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老婆拍戲變真做

我老婆Linda是一個充滿幻想的女演員,然而,她在拍攝一場床上戲的時候韎韶領頖,Linda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竟然假戲真做的嵽嶆嵹嶇,在眾目睽睽之下,跟男演員發生了性關係。

Linda是一名普通的女演員蜚蜴蝂蜭,畢業於一所不知名的戲劇院校。然而,現實卻是如此的殘酷摋撇搿撤,Linda畢業兩年多來,不論Linda怎麼努力,都無法在電影或是話劇中扮演一個角色,哪怕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半年前,心灰意冷的Linda憑藉著嬌好的容貌,嫁給了一位比她大十多歲的房地產大亨,也就是本人。Linda跟我結婚以後,為了繼續尋求成為一名演員的夢想,於是,Linda和我來到了北京市,我為Linda在當地買了一處住房,而我也將事業慢慢轉移到北京來做。

    我知道Linda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女演員,所以,我利用我的社會關係,把Linda介紹給各個劇組和導演,這為Linda省了不少力氣。說實話,此時的Linda已經不為錢而拍戲,Linda只想在一齣戲中扮演一回女主角,實現她的夢想,她要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她要向別人證明,她才是當今最優秀的女演員,這比賺錢還重要。

    一個多月來,Linda不停地穿梭於各個劇組,不停地參加各種面試,然而,絕大多數都石沈大海,杳無音信。偶爾,也有幾家劇組找Linda試鏡頭,結果正如Linda預料的那樣,不是被否決,就是不了了之。

Linda經過一番努力後,終於有一家劇組願意錄用Linda了,不過,Linda還要接受導演的複試。這家劇組正在拍攝一部愛情情景劇,劇情很老套,內容也很簡單。大概的情節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剛剛從外地回家,就準備出國去發展了,臨行前的一夜,他跟年輕美貌的妻子戀戀不捨,依依惜別。這齣愛情情景劇著重描述時尚家庭所面臨的煩惱,就是愛與性。

    這家劇組希望尋找到一位滿意的女主角,就是藝術家的妻子。他們希望這位妻子年輕美貌,畢業於正規的藝術院校,有婚姻的經歷,了解婚姻中的煩惱,懂得如何表演夫妻間做愛的感受,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根據劇情的需要,在戲中有一些裸露的床上戲。這些條件,Linda本人都具備,Linda知道,她的機會終於來了,Linda不想放棄這次機會,她不論付出多麼大的代價,哪怕是拍裸露的床上戲,她都要努力爭取,畢竟,Linda等待這一天已經太久了。然而,Linda做夢也沒想到,這不是一出簡單的裸露床上戲,Linda拍攝的是一出赤裸的,難以啟齒的三級片。

    面試的前一天,Linda興奮得一整夜無法入睡,Linda感覺就像在夢中飄遊。整整一個晚上,我一直陪伴在Linda的身邊,我為Linda而感到高興,我希望Linda能把握住這次難得的機會,那一夜,我倆不停地聊天,盡情地做愛。

    面試的那一天,Linda起了一個大早,當Linda急匆匆地趕到劇組的時候,已經有五位漂亮的女孩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正在等待導演的面試了。Linda知道,這些人都是她的競爭對手,Linda靜靜地坐在長椅上,時不時地偷偷瞟兩眼身邊的幾位女孩,她們個個都是可愛動人,漂亮得光彩照人。

    面試安排在上午九點鐘進行,Linda前面的幾個女孩兒被陸陸續續地叫進屋子裡面試,有的女孩只談了不到五分鐘,就匆匆地離開了屋子,Linda憑藉經驗知道,她們沒戲了。而其中有一二位女孩兒,面試的時間足足多分鐘,這讓Linda緊張得不得了,Linda生怕自己再次失去這寶貴的機會。

Linda是最後一個被叫進屋子裡面試的,Linda一進屋,就有一位工作人員遞給Linda一本劇本,Linda簡單地看了兩眼,然後靜靜地坐在椅子裡等待導演的提問。Linda的對面有一張桌子,桌子後面坐著一位五十多歲的男人,Linda猜想,也許他就是導演吧,他的身邊坐著兩位助手。過了一會兒,那個導演模樣的男人,慢條斯理地問Linda是否願意把頭髮染成深紅色,他解釋說,這是根據劇情的需要。Linda不加思索地爽快答應了他的要求。

    緊接著,那位導演問Linda是否願意拍上身裸露的戲,他向Linda解釋說,這是一出夫妻離別的戲,所以,根據劇情需要,要求拍攝丈夫和妻子躺在床上做愛。那位導演一再向Linda解釋說,儘管她裸露上身,可是,她的後背面對觀眾,而且,攝影機也只拍攝她微微露出來的乳房。當她的胸部面對觀眾和攝影機的時候,拍攝現場的燈光會昏暗下來,所以,即便是她赤裸上身,也只能讓觀眾看到她的模糊的乳房輪廓。
    說實話,Linda根本不在乎拍攝裸露身體的戲,於是,Linda爽快地答應了導演的要求。Linda告訴導演,她是一位已婚的女人,不是情竇初開的少女,她完全可以接受拍攝裸露身體的戲。那位導演一再向Linda表示,她只是微微地露出上半身的肉體,他為了表明誠意,他甚至允許她老公在拍攝現場監視,整個床上戲的拍攝過程。

Linda一想這樣可以的,有老公在身邊幫她出謀劃策,拍攝肯定沒問題。

Linda的面試將近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最後,他們告訴Linda,讓Linda回家等候消息。不過,Linda有一種自信的感覺,這個角色非她莫屬。Linda一走出劇組,就像一隻快樂的小鳥似的,風一樣的跑回了家。然而,Linda一回到家,一片揮之不去的烏雲就籠罩在Linda的心頭,儘管Linda有七分把握,可是Linda依然擔心會失去這次機會,Linda在忐忑不安地思前想後。Linda的腦子裡想像著那些跟她競爭的幾位女孩兒,那些女孩面試時間都沒有Linda長,有的不到五分鐘就離開了,而只有Linda的面試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很顯然,導演是看中Linda了。

    晚上,我一直陪伴Linda,我們倆早早地就上床了,我倆一邊聊天,一邊盡情地做愛,Linda並不是想獲得性滿足,而是想竭力擺脫緊張的心情。我緊緊地攏住Linda赤裸的身體,Linda一五一十地告訴我,導演要求Linda拍攝裸露的床上戲的事情,我安慰Linda說,幾乎所有的女演員,在成名之前都拍攝過裸露的床上戲,況且,那並不是真的裸露肉體,而僅僅是表演而已。

大約晚上十一點鐘,正當Linda準備睡覺的時候,電話鈴響了,Linda緊張得一把抓起電話,電話里傳來了那位導演的聲音,他通知Linda說,她被錄用了,明天就到劇組去報到,準備排練和拍攝這齣情景劇。這一夜,Linda高興得一宿沒睡覺,Linda央求我,拼命地跟她做愛,Linda的腦子裡不停地胡思亂想。
    第二天,Linda和我早早地來到了劇組,一進門,助理導演就交給了Linda一本劇本和一張拍攝計劃表,其實,今天根本沒有拍攝任務,而是導演組織劇組的工作人員佈置攝影棚,那位導演告訴Linda,讓Linda先回家跟丈夫一起認真研究劇本。

    一回到家,Linda就認真地通讀一遍整部劇本,並且認真琢磨Linda的表演內容和台詞,然而,我直截了當地翻到了裸露的床上戲內容,並認真地研究起劇本來。我端著劇本將裸露的床上戲的內容,一字一句地讀給Linda聽。末了,我覺得這齣戲裸露的鏡頭實在不少,我認為這齣戲更像色情電影,儘管,色情的程度雖然達不到四級片的程度,可是,至少可以算得上三級片。

Linda跟我很認真的討論起劇本來,我倆琢磨該如何表演裸露的床上戲。其實,這齣戲的第一組鏡頭並沒有任何裸露的內容,Linda跟劇中的男主角一句句地說台詞,其中夾雜著三個親吻動作(哈哈!是我幫Linda統計的親吻次數。直到第二組鏡頭才出現裸露的鏡頭,根據劇本的描述,Linda脫掉上身的衣服,赤裸著乳房走進臥室,然後躺在床上等待跟劇中的男主角做愛。Linda注意到,劇本的下面用一行粗大的黑體字標註著:模擬做愛,在被單下面表演。)

    在第三組鏡頭里,Linda的裸露戲比較多。情景劇的劇情大意是:早晨,Linda跟男主角漸漸地從睡夢中醒來,他們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靜靜地躺在床上。這時候,Linda從床上爬起跨騎在男主角的大腿根部上,跟他盡情地做愛,根據劇情需要,Linda必須赤裸上身,不過,Linda的赤裸的後背面對觀眾和攝影機鏡頭,Linda的乳房的輪廓完全露出來,而Linda的乳頭微微可見。劇本的下面又標註著一行粗體字:模擬做愛,被單圍在女主角的腰間,遮住下身。。劇中的男主角詠濤(就是跟Linda演對手戲的那位演員)仰面躺在被單下面,模擬跟Linda做愛,Linda的臉上露出做愛時特有的亢奮表情。

   我一邊看劇本一邊喃喃自語地說,“真難以置信,這齣情景劇裡竟然有這麼多色情的表演!”

Linda依偎在我的懷裡,擡起頭不高興地瞥了我一眼說,“只有你們男人才這麼想,我覺得,劇中的男主角很像你,你不是每天早上醒來後,都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做愛嗎?有的時候,我還要給你口交,吸吮你的大龜頭,你才肯罷休,不是嗎?”

    “是的,你說的沒有錯。但是,那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隱私,可是現在,這齣情景劇卻要把男女之間最赤裸裸的東西搬上銀幕。”我回了一句。

    “這就是表演藝術的關鍵,作為演員的我,就是要把夫妻之間做愛的場面真實地再現出來,一位優秀的演員,應該把模擬做愛表演得跟真的似的,讓那些結過婚的女人,誤以為,我真的是在跟男主角做愛,只有這樣,我的表演才能算是成功。”Linda不客氣的回答。

    夜已經很深了,Linda躺在床上久久無法入睡。Linda在學校唸書的時候,從來沒有學過如何表演床上戲,說實話,Linda不知道該如何表演,才能讓觀眾認為她真的是在跟男主角做愛,儘管所有的觀眾都知道他們是在假裝做愛。一想到這些,Linda一骨碌從床上爬起,翻出來從前的表演課本,認真地研究起來。

Linda甚至觀看了兩盤生活片光碟,認真琢磨其中的女演員的表演,儘管她都明白,影片中的女演員是真實的跟男人做愛,而且是一種赤裸裸的做愛,不過,Linda覺得她們的表演都非常到位。

Linda的首場排練安排在早上八點,第二天,Linda早早地就來到了劇組,根據導演的安排,她們幾個演員要進行為期三週的排練,認真聽取導演的講解,研究每一組鏡頭,然後才進入真正的拍攝階段。排練第一天,她們跟導演一起反反覆復通讀了幾遍劇本,因為Linda和詠濤是情景劇中的男女主角,所以,導演單獨把他們叫出來,指導他倆逐字逐句閱讀劇本。

Linda跟詠濤你一句我一句的對台詞,導演梁發就坐在Linda的身邊,一邊看劇本,一邊擡起頭認真地審視他們倆的表演,他不時地還插話糾正Linda的錯誤。詠濤雖然沒有多少名氣,可是他已經出演過部電影和電視劇了,在他們這個圈子裡,他雖然算不上名演員,也算得上是老手了,所以,他念起台詞來駕輕就熟。而Linda卻困難得多,說起來很遺憾,Linda從來沒有表演過電影和電視劇,Linda只是在大學裡表演話劇,Linda剛開始念起台詞來,難免結結巴巴,錯誤不斷,好在導演梁發很耐心,他一句一句的糾正Linda的錯誤,這讓Linda感到很舒心。

Linda手裡端著劇本,一句一句的念台詞,當Linda念到,噢,親愛的,你回來了!這時候,導演梁發從椅子上站起來,他指導Linda表演說,Linda,你從廚房裡跑出來,撲到詠濤的懷裡,你們倆盡情地親吻,然後,詠濤身子向後一撤說……這時候,詠濤接過話來念台詞,噢,親愛的,我太想你了,我日夜都在思念你。 …………,一整天,Linda跟詠濤就這麼一句一句地對台詞,導演梁發不斷地糾正他們的表演,愉快的一天就這麼度過了。

    晚上,回到家裡,我關切地問Linda一天的經歷,Linda愉快地把一天的所見所聞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我,我為Linda能夠迅速融入劇組而感到高興。Linda告訴我,導演梁發人很好,他耐心地手拉手教她如何表演,他們一整天都在熟悉台詞。根據安排,明天上午,他們要到攝影棚內熟悉場景,下午,他們要排練第一組鏡頭,其中有大量的台詞對白。
   
    晚上,他們準備排練第二組鏡頭,由於戲中有裸露的鏡頭,所以,導演梁發建議他們在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排練,以免引來閒雜人員的偷窺。我聽到Linda明天晚上要拍裸露的戲,我決定到攝影棚陪伴Linda。起初,Linda不同意,Linda覺得,在老公的面前,在大庭廣眾之下裸露肉體感到很尷尬,後來,我一再堅持,Linda只好讓步了。

    第二天一整天,他們按部就班地排練,到了晚上,他們準備拍攝裸露的床上戲,這時候,導演梁發叫住Linda問道,“Linda,你以前拍過床上戲嗎?”Linda搖搖頭說,“導演,我從來沒有拍過,我在學校的時候,老師從來沒有教過我們如何拍床上戲!”說完,Linda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那好吧!我來教你。Linda,你先放下手中的劇本,我給你做示範,如何在被單下面表演做愛,我們要讓觀眾覺得你跟詠濤真的是在做愛,儘管,他們都知道那僅僅是表演而已,……”梁發停頓了片刻,他瞥了一眼站在遠處觀看的我繼續說,“你丈夫也來看你的表演了,這很好,我要讓他看到什麼是傑出的表演,你要把床上戲演得栩栩如生,讓他領教一下你的演技。”Linda紅著臉害羞地瞥了一眼我。

    這時,Linda走到我的身邊,示意我坐到台下觀眾席上觀看她的表演。然後,Linda重新回到舞台上,仰面躺在事先已經佈置好的雙人床上。導演梁發坐在床邊,他示意Linda蜷起膝蓋,用力分開雙腿。他認真地給Linda講戲說,“你的膝蓋一定要蜷起來撐起被單,這一點非常重要,只有這樣,當詠濤趴在你身上跟你做愛的時候,他的臀部一起一伏模擬跟你做愛,被單才不至於滑落下來,這是表演的關鍵。”

Linda按照導演梁發的指導認真的表演了一遍,然後,梁發命令詠濤趴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按照導演的要求表演跟Linda做愛,正當詠濤準備把被單蓋在他們身上的時候,導演梁發趕緊攔住他們說,“不!不!你們倆先不要蓋住被單,我要看看你們倆的做愛動作是否到位,觀眾不是傻瓜,你們倆一定要表演得跟真的做愛似的。現在,詠濤,你趴在Linda的身上,你的小肚子頂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

說完,梁發伸出手撫摸著Linda的大腿根部繼續說,“詠濤,在表演的時候,你的小肚子一定要緊緊地貼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然後再擡起臀部,你的大腿根部一起一伏的,讓觀眾以為你們是在真的插入拔出。最後,你應該擡起Linda的一條大腿,搭在你的肩膀上,然後用力分開Linda的另一條大腿,你將大腿根部緊緊的貼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作出深深插入Linda下身的姿勢。此時,Linda,你要快樂地尖叫,作出亢奮的表情,讓觀眾以為你們倆是在真的做愛。這是本戲的關鍵,你們倆明白了嗎?”

Linda聽到導演的話,不禁大吃一驚,她的整個身子情不自禁地顫抖了一下,Linda不敢相信,她竟然會表演如此下流動作,好在,詠濤是一位溫文爾雅的帥氣小夥子,這多少打消了Linda的一些顧慮。這時候,Linda扭頭瞥了一眼坐在台下的我,我正伸長脖子貪婪的注視著Linda的表演,就像一隻小鳥盯住食物似的,看到自己的老婆在台上表演裸戲,心里特別興奮和刺激。Linda和詠濤按照導演梁發的要求,一遍一遍的表演做愛的動作,Linda頭一次讓一個陌生男人接觸她的大腿根部,儘管隔著一條厚厚的牛仔褲,可是Linda的女性生殖器還是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不知不覺中,Linda的性衝動被激起來,然而,不論Linda和詠濤怎麼努力,都無法達到導演的要求,他希望他們倆做愛時興奮得大聲尖叫,他還拿過劇本給他們看,上面用粗體字寫著:男主角趴在女主角的身上,瘋狂的做愛,兩個人情不自禁地大聲尖叫。最後,Linda和詠濤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達到了導演的要求,此時,他們倆的嗓子喊得都快冒煙兒。

    第二天,Linda和詠濤繼續排練做愛的動作,然而,Linda做夢也沒想到,她的性慾真的被激起來了,也許是因為厚厚的牛仔褲,不斷摩擦Linda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的緣故,Linda感覺到一股淫液正在緩緩的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潤濕了她的內褲,Linda趕緊躲到衛生間裡,脫掉內褲,在大腿根部上墊上了厚厚的衛生巾,Linda不想讓詠濤發現她的性衝動已經被激起了。Linda重新回到床上,跟詠濤一遍一遍的表演做愛的姿勢。最後,他們的表演終於達到了導演的要求。然而,導演對他們的台詞依然不滿意,他讓他們倆反復大聲地念台詞,甚至讓他們倆用露骨的語言互相挑逗。

    晚上,Linda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她的心裡充滿了一股怒火,Linda一進屋就跟我大吵了一架。然而,我卻很體貼Linda,我耐心地安慰Linda。我緊緊地摟住Linda說,一位女演員要想成名的話,就必須得過床上戲這一關。我答應Linda,只要我一有空,就到現場看她拍戲,這讓Linda多少感到一絲安慰,Linda向我保證,她會演好床上戲的,她知道,這僅僅是表演而矣,她沒有告訴我,在演戲的時候,她的性慾被激起來了,她的淫液甚至從陰道裡流出來了。夜晚,Linda跟我盡情地做愛,然而,不知道為什麼,Linda的腦海中總是浮現出詠濤的身影,也許Linda演戲太投入了,說實話,詠濤真的是一位很可愛的大男人。

    第二天,Linda準時來到攝影棚,Linda連劇本看也沒看就直接爬上了床,經過兩天的排練,Linda已經將台詞背得滾瓜爛熟,詠濤也是如此。上午,Linda和詠濤穿著衣服趴在床上,又表演了一遍做愛的動作,這一回,導演梁發終於滿意了。午飯的時候,他湊到Linda和詠濤的身邊小聲說,“下午,你們倆要脫衣服,真實的表演做愛動作。”

    到了下午,導演梁發鄭重的向他們宣布:“Linda和詠濤,今天下午,你們要拍裸露的床上戲,請你們倆認真聽我說戲。”梁發停頓了片刻,他用眼睛掃了一遍Linda和詠濤繼續說,“首先,當聽到敲門聲的時候,Linda,你從廚房裡跑出來,你們倆在客廳裡緊緊的擁抱在一起,盡情地親吻。然後,Linda和詠濤手拉手走進臥室,一邊走,一邊脫掉身上的衣服。Linda,請你注意,當你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一定要脫掉胸圍露出乳房,當你走到床邊的時候,一定要迅速脫掉內褲鑽進被窩裡,整個表演過程要背對著觀眾和攝影機鏡頭,你聽清楚了嗎?”接著,導演梁發轉過身對詠濤說,“詠濤,你跟隨Linda走進臥室裡的時候,一邊走一邊脫光身上所有的衣服,當你走到床邊,掀開被單的一剎那,一定要讓觀眾和攝影機清楚地看到你的大屌,以及隱約看見Linda赤裸的身體,要讓觀眾明白,Linda已經脫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等待跟你做愛。當你爬上床趴在Linda身上的時候,你們倆要盡情地親吻,然後瘋狂地做愛。你們倆聽清楚了嗎?好吧,開始行動吧!”

Linda聽到導演梁發的話,臉上直冒虛汗,她的心緊張得怦怦狂跳,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在大庭廣眾之下脫光身上的衣服,全身赤裸的和另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緊緊地貼在一起,這種感覺讓Linda緊張而尷尬,她的身子不停地微微顫動。

    導演梁發講述完後,他命令所有閒雜人員離開拍攝現場,只留下攝影師和副導演,然後,導演命令Linda和詠濤開始表演。可是,Linda根本沒有聽到導演的命令,Linda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動,她的腦子裡一片空白,直到導演命令第二遍,Linda才反應過來。於是,Linda和詠濤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互相親吻,Linda拉開了詠濤褲子上的拉鍊,詠濤脫掉了Linda的T恤。

    不一會兒,Linda的身上只穿著胸圍和內褲,而詠濤也只穿著一條小內褲,Linda偷偷地瞥了一眼他的大腿根部,看到他的小內褲被高高地頂起了,Linda知道,此時,他的大陰莖已經高高的勃起了。緊接著,他們倆緊緊地擁抱在一起,詠濤不停地用大手撫摸著Linda的赤裸的後背,Linda感覺到一股難以言表的性衝動,從她的大腿根部的陰道裡輻射而出,傳遍她的全身。

Linda拉著詠濤的手走進臥室,Linda迅速脫掉了胸圍,她的雪白而豐滿的乳房一下子垂了下來,正當Linda和詠濤向雙人床靠近的時候,導演梁發卻突然叫停了,“Linda,你的表演不到位。”接著,他讓Linda站到一邊給Linda示範表演,Linda只好羞臊地用胳膊遮住了赤裸的乳房,認真地聽導演的指導,然後,Linda和詠濤按照導演的要求又表演了一遍。

Linda走進臥室迅速脫掉胸圍,然後,走到雙人床邊迅速脫掉了內褲,此時,Linda已經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站在鏡頭前,儘管Linda背對著鏡頭,可是Linda還是感覺羞臊,Linda偷偷瞥了一眼詠濤,他也脫掉了內褲,跟Linda一樣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站在床邊,他的大陰莖高高的勃起,他似乎並不在乎Linda的偷窺。正當Linda掀開被子準備鑽進被窩的時候,突然,音響師探進頭來告訴導演,雙人床上安裝的麥克風壞了,他要求進來更換一隻新的麥克風。

Linda只好不情願地從被窩裡爬出來,全身赤裸的站在床邊,那位音響師走到床邊更換新的麥克風,他不住的偷窺Linda赤裸的女性肉體,Linda緊緊的夾住雙腿,用右手遮住了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又用左手遮住了她的乳房,然而,Linda只能遮住乳頭,乳房的大部分赤裸的展現在那位小夥子面前,Linda羞澀的低下了頭。此時,Linda偷偷瞥了一眼詠濤的大腿根部,他那又長又粗的大陰莖高傲的勃起,說實話,他的大陰莖比老公的都要大,不知道為什麼,Linda本能地揣摩,他的大陰莖是否能夠順利插入她的陰道裡,是否會把她的陰道撐破,一想到這些,Linda的臉騰地一下紅了,她恨自己為什麼要想這些淫穢的事情,Linda把頭扭過去,竭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然而,Linda還是無法克制偷窺他的大陰莖,她感覺到自己的陰道興奮地抽動起來,一股淫液緩緩的從她的陰道裡流出,潤濕了她的兩片敏感的小陰唇,Linda下意識地緊緊的夾住雙腿,不讓淫液流淌到大腿上。

    幸好,那位音響師迅速裝好了麥克風,Linda趕緊鑽進被窩裡,仰面躺在床上,而詠濤趴在Linda的身上,他用胳膊支撐起自己肌肉發達的身體,正當他準備表演做愛的時候。忽然,導演梁發又叫停了,
“不!不!Linda,不要蓋上被子,我要看看你們做愛的姿勢是否到位。觀眾不是傻瓜,他們一眼就能看出你們是在假裝做愛,你們倆一定要表演得逼真。”Linda只好不情願地將被子挪到一邊,詠濤調整了一下身體,作出準備做愛的姿勢,等待導演的命令。

    “開始!”導演梁發一聲令下。Linda跟詠濤盡情地接吻,他緊緊地摟住Linda的細腰,用一支大手不住地揉捏Linda的乳房,不一會兒,Linda就感覺整個身體發熱,熱血不斷地在胸膛裡洶湧,詠濤用手指不停地揉捏Linda那敏感的乳頭,Linda感覺到一陣陣快感從乳頭上輻射而出,傳到她大腿根部的陰道裡。

    按照劇本的要求,他們親吻了一會兒,接下來他們表演做愛,Linda和詠濤調整一下姿勢,Linda蜷起膝蓋,用力分開了雙腿,詠濤跪在Linda的大腿之間,將臀部向前一挺,他的大陰莖頭頂在Linda大腿根部的陰毛上,詠濤不愧為是一位紳士,他並沒有將大陰莖頭頂在Linda的女性生殖器上,緊接著,他的臀部一前一後地移動,作出做愛的姿勢,他的大陰莖頭在Linda的大腿根部的陰毛上蹭來蹭去,即便是如此,Linda也興奮得直冒虛汗,Linda按照劇本的要求,不停地亢奮地尖叫,假裝真的在做愛。

    接下來,詠濤擡起Linda的一條大腿,搭在他的肩膀上,即便她沒有看到,她也能感覺到,她的整個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現在他的面前。詠濤將臀部向前一挺,他的大龜頭無意間碰到了Linda的兩片大陰唇頂端的裂口處,Linda本能地尖叫了一聲,她以為他會用大龜頭撥開她的兩片大陰唇,直接將陰莖插入她的陰道裡呢!然而,詠濤並沒有那樣做,而是將他的大龜頭滑過Linda的兩片大陰唇,在她的陰毛上蹭來蹭去。此時,Linda能感覺到,一股股淫液正在不斷地從她的陰道裡流出,潤濕了她的整個女性生殖器。
以下內容需要回復才能看到
過了一會兒,按照劇本的要求,詠濤仰面躺在床上,而Linda趴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吸吮他的大陰莖。Linda一骨碌從床上爬起身,趕緊用被子遮住她的大腿根部,Linda不想讓別人看到她的濕漉漉的女性生殖器,此時,詠濤已經仰面躺在床上,Linda伏下身子準備假裝吸吮他的大陰莖。

“停!停!你們倆沒按照我的要求表演。”導演梁發趕緊叫停了,接著,他繼續給他們倆說戲,“首先,當詠濤跟Linda做愛後,他疲憊的趴在Linda的身上,此時,Linda依然用力分開雙腿。然後,詠濤翹起臀部,將他頭慢慢的向Linda的下身移動,當他的嘴唇移到Linda大腿根部的時候,按照劇本的要求,詠濤應該盡情地親吻一下Linda的女性生殖器,Linda發出快樂的尖叫聲,接下來,詠濤翻身仰面躺在床上,他的大陰莖高高的勃起對著天花板,此時,Linda起身趴到詠濤大腿根部上,盡情地吸吮詠濤大陰莖。當然,這一切表演都要在被單下進行,不過,我要讓所有的觀眾以為,Linda真的吸吮了詠濤大陰莖,只有這樣,才能算得上是成功的表演!”

    當導演梁發剛一說完,詠濤就迫不及待地說,“導演,這種表演太淫穢了,我無法想像,剛跟一個女人做愛完,就親吻她的女性生殖器,我對老婆也從來沒有幹過這種事!”

    “詠濤,不用多說了,你必須得按照我的要求表演,也許你在現實生活中沒有親吻過女人的生殖器,但是,你知道,這並不意味著你真的要親吻Linda的女性生殖器,你只是在表演。”導演梁發嚴肅地說。

    “不,導演,你不能強迫我,我無法想像,一個正派的男人會趴在女人的大腿根部,吸吮她的女性生殖器。你的要求太過分了,我實在做不到!”詠濤頂了一句。

    “不,詠濤,你沒有理解劇情,Linda不是別的女人,她是你的妻子,她特別渴望在你們倆離別之前,盡情地跟你做愛,因為她愛你,正如你愛他一樣。你們是通過赤裸的做愛,來表達夫妻之間真摯的愛情。”導演梁發停頓了片刻,繼續說,“詠濤,如果你無法表演,那我們就找別的演員接替你,你很清楚這將意味著什麼,不過,那對全劇組也是一種損失,我們不想那麼做。”導演梁發用威脅的口吻說。

    詠濤低下頭沈默不,Linda捅了一下詠濤,詠濤只好起身按照導演的要求照辦了。他們又表演了一遍,這一回,為了將做愛的姿勢表演得更加逼真,詠濤的大陰莖沒有在Linda的陰毛上蹭來蹭去,而是在Linda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蹭來蹭去,他的大陰莖桿不停地摩擦著Linda的早已隆起的敏感而堅硬的陰蒂,Linda興奮得不停地尖叫,這一次,Linda不是在假裝興奮,而是真的興奮得大聲尖叫起來,作為女人,Linda羞於承認,然而,Linda不得不承認,她非常喜歡一個陌生男人的大陰莖,在她的女性生殖器上蹭來蹭去的感覺。緊接著,詠濤的頭向Linda的下身移動,Linda順從地用力分開了雙腿,當他的嘴唇碰到Linda的敏感而堅硬的陰蒂的時候,Linda的整個女性生殖器興奮地抽動一下,詠濤張開嘴,用嘴唇吸吮著Linda的早已腫脹的陰蒂,Linda快樂的閉上了眼睛,盡情地體驗著從她的陰蒂上傳來的一陣陣快感,她的嘴裡不停地發出快樂的哼哼著。毫無疑問,Linda的表演肯定非常到位。

    當Linda跟詠濤表演完以後,導演梁發興奮得鼓起掌來,“很好!很好!”很顯然,他很滿意他們的表演,他尤其表揚Linda的表演,他讚揚Linda的表演非常逼真到位,然而,他哪裡知道,Linda不是在表演,而是在盡情地體驗性快樂。Linda和詠濤半躺在床上興奮得喘著粗氣,這時候,一位女助理導演將兩件睡衣遞給他們,詠濤起身背對著那位女助理導演,他的大陰莖依然高高的勃起,直直的對著Linda,很顯然,他不想讓那個女人看到他那勃起的大陰莖,然而,他並不在乎Linda的偷窺。Linda也起身穿好了睡衣,等待導演的下一步安排。

    導演梁發掃了一眼在場的劇組人員,他清了清嗓子說,“今天的表演非常成功,你們每個人都聽著,這才是真正的表演,以後,他們就要按照這個標準拍攝這部影片。在場的各位小夥子們,如果你們的大陰莖沒有勃起的話,那就證明Linda和詠濤的表演沒有成功。”說完,導演梁發哈哈大笑起來,接著,他繼續說,“今天,Linda的表演非常成功,而詠濤的表演只能算是合格,我看到詠濤大陰莖勃起得還不夠高,這就證明,他還沒有全身心地投入這部影片的拍攝中,如果他不努力的話,我們就考慮換人。”

   “我毫不諱言地講,這部影片就應該包括極度赤裸裸的做愛內容,這是一部真實的男女做愛的影片,大家想一想,妻子和丈夫分別了好幾個月,他們再次見面時自然要盡情地做愛,這是人之常情,他們要真實地反映現實生活。實際上,幾乎所有的夫妻都瘋狂地做愛過,我們的影片表現得併不過分。”接著,導演梁發話鋒一轉說,“你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清楚,製片人花錢僱你們是來做什麼的,如果你們不清楚的話,可以離開,我不希望聽到背後不負責任的議論,還有那些稀奇古怪的牢騷,今天,我再次感謝Linda的表演,是她讓他們這部影片增色不少,而詠濤還需要繼續努力。我的話講完啦,謝謝大家!”

    正當Linda穿好衣服,準備回到自己休息室的時候,我來了,我是來接Linda回家的,很顯然,由於我坐在台下觀眾席上,根本沒有看到Linda的那些真實的赤裸裸的表演,只能遠遠看到上身赤裸。不過,Linda還是興奮地告訴我,導演表揚了她。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用一種異樣的眼光望著我,我見到Linda高興的樣子,我也興奮地說,“是的,你的表演太逼真了,跟真的似的,如果我不是親眼看到,我還以為你們倆真的做愛!”Linda哼了一聲,抿嘴笑了笑,Linda心裡在想,“你如果真的看到了我的那些赤裸裸的表演,你肯定會氣瘋的!”

    這時候,導演梁發走到我的面前,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著說,“老弟,這就叫做表演,我們要讓觀眾相信,我們的兩位傑出演員是在真的做愛,然而,這一切都是在演戲。好了,大家先去休息一會兒,下午五點鐘,我們繼續拍攝電影。”

    “導演,我太累了,我要到休息室去休息一會兒,五點鐘,我準時回來,再見!”說完,Linda拉著我離開了攝影棚。Linda不希望我留在攝影棚裡跟別人交談,她害怕我知道她所幹的那些難以啟齒的事情。
Linda急匆匆的離開了攝影棚,我緊緊地跟在她身後,一路上,Linda感覺陰道不斷地興奮得抽動著,一股股淫液從她的陰道裡不斷地流出,潤濕了她的大腿根部的內褲。

     此時此刻,Linda真想跟我做愛,她也想跟詠濤做愛,想跟所有的男人做愛。然而,理性告訴她,她現在不能幹那些事情,於是,Linda一頭鑽進了女廁所裡,幸好,廁所裡只有她一個人,當廁所的門一關上,Linda就趕緊把手伸進了內褲裡,Linda迫不及待地將手指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陰道裡,然後快速的插入拔出,Linda盡情地揉捏著她那敏感而堅硬的陰蒂,她在盡情地手淫,釋放心中對性的渴望。

    正當Linda躲在女廁所裡盡情手淫的時候,忽然,她聽見廁所門外傳來了我小聲呼喚的聲音,“Linda,你怎麼這麼長時間還不出來,我需要你,我想立即跟你做愛。”Linda一愣,她緊脫下內褲,蹲在便池上解手,噓……,一股熱乎乎的尿液從她的陰道口上方的尿孔裡噴出。

    正當Linda解手的時候,我卻突然破門而入,Linda擡起頭一看,我正興奮地站在門口,Linda下意識地站起身,竟然忘記了提起內褲。我貪婪地盯著老婆的大腿根部的黑褐色陰毛,我像是在喃喃自語地說,
“Linda,我真是太興奮了,我想跟你做愛!”我說完,就把手伸進了Linda的大腿根部,我盡情地揉捏著她的濕漉漉的女性生殖器。Linda緊張地說,“你怎麼闖進女廁所裡了?要是被別人看見,還以為你是流氓呢。”Linda想推開我的大手,然而,我的手指已經深深地插入了她的陰道裡,緊緊的勾住她的陰道壁不肯撒手,Linda央求道,“我愛你,我也想跟你做愛,但是,在女廁所裡根本沒有地方,我們回家以後再做愛,好嗎?”說實話,此時此刻,Linda也非常想跟我做愛。

    “老婆,請你吸吮我的大陰莖,我太興奮了,我需要釋放!”說完,我一把摟住Linda,盡情地親吻她。此時,Linda也興奮異常,她何嘗不想跟男人做愛,然而,Linda可以通過一邊吸吮男人的大陰莖,一邊手淫的方式釋放她的性慾,可是,男人必須得通過射精來釋放性慾,也許這就是男女的區別吧!

Linda伏下身子,拉開了我褲子上的拉鍊,然後一把扯下我的內褲,我的內褲掛在膝蓋上,我那高高勃起的大陰莖,直直的對著Linda的臉,Linda閉上眼睛張開大嘴,將我的大陰莖頭含進了嘴裡,與此同時,Linda將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陰道裡不停地攪動,她盡情地體驗著從陰道里和嘴里傳出的一陣陣快感。我伸出手摟住Linda的頭,將高高勃起大陰莖深深地插入了Linda的嘴裡,就像插入女人的陰道裡似的,Linda盡情地吸吮著我大陰莖,她的嘴巴不斷地抽動著,我感覺就像我的大陰莖插入Linda的陰道裡似的。

     忽然,Linda感覺到一陣涼風吹過她的大腿根部那赤熱的女性生殖器,Linda睜開眼睛一看,不禁嚇了一跳,她看見女廁所的門被推開了,導演梁發和詠濤正站在門口,他們直直的望著Linda和我,他們的臉上掠過一絲怪怪的笑,Linda的臉騰地一下羞得通紅,她不知所措的趕緊收回嘴,直起身子提起內褲,冰涼而濕漉漉的內褲,一下子貼在Linda那赤裸的兩片大陰唇上,Linda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寒戰。幸好,導演梁發輕輕地關上女廁所的門,離開了。

Linda劈頭蓋臉地責怪起我來,“你怎麼忘記鎖門了,你這個笨蛋,他倆全都看到了我倆幹的那些見不得人的事。這可怎麼辦?”

    “我……,我也沒想到他們會闖進來!”說完,我摟住Linda的肩膀,緊緊的把Linda摟進懷裡,Linda沒好氣的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陰莖。突然,我的大陰莖猛烈抽動一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噴射到Linda的濕漉漉的內褲上,Linda下意識地將身子向後一退,緊接著第二股精液射到了Linda的大腿上,Linda趕緊用手抓住了我的大陰莖頭,我的大陰莖依然不斷地射精,Linda的手掌上粘滿了粘糊糊的精液。

     此時,Linda的心裡有一股無從發洩的怒火,她討厭我不該在此時把精液射到她的身上,她也怨恨導演梁發和男主角詠濤突然闖進來,然而,Linda的憤怒無濟於事,她只好脫掉內褲將大腿根部和大腿上的精液洗乾淨。

我射光了最後一滴精液,穿上內褲,臉脹得通紅說,“對不起,我太興奮了,我沒有控制住。下次,我一定鎖門,請你原諒!你是否也跟我一樣,興奮異常?”

Linda的手裡拎著那條粘滿了精液的內褲,沒好氣地說,“我一點也不興奮,我只有這麼一條內褲,接下來,你讓我怎麼繼續演戲呀?”

    正當Linda跟我爭吵的時候,忽然,廁所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Linda,排練的時間到了,大家都等著你呢!”導演梁發站在門外說。Linda穿好睡衣,跟隨導演回到了攝影棚,而Linda的里面沒有穿任何內衣,赤身裸體的。Linda知道,她無論如何不能讓我看到她赤裸身子表演的樣子,於是,她找了一個藉口將我支走了。我不情願地走下了表演台,我還以為Linda依然在生我的氣呢。

    當Linda回到表演台上的時候,導演梁發貼在Linda耳邊輕聲地說,“Linda,對不起,下次幹那種事的時候,一定要鎖門。”Linda苦笑了一下,沒有說什麼。

    導演希望Linda和詠濤再表演一次,這一次是在被單下表演。Linda和詠濤迅速脫光了身上的衣服,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鑽進被窩裡,Linda仰面躺在床上,用力分開雙腿,詠濤跪在Linda的兩條大腿之間,作出做愛的動作,Linda能夠感覺到,他的大陰莖在她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上蹭來蹭去,偶爾,頂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陰毛上。當他擡起Linda的一條大腿,搭在他的肩膀上的時候,Linda的大腿根部的整個女性生殖器,情不自禁地抽動起來,一瞬間,Linda的性高潮達到了頂點。接著,詠濤繼續表演跟Linda做愛的動作,他的大陰莖頭在Linda的陰道口上蹭來蹭去,有好幾次,Linda的臀部都本能的向前一挺,Linda多麼渴望他的大陰莖能插入她的陰道裡啊!Linda的嘴裡不停地發出興奮的尖叫聲,她的腦子裡浮現出昨天晚上跟我瘋狂做愛的畫面。

    接下來,詠濤表演舔食Linda的大腿根部女性生殖器的節目,他鑽到被單下面,趴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而Linda用力分開了大腿,他的頭在被單下面一起一伏,他的嘴唇偶爾碰到了Linda的女性生殖器,Linda興奮得哼出聲來,她本能地將臀部向前一挺,一瞬間,Linda的整個女性生殖器貼在他的臉上,詠濤是個聰明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Linda的意識,Linda希望他吸吮她的女性生殖器,於是,他毫無顧忌地將嘴唇貼在Linda的兩片大陰唇上,盡情地吸吮著Linda那堅硬而敏感的陰蒂,緊接著,他用舌頭撥開了Linda的兩片濕潤的小陰唇,將舌頭伸進了Linda的陰道裡,Linda興奮地大聲尖叫起來。導演梁發並不知道被單下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還以為Linda的表演很投入,他站在他們身邊,不住地表揚Linda的表演,其實他哪裡知道,詠濤正在舔食Linda的女性生殖器呢!

    根據劇本安排,接下來,Linda表演吸吮詠濤的大陰莖的節目。Linda直起身子,用被單遮住了她的下半身,然後,Linda跟詠濤交換了一下位置,他仰面躺在床上,而Linda趴到他的大腿根部上,Linda用被單遮住了她的頭和他的大腿根部。此時,Linda才發現,攝影棚的燈光是多麼明亮,以至於燈光射透了被單,即使Linda趴在被單下面,也能夠清楚地看到詠濤那高高勃起的大陰莖。

    出於女人的好奇,Linda把眼睛貼在他的大陰莖上,仔細端詳著他的大陰莖,Linda發現,他的大陰莖比我的都要粗一些,他的大陰莖頭從包皮里翻出來,不斷地有節奏的抽動的,說實話,Linda真想摸一下他的大陰莖,Linda琢磨了半天,於是,Linda張開大嘴,一口將他的大陰莖含進了嘴裡。

    詠濤興奮地哼了一聲,他本能地翹起臀部,緊接著又落下。導演梁發誤以為詠濤是在表演,他站在他們的身邊不斷地讚揚詠濤的演技,其實他哪裡知道,Linda正躲在被單下,幹最淫穢、最難以啟齒的事情呢。Linda緊緊的咬住詠濤的大陰莖頭不放。
    過一會兒,他漸漸的適應過來,他慢慢地翹起臀部,整個身體像雕塑一樣挺立在半空中,一動不動。Linda盡情地吸吮著他的大陰莖頭,與此同時,Linda伸出小手不停地摩擦著他的大陰莖桿,這時候,Linda的嘴感覺到他的大陰莖頭猛烈的抽動一下,Linda畢竟是一位結過婚的女人,她知道,男人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了,於是,Linda趕緊鬆開手收回了嘴,Linda看到詠濤大陰莖已經變成了紫紅色,變得又粗又長,而且還在不斷地抽動,Linda聽見被單外面,詠濤不住地大聲嚎叫著,Linda知道,他在竭力克制射精。此時,Linda的性慾也達到了高潮,Linda能感覺到一股股淫液正在從Linda的陰道裡流出,潤濕了Linda的整個女性生殖器,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內側上。

    過了一會兒,詠濤終於克制住沒有射精。根據劇本的安排,他們倆面對面地側躺在床上,詠濤緊緊地摟住Linda,他們倆赤裸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此時,他那又長又粗又硬大陰莖頂在Linda的大腿根部的陰毛上,Linda微微地擡起大腿,詠濤大陰莖一下子插入了Linda的大腿根部裡,就夾在她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Linda挪動一下臀部,試圖讓他的大陰莖頭插入她的陰道裡,然而,他的大陰莖頭剛一插入Linda的陰道口,他就本能地抽回去了,很顯然,詠濤並不想跟Linda在舞台上真的做愛,Linda也沒有強迫他,而是用雙腿緊緊的夾住大陰莖桿,Linda能夠感覺到,他的大陰莖桿還在不斷地有節奏的抽動著。詠濤按照劇本的要求,不斷地揉捏著Linda那早已腫脹的豐滿的乳房。

   “Linda,真對不起,我不應該那麼冒失的打開女廁所的門,下次,我一定事先敲門。”詠濤貼在Linda耳邊小聲道歉。

    他們根據導演的要求,又反覆表演了三次,直到導演滿意為止。真難以置信,在整個排練過程中,Linda體驗了五次性高潮的快感。詠濤很有禮貌,在接下來的表演中,他盡量避免碰到Linda的敏感的女性生殖器,以避免讓Linda興奮得失控,Linda也盡量避免碰到他的大陰莖,Linda知道,他隨時都可能控制不住地射精。在整個表演過程中,Linda盡情地體驗著近乎於淫蕩的性快樂,Linda自己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麼做。Linda反覆地告誡自己,她僅僅是在表演,然而,Linda知道她是在自欺欺人。不過,Linda很喜歡跟詠濤模擬做愛的感覺,那種感覺讓她興奮異常。

    晚上,Linda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一進屋,Linda就迫不及待地跟我瘋狂的做愛,那種感覺就像新婚的蜜月旅行。我們倆盡情地做愛,直到晚上十一點鐘,我們倆的肉體才分開,我起身去準備晚餐。
    晚飯後,Linda跟我一邊繼續做愛一邊聊天,Linda簡明扼要地告訴我,白天她的表演情況,她向我承認,她的性慾被激起來了,然而,Linda沒有告訴他,她赤身裸體跟詠濤表演的事情,Linda知道,那對於我是一種羞辱,我會氣瘋的。

    夜晚,我趴在Linda身上盡情地跟她做愛,然而,Linda的腦子裡卻浮現出詠濤的畫面,她想像著詠濤那又長又粗的大陰莖,深深的插入她的陰道裡的感覺,Linda暗自承認,她有點喜歡上詠濤了。

    以前,Linda就聽說過,一個女人一旦自願跟一個男人發生性關係,她就會愛上他的,如今,Linda終於相信這一條鐵律了。這時候,我趴在Linda的大腿根部,盡情地吸吮著Linda的女性生殖器,一瞬間,Linda想起導演梁發說過的一句話,恩愛的夫妻做愛完以後,他們都要相互吸吮對方的生殖器,也許,Linda跟我才應該是一對恩愛的夫妻,此時,Linda的腦海中浮現出兩個男人的身影,一個是我,一個她所愛的人詠濤。她究竟應該選擇哪位男人作為她的丈夫呢?也許,一個女人同時擁有兩個男人,才是一件值得快樂的事情。

    第二天,Linda早早地來到攝影棚,今天是最後一次排練,明天他們就要正式拍攝了。此時,Linda已經將台詞背得滾瓜爛熟,將整個劇情表演得駕輕就熟了。然而,Linda最大的變化就是,在攝影棚裡,毫無顧忌地脫光衣服,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在攝影鏡頭前表演。

    按照劇本的要求,詠濤赤身裸體的仰面躺在床上,他的大陰莖高高的勃起,Linda跨騎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將被單圍在腰間,遮住了Linda和詠濤的下身,攝影機鏡頭就在Linda的背後,微微地拍攝到Linda的乳房和乳頭。導演一聲令下,Linda的臀部上下起伏,做出一副詠濤的大陰莖在Linda的陰道裡插入拔出的感覺。此時,詠濤那又長又粗又硬的大陰莖不斷地在Linda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蹭來蹭去,Linda興奮得一股股淫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塗滿了詠濤的整個大陰莖桿。按照導演梁發的說法,Linda跟詠濤的床上戲是這部影片的最大賣點,所以,他要求他們倆一定要格外賣力氣的表演。

    當他們表演完後,Linda感覺到,她的整個女性生殖器已經濕透了,她能猜得出,詠濤的大陰莖桿上肯定粘滿了她的淫液。於是,Linda趕緊一把扯過被單,擦了擦她的大腿根部濕漉漉的女性生殖器,然後,Linda又擦了擦詠濤的大陰莖桿,她不喜歡別人發現他們倆難以啟齒的秘密。

    晚上,導演和製片人的召集全體人員講話,他宣布影片的排練已經結束,從明天開始正式開機拍攝電影。


星期三,Linda和詠濤早早的來到攝影棚,導演梁發簡單介紹了一下影片的拍攝情況,他告訴他們,這是一部兒童不宜的成人三片,他們倆可以盡情地,大膽地表演,然後他宣布正式開機拍攝電影。他要求Linda和詠濤要不分晝夜地工作三個多星期,一口氣將電影拍攝完成。

    導演宣布完開姑拍攝以後,他指導工作人員佈置拍攝現場。Linda感到有點緊張,她沒有回到自己的休息室,而是躲進了詠濤的休息室,詠濤緊緊的摟住Linda,他們倆都沈默不語。Linda知道,她的表演生涯最關鍵時刻就要到來了。

Linda和詠濤經過化妝以後,走進攝影棚。此時,Linda看見舞台前面掛起了一張大幕,大幕的後面擺放著幾排座椅,十幾個專門聘請來的觀眾稀稀拉拉的坐在椅子上。他們意識到,也許這就是情景劇吧。Linda和詠濤各就各位,拍攝第一組鏡頭,這時候,大幕徐徐地拉起,Linda和詠濤很投入地表演,他們的拍攝很順利就完成了。

    接下來,他們拍攝第二組鏡頭。按照劇本的要求,Linda拉著詠濤向臥室走去,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Linda脫掉了胸圍,她的雪白而豐滿的乳房一下子露出來,她走到床邊,迅速脫掉了內褲,此時,Linda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背對著攝影機鏡頭,Linda趕緊鑽進了被窩裡,她的赤裸的身體在攝影機鏡頭和觀眾面前一閃而光。這時候,Linda看見詠濤也脫光了身上的衣服,他的大陰莖高傲的勃起,毫無顧忌地展現在鏡頭和觀眾面前,他掀開被單也鑽進了被窩裡。詠濤緊緊的摟住Linda赤裸的身體,他們倆盡情地接吻,互相說著已經說過了千百次的台詞,他不停地揉捏著Linda的豐滿的乳房,他甚至用嘴唇吸吮Linda的乳頭,Linda不斷地發出快樂的哼哼聲。他們倆表演到這裡,一切都很順利,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按照劇本的要求,Linda用力分開了雙腿,準備表演跟詠濤做愛的動作。詠濤跪在Linda的大腿根部前,不停地揉捏著Linda的乳房,然後,他的大手慢慢的向Linda的大腿根部摸去,他們倆依然盡情地接吻,這些動作都是按照劇本的要求表演的。當詠濤的大手摸到Linda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的時候,Linda的整個身體本能地抽動一下,Linda的臀部下意識地向前一挺,Linda的腦子裡幻想著跟詠濤做愛的情景,說實話,此時此刻,Linda真想跟詠濤瘋狂的做愛。

    當詠濤的大手碰到Linda大腿根部敏感的陰蒂時候,Linda興奮得哼了一聲,然而,詠濤並沒有住手,他繼續用手指纏繞Linda的大腿根部捲曲而柔軟的陰毛,然後,詠濤用手指撥開了Linda的兩片早已隆起的大陰唇,忽然,Linda感到,詠濤的大陰莖頭頂在Linda的濕潤的陰道口上,Linda一下子意識到即將發生的事情,Linda興奮地尖叫了一聲,然而,還沒等Linda反應過來,詠濤的大陰莖就一寸一寸的插入了Linda的陰道裡。Linda做夢也沒想到,她竟然在舞台上,面對攝影機鏡頭和觀眾,真的跟另一個男人做愛了。

Linda的性慾迅速被激起,她大聲念著台詞,“老公,快點,用力,再用力,求求你,插得再深一些!我太寂寞了!”此時,Linda的表演非常投入,Linda真希望詠濤能用力地肏她。Linda繼續大聲念台詞,
“老公,我需要你,親愛的。用你的大陰莖拼命地肏我,肏我……!”她不知道這是台詞,還是她的真實的慾望。

    詠濤的大陰莖就像活塞一樣,一次一次用力地插入Linda的陰道裡,每次插入一下,Linda都大聲地念台詞,然而,理性告訴她,他們倆的表演早就出軌了。這時候,Linda感覺到,詠濤用大手緊緊的扣住她的臀部,然後用力托起。他的整個大陰莖深深的插入Linda的陰道裡,他們倆大腿根部的陰毛緊緊地貼在一起,他的大頂在Linda的陰道口下面的臀部上。Linda拼命地尖叫,她喊出了最後一句台詞,“啊!老公,用力肏我!我感覺太美妙了,我多麼渴望跟你做愛的感覺啊!我特別喜歡你的大陰莖,啊!啊!我太快樂了!”

    這時候,輪到詠濤說台詞了,“老婆,你是不是特別喜歡我肏你的感覺?我的大美人兒,我知道,你早就渴望我的大陰莖深深插入你的陰道裡,你是我的大美人兒,你是我的小蕩婦,告訴我,我肏你的感覺怎麼樣,快點告訴我!”

    詠濤反覆說著這句台詞,此時此刻,Linda覺得他已經不是在演戲了,而是渴望得到她的回答。 “是的,我非常渴望你跟我做愛的感覺!”Linda真誠地說,這一句並不是台詞,而是Linda自己加上去的,然而,這卻是Linda真實的感受,說實話,在兩個多星期的排練中,Linda已經深深地愛上了詠濤,幾乎每天,他們倆赤裸的肉體都貼在一起,對於女人來說,那是一種羞澀,夾雜著興奮的感覺。Linda擡起頭,深情地望著他的眼睛,Linda看到他的眼睛裡充滿了興奮的期待和渴望。

    “噢,老公,我的愛人,請你用力肏我,快點,我渴望你的大陰莖,我太寂寞了,肏我啊!用力肏我!”Linda興奮地說,她感覺到,他的大陰莖快速的在她的陰道裡插入拔出,此時,Linda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在演戲,她只是感覺到一陣快感從她的陰道裡輻射而出,傳遍全身。也許是詠濤大陰莖插入拔出的速度太快了,Linda感覺到他的大陰莖在她的陰道裡猛烈的抽動起來,作為已婚的女人,Linda知道他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他們倆在舞台上盡情地表演真實的做愛,足足持續了二十多分鐘。詠濤興奮地嚎叫著,Linda知道,他只能再堅持住二三分鐘了。

    詠濤緊緊的抱住Linda赤裸的身體,他停頓了片刻,他在竭力克制自己的射精,而Linda的一條大腿搭載他的肩膀上高高的擡起,她用力分開另一條大腿,她要給詠濤留出更多的空間。詠濤順勢將又長又粗大陰莖深深的插入Linda的陰道裡,甚至,Linda能感覺到,他的大陰莖頭插入了她的子宮裡。Linda盡情地體驗著從未有過的性快感,她不停地尖叫,整個舞台上迴盪著Linda的尖叫聲。然而,在場的導演和所有的觀眾(當然也包括我在內),都還以為他們是在演戲呢,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Linda跟詠濤是在真實的做愛。

    詠濤緊緊的抱住Linda赤裸的身體,一下一下的用力將大陰莖深深地插入Linda的陰道裡,Linda盡情地體驗著做愛的快感。他們倆赤裸的身體在舞台的床上跳躍,雙人床發出了嘎吱嘎吱的響聲,此時,他們倆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在舞台上表演,Linda的腦子裡一片空白。大約又過了十多分鐘,站在一旁的導演梁發,不斷地向他們擺手,他示意他們已經表演超時了。Linda和詠濤一愣,如夢初醒似的緊緊地擁抱在一起,詠濤顯得很慌張,然而,就在這一瞬間,Linda感覺到詠濤將一股熱乎乎的精液深深地射進了她的
陰道深處,那是一種Linda從男人身上未體驗過的感覺,驚慌夾雜著喜悅。

Linda睜大眼睛,驚訝的望著詠濤,她做夢也沒想到,詠濤竟然在舞台上,當著所有觀眾的面,將精液射進了她的陰道裡。受到大量溫暖的精液的刺激,Linda興奮地尖叫起來,因為Linda感到異常刺激。此時,詠濤的大陰莖在Linda的陰道裡不斷地抽動,Linda的整個身體不住地顫抖,Linda大聲尖叫,“啊!啊!我感覺太美妙了。是的,這正是我所需要的快感!”Linda自己也說不清,這些話是否是台詞。

    詠濤興奮得斷斷續續的念著台詞,而Linda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緊緊的收緊陰道口上的肌肉,不讓詠濤的精液流出來,Linda能夠體驗到,她的陰道深處熱乎乎的精液在流動,其中一部分精液甚至被擠進了她的子宮裡。詠濤終於射光了最後一滴精液,他筋疲力盡地趴在Linda的懷裡,然後慢慢地將他大陰莖從Linda的陰道裡抽出來,Linda也心滿意足地仰面躺在床上,盡情地體驗著做愛帶來的快感,Linda的性慾也達到了多次的高潮。

    這時候,詠濤貼在Linda耳邊小聲地說,“老婆,你還想吸吮我的大陰莖嗎?我的寶貝兒!”
    “老公,我非常渴望,你已經讓我獲得了極大的快感,我老要讓你快樂!”Linda反覆說著這句台詞。

詠濤用胳膊撐開被單,遮住了攝影機鏡頭和觀眾的視線,他不希望別人看見他那剛剛射精完的大陰莖,他仰面躺在床上,Linda從床上爬起,鑽到被單下面,爬到了他的大腿根部上,Linda興奮地盯著他的大陰莖,他的大陰莖還在不斷地抽動著,整個大陰莖桿上粘滿了粘糊糊的精液,Linda張開大嘴,將詠濤的大陰莖頭含進了嘴裡,Linda盡情地吸吮著粘在上面的精液,他的大陰莖的味道美妙極了。

    詠濤的大陰莖在Linda的嘴裡不斷地插入拔出,說實話,作為女人,Linda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吸吮過如此碩大無比的大陰莖,這種感覺讓Linda興奮異常,詠濤的大陰莖頭深深的插入了Linda的嘴里和喉嚨裡,Linda喜歡這種感覺。過了一會兒,Linda將詠濤的大陰莖慢慢的從她的嘴裡退出來,然後,用牙輕輕地咬住他的大陰莖頭不放。詠濤興奮地哼了一聲,他的語氣裡充滿了驚訝和亢奮,觀眾都以為他是在表演,然而,只有Linda知道那是他真實的感受。接下來,詠濤的臀部一起一伏,表演模擬射精的動作,Linda也表演不情願地從他的大腿根部上爬起來的動作。

    按照劇本的要求,接下來,他們表演詠濤吸吮Linda的女性生殖器的內容。於是,Linda從詠濤的大腿根部上直起身,用粘滿了粘糊糊精液的嘴唇,親吻了一下詠濤的面頰,然後,仰面躺在床上,Linda用力分開雙腿,將整個女性生殖器展現在詠濤的面前,Linda的這些動作都是在被單下進行的。

    此時,Linda覺得,她的表演實在太淫穢了,然而,那確是一種快樂的感覺。Linda微微的閉上雙眼,用力繃緊陰道口上的肌肉,Linda不想讓精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她更不希望讓精液滴落到床單上,以免被導演發現。值得欣慰的是,Linda的陰道口很緊,一滴精液也沒有流出來,Linda就這麼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一瞬間,Linda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淫穢的壞女人,一想到這些,Linda的身體不住地顫抖了一下。

    詠濤鑽到被單下,趴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他用手指撥開了Linda的兩片早已隆起的大陰唇,然後將嘴唇貼到Linda的陰道口上,Linda的整個女性生殖器情不自禁地抽動了一下,說實話,此時此刻,Linda並不希望他吸吮她的陰道,因為Linda的陰道裡已經灌滿了他的精液。然而,詠濤還是用舌頭撥開了Linda的兩片敏感的小陰唇,將舌頭尖伸進Linda的陰道裡,一瞬間,Linda感覺到,一股粘糊糊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流淌出來,Linda伸出雙手緊緊地抱住他的頭,她快樂得快要發瘋了。

    一陣陣快感從Linda的陰道裡輻射而出,Linda甚至忘了自己是在舞台上表演,她盡情地體驗著這近乎於淫穢的性快樂。Linda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不停地尖叫。Linda的整個女性生殖器貼在詠濤的臉上,Linda能夠清楚地感覺到,詠濤將精液從她的陰道裡吸出來,在短短的幾分鐘內,Linda體驗到了兩次性高潮的快樂。最後,詠濤終於收回了嘴,他從被單下鑽出來,躺在Linda的身邊。此時,Linda的整個女性生殖器和大腿內側上粘滿了粘糊糊的精液,Linda調整一下姿勢,將整個赤裸的身子依偎在詠濤的懷裡。詠濤不住地親吻Linda,他那又長又粗又硬的大陰莖緊緊的頂在Linda的大腿根部上,Linda順勢擡起腿,將詠濤大陰莖桿夾在她的兩片隆起的大陰唇之間。

    這時候,詠濤伸出大手緊緊的扣住Linda那柔軟而細膩的臀部,他的手指在Linda的臀部上滑動,過了一會兒,他用手指撐開Linda的肛門,將食指插了進去,Linda的臀部本能地向前一挺,詠濤的大陰莖頭又重新插入了Linda的陰道裡。就這樣,他們倆靜靜地躺在床上說著台詞,詠濤的手指不停地在Linda的肛門裡插入拔出,作為女人,Linda還從來沒有體驗過肛門和陰道同時被插入的感覺,Linda很喜歡這種感覺,此時,Linda唯一感到緊張的是,她已經將台詞忘光了。幸好,詠濤還在滔滔不絕地說著台詞。

Linda已經筋疲力盡,她用兩片大陰唇緊緊的夾住他那粗大的陰莖桿,假裝睡著了。此時,大幕徐徐地落下,Linda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這一組鏡頭終於拍完了。這時候,詠濤貼在Linda耳邊小聲說,“Linda,你的陰道和肛門真美妙,星期日,我一定要好好跟你做愛!”

Linda的臀部向後一縮,她默默地從床上爬起來,詠濤的大陰莖從Linda的陰道裡抽出來。此時,大幕的外面,傳來了觀眾的讚嘆聲和掌聲。Linda和詠濤躺在被單下面,不敢出來。這時候,助理導演將兩件睡衣遞過來,Linda趕緊從床上爬起,迅速穿上睡衣,一瞬間,Linda感覺到一股粘糊糊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她快速的跑回了自己的休息室。Linda不想讓助理導演發現她那難以啟齒的秘密。Linda和詠濤可以休息分鐘,準備拍攝第三組鏡頭。

Linda一回到休息室就趕緊鎖上了房門,她靠在房門上,感到從未有過的羞恥。Linda做夢也沒想到,她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跟另一個男人發生性關係,她覺得自己出賣了丈夫。然而,Linda的內心裡卻為自己辯解,“我是一時克制不住,才跟詠濤發生性關係的,這不能完全怪我,再說了是詠濤主動跟我發生性關係的,這不是我的錯。幸好,觀眾和導演及老公都沒有發現我的秘密,也許他們早就發現了,而是沒有說出罷了。”一想到這些,Linda的心裡湧上一股莫名的興奮,她將手指插入了陰道裡,不停地手淫,她盡情地體驗著性快樂。

    這時候,房門外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Linda打開門一看,原來是我正站在門口。我一鑽進休息室,就趕緊鎖上房門,很顯然,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訓。Linda心頭一怔,猛然意識到,我很可能要跟她做愛,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會發現她的陰道裡灌滿了詠濤的精液。於是,Linda急中生智,趕緊伏下身子,拉開了我褲子上的拉鍊,Linda想要吸吮我的大陰莖,釋放我的性衝動。

Linda張開大嘴,一口將我的大陰莖含進了嘴裡,Linda盡情地吸吮著。然而,我卻輕輕地把Linda推開說,“老婆,站起來……,趴在椅子上,我想跟你做愛,我快要克制不住了!”然而Linda並未放手,反而更加賣力地吸吮我的大肉棒,同時兩個小手不停地撫摸我的兩個睾丸...直搞得我性慾大旺,不自覺地就用雙手緊緊地摟住了老婆Linda的頭,前後抽插起來...而Linda也是相當配合,雙手從後面緊緊抱著我的屁股,使勁地呑吐起來我的肉棒來...同時她的小香舌不停地在裡面亂攪動...比陰道還要爽...不到五分鐘,我就受不了...陰囊一收一收,大量的精液全是灌進了Linda的口中,沒想到從不吃我精液的老婆,這次竟然一滴不剩,全呑進了肚裡...令我好生感動... “噢,寶貝老婆,你真好,我愛你。。。噢。。。”我終於射完了最後一滴...慢慢變軟的陰莖仍然在老婆Linda的口中...

Linda滿意地把我的肉棒吐了出來...因為她的目的達到了...我的肉棒暫時是起不來了,而她的秘密就不會被我發現了。

   隨後的日子裡,Linda又和詠濤拍完了剩下的鏡頭...

   半年後,我終於看到了Linda主演的這部電影,沒想到居然相當火爆...全國各地競相購買放映權,而導演梁發也成了熱門人物,同時Linda和詠濤也成了大家茶餘飯後談論的的話題,因為他倆演得太逼真了,所有人都這麼看。終於,在年底的影視界最佳影片及演員評選中,這部電影被評為第一名,導演梁發被評為最佳導演,而Linda和詠濤則被評為最佳男女主角,頒發了最佳演員獎。

    當然臉上也相當風光,為有這麼個出色的老婆感到由衷的驕傲,看著台上領獎的老婆Linda,穿著性感誘人的旗袍,我的下面不覺地硬了起來...我暗暗發誓,晚上一定要好好大幹Linda...誰讓她這麼出色來...哈哈哈...而我卻根本不知道,Linda在演出時是在和男主角詠濤打真槍呀...! ! !當然才會很自然很逼真,才會最終獲獎的! ! !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