應被黑人看穿,俏臉馬上害臊得一片潮紅。

  文娟心想:一定要抵抗,死也不可以再失身了,更何況是被黑人幹。小羅一夥人輪姦了自己幾次都沒有懷孕已經非常幸運,就算被他們幹大了肚子,還可以推到老公身上,假如是黑人下的種,連解釋都沒辦法說出理由。而且據說黑人下面那根東西特別大,粗若驢屌、長如警棍,要是硬生生插進自己身體裡,小穴不給他操爆才怪!

  看著文娟泛滿春潮的臉蛋、紅潤欲滴的嘴唇,以及她一身高雅連身絲織衣裳下的性感胴體,三位黑人的褲襠前很快就隆高了起來。他們走過來把文娟圍在中間,開始在她身上毛手毛腳到處亂摸,腦裡想著:這麼正點的美女,無論如何都要幹到她的雞邁,而且一搞就要搞到她懷孕,不然就把精蟲浪費掉了。

  第一個黑人用他與生俱來像蛇一樣靈活的舌頭往文娟的嘴唇中強制地伸了進去,和文娟的舌頭在口腔裡互相糾纏,不停交換著唾液。文娟在黑人的攻勢下雖然拼命抵抗,但終究體力懸殊,很快就不得不屈服於現實,渾身乏力地任由他們擺佈。

  另一個黑人把文娟的雙手分別用皮帶吸引器綁住,然後左右拉開牢牢地吸在落地玻璃上,令她以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姿勢固定在牆邊。制服住文娟後,三位黑人紛紛脫光自己的衣褲,赤條條地邊用手握著自己黑如焦炭的陰莖前後套動,邊淫笑著向她靠攏……

  文娟看到眼前這一幕,嚇都嚇死了,別說黑人的陰莖根根都又粗又長,光是那個龜頭就已經有鴨蛋般大,如果插到陰道裡面,恐怕小命也會給他們取去。又再想到今天剛好是自己的排卵期,假如讓他們射精在子宮裡面,一定會受孕的。文娟越想越害怕,用盡吃奶之力死命掙扎,無奈雙手被吸引器固定在玻璃牆上,怎樣掙扎都沒法移動分毫。

  一個黑人左手揪著文娟的長髮把她的頭拉低,右手握住自己的大雞巴在文娟的臉頰上揩擦,用龜頭在她嘴邊磨蹭著找洞鑽,文娟拼命閉著嘴不讓他得逞,可是那黑人狡猾地捏著她的鼻子令她無法呼吸,不一會文娟便再也憋不下去了,剛張開嘴想透透氣時,黑人抓緊時機乘虛而入,只聽見「唔……」的悶哼一聲,文娟性感的小嘴終究淪陷了。

  文娟上半身俯低至水平狀,與腰身彎曲幾成90度,漆黑的大懶叫在她雙唇中一進一出地抽插著,每次捅進,龜頭都直達文娟的喉嚨,戳得她眼淚滿眶,噁心欲吐。

  另一個黑人也沒閒著,他蹲在文娟的胸部下方,隔著套裝去搓揉她的雙蜂,然後慢慢解開外衣的釦子,掀起內衣往上翻,再解掉胸罩扔到地上,將兩個飽滿的乳房解放出來。

  地心引力把文娟的雙蜂牽引著向下垂,變成像倒掛吊鐘般的誘人形狀,隨著幹她小嘴的黑人扶住她腦袋前後推拉,兩團白晰的乳球也晃蕩不已。下面那個黑人興奮地吹了聲口哨,馬上伸出雙手將我老婆這對美乳握在掌中,一面不斷搓摸著,一面用姆指去磨擦她兩粒敏感的奶頭。

  文娟在他的玩弄刺激下,奶頭很快就勃硬起來,壓抑不住的性慾也慢慢從心底裡飆升,小穴開始潮濕並生出痕癢感,她想以呻吟來渲洩一下心裡的難受,可是嘴裡被黑人那根雞巴塞得滿滿的,叫也叫不出來。

  黑人看文娟的反應,知道她快發浪了,於是用國語說:「別焦急,先讓我們熱一下身,待會再一起搞妳的雞邁。」文娟聽到,駭得馬上更激烈地抖動著身體反抗。

  坐在美髮椅上觀賞著的第三個黑人,忽然眼尖瞄到桌上的排卵期檢驗器,好奇地拿來看看,看著看著,忽然見英文說明書上面提到:「佈滿條紋狀就代表現在是危險期。」

  黑人興奮得跳了起來,狂叫著說:「原來今天是這女人的排卵期!等下操她的雞邁時我們都在裡面射精,那她肯定會被我們幹大肚子。」黑人們聽到,本來還想再愛撫一番的,現在已迫不及待地搶著去操我老婆的水雞,往她子宮裡灌精了。

  剛才旁觀的黑人首先發難,馬上將文娟的連身裙撩高到腰部,扯住絲織內褲往下一拉,我老婆的下半身傾刻變成了赤裸,粉紅色的大陰唇躲在漆黑的陰毛中若隱若現。他將文娟雙腿推得更張開一些,然後握住大老二用龜頭在小陰唇頂端的豆豆上輕輕磨擦。

  文娟本來就已經被兩個黑人玩弄得春心蕩漾,陰戶痕癢不堪,現在第三個黑人又再火上加油,她簡直給逗瘋了,什麼矜持、廉恥都拋諸腦後,也管不了他們是不是黑人,但求能有根雞巴快插進來解解癢。

  「呀呀呀……」忽然文娟吐出口中雞巴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原來那黑人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突然把他的大肉棒捅進文娟的陰道裡一插到底,我老婆淺窄的陰道煞那間哪裡容納得下這麼粗長的巨無霸?一時間陰道被擴張至極限,小穴繃緊到幾乎要裂開兩邊。

  我老婆的慘叫聲還在店子裡迴盪,那黑人已開始抽動著他的大老二在陰道裡一進一出了,文娟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惟有咬緊牙關,默默地承受著黑人的強姦……

  黑人因為長間被當作黑奴來使喚,心裡暗藏著一股報復心態,不像白人或黃種人般會憐香惜玉,反而女人臉上的表情越痛苦,他們就幹得越起勁。只見文娟的陰道壁緊緊裹住黑雞巴的棒身,往外抽時,連帶被扯了一截出來;往裡插時,花心又被硬朗的大龜頭狠狠撞擊一下,整個人都麻了。

  幸而女人陰道的寬容性很強,幹了十分鐘之後,雞巴的抽插便開始順暢了起來,這一方面是因為我老婆的雞邁給撐鬆撐闊了,另一方面是拜大量淫水湧出來所賜。陰道變得寬鬆潤滑,與黑人的巨型雞巴便相當匹配了,文娟起初痛苦萬分的面容也漸漸轉為舒服享受,偶爾還會情不自禁地喊出幾句銷魂的叫床聲。

  黑人們見文娟已被收拾得服服貼貼,乖乖地任由他們玩弄於股掌之上,也開始放鬆對她的禁錮,一個黑人解開了綁住她雙手的皮帶還她自由,另一個則將她上身僅有的內外衣一併脫掉,正在幹她的那個黑人亦順勢抱著赤裸裸的文娟一同躺到地下,壓在她身上大起大落地狂操起來。

  因為黑人的屌實在太粗太長了,文娟要將自己雙腿盡量張開到最大才能夠完全容納得下,但是在黑人們的眼裡看起來,卻覺得這個女人很淫蕩、很飢渴,明明被強姦,倒自動張開大腿來迎接雞巴的插入,心裡面英雄感油然而生,不禁越操越爽。

  一輪狂抽猛送,黑人終於射精了,他在文娟的陰道裡狠狠地再插多七、八下後,一大泡滾燙的精液洶湧而出,從緊緊抵住子宮口的龜頭上直接灌輸入我老婆的子宮裡,而老婆也在這時達到高潮。

  射完精的黑人剛剛從文娟的身上爬起來,在旁邊等候的兩個黑人已爭先恐後地趴上去,文娟的高潮餘韻還未完全消退,陰道裡又有一根大雞巴在抽動了。文娟扶著身上面正在操著自己雞邁的黑人的腰,頭扭到左邊用嘴去幫搶不到位置的黑人吸雞巴,胸前一對奶子則讓剛灌完漿的黑人把玩。

  這樣的淫糜情景維持了二十分鐘左右,第二個黑人也射精了,他同樣是將龜頭抵住我老婆的子宮口,將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噴入她子宮裡。他爬起來後,三人換位,再繼續下一個循環……

  不知是黑人的性能力特別強,還是這三個黑人憋得太久了,當第三個黑人在我老婆的水雞裡灌完漿後,第一個帶頭操她的黑人又已經回過氣來,所以在接下來的六個半小時內,這個群交循環一直不停地持續著,換句話說,也就是我老婆的陰道內連續六個多小時都有根黑人的大雞巴在不間斷地操著她。

  已記不清楚每個黑人射過多少次精,我老婆也數不清楚自己到底來了幾多次高潮,只記得到了最後小穴被他們操到又紅又腫,沒有了知覺,陰道口張得開開的,很長時間仍合不攏,嘴也因吸雞巴而吸到麻木,連舌頭都活動不了。

  三個黑人發洩完獸慾,滿足地穿回衣服離開髮廊的店子後,我老婆仍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虛脫得像死了過去,到恢復了點體力時,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發覺子宮已像個小皮球般漲卜卜的微微鼓起,不用說,裡面裝滿的都是那三個黑人輪流灌進去的精液。

  天哪!今天還剛好是排卵期呢,要是因此而懷上了黑人的雜種,怎麼向老公解釋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