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單位新來同事的嫩穴


她是我們單位新來的同事,第一看見她的時候,我就已經動了邪念。她年方20,長得貌美如花,三圍大概是:36,24,35,報到那天她穿著意見白色襯衫,把胸前繃的緊緊的,兩個乳房像是要炸出來似的,屁股有圓又挺,真想使勁捏上一把!雖然她不大說話,比較靦腆,但是她一看見我,都會就甜甜地叫:“X哥!”我不失時機地挑逗她一下,她頓時臉變的紅撲撲的,真實可愛極了!不過那時候我老婆還和我在一個單位,豈敢輕舉妄動?只好暗自往肚子裏咽口水罷了。但是也一直沒有放棄對她的騷擾和挑逗。
  機會總是垂青那些善於堅持的人。終於,我老婆調走了。我頓時可以大顯示身手。在進行多次“信騷擾”後,機會終於來了!
  那日,我到省城出差,辦完事已經是週五了,我迫不及待地發短信給她,求她來省城,我陪他共渡週末。剛開始她不願意,在我死板纏爛打+苦苦哀求+誓言旦旦的強大攻勢之下,她終於答應了。於是,推掉了接待單位為我安排的送行宴,到長途汽車站接她。因為塞車,我竟比她還晚到。一見面,她哀怨地看著我說:“我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等人!”我連忙道歉,可心裏頓時有了底:看來我的影響力不小,今晚有戲!
  我先帶她去開房,到了總台,我心一橫,開了個單人間,她居然沒有反對!我當時真是激動得手都抖了!接著和她一起吃晚餐,我喝了一點酒,心想,還早,慢慢來。
  然後我帶著她去了一家歌廳,大廳剛好有節目,於是我就和她坐在大廳裏面。我要了一打啤酒,要和她一醉方休,可是她對酒精過敏,我只能自己來了。也好!反正今晚我是要喝“醉”的。就這樣,一邊看表演,一邊喝啤酒,不知不覺把啤酒全部解決了,演出也剛好結束,我也很興奮了,但是卻在她面前裝做不勝酒力的樣子,讓她攙著我,打車回酒店。
  進了房間,我說我很難受,想先坐一會,叫她先去洗澡,她給我倒了杯茶,就進了衛生間。我一邊喝茶,一邊調節自己的狀態,心想,今晚要好好大戰一場,可不能丟臉哦!二十分鐘後,她出來了,簡直就象個仙女!臉色紅潤,嬌豔如花,渾身散發著迷人的清香。我急急沖進衛生間,三下五除二將自己打整乾淨,還仔細地刷了牙。……
  她關了燈,在看電視,我就穿了內褲鑽進被子。她已經脫了外套,只穿了乳罩和內褲!我側身摟住她,手開始在她身上遊走。她的皮膚很滑嫩,小腹平坦。我隔著乳罩摸她的乳房,柔軟而堅挺,富有彈性,我忍不住用力“抓”了一把(我一隻手還握不住!)她也忍不住“嗯”了一聲說:“壞!”我更是象得到了進攻的號令,迅速解開她的乳罩,一頭埋進她的乳間,舔她的乳頭。而右手也探入她的內褲,直奔私處。我用右腳插進她的兩腿中間,將她的推儘量分開,探入私處的手,便能更加放肆地揉搓她最神秘最動人的禁地。我用舌頭舔著她的乳頭,漸漸地,乳頭硬起來了,我擡起頭仔細端詳著著這對令我魂牽夢繞的乳房:乳頭小而鮮豔,乳暈有硬幣大,雖然是躺著,去絲毫不影響這對巨乳的傲然挺立。
  我的中指順著她的陰毛探下去摸到了一片柔軟的地方,我知道,那是她的陰唇,兩片陰唇緊緊閉著,看樣子,她的性經歷不是很多,我用中指分開她的陰唇,便是溫暖濕滑的陰道口了,很柔軟,我輕輕地揉搓著,她也忍不住扭動著屁股,嗯出聲來。看來,她已經動情了。這是我卻把手抽回來,翻身壓在她身上,去吻她紅潤欲滴的香唇。她沒想到我會這麼突然,本能地偏了一下頭,似乎想躲避,可我用一隻手捧著她的臉,堅決地將雙唇壓了上去,舌尖迅速伸進她的嘴裏,撥動她的香舌,盡情吮吸她的香涎……就這樣。我們一直相互抱著親吻,足有二十來分鐘。
  其實我的肉棒已經漲得一柱擎天,還泌出液體來。可我更願意先引燃她的愛火。我們的嘴再次分開的時候,她已經開始喘氣,呼吸也急促起來,我深情地看著她(不知多少女孩倒在我這種眼神下),她卻不敢正視我,把我緊緊抱住,我再次將手伸向了她的小穴,哇!不得了!原來早已經濕成一片,淫水早已氾濫,連大腿根部都濕滑一片。
  我立刻將她壓在身下,脫掉內褲,肉棒立即彈出來,高昂龜頭,向她示威呢!我跪再她雙腿中間,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托起她的屁股,胯間稍微一挺,“滋溜”一下,大肉棒沒根而入,她渾身不禁顫了一下,嬌聲哼起來。雖然有很多淫水,非常潤滑,但她的陰道好緊!絲毫不覺得鬆動,我的肉棒將陰道塞得滿滿的,陰道裏的嫩肉也緊緊包著我,陰道深處,似乎還在吸著我的龜頭,我開是瘋狂地抽插她,槍槍到底,直爽得她浪聲連連,更激發了我的鬥志。
  這樣插了二百餘下,我也有些累了,便將她抱起來,面對面,讓她坐在我腿上,還將她的陰唇分開,讓她陰道附近的嫩肉緊緊接觸我的肉棒根部,從下往上插,這樣,插得跟深了,我一邊抽動,一邊用根部摩擦她的陰蒂,一手摟著她的背,一手使勁捏著她的屁股,嘴還在不停地舔、含、咬著她的乳頭,這時的她已經是嬌喘噓噓了(比我還累?)忽然,她猛地把我抱緊,巨乳緊緊壓在我臉上,雙腿緊夾著我的腰,陰唇死死地抵住我的根部,像是要把我的卵蛋都全部吸進去一樣,我動彈不得,只好用手狠狠地將她的屁股往裏按,龜頭深深地抵在她的陰道深處,她的陰道猛地顫了一下,然後一股熱流浸潤了我的肉棒,然後她身體軟軟地躺來下來,我知道,她高潮了,低頭一看,我的肉棒沾滿了她的淫水,連大腿都濕了,床上更是一片汪洋。可我還沒有射,怎能就這樣收場?
  我輕聲問她:“爽嗎?”她緊閉著眼“嗯”一聲,我知道,人家畢竟才二十歲,還是小女生呢,怎能和少婦相比,也不多問,把手放到她屁股下麵,想把她翻過來。她忽然問:“你還沒那個呀?”我說,“沒啊!剛只顧著讓你爽了”,她明白了我的意思,順從地跪在床上,翹起她的屁股。
  我一眼望去,她的陰唇已經被我插得向外分開,白色的淫水沾滿了她的整個陰部,陰道口還在微微翕動,我再次提槍而入,兩手抓著她的大屁股,狠狠地將肉棒送進去,她好象不是很舒服,很痛吧,(我太長了?)身體也往前躲避著,弄得我插不到深處,我感覺她的騷穴裏面燙乎乎的,我的肉棒經過長時間的抽插,越發粗壯了,我顧不得她的感受,用手抱著她的屁股狠狠地往面前貼,肉棒也順勢往裏抵,疼得她“啊”地叫出聲來,我明知故問:“疼啊?”她說:“沒關係,我只是從來沒有被這樣插過,……只要你舒服就行。”我一方面不想把她插壞了,人家畢竟還是小姑娘,一方面她的話、她的疼痛的呻吟更刺激了我的欲望,於是我快速抽插,每次都死死地將龜頭抵到她的陰道深處,手還不時撫弄她的菊眼,“叭、趴”地撞擊著她的陰唇、會陰、揉撮著她的大奶子和乳頭、捏著她的陰蒂,伴隨著她痛苦的呻吟,我很快飛上了性愛的頂峰,龜頭一癢,根部一緊,精液一瀉而出,直灌入她的陰道深處,甚至子宮裏……
  天亮了,她起身去洗澡,我趁機藏起了她的內褲,想看她全裸的樣子,然後裝睡。她洗完回來後,找不到她的內褲,問我,我說沒看見啊!就這樣不挺好嗎?不穿了唄!可她說,不行,一定要穿!很著急的樣子。我越是不給她。最後,她急了,說:“怎麼能不穿啊!都這樣了!”我很納悶,問她怎樣了?她坐在床邊,又站起來說:“你自己看!”這時我才發現她剛才坐下去的地方,居然在床單上印出了一個鮮紅的圓點!原來她來月經了!看著鮮紅的血色,我莫名衝動起來,很想再操她,插她流著鮮血的嫩穴!可我沒把握,只得先拿出內褲給她穿上。裝做很吃驚的樣子問:“怎麼了?!怎麼會有血?”她說:“昨晚你做得太久,插得太深了。”“我把你插壞了?”“沒有,我來月經了。”“哦!那還好!我真怕把你插壞了。嚇我一跳!”然後又把她摟倒在床上,開始舔她,摸她,吻她。過了一會,我試探地說:“漲死了,好難受,我想要。”她很堅決地說:“不行!醫生說,來月經的時候不能做的,會生病。”
  我依然不死心,和她軟磨硬泡,“就一下下,我不插得很深,只插進去一點點,我一插進去就會射的。”我向她承諾。好數歹說,她終於經不住我死纏爛打,默認了。可是她卻趴在床上,不肯翻過身來。我想,也好,反正還沒試過這種體位。於是我飛快地脫下她的內褲(生怕她反悔),趴在她身上,她柔軟的大屁股頂著我的肉棒,好刺激啊!我用腿儘量分開她的兩腿,將手伸到她的小腹下面,引導我的龜頭,對準他最柔軟、最嬌嫩,流淌著鮮血的地放挺進。
  雖說只放進去一點,可是男人一旦進如了女人的身體,怎會甘心在門口徘徊?去她媽媽的諾言!我感到她的小穴緊緊的,不容易進入,但也很潤滑,還有點粘粘的,我知道那是她的鮮血!我調整了一下姿勢,讓肉棒儘量將就她的小穴,然後,狠狠地用力望往裏抵,雖然這樣的體位不能沒根而入,但是我將近二十公分的肉棒也進入了十之八九,於是在裏面抽插起來。
  她在我下面,沒有聲音,默默地在忍受這這一切。我知道,不可能要她配合我的動作,讓她高潮叠起,她本來就是個不善言語的女孩,何況她的陰道正在流著血,在月經期拿給一個和她永遠沒有結果,一個有婦之夫的男人操!這是何等的……胸懷(實在不知用什麼詞來形容)!我能不知足嗎?我不時擡起身體,低頭往下看,我的肉棒已經被她的鮮血染成紅色,潔白的被單上也留下了點點殷紅,我的性欲再度膨脹,肉棒似乎又漲大了一圈,狠狠地插入,退出,再插入……她的陰唇也被我插的一翻一翻的,陰道裏的嫩肉,帶這血滴被肉棒狠狠地磨擦著,甚至向外翻開。
  我的龜頭被緊緊包在她溫暖的血穴裏面,又酥,又麻。這樣插了百餘下,在眩目耀眼的紅色刺激下,我將精液狠狠地射進了她的陰道了,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會,怕床單被染得太多才依依不捨地將肉棒拔了出來。看這我依就傲然挺拔的肉棒帶著新鮮的經血和潔白床單上那刺目的鮮紅,我心潮澎湃,感慨萬千…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