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8, 2015

母子的真愛




一切禁忌拋開完 我們家只有我跟媽媽。媽媽跟爸爸離婚之后,一直沒 有再婚。半年前,我鼓足勇氣問她為什么,媽媽說, 她寧肯今后獨身終生,也不愿意再進入一場缺乏愛情 的婚姻。我趁機對媽媽表白說, 「我同意媽媽的意見。 我愛媽媽,我愿意做媽媽的愛人。」媽媽聽到我的話,明顯地受到極大的震動。但她立刻 鎮定下來,告訴我說,她不想責備我,但是,我和她 是母子,不應當是愛人,我今后肯定會找到自己真正 的愛人。我當場跟媽媽說,她就我是真正的愛人。
  這確實一直是我真實的感覺。
  星期天,我開車跟媽媽出去玩了一整天,玩得極開 心。看得出來,媽媽已經開始對我比較放松了。我抓她 的手搓揉撫弄的時候,她也不再堅持掙脫了
  在鄉間蜿蜒的單行道上,我們開車開了兩個多小時。天 時陰時晴,道路兩旁的樹林,牧場,玉米地不斷閃過。 我們在一起總是很興奮,愉快。無論是說話還是沉默, 我和媽媽總是在不停地交流。
  樹葉依然是一片綠,但綠色之中已經露出些微黃色。小 群的牛、馬在低頭吃草。不斷可以看到,草場上有一捆 捆的捆成大卷的干草。有的草卷上還包上了白色的塑料 布。玉米已經一人多高,都秀穗了。開闊的田野令人心 曠神怡。
  我和媽媽在平時的談話中盡力回避我們的母子關系問題, 但我和媽媽都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 都使我們的關系越來越緊密。突破母子關系在我們來說, 不是是否的問題,而是何時的問題。 我們順路看了一個 葡萄園和釀酒廠,在路邊的一家麥當勞吃了午飯,然后, 我們去我們這里一所最著名的州立大學觀光。
  新的學期即將開始。校園里到處都可以看到一群群十八九 歲的新生在TOUR校園。還有單個單個的男女學生,提著 塑膠袋,里面裝滿了沉重的書。顯然是為新學期購買的教 科書。 媽媽說,她喜歡到大學校園轉悠,喜歡看青春勃發 的看年輕人。我則不斷指著前后左右的漂亮豐滿的女孩讓 媽媽看。我從不對媽媽隱瞞我對女子,對豐滿女子的喜愛。
  現在已經該算是進入秋季了。早上出來的時候,天氣非常 涼爽。但到了下午,天又熱起來,而且相當潮濕。大學校 園里的女孩,一個個身穿各種短衣,充份顯示出張力十足 的曲線,好看極了。
  聽我不斷夸贊過路的女孩,媽媽說,「是呀,你再過兩年 就要上大學了。這么多漂亮女孩,你可以盡情地喜歡。」我說,「媽媽不要把握我得太花,太能。媽媽知道,我只 喜歡媽媽。」媽媽說,「跟她們相比,媽媽已經老了。難道不是嗎?」我停下腳步,握著媽媽的雙手,直視著媽媽的雙眼,對媽 媽說,「媽媽不能說老,只能說更成熟了。成熟有成熟的 迷人韻味。」媽媽從我手中掙脫開,笑著對我說,「呸,你年紀不大, 倒挺會奉承人。媽媽不需要你的奉承。」但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我的話打動了媽媽。她接下來就 沒再怎么說話了,一個勁兒出神。我假裝沒有注意到媽媽 的心緒,依然是看到一個漂亮豐滿的女孩,就拉媽媽的手, 讓她看。
  我說,「這么豐滿的女孩,能抱在懷里該多舒服。」媽媽 對我的話,只是報以若有若無的微笑,她的手依然停留在 我的掌握中。 媽媽雖然今年37歲了,但一雙小手依然非常 柔軟,鮮嫩。一握住她的手,甚至只要看著她的小手,就 能讓我勃起。
  黃昏的時候,我們開車返回。媽媽的指路,失去了來時的 熱情和嚴謹。我說,「媽媽大概有點太累了,不用指路了。 我自己會找到路的,放心吧。」媽媽順水推舟,卸去了指路的責任,頭倚在座椅上陷入沈 思。
 —了還不到一半的路,天就完全黑下來了。但回家的路格 外順利,只用了一個半小時。 回到家里,媽媽準備了簡單 的晚飯,我則趕緊洗了澡。等我洗完了,媽媽已經把飯端 上了桌子。
  我們都心不在焉地吃了飯。我收拾飯桌,媽媽去浴室洗澡。
  一邊刷碗,一邊聽到媽媽洗澡的嘩嘩流水聲,我再也按捺 不住跟媽媽性交的慾望了。 聽到媽媽關上了水龍頭,我推 開浴室的門,拉開浴盆的玻璃門,對媽媽說,「媽媽,我 來給你擦吧。」媽媽羞澀地對我一笑,「去你的。」但我搶奪她手中的浴 巾,她堅持了幾下就放手了。 我給媽媽擦了頭發,前胸后 背。媽媽的乳房一直是堅挺豐滿的。另外,媽媽上身顯得 略胖,后背和小腹隆起的脂肪,使她看上去有一種混沌肥 滿的美,一點也不亞于線條分明的美。
  媽媽的陰毛長得相當茂盛。黑黑的卷曲陰毛,密密地遮蓋 住了陰戶。我要動手給媽媽擦下身的時候,媽媽從我手中 奪下了浴巾。
  我靜靜地看著媽媽擦完了后臀,陰戶,大腿小腿。然后, 我對媽媽說,「我想要媽媽。」媽媽要穿內褲戴胸罩,我阻止了她。
  「媽媽不要穿,」我說。我拉著媽媽的手,把媽媽領出了浴 室,領進了我的臥室。
  媽媽夢游似地聽憑我的牽引,站到我浴室中的大鏡子面前。
  我跟媽媽注視著鏡子中的媽媽的裸體。媽媽看著鏡子,看著 我撫摸她的乳房,小腹,陰戶。我和媽媽在鏡中鏡外彼此對< 視。
  我脫光了自己,開始緩緩地親吻媽媽。媽媽張開了嘴,讓我 的舌頭探入她的口腔。
  我停歇的時候,媽媽也反過來親吻了我。
  我把媽媽領到我的床邊,背對著床。我輕輕把媽媽推倒在 床上。媽媽順從地躺了下來,上身在床上,下身在床下。
  我抓過床頭的兩個大枕頭墊在媽媽的頭下,再抓起媽媽耷拉 在床外的雙腿搭在我雙肩上。 我把紅得發紫、漲得發亮的陰 莖貼緊了媽媽的陰戶。媽媽伸出溫柔的小手,抓住我的陰莖, 把我導入她的陰道。
  我腰向前挺,陰莖一下子順暢地沒入媽媽的陰道。媽媽的陰道 早就非常潤滑了。
  我抽出陰莖的時候,看到整個陰莖沾滿了媽媽的陰道分泌液。 在床頭臺燈照射下,媽媽的愛液使整個陰莖閃閃發亮。
  今天媽媽看來是徹底放松了自己,因此我也感到了難以言喻的 舒暢和放松。
  以前我跟媽媽性交的時候,媽媽總是顯得緊張,可以看得出來 她內心非常矛盾。她肯定有性要求,但是,道德感造成的不安, 使她不斷推阻我。但是,看到我渴望跟性交的樣子,看到我因 為多日不能跟她交媾而心灰氣懶的樣子,媽媽又非常為我擔憂。
  因此,媽媽對我推阻到一定程度,也就半推半就地讓我跟她交 合了。跟媽媽交媾,一直是用男上女下的體位,因為只有在這 樣的體位下,我才能爭取到媽媽不太情愿的配合。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等到我插入媽媽的時候,我基本上就處 于高潮狀態了。i是媽媽對我的推阻,對我來說等于是相當刺 激的前戲。真的,我明顯地感覺到,媽媽的推阻,只是使我的 性慾更強,使我更想得到媽媽。
  我通常在媽媽的陰道中只要抽插幾次就要射精了。即使我努力 克制射精的沖動,停止在媽媽陰道中抽送陰莖,我也總是處于 一觸即發的狀態。每當我停止不動的時候,媽媽就要親吻我, 使我無法再壓抑射精的慾望。我只好用力推進,使勁把精液射 進媽媽的陰道盡頭。
  從插入媽媽身體到射精,一般是一兩分鐘。我射精之后,便一 下子感到性慾徹底釋放了。盡管我努力在射精之后繼續撫摸媽 媽,親吻媽媽,但媽媽顯然是感到我在射精后慾望消失,撫摸 和親吻失去了先前火熱的熱情。媽媽這時候便推開我,起身收 拾自己,擦拭開始從陰道中往外流的精液。
  我知道我在媽媽身體中堅持的時間不夠長,讓媽媽感到失望。 但我看過有關的科學文獻,知道我不能算早泄。我在讀書方面, 可以說是很用功。不單為學校的功/課讀書,男女之事的書我也 讀得很多,因為這些書不用費很多的事就可以找到。
  書上說,延長男女交媾的時間,讓男女雙方充份享受性快感, 有很多的方法。隨著彼此了解和默契的建立,每對男女可以選 用自己喜歡的方法。
  比如,性交的時候,可以讓女方在感覺男方即將射精的時候, 用么指和食指使勁捏住陰莖,強行阻止射精,把男方射精的欲 望壓抑下去,然后再讓男方重新抽送陰莖。另外,男女雙方也 可以在感覺到射精在即的時候,停止動作,想別的事情,談別 的話題,使男方的高潮不在繼續升高,甚至可以降低一些,從 而推遲射精。
  我把這些書也給媽媽看了。不知道媽媽是因為不好意思,還 是因為什么別的原因,在我們交媾的時候,媽媽除了偶爾泄 漏出快感的呻吟之外,總是不肯主動參與交合。
  我可以看出媽媽的心理很矛盾。一方面女性的本能使她也渴 望性交,而且要時間充份,精神放松,心情優裕。但是,另 一方面,媽媽又礙于我們的母子關系和社會道德習俗,不愿 意跟我性交。可是,看到我性饑渴的樣子,媽媽又為我擔憂, 半推半就地讓我跟她交合。我們交媾的時候,她總是不能放 松,好像是希望盡早結束。
  媽媽可能是怕我看出她喜歡性交,我會覺得她默認或鼓勵我 們的母子性關系。媽媽或許也確實覺得跟我性交是不得已而 為之,因此無心跟我享受性。無論如何,媽媽的緊張,也不 可避免地感染了我,造成了我的緊張,使我總是在插入一兩 分鐘之間就射精,很少例外。
  但是,今天的出游,不知道為什么使媽媽徹底放松下來。我 雙手抓住媽媽的兩腳,把媽媽的腳放在我的胯骨兩側,前后 運動腰部,看著光潤的陰莖在媽媽的陰道口進進出出。
  我就這樣站著跟媽媽性交,可以把媽媽的陰道口和我的陰莖 進出陰道的全過程看得清清楚楚。
  媽媽閉著眼睛,任由我進進出出。可以看出媽媽是十分享受。
  媽媽肥大的乳房,隨著我進出的動作而不斷動蕩。每次抽送, 我都可以看見龜頭露出四分之三,只有龜頭的尖端跟媽媽的 陰道口保持接觸。這時候我就挺腰,一會緩慢,一會迅疾地 把整根陰莖頂入媽媽的膣內。
  媽媽在我徐疾有致的抽插下開始輕微呻吟起來。
  我跟媽媽說,「我喜歡聽媽媽發出的呻吟聲,聽上去特別刺 激。媽媽如果覺得特別舒服,就大聲呻吟吧,別壓抑,別不 好意思。我喜歡聽。」媽媽睜開眼睛反問我說,「是嗎?」「我是喜歡聽,」我說。「聽到媽媽的呻吟,我就知道怎么 弄媽媽,媽媽會感到舒服。」媽媽又閉上了眼睛,呻吟聲大起來。可以感到,媽媽的陰道更< 滑了。
  一開始的時候,我稍微抽送過量,陰莖就會從陰道中脫出。 媽媽不動聲色地伸手握住陰莖,對正陰道口,讓我重新插入。
 〈來是媽媽的高潮來了,陰道口明顯地張開了。或許是因為 媽媽的陰道口張開的緣故,或許是媽媽的愛液大量流出的緣 故,也可能是我已經習慣了這樣跟媽媽性交的姿勢,總之,媽 媽大聲呻吟之后,陰莖再脫出陰道的時候,我只要向前挺身, 陰莖就能自然而然地插入陰道。媽媽的陰道口,好像成了一個 漏斗的形狀,能自動把陰莖導入陰道。
  我于是故意加大抽插的幅度,每次都讓龜頭離開媽媽大約10公 分的樣子,然后快速插入,一插到底。這樣插了沒有幾次,媽媽夢臆似地大聲呻吟道,「啊,啊,真舒服。」「是嗎?」我覺得更刺激了。
  「舒服,舒服,啊」媽媽呻吟著說。「你怎么弄的。你真會弄。 好舒服。」我站著跟媽媽性交,讓媽媽大腿朝外躺在床上,臀部稍微伸出 床邊一點,我拿著媽媽的雙腳,看著媽媽大腿張開,把陰戶完 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這樣跟媽媽性交,我覺得也十分舒服,十分刺激,但射精的沖 動我一直能夠控制的很好。只有在連續四五次大幅度抽插的時候, 我才感覺到有射精的沖動上涌,但只要我稍微停止幾秒鐘,就可 以讓射精的沖動回落下去,但又保持我的高潮快感。 跟媽媽一氣性交了大約半個小時了,我還沒有射精。其間,媽 媽上來五六次高潮。我們從來沒有性交過這么長時間。
  媽媽不斷地呻吟。呻吟停歇的時候,可以清楚的聽到陰莖進出 陰道的聲音。是陰莖抽出時,潤滑液充足的陰道壁發出的噗嗤 噗嗤的聲音。
 〈著媽媽的閉著眼睛、像是非常痛苦又非常舒適的表情,看著 媽媽的來回晃蕩的乳房,媽媽開口的陰道,聽著媽媽在我每次 插入時候發出的呻吟,我覺得媽媽好淫蕩,好可愛。
  媽媽突然像驚醒過來似地睜開眼睛問我,「你沒射精吧?」我告訴媽媽沒射精,要媽媽放心。但媽媽不放心地追問,「你 現在不會射精吧?」我說不會。媽媽又叮囑我說,「千萬別射在里面。」看媽媽跟我說話的樣子,有些可憐巴巴的。我覺得媽媽跟我一 下子平等了。我不再是媽媽的兒子,而是媽媽的性伴侶,是媽 媽必須平等對待的伴侶。這種事情在我和媽媽之間是前所未有 的。
  先前我纏著媽媽,央求媽媽要跟她交媾的時候,媽媽大多時候 是責備我(「 你怎么整天想這些事?多想想別的事,干點別的事 不好嗎?」),偶爾不責備我的時候,媽媽就嘲笑我(「你的性慾 真這么強烈嗎?自己動手解決不好嗎?你說跟媽媽性交,你舒服, 媽媽可不舒服啊。你看不出來嗎?」)。
  現在媽媽已經完全沒有那種居高臨下的樣子了。她不再把我當 作孩子,一點也沒有責備我嘲笑我的意思了。
  「答應我,不在媽媽里面射,好嗎?」「媽媽放心吧,我不會射的,」我一面緩慢地在媽媽陰道中抽 插,一面安慰媽媽。「有要射精的感覺的時候,我一定告訴媽 媽,放心吧。」媽媽又放心地閉上了眼睛,專心地享受起交媾的快感來了。
  媽媽雙腿蜷起,向兩邊分開,形成一個M。媽媽的雙腳就M的 兩腳,分別搭在我的雙手中。M字當中的V字尖端,就是媽媽< 的性器。 隨著我不斷進出媽媽的陰道,媽媽的膝蓋,也就是M 的兩峰不斷收攏、放開。
 ∩以看出,媽媽是相當徹底地放開了。這時的媽媽,完全成了 我的女人,是享受我提供的性快感的女人。我不再覺得媽媽是 我的長輩,反倒像是我的后輩,需要我的照顧,我的撫慰。
  一絲不掛的媽媽躺在我的眼前,媽媽的雙腳搭在我的腰間。隨 著我的陰莖頂入媽媽的陰道,媽媽脂肪豐滿的乳房和小腹不斷 晃蕩,像是凍粉。無論從體位上說,還是從心理上說,居高臨 下的不再是媽媽,而是我了。想到這一點,我覺得心情無比激 動。
  我把媽媽的雙腳搭在我的胯骨兩邊,騰出雙手撫弄著媽媽的乳 房,腰,大腿內側和小腿,腳丫。
  通過大量閱讀性教育的書,我早就知道,女人的性感帶遍布身 體的各個部位。以前我也盡量撫摸媽媽,想刺激媽媽的性慾, 但是媽媽總是躲閃我。今天媽媽不再躲閃,而是安心接受我的 撫弄撩撥了。
  我可以看出,我的撫弄和抽插,讓媽媽感到非常舒服。看到媽 媽舒服,也讓我感到舒服極了。
  我加大了抽插的幅度。每次我把陰莖頂入媽媽陰道,媽媽都隨 著陰莖的逐漸深入,發出輕微的呻吟。
  「媽媽別不好意思,我喜歡聽媽媽的聲音,特別刺激,」我撫 摸著媽媽的大腿內側,再次鼓勵媽媽徹底放松。
  媽媽沒有睜開眼睛,也沒有回答我。但媽媽的呻吟由先前的壓 抑的斷續悶喘,變成連續不斷的類似哭泣的聲音,聽上去好刺 激。
  我把陰莖徹底抽出媽媽的陰道,然后再挺身沖刺,突入媽媽的 身體中。我的龜頭一接觸到陰道口,媽媽就開始發出含混的「 嗚」聲。隨著我們交合的加深,媽媽發出的「嗚」聲,轉變為 明顯的「啊」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直到我的陰莖頂到媽媽 陰道的盡頭,媽媽的聲音才停下來。
  我緩慢推進,媽媽的嗚啊聲也緩慢,「嗚」聲相對綿長,「啊」 聲相對短促。我快速推進,媽媽的「嗚」聲就短促多了,有時候 基本上聽不到,全是響亮的「啊」聲了。
  我時快時慢地來回抽插,享受著媽媽豐滿的肉體,享受著媽媽時 而緩慢、時而急促的呻吟聲。陰莖進出媽媽、跟媽媽的陰道發出 的噗嗤噗嗤的聲音,為媽媽的呻吟提供了絕妙的伴奏。
  站著跟媽媽性交,可以把陰莖在媽媽的陰道進出的情景看得一清 二楚。媽媽的陰戶陰毛濃密,大陰唇陰毛不太濃密,但好像特別 粗長。
  媽媽的陰道口兩邊,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非常明顯。媽媽的小陰 唇在女人當中應當算是比較小的,不像很多色情圖片中的女子那 樣是明顯的兩片,像是半塊厚云吞皮。
  媽媽的陰道口有交錯折疊的陰道壁阻擋著,發白的陰道分泌物, 大致顯示了陰道口的所在,但實際上看不到陰道的開口。只有陰 莖插入的時候,才能確實地感到陰道。
  我讓媽媽把雙腳左右抵住我貼床邊立著的大腿上,一只手扒開媽 媽陰蒂上的包皮,一只手輕輕地在陰蒂上滑動。
  「啊,啊,」媽媽叫起來。「你動什么了?動得我好舒服。」我沒有回答媽媽,繼續刺激媽媽的陰蒂。
  我常看到一些色情圖片,有些女子的陰蒂特別大,有的勃起時象小 么指指肚。但媽媽的陰蒂非常小。媽媽在我的反覆央求下,多次讓 我仔細看了她的性器,所以我早就知道。
  扒開媽媽陰蒂的包皮,可以看到媽媽的陰蒂比大米粒大不了多少。
  平時,我跟媽媽用男上女下的體位性交的時候,我也一直努力試圖 通過陰蒂來刺激媽媽。但是,我沒動幾次,媽媽就要把握的手拉開, 好像是不愿意讓我刺激她的陰蒂。大概是刺激的角度不對,媽媽覺 得不舒服。
  今天站著跟媽媽性交,使我頭一次得以在直視媽媽性器的同時,刺 激媽媽的陰蒂。顯然,今天的刺激效果非常好。
  「啊,啊,」媽媽不斷地叫喚。「真刺激。你動我哪兒了?」「我在刺激媽媽的陰蒂。媽媽舒服嗎?」「噢,舒服極了。」媽媽睜開眼睛,欠起上身,看我如何刺激她的 陰蒂。
  「為什么動這里,就這么舒服?」媽媽邊看邊問,樣子好天真可愛。
  「因為這里神經特別集中,所以媽媽會特別敏感,」我告訴媽媽說。
  「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我讀書用功啊,」我笑著說。「講這些事的書我,也都給媽媽看過。 媽媽不是不肯看嗎?」媽媽重新躺在枕頭上。聽到我說這些,媽媽明顯有些不好意思了,沒 再繼續問。
  我跟媽媽連續交媾了一個多小時了,我還沒有射精。媽媽至少來了七 八次高潮。我自己則基本上始終處于射精前的高原期。只要我愿意, 可以在一分鐘之內射精。但站立的位置,使我能夠得心應手地控制媽 媽,也能控制我自己。
  我把陰莖插在媽媽的陰道中,稍微下蹲,使陰莖上傾,刺激媽媽陰道 的前壁。然后,我腳尖稍微翹起,再用手下按陰莖,刺激陰道的后壁。 在我的前后刺激下,媽媽發出劇烈的呻吟聲。
  我再稍微左右搖擺腰部,刺激媽媽陰道的左右壁。
  左右前后的刺激,再次把媽媽推上連續的高潮。
  高潮稍微平息的時候,媽媽睜開眼睛,張開雙臂對我說,「媽媽想親 你。」我俯下身來,跟媽媽親吻,陰莖依然插在媽媽的陰道中。
  媽媽摟抱住我不斷親吻,不肯放開我。
  媽媽跟我的舌頭交纏,相抵,追逐,深入對方的口腔中探索。
  媽媽對我的口舌挑逗,把我的射精慾望催動起來。我想推開媽媽。媽 媽不肯放開我。
  我感覺到就要射精了。我跟媽媽說:「媽媽,這樣太刺激,我怕會射 精的。」媽媽立刻放開了我。
  我從媽媽陰道中抽出陰莖,讓射精的沖動落下來一些,然后再插入 媽媽的陰道。
  我一邊抽插,一邊撫弄媽媽的乳房。
  媽媽的陰道明顯地不如剛才滑潤了。來回抽插時,媽媽陰道壁摩擦 陰莖的感覺非常明顯。我覺得很刺激,舒服。
  我抽插了大約兩分鐘,媽媽說,「現在不滑了,有點疼。出來吧。 我來用手動你,讓你射精,好嗎?」這媽媽頭一次主動提出刺激我射精。我當然非常高興。
  我跟媽媽不斷地交媾,前后大約有兩個多小時了。媽媽大概是有 些累了,但她顯然很快活,也想讓我快活。媽媽知道,我只有射 精之后,性慾才會徹底平息下來。
  媽媽從床上下來,安置我上床躺下。媽媽給我調整好枕頭的位置, 讓我躺得舒舒服服。然后,媽媽頭側躺在我的胸脯上,一只胳膊撐 著她自己的上身,一只手上下擼我陰莖的包皮。
  我長時間處在射精前的高原期,一直沒有射精。等到媽媽在床上把 我擺弄好、然后躺在我的胸脯上、開始給我手淫的時候,我的陰莖 已經半軟縮下來。
  但媽媽的手技非常好。媽媽用大么指和小指、無名指握住我的陰莖 上下擼動,同時用食指和中指不斷來回摩擦龜頭和尿道口。在媽媽 的巧妙的刺激下,陰莖又很快重振雄風了。
  通常媽媽給我手淫,我幾分鐘就會射精。但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射 精的慾望沒有象通常那樣很快竄升起來。
  我抬起頭來,看媽媽頭枕著我的胸脯,眼緊盯著我的陰莖。我感到 非常刺激。
  媽媽知道,我特別喜歡讓媽媽看著我射精。往常我讓媽媽為我手淫, 讓媽媽看我射精,媽媽總是不大肯看。大部份時候為了應付我,在 我反覆要求下,媽媽會看幾眼,但很快就把視線轉移到別處。
  今天媽媽顯然是為了讓我高興,一直是注視著我的陰莖給我手淫。
  媽媽耐心地上下刺激著我。我開始感覺到射精的慾望逐漸涌起。
  「滑了,」 媽媽說。一面說,一面繼續上下擼動刺激我的陰莖, 食指和中指用力地摩擦龜頭。
  媽媽說我滑了,是指在媽媽的持續刺激下,陰莖潤滑液源源不絕地 流出來。媽媽的食指來回撫弄龜頭和尿道口,讓我感到特別刺激。
  在龜頭潤滑液的潤滑下,我只是感到媽媽的食指和中指讓我非常舒 服地在龜頭上滑動。我可以感到來自媽媽手指明顯的壓力,是非常射精的沖動涌動上來。我跟媽媽說,「要射精了。」媽媽說,「我知道你要射了。」媽媽經常為我手淫,早就會根據我 的陰莖潤滑液和龜頭的顏色來判斷我是否要射精了。 「媽媽,我不想現在射,」我央求媽媽說。
  媽媽回過頭來,溫柔地對我輕輕說,「現在別射,媽媽讓你多舒服 一會。」媽媽對我的微細感覺相當了解。媽媽知道,現在這種要射不射的感 覺讓我覺得最舒服。
  媽媽松開了手,俯身跟我親了一會嘴。
  「媽媽再動我,」我說。「別讓我的射精感覺下去得太多。」媽媽跟我親吻了不到一分鐘的樣子,我的陰莖就軟縮了一半多。
  媽媽的妙手很快就重新把陰莖調理得生氣虎虎,讓它剛硬挺直起來。
  重新挺直的陰莖包皮上,覆蓋著一層鱗屑樣的東西。
  是剛才我跟媽媽交媾時,媽媽沾在我陰莖上的陰道分泌物干燥了, 結成了鼻。媽媽的手來回動,加上陰莖的時漲時縮,使結殼的陰 道分泌物揭起來了。
  「又滑起來了,」媽媽輕輕地說。
  我也感到射精的慾望開始升起。我這次想射出來了,不想再把射精 的慾望壓回去了。
  但是,我還是不想立即射精。我左手抱住媽媽的后背,右手抓住媽 媽的一只大乳房。
  「媽媽,別讓我立刻射精,」我說。「我要媽媽慢慢讓我射精,讓 我盡量達到最高的高潮。」媽媽又對我像哄小孩那樣說話了:「行呀,媽媽讓你達到最高的高 潮,好不好?」「媽媽,你現在要聽我的,」我說。
  「你要媽媽怎么樣,媽媽就怎么樣,」媽媽這次的語氣是認真的。 「你要媽媽怎樣呢?」「我這樣撫摸媽媽的乳房。我撫摸的幅度大,媽媽動我的幅度就大 些。我的幅度小些,媽媽的幅度就小些。我停止不動,媽媽也千萬 不要動。」我對媽媽說著,媽媽嗯嗯答應著。
  媽媽用雙腿,僅僅夾住了我的左腿。我把右腿盡量向外撇開。
  剛才是我全部控制了媽媽,現在是媽媽全部控制了我了。媽媽雙腿 的挾持著我,媽媽的手把握著我,媽媽的頭壓著我。但我反而覺得 無比地自由,覺得自己像是失去了重量,在空氣中飄蕩。
  我繼續跟媽媽說,「我停止不動的時候,媽媽多動一下,我帕精液 就會射出來。媽媽要是動得不夠,射精的沖動就會降低太多。我要 媽媽讓我盡量接近射精的臨界點,但又不能過。」接著,我跟媽媽調試了我們之間的反饋默契動作。
  媽媽非常理解我,努力照著我說的去做。我通過撫摸媽媽的乳房來 調節媽媽對我的刺激,但媽媽畢竟不是我本人,她動作起來總是有 些稍微的過量或不及。我停止動作了,她總是慢半拍才能停下來。
  但是,對媽媽這些不完全符合我意圖的微妙動作,我不但不感到有 什么不舒服,反而覺得格外刺激。有時候媽媽明顯地動作過量,要 把我推過射精的臨界點的時候,我就出聲大叫,媽媽就立刻停下來。 靜止幾秒鐘之后,媽媽再小心翼翼地開始刺激我。
  隨著最后高潮的臨近,我大叫得越來越頻繁了。
  「要射了嗎?」媽媽問。
  「媽媽怎么知道?」「你這里都發紫了,而且很滑,」媽媽說。她說的是我陰莖龜頭。
  在感覺到精液沖出來的時候,我抓住媽媽的乳房,不再出聲。
  媽媽顯然不知道我的射精過程開始了,繼續撫弄陰莖。
 ~液噴射出來。先頭的幾團精液飛射到媽媽的肩膀上,大部份濺落 到我的胸膛和肚子上。
  肩頭給精液射中的時候,媽媽「啊呀」驚叫了一聲。接著,媽媽繼 續擼我的陰莖,把我最后的幾滴精液擠到我的小腹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