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招待所女服務員


因爲要搞個專項調研,我和兩個同事到云南邊境地區的思茅和西雙版納出差將近4個月。這期間,除了完成好工作,我遊覽了西南邊疆以及鄰國迤俪的風光,當然,更沒有忘記我獵豔的特殊愛好。我在這一時期大展身手,在事業與女人方面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在思茅,我們一行三人住在一個普通的招待所,雖然條件差點,但當地人的熱情很快就消除了我們對環境的不適,我們大塊地吃肉,大碗地喝酒,我酒量本來不差,但也被灌得暈暈乎乎的了。飯后,主人安排我們在招待所舞廳娛樂。我心里納悶,思茅就沒有歌廳啊,怎麽還搞成內部娛樂形式的呢,但客隨主便,我們還是愉快地在一起玩。招待所的舞廳其實和外面的歌廳差不多,有兩間房子,外面是很寬敞的大廳,擺著沙發茶幾電視什麽的,燈光昏暗,大家集中坐在外面聊天喝啤酒和唱歌;里面的一間很狹小,是做舞池用,就五、六個平方米吧,完全沒有燈光,籠罩著一片黑暗。因爲是內部娛樂,自然就沒有三陪小姐了,但主人還是找了幾個招待所的服務員作陪。
  服務員都是年輕女孩,而且是內部單位職工,我顯然不能造次。我和陪我的女孩聊了會天,這女孩身材適中,下巴尖尖的,算是瓜子臉吧,一雙眼睛忽閃忽閃,長發扎在腦后,成熟豐滿的上身套著長袖紅T恤,T恤外又套著件敞開的皮背心,透過皮背心可以看到她高高的乳尖,這女孩既有青春的可愛又有成熟的魅力。她說她26歲了,叫娴兒,到招待所工作4年,是客房部的領班。我猜測她一定結婚了,是個少婦。沒想到,我和她跳第一曲舞時她說她還沒結婚,問我結婚了嗎,我說早結了。接著我問她是不是太挑剔啊,她笑著說老了,沒人要,我們便嘻嘻呵呵地開玩笑走了出來。
  在外屋她問我的工作情況,我想都是同系統的職工,也沒有什麽好保密的,就大體告訴她我的工作。她問我是不是領導啊,我說是干活的,她說那一定是業務骨干了,我笑而不答,算的默認吧。她說當領導其實也不好,受約束太多,像我這樣最好,工作拿得起,完后就徹底放松,沒有什麽好操心的,多快樂。我說是啊是啊,稱贊她會考慮問題。
  我們聊的很投緣,在別人離開舞池以后,我又請她進去跳舞。進入舞池,她不說話了,雖然牽手摟腰跳舞,但她貼著我很緊,高挺的乳房軟軟的完全擠壓在我的胸脯上,我心里一陣狂跳,覺得這女孩有戲,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使我色膽橫生,便放開她的手,不顧一切地把她抱在懷里。女孩大方地把手摟在我肩膀上,柔軟身體完全撲在我懷里,我低下頭一下吻住她的唇,我們的舌頭熱烈地卷動在一起,迷醉的舌尖在她溫濕的嘴里遊動,雙手抱緊她渾圓屁股,早就勃起的粗大雞巴狠狠頂在她逼上,著我越抱越緊,娴兒喘息著輕輕推開我說:放松點嘛,勒死我了。
  我有點尴尬地笑了笑,下身放松了點,但她的身體依舊軟綿綿地靠在我懷里,我的手又不老實了,抽上來隔著衣服一把將她豐滿的乳房抓在掌心,娴兒拉拉我的手撒嬌地說:“恩……你好壞……”我吻著她說:“我喜歡你!”娴兒羞羞答答地停止了掙扎,把頭埋在我肩膀上,任我的大手在她溫暖性感的乳房上捏摸……
  正當我難以自禁的時候,外面的歌曲唱完了,大廳有人開玩笑叫道:“堅持挺住,別出來!”娴兒一聽,立即害羞地低著頭推開我,走了出去。來到大廳,我發現有個同事喝醉了,吐的一塌糊塗,不能再玩下去了,便依依不舍地和娴兒告別。

  在思茅沒幾天,我就處了幾個很好的朋友,大家相熟了,也就沒那麽多顧及,白天工作,晚飯在外面館子吃,飯后即到夜總會活動,不再是在招待所玩了。雖然晚上回到招待所偶爾也能見到娴兒,但時間太晚,都是午夜12點以后,還和同事在一起,單獨見她難找機會。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嘛,就是我不時地操夜總會的一些小姐,回到房間已經疲憊不堪了,那里還有心思打娴兒的主意啊!嗬嗬。
  一個早上,我到餐廳吃早點,正好同事沒有與我走在一起,經過她的辦公室時她叫我進去,因爲房門大開,我們就站著說會話,她問我工作順利嗎,生活習慣不習慣等,我也很熱情地與她客套著,但從她眼里,我看出一絲柔情,還有一絲哀怨,我回頭看周圍沒有人,便匆匆地抱住她,在她臉上吻了一下說:我想你,等我。她紅著臉低頭拉衣襟說:別忘記我了哦……。

  因爲工作需要,我們離開思茅一段時間,到更基層的縣份調研。大約半個多月,我們才返回思茅,繼續住招待所。經過她辦公室的時候,我注意到她在里面,聽到腳步聲她一擡頭,正好與我目光相對,她很激動,不顧同事在我身邊,熱情地招呼我進去坐坐,我便進入了她的辦公室,她問我到了那些地方,好不好玩等等,同事看我們僅僅是在打招呼,也沒在意地先回房間去了。在辦公室里說話確實不方便,我隨便和她說了幾句話想走,她悄悄地拉著我說:我住側面職工宿舍一單元三樓右門。我心領神會,裝著寒暄幾句就離開了。當天晚上,思茅的朋友繼續安排到夜總會玩,但我心里想著娴兒,就推說身體不舒服,讓他帶兩個同事去玩。天黑以后,我洗了個澡,匆匆換身干淨衣服,就要到娴兒的宿舍,沒想經過她辦公室的時候,卻發現她還在工作,她告訴我說,今晚加班,讓我10點半再去宿舍。
  回到房間,打開電視,電視節目正放著《英雄無悔》,本來我是很喜歡這部電視劇的,但此刻卻心不在焉,一直在想象和娴兒的消魂時刻,這種感覺,真像度日如年啊……。終于熬到了娴兒約定的時間,我悄悄摸到娴兒居住的三樓,把門敲開,我眼前一亮,出現了一個出浴美女:娴兒剛剛洗完澡,白色的毛巾裹在她烏黑潮濕的發梢上,兩片紅云飛上她白嫩的臉郏,在她身披乳黃色的浴衣里,高聳的乳房呼之欲出……。
  我回手關好門,猛地把娴兒抱在懷里,在她臉上一陣狂吻,她推開我道:等一會嘛,人家頭發上的水還沒擦干淨呢。我取下她頭上的毛巾說:我來幫你。說著,我坐到床上,讓娴兒坐到我膝下,我們一邊說著話,一邊幫她把發上的水擦干淨。接著,她要梳頭,我又搶過梳子幫她梳,但面對她卷曲烏黑的亮發,我實在無法梳理好,老把她頭皮扯疼,她吸著嘴著說:還是我自己來吧。說著從我手里搶過梳子。我從后面摟著她說:別梳理了。說著直接就把她抽上了床,一下撲到她身上。對著她紅紅的唇就吻,吸吮著娴兒柔軟濕潤的舌頭,趴在浴后少女流香四溢的溫軀上,我激情萬千,粗大的陰莖猛頂她的大腿,扯下她的浴衣,捧起姑娘豐滿潔白的乳房狂熱吸吮,“噢……噢……你好壞哦……”娴兒嬌聲呻吟著,一只手在我的臉上輕輕撫摸,我吃完她一邊奶,又換另一邊。
  這時,我突然發現這女孩的一邊奶頭上,長著兩根卷曲的毛,細細黑亮的卷毛和她雪白的乳房形成鮮明的反差,這一發現令我興奮極了,我一口把她長毛的奶頭含在嘴里,手往下摸住她隆起的陰戶,她想拉開我的手,但我的手指已經直接插進她溫暖的陰道里了,娴兒的逼里水汪汪的,又粘又滑,隨著我的手指在陰道里旋轉攪動,娴兒忍不住扭動屁股,張開紅唇小嘴“啊……哦……啊……”大聲呻吟出來,我迅速脫光衣褲,托起勃大的雞巴,擡起她的小嫩腿對準陰道口往前一傾,粗大的雞巴就完全捅進了她狹窄的逼里,“噢……你好狠……”娴兒大叫一聲,一下扭過頭去,將自己的黑發咬在嘴里,身體隨著我狠命地抽插上下搖動起來,秀色可餐的少女令我興奮不已,我將她的大腿架在肩膀上,讓她的身體成彎弓形,粗大的雞巴盡可能地往深處頂,“啊……噢……”娴兒嬌聲尖叫著,黑發從她嘴里散落出來,嗬,我感覺到龜頭頂到她的子宮了,她細嫩的子宮在我的雞巴沖擊下左右滑動,我一把揪起她豐滿的乳房,再次狠狠地插進去,龜頭猛猛地撞到她的子宮上,龜頭一緊,精液噴射出來……。
  我伏在娴兒潔白酥軟的肉體上,聽著她嬌滴滴的喘息,心里充滿了滿足感,同時也在盤算休息一會再操她。這時,聽到樓下有人在叫我,娴兒條件反射地坐起來披上衣服。我說:別管他。娴兒趴在我懷里勸道:還是回去吧,你們出門在外,萬一有什麽事情呢。我歎了口氣,還是不想走。娴兒溫柔地吻著我的臉說:工作要緊,不能重色輕友啊,我們還能見到的嘛。聽她這樣說,我很不好意思。心想,這女孩真好……

  這以后,我又離開思茅一段時間。因和當地朋友關系好,回來后便再不住招待所了,搬到另外一家賓館住。不過,我和娴兒還是保持著聯系,需要的時候就去操她。娴兒與以前的男朋友有過性關系,知道自己的危險期。在危險期,我就射在體外,有時候故意射在她臉上或嘴里,弄得她臉色通紅羞答答的好可愛。同時,背著娴兒,我破了一個處女,這要在另外章節里說了。
  我返回本市后,與娴兒不時還保持著電話聯系。也許是和娴兒有緣,1998年,我再次到思茅,在當地高檔的綠都大酒店與娴兒同居了一夜,又狠狠操了她三次。娴兒,娴兒這時已經28歲了,但一直沒有結婚。她說,她想我,別人給她介紹男朋友,無意之間她都把對方與我做比較,老覺得那些小夥子沒有我好,難以接受其他男人。我聽了,心里很不安和愧疚。女人真愛男人了,其鍾情之專注好令人感動。離開思茅后,我就很少主動和娴兒聯系了,想讓她盡早擺脫我的影子。接下來的三年里,她與我聯系也逐步在減少。可能她知道,在她心里,我永遠是個夢……

  今年我試著打電話找她,她的同事說她結婚了,告訴我她的呼機號碼,讓我打呼機找她。我聽了松了口氣……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