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30, 2015

讓你永遠難忘的亂倫

那是我16歲那年發生的事情,那時我高一,正好寒假,媽媽到上海出差,
就帶上我。當時還很少住賓館,都是招待所,一天我們去一個親戚家玩,晚上吃
完飯晚了,就睡在那裡了。
  那時上海都是舊房子,叫什麼石庫門,就是有閣樓的,房子很小,我和媽媽
就被安排在閣樓上,只有一張床,而且我們不習慣沒有暖氣的冬天,感覺很冷,
所以就睡在一起。
  可能那時她也沒有當我是男人,其實我那時已經會手淫了,而且每天都有,
但媽媽在,所以也不敢,就迷迷糊糊的睡了。可能因為沒有發洩吧,所以晚上就
開始做性夢,夢見自己抱著女人,而且正是媽媽(想大家都有經驗吧)。
  其實當時半夢半醒的,還拉著女人的手往自己的下身摸(我那時沒有這個經
驗,是從一本半黃色的小說上看到的這個情節,所以老是幻想會有女人撫摸我,
那時對做愛還沒有什麼概念,最刺激的就是這個了),當時一下字就射了,人也
猛地醒過來,發現自己正抱著媽媽。
  當時我窘迫極了,又怕媽媽罵我,但當時她沒有說什麼,大概因為房子小,
怕人聽見吧!她很小聲的讓我把褲子脫掉,因為她知道我當時全濕了,黏黏的,
所以我就脫了。她還問我這是不是第一次?我不好意思說我早就已這樣了,就說
是,她就用我的內褲幫我擦下面。
隱藏的內容
  當時我只覺得她的手軟軟的很舒服,所以一下子又挺起來了,她覺察到了,
想把手拿開,我當時不知哪來的勇氣,也許是因為她態度很好縱容了我吧,我抓
著她的手不讓拿開,我那時的力氣已經比媽媽大了,她掙了兩下就掙不動了,只
是小聲的唸叨了幾聲。
  因為我一用力,床就響,她就讓我不要動,算是答應了,那時候的感覺真是
很興奮了,又是和自己的媽媽。她用我的秋褲在我下面墊著,然後手來回的動,
她還問我是不是這樣動?雖然動作不是很熟練,但已經很享受了。
  我越來越興奮,就用手摸她,她不讓,我只能在她的小腹上移動雙手。我記
得很清楚她當時有些興奮,呼吸都重了一些,而且在我快射時,她手上的動作很
快,好像豁出去了似的。
  我射了很多,射了後她還幫我擦拭。這次沒有勃起了,也有些累,就真的睡
了。
  但在淩晨時我又醒了,想起晚上不禁又蠢蠢欲動,媽媽但是在睡著,我就摸
她,膽子也很大,手直接就伸進她的內褲裡面,她醒過來,也只是象徵性掙扎了
一下就任我摸了。
  我那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身體,衝動得好像要裂開了,她也用手幫我,我們互
相撫摸著。她的毛髮很密,而且也濕了,我那時只模模糊糊的知道是怎麼回事,
手只是亂動,摸到敏感的地方她的身體會抖一下。這次她的手上很慢,我也很享
受。
  我大著膽子把她的褲子拉到了膝蓋上,我是從後面抱著她,當時憑本能想靠
近她,進入她,但她很堅決的不讓,我就頂在兩腿之間的地方任媽媽擺佈。那裡
很柔軟而且濕潤,我又射了很多。
  那天我們起來很早(好換衣服),還像平時一樣吃早飯,然後回招待所,下
午就坐火車回了北京。回去時她讓我回去不要亂講,我自然知道,回去後很久我
都有些魂不守舍的,但是沒有再發生過。直到開學,我還是老想,緊張、興奮、
慚愧都有。
  因為我總是想著,而且上課時也是走神,在家學習時老是偷偷的手淫,學習
成績也下降了。
  後來有一天媽媽發現我看書時手淫,就問我為什麼老這樣?而且成績不好是
不是和這個有關?我說是,她當時沒說什麼就走了,直到過幾天我父親出差了。
  我們吃晚飯後我正準備去看書,我的房間是有鎖的,我經常鎖著門手淫,那
天我沒有鎖門,她來到我的房間,問我是不是還是經常自己弄?具體的話我記不
清了,大約是什麼「青春期的衝動很正常」啊、「但要注意克制」啊、「不要影
響學習」啊什麼的。
  說著說著,我就提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她問我是不是很喜歡?我當然說是
了,她說她會幫我,但那是為了讓我集中精力學習。
  後來她讓我躺在床上,然後拉下我的褲子幫我手淫,那自然爽死了。說來也
怪,大概她的開放態度減輕了我的心理負擔吧,完事後我就安心的學習了。
  從那以後,每個禮拜她都會幫我手淫,哪怕父親在家,也會趁著他看電視時
來到我的房間,但那時不敢脫褲子了,而是把手伸進去摸,也很舒服的。
  但我們一直沒有做愛,直到高二時,我才有機會看到她的裸體,而做愛又是
以後的事情了(代序)。這是我真正的經歷,一直想找人說說,但在真實世界裡
是不可能去說的,所以只能在網上寫。
  我看過很多文章都是大同小異,全是編的,其實亂倫往往只是一瞬間的巧合
和衝動,而且發生了之後也不會有什麼後遺症,更不會有什麼愛情。而且有一個
細節,我們做愛時都不會大喊大叫什麼「媽媽」、「兒子」的,最多是呻吟,接
吻都少,但卻很放開,每次都有高潮。
  自從媽媽自願給我手淫後,我們也逐漸習慣了這樣,最明顯的是我不再會不
安,需要的時候我自然會找機會和她一起。
  我覺得應該介紹一下我媽媽,她那時大概37或38歲吧,是個中學的音樂
老師,現在想來媽媽應該是漂亮的(那時還小,不懂欣賞女人)她皮膚非常好,
很白(典型的南方人)。
  從高一到高二,我正在長身體的時候,體形逐漸健壯起來,而且需求很強。
我覺得媽媽有時很喜歡撫弄我的性器,因為她每次都很認真,不是敷衍的那種,
而且後來熟悉了後,她開始控制我的節奏,有時沒人在家時,她會幫我做好久。
  上了高二時,我也開始注意女同學,而且開始把她們和媽媽比較,但當時我
幻想做愛時會毫不猶豫選擇媽媽,當時因為我覺得媽媽豐滿的體態很激發我的慾
望。現在想想應該是性感吧,我對女人也開始有了瞭解。
  當時媽媽不允許我碰她,開始我還可以,安心的讓她弄,後來升級後,對女
人的幻想多起來,我就喜歡動手動腳了。大多數我是隔著衣服,她也不反對,後
來在她興奮的時候,我的手也可以伸到她褲子裡了,我那時對那裡最感興趣了。
她的小腹非常光滑,也很柔軟,我想看看,她不許。
  後來到了夏天,開始穿裙子了,我才方便些,我也知道了她哪裡最敏感,有
時她弄我時,我也會讓媽媽很舒服,有一次她竟然高潮到癱軟了。但是直到快考
試了,她還是不讓我看。
  有一次我們在一起時,她撫摸我時我也很衝動,坐起來抱著她,要脫她的裙
子,她臉都紅了,最後答應考完試放假再說,然後又哄我躺下很仔細地套弄。那
天爽呆了,她好像是兩隻手一起來,因為沒有什麼心理負擔,而且希望考得好可
以再多些獎勵,我還真的努力了,考試的結果還不錯。
  終於在暑假的一天,當然是家裡沒有人,她答應讓我看她的裸體。那是在晚
上,我在屋裡看書,她走進來,穿的是短的睡裙,我看見她裸露的大腿就衝動起
來,讓她幫我,我也把手伸進去摸她,我感覺到她濕了,很厲害。
  我也很興奮,因為沒有人,所以非常放肆,起來把媽媽壓倒在床上,她掙扎
著問我幹什麼?我說想看她的身體,她竟然答應了,然後我們就脫衣服。不是電
視裡那種邊親熱邊脫,而是她讓我背過身軀,她自己脫的,我也脫得精光。
  那天她很放縱,不拒絕我抱她和撫摸她全身,我現在還記得那種全身光潔、
充滿柔軟和彈性的身體。她的體形還是很好的,稍稍有些發福了,但決不臃腫,
而且反應很敏感。
  她的下身毛髮很濃密,黑黑的一片,我手自然在那裡停留最多,她反應很激
烈,甚至身體都彎曲了,但仍然不允許我進入。但我們有一個妥協的辦法,就是
她趴在床上,我伏在她背上,她用兩腿之間夾著我。現在比較起來她的陰唇比年
輕女孩要豐潤許多,帶給我的享受也是無與倫比的,雖然我們沒有做愛,但是也
很接近了。
  我曾經想讓她口交,但當時她不同意,至於做愛那又是以後的事了。
  今天先寫到這裡,很累了,有時回憶會很傷神,寫著寫著不禁就興奮了。我
不知道寫的效果如何,但盡量真實,不加任何色情的形容,什麼「插啊插」的,
都是胡說,真正母子之間是很默契的,而且尤其容易衝動和有更多的快感。
  但媽媽一開始對口交之類的非常規還不很接受,那都是我們真正性愛發生之
後的事了,有機會再寫出來大家交流。很高興看見大家的發言,如果覺得好看,
主要是因為真實,這的的確確是真實發生的事情,所以我沒有什麼編排在裡面,
想到什麼就寫了。
  現在分析下來,媽媽是一個很開放的女人,而且很愛美,這在她們的那個年
齡段是不多的。她大學時是籃球隊的,據說還入選過飛行員測試,但出身不太好
才作罷。
  我上中學時,媽媽每天早晨都會去跳那時很流行的集體舞,我們有空時還經
常去打羽毛球,這大概就是她的身體吸引我的原因吧!那時化妝品很少,但我媽
媽已經有很多了,每天都用,愛美的女人的慾望可能也強烈吧!
  其實在熟悉媽媽的裸體後,我最喜歡還是她穿裙子的樣子,尤其在運動的時
候,我看到她總會興奮起來,免不了要騷擾和親吻,這幾乎成了習慣。
  在我看來,亂倫並不是什麼很大不了的事情,不小心發生就發生了,慾望佔
了絕大多數,而且都是在雙方願意的情況下發生的,有時持續很久而且很自然。
我和媽媽就是這樣,我們在家裡很平常的,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也沒有什
麼心理負擔。
  在我們親熱時會很瘋狂,大概亂倫的刺激就在赤裸裸的性接觸上。
  我們用我們獨特的性愛方式做了很長時間,大約有一年,當我在她兩腿之間
摩擦時,她也很有快感。
  有時她也會手淫,一邊撫摸自己一邊套弄我的下身,但她不讓我看,都是側
對著我做,我也只管享受。
  後來我考上了大學,離家24小時的路程。拿到通知書後,全家都很高興,
她也是,而且很縱容我,只要有機會就會幫我做,在浴室裡幫我全裸的擦身,在
公交上讓我騷擾(像小流氓一樣)。
  我去了學校後一下子沒了發洩,當時真的好殘,信裡又不敢提,只有忍著。
後來我交了一個女朋友,自然很有經驗了,在三次約會後就撫摸得她喘息連連。
她是當地女孩,後來我們就偷偷去她家,我們嘗試做愛,但不是很爽,因為她的
陰道太緊了,而且又要戴套子,又不夠潤滑,我得學著毛片裡一樣給她口交才能
進入。我們做過幾次,但機會不多,關鍵是沒有地方。
  後來媽媽藉機來學校看我,那時快年底了,正好那個女孩子來找我,媽媽很
敏感地覺察了我們的關係。晚上我心照不宣的送她回賓館,我們坐在那聊天,就
說到那個女孩,媽媽問我是否發生了關係?我承認了,她還很好奇地問我們怎麼
做的、有沒有避孕等等。
  說著說著,我就興奮起來,我告訴她,我曾經給女孩子作過口交,而且我也
想親吻她那裡。她當時滿臉通紅,當然不肯,但我已經和她抱在一起了,就順勢
倒在床上,我那時膽子就很大了,又是在賓館,不用擔心會有人來,所以我很放
肆,直接解開她的褲子。當我吻上她的小腹時,媽媽就放棄抵抗了,我想她自己
也是想享受的。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欣賞媽媽的隱秘之處,我很衝動,激起我一種征服的欲
望,希望她能到高潮。當我的舌尖滑過她的陰部時,她的身體朝上拱起,而且輕
輕的叫著:「天哪!天哪!」馬上就濕了,從兩腿之間流出來,我從沒見過媽媽
如此失態。
  那是我第一次給她脫衣服,她很配合,我們很快就赤裸了。我趴上去,很自
然地要進入她的身體裡,她這次沒有拒絕,甚至在迎合,當我進入時,她很輕的
「啊」叫了一聲,我現在記憶猶新的。
  她的身體很美好,那時我已經會欣賞女人的乳房了,媽媽的胸部雖然沒有女
孩子般堅挺,但卻很豐滿,而且光滑;乳暈是深色的,對撫摸和親吻非常敏感。
媽媽最美的在於她的臀部,沒有下垂,圓滑、性感,也比較大,小腹也很好,有
些隆起,卻柔軟異常。
  我第一次進入時,感覺簡直升天一樣,她的裡面不是那麼緊(其實太緊並不
舒服),卻恰到好處的柔軟和濕潤,我剛剛動了幾下,一次用力大了一些,她就
呻吟了一聲(剛開始是閉眼咬牙,不出聲的),我覺到她裡面收縮了一下,我猛
地就射了出來。那次時間好短,只有幾十秒的時間,大概太興奮了。
  媽媽顯然沒有滿足,但她很有經驗的安慰我。我們睡了一會我就又起來了,
這次我很用心了,進入得很順利,記得當時我是壓在媽媽身上,那時我就知道女
人和女孩的區別了,媽媽會很溫柔地摟著我的後背,不像我女朋友一樣,好像死
人一樣被你幹。
  而且她會很自然地配合我的動作,她的個子高(168),所以我們結合時
身體很和諧。她動情時會輕輕的呻吟,動作幅度也會變大,而且很投入的起伏著
身體。大約是在賓館裡吧,大家都放得開,我們那次作樂很久,也很盡興了。
  第二天下課我接著去看她,因為她第三天就走了,所以我們盡情地做,和媽
媽一起又用不到小套子,所以很爽。我也會和她口交,具體的情節已記不太清楚
了。
  但那天她幫我做了口交,雖然沒有經驗,我知道媽媽沒有找過其他男人,很
多東西都不會,但那天她好像無師自通。因為我先給她做的,她來了高潮,後來
就讓我躺下,用嘴來含我的下體。她知道我那裡什麼地方最敏感,但剛開始弄得
有些痛,太用力了,後來就明白了要領,我也就控制不住了。
  那是我生命最瘋狂的夜晚了,現在想來,當時的環境起了很大因素,而且媽
媽可能隱隱約約希望能超過那個女孩子,所以才放縱自己,但無論如何我們是真
正開始了。
  往後的幾年我們經常是那樣、這樣的做愛,一半是發洩,因為我們一起時反
而放得很開,很投入,所以一半成了享受。女人對性愛尤其渴求的,但絕對沒有
愛情的成份在裡面,這個我清楚,所以結束得也很平淡。但在那幾年裡,我們的
確嘗試了很多瘋狂,有機會再說出來吧!
  看了大家的留言,感覺有些慚愧,這並不是我的什麼天才,我甚至認為自己
不善於作文章,有些朋友的問題我沒有辦法回答,因為有些事情沒有發生過,比
如談論我的父親,或者愛情什麼的。我和媽媽的交流大多是身體上的,最多談論
彼此是否舒服等等。
  當時沒有問過她為什麼和我做?我現在覺得巧合佔了大多數,而且,我現在
明白媽媽是個有著性幻想的女子,但在她們那個時代,這些是很難實現的。而我
們之間對於性的需求也同樣強烈,但我在那時也不可能自由地去尋找女人,而我
和媽媽的關係正好彌補了這個空白。
  成熟的擁有性慾的女人和年輕健壯的少年,又是有大量的時間單獨一起,得
很小心才能不被人猜疑。
  當然,我不否認亂倫本身的禁忌給我帶來的巨大快感,所以我才寫下這些。
我和媽媽的關係持續了幾年,直到畢業後才結束,這期間我們基本都是在假期發
生關係,也嘗試了各種方式(不包括變態的那些),而我們的家庭氣氛也一直很
好。也許只是享受吧,我經常會想起當時的一些場景,尤其是難忘的一些,很清
晰,我嘗試著把其中的一些描述出來和大家分享。
  那是在我大學的第一個假期,我和我的女友已經分手了,說實在的,當時經
常想起和媽媽一起做愛的快感,甚至連手淫都沒有興趣了,加上女友吹了,所以
飢渴尤其難耐。
  好不容易盼到放假,趕回家裡,但剛開始卻沒有什麼機會,因為那時母親執
教的中學還沒有放假,而且有時家裡除了父親還有一些課外輔導班的學生,那幾
天真是難熬,我只有天天在外面遊蕩。
  其中我也偷偷摸過媽媽兩次,但都不過癮,偷偷摸摸的。直到有一天,大概
放假一個禮拜左右,晚上父親在衛生間洗澡,我在屋裡看書,媽媽走了進來,我
當時不可控制地興奮起來。她很隨意地坐在我的床上,我就想撫摸她的身體,但
她有些猶豫,怕我弄亂了她的衣服和頭髮,不好交代,我就拉她的手放在我的下
身,媽媽就替我按摩起來了。
  我很興奮,就把褲子揭開,將陰莖拿了出來,她當時有些緊張,但還是接受
了,拿被子替我擋著做,我就要求她用嘴,她問我是不是男孩子都喜歡這樣?我
說是,她就笑笑,然後讓我不要出聲,先用毛巾擦了一下,就開始為我口交了。
  她的技術好像比第一次純熟了許多,第一次時她嘴閉得太小,牙齒磨得我有
些痛,我當時告訴過她,所以這一次媽媽的嘴張得很大。她對我的身體是很熟悉
的,知道我陰莖上哪裡最敏感,就用舌頭包裹著那裡,當時我很舒服,差點叫了
出來,但不敢,怕被爸爸聽見,心裡很緊張。
  媽媽的動作也很快,而且不斷把我的手從她身上拿開,好像還催促我快些,
我當時就一直說「舌頭,舌頭」,她領會到了,於是動得很用力,我也不敢使勁
忍耐。快要射時,媽媽想把頭讓開(原來她最後是用手幫我,或讓我進入她的身
體裡噴射)。
  但那一次我沒有讓,用手拉著她,她也知道我的想法,就沒有挪開,而是用
力地吸,沒幾分鐘就射了媽媽一嘴。我現在還記得當時她是吐在毛巾裡,然後讓
我很快整理好衣服,她是在廚房洗的毛巾(因為爸爸在衛生間洗澡)。
  那晚之後又有幾天我們沒有接觸,我自然慾火中燒了,直到媽媽放假,而且
父親正好準備去德國考察,我知道機會快來了。在父親辦護照那幾天,我簡直有
些坐立不安了,父親臨走前的那一晚,我甚至興奮得睡不著覺,幻想第二天如何
瘋狂,以至於半夜無聊偷偷地跑到他們的臥室門口去偷聽是否做愛。
  我聽見了媽媽的笑聲和小聲的說話,但具體的就聽不明白了。好不容易迷迷
糊糊地睡著了,大概因為晚上睡得太晚,所以第二天醒來得很晚,已經中午了,
媽媽已經開始做飯了,家裡只剩下我們。
  我們像平時一樣的午餐(不要指望媽媽會主動提出來),我也不敢直接約媽
媽做愛。吃完之後媽媽去洗碗,當時穿的好像是黃色的毛衣和深色的牛仔褲,我
看著媽媽的背影,再也控制不住衝動,上去從後面抱住她,手直接從褲子裡伸了
進去,媽媽當時不想要,但沒幾下便呼吸急促了。
  她停了一會,就小聲說:「等我洗完碗。」我當時好像聽見了聖旨一樣,甚
至幫著幹活。
  很快便幹完了,媽媽就領著我進了臥室,當時我們什麼都沒有說,而是互相
脫著對方的衣服。媽媽拒絕我的親吻,但卻迎合我的雙手,我們馬上就赤裸了身
體。我還記得一個細節,媽媽把衣服都放在凳子上,而不是像電影裡那樣滿地亂
扔。
  後來就是開始猛烈的交合,我們互相親吻對方的敏感地帶,然後我以傳統的
方式進入她的身體,她陰道裡面潤滑而溫熱。也許太激動了,第一次持續的時間
不長,但已足夠令媽媽到達一次高潮了,她非常滿足的樣子。
  後來我們睡了一會,我的性緻又來了,開始撫摸和親吻,但媽媽卻讓我躺下
來,她開始溫柔地親吻我的身體,然後口交,接著就主動地騎到了我身上。這個
時候我才真正明白什麼是技巧了,我的女友曾經在我的要求下用過這個姿勢,但
卻很僵硬,甚至讓我疼痛,以為這個姿勢不行。
  而媽媽卻完全不同,她的動作很輕緩,但舒適,她的身體是微微前傾的,我
可以撫摸她的乳房,但節奏卻是她控制著,她還問我是不是這樣?顯得很體貼。
  我依稀記得媽媽好像問我:「和那個女孩比感覺如何?」我好像說:「我喜
歡在媽媽裡面。」她聽了很興奮。那次持續了很久,媽媽的神情好像很享受,又
好像很好玩,慢慢地搖啊搖的,讓我享受了很長時間才發力讓我崩潰。
  那一次我直到現在還覺得是媽媽征服了我的身體,雖然我沒有問過她這個問
題,但我覺得她是故意這樣和我做的。寫到這裡已經很晚了,但思想卻很清晰,
我這次描寫夾雜了我的感受,寫的時候我彷彿回到了那個假期,那個臥室和那個
迷人的身軀。
  我們之間沒有什麼愛情,但在性愛上卻配合得很好,我有時也想知道媽媽是
不是喜歡我的身體。但對於愛,我們都是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喜歡的只是對方
身體,或者做愛時的出軌放肆和配合。
  我們做完後的間隙也聊一些,但大多數是關於對方的身體的,比如皮膚,比
如性器官,比如堅持的時間,還有我的學習(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議),但的確是
這樣!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